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二十八章 主力决斗 存亡之搏


  璇玑堡整个的防守中枢,就在璇玑堡的大厅之上。
  方真在大厅中,布设下机关埋伏,十二铁人,以索轮操纵,用以拒敌。
  庄璇玑撤入了宅院之后,下令银龙率领峨嵋双剑,马鹏带着柳媚、王杰,守住大厅门口,自己却匆匆行入厅内。
  只见高空静静的坐在一角,闭着双目,运气调息。
  仔细的查看过高空的身上,不见任何的伤痕。
  但庄璇玑却看出来,这一次坐息,对高空极端的重要。
  如若此刻,他想杀高空,只要举手一击,立可取斑空之命。
  高空现在已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庄璇玑没有杀他,反而站在一侧,替他护法。
  现在要杀高空,实在,用不着什么武功高强的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就可以取得高空之命。
  足足有顿饭工夫,高空才长长吁一口气,睁开了双目,望望庄璇玑,低声道:“你早知道了。”
  庄璇边道:“我只是想不明白,你怎会突然如此。”
  高空道:“这也许是天竺武功一种缺点。”
  庄璇玑道:“哦!”
  高空道:“在威力无伦的一击之后,人却突然虚脱下来。”
  庄璇玑点点头,道:“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完全的恢复了?”
  高空点点头,道:“我坐息了多少时间?”
  庄璇玑道:“很快,不到一个时辰。”
  高空道:“庄姑娘,你刚才要杀我,实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庄璇玑道:“我一直在保护你。”
  高空伸展一下双臂道:“姑娘,我看到你有一把剑,而且剑招十分凌厉。”
  庄璇玑道:“你一举杀死了七名一流刀手,也不是一般的武功所能办到。”
  高空道:“你看得出,他们是一流的刀手?”
  庄璇玑道:“对,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和马鹏打个半斤八两,但你却一举间,杀死了七个人。”
  高空道:“姑娘的意思是……”
  庄璇玑道:“你不是凭仗手中的兵刃,因为,他们的身上无血。”
  高空微微一笑,道:“姑娘觉着在下用什么方法杀死他们的?”
  庄璇玑道:“一种奇怪的武功,我虽然无法说出来,但我却知道它很耗内力,所以,你施用了一次之后,立刻需要坐息。”
  高空叹息一声道:“不错,没有人能够以刀、剑上的奇幻变化,一举间,杀死那七个刀手,他们在刀法上有奇厉造诣,心理上有与汝偕亡的疯狂,给他们任何一点机会,都可能造成大错。”
  庄璇玑道:“但你却做到了。”
  高空道:“因为,我不是凭仗兵刃上的威力,杀死了他们。”
  庄璇玑道:“能不能告诉我用的什么方法?”
  高空道:“一种至阴的内功,叫作玄阴搜魂手。”
  庄璇玑道:“玄阴气功,透过指锋伤人?”
  高空道:“看来,有很多事,无法瞒过姑娘。”
  庄璇玑道:“如是要透过掌力,必需要挥掌击出,你连杀七人于一刹之间,不见挥掌击敌。”
  高空道:“不错,那是透过指力伤人,功夫到了十成火候,五指都可以发出玄阴暗劲,杀人于不知不觉之中。”
  庄璇玑道:“你能一次伤敌几人?”
  高空道:“三人,我只能用三指伤人。”
  庄璇玑点点头道:“能分由三指伤人,那该有八成以上的功力了?”
  高空点点头,道:“姑娘能在活人冢的人手围困之中,往来自如,乃也有非常之技了?”
  庄璇玑道:“我有一把剑,一把很锋利的剑。”
  高空笑一笑,道:“用时剑在手,不用的时候呢?”
  庄璇玑道:“藏在衣袖中。”
  高空道:“那柄剑,不会太长吧?”
  庄璇玑道:“一柄伸缩自如的软剑。”
  高空点点头道:“我看到了围袭姑娘的杀手,虽然不是谭奎特意造就的杀手,但他们确是活人冢的精锐,姑娘能在他们之中进退自如,在那柄软剑之上,乃有特殊的成就。”
  庄璇玑道:“天竺武功,对剑术上,有什么奇特的造诣?”
  高空道:“有,有几招特异的运创之法……”
  语声突然一顿,接道:“方真,方真没有告诉你?”
  庄璇玑点点头,道:“告诉我了。”
  高空道:“他是否也告诉过谭奎?”
  庄璇玑道:“谭奎是否告诉过你?”
  高空道:“没有,前几年,我们相处的很好,虽然说不上坦诚相见,但一起研商天竺武功,双方还能配合,后来,活人冢的实力,日渐壮大,双方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庄璇玑接道:“所以,你就放弃了习练天竺武功这件事?”
  高空摇摇头,道:“我盯的更紧,每一次,我回到了活人冢,就必须查看方真译出来的天竺原文,这方面,谭奎如想欺骗我,应该不太容易。”
  庄璇玑道:“方真是否已翻译出了全部的天竺文字?”
  高空道:“没有,据我所知,天竺密录十篇,只译出了八篇,论剑篇,和论毒篇,还没有翻译出来。”
  庄璇玑道:“当今武林之中,能够了然天竺密录十篇的,只有方真一人了。”
  高空道:“如果没有第二本天竺密录十篇流传在外,我想知道十篇全意的,只有方真一个人了。”
  庄璇玑道:“那本书,还在活人冢吗?”
  高空道:“没有,方真离开的时候,焚毁了原文。”
  庄璇玑道:“高空,你现在已经学会了天竺密录中十之七八的武功,不知道感觉如何?”
  高空道:“姑娘的意思是……”
  庄璇玑接道:“你觉着中原武功,和天竺武学,有什么不同之处?”
  高空道:“天竺武功,别走蹊径,易于速成,但一旦登堂入室,却发觉了这种武功有如双锋之剑,一面伤敌,一面伤己。”
  庄璇玑道:“这倒是武学中一个奇异之点,高兄能不能说得详尽一些。”
  高空道:“天竺武功,超越了七重境界,我必要鞭策自己,日求进境,一日不进,就会有着难以适应之感,但人体极限,会造成一种进境阻碍,这就有如蚕之吐丝,丝尽蚕亡。”
  庄璇玑点点头,道:“这可能是速成之害,使内外不能配合,才有这种结果,高空,你现在的感觉如何?”
  高空笑一笑,道:“我现在,刚刚有这种感觉,每日,如若不练上两个时辰,就有着筋脉僵硬的感觉。”
  庄璇玑沉吟了一阵,道:“那是说你已越过了第七重境界?”
  高空道:“年来进境奇速,所以,我才能一举间杀了七大刀手,问题在,一连数击之后,我会有看一种很疲倦的感觉。”
  庄璇玑道:“疲倦?”
  高空道:“对!那时候,我忽然觉着自己好想倒下去。”
  庄璇玑道:“坐息之后,是不是恢复的很快。”
  高空道:“在下现在又觉着精神充沛,可以再和强敌,作一场生死之搏了。”
  庄璇玑道:“我明白了。”
  高空道:“你明白什么?”
  庄璇玑道:“我想,这中间,可能牵涉到调整……”
  高空接道:“调整什么?”
  庄璇玑道:“调整、平衡,调整内外的进境,平衡体能极限,说来简单,不过,它牵涉到武功、医道,仔细研究,就十分复杂了。”
  高空道:“你的意思是,你能调整它……”
  庄璇玑接道:“现在不行,江湖大劫过后,我们都还活看时,我会帮忙你,化去这些疑难。”
  高空道:“姑娘的意思是说,假如你死了,我也会死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高空,你掀起这么大的风浪,死了难道不瞑目。”
  高空淡淡一笑,道:“庄姑娘,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你还没有答覆我。”
  庄璇玑道:“是不是要我嫁给你?”
  高空道:“对!”
  庄璇玑道:“我们都还不知道生命是否能延继下去,这件事,也无法找到正确的答案。”
  高空道:“对!这也是我和你谈的重要事情之一。”
  庄璇玑道:“哦!”
  高空道:“璇玑,只有我的衷诚合作,你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庄璇玑皱皱眉头,道:“事实上,你已经背离了活人冢,谭奎不会放过你,活人冢的人,都不会放过你。”
  高空笑一笑,道:“璇玑,我可以自保,但你和他们非死不可。”
  庄璇玑道:“我算过了这笔账,你帮我们的忙,我也在帮你,谭奎对你忌恨之深,只怕已经超过我们了。”
  高空微微一笑,道:“怎么?想赖了?”
  庄璇玑道:“我不会赖,这一场风暴过去,我会嫁给你。”
  高空这:“不管你心中是否高兴,我觉着,得到总比没有得到好。”
  庄璇玑忽然叹息一声,道:“我相信,你能得到我,而且是第一个得到我的男人!”
  高空道:“真是荣幸之至。”
  庄璇玑道:“但你得到的只是一个……”
  缓缓转身而去。
  高空望着庄璇玑的背影,呆呆出神,心中暗暗奇怪,忖道:难道我高空还不如龙公子么?
  一声尖厉的怪啸声,传了过来,也惊醒了高空,突然快步奔向大厅。
  庄璇玑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大厅之中。
  那两声怪啸,和高空的步履之声,并没有使她有什么反应。
  庄璇玑头未回顾,冷漠的说道:“有事情?”
  高空道:“很好的机会!”
  庄璇玑道:“什么机会?”
  高空道:“谭奎来了,这是一个很好杀死他的机会!”
  庄璇玑道:“哦!能不能说明白一些。”
  高空道:“现在,姑娘要听我安排了。”
  庄璇玑道:“说吧。”
  高空道:“我们两个出去,而且,你的一切行动,都要听我指导。”
  庄璇玑点点头,举步向外行去。
  她一直没有回头望过高空一眼。
  马鹏、柳媚、王杰,已被那一声尖啸声所惊动,会集放大门口处。
  柳媚低声道:“敌人似乎是要展开另一次攻势了。”
  庄璇玑道:“嗯!我要和高空出去查看一下敌情。”
  马鹏道:“我们陪姑娘去。”
  庄璇玑道:“你们守住大厅门口,不用去了,我们的计画是把敌人诱入大厅之中。”
  马鹏道:“好吧!咱们走。”
  柳媚道:“高空,你要好好的保护璇玑姑娘。”
  高空笑道:“三位放心,听我招呼,就立刻赶去。”
  马鹏道:“放心,放心,就是不为你,我们也会为了庄姑娘。”
  庄璇玑行人了庭院中,道:“这里行么?”
  高空道:“不行。”
  庄璇玑打开了大门,道:“一直走过去,是么?”
  高空道:“咱们还要冲过几重拦截?”
  柳媚高声说道:“高空,你应该走在前面,替庄姑娘开路。”
  高空微微一笑,呼的一声,由庄璇玑的身侧掠过,穿出大门。
  这座宅院,已被活人冢团团围起。
  大门外,一排横立看十二个人。
  十二个佩刀大汉,一色的及膝大褂,相差不多的年龄,一望即知,这是专门训练出来的人。
  黄衣刀手。
  庄璇玑轻轻带上木门,道:“高空,这些刀手的武功如何?”
  高空道:“刀法玄奇,诡异难测,又是一批很难对付的人物。”
  庄璇玑道:“活人冢训练的人,是不是个个都很难对付?”
  高空道:“不错,他们学有所本,而且是个个都经过了一场很艰苦的训练,能把他们出来拒敌,那是因为他们已有了相当的成就。”
  庄璇玑道:“这些人,是你对付呢?还是由我对付?”
  高空道:“我看,咱们一起出手。”
  庄璇玑点点头,道:“他们该不该死?”
  高空道:“以武林中论人对事的看法而言,他们都还没有什么恶迹,但他们以后,就变成了受命杀人的杀手!”
  庄璇玑道:“为什么?”
  高空道:“因为他们已经消失了判断是非的能力,只会听命行事。”
  庄璇玑道:“我明白了。”
  忽然间冲入了敌人的阵势之中。
  但见刀光纷起,十二个黄衣人,一齐挥刀攻了过来。
  十二个人,十二把刀,但看上去,一点也不乱,他们很熟练的散布成了一个网形的阵式,把庄璇玑围在了中间。
  十二刀联手攻出,分由四面八方而至。
  果然是十分凶厉的杀手。
  庄璇玑长袖飞舞击出,软软的长袖之上,含蕴了强大无比的力量,封开了迎面而来的四把长刀。
  身躯闪转,避开了两侧攻来的长刀。
  但第二次刀网却又很快的结成,劈了下来。
  庄璇玑暗暗叹息一声,忖道:“这大约是天下最难对付的刀阵了,看样子,如不伤人,只怕是很难脱开这刀网的围困。”
  心中念转,杀机陡生。
  左手长袖呼的飞起,卷住了一柄长刀,右手一挥,一道寒芒,电射而出,斜里向一侧挥了过去。
  但闻两声闷哼,两个执刀大汉,被生生斩成了四段,庄璇玑却借左手衣袖一带之力,飞出了刀网。
  未待对方第三度刀网组成,庄璇玑已抢先还击。
  扬手处寒芒闪动,洞穿了一黄衣人的前胸。
  这时,高空飞卷而至,左手挥动金环,挡开近身长刀,右手挥动,三指同时点出。
  这一次,庄璇玑看的很清楚,三个黄衣刀手,应指而倒。
  突然间,当当当三声钟响,环围两人的黄衣刀手,突然退了下去。
  但十二刀手,已然是六死一伤了。
  高空低声道:“过来,咱们站一处,谭奎就要现身了。”
  但见人影移动,谭奎缓缓由人群中行了出来。
  这时,谭奎已换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红的像团火,连靴子也是红的。
  在他身后七八尺处,跟看二十四个穿着红衣的人。
  庄璇玑忽然间发觉,这些红衣人似曾相识。
  谭奎行近两人九尺左右处,就停了下来,道:“高空,你有解释的理由吗?”
  高空淡淡一笑,道:“解释什么?”
  谭奎道:“你出卖了活人冢,也出卖了我。”
  高空冷笑一声,道:“谭奎,你在活人冢是什么身份?”
  谭奎道:“一冢之主。”
  高空道:“我呢?”
  谭奎笑道:“本来,咱们二分天下,各主一半,但现在,你却背叛了活人冢。”
  高空道:“谭奎,活人冢是我们两个人的,不论谁,都有作一半主的权力,这怎么能说我背叛了你呢?”
  谭奎道:“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你现在,确是在和活人冢作对,而且,你已被活人冢定为叛徒了。”
  高空道:“哦!这是你的决定了?”
  谭奎淡淡一笑,道:“目前这个局面,难道你还想否认么?”
  高空道:“就算没有这个局面,你也一样不会放过我。”
  谭奎道:“还有一件事,只怕你还不知道?”
  高空道:“你把我的人,都留在活人冢?”
  谭奎笑一笑道:“那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
  高空脸色一变,道:“你把他们都怎么样了?”
  谭奎道:“杀的杀,囚的囚,我记得你手下有十二虎卫……”
  高空似是很关心那十二虎卫,情绪立刻激动起来,道:“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谭奎道:“他们对你很忠实,不能为我所困,我只好给他们一点药物服用。”
  高空:“你把他们变成了活死人?”
  谭奎道:“他们十二个人的武功很高,而且都很骠悍善战,我如把他们杀了,那就未免有些可惜了。”
  高空冷笑一声,道:“我会杀了你,替他们报仇!”
  谭奎道:“这也正是我再告诉你高兄另一件事,他们也到了璇玑堡。”
  高空道:“在那里?”
  谭奎道:“很快就可以看到了,不过,十二虎卫,已经变成了十二金刚,说不定等一会,他们还会和你高老弟当面过招。”
  高空道:“谭奎,你好恶毒。”
  “无毒不丈夫。”谭奎冷厉的说道:“如其等到你未来杀我,还不如我先收拾了他们,先去了你的爪牙。”
  高空道:“果然被璇玑姑娘料中了。”
  谭奎哈哈一笑,道:“高空,只是晚了一步。”
  高空摇摇头,道:“并不晚,是你得意的太早了一些。”
  谭奎望望那些红衣人,道:“你认识这些人么?”
  高空道:“火雷武士。”
  谭奎道:“对!我化了不少心血,死了不少的人,才训练出了这几个人,目下已倾巢而出,只希望,他们能够对付得了你。”
  高空淡淡一笑,道:“多谢照顾,我知道,他们都有着一身很特殊的武功。”
  谭奎道:“那很好,现在,你可以先杀了他们,然后,咱们再谈谈……”
  高空冷冷说道:“我如是杀不了他们,或是死在他们手中,咱们自然也就不用谈了。”
  谭奎道:“如若你连这二十四个火电武士也打不过,就算是你能重回到活人冢,似是也没有什么大用了。”
  高空双目中暴射出冷厉的神光,显然已被谭奎激怒。
  谭奎却一挥手,二十四个红衣武士,分由两侧,向高空包围过来。
  高空抓住了腰中的金环。
  他已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准备放手一拚。
  庄璇玑低声叫道:“高空。”
  声音温柔,充满着关怀之情。
  高空的怒火忽然间息了下去,人也变的冷静了很多。
  “退回来。”庄璇玑的声音又传入了高空的耳际。
  声音娇媚动听,但对高空,却似有着无比的威力。
  高空忽然间翻身倒跃,退到了庄璇玑的身侧。
  不知何时,庄璇玑已悄然的退到了大门口处。
  高空轻轻吁一口气,道:“庄姑娘,这二十四人不好对付。”
  庄璇玑温柔一笑,道:“为什么不叫我璇玑?”
  高空呆了一呆,道:“我……我忽然觉得不配。”
  庄璇玑道:“不要妄自菲薄,你我处境,目前大致相同……”
  高空道:“对,都已经成了退此一步,死无葬身之地的局面。”
  庄璇玑道:“所以,你不能轻易动怒,更不能轻言牺牲。”
  高空点点头,道:“对!谭奎虽然对付了我最亲信的十二虎卫,但他却忽略了我另外的亲信人手。”
  庄璇玑笑一笑,道:“所以,你不能死。”
  高空道:“但对付这些人不太容易,咱们如不舍命一拚,……”
  庄璇玑道:“不能拼。”
  高空道:“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咱们了。”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把他们诱人大厅之中,不管他们如何凶厉,但他们总是血肉之躯的人,咱们用铁人找出他们的缺点。”
  高空微微一笑,道:“对!不过,谭奎那小子已经吃了一次亏,这一次,不知道他敢不敢进去大厅。”
  庄璇玑道:“敢不敢进入大厅,那是他们的事了,在那里和他们决一死战,是我们决定的事。”
  高空疾快的向后退了三步,进到了宅院之内。
  他没有招呼庄璇玑,因为,他忽然间觉着,庄璇玑仍然是那么深不可测,不论在智慧、武功上,都有着过人之处,两人经过几次坦然交谈之后,高空自觉对庄璇玑了解的,仍然和过去一样。
  她仍然是那么深不可测,没法预测她处事的反应。
  但他却看到了庄璇玑另一种武功上的惊人成就,“剑术”。
  剑招的凌厉、凶悍,绝不在他的搜魂揩下。
  高空忽然感觉到需要保护的是他,而不是庄璇玑。
  谭奎指挥的红衣武士,因高空的脱围而出,而且停了下来。
  现在,他们面对着庄璇玑。
  庄璇玑清澈的目光,冷冷的扫掠红衣武士一眼,缓步退入门内。
  谭奎哈哈一笑,道:“庄璇玑,是不是希望利用你那大厅中布置的铁人。”
  庄璇玑道:“不错,咱们处在劣势,总要选了一个最有利的地方,再和阁下决一死战。”
  谭奎微微一笑,道:“庄姑娘,我忽然发觉了高空的眼光不错。”
  庄璇玑道:“什么意思?”
  谭奎道:“你实在是一个叫男人动心的女人!”
  庄璇玑理一理鬓边的散发,笑道:“多谢夸奖了。”
  谭奎笑道:“姑娘,这几日中,我没有全力攻打你们。”
  庄璇玑道:“为什么呢?”
  谭奎道:“我发觉了高空靠不住时,我必须先解决一些后顾之忧,姑娘,我是一个很聪明、很谨慎的人。”
  高空道:“你在施展阴谋,准备一举把璇玑堡炸为平地,只是,很不幸的,被我破坏了你的阴谋。”
  谭奎道:“高空,你已经失去了一切,地位、实力,你变成了真正的高空,一无所有。”
  高空道:“至少,我还有一身武功,可以和你一决生死。”
  谭奎淡淡一笑,道:“可悲的是,你连和我动手的机会,也未必会有了。”
  语声一顿,接道:“庄姑娘,你可曾算过,你有多少得胜的机会。”
  庄璇玑淡淡一笑,道:“照双方的实力算计,我们的机会实在很小。”
  谭奎道:“明知不可为,姑娘又何必逆势而行呢?”
  庄璇玑道:“谭兄,有什么高见?”
  谭奎道:“千百年来,武林中梦寐以求的武林统一大局,江湖上一直没有实现过,但现在……”
  庄璇玑接道:“现在,你却快要使它实现了,对么?”
  谭奎道:“不错,目下你这璇玑堡,是最后一个抗拒我的地方。”
  庄璇玑道:“现在,我们己身陷重围。除了拚死一战之外,别无良策了?”
  谭奎道:“有,只要姑娘肯合作,咱们何妨谈谈。”
  庄璇玑道:“谭兄,请说出来,我会很认真的想一想。”
  谭奎道:“姑娘和在下合作,化干戈为玉帛。”
  庄璇玑道:“你撤离人手,保留下璇玑堡这一块干净土地。”
  谭奎道:“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
  庄璇玑道:“什么条件?”
  谭奎道:“利害相连,姑娘只要求在下如何,如何,是不是不太公平?”
  庄璇玑道:“我在听。”
  谭奎望望高空,笑道:“这个人不能容他。”
  庄璇玑道:“还有么?”
  谭奎道:“姑娘嫁给我,我把天下分你一半。”
  庄璇玑道:“让我想想如何?”
  谭奎道:“多长时间?”
  庄璇玑道:“一天一夜如何?”
  谭奎摇摇头,道:“太久了,我只能给你一个时辰。”
  庄璇玑道:“好!我会给你一个答覆。”
  谭奎道:“一个时辰,我会对贵堡发动一次全面的猛攻。”
  庄璇玑点点头,举步向前行去。
  高空紧随身后,行入大厅。
  大厅门户洞开,一眼间,可看见厅内景物。
  谭奎似是很守信,不但未追来,反而退出了大门。
  高空低声道:“姑娘,一个时辰,正是他需要的时间。”
  庄璇玑道:“我知道,我们也需要,高空,他会不会亲自出手?”
  高空道:“他号称百变书生,易容术大下无双,他可能会在场,但我们却不知道那一个是他。”
  庄璇玑沉吟了一阵,道:“活人冢的组织,虽然是很庞大,但却有一个很大的缺点。”
  高空道:“哦!这对我们是不是有点帮助呢?”
  庄璇玑道:“这要看你了!”
  高空道:“我!泵娘,你的料断不错,谭奎现在急欲杀人,不是你,而是我了,我们已成誓不两立的局面,不过,在下还没有杀死他的把握,也没有可以制胜的办法。”
  庄璇玑道:“怎么?你忽然间消失了信心?”
  高空道:“老实说,十二虎卫,不但是我的心腹,而且,他们还分别领导着我在活人冢埋伏的实力,如今他们受制,我已经……”
  庄璇玑道:“你已经失去了主见?”
  高空道:“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无法调动人手助拳。”
  庄璇玑道:“你是说,十二虎卫,你拥有力量完全崩溃了?”
  高空道:“那倒不是,只是目下已经无法调集他们赶来此地,除非我能离开此地。”
  庄璇玑道:“谭奎会不会放你出去?”
  高空道:“不会,而且,他会全力截击。”
  庄璇玑笑一笑,道:“如果我们两人联手,有没有冲出去的机会?”
  高空摇摇头,道:“机会不大。”
  庄璇玑道:“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去今日之危呢?”
  高空道:“这个,这个……,只有舍死一战了,尽其在我。”
  庄璇玑低声道:“高空,如若我们能杀了谭奎呢?”
  高空精神一振,道:“对!这是活人冢最大的缺点,除了谭奎之外,没有人能了解活人冢全盘号令方法,谭奎一死,整个的活人冢,就失去了号令首脑。”
  庄璇玑道:“会不会不战自乱?”
  高空道:“十分可能。”
  庄璇玑道:“是不是可以确定如此?”
  高空道:“纵还有人主持,但他们号令系统已经不会很灵活了,我们的胜机,能升高一半,有五对五的机会。”
  庄璇玑道:“高兄,现在,你要用心的想想了,谭奎有没有亲身临敌的习惯?”
  高空道:“他自持易容手法高明,常常混在人群之中临敌,以察虚实。”
  庄璇玑道:“如若谭奎在场,你能不能分辨出来?”
  高空摇摇头,道:“很难。”
  庄璇玑道:“多观察一些时间呢?高空,我相信他一定会有破绽。”
  高空沉吟了一阵,道:“试试看吧!”
  庄璇玑道:“一定要慎重,咱们胜负的机会和这个关系很大。”
  高空道:“姑娘能不能告诉详细的计画?”
  庄璇玑道:“可以,你明了内情,才知道此事关系的重大。”
         ※        ※         ※璇玑堡的防守,已完全集中在大厅内,也是庄璇玑预计的决死之处。
  除了大厅之外,已撤去了所有的防守。
  庄璇玑、马鹏、王杰,并立大厅阶前,等待一场即将来临的猛攻。
  没有任何声息、警告,活人冢在悄无声息中,展开了攻势。
  十二个红衣人,分列两行,缓向大厅中行来。
  他们走的很慢,但兵刃已在手中。
  十二把短柄银斧,闪闪生光。
  庄璇玑目光如电,不停在十二个红衣人的脸色扫掠。
  她希望能看出十二个人中,有没有谭奎混在中间。
  但她很失望。
  庄璇玑对自己的观察力,有相当的信心,但十二个红衣人,却都一样的神态,木然的脸色,沉着行动,瞧不出一点可疑的地方。
  十二个人,直行到厅门前面,仍未停下,也无视于站在阶前的庄璇玑、马鹏、王杰。
  庄璇玑低声道:“小心他们的右手。”
  红衣人手中着银斧,但却全都握在了左手之中,右手却紧紧握拳。
  马鹏大声喝道:“站住……”
  那知这一声大叫,却突然引起红衣人的快速攻袭。
  但见前面两个人一伏身,疾快的冲了上来,银斧一闪,迎面劈下。
  动作快如闪电。
  庄璇玑双袖拂出,挟着劲风,挡开了两柄银斧,道:“退回去。”
  王杰已打出了四枚暗器。
  一枚子午钉,击在了一个红衣人的前胸之上。
  一寸五分的子午钉,全入肌肉之中。
  但那红衣人,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好像那枚子午钉,不是射在他的身上一样,右手一扬,拍出了一掌击向王杰。
  王杰已闪入厅内,庄璇玑接下了这一掌。
  一股极热的暗劲,直涌过来。
  庄璇玑心头一震,疾快的退入厅中。
  那发出掌力的红衣人,却蓬然一声,倒在地上。
  那枚子午钉,竟然射入了红衣人的心脏之上。
  他不怕疼,但他不是铜打铁铸的人,他会死,那一枚深入心脏的子午针,是致命的一击,再加庄璇玑那一掌反震之力,震散了他护身元气,立刻毙命。
  庄璇玑接下了那一掌之后,感觉到一股热力,由掌心直透而入,循臂而上。
  半条手臂立刻红肿起来。
  庄璇玑运气封住了穴道,但那股热力十分强大,竟然无法阻止。
  火焰掌,一种由天竺传入的奇异武功,用很奇异的方法,练成了一种奇异的武功。
  那是一种付出极高代价的武功,十个人中,也许只有一两个人可以练成。
  幸好庄璇玑由方真的口中知道了这种武功,也知道了这种武功的破解之法,立刻盘膝而坐,运气调息。
  这时,几个红衣人,正缓步行入大厅之中。
  马鹏。柳媚、王杰,缓步迎了上去。
  他们要保护庄璇玑,不惜决死一战。
  庄璇玑急急叫道:“快些闪开。”
  马鹏呆了一呆,道:“姑娘,你说什么?”
  庄璇玑道:“我要你们闪开。快,快……”
  柳媚接道:“可是你……”
  庄璇玑道:“我不要紧,快退下去。”
  四个红衣人十分沉着,他们缓步而行,不紧不慢,逼近三人。
  马鹏道:“咱们退下去吧!”
  柳媚、王杰回顾了一眼,飘然而退。
  马鹏等一动,四个红衣人也突然飞跃而起,扑了过去,各自击出一掌。
  正在盘膝而坐的庄璇玑,忽然飞身而起,直向四人迎了上去。
  四个红衣人的掌力,都击花了庄璇玑的身上。
  庄璇玑的人,被震的飞了起来。
  但她仍然大声喝道:“快闪避开去。”
  马鹏等人,已准备回身迎敌,听得庄璇玑的呼叫之声后,立刻分别跃开。
  四个人合力的一击,似乎是并没有伤到庄璇玑。
  庄璇玑整个人缩成了一团,滚入大厅一角。
  大厅中的机关已然发动,四具铁人,冲向红衣大汉。
  但闻蓬蓬之声,传入了耳际,四个红衣人,各发一掌,击中了四具铁人。
  火焰掌虽然是极为恶毒的武功,但它伤不了铁人,四具铁人,也各自发出了一掌。
  它们的动作,虽然很快速,但却缺少了应敌、机变的能力,四掌虽然快速,但却被四个红衣人一闪避开。
  四个红衣人,虽然避开了拳势,但却有两个突然倒了下去。
  他们躲过了铁人的冲击,却躲不过隐藏在铁人后面的人手袭击。
  王杰发出了四枚暗器,击倒了两个红衣人。
  马鹏等终于发觉了这十二铁人的威力,它们本身固然已有很强大的杀伤力,但更强大的,是与人的配合。
  自然,这需要两个很重要的条件,第一个是要了解这些铁人攻袭的路线,第二是操纵人和他们的配合。
  庄璇玑曾经要他们苦练和这些铁人配合的身法。
  现在,已证明了它的强大。
  但活人冢的红衣人相当的骠悍,他们似乎完全不畏惧死亡的威胁。
  对同伴之死,竟自视若无睹。
  马鹏也配合着铁人的行动,展开了攻袭,很轻易的解决了另外两个红人。
  他的鬼刀,本已神出鬼没,再加上这些铁人的掩护,更是锐不可当,每击必中。
  但第二批六个红衣人,又缓步行了进来。
  他们没有畏惧,但也不再躁进,进入了大厅之后,分成一排而立,静静的站着。
  左手执着银斧,护在胸前,右手部蓄势待发。
  十二道眼神,不停的在四下搜望,似乎在找寻猎物。
  大厅中很暗,也很静。
  十二个铁人,都已出现在大厅中,但却静静的站看不动。
  方真铸造这十二个铁人的时候,各有所本。
  他们站在那里,完全像真人一样。
  马鹏、王杰、柳媚,各隐藏在一个铁人后面。
  他们都已了解那火焰掌的利害,只要被击中一掌,必死无救。
  双方,形成了一种相对的僵持。
  这时,庄璇玑却正以极大的耐力,在逼聚火焰掌的奇毒。
  她受了很重的伤,也尝试到了火焰掌的利害。
  要不是方真的心细如发,告诉了她除毒之法,庄璇玑现在已可能死在了火焰掌下。
  这是一种奇异而恶毒的掌力。
  她了解处境的险恶,也明白,必须要尽早的恢复体能。
  她明白自己是一种精神的象徵,璇玑堡中的人,一直勇敢的和活人冢如此庞大的势力抗拒,她占了极大的因素,如若她垮下来,整个勇气会立刻崩溃,所以,她必需要尽快的排出毒伤。
  现在,她正躲在一个角落中。
  她必须放弃观察一切的演变的机会,专心一意,运气除毒。
  幸好,谭奎不知道,反而认为火焰掌伤不了她。
  谭奎过高的估计了庄璇玑。
  高空也不知道,所以,他正配合着马鹏等阻止强敌的进攻。
  方奇在操着大的机关枢纽,控制十二个铁人的攻势。
  死去的方真和庄璇玑是两个最好的操纵人,方奇是第三个。
  方真虽然是天才,但时间太过迫急,这大厅中的机关,安装的并不太好,他如若活着,他会随时的调理,但现在,他已经死了。
  幸好是四大凶煞的配合,借铁人的运转,挡住了火焰掌力,马鹏的鬼刀,柳媚的“弹指飞毒”和王杰的暗器,发挥了最大的效用。
  高空也连连施下毒手。
  二十四个练成绝世威力火焰掌的武士,勃这样断送在大厅中,一个不剩。
  谭奎如若知道这些人火焰掌的威力,他会很痛惜。
  单是这二十四个人,只要运用的恰当,就可以天下无敌。
  那是经过一阵严酷的淘汰之后,由两百人中,训练出来的精锐人士。
  谭奎本是很聪明的人,但庄璇玑却给了他一个很大的错觉。
  那使他误认,这些武士,并不是很具有威力的人。
  因为,他眼看到庄璇玑中了数掌之后,竟然若无其事。
  其实,一掌就可以伤了庄璇玑,庄璇玑已经受了伤,她已无法再承受第二掌,那会立刻使庄璇玑毙命于火焰掌下。
  但庄璇玑确然中了很多掌,却没倒下。
  她有一个极大的秘密,身上穿着刀枪不入,可避寒、热奇毒的天龙甲。
  秘密是很利害的一种武器。
  这个秘密,使谭奎断送了二十四个可以称霸天下的武士。
  因为谭奎忽然对他们很失望,多年的心血,有着白费的感觉。
  对这些第一流的武士之死,谭奎没有一点悲伤。
  他完全不知他们的价值,就这样天下最精锐、恶毒的武士,被十二个铁人,配合着四大凶煞的突袭,完全死在了璇玑堡的大厅之中。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