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一一九 公主归兮


  晓行夜宿,行行复行行。
  这比天色过午时,出了嘉峪关。
  抬头看黄沙滚滚,一望无涯。
  青萍公主这些日子,受尽了上官琦的冷漠,但一颗心却对他更是崇敬,心中暗道:“他如对我负情,岂肯万里跋涉,送我进大漠?他乃是大英雄,大豪杰,自是不比俗凡之人,纵然是心中有情,也不会形诸于外。”
  不论男女,只要陷溺于爱河中后,不是想得太好,就是想得太坏。
  她突然加快了脚步,追上了上官琦,柔声说道:“上官兄。”
  上官琦回过头去,淡淡一笑,道:“什么事?”
  青萍公主道:“你可是很讨厌我?”
  上官琦摇摇头,道:“没有的事。”
  青萍公主道:“那你为什么一路上都不愿和我说话呢?”
  上官琦默然沉思,良久不言。
  青萍公主黯然叹道:“你如讨厌我,那就不该陪着我跋涉万里,远来大漠。”
  她鼓足了勇气,接道:“再往前走,就要遇上我的族人了,我必得把我要说的话,全说出来。唉!你可知道,见到了我的族人之后,我就没有机会再说这些话了。”
  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道:“你是个很好的姑娘,不过,不过,我……”
  只见青萍公主那清朗的双目中,含满了莹晶的泪珠,忽生不忍之感,心中暗道:“她对我用情起因于感恩图报,何况,她这般一个孤苦伶订的女孩子,流落中原,受了孤独、寂寞之苦,我上官琦自负英雄,岂可伤害这样弱女之心?也许她见到了族人之后,会渐渐地把我忘去。”心念一转,微微一笑,道:“你是我上官琦一位红粉知己,我对你有如兄之对妹,不要多想了。”
  忽见遥远沙尘滚滚,一列马队急奔而来。
  那马队很快地驰近了两人身侧。
  只见当先一个少年骑士,身着皮衣,手执长矛,浓眉大眼,神态甚是威猛。
  在那少年骑士之后,紧随着三十余骑,个个羊皮衣帽,左肋插箭,右侧悬弓,手中高举着镖枪。
  但见那少年手中长矛一挥,数十骑快马突然散布开来,团团把上官琦围在中间。
  青萍公主突然疾行几步,挡在上官琦身前,喝道:“巴尔安答!”
  那少年骑士望了青萍公主一眼,突然跳下马来,拜伏地上。
  他身后数十骑维吾尔的勇士,一齐跳下马来,拜倒地上。
  巴尔安答叽哩咕嗜,说的是维吾尔族中之言,上官琦是一句也听不懂。
  青萍公主回过头来,望了上官琦一眼道:“他们说我定然会重回到大漠中来,因此常常派快马来迎接我,今天终被他们接到了。”
  上官琦微微一笑,未曾答话,心中却是暗自忖道:“她既已见到了族人,那是不用我再送了。”
  只见青萍公主咯咯大笑一阵,亦用族中言语说了几句,又回头望着上官琦,接道:“他们说要拥我为王,统率族人。”
  上官琦道:“姑娘正该如此才是。”
  青萍公主叹道:“我宁愿跟着你流浪到天涯海角,心里还更快活些。”
  上官琦本想提出了告辞之言,听她如此多情,心知开口亦是枉然,反将使她伤心不乐,看来是只有悄然溜走一途。当下不再作声。
  只见那执矛少年当下一跃而起,高声唱起歌来。数十个武士齐声附和。霎时间,宏亮的歌声,震荡了大漠原野。
  那手执长矛少年突然举步而行,环绕在青萍公主身侧奔行。
  数十个武士紧随那执矛少年身后,团团把青萍公主围在中间。
  上官琦看那些维吾尔族的勇士们对那青萍公主极为崇敬,心中暗暗代她欢愉,忖道:“看来她极受族人的拥戴,也许名位和荣耀会使她逐渐忘去了心上的创伤。”
  他举起手,轻轻地挥摇一下,心中说道:“别了,维吾尔族的女王。”转过身子,大步向前行去。
  他放开脚程,赶回中原。
  这时,中原的武林道上,己因滚龙王被歼,回复了宁静。
  武林中,已不似往日那般紧张。
  大地春回,原野中一片青绿。
  上官琦日夜兼程,匆急地赶回了中原。
  回来之后,又觉着天涯茫茫,乡关何处是?似乎这辽阔的山河,竟然没有立足之处。
  茫然中,他想到了唐璇,那唯一能够使他折服的才人。
  于是,他决定了去处,赶往唐璇的坟墓上再凭吊一番。
  他身似闲云野鹤,无牵无挂,但心中却是充满了莫名的感伤,淡淡的忧苦。
  那是说不出的感慨,总觉着生命里,心灵上,缺少了什么东西。
  他不再急急赶路,晓行夜宿,悠闲地步行这一段不短的行程。
  这时,是中午时分,赶到了唐璇的墓地处。
  那巍峨的坟墓早已不知去向,变成了一个数丈方圆的大池,一汛清水,山风中闪荡一圈圈的涟筋。
  上官琦默想昔年筑建的坚牢,何以竟然能在片刻间化为灰烬?唐璇之能,果是不可思议。
  他尽量思索昔年那筑建图案上的记载,想从那记忆中寻出些蛛丝马迹。
  那知他用尽了心思,竟然想不出个中关窍所在。
  他为人外和内刚,心念不动则已,既然一动,非得求个水落石出不可,当下折了一段松枝,就胸中所记,划出那坟墓的形状。
  这一用上心,登时全神贯注,不知太阳之西沉。
  不知过去多少时,突听身后响起了一个沉重的声音道:“上官兄。”
  上官琦如梦初醒,回头望去,只见关三胜带着左右二童,停身在七八尺外,当下拱手一礼,道:“原来是关老英雄。”
  关三胜道:“不敢当。”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上官兄果然在此。”
  上官琦道:“关兄听何人说起兄弟会在此地?”
  关三胜道:“唐先生已作古,当今之世,除了连雪娇之外,还有何人有此才智?”
  上官琦突觉心中一震,道:“你见过那连姑娘了?”
  关三胜道:“昨天连姑娘还在此地凭吊唐先生。唉!如是上官兄昨天到来,还可和她会上一面。”
  上官琦只觉情绪激动,心胸处隐隐作疼,但他强自忍了下去,尽量平静他说道:“关兄,找寻兄弟,不知有何见教?”
  关三胜道:“只因少林寺铁木大师转来了欧阳帮主所持帮主信物,要兄弟暂代那帮主之位。”
  上官琦接道:“恭喜关兄了。”
  关三胜叹道:“以兄弟才智,如何能当此大任?”
  上官琦心中暗道:“此人言语转弯抹角,不知是何目的,还是不要插口的好。”
  关三胜不闻上官琦接口,果然又接口说道:“兄弟苦苦追问铁木大师敝帮主行踪,但那铁木大师却是坚持不肯相告。”
  上官琦道:“欧阳帮主的行踪,兄弟真的不知。如果关兄询问兄弟,那是找错人了。”
  关三胜叹道:“在下相信那铁木大师决然不会信口开河,谎言相欺兄弟。”
  上官琦奇道:“这个又和兄弟何关呢?”
  关三胜道:“在下追问甚紧,铁木大师无可奈何,告诉在下去问连姑娘。”
  上官琦道:“那你去问连雪娇就是。”
  关三胜微微一笑道:“昨天兄弟见着了连姑娘。”
  上官琦道:“是了,可是那连雪娇要关兄找兄弟追问?”
  关三胜道:“不错,连姑娘亲口告诉在下,她说要在下找寻上官兄,并且要兄弟在此等,不出十日之内,定可见到上官兄。那连姑娘的预言,果是灵验无比。今日第二天,就遇上上官兄。”
  上官琦暗自忖道:“好啊!铁木大师、连雪娇,都知欧阳统去了滚龙王府,却是都不肯说出,一个推一个地找到我上官琦的头上来,这其间关系着数百武林高手的生死,我自然也不能讲了。”心念一转,纵声大笑起来。
  关三胜茫然问道:“上官兄笑什么?”
  上官琦道:“关兄上当了。欧阳帮主行踪,连姑娘最是清楚,关兄却放过了她,来问兄弟。”
  关三胜道:“连姑娘说她虽知道欧阳帮主的去处,但却不能说出。”
  上官琦道:“为什么?”
  关三胜道:“个中原因,连姑娘并未说明,只说要在下问过上官兄便知内情。”
  上官琦心中忖道:“这连雪娇如此可恶,竟把这等为难之事推到我上官琦的头上。”
  只听关三胜追着问道:“上官兄知是不知?”
  上官琦哈哈一笑,道:“好啊!铁木大师推向连雪娇,连雪娇又推向我上官琦,可是我上官琦又该推给谁呢?”
  关三胜道:“这么说来,三位都知道了。”
  上官琦道:“不错,都知道,但他们不肯说出,自有苦衷。”
  关三胜道:“上官兄呢?难道也不肯说么?”
  上官琦道:“不是不肯说,而是不能说。”
  左右二童忍耐了半天,此刻实是忍耐不住,接口说道:“那欧阳帮主乃我穷家帮帮主,他的行踪,凡我穷家帮弟子都该追问才是,对是不对?”
  上官琦道:“不错。”
  左童张方冷冷说道:“上官大侠的为人,在下是素所敬佩,但此事却是大大不该了。”
  上官琦有苦难言,长叹一声,默然不语。
  关三胜独臂当胸,欠身一礼,道:“帮主行踪,事关我穷家帮全帮的声誉荣辱,上官兄亦曾是我帮弟子……”
  上官琦急急接道:“在下已得帮主面允,还我自由之身。”
  关三胜道:“在下倒是相信上官兄的话,只是你人帮时,我帮中人知的甚多,脱帮一事却是甚少人知。”
  上官琦道:“当时有铁木大师和连姑娘在场,难道在下还会撒谎不成?”
  关三胜道:“但愿不会。”
  上官琦道:“连姑娘接掌文丞,你是知道的了?”
  关三胜点点头,道:“知道。”
  上官琦道:“但她此刻脱离贵帮,你可相信?”
  关三胜道:“相信得过。”
  上官琦道:“欧阳帮主不过暂时避世三年,日后当会证实在下离帮之言。诸位此刻不信,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关三胜道:“在下相信帮主有还你自由之诺。不过,此时咱们追问的是欧阳帮主的下落。”
  左童张方接道:“如是上官兄已脱离本帮,又明知帮主行踪不肯泄露,那就该推倭不知才是。”
  上官琦道:“在下素来不说谎言。”
  张方道:“既然承认了知道,却又不肯说出,那是瞧不起我穷家帮了。”
  上官琦愈听愈是不对,暗道:“看将起来,他们是有备。关三胜自重身份,不肯和我反目,却让左右二童迫我就范。”
  只听张方接道:“上官兄说是不说?”
  上官琦愠道:“不说又待怎样?”
  关三胜道:“易地而处,如是上官兄是在下,又将如何?”
  徐音甫落,突闻张方仰脸一声长啸。
  上官琦冷笑一声,道:“好啊!关兄是早有预谋,想以众势相压,迫我上官琦就范了。”
  关三胜道:“群情激忿,众怒难抑,兄弟也是难以作得主意。”
  上官琦转目望去,只见四面林中、石后,缓步走出来数十个人。
  这些人上官琦大都认识,都是穷家帮中的高手、俊彦。
  但闻正西方一个清亮的女子声音,道:“上官琦,咱们帮主现在何处?”
  上官琦识得那人,正是黑林中领袖人物,归附于穷家帮的何寡妇,不禁一皱眉头,道:“这个在下不能讲。”
  何寡妇道:“为什么?”
  上官琦笑道:“你们这般兴师动众,布下陷饼,可是想仗势逼供么?”
  关三胜道:“上官兄如果定不肯讲,兄弟实难约束众怒。”
  上官琦心中暗道:“目下穷家帮精锐尽集于此,如是一言不合,说不定真的引起一场恶战,不论胜负如何,都将是大不划算的事。如是闹出流血惨剧,结怨穷家帮,岂不是终身大憾的事?”当下说道:“在下虽然不能宣泄欧阳帮主的行踪,但可向诸位保证,三年为期,在下定为诸位寻得欧阳帮主。”
  关三胜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上官琦道:“在下愿以性命保证。”
  关三胜欠身说道:“得罪了。”
  独臂一挥,接道:“上官大侠一言九鼎,咱们可以走了。”
  上官琦眼看四周穷家帮中弟子仍有很多怒容满脸,自己心中亦有着一种激忿难忍之感,赶忙盘膝,摸出怀中铜箫,吹了起来。
  一缕柔和的箫声缥缈而起,有如天籁、仙乐,充满着一股祥和之气。
  上官琦吹了片刻,心中的激忿顿消,脸上也泛现出一种和蔼笑容。
  穷家帮中甚多忿怒不平的弟子,脸上怒容也逐渐地消失,齐齐抱拳,对着上官琦行了一礼,带着笑容,转身而去。
  不过一盏热茶的工夫,数十人走得一个不剩。
  上官琦收起铜箫,缓缓站起身子,心中是一片平静。
  抬头看,红日已沉西山,归鸟飞鸣,已经是人暮时分,收起铜箫,也缓步下山而去。
  但经此一闹,上官琦在不知不觉中又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担子。
  欧阳统的安危,又和他关连在一起。三年之诺,使他已然无牵无挂的心中加上了一个沉重的负荷。
  他仰起脸来想到那滚龙王府中的诸般险处的机关,不禁心中一震,暗道:“那滚龙王府之中,不但有着无数的险处机关,也有无数中毒甚深的人,欧阳统一个人在滚龙王府之中,万一中了机关,或是受了那些中毒已深之人的暗算,这后果岂不是十分可怕?”
  如是欧阳统有了三长两短,三年后,穷家帮找他要人,却到哪里去赔出欧阳统来?
  事不关己时,一切都想得十分轻松;一旦担负起承诺担子,就不禁忧虑重重。
  于是,上官琦决定赶往那滚龙王府去瞧个究竟。
  广大深遂的滚龙王府,虽未随滚龙王的败亡毁去,但却因人事变幻,更显得阴气森森,远远望去,有如人间鬼域。
  那高耸的大门外,仍然站着四个手执长矛的武士。
  滚龙王在江湖上纵横数十年,杀人无数,淫威所及,滚龙王府十里内,不敢有人擅人一步。
  上官琦放缓脚步,直对那执矛武士行去,一面运功戒备。
  直待行到那执矛武士身前,四人仍然是肃立不动,连眼珠也不转动一下,生像未曾看到上官琦。
  上官琦心中大奇,暗中凝劲掌心,缓缓伸出手去,抓住为首的一个执矛武士的左腕。
  手指触处,不禁一呆。
  原来那人手指冰冷,竟是早已死去。
  上官琦一皱眉头,伸手摸摸另外三个执矛的武士,个个都是一般,早已气绝而死。
  奇怪的是,这些人虽然死去,但仍肃立不动,尸体竟然不会倒下。
  低头看去,只见四人手中长矛,深入了地中数寸,支持着身体的重量。
  上官琦看见四人已然气绝而死,施救己自无及,缓步进了大门。
  大门内是一座广大的花树林,但地上已长满了乱草,触目一片荒凉。
  上官琦暗暗叹息一声,迅快地穿过花树林,奔向后院。
  一道黑色墙,分隔了前后两个院落。
  上官琦挥手一推,木门应手而开。
  原来,那木门是虚掩着。
  进了二门,突听得一声有气无力的狗吠之声,传了过来。
  抬头看去,只见一只瘦弱的老狗,拖着长长的尾巴,奔了过来。
  上官琦停下身来,望着那长毛瘦狗,高大的骨架,不难想到它昔日的威猛形状。
  忖思之间,忽然那老狗打了一个转身,倒在地上死去。
  上官琦暗暗叹道:“想那滚龙王生前是何等的威风、煞气,死去不过数月,滚龙王府中已然是面目全非了。”
  心中在想,人却大步向前行去。
  这是滚龙王生前的深宫禁地,除了一些贴身卫队之外,虽三尺之童,亦不许擅人一步。
  抬头看高楼衔接,一座座连云而起,不下数里之遥。
  上官琦感慨万千,自言自语他说道:“任你生前,高楼连云,后宫中佳丽三千,死后还不是黄土一杯?”
  话刚落口,突闻一阵娇脆的呻吟之声,传了过来。
  凝神听去,那娇吟之声,隐隐挟着呼救之声。
  听那声音,似是由三楼上传了下来。
  上官琦一提真气,纵身而起,左手抓住屋檐,右手一挥,推了过去。
  但闻蓬然一声,木窗应手碎裂。
  上官琦借势一个翻身,跃入室中。
  抬头看去,不禁一呆。
  只见一个身着宫装、长发散披的少妇,爬在地上,面色姜黄,瘦骨鳞峋。
  她抬起来一双失去神彩的眼睛,望着上官琦,断断续续他说道:“我饿……饿……死……”
  上官琦仔细看去,从她那秀美的轮廓中,隐隐可看出她昔年的美丽容貌。
  只见紧咬玉牙,双手撑地,似是想挣扎而起,但她离地数寸之后,突然又摔倒下去。
  这是幅凄凉的画面,一个美丽的少妇,住的高楼大厦,用的锦帐绣被,但却被活活饿死。
  上官琦缓缓蹲下了身子,伸手扶起那宫装少妇,轻轻一掌,拍在背心之上。
  只听那宫装少妇长长吁一口气,睁开眼来,望了上官琦一眼,口齿启张,但却说不出一点声音。
  上官琦知她无力说出话来,当下暗运内力,把真气输入她体内。
  那宫装少妇得上官琦真力之助,启口说道:“我快要饿死了,给我拿些食用之物来吧!”
  上官琦道:“这室中既无食用之物,你为何还要守在室中?”
  那宫装少妇突然撩起衣襟,露出苍白枯瘦的大腿道:“我走不了。”
  上官琦低头望去,只见那少妇琵琶骨间,穿着一条极细的白索,不禁黯然一叹,道:“你是那滚龙王的妃子!”
  那宫装少妇道:“我是王爷宠爱侍妃,你如能替我找些食用之物,使我保得性命,日后王爷回来,我定要好好提拔你。”
  上官琦暗暗叹道:“原来滚龙王败亡之事,王府中人竟是仍然不知。”心中念转,口里却问道:“你既是滚龙王最为宠爱的妃子,难道就没有人侍候你么?”
  那宫装少妇道:“他们早都不见了。唉!王爷回来之后,我非要王爷好好地责罚他们一顿不可。”
  上官琦松开右手,想替她取些食用之物,哪知手才离开那宫装少妇的要穴,那少妇立时气绝而死。
  原来,她已饿得奄奄将毙,这一番挣动、说话,把仅有一点赖以保存生命的元气也已消耗殆尽,上官琦内力一停,立时气绝而死。
  上官琦看她生机全绝,纵有灵丹,也是不易施救,黯然一叹,越窗而去,折向正西行去。
  原来他见正东方向,一直同一形式的绵连高楼,定然都是滚龙王妃子们的住处。
  果然,近西方景物一变。
  每一座房屋,都相距着一段不近的距离。
  上官琦沿路而上,路上已长满嫩绿的青草。
  显然,这条路,已然很久没有人走过了。
  行过一处黑屋时,忽闻室中传出了呼喝打斗之声。
  上宫琦心中一动,暗道:“难道现在还有人在为滚龙王拼命么?非得瞧瞧清楚不可。”
  心念一转,返身一跃,逼近黑屋。
  只见一个白色牌子,写着五个红色的大字道:“二十一囚室。”
  上官琦一皱眉头,暗道:“原来是囚人的密室。”
  但听呼喝打斗之声,清晰可闻,正是由那室中传了出来。
  上官琦举手一推紧闭的黑门,只觉手上一片冰冷,竟是推它不动。
  敢情,那一对黑门,竟然是由生铁铸成,以上官琦此时的功力,仍然无法推开那座黑门。
  上官琦心头大感奇怪,暗道:“这上面写得明明白白,乃囚人之处,难道被囚之人,还要打架不成?”
  他放开喉咙,高声叫道:“不要打了,快些开门。”
  他一连喝叫数声,始终不闻那黑屋中有人相应。
  但那打斗呼喝声,却仍是清晰可闻。

  ------------------
  幻想时代 扫描校对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