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回首页
抱猫闲话(二)


  常常产生荒诞感的人,心智的康健度较一般人为高。
  清夜扪心,为白天的某事而愧悔;白日临事,依然故我是为常人。
  不当哲学家,无须总问:为什么”?应当常问“怎么办?幸福说到底,只不过是一种自我感觉。
  看电视不如翻报纸,翻报纸不如读书,读书不如沉思,沉思不如写作,写作不如听音乐,听音乐不如走向大自然,走向大自然你要仰望苍天……什么都不如达到一种境界。
  惆怅隶属于善良,绝无惆怅感的人也许非常不凡,但必定非善良之辈。
  小雨中散步,不打伞,不能体会其美妙者,枉生于有雨的世界……第一次见到大海的激动感,还能回忆起来吗?如已模糊消褪,则应再次去亲近大海。
  人是潮流的俘虏——不管是弄潮、随潮、观潮还是反潮流,到头来人的一生,还是要用时代潮流来作为标尺衡量。
  人的尊严,在于必要的拒绝。
  任何时候都想拔尖儿,所以变来变去,乃至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其实很简单,性格而已,不必对之作过多的道德评论;如果讨厌他,无论他怎样变都不去注意他就是了。
  理想不是一只细瓷碗,破碎了不能锔补;理想是花朵,落了可以重新开放。
  理想既是花朵,那就再艳丽也终会谢落。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