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六十章 大战序幕


  青衣老人脸色大变,双目中闪动忿怒的火焰,身躯抖动,似是已尽了极大的定力,在克制着心中的忿怒。
  唐璇低声说道:“老前辈暂请忍耐一下,替令媛疗伤要紧。我们已在这数丈外布下了阻敌人手,强敌一时间决难突破。此刻时光,寸阴如金,就事而论,老前辈也该争取这片寸光阴,疗救令媛的伤势。”
  那青衣老人,面色逐渐地缓和下来,点头应道:“多谢兄台指教。”大步行了丈余,找一处深草丛中,放下怀中的女儿。
  他冷做孤僻的性格,又一次明显地流露了出来。在这等险恶的情势之下,他急步从费公亮和铁木大师身侧而过,但却连头也未回过一次,生似未曾看到几人一般。
  唐璇高声说道:“老前辈如需什么药,请招呼在下一声。”
  那青衣老人低声说道:“不用了。”声音低沉得三四尺外就没法听到。
  欧阳统缓步走了过来,低声说道:“连续有受伤之人赶来,想来那滚龙王属下之人亦即将找到此地,先生最好不要再亲身涉险了。”言词之间,充满着关怀之情。
  唐璇微微一笑,道:“多谢帮主关顾,属下自知珍重。”
  费公亮突然大步走了过来,说道:“帮主可认得那青衣老人么?”欧阳统摇头说道:“素昧生平,从未见过。”
  费公亮道:“此人颇似传言中的南翁姜……”
  只听一声尖叫传了过来,打断了费公亮未完之言。转脸望去,只见一个长发散披的中年妇人,满身鲜血地跑了过来。
  欧阳统急声说道:“柏公保,快去接她过来。”
  柏公保应声而出,疾跃过去,伸手扶住了那满身鲜血的妇人,奔回到欧阳统的身前。
  欧阳统目光一转,看她全身伤痕累累,多达六七处,纵有灵药,也是难以救得活了。
  那妇人望了欧阳统一眼,道:“你可是穷家帮的帮主么?”
  欧阳统道:“在下正是欧阳统。”
  那妇人道:“欧阳帮主……”“主”字刚刚出口,突然一闭双目,气绝而逝。
  那隐身在草丛中的青衣老人忽地探出头来,望了那妇人一眼,重又隐入草丛之中。
  欧阳统满脸激忿之色,说道:“先生,滚龙王的属下,当真是残忍得可以,对待妇人孺子,也下得如此毒手!”
  唐璇道:“有一种奇怪的药物,只要人一服用,立时将失去人性,残酷嗜杀,视人命如儿戏——”
  忽听一声暴喝道:“站住!”紧接兵刃相击,传入耳际。
  唐璇道:“滚龙王属下已到,帮主、费大侠,快请四面接迎。我已嘱咐过八英,如遇高手,难以抵敌之时,立时向后撤退,布成九宫奇阵,合力拒敌。”
  欧阳统道:“先生自重。”飞身一跃,直向那喝叫声处奔了过去。费公亮紧随欧阳统身后追了过去。
  唐璇目光一扫柏公保和周大志,道:“你们快把伤者抬到这草丛旁,集中一起。”
  周大志道:“死人的尸体呢?”
  唐璇道:“那就顾及不到了。”
  只听暴喝连起,四方八面一片“站住”之声。
  唐璇举起摺扇一挥,那停在丈余外的马车突然疾快地驰了过来,但那驾车的黑衣人仍然静坐在车上不动。
  但见人影一闪,紧随欧阳统而去的费公亮突然转了回来,说道:“先生,滚龙王手下高手已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唐璇点头接道:“这一战势所难免,穷家帮的成败、存亡,端在这一战了。”
  费公亮道:“帮主之意,咱们分布之面太过辽阔,命在下请命先生,可否撤退集中?”
  唐璇笑道:“我已告诉分布在四周之人,遇上强敌,不可硬拼,他们会自然撤入八卦阵之位。费大侠等只要相机救应,不让有所伤亡就行。”
  他轻轻叹息一声,接道:“这是一场实力相差极为悬殊的险恶之战。在三个时辰之内,咱们难有援手赶到,但滚龙王的属下,却是愈战愈多。八英势必不容有所伤亡,伤一人全阵即将失去均衡。不过,有帮主、费大侠和铁木大师三位高手及时施援,当可保八英无恙。”
  费公亮肃然说道:“先生想必早已有安排,属下这就覆命帮主。”说话声中,突然一跃而起,破空而去。
  只见周大志哇哇叫道:“唐爷小心了。”大步直向正南迎去。
  唐璇目光一转,只见两个黑衣劲装大汉,手执兵刃,冲过了八英的封锁,直奔而来。
  柏公保突然欺上一步,道:“唐爷,形势险恶,属下……”
  唐璇突然一挥招扇,接道:“退下去。”
  柏公保微微一怔,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
  只听周大志大声喝道:“好小子,接俺老周一拳。”右拳一式“浪撞礁岩”,击了出去。
  但闻前面一个执刀大汉,闷哼一声,应手倒了下去。
  周大志怔一怔,道:“好不禁打的小子,老周拳还未到,你已吓晕过去。”
  刀光一闪,另一个黑衣大汉,趁势一刀,疾向周大志的便便大腹上面刺去。
  周大志看去虽然很笨,其实轻灵异常,大腹一侧,避过刀势,顺手一招“海底捞月”,抓了那黑衣大汉右腕,左拳一扬击去。
  他拳势尚未中那大汉前胸,那大汉却仰面倒了下去。
  周大志一把夺过单刀,回身走了过来,笑对唐璇说道:“唐爷,滚龙王手下个个脓包,受不了俺老周一拳。”
  唐璇淡淡一笑,举步登车,拱手对那草丛一礼,道:“多谢相助。”周大志听得微微一怔,仔细向那倒摔在地上的大汉望去,只见两人双目紧闭,面色铁青,不似中拳而死,不禁心中动了怀疑。
  但他天生心地钝迟,一时之间,仍是想不通原因何在,凝目寻思了良久,突然一拍脑袋,大声叫道:“我明白了,明白……”大步走到那草丛之中,叫道:“喂!可是你帮助俺老周的么?”
  草丛中探出那青衣人的脑袋,举手一挥,道:“走开去。”说完一句话,立时又隐入草丛之中。
  周大志怔了一怔,道:“哼!好大的架子。”
  唐璇低声叱道:“不要惊扰了人家疗伤,快退回来。”
  周大志回顾了柏公保一眼,大步走到唐璇的马车前面,低声说道:“那青衣老人武功很好……”
  唐璇摇摇手不让他再说下去,接道:“不用你多管闲事……”
  突然白影一闪,一道白光划空飞来,直向唐璇飞击过去。
  唐璇不会武功,虽然眼看暗器袭来,但却无法闪避。
  周大志虽然内力深厚,拳势威猛,但对轻功一道,却是毫无造诣,眼看那袭来自光逼近唐璇,但却救援不及。
  正在危亡一发之际,突有一股暗劲涌来,那疾飞而来的白光,吃那暗劲一撞,登时斜斜飞向一侧,跌落在草地之上。
  唐璇目光横掠了落在地上的飞刀一眼,淡然一笑,回顾了铁木大师一眼,道:“不是老禅师劈空掌力强快,唐璇势必要伤在飞刀之下不可。”
  铁木叹道:“这发刀之人的手劲,实是惊人。如若老衲的料断不错,发刀之人,当在五丈之外……”
  他微微一顿,又道:“唐先生身系武林安危,老衲深望先生能保重自己。坐在车上,固然可一目了然看到四周变化,但自登高而望,目标太过显明……”
  唐璇笑道:“多谢老禅师关顾,我这里致谢了。”拱手一礼,缩身入马车之中。
  只听欧阳统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道:“周大志,你负责保护先生的安危,先生如损伤了一毫一发,你就别再见我。”
  周大志应了一声,横身挡在唐璇的车前。
  铁木大师突然走近马车,低声对唐璇道:“先生,滚龙王的属下分明已迫近四周,而且适才兵刃声响,已然动手相搏,不知何以此刻突然会沉寂下来?”
  唐璇道:“大风雨来临之前,总会有一段时间的平静。滚龙王的属下不但已迫近四周,而且来人甚多,不乏高手,不出一盏热茶工夫,定将发动强猛攻势。”
  说话之间,忽见草丛之中人影闪动,缓步向后退了过去。
  唐璇低声说道:“大师,滚龙王的属下已经向前逼了过来。本帮中八英已然向后移动……”
  只听衣袂飘风之声,欧阳统、费公亮双双跃落唐璇车前。
  欧阳统低声说道:“先生布成的阵图,中间有多大地方?”
  唐璇略一沉吟,道:“以属下这马车作为中心,方圆不过两丈。”欧阳统脸色严肃地点头,说道:“由铁木大师、费大侠全力相助。或可支撑一些时间。”
  费公亮突然朗朗一笑,道:“眼下的费某人已经是穷家帮中所属之人,帮主有何差遣,但请吩咐,属下万死不辞。”
  但见八英缓缓向后移动,同时手中都已亮出了兵刃。
  只听一个苍劲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哪一位是穷家帮的帮主,请来答话。”
  欧阳统回顾了铁木大师等一笑,正待开口,费公亮己抢先说道:“什么人这等放肆,我们帮主是何等身份之人,岂肯听你支使?你有话过来说吧!”
  过了片刻,那苍劲的声音重又传了过来。道:“老夫顾八奇,乃滚龙王属下四大侯爵之一。”
  费公亮大声喝道:“什么侯爵不侯爵,如若要见我们帮主,就得以江湖规矩,亲来求见。”
  只听一声冷哼传了过来,道:“你们已被我们重重围困,还是这般的不知死活……”声音微微一顿,接道:“如不是王爷有命,老夫早已下令围攻了。”
  费公亮道:“有什么狠毒之处,尽管施出来就是。”
  那声音沉寂了良久,重又传了过来,道:“好吧!受命在身,不得不去见他一面,我这立刻就走。”
  欧阳统抬头望了望唐璇,道:“先生,眼下情势,咱们已如网中之鱼。滚龙王何以不肯下令围攻,却派人和咱们谈判起来?”
  唐璇笑道:“滚龙王未料到咱们会这等冒险……”
  忽听铁木大师说道:“滚龙王遣派之人来了。”
  欧阳统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躯壮伟的大汉肩着一根亮银棍大步行来。
  这时,八英已然各自退人方位,布成了阵图。
  欧阳统说道:“周大志,去接他过来。”
  周大志应了一声,挺着大腹迎了上去。
  在那壮伟大汉的身后,随着一个矮瘦的老叟。
  那大汉行近八英,突然一振手中的亮银棍,道:“闪开路。”声音宏亮震耳,横棍而立,神威凛凛。
  周大志只看得暗暗赞道:“好一条汉子!”加快脚步,迎了上去,低声对八英说道:“帮主传谕迎客,你们让让路吧!”
  那缓缓移动不息的阵图,陡然停了下来,阵图分裂,闪开了一条大路。
  那壮伟大汉环目凝望了周大志一眼,忽然向旁侧一闪,让开去路。
  那矮瘦老叟缓步而行,当先入阵。
  周大志拱手对那壮伟大汉说道:“朋友贵姓?”
  那大汉道:“在下金元霸。”
  周大志道:“人如其名,不同凡响。兄弟叫周大志。”
  金元霸哗啦哗啦地一阵大笑,道:“在下久闻穷家帮中铁卫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周大志道:“好说,好说。”
  金元霸道:“江湖上传言,说你铁卫如卡,难越一步,咱倒是有些不信。待会儿咱们得好好地较量一阵。”
  周大志笑道:“在下自当舍命奉陪。”
  金元霸道:“好!届时不论拳脚兵刃,任由周兄选择。”大步向前行去。
  周大志紧随他身后而进,目光一掠他那粗如鸭蛋的亮银棍,心中暗暗忖道:“此人能使这等沉重的兵刃,两臂杏力定非小可,等会动手之时,倒是得小心一些。”
  那当先而行的矮瘦老叟,一直行近欧阳统两三步处,才停了下来,拱手说道:“在下北成侯顾八奇,奉王爷之命,面见帮主,有事相商。”
  欧阳统脸色肃穆,一派庄严,淡然一笑,道:“在下洗耳恭听。”顾八奇目光转动,缓缓扫掠了四周之人一眼,道:“你们已被围困此地,如入网之鱼。”
  欧阳统冷冷说道:“这个不劳大驾费心。”
  顾八奇道:“你们四周已经满布火药、干柴,如若我们放起一把火来,四面围烧,除非诸位胁生双翅、飞空而遁之外,决难逃出火劫。”
  欧阳统听得心头怦然震动,暗暗地忖道:“果真如此,倒是可怕得很。”但他外形之间,仍然保持着平静的神色,笑道:“一把火烧光十里莽原,办法很好啊!”
  顾八奇脸色微变,道:“但敝上却不愿眼看诸位被火烧死,特命在下来见帮主……”
  欧阳统笑道:“这么说起来,滚龙王倒是位心地仁慈之士了……”顾八奇道:“在下之言,句句出自肺腑,望帮主不可以等闲视之。”欧阳统回顾了唐璇一眼,缓缓把目光投注在顾八奇身上,道:“敬请代覆滚龙王,就说在下心领盛情。”
  顾八奇道:“这般看将起来,欧阳帮主是决心要死守这片土地了。”
  费公亮大声喝道:“你这人究竟是有完没有!我们帮主何等身份,岂能陪你说笑!”
  顾八奇两道锐利的目光缓缓转动,扫掠了四周一眼,突然纵声而笑,回顾了金元霸一眼道:“咱们走啦!”
  欧阳统目光凝注在顾八奇背影之上,默然不语。
  唐璇突然低声说道:“此人已去,滚龙王势将下令总攻……”
  欧阳统道:“先生,此人来得可疑。”
  唐璇目光一掠那突起的草丛,接道:“咱们一日不退,他那血河大阵就无法布成。滚龙王派人面见帮主,一则想看看咱们的实力如何。
  二则想动以言词,劝咱们撤离此地。”
  突然一阵尖厉的哨声,传了过来。一起群和,顷刻间哨声大作,四面八方尽都是尖厉破空的哨声,回旋空际,绕耳不绝。
  唐璇突然低声向那车辕前面坐的黑衣人说道:“放开马缰,让它们逃生去吧!”
  那黑衣人一语不发,但却依言解开车辕上的控马的索绳。
  唐璇大声说道:“帮主和大师尽管全力援救八英,不用顾及我的安危了。”
  欧阳统转过脸去道:“先生……”
  只见唐璇一阵拉动,梭形马车上,突然发出一片轧轧之声,四块木板,缓缓向上升了起来,逐渐把唐璇的身子掩去。
  铁木大师呆了一呆,道:“昔年诸葛孔明发明木牛流马,成为绝响,先生这护身马车……”
  只听一股锐啸,一排利箭破空飞到。
  铁木大师疾快地一挥宽大的袍袖,打出一股强猛暗劲。欧阳统右手一扬,打出一阵劈空掌风。费公亮、周大志、柏公保等各挥拳掌,打出内力,疾向那一排箭上撞去。
  只听唐璇的声音,由那四面环掩的木板之中传了出来,道:“帮主和大师,最好能用兵刃。这一战,非同小可!”
  但见那一排利箭,吃几人发出的内力一挡,立时如遇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齐齐跌落在地上。
  只听箭啸之声传了过来,又一排急弯大箭蜂拥而到。
  费公亮首先警觉,高声说道:“帮主,咱们不能中人诱敌之计,再发内家掌力击打这些弯箭,当真该动用兵刃了。”伏下身子,避开箭雨。
  这一次群豪果然都不再发掌击箭,纷纷让避开去。
  只听一阵乒乒乓乓乱响,十几支利箭齐齐射在唐璇的座车之上。
  唐璇那座车四围的木板坚硬异常,疾箭利链也只不过深入半寸左右。
  木板重隔的座车之中传出了唐璇的声音,道:“诸位请各取一件顺手兵刃,以作对敌之用。”
  语声甫落,一阵轧轧连响,那木车后面忽然裂开出一个两尺大小的圆径,一片木板缓缓而出,木板之上放着各种兵刃:刀、剑、棍、笔,不下十件之多。
  欧阳统心中暗暗忖道:“想不到他这木车之上,还有这般的妙用。十年来,我竟然全无所知……”他心中虽然甚感惊讶,但表面之上却保持了平静神情,当先一探,取了一柄长剑,道:“诸位如若忘带上兵刃,尽管选用。”
  铁木、费公亮都是未带兵刃之人,但此刻却不敢再稍生托大之心,各自选了一件合手的兵刃,握在手中。
  费公亮轻轻叹息一声,道:“看来,唐先生这座车还有神奇的妙用……”
  车中传出了唐璇的声音,道:“神奇决谈不上。但我已在车中暗藏一十二种暗器之多,这些暗器之中包括了毒烟、毒火、毒水、箭针、白虎钉等绝毒之物。当然,如非形势相迫我们非得出手不可,决不擅自出手。”
  只听一阵尖厉的哨声划破了长空,正南方向当先耀现出一片刀光。十几条大汉,各挥着兵刃疾冲过去。
  森森的寒芒,闪耀在日光中。
  八英排成的八卦阵位,也开始了缓慢的转动,但那轮转的圈子却逐渐向里面缩小。
  费公亮忽然一拉柏公保,道:“走,咱们南面助战去。”
  柏公保怔了一怔,道:“承蒙赏识,感激不尽,让在下也取一件兵刃用用。”探手拿出了两柄长剑、两支银笔。
  费公亮道:“你一人怎么拿了这多兵刃呢?不觉着拖累人么?”
  只听一阵狂喝,挟着兵刃相击之声,传了过去。
  费公亮抬头看去,只见正南方强敌排成了一座方阵,一面狂喝狂叫,一面疾急地向前冲了过来。
  这些人手臂相挽连接在一起,肉体和兵刃结成了一座坚强而又残酷的冲击的阵式。
  八英排成的八卦阵式,确有着精妙异常的变化,兵刃交错,封闭谨严,而且攻拒之间,很自然地缓缓转动,使人手互相调换。
  但对方那等不顾伤亡的硬冲、猛击,已然使八英有着应接不暇之感。
  原来滚龙王属下结成的阵式,使数十人连结在一起,虽有伤亡,但他的尸体被另外之人紧紧扣牢,不会倒摔下去。血肉横飞,兵刃交错,构成了一幅残酷无比的画面。
  八英的阵式,显然已受到那硬冲之势迫得变化不灵,大有被人突破之危。
  费公亮纵身一跃,直掠过去,人还未落实,全力推出一掌。
  一股凌厉的暗劲排涌而出,一阻强敌的硬冲之势,大刀一挥,横扫而出。
  那结成的方阵虽然冲势猛恶,但他们也有缺点,那就是很多活人和重伤死亡之人结连在一起,运用上大不灵活。费公亮一刀扫出,立时响起了两声惨叫。两条大汉,生生吃他一刀横斩成四段。
  铁木大师一合双掌,高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急急闭上了双目,不忍卒睹。
  费公亮大刀挥抡,连伤数人,稳住了阵势。
  强敌二十余人结成的方阵,经过数番猛冲之后,人已伤亡过半,冲击之力大为减弱。
  只听遥遥传过来一阵哨声,那结成方阵的强敌陡然向后退去。
  一阵猛烈的击杀之后,忽然静止下来。
  触目鲜血,遍地残肢,一片凄凉。
  欧阳统长长叹息一声,说道:“先生,滚龙王这等惨酷地驱使属下,这一战不论成败,都将造成一场可怕的杀劫……”
  木板掩蔽的马车中传出了唐璇的声音道:“这些人大都服有药物,不知死亡之可怕,唯一可行之策,就是让他们及时清醒过来。”
  忽听清啸传来,一团剑气遥起于十余丈外,疾炔地电射而来。
  但见人影闪动,草丛之中蜂涌而出。点点黑影,拦住了那团剑气。
  相距遥远,深草及人,无法看清楚搏斗的详情,但见那滚动的兵刃和迅快转动的人影,可想到那搏斗是激烈绝伦。
  欧阳统长长叹息一声,道:“不知那人是谁,被滚龙王的属下重重围了起来。”
  但见白芒飞闪,不时暴升起丈余高低,那重重包围他的黑影被迫得纷纷闪动。
  费公亮道:“那人的剑术已进入上乘境界,定然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
  铁木道:“阿弥陀佛,但愿他能够破围而出,冲开滚龙王属下的围困。”
  只听长啸划空,那飞闪的白芒突然暴长近丈,破围而出,疾快地向几人停身之处奔来。
  点点黑影,紧随那剑光之后穷追不舍。
  只见那草丛之中突然又涌出一群黑影,拦住了去路。那人又被重重地包围了起来。但不过一刻工夫,又被他突围而出。
  费公亮长叹一声,赞道:“这人不但剑术已人上乘,功力亦极深厚,连经恶战,仍然能力破重围。”
  说话之间,草丛中又涌出十几条大汉,再度把那仗剑人围了起来。
  欧阳统突然回头道:“大师,此人武功不凡,如若被滚龙王手下所伤,未免可惜,咱们去接应他一阵,不知大师意下如何?”
  铁木道:“老衲亦有此意。”
  欧阳统道:“好!咱们走吧!”
  费公亮突然一横手臂,拦住了欧阳统,道:“帮主身份尊贵,岂可轻易涉险?让属下陪同铁木大师一行如何?”
  只听铁木大师说道:“用不着咱们去了,他已然破围而出了。”
  抬头看去,只见那执剑人果然三度突破重围,迫冲过来。
  这时,那人已然相距不远,清晰可见。只见他一身青衣,右手执剑,左手中抱着一个长发散垂的白衣女子。

  ------------------
  幻想时代 扫描校对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