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七十九章 两雄相争


  杜天鹗眼看着两人结拜经过,心中暗暗钦佩唐璇的用心周密。
  要知上官琦对唐璇虽然敬佩,但那只不过是惊服他的才华。唐璇说的话,上官琦虽然肯听,但却未必能终身遵奉,力行不懈。这一来,加上两人的金兰私谊,唐璇既可不必再顾任何忌讳,畅所欲言,上官琦亦将会终生奉行。
  只听唐璇轻快地笑道:“我这做兄长的也无物可送兄弟,如若咱们能脱今日之难,小兄当抽出大部时间传我胸中所学。”
  上官琦道:“只怕小弟才难及兄,有负雅望。”
  唐璇笑道:“你聪慧不输滚龙王,只是没有他的阴沉毒辣;而且时限不多,只怕小兄也难传得仔细。但兄弟只要得其窍要,日后不断研习,总有一天要胜过滚龙王。”
  上官琦道:“大哥厚爱,小弟感激不尽。”
  唐璇道:“既是结义,此后哪还用得客气?”
  说话之间,突听石阵外传入来滚龙王的声音,道:“十里莽原中。你放了一把火,害我功败垂成,今日我要以大火回敬于你。”
  上官琦凝目望去,只见无数人影穿行闪动,在那石阵外堆集一捆捆的木柴,不禁心头大骇,急急抓过长剑,道:“滚龙王用心毒辣,想要把咱们活活烧死此地,待小弟出阵去和他决一死战。”
  唐璇道:“你目下还不是他敌手,不宜和他硬拼。”
  上官琦道:“大火一起,咱们岂不是要活活被他烧死?如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挺身一战。”
  唐璇略一沉思,道:“兄弟如想和他力拼,并非不可,但有一件,听得为兄的招唤之声,立时得退入阵中。”
  上官琦道:“小弟遵命。”提起长剑,跃出石阵,横剑高声喝道:“滚龙王!”
  这等横剑挑战,直呼滚龙王的,数十余年来,上官琦可算得第一人,听得滚龙王环护身侧属下,为之一呆。
  半晌之后,才有人厉声叱骂道:“好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滚龙王一摆手,压制了随护之人,缓步走出,冷冷说道:“你要干什么?”
  上官琦长剑一挥,划出了一片剑光,道:“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合。”
  滚龙王冷笑一声,道:“你如能在我手下走上五十招,老夫就放你一条生路。”
  上官琦心知他武功高过自己甚多,和这等高手一对一地相搏,不但丝毫大意不得,而且还得凝神拒敌,不能气浮心躁,长剑怀中抱月,双目凝注在剑尖之上,正意诚心待敌。
  滚龙王看得微微一怔,暗道:“此乃武当上乘剑术的起手一式,这小子怎么也会?”
  忖思之间,欺身而上,呼地劈出一掌。
  上官琦长剑斜挥“天河垂钓”,攻向滚龙王护在前胸的左臂,人却随着剑势一转,避开滚龙王的一击。剑势变化,却非武当路数。
  变出意外,这一剑几乎点伤了滚龙王的臂穴。
  滚龙王冷哼一声,身形暴闪而退,但疾快地重又欺攻而上,两掌交互拍出,左掌潜力源源涌出,逼住了上官琦的长剑;右掌忽点忽劈,攻向上官琦的前胸、小腹、左臂、右腕,幻起了一片掌影指风,攻势凌厉。
  上官琦只觉右手中的长剑被一股强大的吸力胶住,运用不大灵活,竟是无法运剑封闭那强猛的攻势,心头骇然,连连倒退。好不容易把滚龙王的一阵犹攻躲过,奋起全力,反击两剑。这两招剑式刚好把滚龙王再攻之势挡住,逼退了两步。
  杜天鹗早已冲到了石阵边缘,准备上官琦失手时,以便及时抢救,目睹上官琦这两招反击剑式,心中暗暗喝采,道:“好剑法。”
  滚龙王似是觉出了上官琦的剑法诡奇中隐含正大,剑路隐隐是自己武功的克星,心中大为惊奇。
  但他为人阴沉,发觉出上官琦剑路有异,不再迫攻,双掌一招一式地缓缓攻出,诱使上官琦发招破解,便放借势观察。
  两人拼拆了十余回合,滚龙王心中已然了解,上官琦的剑路,果然正是自己生平最得意的武功的克星。
  原来滚龙王所学博杂,才气纵横,把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之长合集一起,自己创了一套千家拳法和千家剑法。这套拳剑,寓攻放守,变幻莫测,滚龙王曾自诩为天下无敌之学,却不料上官琦的剑路变化的方则,却正是这套千家拳剑的克星,滚龙王如何不惊!
  上官琦连连阻挡了滚龙王的攻势之后,胆气大增,长剑忽然连出奇招,迫得滚龙王向后退了两步。
  滚龙王暗暗忖道:“此人的剑路怪异,简直是完全为我而创!今日如不能把他除去,日后必成大患。”
  心念一转,更坚了杀死上官琦的用心,掌势忽然一变,左拳右掌,用了两种大不相同的力道攻去。拳势强猛,乃少林金刚拳法,右掌阴柔,却用的武当绵掌功夫。
  上官琦看他双手能够用出两种大不相同的武功,而且一刚一柔,路数互异,不禁暗生敬佩,当下剑势一变,施出太极慧剑。
  这一套精奇剑法,平实中蕴藏了奇奥的变化,使人极难防备,但上官琦初次用来对敌,尚未能尽熟剑法中的变化,自难运用到得心应手、出神人化之境。
  眨眼之间,两人又拼了三四十招。
  滚龙王心头大急,暗暗想道:“今日如若胜不了这个娃儿,一生英名只怕要尽付流水……”忖思之间,拳掌连变,片刻工夫,连变了一十二种不同的掌势。
  上官琦却始终一心一意地施展剑术,不论滚龙王的拳掌如何地变化,始终无法破得上官琦的绵密剑势。
  两人又拼了十四五招,滚龙王怒火大炽,突然疾退三步,扬手劈过两记强猛的掌风。
  上官琦知他掌力雄浑,决非自己能敌,但掌力排山而至,不挥手硬挡只有纵身退入阵中躲避。就这微一犹豫,强大的潜力已然近身。
  形势进逼,上官琦已然无法再退,只得一挥左掌,全力推出一掌。
  两股无形的潜力一撞之下,上官琦突感心头大震,不自禁向后退了三步。
  上官琦吃这强猛的内力一震,反而激起了他豪强之心,心中不服,暗提功力,拍出一掌。
  滚龙王微微一笑,挥手一掌推出。
  掌力一撞之下,上官琦又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两步。
  只听唐璇的声音由石阵中传了出来,道:“兄弟,快些退回阵,别中了他诱敌之计。”
  上官琦听得唐璇喝叫之声,立时一个大转身,疾向石阵中奔去。
  滚龙王怒声喝道:“好小子,你能再接下本座一掌,我立时收兵而退,放你们一条生路……”骂叫声中,有一股强大的潜力,排山倒海般冲了过来。
  上官琦已听得唐璇喝叫之声,想起和唐璇相约之言,不再硬接滚龙王的掌势,返身一跃,退回石阵。
  滚龙王强猛的掌风,有如一股突起的狂飓,带起来一阵呼啸之声。掌风划破了那弥空的白烟,狂啸声中冲入了石阵之中。
  他似是已觉出此刻上官琦乃自己未来的劲敌,如不早日除去,必留下莫大的后患,人随掌势,奋身直向石阵之中冲去。
  上官琦跃人阵中,滚龙王已紧随身后追到。
  唐璇突然冷冷喝道:“试接我一扇如何?”摺扇一扬,遥向滚龙王点了过去。
  勇猛绝伦的滚龙王,当世中无数高手都不放在他的心上,独独对唐璇存有着极深的畏惧,听得他喝叫之声,立时返身一跃,退出石阵。
  上官琦大喝一声,全力推出一掌,硬接了滚龙王推入石阵中掌风。
  两股强大的潜力一接之下,立时旋起了一阵狂飓,吹得石滚沙飞。
  那弥漫的白烟,有如晓冬浓雾,浓而不散。滚龙王掌风破雾而过之后,立时又恢复了原状。
  遥遥地听到滚龙王怒喝之声,道:“快给我放火!”
  片刻间,火光冲天而起,一阵阵的热气直向石阵冲来。
  杜天鹗和那八个大汉,借那白烟的掩护,奔行在石阵边缘,阻挡那火势攻入石阵之中。
  忽然间,闪起了一道火光,直向石阵之中飞来。
  上官琦右手一挥,一股强大的掌力拍了出去,硬把那飞入石阵的火把推了出去。
  但见火光连连闪动,无数的火把直向石阵中飞了过来。
  上官琦双掌连挥,不停地推出掌力,击打那飞人阵中的火把。
  但那火把无数,势如飞蝗,由四面八方向阵中飞来。上官琦有着应接不暇之势,终于有十几支火把落人了石阵之中,熊熊燃烧起来。
  原来这些火把都是乾枯稻草,浸了松油之后,点燃起来,极易燃烧,而且火力甚强,不易熄去。白烟弥遮的石阵中,闪动着点点的火光。
  杜天鹗长鞭一挥,两支火把,被他卷出石阵,但却又有七八支火把,在这同一时刻之中落入了石阵中。白烟弥漫的石阵,登时隐隐透现出七八点黄色的光影。
  一排强弩劲箭,啸空而来,射入了石阵之中。
  杜天鹗软鞭急挥,拨打箭雨;上官琦却急急横跨两步,挡在唐璇身前,剑光如匹练绕体,涌起一片光幕,震落了弩箭。
  就这一阵工夫,又有十几支火把投入了石阵之中。
  耳际响起了滚龙王大笑之声,道:“唐师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是虽然逞一时豪强之气,只要我一声令下,片刻工夫之内,你那容身之处立时将化为一片火海,全阵中人都将被活活烧死。”
  上官琦目光转动,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形势,知他所言不虚,当下低声对唐璇说道:“大哥,滚龙王说的不错,咱们如守在阵,势必被这大火活活烧死不可,倒不如死里求生,冲出石阵,和他们决战一场,或可打开一条出路。”
  唐璇那一直平静的脸上也微微泛现起一股焦急之容,显然,事情的发展,也大大地出了他意料之外。
  只听他轻轻叹息一声,道:“咱们在这石阵,固然可能被滚龙王活活烧死,但如出这石阵一步,只怕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他愁苦的脸上,忽然展现出一丝笑容,似是满天阴云中突然升出了一道彩虹,接道:“但他这一把火,也可能招来了穷家帮中的高手。”
  但闻滚龙王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道:“我现在鸣锣为号,锣响三遍,仍不见师弟出阵受降,我立时火烧石阵。”
  喝声甫落,果然响起了一阵清越的锣声。
  上官琦、杜天鹗和那八个大汉,都不禁有些紧张的感觉。
  原来这石阵之中,已有大部地方被火势熊熊的燃烧起来,只要滚龙王再下令投入几十支火把进来,群豪势必将被火势迫出石阵不可。
  忖思之间,又是一阵锣声传来。
  上官琦长剑一挥,说道:“这石阵中天地不大,如若任由滚龙王的属下投掷火把进来,不出一盏热茶工夫,这石阵中势必成一片火海。但如咱们各据一方,分头拒挡火把投入阵中之势,虽然未必能挡拒得住,至低限度,可延长火势蔓延的时间。”
  群豪还未及答应,第三道锣声已然传来。
  锣声甫落,石阵外立时响起一阵呐喊之声,无数燃烧着的火把投入了石阵中来。
  上官琦长剑疾抡,拨挡那飞入阵中的火把,一面低声对唐璇道:“大哥快请隐伏石阵之下,小弟恐已无能兼顾大哥的安危了。”
  唐璇微微一笑,道:“兄弟尽管放心,为兄的自有防敌之道。”
  这时,石阵中已然落了极多的火把,大部地方都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火光照耀中,那弥空的白烟已无法再掩遮上官琦等的身体,石阵中的景物完全暴现出来。蓦地里箭啸划空,又是一排弩箭排空射来。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石阵中两个劲装大汉中箭倒了下去,火势蔓延,立时在两人身上燃烧起来。
  一捆捆浸过了松油的枯木干草,不断地投入阵来,火势得到这绵绵不绝的补充,愈烧愈盛,整个的石阵中都已被猛烈的火势笼罩。
  上官琦长剑挥舞,闪转成一片剑幕。近身的火把、弩箭,尽为他剑势挡开。他虽然豪勇过人,但杯水车薪,一人之力,如何能够挡得这蔓延的火势?
  又是几声惨叫传了过来,石阵中滚龙王后派来保护唐璇的八个大汉,又有两个中箭倒了下去。
  八折其四,只余下四个人还在帮着杜天鹗击打那愈燃愈多的松油火把。
  石阵中又传滚龙王冷漠的声音,道:“唐师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若你肯答应和我携手合作,完成武林霸业,固然是易如翻掌:就是图天下大事,亦不过翻掌折枝而已;不肯听我的最后忠告,立时将葬身那飞溅的烈火之中。”
  上官琦眼看火势已将蔓延全阵,难再有可容立足之地,心知再撑下去,势必将如滚龙王所言,活活被愈烧愈大的烈火烧死,当下高声说道:“大哥、杜兄,石阵已成火海,难再固守,咱们冲出去吧!”
  这时,只有唐璇停身处四五尺方圆之地尚未为火势波及,一则因为上官琦剑势绵密,挡住了那火把投来之路,二则杜天鹗等都以唐璇为重,不顾本身的安危,扫荡开他身侧的火势。
  这时,唐璇已从身上取出解药,救醒了金元霸。
  这条豪猛无比的大汉,睁开双目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形势,茫然不知所措。
  唐璇低声说道:“滚龙王要放火烧死我们,眼下火势己成,在下不忍看你生生被火烧毙……”
  金元霸伸手抓起了身侧的亮银棍,只觉奇热烫手,几乎要松手丢去。
  两支急箭飞来,掠顶而过,射落了金元霸头上一络黑发。
  唐璇一挥手道:“你快些逃命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金元霸眼看四周大火弥漫,人影穿梭闪动,都在扑打火势,不自禁地举棍一挑,把两个燃烧中的火把挑得飞了出去。
  此人天性浑厚,唐璇救他之时,又让他服用了解毒之药,使他晕迷的神志恢复了清醒,眼看阵中之人都扑打火势,不自禁地动手帮起忙来,挺身而起,抡动亮银棍挑打火把。他手中兵刃长大,用来挑抛火把,极是方便,片刻之间,被他连挑出一十四支火把。
  忽然间,飞来了一排箭雨,疾射而至。
  上官琦急急喝道:“小心弩箭!”
  金元霸身躯高大,听得上官琦喝叫之声,已然闪避不及,连中四箭。
  他皮粗肉厚,四箭又都非致命地方,这四箭反而招致他发了狂悍之气,大喝一声,挥动亮银棍,直向阵外冲去,银棍飞舞,呼呼风声,势道威猛惊人。
  上官琦眼看他势如发狂地奔行之势,心头亦不禁微生惊骇,横向旁侧一闪,让开了一条去路。
  金元霸舞棍狂喊中,冲出了石阵。
  上官琦豪气激发,长剑一挥,高声说道:“杜兄请照顾我大哥。”纵身一跃,紧随在金元霸身后,冲出了石阵。
  这时,正好有一队黑衣卫队猛向石阵之中冲来。
  金元霸大喝一声,一棍扫了过去。
  他力大无穷,那些黑衣卫队中人,又都知他是自己人,骤不及防之下,被他一棍扫击,当场震得两人飞了起来,惨叫一声,横尸在丈余开外。
  金元霸一棍力毙两人,借势向前冲了过去,亮银棍疾如轮转,风声呼啸中,疾向前面冲去。棍势如排山倒海一般,又有不少人伤在他亮银棍下。
  忽听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喝道:“你们都退下来。”
  上官琦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矮瘦老叟,排开众人,行了过来,厉声喝道:“金元霸,你疯了么?还不放下兵刃受缚!”他个子虽然矮小,但声音却是大得惊人,几声大叫,有如春雷暴绽,震得双耳嗡嗡作响。
  金元霸怔了一怔,那人突然扬手劈来一拳。
  上官琦怒声喝道:“老贼无耻。”扬掌推出。
  两股强猛的潜力一接,旋起一阵狂陇,吹得砂石横飞。
  突闻几声长啸遥遥传了过来。
  上官琦精神一振,大声喝道:“杜兄,咱们援手已经赶到,好好照顾大哥……”
  喝声中人喊马嘶,十二个铁甲骑士挺矛冲来,一群手挥兵刃的大汉已分数路闯入了石阵之中。
  形势迫得杜天鹗不得不放弃救火,回身迎敌。
  刀光剑影在火把照射下,闪起了一圈圈的银虹。
  上官琦惦念唐璇的安危,返身一跃,重返石阵,长剑三起,洒出一片剑花,惨叫声中,两个黑衣人中剑倒下。
  滚龙王属下众多,上官琦虽然豪勇,也无法击退群敌,眨眼间已陷入重围之中。长矛闪闪,刀光如雪,十数般兵刃在他周围交织成一片光幕。
  这时,杜天鹗带领四个护卫唐璇的大汉,又有两人受伤倒下,护守唐璇的方阵露出了破绽,石阵也因扑救火势损去甚多的阻敌妙用。
  忽然问一骑冲至,长矛疾起,刺向唐璇。
  杜天鹗大喝一声,软鞭“春雷乍展”.用尽全力,斜里挥出,封开了长矛。
  他本在四五个强敌的迫攻之下,为救唐璇,忘去了自身的安危,虽然一鞭封开了刺向唐璇的长矛,左臂却中了敌人一刀。他久走江湖,临危不乱,强忍痛楚,飞起一脚,踢在一个黑衣卫队的小腹之上。那人惨叫一声,跌入那熊熊燃烧的火势之中。
  耳际间响起了唐璇的声音,道:“杜兄、贤弟,你们破围逃命去吧。不用管我了。”摺扇一展,两个冲近他身侧的黑衣大汉,一声未出地仰身倒地死去。
  上官琦喝道:“挡我者死。”长剑突出一招“起凤腾蛟”,寒芒闪动,鲜血喷射,生生把一个黑衣大汉,斩作两段。
  但滚龙王的属下似是个个悍不畏死,一人伤亡,立时又有两人蜂涌而上,填补留下的空隙,两把单刀左右并出,挡住了上官琦。
  这是一场空前惨烈的血战,高手混攻,短兵相接,火光剑影,触目惊心。
  上官琦连伤数敌,仍是无法冲出重围。
  唐璇处境愈见险恶。杜天鹗负伤苦战,渐呈不支,仅余下两个助手,又一人中矛而亡,余下一人,也受了两处刀伤。
  唐璇轻轻叹息一声,左手探入怀中,取出了一粒药九,看看右手摺扇中暗藏的毒针,已所余无几,他缓缓把药丸放入口中,扬起摺扇,指向两个铁甲骑士。一按扇底藏的强力弹簧,两枚细如发丝的毒针,疾射而出,两个铁甲骑士应手落马,一声未出,死了过去。
  他从容地整了整长衫,缓缓坐了下去。他只要一用力,咬破口中毒丸,立时将中毒死去,因此他不虞为滚龙王生擒过去。
  一生谨慎,算无遗策的唐璇,似是已自知这一次算计错误了。如若早听上官琦的话,乘夜暗突围而去,或可有一条生路,他太信任自己的智慧、判断,因此,他用出生命作为判断的赌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见那些围攻上官琦和社天鹗的黑衣卫队,纷纷向后退去。
  火光下,只见欧阳统乱发披垂、满身血污地奔了过来。
  在他身后紧随着武相关三胜和黄山大侠费公亮,这两人身上,也都溅满了血渍,想来这一战定然惨烈异常。
  欧阳统直冲人阵,喊道:“先生,你可安好么?”
  唐璇站起身来,欠身一礼,道:“见过帮主,属下很好。”
  欧阳统身子摇了两摇,仰脸望天,道:“多谢上苍保佑……”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关三胜大行一步,扶住了欧阳统道:“帮主,帮主……”
  欧阳统缓缓推开了关三胜道:“不用管我!我很好,得能重见先生,我心中实快乐得很。”大步行了上来,抓住了唐璇的左手。
  唐璇虽然沉着,但处身在此等感人真情之下,亦不禁热泪盈眶,说道:“帮主保重身体,快请运气疗伤。”
  欧阳统笑道:“我不要紧,只是略受微伤,加上焦虑攻心,才吐出一口血来。”
  这时,随同欧阳统来的四十八杰,仍在和很多黑衣卫队、铁甲骑士交手恶战。
  但大势已渐稳定下来,四十八杰个个用命,甚多黑衣卫队中人都被逼出四五丈外。
  冷做的费公亮似是亦对唐璇生出极深敬佩之心,微微欠身说道:“帮主自先生走后,食不下咽,寝不安枕,迄目下为止,一直未合过一刻眼睛。”
  唐璇道:“帮主的厚爱,我唐璇粉身碎骨不足以言报。”
  欧阳统缓缓放开了唐璇的左手,说道:“先生言重了。穷家帮如非仗凭先生的才智,岂有今日之成就?如若说我欧阳统对先生有所偏爱,那是先生加惠于穷家帮所有之人,人人敬爱,岂是我欧阳统一人?”
  关三胜低声说道:“唐兄无恙,帮主也该放宽心了。快请运气调息一阵,咱们还要冲破十里重围。”
  欧阳统微微点头,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忽见杜天鹗身体摇了几摇,一跤跌倒在地上。
  这时,围攻上官琦的黑衣卫队和铁甲骑士,已全被四十八杰接了过去。上官琦目睹欧阳统和唐璇相遇真情,心中大为感动,一时间呆呆凝视,忘记杜天鹗身受重伤之事,直到杜天鹗倒了下去,他才霍然惊觉,急急奔了过去,一把扶住,连连叫道:“杜兄,杜兄……”
  唐璇轻轻叹息一声,道:“不要动他,他受伤很重。”
  上官琦果然不敢再动,放下了杜天鹗。
  唐璇一张口,吐出了口中的烈性毒药,缓步走到了杜天鹗停身之处,蹲了下去,查看他的伤势。
  只见后肩一刀,深及筋骨,全身已被鲜血透湿,除了那一刀最重之外,还有三四处肉裂血流的伤势。
  这时,阵中的火势虽然未熄,但已被群豪挑开火把,燃烧在一二丈外,但火光依旧,景物清晰可见。
  上官琦低声问道:“大哥,他的伤势很重么?”
  唐璇道:“很重,但却不致有性命之忧。”
  上官琦道:“他的手臂会不会残废?”
  唐璇道:“这就很难说了,不过兄弟但请放心,大哥自当尽我之能疗治他的伤势。”
  这时欧阳统已调息醒来,低声对唐璇道:“先生,滚龙王阵布十里,在十里之内,都有拦击咱们之人,破围之战,只怕还有一场恶斗……”他似是言未尽意,但却突然住比
  唐璇仰脸望天,凝目沉思不语,良久之后,才缓缓他说道:“帮主关怀之情,叫人感激不尽,但此刻形势,实大不利于咱们破出重围。”
  欧阳统道:“先生的高见呢?”
  唐璇道:“属下之意,倒不如以攻代守,先乱了滚龙王的耳目。”
  欧阳统道:“先生料事如神,就依先生之见。”
  唐璇轻举右手,拍了拍上官琦的右肩,道:“兄弟。”
  上官琦抬起头道:“什么事?”
  唐璇道:“你可有再战之能?”
  上官琦道:“体力已渐渐恢复。”
  唐璇道:“那很好,天亮时分,我要穷家帮中高手目睹兄弟豪勇。”
  上官琦微微点头,道:“大哥但有所命,兄弟万死不辞。”
  这时石阵外的恶战已近尾声。四十八杰训练有素,最是善打群战、混战。滚龙王的黑衣卫队和铁甲骑士,加起来人数并不在四十八杰之下,但在一场激烈的群殴恶战之后,大都伤亡在四十八杰的纯熟的合击手法之下。
  一场惨烈的恶战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留下了满地鲜血,断肢残躯,触目一片凄凉。
  夜暗渐退,东方天际泛现起一片鱼肚白色,天要大亮了。
  四十八杰连经一夜剧战,都有些倦累不堪,但他们仍然留有十二人分守四周,分批休息。
  这些人经过了唐璇数年的苦心训练,不但个个武功高强,善打群殴混战,而且有着异于常人的耐心和冷静的头脑、冒险犯难的精神。
  这一场恶战,似使滚龙王的属下折损甚大,直到太阳升起,再未见滚龙王发动攻势。

  ------------------
  幻想时代 扫描校对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