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三十章 邪不胜正 活人冢败亡


  夕阳西下,夜色已降临到大地。
  活人冢的人,还未见围拢上来。
  但大厅外,却有了不少的人。
  原来,天已入夜,坐息醒来的人,都悄然行了出来,布守在庄璇玑的身侧。
  武林三仙、王杰、柳媚、城嵋双剑、方奇,都现了身。
  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庄璇玑回顾四周的群豪一眼,道:“你们都出来干什么?”
  方奇又恢复了他过去的衣着,戴着一顶金冠,腰中佩了两把长剑。
  他本来已除去了金冠不戴,但现在,又复旧观。
  方真之死,使他有看极端的悲痛之感,既伤手足折断,又觉着自己是害死弟弟的凶手。
  这种深刻的悲痛,又使他恢复了昔日的冷傲神情。
  唯一的不同是,金冠人方奇过去只用一把剑,现在却多了一把剑。
  多的是一把短剑,一尺八寸的短剑。
  方奇用的剑三尺六寸,多这一把剑,刚好是长剑的一半。
  说也奇怪,同样是一个人,戴上了金冠,佩上了长剑之后,似是完全改变了一个人似的,增加了一份高傲,和七分杀气。
  王杰道:“姑娘,该你休息下了,这里由我们防守。”
  这本是几句很温婉的话,但从他口中说出来,听起来,也带着一股冷冰冰的味道。
  庄璇玑笑了一笑,道:“他们今天该来了。”
  什么人该来了,庄璇玑没有说出来,竟也没有人追问。
  在场的人,都明白这是实力很悬殊的搏杀,真要凭藉实力的一拚,只怕,璇玑堡完全没有获胜的机会。
  但璇玑堡竟然撑过了几场硬仗。
  庄璇玑调动得宜,和机智应对,是一大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方真的帮忙,高空的反正,和庄璇玑表现出的惊人奇技。
  高空重伤,马鹏在黑宝衣的保护下,仍然战死,使得群豪都产生了一种决死一战的心。
  他们已不问敌势,不问援军,不再有几分致胜的把握,只管全力以赴,战死为止。
  所以,庄璇玑的话,并没有引起他们的追问和兴趣。
  夜色迷蒙中,忽然奔过来三条人影。
  金冠人方奇突然大喝一声,疾冲而上。
  他的速度,快如流矢光影,一眨眼间,已冲出了三丈多远。
  长短双剑一齐出鞘,闪起的剑光,带起了一片飞旋的冷芒。
  一阵兵刃交击之声,三个来人,完全被他阻拦于三丈以外。
  庄璇玑急急叫道:“方兄住手。”
  就这一阵工夫,方奇已左七右九,攻出一十六剑。
  骠悍的打法,快速的剑势,使得来人骤然止步,布成联手的防守之阵。
  庄璇玑赶上去的时候,方奇已经住手。
  他是很不愿住手,但又不愿忤逆庄璇玑。
  只见他双目赤红,轻轻吁一口气,道:“他们是什么人?”
  庄璇玑道:“逍遥堂中三位逍遥堂主,回春手、铁铃叟、伏虎索。”
  方奇道:“他们……”
  庄璇玑道:“他们已经弃暗投明了。”
  方奇道:“好!那么姑娘和他们谈谈吧!”
  理也没理回春手等,举步向前行去。
  庄璇玑急道:“方兄,你要到那里去?”
  方奇道:“我闷的很,要发一下,我去找活人冢内的人,好好的打上一架。”
  庄璇玑叹口气,道:“方兄,不可造次……”
  方奇冷冷说这:“姑娘,你猜我现在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情。”
  庄璇玑道:“我,我不知道……”
  方奇道:“杀人,或是被人杀了,你知道,方真他很寂寞。”
  庄璇玑道:“我知道,但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你要冷静。”
  方奇苦笑一下,又回入大厅。
  铁铃叟低声道:“姑娘,他不是金冠人么?”
  庄璇玑道:“是!”
  铁铃叟道:“他是活人冢内最有名的六人杀手之一,现在……”
  庄璇玑接道:“现在,他是我们的朋友,三位看到我们目下的处境了么?”
  铁铃叟道:“看到了。”
  庄璇玑这:“现在,我们要如何应付这些人?”
  回春手道:“当年老夫替他们配制这些药物时,就一直在思索解药的配制之法。”
  庄璇玑道:“对他们全都这用么?”
  回春手道:“我们屋里说吧……”
  这时,突见八条人影,闪电一般,疾射而来。”
  庄璇玑道:“三位快入厅……”
  话未说完,金冠人已突然返身一跃,迎了上去。
  王杰、柳媚,也疾如流矢般,飞跃而至,越过庄璇玑。
  武林三仙,也紧跟着发动,迎了上来。
  双方一下子就接上了手。
  没有听到一句话,兵刃、暗器,已经纷纷出手。
  这是凶厉的搏杀,武林三仙,王杰、柳媚、方奇,六人对付八个,一眨眼间,已然无法分出敌我。
  庄璇玑回顾了回春手一眼,低声问道:“他们的武功不错。”
  回春手道:“我不认识他们。”
  庄璇玑道:“他们不是一斑的武林中人。”
  回春手道:“不是,他们是活人冢训练出来的人,也是活人冢真正的实力。”
  庄璇玑道:“那是不在你药物控制之下了。”
  回春手道:“是,他们在活人冢卓然自生,除了活人冢的首脑之外,不会听别人的令谕。”
  庄璇玑道:“三位离开活人冢的事,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知道了?”
  回春手道:“得姑娘相召之命,我等立刻赶来,但一路上,连连道上了截杀之人,奇怪的是,一直有人在暗中相助我们,所以,没有什么耽误……”
  庄璇玑心中明白,那是高空的属下,发挥了很大的威力,暗中帮忙所致,点点头,说道:“卫老前辈,我想知道,如何能使你药物控制的人,清楚过来。”
  回春手道:“当时,配成这种毒药时,确然没有解药,不过,他关了我们这么多年,使我想出了一个解毒的配方。”
  庄璇玑道:“好极了,老前辈能想出配方,那是天下之福……”突然脸色一黯,住口不言。
  这时,双方的搏杀,更见激烈,刀光剑影,势均力敌,仍然是一个胜败难分之局。
  回春手接道:“姑娘,有什么为难事,何不说出来,大家商讨一番。”
  庄璇玑道:“就算老前辈想出了配方、解药,又如何能把药物,交到他们的手中呢?”
  回春手微微一笑道:“原来,姑娘为此事在烦心。”
  庄璇玑道:“这是胜败的关键,我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才能使他们服下药物。”
  铁铃叟接道:“我们三个人,早就在商量这件事,总算找出了一个可以试试的办法。”
  庄璇边道:“快说。”
  回春手道:“我可以把药物混入茶水、食物之中,给他们服下。”
  庄璇玑道:“效果如何呢?”
  回春手这:“不会受到影响,立刻可以见效。”
  庄璇玑道:“要他们服下茶水、食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总算解决了一小部份的难题。”
  回春手道:“姑娘,只要把药物,投入他们用水之处就行了。”
  庄璇玑点点头,道:“这个可以即时进行,老前辈药物……”
  回春手道:“药物已经配好了。”
  庄璇玑道:“老前辈,那点药物,如若投入了水井之中,能够发挥出力量么?”
  回春手道…“这药物很强大,而且是对症之药,只要他们服下一点,药性立刻可以解除。”
  庄璇玑道:“好!把药物交给我吧!”
  回春手取出了两包药物,道:“药物只有两包,其中有两味主药,很不容易找到,配制不易,但我算过了,这两包药物的量,足以解除这些人的毒物,问题在,必须让他们服用下去。”
  庄璇玑道:“我知道,我会很珍惜这些药物。”
  转眼望了场中的搏杀一眼,庄璇玑接道:“这八个人的武功,个个都是江湖上第一流的身手,他们是不是也受了药物控制。”
  回春手道:“这是活人冢的十二金卫,是他们造就出来的人才。”
  庄璇玑道:“由那里看出来,他们是十二金卫。”
  回春手道:“他们衣袖上绣的金线……”
  庄璇玑点点头,道:“十二金卫,顾名思意,应该有十二但人才对,为什么只有八个?”
  回春手道:“四个人已经死了。天竺武功很凶狠,但习练起来,却很危险,四个是真气分岔而死,老朽替他们诊断过……”
  庄璇玑接道:“没有办法救治?”
  回春手道:“可以救治,不过,要废了他们的武功才行,活人冢的人决定是要他们死。”
  庄璇玑叹息一声,道:“这是很激烈的搏杀,打下去,只怕要互有伤亡。”
  铁铃叟、伏虎索同时说道:“我们去助一臂之力。”
  庄璇玑道:“不用了,三位远途跋涉而来,必须好好休息一下。”
  回春手低声道:“姑娘,对付活人冢,似乎是不在乎什么手段了。”
  庄璇玑道:“老前辈,有何高见。”
  回春手低声数言。
  庄璇玑道:“那就有劳你去布置一下,铁、曲两位,负责保护卫老前辈的安危,三位长年相聚,足有默契了。”
  回春手点点头,退入大厅。
  庄璇玑突然大声喝道:“退回来。”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有如尖锥一般,直贯入耳。
  搏斗中的武林三仙、方奇、王杰等,闻声突然向后跃退,八个黑衣人愣了一愣,一排横立,缓缓向前逼来。
  他们的举动沉着,而且,也不肯孤军深入,单独追敌。
  庄璇玑也向后退了两步,挡在大厅门口之处。
  柳媚、王杰,分站身后左右两边。
  八个黑衣人在接近大厅时,突然停了下来,中间两人,突然向前行了两步,布成前二、后六的队形,向前行去。
  这是一个很坚强的组合体,八个人,就像一个人样。
  严格的训练,佳妙的配合,已把八个人组成了一个变化如意的动体。
  八个人都用着三尺六寸的长剑。
  除了手中的长剑之外,每个人的腰中,都还插着一把匕首。
  金柄银鞘的匕首,挂在黑色的衣服上,看上去,特别的醒目。
  庄璇玑突然发觉了一但问题,那就是八个人自从现身之后,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难道这些人,都不会说话。
  心中念转,突然高声说道:“八位之中,那一位可以说话?”
  两道锐利的目光,一直不停的打量八人。
  八个人年龄相若,大约在二十六七之间。
  那正是一个人,体能最成熟的时期,耐力最长的时间。
  所以,他们经过了一场剧烈的恶斗之后,仍然保持着相当的乎静,没有疲累的感觉。
  没有人回答庄璇玑的问话,两柄长剑,如指向前胸刺来。
  庄璇玑暗暗叹息一声,心中已明白,这是一批绝对无法改变的敌人。
  方真告诉了庄璇玑不少的事情,但却没有告诉她,这些人是如何训练成的。
  两柄长剑刺来的速度并不快。
  庄璇玑没有闪避。
  但双剑将要近身的时候,却突然加快了速度。
  疾如闪电。
  庄璇玑似乎已闪避不及,两剑一齐刺中。
  就在两剑近身的刹那之间,庄璇玑突然微微一侧身躯。
  两柄长剑,突然由身上滑过。
  紧接着寒光一闪,拦腰扫过。
  那是迅如雷霆的一击,两个黑衣人手中长剑还未收回,人已溅血而亡。
  柳媚低声道:“姑娘,伤到了么?”
  庄璇玑没有回答,因为,她已展开了最快速的攻势。
  只见庄璇玑身子向前一伏,箭一般的直射了出去,冲入了敌阵之中。
  六个黑衣金卫的反应,亦极快速,忽然间一合,把庄璇玑给围了起来。
  但正面两人,已无法闪过庄璇玑的袭击,但见寒芒舒卷,又毙敌两人。
  她的袖中藏剑,长可及七尺左右,短亦可伤敌于对面之间。
  而且,忽隐忽现,更有莫测变化的神妙。
  庄璇玑虽然又杀了两人,但四柄兜过来的长剑,也刺中了她的身上。
  她似是早已知道,无法避开这些剑势,所以,只让开了要害。
  借四剑之力,身子忽然倒了下去,袖中剑三度射出。
  随着地上滚动的身子,剑芒划了一个圆圈。
  六个黑衣金卫,全被斩断了双腿,倒摔在地上。
  这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庄璇玑却能安全无恙,只见她一个倒翻,人已退回到大厅门口的前面。
  长剑刺破了她身上数处衣服,但却不见血迹。
  水长流快步行了过来,道:“姑娘,好神奇的剑法,除此一招之外,很难一举间,杀死了六名黑衣金卫。”
  庄璇玑低声道:“托天之福。”
  柳媚道:“姑娘,这叫什么招法,真是对症之药,一击成功。”
  庄璇玑道:“这不是什么奇怪的剑法,只是一招应变的方法罢了。”
  水长流一对老眼,一直在庄璇玑身上打量。
  庄璇玑道:“老前辈在看什么?”
  水长流道:“想不到姑娘已经练成了刀枪不入的金刚之体。”
  庄璇玑笑一笑,道:“老前辈,晚辈这点年纪,怎会有那般深厚的功力。”
  水长流道:“对方的剑势凶厉,但却无法伤得姑娘。”
  他说的很含蓄,但却已很明朗的点明了题意。
  庄璇玑笑道:“他们的剑势有多大的力道?”
  水长流道:“就老夫和他们动手的情形而言,似乎是他们的剑力,已到了洞穿金石的境界了。”
  余长贵道:“除非姑娘的内功已入化境,寻常的铁布衫,和金钟罩一类的功力,绝对无法抵抗。”
  庄璇玑笑一笑道:“好在我用了几分巧劲,没有伤在他们的剑下……”
  突然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柳媚呆了一呆,道:“姑娘,你……”
  庄璇玑道:“我不妨事,他们的剑势太凌厉了,震伤了我的内腑。”伸手由怀中摸出了一粒丹丸,吞入了口中。
  水长流道:“姑娘可是被震伤了内腑?”
  庄璇玑道:“我不掩饰自己,吐出了这一口鲜血,会好了很多。”
  水长流道:“姑娘,那也得好好的休息一下才好。”
  庄璇玑点点头,道:“诸位,我在坐息时,不要和他们硬拼。”
  王杰道:“如是他们攻来呢?”
  庄璇玑道:“由方奇主持,暂时退入大厅,用铁人和他们对抗。”
  王杰还:“我们助铁人一臂之力,和他们对抗?”
  庄璇玑道:“对!”转身继步向前行去。
  王杰道:“方兄,庄姑娘的话,你听到了?”
  方奇弹剑长啸一声,道:“庄姑娘何苦乃尔。”
  柳媚道:“我想,庄姑娘是想让你多活一些时间。”
  方奇道:“她怎知我心之苦,除死之外,已无可医之药。”
  柳媚道:“你一个人死我们不管,但现在,你是不能死了,庄姑娘要你指挥全局,难道,你想把我们全都给拖进去不成?”
  方奇默默然。
  王杰道:“蛇无头不行,除非你想加害我们,那只有勉强活下去。”
  方奇长叹一声,道:“兄弟,庄姑娘盛情相留,那你就只好在九泉路上,多等为兄三日了。”
  柳媚暗暗叹息一声,忖道:他死意如此坚决,只怕很难能留得他的性命了。
  方奇长叹一声,突然盘膝而生,长剑就放在他的面前。
  柳媚缓步行了过去,似是想安慰他几句,但却被王杰拉住。
  王杰摇摇头,道:“他死志坚决,不用再劝他了。”
         ※        ※         ※天色黑了下来。
  庄家的宅院之外,燃起了数十盏灯火。
  活人冢的人,虽然没有再行进攻,但看样子,却也完全没有撤走的意思。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
  庄璇玑突然出来。
  她不是由里面出来,而是由外面行进来的。
  当值的是王杰。
  王杰呆了一呆,道:“庄姑娘,你何时出去的?”
  庄璇玑摇摇头,道:“好好的守住,一举警号,退入厅中。”
  王杰固执的道:“姑娘怎么出去的?”
  庄璇玑示意王杰不要多问,悄然行入大厅之中。
  忽然剑光打闪,横斩过来。
  是方奇,睁开双目望了庄璇玑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他已完全没有生趣,对任何人,都不想多看一眼。
  一个人,到了此等境界,当真是生不如死了。
  庄璇玑暗暗叹息一声,缓步行去。
  她没有休息,却和回春手坐在一处,似是要等待什么。
  庄璇玑低声道:“有效么?”
  回春手道:“只要他们能吃下去,保证有效的很。”
  庄璇玑道:“需要多少时间?”
  回春手道:“快则一个时辰,慢则两个时辰,绝对不会再延伸下去。”
  庄璇玑道:“我已经把药物,投入了他们饮用的水源之中,如若没有太大的意外,明日午时之前,他们都应该有所反应了。”
  回春手沉吟了一阵,道:“姑娘,有一件事情,老朽必得先把它说清楚。”
  庄璇玑道:“好!你说吧。”
  回春手道:“活人冢的一些首脑人物,似乎是也逐渐通达了用毒之道,所以,他们已在很多人的身上,调整了用毒……”
  庄璇玑道:“老前辈的意思,可是说,谭奎已在很多人的身上,另外加了一些奇毒?”
  回春手道:“可怕的是,以毒攻毒的手法,亦必须医理上的配合,毒性如若两克,中毒者,应该立刻死亡,他们该死而没有死,这就有些叫人不解了。”
  庄璇玑这:“你这是猜想呢?还是确有其事?”
  回春手道:“确有其事,不过,老夫见到的范例不多,只有三个人。”
  庄璇玑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回春手道:“对!照药性计算,他们都该死了,但他们确然还活着。”
  庄璇玑道:“这可能吗?”
  回春手边:“应该是不可能,但事实上产生了。”
  庄璇玑道:“你医道精深,又是用毒高手,这更是为了什么?你应该明白才是。”
  回春手道:“我想,这大概是一种人体内适应药性的转变,他身上一直带有一种适应毒性的转变。”
  庄璇玑道:“是不是谭奎用毒的手法高明,两毒相衔之后,解去了旧毒?”
  回春手道:“这也不无可能,不论如何,这种演变,已脱出了老朽的药物控制之中了。”
  庄璇玑道:“这种应该不多啊?”
  回春手道:“对!除此之外,还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久服毒物之后,脑部可能已受到强烈的侵伤。”
  庄璇玑道:“一种很奇怪的改变,一种起异的改变。”
  回春手道:“对!出了常情、常规之外的改变。”
  庄璇玑道:“结果如何,明天中午,咱们可以知道了。”
  回春手沉吟了一阵,道:“如若明天的改变不太好,姑娘准备如何呢?”
  庄璇玑道:“阁下有什么高明意见?”
  回春手沉吟了一阵,道:“用毒,如若没有办法使他们清醒过来,那就只有把他们毒死了。”
  庄璇玑道:“毒死?……”
  回春手接道:“老朽也知道,这方法,未免太过恶毒了一些,但除此之外,很难再有良策了。”
  庄璇玑道:“卫老前辈,准备用什么毒?”
  回春手道:“一种毒烟,闻到这种毒烟的人,立刻倒毙。”
  庄璇玑道:“老前辈,能不能配制出解药?”
  回春手道:“不能,那是一种混合之毒,中人无救。”
  庄璇玑道:“我们的人会不会受到伤害?”
  回春手道:“全面施放,只怕会落得玉石具焚。”
  庄璇玑呆了一呆,道:“好吧一如若情形非常,那就只好放手施为了。”
  情形变化的很快,第二天近午时分,璇玑堡的宅院之外,突然传入来激烈的杀之声。
  但宅院并未受到攻袭。
  方奇第一个冲了出去。
  他胸中有一股强烈的积忿,有一种拚死一战的冲动。
  那激烈的杀之声,激起了他深藏胸中的杀机。
  搏杀之声,愈来愈是凶厉、杂乱、激烈,似乎是数百人的混战一般。
  庄璇机行到院中时,群豪已然集.齐。
  水长流道:“姑娘,方奇已经冲出去了,咱们也出去吧!”
  王杰道,“好啊!如其不死不活的拖下去,倒不如放手一战的好。”
  庄璇玑沉吟了一阵,道:“卫老前辈,是不是药物发生作用。”
  回春手道:“如若他们大部份清楚过来,回首前尘,尽是恨事,这积压在胸中的一股悲忿之气,很难清除。”
  庄璇玑道:“好!咱们出去看看吧!卫老前辈,请带着你的药物,情势必要,你就放手施展。”
  回春手道:“老朽已然随身携带。”
  群豪冲出庭院外面时,场中已成了全面混战的局面,六位身披黄衣的高僧,率领着百位以上,服装不同的大汉,正和一批白衣人激战。
  回春手低声道:“姑娘,一切在咱们预料之中。”
  庄璇玑道:“那拉白衣武士,是什么人?”
  南宫豪接道:“是谭奎的属下。”
  庄璇玑道:“这才是玩火自焚,谭奎以药物控制的属下,都成了他生死对头。”
  只听一个声音说道:“谭奎也在其中,那是他的十八银卫,也是他的心腹死士。”
  庄璇玑回头看去,发觉说话竟是高空,急急说道:“你怎么来了,你的伤……”
  高空道:“我还撑得住,我要看着谭奎死去,才能放心。”
  他武功基础雄厚,虽然重伤未愈,只有一腿,但仍然站的很稳。
  庄璇玑低声道:“你的人呢?”
  高空道:“他们大部份都集中左西南角处,等我令谕。”
  庄璇玑转头看去,果然发现,有数十个衣看不同的大汉,集于一处,自成一体,两边都不帮助。
  围攻十八银卫的人,伤亡很大,方奇勇武绝伦,身上已受了三处刀伤,仍然力战不退。
  庄璇玑道:“咱们杀上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当先飞奔而上。
  武林三仙和王杰、柳媚、娥嵋双剑、银龙、回春手、伏虎索、铁铃叟等,紧随着攻了上去。
  这一批武林高手,一加入战圈,立时把十八银卫的锐势给挡住了。
  庄璇玑全力施展,剑势忽隐忽现,片刻间,连伤三个白衣人。
  但闻水长流大喝一声,道:“杀!”
  武林三仙突然间合聚一处,剑光如电,布成了一道光亮的圆圈,滚了过去。
  大罗罩,武林三仙合手一击的大罗罩。
  这是一招奇绝无伦的功夫。
  江湖上的人,很多都听过。
  但见过的人,却是不多。
  武林三仙很少施用这一招合手出击的武功,但每一次用出来,对方必死剑下。
  这一次,亦未例外,剑光洒下,立刻有两个白衣人倒下去。
  十八银卫,原本组成了一但连锁防守的阵势。
  谭奎就被围在中间。
  但连死了五人之后,阵法已呈混乱之势。
  庄璇玑疾如闪电一般,忽然间,冲了进去。
  谭奎冷笑一声,道:“姑娘很高明……”
  白衣银卫对冲过阵势的人,就不再多管,只是稍一合拢,把阵势稍为收小了一点。
  庄璇玑一直担心着白衣人会在背后攻击她,形成了前后挟攻之势。
  但眼看白衣人没有理,心中一宽,说道:“谭奎,你看出今日的形势没有?”
  谭奎道:“什么形势?”
  庄璇玑道:“你已成众矢之的,活人冢是生在阴暗角落处的一个组合,他们见不得光,一见光,就立刻要形失踪消。”
  谭奎道:“我可以走的,但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走?”
  庄璇玑道:“因为,你已经走不了啦!”
  谭奎道:“因为我不想走!”
  庄璇玑道:“哦!”
  谭奎道:“因为,我仍有致胜的把握。”
  庄璇玑冷冷说道:“我倒瞧不出来。”
  但闻一声惨叫,方奇一剑刺入了一个白衣人的前胸。
  剑势凌厉,由前心直通到后背。
  但方奇也被另一个白衣人一剑刺入了咽喉,双双倒下。
  庄璇玑心中忽然一疼,也泛起了一片杀机,道:“谭奎,还有什么伎俩,快生施展吧,你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谭奎低声道:“庄璇玑,如是咱们能合作,明天午时之前,咱们就可以统治武林,号令江湖了。”
  庄璇玑道:“谭奎,伏诛眼前,你还做武林盟主的大梦。”
  谭奎冷笑一声,道:“姑娘可是觉着你已经胜算在握了?”
  庄璇玑道:“至少,我们已由绝对的劣势,算成了胜算较大的局面,谭奎,你一批亲信的属下,都已被分批包围,老实说,他们很快就会土崩瓦解。”
  谭奎脸色一变,道:“庄璇玑,你怎知我除此之外,别无援手?”
  庄璇玑道:“就算你有吧,但他们也不会来了。”
  谭奎一皱眉,道:“为什么?”
  庄璇玑道:“你留在活人冢的人,也和目前的情形一样,他们服用的药物,都已经消除了。”
  谭奎冷冷说道:“逍遥堂的三位叛徒,如何离开了活人冢?”
  庄璇玑道:“你把他们囚禁了数年之后,为什么还不清楚?”
  谭奎道:“是不是你放了他们?”
  庄璇玑道:“谭奎,我不会答覆你的。”
  谭奎道:“看来,我们之间,非要有一场生死之战了。”
  庄璇玑道:“你准备吧,我要出手了。”
  谭奎突然一扬右手,剑光如闪电一般,直剌过来。
  庄璇玑横里一闪,避了开去。
  不待庄璇玑还手,谭奎已展开了一轮急烈的攻势。
  这时,武林三仙已连绵施展出大罗罩,又伤了四五个白衣银卫。
  但庄璇玑却陷入了艰苦之中,谭奎剑招变化多端,庄璇玑以已无还手之力。
  王杰、柳媚虽然急于冲来,以助庄璇玑一臂之力。
  但却无法冲开白剑布成的剑阵。
  他们虽然有了近半的伤亡,但防守之力,仍然十分强大。
  柳媚低声道:“王杰,你瞧到了没有?”
  王杰道:“你是说庄姑娘?”
  柳媚道:“对!她好像已陷入了十分危险之中,咱们想办法冲入阵中,助他一臂之力。”
  王杰道:“可惜,咱们的武功,却无法冲出剑阵。”
  柳媚道:“所以,要想办法,咱们配合。”
  王杰道:“好!”突然一吸气,向后退出了五步。
  柳媚知他要施展暗器,疾快的闪向一侧。
  果然,王杰施出了暗器手法,一蓬银针,四枚子午钉,同时出手,电射过来。
  这等近距离中,施用暗器,而且,一发数种之多,实也不易闪避。
  两个白衣剑手,被银针击中。
  柳媚的弹指飞毒,也紧随出手,又有两个白衣人倒了下去。
  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技艺虽有高低,但这施展的时机,却也有着极大的关系。
  柳媚、王杰的配合,使得两人的武功,却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白衣人相继的倒了下去,阵势已经无法稳定。
  峨嵋双剑,忽然双剑合击,施展出了一记峨嵋绝学,突然飞身而起,荡开了左右拦击的剑势,冲入了阵中。
  双剑并进,刺向了谭奎。
  谭奎剑如游龙,本已把庄璇玑圈入了一片剑芒之中。
  但庄璇玑却是一直有惊无险,周旋于轮转的剑势之中。
  但峨嵋双剑的合击之势,一和谭奎的剑招接触,却立刻发现了谭奎剑势的凶厉。
  但闻谭奎如灵蛇掉头,忽然之间,刺中了田玉咽喉。
  田玉呆了一呆,倒了下去。
  他一生用剑,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幻的剑势。
  只见剑芒一闪,已中要害。
  王雷愣了一愣,也倒了下去。
  原来,就在他一愣神间,谭奎的剑招,如像活的一般,找了他的前心。
  谭奎连杀了两个用剑的高手,只不过是一眨眼间。
  但这已经给了庄璇玑相当的机会。
  庄璇玑剑如流星般,横扫而至。
  谭奎沉腕作势,仍然把对方的剑路封住。
  剑法之快,招数之奇,庄璇玑也不得不暗暗佩服。
  但庄璇玑的长剑,却突然间转了一个弯,剑光扫过,斩断了谭奎的一条右腿。
  她用的木是一柄软剑,全凭内劲,使软剑挺直,内劲巧妙运用,剑锋自含折向伤敌。
  谭奎大喝一声,单足一跃,忽然飞腾而起,长剑下挥,击落了王杰一蓬银针。
  忽然间,一条人影,由地上跃起,直向谭奎撞了过去。
  谭奎长剑一扬,竟从来人身上直穿过去。
  但那人似是早已料到有此一招,竟然任由长剑穿胸而过,却把手中的一把匕首,也穿入了谭奎的前胸之上。一击正中心脏。
  那人正是高空。
  这等同归于尽的搏命一击,早已在高空的预算之中。
  两个人,同时倒了下去。
  谭奎看清楚来人竟是高空之后,苦笑一下道:“高空,我旱该杀了你的,想不到,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高空道:“你担心什么?”
  谭奎道:“我担心会死在你的手中,想不到,还是死在了你的手中。”
  高空道:“你也如愿以偿了,因为,你终于还是杀了我。”
  谭奎忽然一掌推开了高空,道:“庄璇玑,可惜呀!可惜!”
  庄璇玑快步行了过去,跪在高空的身前,道:“你这是何苦呢?我们已有了十之七八的胜算,用不着和他同归于尽的。”
  高空道:“你不知道,他还有最阴狠的一招,没有用出来……”
  什么样的一招,高空已经无法说出来了。因为支撑高空的最后一口元气,已经散去。高空死了。
  庄璇玑拭去脸上的泪痕,回头看谭奎一眼,道:“你可惜什么?”
  谭奎道:“你如肯和我合作,这时间,咱们早已完成了统制江湖的霸业。”
  庄璇玑道:“谭奎,没有人会成功的,江湖上虽然常有正邪之斗,但终归是邪不胜正。”
  谭奎道:“不!我是例外,我有绝对的把握能成功……”
  庄璇玑道:“但你还是失败了。”
  谭奎道:“那是因为你长的太美了,我不忍杀你,我可以把璇玑堡化作飞灰,但我却下不了手,因为我想生擒,女人祸水,古人是诚不欺我……”双目一闭,气绝而逝。
  庄璇玑缓缓转过身子,道:“银龙……”
  银龙缓缓向前行了两步,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庄璇玑道:“你应该恢复你的身份了。”
  银龙道:“是!”
  庄璇玑转望着武林三仙,道:“三位老前辈,既已入江湖,就应该多尽份心力。”
  水长流道:“姑娘说吧!要我们作什么?”
  庄璇玑道:“银龙是东方世家的主人,希望三仙帮助他,重整一下江湖残局。”
  水长流道:“好!我们答应姑娘。”
  庄璇玑黯然一叹,道:“王杰、柳媚,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们。”
  王杰道:“什么事?”
  庄璇玑道:“天龙甲就穿在我的身上。”
  王杰道:“是!只有姑娘这样的人,才配穿“天龙甲”那样的宝衣。”
  庄璇玑道:“也是我设计把你们诱入璇玑堡的。”
  柳媚道:“我们早想到了。”
  庄璇玑道:“现在,我想把这座璇玑堡送抬你们两个。”
  柳媚道:“为什么呢?”
  庄璇玑道:“因为,我不适宜在江湖上走动,也不宜在人间行走。”
  王杰道:“这个……”
  庄璇玑道:“龙公子、方真、高空,他们都用生命证实了这件事情……。”王杰接道:“姑娘也许说的有理,人间没有太完美的事,也不宜有太完善的人。”
  庄璇玑道:“我的家人,也麻烦两位照顾一下……”
  柳媚急道:“姑娘你……”
  庄璇玑道:“我会来接他们的,等我找到了一个适合我住的地方的时候。”
  没有人再开口要求庄璇玑留下来,因为太强光亮会刺眼睛。
  王杰叹口气,道:“我、柳媚,也许都不适宜作璇玑堡的主人,但我们会想办法留下来。”
  庄璇玑道:“你们建立的功勋,也许可以抵偿了你们过去的罪行,留在璇玑堡中,能使你们安定下来。”
         ※        ※         ※
  庄璇玑走了,留下了天龙甲和她的软剑。
  银龙、南宫豪、武林三仙,担负重整江湖秩序的大任,王杰和柳媚留在了璇玑堡。
         ※        ※         ※
  刀已入鞘,剑已入匣,但人呢?人随烟云渺。
  是红颜薄命,还是红颜祸水,千古以来,都无法作个定论。
  但庄璇玑却已发觉了,她不太适合留在人间。
  她是良弓、利器,是乎定乱世的力量。
  是太乎盛世的祸水,因为她太美。
                本书完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