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七十四章 莫测高深


  那大汉避而不攻,闪身避过,第四柄长刀,却已由左方斜劈向上官琦胁下。
  上官琦长剑回旋,剑柄轻点第四条大汲肝间“曲池”大穴,剑尖划向第五条大汉胸膛,身子却向第六条大汉冲了过去,飞起一足,回踢第三条大汉后股,动作之快,急如闪电。
  他一招四式,连攻四人,宛如四个高手同时出招,但闻一声惊呼,一声轻叱,以及当的一响,已有一柄长刀被他震落地上。
  上官琦目不旁顾,势如猛虎,长剑舞起一团璇光,震脱无数柄长刀,一路向前冲了过去。
  滚龙王这帮手下,俱是千中选一的壮汉,在江湖中经过的风浪本已极多,但却从未见过如此剽悍的少年。
  他锐利的目光,染血的长衫,惊人的气势……刹那之间便使得那奇门阵势为之乱了起来。
  唐璇面色凝重,留意观察着这奇门阵式的变化与动乱,身子犹如石像般木立不动。这阵式的破绽与变乱,确无一丝一毫能逃过他眼中。
  八条大汉眼望那纵横的剑气,飞跃的人影,人人俱感胆战心寒,耸然色变。八个人并立在地上,连呼吸声都几乎难以听见。
  只听得那一阵兵刃相击声,叱咤惊叫声,更杂在嘶嘶的剑风之中,震得四下的野花杂草俱都垂下头去,圈中更充满肃杀之意。
  突然他一声长啸,直冲云霄。
  上官琦的身形在啸声中冲天而起,凌空一个倒翻,苍鹰般飘掠而过。
  他身形落到地上,犹在气喘不止;浑身上下,汗如雨落;染血的衣衫,已全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前胸后背,手肘膝盖处,竟已被划破了无数条裂缝;汗血交流之下,也不知有没有伤及皮骨。
  那排列成奇门阵的大汉,更是面如死灰,眼睁睁地望着上官琦,目光中又是惊怒,又是惶恐,却又不禁有些佩服。这少年单人独剑,来去自如,竟仿佛将这三十六柄长刀布下的铁阵视如无人之境。
  上官琦随手一挥汗珠,摇头道:“好厉害的阵式,我竟被砍了十三刀之多。”
  唐璇身子微微一震,变色道:“你受了伤么?”
  上官琦长叹道:“虽未受伤,但那十三刀,刀刀俱是贴身而过,我身上几乎已能感觉出刀锋的寒意,只要我变招稍迟半分,只怕便出不来了。”
  八条大汉心关一寒,面面相觑。
  上官琦望着他们的面色,生恐挫了他们锐气,突然仰头长笑道:“这阵式虽然厉害,但岂能奈我何?何况……就凭我几人这份豪气,也足够将他们吓倒了。”
  唐璇微微一笑,忖道:“想不到这热血的少年,也知道激励士气。”口中道:“既是如此,你我便冲过去!”
  上官琦暗暗忖道:“我一人冲过去是如此困难,要是带着这么多人,唉……”暗叹一声,不再去想,口中大喝道:“冲过去!”
  唐璇道:“上官琦居前,八位请随在我身侧,听命行事。”他其实已自寻出阵式的破绽,是以成竹在胸。
  上官琦低声说道:“阵中变化诡奇,先生岂可涉险?在下之意,先由我带四人破去阵势,先生再过不迟。”
  唐璇微微一笑,道:“不妨事……”目光一扫环伺身侧的大汉,接道:“入阵之后,诸位请听在下之命行事,不得擅自行动,以免有误。”
  八个大汉齐声应道:“我等遵命。”
  唐璇一挥手中摺扇,道:“咱们走吧!”举步向前行去。
  上官琦抢前一步,走在唐璇面前。
  八个劲装大汉,却分布在唐璇四周,护拥着唐璇而行。
  上官琦的勇猛善战,已在强敌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看他仗剑冲上,立时发动了阵势变化。
  唐璇低声说道:“上官兄攻东方取木位,快!”
  上官琦目光一转,只见偏东处,并站着三个大汉,心中虽然奇怪,但他已对唐璇十分信服,大喝一声,挥剑直向正东方位之上冲去。
  说也奇怪,上官琦人剑冲到时,对方阵势变化,刚好轮转了半周,正东方位上,空出了一个空隙。
  唐璇左手一挥,指领左侧两个随行大汉,道:“快冲上去!”
  两个大汉应声而上,两把单刀,卷云飞雪,并飞而去。
  敌阵变化,刚好又在两个急冲的方位土,留下了个空隙,两人毫无阻拦地冲入了阵中。
  唐璇高声叫道:“上官兄,由乙木攻取癸水。”
  上官琦大喝一声,一招“龙行一式”,连人带剑移向正北冲去。
  对方阵势,连失两位,变化已失去了灵活。上官琦人剑冲到,刚好又是对方阵位移动之时,人影交错中,兵刃横飞,一阵金铁交鸣声中,立时有一人溅血在上官琦的剑下。
  原来他们阵位变化受阻,首尾已难相顾;侧翼的掩护,也同时失去了,挡不住上官琦凌厉的剑势,被他剑伤一人。
  唐璇右手摺扇斜指,说道:“冲上去!”守在唐璇右侧的两个大汉,齐齐怒吼,急涌而上。
  这时,上官琦长剑翻飞,左荡右扫,迫退敌人,夺得癸水方位。
  敌阵已然成了混乱之势,但尚可勉强保持着奇阵的形式,是以唐璇右侧两个大汉冲上之时,立时由四个大汉横里涌到,兵刃齐举,拦住了两人。
  唐璇早已有破阵之法,当下高声叫道:“上官兄快抢中央之位。”
  上官琦应声出剑,回攻正中方位,剑光闪处,惨叫随起,又两人伤在剑下。
  唐璇双手齐挥,左右两侧的随行大汉,突然齐齐攻了上去。
  这班人个个受过滚龙王后救命疗毒之恩,眼看她自行火焚而死,心中一股忿怒之气,尽都发泄在兵刃之上,齐齐挥刀猛攻,勇不可挡。
  唐璇默察出那奇阵方位变化,指命上官琦连续冲破那阵势变化的枢纽。阵式变化受阻,阵中之人反而受了牵制,攻拒之间,大不灵活,被八人择动兵刃一阵抢攻,立时把阵势冲乱。
  激斗之间,忽听一人高声喝道:“全阵变化受阻,不用墨守成规,快些分开拒敌!”
  那排成阵势的大汉,立时应声分布开去,分向几人迎去。
  这些人分开拒敌之后,威势反而大增,一时间兵刃交错,刀光如雪,打得激烈绝伦。
  随行相护唐璇八个大汉,散布在唐璇四周,分拒四面八方强敌。
  上官琦突然纵声长啸,长剑一抖,洒出了一片剑花,迫开四周的敌人,厉声喝道:“挡我者死!”长剑一变,寒光电转,疾如凤轮,立时又有两人应声惨叫,伤在上官琦的剑下。
  唐璇神色镇静,轻轻地挥摇着摺扇,看着身外激烈的恶战,目光却投注遥远的四周。
  上官琦剑势连变,又连着刺伤两人。他的剑招奇奥辛辣,极是难以防备,出手一剑,纵然不能伤人,也把对方迫得手忙脚乱。
  唐璇缓缓把目光移到天际一朵飘浮的白云上,自言自语他说道:“我要珍惜这短暂的生命,替她复仇……”
  只听上官琦大声喝呼,剑势矫若游龙,寒光飞旋,片刻间又伤三人。
  他的勇猛气势,已然使强敌胆寒,不自禁地纷纷向后退去。
  滚龙王预排的一座奇门阵,在唐璇指示机宜、上官琦凌厉的剑势之下,倾刻间全阵溃散,瓦解冰消。
  那八个随行护拥唐璇的大汉,眼看上官琦力破敌阵的勇猛,个个心生敬服,流现出佩服之色。
  忽然间,长啸划空,遥遥传来。
  八个大汉脸色同时为之大变,凝目远望。
  唐璇淡淡一笑,回顾了身侧八个大汉一眼,道:“滚龙王亲身驾到么?”
  八个劲装大汉齐声肃然应道:“先生推断不错,正是滚龙王亲身赶到。”
  上官琦忽然弹剑长笑,大声说道:“来得好,来得好,在下也可一偿心愿了。”
  唐璇双眉微耸,低声叫道:“上官兄……”
  上官琦收住了大笑之声,回首说道:“先生有何见教?”
  唐璇脸色肃然他说道:“上官兄何以弹剑长笑?”
  上官琦道:“在下要和滚龙王决一死战。”
  唐璇微微一笑,道:“上官兄逞一时豪勇之气,岂能有补大局?须知今日之局,险阻重重,九死一生。你如强逞一时豪壮,势必将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上官琦微微一呆,不知如何答覆。
  唐璇轻轻挥摇了一下摺扇,接道:“咱们眼下之人能否脱出险困,上官兄实乃大局关键。因此,在下必得提醒于你,不可逞一时的豪快,影响全盘胜败。匹夫之勇,岂是大丈夫、大英雄的行径?”
  上官琦只觉背脊一麻,出了一身冷汗道:“多谢先生的教诲。”
  唐璇笑道:“滚龙王心中始终对我存有几分畏惧,今日我要利用他的畏惧之心,给他莫测高深……”目光一掠上官琦和身侧八个大汉,道:“但诸位必须听我吩咐。”
  八个大汉齐声应道:“我等奉王后之命,保护先生,但有所命,万死不辞。”
  唐璇缓缓颔首道:“你们久在滚龙王积威之下度过,一旦见了他,难免要生出畏惧之色。如被他察颜观色中看出破绽,势必功亏一篑了。”
  八个大汉细想唐璇之言,果然是一些不错,个个默然不语。
  唐璇淡然一笑,道:“你们心目脑际之中,想来都还记着滚龙王后那举火自焚惨景了。”
  八个大汉齐觉一股热血冲了上来,齐声答道:“那情景,早已深入了我等之心.今生今世,决难忘去。”
  唐璇目光一转,强敌已撤了奇阵,退出无影无踪;略一打量地势,吩咐身侧八人道:“你们每人捡些枯枝于草来,快去速回,越多越好。”
  八个大汉齐齐领命而去。唐璇低声对上官琦道:“咱们已被滚龙王亲率高手困于此地,看四周形势,守易攻难。咱们如若冒险冲出,倒还不如坐此以待援手。”
  上官琦目光环顾了一周,道:“此地数十丈一片平原,最是不利防守,倒不如咱们退到那池塘之处,凭险拒敌。”
  唐璇神色镇静地笑道:“滚龙王四下切断了我们归路,明知难有援手赶来,咱们如凭险抗拒,也难挡得他全力抢攻,倒不如在这一片平原之上和他对抗,尚可增他心中几分疑虑。到时再见机而作,给他个莫测高深。”
  上官琦道:“先生料敌判事,无不高人一等,实叫在下佩服。”
  这时,那八个大汉已然各自捡了甚多枯枝、干草走了回来。
  唐璇回顾了一眼,笑道:“大战之前有一刻宁静的时光,咱们要好好地珍惜这一段时间。”举步而行,指点方位。
  八个大汉依照了唐璇之言,把捡来的枯枝、干草,分别堆成了十二座小堆。
  唐璇探手入怀,摸出十二个红包包成的小包,笑道:“如若滚龙王大队来攻,你们务必听我之命行事。这十二纸包虽有些故弄玄虚,但并非全无威势。滚龙王生性多疑,未弄清底细之前,却不致轻敌躁进。”
  上官琦和那八个随行大汉,都不知唐璇葫芦中卖的什么药,无法接口。
  唐璇分别把十二个红包纸包放人十二堆枯枝于草之中,重又测量了方位,修正那枯枝、干草,缓缓退入草堆之中,盘膝坐了下去。
  上官琦目光环扫了八个大汉一眼,说道:“咱们也得好好调息一下,等待着迎接一场恶战。”
  这八个大汉心中已对上官琦生出了敬仰之心,果然依言坐了下去,闭目调息。
  上官琦近日来内功大进,虽经剧战,但在不足一顿饭的工夫,人已调息复元。睁开双目望去,日光耀照之下,遥远处突然闪起一点红点,疾向几人停身处奔驰过来。那红影奔驰处,冒起了一道尘烟。
  红影渐近,已清晰可见,原来是一个全身红衣、胯下坐着一匹红马的少女。长发披肩,随风飘飞,马鞍前,挂着一柄长剑,红裙及膝,露出来浑圆雪白的小腿。快马叩关,直向几人停身之处冲来。
  上官琦一跃而起,大声喝道:“站住!”长剑横抡,划出银虹。
  红衣女应声娇笑,突然跃离马鞍,顺势探手取下来鞍前挂的长剑。娇笑声中,人如掠波飞燕,红裙飘飘,跃落到上官琦的身前,说道:“你凶什么?我又不是来和你们打架的。”
  上官琦怕她伤到唐璇,横跨一步,挡在唐璇的身前,说道:“既无敌意,尚望示明身份。”
  红衣女道:“先别问我是谁,我要找一个人。那人在时,我再告诉他不迟。”
  上官琦道:“不知姑娘要找哪个?”
  红衣女道:“我找唐璇。”
  上官琦微微一怔,还未来得及开口,唐璇已站起身来,笑道:“在下便是。姑娘有何见教?”
  那红衣女嫣然一笑,盈盈拜了下去,道:“见过唐叔叔。”
  唐璇摺扇微摇,点头笑道:“你是滚龙王的女儿了,但不知排行第几?”
  那红衣女大眼睛眨了两眨,道:“我排行第三。”
  唐璇道:“三郡主。”
  红衣少女道:“我叫梅娟黛。唐叔叔是长辈,呼我的姓名吧!”言来一片天真。
  唐璇道:“可是令尊派你来找我的么?”
  梅娟黛道:“父王派我来见叔叔,有事请求。”
  唐璇道:“令尊心目中还有我这一位师弟,倒是很奇怪了!”
  梅娟黛道:“父王想和唐叔父单独一晤,谈谈天下大事,要我先通知叔叔一声。”
  唐璇道:“看在你份上,叫他来吧!”
  梅娟黛笑道:“我就去回报父王,叔叔请等候片刻。”翻身跃上马背,放辔而去。
  上官琦目注那红衣女子的背影消失之后,轻轻一皱眉头,道:“先生当真要和滚龙王晤谈么?”
  唐璇脸色凝重,肃然说道:“我已动杀他之心。我们多谈一次,我就增一分杀他的把握。”
  上官琦道:“滚龙王阴险毒辣,焉知他未存杀害先生之心?”
  唐璇缓缓点头,道:“他自信我们已如笼中之鸟,插翅难飞。此时此地和我们相约而晤,自是别有用心。”
  上官琦看他执意要见,不再相劝,暗里却打定好主意:滚龙王对唐璇一有不利的举动,立时全力出手,和他一决生死。
  等约顿饭工夫,遥见两匹快马急急奔来,当先一匹马上,正是梅娟黛;第二匹马上,端坐青布长袍的滚龙王。
  两骑马远在四丈外,滚龙王和那红衣女已齐齐跃下马背。
  梅娟黛接过马舅,拴在一片丛草之上,抢先带路,直对唐璇等行了过来。
  行近那堆草之处,滚龙王突然停下了脚步,四下地打量了一阵,才缓步而行。
  唐璇微闭双目,张扇护胸,盘膝坐在草地上。上官琦手横长剑。双目圆睁,盯注着滚龙王的双手,只要他掌指一动,立时以疾快绝伦身法冲扑上去。
  滚龙王遥站在六七尺外,说道:“天下武林同道,都已经知道咱们是师兄弟了。”
  唐璇启开双目,笑道:“但他们却不知师兄弑师之事。”
  滚龙王道:“骂我之人,不论他骂得如何刻毒,我也不放在心上。但为我收用之人,却要他个个忠心不二……”目光一掠唐璇身后排列的八个劲装大汉,接道:“如这八人,个个都该处死。”
  唐璇笑道:“师兄可知他们此刻都已投入了穷家帮中么?”
  滚龙王那冷漠阴森的脸上,突然绽开了一缕微微的笑意,道:“看在师弟份上,我饶他们这一次。”
  唐璇道:“师兄找我,就为这件事么?”
  滚龙王道:“另有一事和师弟相商。”
  唐璇道:“愿闻高论。”
  滚龙王两道森寒的目光盯注在唐璇的脸上,望了一阵,道:“看师弟脸色,似是已身罹重疾,如若小兄的论断不错,只怕已难久于人世了。”
  唐璇道:“是又怎样?”
  滚龙王纵声大笑道:“小兄由关外寻得一株千年参王和一种稀世珍品,万年何首乌,这两种绝世珍品,或可医得师弟之疾,愿以二物奉献。”
  唐璇笑道:“小弟相信师兄确有此物,而且也确能疗治小弟之疾。不过,小弟寿数将尽,多留人世几年,只怕要多造杀孽。盛情心领,小弟这里谢过了。”
  滚龙王道:“我是诚心而来。”
  唐璇道:“恕难应命。”
  滚龙王道:“我可以息隐山林避你几年,等你死后复出。”
  唐璇道:“大势已成水火,只怕你事难由心。”
  滚龙王道:“目下你自己身陷绝地,插翅也难飞过我重重埋伏。”
  唐璇笑道:“你如自信能置我于死地,岂不有虚此行?”
  滚龙王道:“我心念故旧不忍逼你暴尸荒野。”
  唐璇道:“弑杀恩师,逼死元配,心目中还有我这一个师弟么?”
  滚龙王缓缓站了起来,道:“我如再把你逼死,举世间将无一个故旧之人。”
  唐璇笑道:“可是我活一天,你就不能统率武林,号令天下。”
  滚龙王道:“难道我就当真的不会偶生善心?”
  唐璇道:“师兄该知道纵虎归山之患。今日你不杀我,异日我必杀你。”
  滚龙王双目中凶光闪动,道:“这么说将起来,师弟是执意要和我作对了?”
  唐璇道:“不死不休,永无妥协余地。”
  滚龙王低声对身侧的红衣女道:“黛儿,拜过你唐叔叔,咱们要走了。”
  梅娟黛望了滚龙王一眼,缓步向唐璇行去。
  上官琦横里跃出,拦住去路,说道:“站住!”
  梅娟黛怔了一怔,停下了脚步。
  唐璇目光闪动,不停在梅娟黛脸上打量了一阵,笑道:“你让她过来吧!”
  上官琦怔了一怔,道:“这个,如何……”
  唐璇摇头笑道:“不妨事!”
  上官琦只好一侧身躯,让开了一条去路,暗中凝神戒备。
  梅娟黛圆圆的大眼睛眨动了两下,缓步向唐璇走了过去。
  唐璇慢慢地举起了手中摺扇,平横胸前。
  梅娟黛停下了脚步,双目中暴射出两道奇光,缓缓说道:“拜见叔父。”缓缓地屈下双膝,跪拜在地上。
  唐璇双目神凝,盯住在梅娟黛的脸上,淡淡一笑,道:“不用多礼。”
  梅娟黛缓缓抬头,两道秋水般的眼神,和唐璇庄严的目光相触在一起。
  四目交投一瞥,梅娟黛突然闭上了双目,两行清泪,顺腮流了下来,口齿启动,一缕柔细之音,传了过来,道:“母后再三告诫于我,不能伤害于你……”
  唐璇虽然不会武功,但对武学中甚多窍诀却是了若指掌,看她口唇启动的情形,心知她在施展传音入密之术和自己说话。
  他心中虽然明白,可是因他不会武功,无法答覆,只好微笑颔首,以作答覆。
  只听梅娟黛继续说道:“母后待我亲情似海,视如亲生,她要我好好地对你,我自是不能够不听她的话。”
  唐璇轻轻叹息一声,欲言又止。
  他本想把滚龙王后死亡之讯告诉于她,但忽然想到,滚龙王相距甚近,自己不会武功,无法施展传音入密之术,随口说来,滚龙王必然听得极是清楚。
  上官琦一直在严密地监视着梅娟黛,如若她一有出手迹象,立时挥剑攻去。
  梅娟黛双目眨动了两下,接道:“我手中暗扣了一十三支毒针,体积细微,弹指间即可发出,而且针上蓄蕴着奇毒,见血必死。父王曾对我说,你不会武功,暗嘱我接近你后,借那拜见之势发出毒针,取你之命。但我想到了母后之言,不忍对你下手。唉!父王虽然对我宠爱,但他一向执法如山,我这次不对你施下毒手,定然受到严厉的责罚,但我想到母后告诫之言,不论受父王何等毒打,也是心甘情愿。”
  唐璇突然接道:“你该走了。”
  梅娟黛怔了一怔,缓缓站起身子。
  就在她起身之际,唐璇忽然一挥手中摺扇,梅娟黛突然倒摔下去。
  滚龙王怒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唐璇举手一挥,道:“请上覆滚龙王,就说我唐某留下了贤侄女,要他亲身找我接回。”
  上官琦呆了一呆,道:“怎么?此人是滚龙王的替身么?”唐璇微微一笑道:“不错,我料那滚龙王决然不肯涉险。”
  滚龙王冷笑一声,道:“只怕你这一次未能料到。”举手在脸上一抹,人皮面具随手而脱,露出来一张带有疤痕的怪脸。
  唐璇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你百密一疏,自露破绽……”
  滚龙王气怒之间,脱口说道:“哪里不对了?”
  唐璇霍然站起身子,微微一笑道:“就是这一句话了。”纵声大笑一阵,又道:“他不过想诱我发动埋伏,然后再亲率高手杀来,可惜他的心机白费了。”
  那人似是自觉行迹已露,难再掩饰,大喝一声,疾冲过来。
  上官琦长剑一挥,一式“力屏天南”迎了上去,长剑洒出了一片剑幕,护住唐璇。
  只听一阵叮叮咯咯之声,十几点银芒尽为上官琦的长剑击落。
  原来,那人在向前冲进之时,随手发出一把暗器。
  上官琦一剑击落了暗器,劲透剑尖,人随剑走,刷地一招“穿云摘星”,长剑斜出了三朵剑花,分别向滚龙王三处要穴攻去。
  那人武功似亦不弱,目睹上官琦出手的剑势,心知遇上劲敌,暗器出手,立时从腰间抽出一只金丝龙头软鞭。
  他动作虽快,但上官琦比他更快,软鞭刚握手中,还未及出手,上官琦的剑势已到。
  那人一侧身,避开剑势,手腕一振,软鞭横里扫去。
  上官琦何等身手,抢得先机,哪还容他有还手余地,剑势如长江大河,绵绵不绝地涌了上去,立时把那人围入了一片剑光之中。
  唐璇目睹上官琦冲击之猛,出剑之快,穷家帮中,无出其右,纵是欧阳统,只怕也难以胜得过他,那伪冒滚龙王的大汉,在上官琦快剑猛攻之下,手中空有兵刃,无法施展出手,不禁暗自叹道:“好一员猛将,如不能把他网罗在穷家帮中,实在太可惜了!”
  忖思之间,两人已猛斗了几十招。
  上官琦的剑势愈来愈是凌厉,变化繁杂精奇,那大汉一旦未能扳回劣势,还击一招,被迫得团团乱转,险象环生。
  唐璇一挥摺扇,低声对左侧两个大汉说道:“快把那位姑娘抬来,准备拒敌,只怕真的滚龙王即将率属下高手来攻。”两个大汉应声而去,抬过梅娟黛。
  忽听那伪冒滚龙王的替身冷哼一声,左臂中了一剑,鲜血汩汩破衣而出。

  ------------------
  幻想时代 扫描校对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