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七十一章 鞠躬尽瘁


  欧阳统道:“尽管请说。”
  费公亮道:“唐先生一代绝才,胸罗万有,想来学武亦非难事,帮主为什么不传他一些打坐运息之术,也好强身?”
  欧阳统道:“他虽然不会武功,但他胸中所知武功之博,决不在你我之下……”
  费公亮奇道:“有这等事?”
  欧阳统道:“千真万确,一点不错。我曾亲口和他讨论过武功之事。”
  费公亮道:“这就奇怪了,他既然自知武功,不知何以不肯习练?”
  欧阳统道:“唉!我每次劝他稍习武事,以作强身之需,他总是笑而不答,支吾以对。”
  铁木大师道:“眼下情景,已非是赶习武事可以补救,帮主还得早些注意一下他的身体。”
  几人为了唐璇身体之事,研讨了良久,才离室而去,各返居住的茅屋之中休息。
  欧阳统心中惦记唐璇的身体,缓步向唐璇宿住之处行去。
  两个灰衣人,早已在门前恭候,一见欧阳统走来,立时迎了上去,施礼参见。
  欧阳统道:“先生休息了么?”
  两个灰衣人齐应道:“先生正在等候帮主的大驾。”
  欧阳统呆了一呆,暗道:“我不过临时绕来此地探望他一下,他竟然知我要来。”心中在想,人却举步而入。
  只见室中烛火熊熊,唐璇伏案睡去。
  欧阳统不忍惊扰于他,静静地站在一侧。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唐璇缓缓睁开双目,回顾了欧阳统一眼,道:“帮主来了多时么?”
  欧阳统道:“刚到不久。”
  唐璇道:“请恕我有失远迎之罪。”
  欧阳统接过一把凳子,坐了下去,道:“唉!先生见外了。”
  唐璇微微一笑,道:“属下有几件重要之事,早想和帮主谈谈了。”
  欧阳统道:“先生只管提出,我自当全力以赴。”
  唐璇道:“这是我自身几件私事。”
  欧阳统呆了一呆,道:“怎么?先生又萌动了退隐之志么?”
  唐璇道:“此时何时,属下怎能再动退隐之心?”
  欧阳统笑道:“除了此事之外,我无不遵从先生之意。”
  唐璇缓缓放下手中的摺扇,长长吐一口气,这一口气似是吐出了他的精神,那苍白脸色更显得苍白了,神情间泛现出无比的困倦。
  这一刹那间,欧阳统忽然觉着潇洒的唐璇苍老了甚多。
  唐璇那清亮的声音,也似是变得苍老沙哑了,说道:“帮主,可觉着属下有些不同么?”
  欧阳统道:“先生为穷家帮中事耗尽心力,身体日渐衰弱,我正为此事日夜难安。”
  唐璇淡然一笑道:“我生具早夭之相,寿数已尽……”他仰脸徐徐吐出心中积郁,接道:“看样子,已难再支撑过半年时光了。”
  欧阳统呆了一呆,道:“先生医理精博,才参造化,想来定然知续命的药物。我当倾全帮之力,为先生寻求那续命灵药。”
  唐璇低沉地笑道:“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属下寿数已尽,哪里还有可资续命之药?帮主不用费心了。”
  欧阳统骇然说道:“我虽不杀怕仁,伯仁因我而死。如若在下不请先生出山,那青山绿水、宁静淡泊的生活,也不会使先生瘁心伤身了。”
  唐璇道:“滚龙王不会放过我,如非帮主相救,只怕在下早已身化白骨了。”
  欧阳统道:“先生一身系武林正邪消长大任,岂可轻易言死?先生……”两行英雄泪夺眶而出。
  唐璇一整脸色,正容说道:“帮主雄才大略,岂可为唐某一人生死消沉雄心……”他微微一顿,接道:“在下感帮主知遇之恩,己穷我之能,为穷家帮网罗了不少人才。三阁一堂的主事人,武功、机智,都非平凡之辈;武相关三胜,忠实可靠。只因帮主的才气过人,是以这些人的才具,不见突出,其实都足以堪当一方大任。唉!这些年来帮主事事下问唐某,久之成习,连帮主也觉得有些难承大事。诸葛武侯的前车之鉴,我唐璇却明知故犯……”
  欧阳统道:“这也未必尽然。先生胸怀绝才,光芒四射,我等难及万一,那自然仰仗先生了。”
  唐璇叹道:“话虽如此,但滚龙王险辣狡桧,实是个异常难斗的人物。三阁一堂的主事人,虽都是才堪大用之人,但他们拒敌滚龙王,确是还差一筹,但我已代帮主物色了两个可以和滚龙王一分高下的人物。”
  欧阳统似早为滚龙王才华、气势所夺,黯然说道:“除了先生之外,在下实难想出还有何人可和滚龙王一较心智了。”
  唐璇微微一笑,道:“那两人,帮主都曾见过。”
  欧阳统怔了一怔,道:“什么人?”
  唐璇道:“比较斗力,以武功相搏,能胜滚龙王者,上官琦当膺首选……”
  欧阳统奇道:“上官琦……他如何能是滚龙王的敌手?这一点在下不敢苟同先生之意。”
  唐璇笑道:“据属下所见,上官琦学的武功,甚多地方,对滚龙王似是有着克制的作用,而且他武功的路数博大庞杂,正和滚龙王庞博的武功相克,目下他或非滚龙王的敌手,但假以时日,定可和滚龙王一决雌雄。属下断言,今后武功上能强过滚龙王的当世只有两人……”
  欧阳统道:“除了上官琦外.不知还有哪个?”
  唐璇道:“除了上官琦外,就是那似人似猿的袁孝了。他天生异禀,膂力过人;看似笨拙,实在具有一副上佳的练武资质,其人未来的武功成就、决不在上官琦之下。”
  欧阳统默然不语,凝目沉思,显然,他正从记忆之中来分析唐璇之言。
  唐璇挥了两下摺扇,又道:“至于能和滚龙王智谋相抗之人,截至目前,属下还只发觉一个连雪娇……”
  这一次欧阳统更是讶然,奇道:“连雪娇?”
  唐璇道:“不错,她追随滚龙王身侧长大,对滚龙王的性格、阴毒,了如指掌,说才具恐还在我唐某之上。我早已自知难于久在人世,已把生平所学,简明地录记成册,但却始终未能发现传授之人。属下曾为此忧心忡忡。唉!幸好及时遇上了连雪娇,眼下的问题是如何能把她网罗帮中,才为我用。”
  欧阳统道:“那连雪娇目下行踪何处,咱们都不知道,哪里找她?”
  唐璇突然把目光投注到欧阳统的脸上,凝注了良久,仍然默然不语。
  欧阳统被他看得有些不安起来,忍不住说道:“先生,有哪里不对么?”
  唐璇道:“帮主如想收罗连雪娇,必须得对她礼遇有加.至少对她和对待在下一般。”
  欧阳统怔了一怔,道:“先生当真要推荐那连雪娇么?”
  唐璇道:“事关穷家帮的安危盛衰,属下如何敢随口胡言?”
  欧阳统道:“先生还是调养身体为要,此时谈这件事,未免早些了吧!”
  唐璇缓缓站了起来,笑道:“属下只不过先使帮主心中有此一个印象,并非要立刻去办。”
  欧阳统已看出唐璇有送客之意,只好站起身来,低声说道:“先生如若能寻得姜士隐的女儿,固是很好;不能寻得,也不用大耗心神。”
  唐璇道:“属下既然说出口来,自当尽我心力。”
  欧阳统轻轻叹息一声,道:“先生身体要紧。”缓步走了出去。
  唐璇躬身说道:“帮主慢走,属下不送了。”
  欧阳统叹息一声,满怀忧苦而去。
  唐璇送走了欧阳统,立时沐浴更衣,闭上两扇木门,取过金钱、纸笔,伏案疾书了一阵,然后又抓起金钱,摇了一阵,画下卦象,又伏案疾书。
  他虽然早已困倦不堪,但已浸沉于工作之中,精神又突然振作了起来。
  就这样,他又熬过了一个漫漫的长夜,直待天色微明之时,他才伏案睡了过去。
  当他从熟睡中醒过来时,只见欧阳统背着双手,站在他的身后,肃穆的脸色上微泛出一种怜惜,摇头一声长叹道:“先生,你又一夜未眠么?”
  唐璇淡淡一笑,道:“属下已由先天神数中找出姜姑娘的下落了!”
  欧阳统微微一愕,继而摇头说:“在我的心目中,先生的身体重于一切。”
  唐璇笑道:“眼下要从帮中高手之内选出两人,去找姜姑娘的下落了。”
  欧阳统凝目望去,只见唐璇身前木案上,四五张白纸上划了很多圈圈,写着甚多密密麻麻的字和甚多数字,但看来看去,却是看不出一点名堂。
  唐璇望着桌上图案,笑道:“我初度试用先天神数,只不知是否灵验。唉!如若有幸能寻回那姜士隐的女儿,咱们穷家帮中又可多一个武功超绝之士了。”
  欧阳统看他喜悦之情,说不出心中是喜是苦,既惜怜他的身体,又感慨他谋事的忠诚认真,低低叹息一声,道:“先生,你把先天神数算的结果告诉我,我自己去一趟。”
  唐璇微微一笑,道:“这其间,尚有甚多未解之结,必须要到了那现场之中,再加推算。帮主请留此主持大事,在下得亲身一行。”
  欧阳统道:“先生一夜未眠.只怕体力难以胜任。如若非得先生亲身一行不可,先生也请休息两天再去。”
  唐璇道:“事不宜迟,迟恐有变。待我寻回姜姑娘时,再休息也是一样。”
  欧阳统听他说得坚决,也不便再出言拦阻,轻轻叹息一声,道:“先生执意要去,我也难以拦阻,至于带去人手,任凭先生挑选。”
  唐璇笑道:“我带着上官琦、杜天鹗两人同行足矣。”
  欧阳统讶然接道:“这两人都非咱们帮中之人,先生带着他们行动,未免太大意了。”
  “唐璇笑道:“不妨事。我可惜这一段时间之中,设法说服那杜天鹗,把他也网罗在咱们穷家帮中。”
  欧阳统黯然说道:“先生为穷家帮瘁心尽力,全帮中人无不永铭肺腑。但你身体日渐瘦弱,也是穷家帮中人人担心之事,尚望先生能够保重身体,为穷家帮存亡珍重。”
  唐璇笑道:“滚龙王按兵不动,必然有阴谋部署,眼下正是大风暴前的片刻平静。属下去后,尚望帮主多多留心。多则七日,少则五日.属下定可赶返。”
  欧阳统听唐璇坚持要去,无可奈何,只得依他。
  唐璇换了衣服,备好了一匹健马,带着上官琦、杜天鹗,联袂东上。
  三人匆匆赶路,一口气赶出了三四十里。杜天鹗忍不下好奇之心,低声问唐璇道:“先生不肯带穷家帮中之人,却带了我们两个同行,可是别有用心么?”
  唐璇笑道:“有两位伴我唐某同行,在下甚觉安全。”
  杜天鹗道:“唐先生这等行径,使杜某深感肩负沉重,不胜负荷。”
  唐璇笑道:“只要咱们不遇滚龙王亲率高手赶来,凭两位的武功,已足以对付任何事故了。”
  上官琦一直沉默不言,此刻却突然插口说道:“在下倒是希望能够遇上滚龙王。”
  唐璇笑道:“上官兄雄心不小。”
  上官琦缓缓回顾了唐璇一眼,道:“在下并未存有扬名武林之心,只愿和滚龙王拼个生死出来,也好了我一桩心愿。”
  唐璇笑道:“你如当真能一举击败了滚龙王,势必成为哄动武林的一件大事。你虽未有成名之心.但却有了成名之实。”
  说话之间,到了一处杂林旁边。
  唐璇一勒马遥,停了下来,说道:“这就是姜士隐失去女儿的地方了。”
  上官琦凝目望去,只见一片亩许大小的杂林,靠东南方有一座五丈见方的大池塘,池塘旁边草屋数幢,大约住有三四户人家。
  唐璇缓缓下了健马,拴在一处隐秘的所在,低声对杜天鹗等说道:“姜士隐骤惊失女,心神大乱,不能查看四周环境。其实,他那女儿当时仍然被隐藏数十丈内,那几座茅舍最为可疑。咱们过去瞧瞧吧!”
  上官琦一伸手,指着池塘旁边的几座茅舍说道:“杜兄请由屋后绕过藏在附近,由小弟陪先生同行,一旦遇上了什么警兆,也好赶回去送信。”
  杜天鹗略一沉吟,依言行去。
  上官琦抢先一步,走在前面,道:“在下替先生带路。”
  唐璇知他存心保护,也不点穿,微微一笑,放步向前行去。
  两人绕过池塘,直向那茅屋走去。
  当先一座茅屋,环绕着竹篱,两扇篱门敞开着。
  上官琦缓步向前行去,走近篱门时,却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笑道:“先生,咱们可要进去瞧瞧么?”
  唐璇笑道:“进去瞧瞧也好。”
  上官琦道:“先生请随在在下的身后,不要离我太远,免得一旦遇上强敌施袭时,在下救援不及。”
  说话之间已然走到茅屋的前面。
  上官琦举手在门上敲了两下道:“屋中有人没有?”人却随着那喝叫之声,跨了进去。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什么人?”
  随着那应话之声,一个白发萧萧的老枢,手持竹杖,缓缓走了过来。
  上官琦微微一皱眉头,低声说道:“老前辈只有一人在么?”
  那白发老枢答非所问地接道:“几位过路客人,可是跑得口渴了,要讨些茶水吃么?”
  上官琦这次和唐璇同行,忽然间变得谨慎起来,觉着那白发老妪的声音十分娇嫩,不似一个年迈之人。回头向唐璇望去,只见唐璇微笑不言,并无多管事情之意,似是诚心要看看自己如何应付这件事情。
  那行进中的老妪,也突然自动停了下来。
  上官琦轻轻咳了一声,目光转动,迅快地打量了四周一眼。
  只见这所茅屋之中,两边都有着套房,垂着布帘,无法看清楚室内景物,心中暗暗忖道:“这两侧的套房之中,不知是否还藏有其他之人。”
  那白发老姬两道目光,凝注在上官琦的脸上瞧了一阵,缓缓转注到唐璇的脸上。
  双方沉默地对峙着,茅屋中一片死寂,听不到一点声息。
  上官琦忽然冷笑一声,打破了沉寂,说道:“你乔装虽然很像,可惜却未能逃得过在下的双目。”
  那白发老妪摇头说道:“这位相公之言,实叫老身听它不懂。”
  上官琦伸出手去,说道:“你这竹杖不错啊!”疾快地抓了过去。
  那老妪惊得微微一愕,竹杖被上官琦一把抓了过去,人也被带得向前一栽,跌倒在地上。
  这变故大大地出了上官琦的意料,一时间臊得满脸通红,放下竹帘,用手去扶那老妪。
  唐璇紧急叫道:“上官兄留神……”他虽然见机甚快,仍是晚了一步,话刚出口,那老妪的双手已疾快地翻了起来,一挥之间,扣住了上官琦双腕脉门,借势一跃,站了起来,冷冷对唐璇喝道:“住口,你如再大声喝叫,我立时捏伤他的腕脉,迫使他行血反集内腑。”
  唐璇虽是不会武功,但他却有着无比的镇静,淡淡一笑道:“在下深知站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但请放心。”
  那老妪手力奇重,一把扣住了上官琦的双腕脉穴。上官琦立时觉出半身麻木,动弹不得。但他这一段时日之中,连番和强敌动手,阅历大增,见脉穴被人扣拿,立时不再挣动,表面上不动神色,暗里却提集真气,等待时机,纵然不能挣脱被扣的双腕脉穴,也要全力反击强敌,拼个同归于尽。
  只见那老妪两道冷峻的目光,凝注唐璇的脸上,冷笑一声,问道:“看你那身装柬,想来当是逍遥秀才唐璇了?”
  唐璇淡淡一笑:“正是在下,有劳下顾。”
  那老妪冷冷说道:“江湖之上盛传你不懂武功,全凭机智胜人。”
  唐璇道:“传说未必可信。”
  那老妪道:“哼!你倒是很沉得住气。”
  唐璇笑道:“好说。在下等既已陷身重围,纵然是出言相求,但也未必能求得性命。”
  那老妪道:“久闻才名,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够脱得围困……”语音微微一顿,接道:“你们还不出来捉人,等待什么?”
  只听一阵步履之声,两侧布帘启动,跑出来四个劲装大汉,疾向唐璇冲了过去。
  上官琦看得心头大急,突然大喝一声,全身真气直冲而上,贯注右臂,猛向那老妪小腹之上击去。
  那老妪只防他挣脱双臂,却不料他竟挥掌直攻,而且一推之力,强大无比,心头凛然,疾快地向后退了两步。
  上官琦心急唐璇的安危,反而把自己生死忘去,飞起一脚,踢飞身侧竹杖,直向一个劲装大汉击去,去势如风,猛恶无比,但听一声惨叫,冲行最快的一个劲装大汉,被直射过去的竹杖击中前胸,深入肺腑数寸,仰身倒栽下去,气绝而死。
  另外三人见他踢飞一只竹杖,竟有这等威势,不禁吓得一呆。那老妪也为之心头震荡,暗生惊恐。
  唐璇扫掠了三个呆呆站着的大汉一眼,从容地笑道:“你们可听过穷家帮中文丞唐璇之名么?”
  一个劲装大汉答道:“大名满江湖,无人不知。”
  那老妪双手加劲,上官琦登时感觉到半身麻木,动弹不得,双腕奇疼。他本可借势一击,逼那老妪松开一处腕穴,但为了要救唐璇,致失机会。
  唐璇目光一转,看上官琦头上汗珠滚滚而下,知他已无能挣脱那老妪扣制的脉穴,立时摇动一下手中摺扇,说道:“诸位可想见见那唐璇么?就是区区在下。”
  那老妪暴声喝道:“唐璇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你们还不快些动手,等待什么?”
  三个大汉互相一打招呼,齐齐向唐璇逼去。
  唐璇仰天大笑,道:“站住!唐璇是何等人物,对付不了你们几个无名小卒,还有何颜和滚龙王一较长短?”
  三个劲装大汉竟又不自禁地停了下来。
  那老妪大声喝道:“该死的东西,你再不出手,当心脑袋搬家……”
  唐璇不停地挥动着手中摺扇,一面淡然说道:“哪一个不怕死的,只管上来就是。”
  右面一个劲装大汉,应声说道:“看你文弱的身躯,难挡老子一拳……”当先大步向前冲去。
  此人生得满脸横肉,吐字出言,粗野异常,刚刚冲近唐璇,突然仰脸一跤,跌倒在地上。
  另外两个劲装大汉,已举步向前行去,但见那大汉,一跌倒之后,竟然一齐停下了脚步。
  唐璇微微一笑,道:“怎么?两位不上来试试么?”
  那老妪双手紧扣着上官琦的脉门要穴,两道眼神却盯在唐璇的身上,眼看一个属下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不知死活,心头陡然一凛,暗暗忖道:“此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厉害得很。”不再催促两人,反而出言慰道:“唐璇诡计多端,你们小心着别上他的当。”
  唐璇哈哈大笑,道:“两位可是害怕了么?为什么不上呢?”说着之间,手中摺扇突然向正西一挥。
  那站在正西方的黑衣大汉忽然打了一个喷嚏,一跤栽倒地上。
  唐璇右手一回,反向正东一扇,仅余的一个黑衣劲装大汉,也突然倒了下去。
  两侧暗室中跑出来四个人,一个伤在了上官琦的手下,三个人无声无息地跌倒在地上。唐璇感受的威胁,登时消失,举步向那老妪行去,一面微笑道:“这室中还有多少埋伏,叫他们一齐出来吧!”
  那老奴心中虽然有些畏怯,但她在外形之上,仍然是一片冷漠之情,缓缓说道:“不用卖狂。今日你想生离此地,只怕是千难万难之事。”
  唐璇仍然和颜悦色地笑道:“滚龙王算定了我非来不可,在下自是不愿使他失望。”
  那老妪冷冷说道:“这池塘四周之内,已然埋伏下数十位高手;在你们来路之中,又早已预布下了三道埋伏。纵然穷家帮派来高手相援,时间也难来及。”
  唐璇停下了脚步,挥动着手中摺扇,微笑不语。
  那老妪停了甚久,仍不见唐璇接口,又道:“不过,这次诱你们到此地来,并非是滚龙王的主意。”
  唐璇微微一怔,道:“这倒是出了在下的意料之外。”
  忽听上官琦冷哼一声,双手突然一甩,竟然挣脱了那老妪的双手,呼的一掌,劈了过去。
  那老妪似是未料到上官琦竟能挣脱被扣腕脉,不禁为之一呆,直待上官琦掌势将要近身,才霍然警觉,闪身让避开去。
  唐璇低声喝道:“上官兄,暂请住手。”
  上官琦一收掌势,倒跃而退,站到了唐璇的身侧。
  那老妪呆呆地望着上官琦,自言自语他说道:“你用的什么武功,竟然能挣脱老身扣拿的双腕脉穴?”
  上官琦冷笑一声,欲言又止。
  唐璇停下了手中摺扇,缓缓说道:“既然滚龙王不知此事,那诱来在下的究系何人?”
  那老妪举手向头上一推,满头白发骤然间变成了满头青丝,用衣袖在脸上一抹,满脸皱纹登时消去,恢复了本来面目。只见她眉目清秀,脸色红润,只不过有十七八岁的年龄。
  唐璇微微一笑,道:“姑娘的化妆之术很好,可惜声音还未装得维妙维肖。如若声音能再沙哑一点,那就不致被我们看出来了。”
  那少女恢复了本来面目之后,不再有所顾忌,娇声说道:“你先把我们那晕倒之人救醒再说。”
  唐璇微微一笑,道:“不用啦,大约再一刻工夫之后,他们就可以自行醒来……”语音微微一顿,又道:“在下想问姑娘一件事情,不知可否见告?”
  那少女道:“什么事?”
  唐璇道:“有一位姜姑娘,是否仍在此地?”
  那少女沉吟了一阵,道:“她身体娇弱多病,幸得夫人垂青,带她而去。”
  唐璇笑道:“你们那夫人也未免太大意了,如若来的不是在下?”
  那少女道:“那夫人就不会露面。”
  唐璇点头笑道:“在下倒还未想起这一点。不知夫人的玉驾,尚待好久时光,才能到来?”
  那少女望望天色,道:“快啦,不出半个时辰。”
  唐璇回顾了上官琦一眼,道:“咱们也该借这一阵时间,好好地休息一下了。”言笑之间,缓缓走向茅屋一角,倚壁而坐,闭上双卧调息养神。
  他表面之上,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情,其实他早已因倦不支,但又不得不勉强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轻松神情,一听那少女说出尚要等待一阵,正合心意,赶忙借机养息一下精神,准备应付愈渐危难之局。
  上官琦缓缓走了过去,站在唐璇身侧。
  他忽然觉出了自己责任重大,不可儿戏,也缓缓闭上双目.运气调息,养精蓄锐,准备应付更大的一次恶战。
  那少女瞧了两人一眼,心中暗暗忖道:“这两人好大的胆子,在这等危机四伏的环境之中,竟然仍能安之若素,镇静如常。”
  不知过去多少时间,突听一阵鸳声燕语,传入耳际。睁眼看时,只见茅屋中站着七八个服色不同的少女,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柄银光灿灿的长剑。
  上官琦一跃而起,挡在了唐璇身前。这次,他不敢再轻敌大意,翻腕拔出背上长剑。
  上官琦打量了那些少女一眼,也不说话,但暗中却缓缓移动身躯,选了一个极有利的拒敌之位。
  那各色衣着的少女,也冷冷望了上官琦一眼,默不作声。
  双方沉默地对峙着。
  唐璇仍然闭着双目,依壁而坐,鼻息微闻,似是睡得甚是香甜。
  上官琦忽然想起了杜天鹗来,这样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不知他是否安然无恙。他究非老走江湖之人,心中想到了什么,极是难以控制,忍不住对环守在四周的少女说道:“喂!你们看到过一个施用软鞭的大汉么?”
  他一连喝间数声,竟是无人理会于他。
  上官琦不禁心头火起,怒声喝道:“你们都是耳聋之人么?”
  一个身着绿色、年纪较长的少女,冷峻地望了上官琦一眼,道:“你骂哪个?”
  上官琦道:“在下问话之言,你们听到没有?”
  那绿衣女道:“听到了怎么样?”
  上官琦道:“听到了你们为什么不说话呢?”
  那绿衣女道:“不高兴理你。”
  上官琦呆了一呆,茫然不知所答。
  这时,唐璇已被两人的争吵之声惊醒了过来,低声对上官琦道:“别管他。”他经过一阵熟睡,精神好了甚多。
  上官琦缓缓垂下手中长剑,肃然而立,不再望眼前的少女一眼。

  ------------------
  幻想时代 扫描校对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