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三三 独战群豪


  铁卫周大志气得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唐璇也不理他,微微一笑,低声对神行柏公保道:“你看着周大志,切不可让他出手。”缓步直向铁木大师等走了过去。
  这当儿,铁木、费公亮,和穷家帮主,并肩而立,正在指着那双桅巨船低声谈论。
  只听铁木大师高宣了一声佛号,道:“那夜老衲在闵宅之中,曾经见过此人。以当时情形而论,似是不像闵宅中人,眼下他独挡去路,替那素衣少女效命,可能是被药物所迷。”
  那黄衣大汉道:“不错,敝帮中人和他动手之时,在下也曾极仔细地查看过他的举动,武功虽然高强,但人却有些呆板。大师预言他中了药物之毒,只怕不错。”
  费公亮忽然高声说道:“欧阳帮主,闵家那个鬼丫头,当真在那大船上么?”
  黄衣大汉脸色一整,道:“费兄如信不过,不妨登舟看看,兄弟向来不打诳语。”
  要知他乃一帮之主的尊崇身份,如何能受得费公亮大声大言的喝问?自己纵然能够隐忍下去,帮中弟子,只怕也不容帮主受气。是以沉下脸色,先给费公亮一点颜色,也可使帮中弟子,怒气不至发作。
  费公亮呆了一呆,冷笑道:“欧阳统,你就料定了我费某人,冲不过那只小舟么?”
  关三胜一听费公亮直呼了帮主之名,不禁大怒,冷笑一声,道:“费公亮你如自信有能冲过那只小舟,尽管出手,阁下既非本帮弟子,大可不必请示帮主。”
  费公亮怒道:“老夫几年未下黄山,蛤蝶、癞虫都成了精……”
  关三胜大喝道:“你口舌干净一点,你骂哪个?”
  站在不远处的神行、铁卫,眼看两人吵起来,立时急急奔了过来,站在帮主身侧相护。
  铁木大师低沉喧了一声佛号,道:“两位不要吵啦,强敌当前,岂可先起内哄?请看老衲师兄弟薄面,各都忍耐一点。”
  欧阳统微微一笑,抱拳对铁木大师道:“老禅师只管放心,兄弟已久仰费兄大名,一两句意气之言,决不至引起争执。”
  费公亮余怒未息地大步向江畔走去,一面高声说道:“我就不信,他能守得那小舟不让人过。”
  忽听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响,四个劲装大汉,急奔而来,超越费公亮,纵身向那小舟上面跃过去。
  费公亮看四人身法疾快,似都是武功不错的高手……就这心念一转之间,那四人已近江畔。
  当先一人纵身而起,直向那小舟之上跃去。
  那小舟距岸约有两丈左右,单是这一跃登舟的武功,已看出轻身武功造诣的不凡。
  那面色枯黄、守在小舟的人,正是上官琦,一看有人登上小舟,举手一掌劈去。
  那登舟大汉双脚还未落上船头,上官琦掌势已到。
  他自服那素衣少女药物之后,神智尽失,这一掌竟然用出了七成真力。
  那大汉挥手一抡,登时被震飘空而起,一跤跌在水中。
  费公亮看得一皱眉头,暗道:“这小子貌不惊人,名不传世,怎的武功这般高强,难道我看走了眼不成?”
  心中忖思之间,那停在岸边的三个大汉,己齐齐纵身而起,飞跃抢登小舟。
  三人似是早已计议妥当,跃起之时,分了三个方向,落上小舟。
  上官琦目光一转,忽地纵身而起,一掌向正中一人劈去。
  那人想不到他竟会飞起迎敌,大有措手不及之感,就在那心念初转、该让该接劈来掌力时,上官琦强猛的掌力已撞上前胸,闷哼一声,悬空打了两个筋斗,栽人水中。
  上官琦一掌得手,身似风车般,旋空一转,扑向左面一人。
  那人身子刚落船上,上官琦人已扑到,一拳“五丁劈石”当头击下。
  右面大汉眼看上官琦向左面同伴袭去,立时一提真气,疾快绝伦地欺攻上去,举手一拳,击向上官琦的背心。
  左面大汉运尽全力,硬接了上官琦一招“五丁劈石”,人已被震得身躯摇晃,马步不稳,小舟也随着动荡起来。
  右面欺攻而上的大汉,眼看着拳势将要击中上官琦背心时,忽见他身躯向旁一闪,让到一侧。
  那人用力过猛,一拳击空,身不由主地向前一栽,上官琦却随手拍出一掌,击在那人背心之上。
  这一掌落势甚重,那大汉大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于直向江中栽去。
  那左面大汉眼看同伴背心中掌,心中吃了一惊,一怔神间,那大汉喷出鲜血,正好吐了他一脸,人也吃同伴向前栽去的身子一撞,两人同时跌入水中。
  费公亮看他举手投足之间,竟然把几个在江湖甚得声誉的高手,逼入水中,亦不禁微生震骇,暗道:“此人武功如此高强,但却从未听人谈过,不知出自何人门下?”
  心念转动之间,人已纵身而起,直向那小舟之上飞去。人将接近小舟之时,突然一振双臂,破空直上,直飞起三四丈高,才向小舟正中落去。
  上官琦右掌一翻,猛力向上推去。
  这一次他大概用出了十成劲力,小舟一阵晃动。
  费公亮怒声喝道:“你敢对老夫这般出手。”右掌潜运内力,一招“迅雷下击”,连人带掌,突然加速劈下。
  两人掌力接实,那小舟立时一阵急急地波动,上官琦站立不稳,一连向后退了三四步远。
  那小舟本已动荡得十分剧烈,上官琦重心移动,小舟动荡更是利害。江水波翻,溅了上官琦的衣履。
  费公亮亦为这一掌震得身躯重又腾空而起,飞起八九尺高,才停住上冲之势。
  这一掌硬接,费公亮心头所受的震动,比这一掌给他的震动,尤为巨大,一沉丹田真气,趁上官琦身子还未稳住时,抢落在小舟之上。
  这时,他己把上官琦看成劲敌,人一落实小舟,立时举掌劈出,想在上官琦身子还未稳定之时,把他推落水中。
  哪知上官琦在他掌势发出之时,突然纵身而起,灵巧地让过一击,飞身直扑过来。
  费公亮冷哼一声,突然向前抢了两步,右掌当胸直击,左手横切肋间要害。
  上官琦对这迅猛的攻势,并不让避,双手一合,竟出一招“分云取月”的手法,一攻之间,把费公亮左右合击的两掌一齐避开。
  形势迫得费公亮不得不向后退开两步,以闪避上官琦的还击之势。
  众目睽睽之下,费公亮连出数招,一直未能得手,心中大怒,暗道:“今天如不把这小子伤在手下,势非被穷家帮中之人,作为笑柄不可。”
  心念转动,杀机陡起,忽然一抬右脚,欺中宫直踏而入。左掌施展擒拿术,专找上宫琦关节要穴,右手却运劲握拳,猛攻硬打。
  他双手施出两种大不相同的武功,巧取猛攻,兼而有之。单是这术分二用的武功,已足使全场之人,为之敬佩不已。
  但见上官琦身法奇奥异常地把费公亮两招一齐让开,拳脚齐出,反击过来。
  他一出手,亦是快若疾电迅雷,眨眼间攻出五拳三脚。
  费公亮竟然被迫得退了两步,但一退即上,挥掌抢攻。
  他心中已没有了轻敌之念,欺攻出掌之间,无不快速绝伦。
  小舟上,展开了一场武林中罕见的恶战,但闻拳风呼呼,打得剧烈异常。
  铁木、凡木、欧阳统以及关三胜,都为上官琦的武功,暗生惊骇。想不到一个江湖默默无闻之人,竟然能和江湖上一代怪杰的费公亮,打个半斤八两,毫不逊色。
  这时,那双桅巨帆船上的人,也被这激烈的打斗所惊动,杜天鹗、袁孝,都站在船头之上观战。
  袁孝神情紧张,金睛乱闪,注定着场中搏斗情形,生怕上官琦难挡强敌。
  片刻之后,那素衣少女缓步走出船舱,站在船头之上观战。
  太阳照射在她美丽的脸上,江风吹飘着她的衣袂。只见她不时轻罩柳眉,似是异常关心那打斗的情形。
  小舟被两人忽起忽落的身躯,震荡得左摇右晃,江水飞溅,日光耀射下,闪闪如珠。
  这是一场近乎惨烈的决斗。费公亮为了保持他江湖上的声誉地位,已然动了真火,拳势愈来愈猛,煞手连出。
  上官琦亦似有着无穷尽的内力,和施展不完奇奥招术,不论费公亮出手如何毒辣,攻势如何猛恶,他均能从容应付。
  不大工夫,两人已力拼两百余招,而且愈打愈烈。双方似是都还有着极大的耐战余力,看不出谁有败象。
  铁木大师轻轻叹息一声,回头对欧阳统道:“欧阳兄久在江湖上走动,可看出此人的武功路数么?”
  欧阳统摇头,说道:“他拳路极广,有你们少林武学,也似有武当绝艺;有正大刚猛之学,亦有诡奇阴辣的招术,实叫人眼花镣乱,无法分辨。”
  凡木大师接道:“两人好像都还有着耐战余力,看来这场相搏,还有得打的。”
  铁木大师道:“如若那素衣少女手下之人,个个有此武功,今日之局,只怕要闹个两败俱伤了。”
  欧阳统也看出费公亮已然全力出手,拳脚之间,毫无留情之处。这两人武功相若,势均力敌。费公亮功力虽然稍厚一些,但上官琦的招术,却是较他奇奥,占了不少便宜。
  这是一场激烈绝伦而又棋逢敌手的大战。以铁木、凡木大师和欧阳统那等高人,也无法看出哪一个可稳操胜算。两人的胜败之机,是那样微小。
  欧阳统凝目望了一阵,道:“兄弟在江湖上行走了数十年,身经目睹之战,何止千百余次,但却从未见到这样武功接近的相搏。看来,咱们只能寄望于费兄久经战阵的经验胜敌了。”
  铁木大师道:“欧阳兄所见不错,贫僧亦有同感。唉!万一费大侠败在那少年手中,对他一世的英名,影响太大了。”
  凡木大师突然接口说道:“要不要小弟接他下来?”
  铁木道:“他生性刚烈,这次已动了真火,你如去接他下来,只怕自己先要闹个不欢之局。何况咱们武功,也未必就强得过费大侠。”
  凡木道:“师兄话虽不错,但咱们总不能眼看着让他用一世英名,作这样冒险之战。万一他不幸失手落败,只怕……”
  突听费公亮大声喝道:“接老夫一招朱砂掌试试!”
  凡木大师听得他大喊之声,顾不得再接说下去,凝目向那小舟之上望去。
  太阳光闪耀之下,只见费公亮右手艳红,一掌直推过去。
  上官琦看他掌色有异,不敢硬接,纵身一跃避开。
  费公亮纵声一阵大笑,呼地劈了过去。
  掌势未至,先有一股极强的热风,吹了过去。
  上官琦眉头一皱,纵身疾跃,飞落船角之上,又把一掌避开。
  费公亮两击未中,不再迫赶,停在小舟中心,转对上官琦而立,缓缓把右掌举起。
  这时,他手上的颜色,更加鲜艳,赤红如血。
  铁木大师道:“费大侠已把极难练成的朱砂掌,练到这样的火候,这掌力极是歹毒,只怕那人再难挡得。”
  上官琦目光一瞬不瞬地盯住在费公亮那鲜红的右手上,似是已知道厉害。
  但是费公亮那鲜红之手,缓缓推了过来。这次出手极缓,轻描淡写,和上两次大不相同。
  这时,那站在双桅巨帆后的素衣少女,似也看出了费公亮掌力绝毒,生怕上官琦受伤一般,回过头去,低声对身侧的杜天鹗吩咐了两句。
  但见上官琦前胸一挺,突然伸出右手,食中二指一骄,疾向费公亮的掌上点去。
  掌指轻轻一接,费公亮突然倒跃而退,上官琦却仍然站在原地未动。
  一条人影,由那双桅巨帆上飞落小舟。
  铁木大师低宣了一声佛号,道:“费大侠恐已受伤。”僧衣飘动,纵身跃上小舟。
  他虽发动之势较缓,但身法迅快,几乎是和杜天鹗一齐落上小舟。
  杜天鹗挡在上官琦的身前,铁木大师却落在费公亮的旁侧。
  费公亮目光闪动,望了铁木大师一眼,道:“此人练有天星指,专破各种奇门掌功。兄弟一时不察,吃了一次大亏。”
  铁木大师知他生来心高性做,在众目睽睽之下,吃了这样一个大亏,心中忿怒之气,定然甚大,当下慰道:“武功相克,难免吃亏。这算不得落败,但不知费大侠伤势如何?”
  费公亮道:“还好,在掌指将要接实之际,我已看出他的绝传江湖数十年的天星指,当时已把掌力撤回。如非应变及时,只怕我已重伤当场了。”
  铁木大师低声说道:“费大侠先请运气调息,老僧试他一阵看看。”
  余音甫落,凡木大师和欧阳统,己并肩双落小舟。
  这小舟其长不过丈,宽不过两三尺,如何能载得这样多人?只两人落上小舟之后,舟身立时一阵急剧的晃动。
  欧阳统目光环扫了四周一眼,抱拳对那巨帆一礼,道:“在下穷家帮中的欧阳统,哪位可以作主的请过来说话。”
  那素衣少女冷笑一声道:“原来是欧阳帮主,久仰,久仰。常听家父谈起大驾。”
  欧阳统已听关三胜谈过古庙大殿中见面之事,微微一笑道:“郡主当真是闵姑娘么?”
  一向沉着的素衣少女,脸色一变,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欧阳统突然纵声大笑道:“老朽和闵老英雄,交非泛泛。如姑娘果是闵老英雄之女,那就请往敝帮一叙,我身为长辈,礼当设筵饯别。如姑娘不是闵姑娘,那只好屈驾本帮一行……”
  那素衣少女冰冷的脸色上,突然绽开了微笑之容,道:“如果我不要去呢?”
  欧阳统脸色一沉,道:“事已如箭在弦上,去不去,只怕已由不得姑娘了。”
  素衣少女淡淡一笑,道:“果是一帮之主,说话好大的口气。”
  欧阳统道:“姑娘如果坚决不去,说不得在下只好强行相请了。”
  那素衣少女环顾了四周一眼道:“帮主如若自信有此能力,那就不妨试试吧。”
  欧阳统冷笑一声道:“姑娘既如此说,我就不客气了。”突然举手一挥,站在岸上的神行柏公保,探手入怀,摸出一个形如牛角一般的东西,放在口中吹了起来。
  一阵呜鸣之声,缀绕耳际,回荡在广阔的江面上。
  素衣少女望了柏公保一眼,淡然一笑,竟然丝毫不放心上。
  但闻铁木大师低声威严地喝道:“想不到誉满武林的关外神鞭,竟也甘心为人爪牙,受人奴役,实叫老衲感到意外。”
  杜天鹗神智如常,听得心中一阵难受,但又怕被那素衣少女等看出马脚,慌忙别过头去,装作没有听到。
  凡木大师低声说道:“让我去试他一试。”大步直对杜天鹗和上官琦走了过去。
  上官琦神智不清,一见有人走了过来,立时迎了上去。
  杜天鹗心中有几千句话要说,但却不敢启齿。他虽己被人误为服过迷药,什么事已不避他耳目,但因那青衣人举动神秘,有如见首不见尾的神龙,迄今为止,还未摸清楚那青衣人的底细,他不愿放弃这卧底的机会。何况,他连目下这素衣少女的来历,也未摸清楚。他必须继续忍受任何人给他的凌辱,耐心地等候机会,查清楚这班人的底细。
  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伪装,随时有被人发党的危险。因为上官琦、青城双剑,都己服用了“迷魂药物”,他必须随时随地地检点自己。装成服用过药物的模样。
  这当儿,上官琦已和凡木大师对面而立,距离之近,伸手就可遍及对方全身各大要穴。
  凡木大师单掌当胸,低宣了一声佛号,问道:“施主贵姓?”
  上官琦怔了一怔,道:“你问我么?”
  凡木大师道:“不错,老衲正是请教施主。”
  上官琦沉吟了一阵,道:“啊!我叫上官琦。”
  凡木大师看他连自己的姓名,也有些茫然无知,心中甚是奇怪,轻轻叹息一声,问道:“你可是服用了迷魂药物么?”
  上官琦茫然应道:“你说什么?”
  凡木大师还未来及接口说话,那素衣少女似已被凡木频频追问上官琦之言激怒,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把短剑,娇声喝道:“快杀了他!”剑势指向凡木大师。
  上官琦目光凝注那短剑上瞧了一阵,突然举拳向凡木大师劈去。
  凡木大师心地慈善,看出他己服用过迷药,微微一笑,纵身避开,高宣了一声佛号。
  这声佛号,高昂如暮鼓晨钟,隐隐含着刚猛之力,发人深省。
  那素衣少女手中短剑,一阵乱摇。上官琦突然随着加快了拳脚,掌指交施,攻势凌厉绝伦。
  凡木大师觉着压力强大时,为时已晚,上官琦已然抢尽了先机。
  凡木大师极力想扳回颓势,两度强烈地反击,但均无法夺回已失去的先机。
  上官琦愈攻愈是强猛,拳脚也越打越见奇奥,而且人像疯了一般,一味地冲刺猛击,勇不可当,大有和凡木大师誓不两立之势。
  凡木大师虽然无法扳回失去先机,但招架之力,却是绰有余裕。哪知上官琦攻势渐渐奇奥、辛辣,竟然渐有招架不住之感,不禁吃了一惊,暗暗忖道:“我自和师兄出道武林之后,还未吃过败仗,今天如若败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下,那可是大羞辱。我一人之名,虽不足惜,但少林寺的威名,却不能因我而受到轻侮。”
  心念转动,忽起争胜之心,暗运功力,举起掌心一封,硬接了上官琦一记猛劈的掌势。
  这一招封挡之中,他已用出了八成真力,希望在这一招封挡,能把上官琦猛锐的攻势挡住。
  哪知事实上,大出了人的意料。上官琦不但攻势未被阻遏,反而左指连续点到,掌指交错的攻势,又加快了甚多。
  凡木大师这时才发觉自己竟然遇上了生平未遇的劲敌,哪里还敢有丝毫轻怠之心,施出少林派威势强猛、誉满武林的十八罗汉掌法,以求自保。
  上官琦似是有着无穷的武功,不论凡木施出何等掌法,他似是均有克制之法,而且内力绵绵不绝,好像还有无尽的潜力。
  那素衣少女杀机已生,摇挥着手中的短剑尖叫道:“杀了他!”
  上官琦回目一瞥那颤动剑光,突然大喝一声,运起天星指力,一连点出三指。
  三缕尖厉的指风,破空直袭过来。
  凡木大师只觉点来指风如剑,封架极是不易。
  他出身少林寺,虽未练过金刚指、一指禅等武功,但却知道凡是把全身功力,运集于一指上点击出手,力道要较掌力强猛得多,故指功在武学上,是最难练的一种武功。
  上官琦一连点出三指,都是袭向凡木大师要害大穴。
  铁木恐怕师弟涉险,急急叫道:“不可硬接他的指力,快些让避开去。”袍袖一拂,暗发内劲,疾向上官琦点出指力上撞去。
  凡木大师在师兄发掌的同时,突然向一侧跃去,避开了指力。
  上官琦的指力,吃铁木打出的内劲一撞,指力偏斜了过去,撞在江水中。滚滚浊流,立时翻起了几个浪花。
  上官琦转脸望了铁木大师一眼,脸上泛起了忿怒之容,似是他已知道自己的指力,是被铁木大师内劲震开。
  这时,在那滚滚的江流远处隐现出儿个黑点,向双桅巨船驰来。除了欧阳统目光一掠那遥遥移动的黑点之外,其他之人,均未注意及此。
  那素衣少女突然将手中的短剑,移指向欧阳统道:“打他!”
  上官琦应声而上,直跃过去,一掌当头劈下。
  欧阳统一面挥手接架,一面笑道:“此人连经数战,纵是生龙活虎,也难再和本帮主动手了,何况他已服用过迷失神志的药物。”
  那素衣少女本已被他说的对上官琦动了怜惜之情,准备要杜天鹗换他下来,但听得最后一句话时,心中突然大怒,暗道:“我偏要把他活活累死。”
  忖思之间,两人已打入紧要关头。
  上官琦果然已有了后力不继之感。他连战了费公亮、凡木大师两大高手,元气已然耗伤甚多;再和当今顶尖人物欧阳统相搏,哪里还能耐战下去?
  站在那双桅巨帆船上的袁孝,突然纵身一跃,飞上小舟,落在杜天鹗的身边,金睛闪动,注定着上官琦,只要发觉一有不支,立时出手抢助。
  如若上官琦神志清醒,未服迷药,定然会知难而退。但此刻他神志不清,一心只想求胜,把那吹萧老人所授的武功,轮番施出,一味强攻。
  他虽然内力不继,但招术奇奥,欧阳统竟被他迫得应接不暇,但觉他拳路、掌指,愈来愈是玄奇,常常把欧阳统迫得纵身跃开。
  欧阳统一面打,一面暗自惊道:“此人拳掌之奇,甚是少见。如若他内力充沛,今日势非要伤在他手下不可。”
  这时,已可闻得上官琦轻微的喘息之声,同时他头上也开始滚下来滴滴的汗珠。但他攻向欧阳统的招术,却是愈来愈是奇诡,愈来愈是毒辣。
  欧阳统久经大敌,沉着无比。虽然震骇上官琦的武功,也被他那诡异眩目的招术,迫得有些招架困难。但他仍然毫无惊慌,拳脚齐施,紧严地封闭了自己门户。
  他心中很明白,上官琦已然后力不继,势如强弩之未。只要能把门户封守紧严,不用反击,上官琦难再攻上几招。
  铁木大师两道慈善的长眉,紧紧地皱在一起,心中暗暗忖道:“费公亮、欧阳统,都是当代江湖上第一流的高手,竟然难以胜过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枯黄少年,这实是一件震动武林的大事。那素衣少女手下只有两三个像这少年一般武功的人,今日之局,势必将闹一个灰头土脸不可。”
  就在他心中念头转动之间,场中的形势,又有了变化。
  但见上官琦掌指的攻势,忽然一变,下手更是毒辣。每指点来,必然有一股凌厉的指风,随手而出,劈下的掌势,也更为奇幻难测。
  显然,他已不惜用尽本身仅存的一点余力,想争取胜利。
  欧阳统紧严防守之势,竟然被他一轮掌指疾奇的猛攻,迫得有些慌乱起来。
  铁木大师暗暗地宣了一声佛号,忖道:“欧阳统有些招架不住了,眼下敌人攻出的掌指,无一不是击取要害,欧阳统只要有一招封架不及,就要重伤在他的手下。如若我再不出手相救,纵然他能生擒活捉,也是颜面丧尽,留人笑柄;若旁坐不管,又不能眼看欧阳统在险象环生中奋战。”
  正感为难当儿.忽听一缕萧音,遥遥地飘传过来。
  说起来,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那萧声传入耳际之后,上官琦突然停下手来。
  欧阳统举掌当胸推去,上官琦竟似浑然不觉一般。
  耳际间,响起一声大吼,道:“不要伤我大哥。”袁孝纵身一掠,直跃过来,挡在上官琦的身前。
  其实欧阳统看他不举手封架时,早已自动停下了手。如若他有心要把上官琦伤在手下,袁孝身法纵然快速绝伦,也是救援不及。
  但听萧声如诉,飘传过来,小舟上人;都不禁抬头向四外望去,希望探索萧声来源。
  那站在双桅巨帆船上的素衣少女,突然挥动手中短剑,娇声喝道:“你怎么不动了?快些出手啊!”

  ------------------
  幻想时代http://www1.gameforever.com/aoe/hx/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