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八章 逍遥堂火焰洞


  庄璇玑道:“怎生知晓?”
  伏虎索道:“我们想过了很多的办法,这只不过是办法之一。”
  回春手道:“除非有斩金、切玉的宝刀,或可一试之外,恐怕是只有一个办法。”
  庄璇玑道:“愿闻高见。”
  回春手道:“你们替老夫护法,我替他们动手术,取出丝索。”
  庄璇玑摇摇头,道:“你要多少时间?”
  回春手道:“半天就够了,问题是,这是大手术,他们必须要七日以上的休养。”
  庄璇玑笑一笑,道:“这办法,不太好,晚辈此时还不宜和他们冲突,因为,我没有见到统治这活人冢的真正首脑。”
  回春手道:“唉!庄姑娘,你如是真有好计划,那就别管我们了。”
  庄璇玑沉吟了一阵,低声道:“三位老前辈,就晚辈所知的江湖中,目前确已无可用之人,晚辈带来这几个人,在年轻的一辈中,算得上是高手,但他们如何能抗拒活人冢这等庞大的实力呢?所以对付活人冢,必须还要三位老前辈的支持。”
  铁铃叟道:“就算我们三个老人家,愿意为江湖尽一分心力,但如无法斩断困我们的天蚕丝索,还是无法帮你。”
  伏虎索道:“小丫头,你已经说服了我们,问题在我们无法走出这逍遥堂,他们断了水粮,可以把我们渴死,饿死,他们如是放一把火,可以把我们烧死,你想想看,我们如何能帮助你,我们都是年过古稀的人,生死之事,实也不放心上了,如若能帮助你,我们自然会尽最大的心力了。”
  庄璇玑道:“老前辈,那一位去把大厅的门关上。”
  伏虎索道:“关上厅门干什么?”
  铁铃叟道:“我们这三个徒儿,对我们十分忠心,只要姑娘带来的人,能够保密,这消息就不会外了。”
  回春手道:“再说,我们只要断了被困于此地的天蚕丝索,我们就会跟你一起行动,还有什么要保密的。”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晚辈只是想试试看几种方法看,能不能解去这天蚕丝索,万一解不开,岂不是要为人耻笑。”
  回春手道,“这个么?倒也有理。”
  伏虎索行了过去,掩上了厅门。
  站在厅庭的四大凶煞,眼看到伏虎索掩上房门,心中吃了一惊。
  马鹏道:“咱们冲进去。”
  高空道:“赞成,赞成,咱们拼了这条命,会会江湖上三大奇人,也算是人生一大乐事。”
  幸好庄璇玑用手势阻止了他们几个人的冲动。
  铁铃叟笑一笑,道:“女娃儿,厅门关上了,你有什么法子可以解去天蚕丝。”
  庄璇玑道:“武林中有一件天龙甲的事,诸位听过没有?”
  铁铃叟道:“自然是听过了,那是一件宝衣,听说可避刀枪、火、毒。”
  庄璇玑道:“晚辈也听说过,那件天龙甲,就是天蚕之丝,合以龙鳞而成,天蚕丝可以成衣,虽要巧手编织,但总要裁剪之法才行,所以,这世上,应该有一种可以克制天蚕丝的方法,否则条条蚕丝,绵绵不绝,如何能织成衣物呢?”
  回春手道:“女娃儿,你这点年纪,竟然知晓如此多的事情,实在是叫人敬服,不过,就老夫所知,天蚕之丝,历久弥坚,听说,在初抽成丝约六日之内,可用利刀剪断,过期则坚韧逾倍,无物可伤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事物始生,乃具相克之理,晚辈相信必有断丝之法,只不过要化去一些时间罢了。”
  铁铃叟道:“要多少时间?”
  庄璇玑道:“三个时辰,应该够了。”
  回春手道:“这个,我们倒可以想个办法。”
  伏虎索道:“你有把握么?”
  庄璇玑道:“十之八九,不过,晚辈还有一个不情之求。”
  铁铃叟道:“好!你说吧!”
  庄璇玑道:“三位老前辈最好能熟睡一阵。”
  铁铃叟道:“什么?熟睡一阵,这恐怕不太容易了。”
  伏虎索道:“不怕告诉你小丫头,我们被困于此,十有余年,也没有白白浪费,我们三个人互相切磋,内功大进,近两年来,我们已经很少睡觉了,只要打坐一下,就可疲劳尽按。”
  庄璇玑目注回春手,道:“老前辈可有良策?”
  回春手道:“女娃儿,我们闭上眼睛不看就是,良医救人,心存正大,不要想儿女之私,也就是了。”
  原来,他们认为庄璇玑姑娘家,不愿为人撩襟医疾。
  庄璇玑心中暗道:这倒是一个很好的藉口。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三位老前辈,璇玑年幼面嫩,初入江湖,还有很多地方,看它不开,三位老前辈丝索又穿在琵琶骨上,实也很多不便之处,三位如非睡熟,晚辈怎敢下手。”
  伏虎索愣了一愣,道:“小丫头,你究竟要怎么样整治我们?”
  庄璇玑道:“试断天蚕之丝。”
  伏虎索道:“那为什么要我们睡熟了才行?”
  庄璇玑笑道:“其实,三位也可以提出一个相对的条件,晚辈定当接受。”
  铁铃叟哈哈一笑,道:“算啦,你如是想谋杀我们三个,老夫也认了,不过,我们很难睡的熟,只有一个法子,可以使我们失去知觉,那就是点了我们的穴道。”
  回春手道:“铁老儿,她转弯抹角的,就是这个用心,难道你还听不出来。”
  铁铃叟道:“我自然是听出来了,所以,老夫才把事情挑明了。”
  伏虎索道:“现在,咱们该有个决定了。”
  回春手道:“我实在想不通,她要断咱们身上的天蚕丝索,为什么一定要咱们熟睡一场呢?”
  庄璇玑道:“三位老前辈至少应该相信,晚辈决无加害之心。”
  回春手哈哈一笑,道:“女娃儿,想不到老夫活了七十岁,竟然被你这个女娃儿给要的团团乱转。”
  伏虎索道:“女娃儿,老夫好像是被你说服了,来吧!先点老夫穴道。”
  铁铃叟道:“看来,咱们非要跟你配合了。”
  回春手道:“一条线上,栓了咱们三个人,一个人不同意,都无法完成这件事。”
  说完话,三个人同时闭目而坐。
  庄璇玑不再犹豫,突然出手,点了三个人的穴道。
  三个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夜暮低垂的时分。
  不知不觉间,已然过去了两三个时辰。
  铁铃叟道:“咱们被一个女娃儿耍了半天,不知道身上的天蚕丝索解了没有。”
  庄璇玑的声音由暗影中传了过来,道:“幸未辱命,不过,三位最好还要装着丝索未解,请三位帮忙的时候,我自会派人来通知。”
  语声一顿,低声道:“天蚕丝索是很难解,所以,化了我近两个时辰的时间,这件事,已然引起了一些麻烦。”
  铁铃叟道:“什么麻烦?”
  庄璇玑道:“我在此地停留的太久,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伏虎索道:“什么人的怀疑?”
  庄璇玑道:“能够怀疑你们的人,这活人冢内不多,三位想想看,就可以知道了,我该走了,如是有人来找麻烦,只好由三位自己应付了。”拉开厅门行了出去。
  铁玲叟、回春手、伏虎索,都没有出言阻止,只因此刻,他们心中忽然感到一阵震动,他们想到了很多年,都没有斩断的天蚕丝索,竟然被一个女娃儿化了半天的时间,把它给斩断了。
  这是何等惊人的才慧,何等惊人的能力。
  逍遥堂的庭院中,坐满了人,四大凶煞,龙、虎、蛇、鼠四公子、孟雷。
  这些人都很焦急,但他们还都在坐着,只有一个人,却不停的来回走动。
  那是项青阳。
  但铁铃叟等三个弟子,还是守在大门口处。
  这三个人,一直保持严肃的警戒。
  直到庄璇玑行出厅门,群豪才松了一口气。
  项青阳快步迎了上来,道:“璇玑姑娘,你还好吧?”
  他似是比别人,都心中焦急。
  庄璇玑道:“我很好啊!二总管是不是等得很焦急?”
  项青阳道:“唉!泵娘,你再晚上片刻出来,只怕就要出事了。”
  庄璇玑道:“会出什么事呢,太上三护法,都是活人冢内很受敬重的人,难道你还信他们不过。”
  项青阳道:“不是信不过,而是……而是……”一时间,想不出适当的理由,竟然说不下去。
  幸好,庄璇玑接了口道:“我有些饿了,项总管能不能赏给我们一顿饭吃。”
  项青阳道:“早已安排好了吃饭的地方,咱们走。”
  只听一阵金锣之声,传了过来。
  项青阳急道:“快走!金锣二响了。”
  庄璇玑一面举步而行,一而说道:“金锣二响,是何用意。”
  项青阳道:“那是召唤在下和姑娘的锣声,如是三响之后,咱们还未离去,他们就冲进来了。”
  庄璇玑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冲进逍遥堂来。”
  项青阳道:“会来些什么人,我不知道,反正有人会来就是。”
  三个童子,仍拦在大门口处。
  这三人守了半日,一直戒备不松懈。
  庄璇玑笑一笑,道:“三位可以让让路了。”
  三人相互望了一眼,齐齐摇头。
  铁铃叟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开门,让璇玑姑娘出去。”
  三个童子退到一侧,拉开木门。
  庄璇玑微微领首,道:“三位对师父都很忠心。”
  举步行出大门。
  项青阳紧随身后,出得大门,才轻吁了一口气,道:“好险啊!好险!”
  庄璇玑道:“什么事好险啊?”
  项青阳道:“如是璇玑姑娘在那大厅中再多留一会儿,咱们在金锣三响之后,还未离开逍遥堂,那就立刻会造成一场激烈的冲突。”
  庄璇玑道:“你很担心会发生这一场冲突?”
  项青阳笑一笑,道:“只能说,我们的运气不错,不管如何,这一场冲突,还是没有发生。”
  庄璇玑低声道:“项总管,如若真要发生一场冲突,那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
  项青阳沉吟了一阵,道:“关键在三位太上护法的态度了,他们能遵从和容忍,把咱们交出,如若,他们不肯遵从,那就会引起一场十分激烈的搏杀。”
  庄璇玑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咱们是先遭殃了。”
  项青阳道:“护法三老如是一出手,那就更不堪收拾,必将会拼一个血溅逍遥堂。”
  庄璇玑道:“血溅逍遥堂,你是说护法三老会死?”
  项青阳道:“护法三老虽然在江湖上身份崇高,但手臂终归粗不过大腿,真要动起手,他们必败无疑。”
  庄璇玑道:“这活人冢内,谁有如此大的力量,能使护法三老死亡。”
  项青阳道:“姑娘难道还感觉不出,什么人才能使你在活人冢内畅行无阻。”
  庄璇玑道:“我有些明白,不过,我也感觉他还是有些顾虑。”
  项青阳道:“像你这样聪明的姑娘,实在少见,不过,他的势力已经很大了。”
  他似是生恐庄璇玑再问下去,加快脚步,行入了一座厅中。
  厅中燃着四支红烛,四角处,却吊着四颗明珠。
  烛火、珠光相映,厅中一片通明。
  两张方桌上,已摆好了酒菜,四个白衣童子,垂手站在厅中。
  项青阳道:“这活人冢内,虽然是僻处地下,不过,这里却有世上很有名的厨师,和自酿的好酒,在吃上,该是第一流的美味。”
  高空冷冷说道:“就怕这酒是生命之泉,咱们喝了之后,也要成为这活人冢内的护法了。”
  项青阳笑一笑,道:“诸位是秃子跟着月亮走,沾了庄姑娘的光啦,否则,就凭诸位连进接引山庄的身份还不够。”
  项青阳道:“如是姑娘不累,那就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庄璇玑笑一笑,道:“项总管的意思,可是说咱们累了要休息,不累的时候也要休息么?”
  项青阳笑一笑,道:“璇玑姑娘,事实上,姑娘和他们也该休息一下了。”
  庄璇玑道:“那是要休息了。”
  项青阳苦笑一下,道:“姑娘,别这样咄咄逼人,在下也只是奉命行事。”
  庄璇玑道:“不!我要见他。”
  项青阳愣了一愣,通:“见什么人?”
  庄璇玑道:“什么人要你接引我进入活人冢的……”
  轻轻吁了一口气,接道:“项总管,我有自知之明,如非有人要你接我,我们很难进得来。”
  项青阳点点头。
  庄璇玑道:“他待我很礼遇,确有贵宾的样子。”
  项青阳道:“对!泵娘论事,实在是叫人敬服。”
  庄璇玑道:“我想他要我进来,见识了这么多高人,这么强大的实力,一定是别有用心了。”
  项青阳不自觉的点点头。
  庄璇玑道:“现在,我已经见到这里的强大实力,也该见见他了。”
  项青阳道:“现在不行。”
  庄璇酿道:“为什么?”
  项青阳道:“他很忙,虽然,这地方看上去和外界隔绝。但事实上,我们必须要掌握到江湖上的各种变化。”
  庄璇玑道:“哦!”
  项青阳道:“现在,他实在无法接见姑娘。”
  庄璇玑道:“那要等到几时呢?”
  项青阳道:“至少,要四个时辰之后。”
  柳媚冷笑一声,道:“既是如此,那就不该问我们,是否累了……”
  项青阳接道:“其实,在下只不过是希望把话说的好听一些。”
  庄璇玑道:“既然见不到他,项总管能不能带我们封别处瞧瞧?”
  项青阳沉吟了一阵,道:“姑娘想看什么?”
  庄璇玑道:“我已经看到了很多的人,所以,不想再看人了。”
  项青阳道:“姑娘,我只是一个总管身份,很多事,我都不能作主。”
  柳媚道:“而且,还是二总管,作主的事情更少了。”
  项青阳怒道:“柳媚,别太过份,惹得我动了怒火、恨意,对你不会有什么好处?”
  柳媚格格一笑,道:“你没有怒火、恨意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庄璇玑道:“柳大姊,项总管人不错,别再气他了……”
  语声一顿,接道:“我想,在你项总管权限之内,带我们开开眼界,再说,我是贵宾,只要不太触犯禁忌.你推到我身上就是。”
  项青阳面有难色,沉吟了良久道:“璇玑姑娘,有一个地方叫做火焰洞,不知道姑娘是否愿去瞧瞧?”
  庄璇玑道:“名字很动人,不过还希望项总管能给小妹解说一二。”
  项青阳道:“那是一座山洞,半由天然,半由人工,创造出来那座火焰洞。”
  庄璇玑道:“那是惩罚人的刑场了。”
  项青阳道:“不是,那是一种练武功的地方。”
  庄璇玑道:“练武功的地方?”
  项青阳道:“对,我们这里有火焰、寒冰三洞;都是供练特殊武功的地方。”
  庄璇玑道:“那真得去见识一下了,利用天然的酷寒、极热,练习的武功,必然是很特殊的武功了。”
  项青阳笑一笑,道:“不错,他们的武功很特殊。”
  庄璇玑笑一笑,道:“你奉命来接待我,想来一定得到了某些授权,对么?”
  项青阳道:“不错,姑娘不觉着我已经说出了太多的事情。”
  庄璇玑道:“那一位和你同来的妇人,忽然不见了,我想她可能是被调走了。”
  项青阳道:“璇玑姑娘洞查细微,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了。”
  庄璇玑道:“那已证明了你作的很好,一切都不逾份。”
  项青阳道:“姑娘太夸奖了。”
  庄璇玑道:“其实,这活人冢内的强大实力,已凌驾了任何门派之上,放眼江湖,绝无任何人可以抗拒了,这地方已经用不着隐藏什么?”
  项青阳道:“也许姑娘说的有理,只不过,在下的职司低微,有些事实在无法办到,有些话也不敢轻易的说出来。”
  “我很明白你的苦衷,但你可以……”庄璇玑道:“把事情都推到我的身上,其实,他要你带我参观活人冢内的人人事事,用心也很明显,难道你不明白。”
  项青阳道:“就算我明白一些事,但也只是猜想,璇玑姑娘不太了解,我不能犯任何错误,一有错失,就可能会失去了一条命。”
  庄璇玑道:“如若我有什么能力,我会全力的支持你。”
  项青阳道:“多谢姑娘了。”
  庄璇玑站起身子,道:“现在,咱们可以去瞧瞧那火焰、寒冰洞了。”
  项青阳站起身子,道:“在下带路。”
  起身向外行去。
  庄璇玑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所谓火焰洞,那是一个小小的山洞,洞口处向外冒出熊熊的火焰。
  那洞大约有八尺方圆。
  庄璇玑凝注洞口,道:“这就是火焰洞了。”
  项青阳道:“是!”
  庄璇玑道:“这洞有多深?”
  项青阳道:“在下这种功力,还不敢进去,所以,不太知晓。”
  庄璇玑道:“项总管,我们能不能进去瞧瞧?”
  项青阳大吃一惊,道:“姑娘要进去?”
  庄璇玑道:“是啊。”
  项青阳道:“这个,不太好吧,万一姑娘有了什么伤损,要在下如何交代。”
  庄璇玑道:“我自己要进去,和你何干?”
  项青阳道:“姑娘,如是一定要进去,为什么不派个人进去呢?”
  庄璇玑道:“如若那火焰洞很危险,谁又肯舍命进去呢?”
  项青阳道:“姑娘,在下带你到此地,已经有些越权了,如若姑娘发生什么事,在下,在下……
  庄璇玑嫣然一笑,接道:“项总管,你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担心的只怕你受到惩罚,却不担心我的危险。”
  项青阳道:“姑娘,人贵自知,我很了解自己,在下还没有照顾姑娘这个身份。”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项总管能荣膺重任,实在有很多原因。”
  她说的很含蓄,言下之意,是称赞项青阳约克已功夫。
  庄璇玑的温柔,和智慧,托衬的她本就动人的美丽,更为动人,和她接触的时间,多上一刻工夫,就会对她多一分爱慕。
  人人都为庄璇玑的智慧加美丽,放射的光芒所眩,纵然不肯说出来,但内心之中,却是极为渴望着一亲芳泽,一旦这个机会来了,就算明知是镜花水月,但能得一言相慰,一目关顾,也有莫大的安慰。
  可是项青阳却能克制着自己,不管他是否心口如一,但却能镇静如常。
  轻轻一提衣领,项青阳微笑着说道:“姑娘的安危,和在下的生死,有着相当关连,所以,在下不希望姑娘冒险。”
  庄璇玑道:“那山洞之中,火光熊熊,我不去,又叫谁去呢?”
  “我,我……”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响起了几个人的声音。
  说话是高空、王杰、龙公子。
  庄璇玑点点头,道:“忠勇可嘉,但我想知道你们的真正想法和准备。”
  高空道:“想法倒有,不过,准备却是谈不上了。”
  庄璇玑道:“那就说说你的想法吧!”
  高空道:“在下的想法是,这里既然可以练武功,大概有几分可以求生的机会。”
  庄璇玑道:“不管洞中的火势是否极为猛烈,但想像之中,那里空气可能很坏,就算不被大火烧死,也可能被浓烟熏呛而死。”
  妙手高空道:“果真如此,那也只好让他死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王杰,你的打算呢?”
  王杰道:“我还没有高兄想的那么清楚,完全想赌赌运气。”
  庄璇玑轻轻叹息一声,道:“龙公子,阁下呢?”
  龙公子道:“我不知道,我只觉得有什么凶险的事,我绝不能后人。”
  庄璇玑道:“你们都是这样的想法,我如何能让你们进去,项总管,还是我们进去吧!”
  项青阳道:“我们,那是说我也要进去了?”
  庄璇玑道:“对,要是我被烧死了,你不是也活不成么?”
  项青阳道:“十之八九如此。”
  庄璇玑道:“那你为什么不肯陪我进去看看呢?”
  项青阳苦笑一下,道:“因为,进入这火焰洞中,活命的机会,也不太大。”
  庄璇玑道:“项总管,看来,你是个很爱惜生命的人。”
  项青阳道:“姑娘,死有轻重之别,如若进入火焰洞非死不可,那又何苦冒这不值之险呢?”
  庄璇玑道:“哦!想不到项总管竟然也会知道死有轻重之别?”
  项青阳笑一笑,道:“姑娘,在下不想进去,也奉劝姑娘,不必进去。”
  庄璇玑道:“可是,我非要进去不可……”
  语声一顿,接道:“其实,火焰洞中,未必会全无生机。”
  项青阳道:“我虽然没有进入过火焰洞,但我却听过火焰洞中很多的传说,当初建造这活人冢,这里有火洞、冰穴,也是被选中此处的原因之一,就在下所知,进入这火焰洞中的人,绝难有生存的机会,姑娘又怎知,存有生机呢?”
  庄璇玑道:“我也是听你说的。”
  项青阳道:“我……我几时说了?”
  庄璇玑道:“你说,他们利用火焰洞练习武功,可有此事。”
  项青阳道:“那倒不错。”
  庄璇玑道:“如若他们练的武功,和这火焰洞有关,大概不会在洞外练吧?”
  项青阳沉吟了一阵,道:“姑娘,他们在洞中练的,不过,他们有着很好的准备,所以,我们办不到。”
  庄璇玑道:“有多少人,练成了和火焰洞有关的武功。”
  项青阳苦丧着脸,道:“姑娘,别逼我,我实在不能说。”
  庄璇玑道:“这就没有办法了,看来,你只好陪我进洞中一探究竟了。”
  项青阳皱了皱眉头道:“姑娘,咱们无冤无仇,自你进入这活人冢内之后,在下可说极尽心力在照顾你姑娘,似乎是不必和在下如此的过不去吧!”
  庄璇玑捡色一寒,道:“项总管,你去不去。”
  项青阳道:“我,我,唉!我告诉你一桩很重要的事,活人冢内有十二个人,练成了和这火焰洞有关的武功。”
  庄璇玑道:“既然有十二个人都能在火焰洞中练武功,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去看看。”
  项青阳道:“就在下所知,一共有七十八人入选,但练成的只有十二个人。”
  庄璇玑道:“唉!你虽然是说出了这个隐密,但我还是要进去看看。”
  项青阳原以为说出这项隐私,满足庄璇玑的好奇之心,她就可以不进去了,谁知她还是要进去瞧看。
  不由眉头一皱道:“姑娘,你是一定要放不过在下了,但洞口布满烈火,咱们如何才能进去?”
  庄璇玑道:“你是在客气么?项总管,凭你的江湖经验,会瞧不出如何穿过这道火门?”
  项青阳道:“这个……唉,咱们可以利用喷火的间歇进洞,但咱们不明白洞内的情况,如是跃进火焰之中,只怕连骨也不存在了!”
  庄璇玑一叹道:“项总管如此明哲保身,看来生命的确重要。”
  项青阳面色一红道:“请不要误会,在下是为姑娘着想,你是咱们的贵宾,如若有什么闪失,项青阳就百死难蔽其辜了。”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多谢项总管关心,不过人生百年,终有一死,能够长点见识,才算不虚此生,你说是么?项总管。”
  项青阳无法打消庄璇玑进洞的决心,连口头之争也说她不过,只得凄然一叹道:“看来在下是命该如此,请吧,姑娘。”
  庄璇玑笑笑道:“项总管不必担心,咱们活着进去,也必然会活着出来。”
  她回头向跟在身后的群雄瞧了一眼道:“委屈各位在洞外等待一下,咱们去去就来。”
  龙公子忽然面色一整,道:“姑娘……”
  庄璇玑道:“什么事?”
  龙公子面色肃穆,以一种极度关怀的目光向庄璇玑投下一瞥,但那目光却又迅速收了回来。
  自然,他与庄璇玑有婚嫁之约,这种关怀倒也未可厚非。
  如若一种不可知的危机,即将降临一个人未婚妻子的身上,他不仅无法替她解除危难,甚至无法以身相代,此等痛苦的心情,是值得令人同情的。
  不过龙公子的神情,是关怀之中,还揉合着另外一种情绪。
  没有人指出他这种情绪是什么,也许庄璇玑龙公子的心中全都明白。
  最后他终于由喉际挤出了几个单调的音符:“小心一点。”
  庄厅玑微微一笑道:“我会小心的。”拧转身形,目注洞口,等待火焰的间歇,就待投身而入。”
  此时火焰洞外一片静寂,除了洞口烈火所发的呼呼之声,几乎静寂得落针可闻。
  是空气稀薄了一点?还是洞口的热力使他们难以忍受,这般功力不俗的高手,竟然额头都已暴出了豆大的汗珠。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庄璇玑姑娘。
  她目注神专的瞧着那熊熊烈火,在计算着它间歇的周期,以及间歇的时数。
  这必须有一个精确的计算,水火无情,她希望能够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此时她依然目注洞口,却忽然啊了一声道:“项总管……”
  项青阳道:“什么事?姑娘,你可是改变了主意?”
  庄璇玑道:“不,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罢了。”
  项青阳道:“哦,姑娘想到了什么?”
  庄璇玑道:“项总管说这火焰洞中,有人在这里练功?”
  项青阳道:“不错,在下的确说过。”
  庄璇玑道:“那么这是一个练功的场所了,练功场所必然有主持之人,对么?”
  项青阳道:“我想是的。”
  庄璇玑道:“项总管,咱们可不是猜谜语,我要的是肯定的答覆。”
  项青阳道:“这就难了,姑娘,在下只不过听到传说,如何能够肯定?”
  庄璇玑道:“那你就将传说告诉我吧。”
  项青阳用衣袖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道:“姑娘,传说多半是不准的,姑娘不听也罢。”
  庄璇玑道:“项总管,有一点只怕你还没有想到。”
  项青阳道:“哦,请姑娘指点。”
  庄璇玑道:“咱们进入洞中,应该是风雨同舟,我如若遭到不幸,你也难免一死!”
  项青阳道:“这个在下知道。”
  庄璇玑道:“你不知道的是风雨同舟之人,应该坦诚相与,如是各逞机锋,就逃不过风雨的劫难了!”
  项青阳道:“这个……”
  庄璇玑道:“项总管,我决心入洞瞧瞧,你必须陪我前往,我如若因为不知道火焰洞的首脑人物而犯下错误,你项总管就难以洗脱干系了!”
  项青阳身躯一震,道:“庄姑娘,你好利害!”
  庄璇玑笑笑道:“不,我只是分析利害,提醒你一点罢了。”
  项青阳无可奈何的咳了一声道:“就在下所知,这火焰洞中的首脑,是三个黑道奇人。”
  庄璇玑道:“那必然是大大有名之人了,他们是谁?”
  项青阳道:“他们是谁这就难说了,在下只知道他们的浑号,并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柳媚撇撇嘴道:“项兄久走江湖,咱们也不是初出道的雏儿,知道浑号而不知姓名,这话怎能叫人相信!”
  项青阳面色一沉道:“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只好由你了。”
  庄璇玑道:“不要紧,项总管请说吧,如果他们是江湖上的知名之士,咱们也可以由浑号知道他是何等人物。”
  项青阳道:“柳姑娘适才说过,在下也走过不少时日的江湖,姑娘如是想由浑号找出他们的来龙去脉,只怕会叫你大失所望。”
  庄璇玑道:“好吧!咱们不必争论这些了,就算猜不出他们的来龙去脉,能够知道浑号也是好的项青阳道:“他们是阎君、死神、铁判。”
  庄璇玑道:“好凶恶的浑号,我想他们的长相也必然人如其名吧?”
  项青阳道:“很抱歉,这一点在下无法回答。”
  庄璇玑道:“这也有顾虑?”
  项青阳道:“那倒不是,只是在下从来没有瞧过他们而已。”
  庄璇玑道:“原来如此,哦,我想他们既是黑道奇人,贵组合又要他们负责训练火焰奇功,那么他们的地位必然颇为崇高,贵组合总不能只称呼他们的浑号吧?”
  项青阳道:“姑娘说的是,咱们是称他们为山主,阎君是大山主,死神是二山主,铁判为三山主。”
  庄璇玑哦了一声道:“多谢项总管,注意,火焰的间歇马上就要到了。”
  他们已提足全身功力,目注烈焰,待机而动。
  庄璇玑忽然娇叱一声道:“走。”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