回目录
回首页
自己与别人


  自己当众说:谁给我好处,我就跟谁走!
  可又当众谴责别人:为什么没有勇气当“烈士”?!
  希望自己安全——这很自然;可又为别人的不安全而窃喜,乃至幸灾乐祸——这是为什么?自己赶时髦,如有凶狗在身后狂逐;可又常常慨叹世风之不古——特别是在关键场所之中,关键人物面前。
  自己当众宣称:那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可又生怕别人去那地方将其取代——哪怕取代者与其同类。
  偷来的锣儿敲不得;于是希望别人替敲。
  据说他从不出卖朋友——难道这就值得尊敬?他一次又一次地出卖自己—让人说什么好呢?损着别人的牙眼,却主张宽容;损不到别人牙眼时,便呼吁团结。
  不在其位,抢谋其政;却总觉得上下都在违纪。
  自己毕竟是自己;别人毕竟是别人。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