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六十四章 自杀火攻


  连雪娇顿足飞起,捷如海燕掠波,起落之间,已把上官琦接入怀中。
  欧阳统大喝一声,全力掷出长矛,疾向那黑衣人飞击过去。
  那黑衣人双掌推出的一击,似是用尽了全身气力,闪避之势略慢,长矛掠身而过,划破了一片左臂衣袖。
  矛飞三丈外,余力不衰,惨叫声中,洞穿了一个手执盾牌的劲装大汉。
  但听铁木大师高宣佛号,两支长矛并列疾射而出,射向那黑衣人。
  欧阳统投掷手中长矛后,随手一抓,捡起了一柄大砍刀,大喝一声,疾冲而上。
  滚龙王低啸一声,挥手接着一支长矛,那黑衣人也把另一支长矛接住。
  就这一瞬工夫,欧阳统已冲了上来,手中大刀,横斩直劈,虎虎生风。
  滚龙王接过长矛,怒声喝道:“欧阳统,你可敢和我放手单打,决一死战?”
  以欧阳统在江湖上身份,如何能受得住滚龙王这等挑战之激?当下冷笑一声,正待答话,突然一声清厉的长啸之声,传了过来。
  这时,五英已各自脱下上衣,用水湿了,然后用水衣扑息马车上的火势。
  那清啸之声,似是甚近,而且正对滚龙王的背后,不禁回头望去。
  欧阳统借势欺进,一刀斩去。
  忽听柔音细细地喝道:“住手!”
  欧阳统头也未回,但已似从那声音中听出来是谁,收刀而退。
  滚龙王高举右掌,划了一个圆圈,向前一挥,那手执盾牌的大汉,立时向前移动过来。
  显然,那起自身后的清厉啸声,大大地影响了滚龙王的战志。
  那缓步逼上的黑衣人,都已举起了手中的盾牌,结成了一道铜墙铁壁。
  只听唐璇的声音传了出来,道:“咱们援手已到,诸位只要能防守一顿饭工夫的时光,就行了。”
  只听一人长啸而来,倏忽之间,已到了手执盾牌大汉的身后。
  但闻啊呀一声大叫,7个手执盾牌的黑衣人,竞被来人生生地抓了起来,投掷出去。
  欧阳统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两臂挥分,勇不可挡,正是那追随上官琦身侧,三分像人、七分像猴的袁孝。
  但见他长臂翻飞,随手又抓起一个黑衣大汉,双臂一振,呀然一声大叫,一个黑衣人被他当作兵刃一般,投掷向滚龙王。
  滚龙王咬牙出声,冷然说道:“这人天生臂力过人,拳掌路数怪异,借眼下之机,先把他除了最好。不论什么手段,一律重赏得手之人。”说话间,左手一旋,接住了一个黑衣大汉。
  袁孝勇不可挡,长臂扫挥之处,必有人被他的拳掌所伤。
  他身法转动迅快,世所罕见,那些拦路的黑衣人虽然全力出手拦阻放他,仍然无法挡得住他的去路。只见他闪穿在刀光剑影之中,动作迅速绝伦,片刻之间,已被他连抛带伤了十余人。
  但滚龙王谕令森严,黑衣人虽然连连有人受伤,但仍然重重叠叠地围了过来。
  袁孝看着刀光剑影愈来愈密,心中大为焦急,暗暗地忖道:“如若这等冲打下去,不知几时才能冲得过去。”当下长啸一声,拔身而起,一跃两丈多高,凌空翻身,打了两个跟头,横越那重重拦路的黑衣人而过。
  滚龙王的目光一直投注在袁孝的身上。欧阳统、铁木大师等名重一时的高人,他并未放在心上,但对袁孝和上官琦却似有些畏惧之心,恨不得早把两人杀死。眼看袁孝由自己头顶之上翻过,立时扬手劈出一掌。
  一股强厉的暗劲,应手疾涌而出,猛向袁孝撞击过去。
  袁孝看去猴头猴脑,其实灵活得很,身悬空中,仍能兼顾到八面四方,目睹滚龙王扬掌劈来,立时挥掌下击。
  两股强力一撞,人却借势再起,落入穷家帮的阵式之中。
  嗖嗖嗖几支长箭划空而过,射向袁孝,但袁孝已借滚龙王掌势反弹之力,去势速快,长箭射到时,他人已落入阵中。
  袁孝脚落实地,金睛闪动,望了两人一眼,立时疾向上官琦奔了过去。
  这时,上官琦已被连雪娇平放在一丛荒草之中,运气在他身上推拿。
  袁孝蹲下身子,急急问道:“连姑娘,我大哥伤得……很重,很重么……”
  他口齿本就不大清楚,在情急之下,更是语音不清,叫人难以听懂。
  连雪娇听声判意地答道:“不要紧,休息一会就好了。他连和高手相搏,硬拼掌力,内腑中气血受了震动。”
  袁孝说话口齿虽然不清,但别人说的话,他却全能听懂,一面点头,一面伸手向上官琦前胸推去。
  连雪娇情急救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也顾不得男女之嫌,接住上官琦,在他身上开始推拿起来。眼看袁孝到来,上官琦已可交他照应,当时缓缓站了起来,向后退去。
  袁孝抬头望了连雪娇一眼,道:“连姑娘,你等一等。”
  连雪娇微微一愕,停下了脚步不动。袁孝又低下头去在上官琦前胸推拿起来。
  这时,那环绕在四周的黑衣人突然开始向后退去。这班人来得像潮水一般,蜂涌而至;退走时也去得像飘风一般,眨眼间走得无影无踪。
  荒野上又恢复了它原有的寂静,鲜血在日光下闪闪生光,堆积的尸体有如一座座突起的坟墓。
  欧阳统长长叹息一声,道:“好一场残忍的屠杀!”
  只听木车之中传出了唐璇的声音,道:“请问诸位,如若滚龙王再率人手攻来,可有再战之力么?”
  欧阳统微微一怔,道:“先生,此言何意?”
  唐璇道:“有一件事,出了在下的意料之外。一着之失,可能满盘皆输了。”
  欧阳统道:“什么事?”
  唐璇道:“那黑衣女人……”
  费公亮道:“怎么?难道她的武功还能强得过滚龙王么?”
  只听一阵轧轧之声,那重重掩遮的木板,突然自动裂现出一座门来,缓步走出手握摺扇的逍遥秀才。他脸上一片困倦,似是耗去了极大的精神。
  欧阳统缓缓迎了上去,低声问道:“先生识得那黑衣女人么?”唐璇面容严肃他说道:“我虽然没有看到过她的真正面目,我推想定然是她。”
  欧阳统道:“谁?”
  唐璇仰脸望天,沉吟不语,似是考虑着一件异常庄严的事。
  只听上官琦长长吁一口气,坐了起来,伸展一下双臂,说道:“兄弟,你几时回来了?”
  袁孝裂嘴一笑,道:“回来不久啦……”站起身来,从怀中摸出一颗丹丸,道:“连姑娘的药丸。”大步向连雪娇走了过去,伸手递过丹丸。
  连雪娇略一犹豫,伸手接过,说道:“我身中附骨毒针,已蒙那位老前辈代为取出,这药丸已经用不着了……”
  忽听一声沉重的叹息由一片草丛中传了出来,一个青衣老人,抱着长发散垂的少女慢步走了出来。
  群豪转头望去,只见那老人面色忧伤,两行老泪垂下双腮。
  欧阳统急急拱手一礼,道:“兄台,这位姑娘伤势好了一些么?”那青衣老叟目中神光如电,缓缓扫掠了几人一眼,突然仰天大叫道:“我救了无数世人,可是谁能救活我的女儿,谁能救活我的女儿……”字字句句,都似脱弦之箭,射向高空,响彻云霄。
  唐璇身子一颤,从沉思中醒了过来,高声接道:“令媛的伤势,可否容在下查看查看?”
  那青衣老叟停下大喝之声,缓缓把目光投注唐璇的身上,冷冷地说道:“当今之世,医道一门,能够精过老夫之人,绝无仅有。”
  唐璇淡然一笑,接道:“令媛之症,阁下亦自觉无能相救,让在下瞧瞧她的伤,有何不可?”
  那青衣老叟沉吟了片刻,终于把怀抱中女儿平放在草地上。
  一阵清风吹来,吹飘起了她的衣袂,也送过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
  唐璇挥动了两下摺扇,勉强振作了一下精神,把目光移到那姑娘的脸上。
  只见她微微地闭上双目,似是熟睡过去一般。虽然她脸色一片苍白,但却无损放她的美丽。那秀丽的轮廓、挺直的鼻梁、弯弯的柳眉,无不配合得恰到好处。
  唐璇放下手中摺扇,左手拖过来那姑娘一只玉腕,右手却把在那姑娘腕脉之上。
  那青衣老人两道炯炯的目光,一直盯注在唐璇的身上,似是在监视着他的举动。看样子,只要唐璇一有什么轻薄的行动,或是动了什么邪念,立时将出手对付唐璇。
  只见唐璇缓缓闭上双目,不住地摇头晃脑,似是借摇头来帮助他运用智慧。
  大约过了有一盏热茶工夫之久,突然睁开了眼睛,目注那青衣老人,说道:“令媛的脉象,已人了虚脱之境,非出奇药,难以疗治。”
  青衣老人道:“奇药易出,但只怕她体弱难胜。”
  唐璇沉吟了良久,道:“在下有一句不当之言,不知该不该说?”青衣老人道:“你说吧!”
  唐璇道:“看情形,令媛不只是身受内伤,而且她未受伤前,己然身罹重病。”
  青衣老人点点头,道:“不错,她身体娇弱,但又偏喜名山胜水。我为了不愿使她终日落落寡欢,才带她遍游天下的名山胜水,却不料她难受旅途劳累之苦,不服水土,罹得重病。”
  唐璇目光环扫了四周一眼,欲言又止,抬头望天沉思了一阵,道:“如若老前辈能够信得过在下,唐某人愿以金针过穴之法,使她垂危之命,多延几日。”
  青衣老人沉忖不言,脸上的神情十分激动,显然,他内心正有着剧烈的冲突。
  唐璇挥了挥摺扇,道:“唉!在下的看法,令媛至多还能支撑两天,这还得凭仗老前辈深厚的功力帮助活血行气,带动心脉。如无老前辈的相助,只怕连四个时辰也难以支撑了。”
  青衣老人缓缓抬起头来,双目中神光炯炯注定在唐璇的脸上,说道:“你那金针过穴之法,可能担保小女能多活几日?”
  唐璇沉吟了一阵,道:“这个就很难说了。三日五日,当无妨碍。如若一着走对,也许能撑个十天八天。”
  那青衣老人肃冷他说道:“好吧!你如自信有能延续小女三日以上的生命,那就尽管动手。如若金针过穴之术害了小女之命,你就以命相偿。”
  欧阳统听得一皱眉头,暗暗忖道:“疗病救伤,哪有偿命之事?”他对唐璇的医道虽极信任,但见那青衣老人的冷森之情,似说得出口就做得到的人,万一唐璇失手出错,岂不要又惹出一场纷争?正待出言相阻,唐璇已点头应道:“好吧!咱们就这样一言为定。在下自信,金针过穴之术,可延续令媛三日的性命。”伸手入怀,摸出一个长形玉盒,打开盒盖,取出三支二寸五分长短的金针。
  那青衣老叟冷冷说道:“你要当心了。”抬头望着天上一朵飘动的白云。
  唐璇知他心怜爱女,不忍多看,当下暗暗忖道:“这老人看去肃冷无情,但对待女儿却是怜爱无比。”默查了那少女身上的穴道,扬手一针,刺了下去。
  只见他右手扬动了两下,三枚金针,尽扎在那少女身上。
  那青衣老叟轻轻地咳了一声,道:“还没好么?”
  唐璇道:“金针已然入穴了。”
  青衣老叟低下头,目光一和爱女身上三枚金针相触,身子忽然一震,慌忙抬起头来,说道:“那金针不取下来么?”
  唐璇道:“待她呼息转重,再取金针不迟。”微微一顿,又道:“老前辈看看在下认穴对是不对?”
  青衣老叟目光缓缓一掠那少女的穴位金针,又赶忙别过头去,道:“穴位倒是不错,但金针久占穴位,只怕会阻滞她的气血,还是早些把金针取出的好。”
  唐璇道:“老前辈别忘了咱们相互之约,令媛如若死亡在在下的金针之上,我还要替她偿命。”
  那青衣老叟怔了一怔,默不作声。
  唐璇拔出了一枚金针,但又迅快地刺向别一处穴。
  片刻工夫,连走了十二大穴。
  那青衣老人一直不敢再看,但他的眉宇之间,却又流露出无比关切之情。
  唐璇缓缓取下金针,收入玉盒,说道:“老前装在下行针已完。”
  青衣人道:“好了么……”缓缓把目光转注到爱女身上,愁苦的神情之中,泛起了一丝笑容,探手抱起爱女。
  唐璇的金针过穴之术,似是已收到了预期的功效。青衣老叟抱起那姑娘之后,忽见她睁开了一双微闭的星目。但她目光中毫无神彩,眉宇间倦容隐隐,双目略一睁动,又缓缓闭了起来。
  青衣老人对唐璇微微点头,表示谢意,然后抱起那青衣女急步而去。
  欧阳统突然一抱拳,道:“老前辈请留步片刻,欧阳统有话奉告。”青衣老叟停下身来,回头说道:“老夫虽不问江湖间纷争之事,但也久闻欧阳统帮主的大名了,不知帮主有何……”
  欧阳统急急接道:“不敢,不敢。欧阳统浪得虚名,何足挂齿……”微微一顿,又道:“滚龙王未败而退,显然是别具用心。老前辈单人一骑,又得兼顾到重疾的爱女安危,万一滚龙王沿途伏截,老前辈纵然不惧,但令媛却不宜冒此凶险了。”
  青衣老叟微微一怔,道:“欧阳帮主的话虽不错,但小女大病垂危,必须早觅救她的药物,在这里延误下去,只怕会耽搁了她性命……自然,如不是唐先生的金针过穴之法多延了小女几日寿元,纵然世有良药,也是远水不解近渴,难以用作救命之需。”言下之意,似是早已胸有成竹,觅药有地。
  欧阳统略一沉吟,道:“老前辈稍候片刻,容在下和先生商量一下,看看是否可以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出来。”回头对唐璇走了过去,低声说道:“先生,咱们食水、用粮都已无多,如若和滚龙王对峙下去,不知要对峙多久……”
  唐璇笑道:“帮主之意呢?”
  欧阳统道:“四十八杰迟迟未到,或已另有变故。各大门派中人,亦不见有被困入阵中的情形。本座之意,不如护送那青衣老人杀出重围,重整旗鼓,再和滚龙王决一死战。”
  唐璇摇头叹道:“属下不敢苟同帮主之意见。这一阵平静,只不过是大风暴前一段暂时的沉寂。今夜子午之前,这十里莽原中定有惊人之变。咱们如若此刻撤离这莽原中心之区,那无疑将使滚龙王血河大阵功行圆满。去时容易回来难,纵然倾尽咱们穷家帮的全力。
  再想夺回这一片中心之区,只怕已非容易之事了。”
  欧阳统似是有些不信,目光环扫了四周一眼道:“这区区数丈方圆的草丛之地,当真有这等重要么?”
  唐璇举步走近前去,拱手对青衣老叟一揖,说道:“老前辈最好留此多候一些时光。据在下的估计,能撑过今夜之后,滚龙王的全盘计划都将为之破灭。今夜一宵,对整个武林劫运而言,实有着无比的重要。”
  那青衣老叟沉吟了一阵,道:“但小女命危旦夕,急须奇药相救,老夫纵有留此相助之心,但形势却万万不能。”
  欧阳统一皱眉头,道:“兄台不要误会,在下……”
  唐璇知他下面之言,甚难入耳,赶忙接口说道:“敝帮主奉劝老前辈暂留此处,也是为令媛着想。”
  那青衣老叟之言,似是大大地伤害到欧阳统的尊严,一脸肃穆地接道:“如若大驾一定要走,欧阳统可以派人相送一程。”
  唐璇生恐两人冲突起来,赶忙又打圆场,道:“老前辈纵然勇冠三军,身怀绝技,但令媛大伤未复,纤纤娇弱之躯,受不得一点伤害。老前辈以在下之言如何?”
  那青衣老叟本已为欧阳统言词激出怒火,但又被唐璇几句话平息下去,略一沉吟,道:“先生的金针过穴之法,当真能延续小女生命三日以上么?”
  唐璇道:“老前辈放心,在下自信三日只多不少。”
  青衣老叟仰首望天,自言自语说道:“如若我明天天亮动身,后天日落之前当可赶到。老夫就留此一宵吧!”
  唐璇道:“今夜之变,事关重大,在下策谋失错,可能将形成硬拼之局……”目光环视了四周群豪一眼,又道:“眼下寸阴如金,深望诸位能藉这一阵时光,运气调息,以备应付夜来大战。”
  群豪似是都已对唐璇生出敬服之心,果然依言盘坐,运气调息。
  太阳向西山沉去,落日余辉幻起了满天绚烂的晚霞。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片刻工夫,晚霞消失,夜幕低垂。几颗耀目的星星,出现在灰白的天际。
  唐璇倚车睡了一阵,精神大见好转,睁眼看群豪,一个个都正在运气调息,缓缓站了起来,仰观星辰。
  忽然间,由正东方升起了一道红光,冲入高空,砰然暴裂,幻化出一点银星后,又复消失。
  欧阳统低声问道:“先生,可已有了动静么?”
  唐璇道:“火炮流星,自非无因,但属下判断,这道流星火炮,当非滚龙王属下施放。”
  欧阳统缓步走了过来,和唐璇并肩而行,走出了四五尺外,才低声说道:“咱们干粮、食水,都已用尽。一夜不食尚可,但如无生水食用,只怕将大大影响到群豪战力。”
  唐璇笑道:“不要紧,我那木车之中,蓄有食水,只是存量不多,非到急迫需要,还是暂别说出的好。”
  欧阳统道:“先生的策谋,无微不至……”微微一顿,又道:“那黑衣蒙面女人,究系何人?听先生之言,她似是足可左右大局的一位高人。”
  唐璇轻轻叹息一声,道:“她虽然用重重黑纱掩遮去庐山真面,但在我预料中,八成是她……”他似是有着一种难言的苦衷,话至此处,突然住口不言。
  欧阳统奇道:“她是谁呢?”
  唐璇道:“属下尚未完全证实之前,不愿说出真相,还请帮主海涵。”
  连雪娇突然走了过来,接道:“先生谈的可是我那位师母么?”
  唐璇道:“不错,姑娘可曾见过她的真面目么?”
  连雪娇道:“没有,但我却知道她是唯一能阻止滚龙王行恶之人。王府中人上上下下,都对她有一点敬爱之心。她是个很仁慈的妇人。每当滚龙王要杀人时,她就必然出面拦阻,是以王府中人都对她有着很好的印象。”
  唐璇微微一笑,道:“她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
  突然响起了一阵号角,传入耳际。
  欧阳统环顾了四周一眼:“号角声响,想必是滚龙王遇上了什么强敌。”
  唐璇道:“如若在下的料想不错,此刻,只怕已有甚多人陷入了滚龙王的血河大阵中了。”
  欧阳统低声说道:“目下咱们的人手众多纷杂,拒敌之时,能有个调配才好。”
  唐璇道:“目下咱们这一群力量,滚龙王虽然不敢轻侮,但却如插入他心脏中一柄利剑,必欲除之而后快。天一入夜,必将全力攻向咱们。那时,他可能已不择手段,只求能把咱们毁灭就行。”
  谈话之间,忽见一条人影疾快地奔了过来。
  那人来势迅快,眨眼之间已到了几人身前两三丈处。
  唐璇脸色已变,急急喝道:“快些把他杀死!”
  欧阳统微微一怔,道:“为什么?他只是单独一人,就是武功再好一些,咱们也不用怕他……”
  只见连雪娇伏身捡起一只长矛,用足腕力,投掷出去。
  那人来势虽快,但却是直向而奔,眼看连雪娇掷出的长矛飞来。
  也不知纵身闪避。
  矛尖寒芒一闪,正击中来人前胸。只见那人身躯摇了几摇,倒摔在地上。
  铁木大师回顾连雪娇一眼,暗道:“滚龙王手下的人,当真个个心狠手辣。这女娃儿看上去容色如花,何等娇丽,但却是一副蛇蝎般的心肠……”心念未息,突然砰的一声暴震,火光闪耀,笼罩了一丈方圆。
  唐璇长长叹一口气,道:“在一个活人身上装满了火药,这法子实在够残忍了。唉!也亏他能够想得出来。”
  铁木似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接口说道:“先生,你是说滚龙王在那奔来之人身上装了火药?”
  唐璇道:“不错,这是很残酷但也很好的办法。咱们如若不能及时阻止那人,等他奔到咱们身侧,实难预料有几人要伤在他身怀火药上了。”
  烟火消散,景物又清晰可见,只见那奔来之人,早已炸得片片碎裂,尸骨不存。
  铁木大师摇摇头,黯然一叹道:“当真是惨无人道,阿弥陀佛。”
  欧阳统道:“先生何以会看出那人身怀火药?”
  唐璇道:“滚龙王想出了这等害人办法,大概是有些太过自鸣得意,是以忽略了小节。如若他再多费一分心机,掩去那人奔走时身后轻微烟气,目下咱们这班人中,只怕已有一半之上要伤在他的手中了”
  目光一转,投注在连雪娇的身上,接道:“主要的还得感谢这位姑娘,如非她眼明手快,一矛正中那人前胸,只怕也不及阻挡来人了。”
  铁木大师道:“老衲决然不会轻易出手……”
  唐璇微微一笑:“主要的是时间过少,在下已无法、也没有时间说清楚了。只要再晚上两句话的工夫,那人已冲进咱们身边了。”
  欧阳统对连雪娇一拱手,道:“多谢姑娘及时出手,使我等得免于难。”
  连雪娇道:“难女感谢相护之情,理应舍命以报,区区微劳,何足挂齿……”微微一顿,目注唐璇,又道:“据难女所知,滚龙王生平之中,从没有一件不达目的之事。一次不成,再次、三次……直到成功为止。他有着过人的才智,过人的胆识,但最狠的还是他只欲事成、不择手段的残忍和阴毒,那决非常人能及……”她仰起脸来,沉思了片刻,又道:“这一计不成,接踵而来的,必将是一着比一着毒辣的方法。”
  欧阳统道:“多谢姑娘指点,我等小心一些就是。”
  连雪娇欲言又止,缓缓退了下去,盘膝坐在一旁。
  唐璇打开车门,低声对那青衣老叟说道:“令媛伤病之躯,不宜冒矢石之险,请把她放入木车之中。”
  青衣老叟凝目望着车内地方,足可容一人仰卧,略一犹豫,把爱女放入了车中。
  唐璇随手推上车门,斜斜倚在车上,坐了下去。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荒原上更显得静寂。
  忽然间响起了一阵沙沙之声,四面八方地传了过来。
  一股腥臭之气传了过来。
  欧阳统一跃而起,道:“长虫。”
  这一声大喝,震惊了群豪,齐齐手握兵刃而起。凝目望去,只见四面草丛中蠕蠕而动,不知多少毒蛇蜂涌而上。
  欧阳统手中大刀一挥,劈断了近身几条毒蛇,急急说道:“这等毒蛇不用留情,诸位快请动手。如若让它冲近身来,那就不好对付了。”
  群豪各挥兵刃,分向那毒蛇打去。
  只有连雪娇却静静地站着不动。
  虽是群豪人手众多,个个眼明手快,但见刀光闪动,长矛挥击,毒蛇死伤累累,但毒蛇大多,虽有群豪兵刃的严密封斩,仍然被冲进四五条来。
  连雪娇回顾了唐璇一眼,道:“先生,怕蛇么?”挥手一刀,把游近唐璇的两条毒蛇斩死。
  唐璇道:“滚龙王放这多毒蛇,旨在扰乱咱们耳目。”

  ------------------
  幻想时代 扫描校对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