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六章 过关斩将


  她似是已经早已选定了目标,越过了两幢瓦舍,在一座粉红色的瓦舍面前停了下来。
  那是一座全部刷成了粉红色的瓦舍,看上去很别致。
  望望那紧闭的粉红色木门,庄璇玑缓缓说道:“龙公子,这里住的什么人?”
  龙公子回顾了虎、蛇、鼠一眼,道:“你们谁知道?”
  虎、蛇、鼠,相互望了一眼,面面相觑。
  孟雷道:“我知道,这地方住了两个女人。”
  庄璇玑道:“两个女人?”
  孟雷道:“一个老夫人,一个姑娘,还有侍候她们的两个丫头。”
  庄璇玑道:“那个丫头是什么人,你知道么?”
  孟雷道:“这就不知道,不过,我听张伯年说过,他们似是母女两人。”
  马鹏道:“母女两人,难道会是……”
  柳媚笑一笑,接道:“小妹倒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立刻就知她们的身份了。”
  马鹏道:“你有什么办法?”
  柳媚道:“咱们进去瞧瞧,不就知道了么?”
  话还未完,蓬然一声,木门已被跃起的柳媚踢开。
  庭院中站着两个人。
  两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少女,身佩长剑,并肩而立。
  柳媚望望两个青衣少女,笑道:“着你们这两个样子,一定是丫头了。”
  这两个青衣姑娘,虽然是扎了两个小辫子,但着年龄两人已经是不大小了,至少应该有二十岁了。
  两个少女缓缓把右手握住了剑柄。
  柳媚冷笑一声,道:“没有出息,这么大了还在这里作丫头。”
  只听一个尖厉、冷阴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好狂的女娃儿。”
  随着呼喝之声,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妇人,缓步行了出来。
  这老妇人老的很利害,却偏偏穿了一身大红衣服。
  那身衣服红的像血。血红的衣服,配合着满头白发,看上去十分诡异。
  柳媚不认识这个老妇人。
  但马鹏认识,冷然一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巫婆婆。”
  巫婆婆斜着眼,看了马鹏一眼,道:“你是鬼刀马鹏。”
  马鹏道:“想不到,巫婆婆竟然还认识在下。”
  巫婆婆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因为老身早已经认识你了。”
  马鹏道:“婆婆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为什么不在家纳福,却跑到这穷乡僻野的接引山庄来了。”
  巫婆婆道:“老身不问你,你倒问起老身来了,老身正在奇怪你怎么也来了……”望望进入大门的龙、虎、蛇、鼠四公子,接道:“他们这四个人我见过,都是这里的护法,对么?”
  马鹏道:“不错啊!不过,他们现在已经不再是这里的护法了。”
  巫婆婆道:“哦!难道他们已背叛了这里。”
  马鹏道:“不错,他们背叛了活人冢,婆婆,你在这里几年了?”
  巫婆婆道:“马鹏,你的意思是,希望老身也背叛活人冢了。”
  马鹏道:“我不知道活人冢中的人,是什么样子,不过,我只看到你们这些护法,一个个都为生命之泉所控制,实在也是和死去差不了太多。”
  巫婆婆笑一笑,道:“马鹏,你也知道生命之泉。”马鹏道:“知道,而且,我也知道你的为人,你的声誉不太好,但你的人并不太坏,你的脾气暴躁,常常在忿怒中杀人,所以,江湖上对你有些畏惧……”
  巫婆婆冷冷接道:“马鹏,不用说下去了,老身不能走,你既然知道生命之泉,也应该知道老身离开了此地的后果。”
  马鹏道:“没有生命之泉,你们是不是活不下去?”
  巫婆婆道:“痛苦的是,也死不了,不死不活的日子,那实在是十分难过。”
  马鹏道:“婆婆如此大年纪了,难道还把生死之关看的如此重要。”
  巫婆婆道:“你可知道,在这里的,不只是老身一个人。”
  马鹏道:“我知道,还有令媛。”
  巫婆婆道:“你明白就好了,念在咱们相识的份上,老身不追究你们破门而入的事,你们可以去了。”
  马鹏道:“婆婆难道仍然执迷不悟么?”
  巫婆婆道:“马鹏,老身已很给你面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马鹏道:“巫婆婆,在下既然来了,来者就不善,如是巫婆婆执迷不悟,硬是不听劝告,那就另当别论了。”
  巫婆婆冷笑一声,道:“你还能把老身怎么样?”
  柳媚道:“杀了你。”
  巫婆婆怒道:“小毛丫头,你是什么人,敢对老身无礼。”
  柳媚笑一笑,道:“小妹柳媚。”
  巫婆婆道:“毒花柳媚。”
  柳媚道:“不错。”
  巫婆婆道:“这几年江湖上出了四个杀手,除了鬼刀马鹏之外,还有暗箭、妙手、毒花,想来你也是四人中的一个了。”
  柳媚道:“巫婆婆说的四个人,今天都到齐了。”
  巫婆婆道:“除了鬼刀马鹏,老身认识,余下的三个小辈,老身还末见过,谁是暗箭,谁是妙手?”
  王杰冷冷道:“你真要见识么?”
  五点寒星,梅花并齐而出。
  巫婆婆右袖挥动,只一卷,五颗银莲子,尽都被巫婆婆长袖卷去。
  冷笑一声,巫婆婆缓缓说道:“雕虫小技,也在老身面前卖弄。”
  高空道:“在下妙手高空。”
  突然一伸右掌,推了过去。
  巫婆婆左手一扬,封了过去。
  高空突然向后退去。
  巫婆婆道:“高空,你只能攻一招。”
  高空一伸右手,道:“巫婆婆,你的玉簪。”
  巫婆婆呆了一呆,道:“你……”
  高空道:“妙手高空,不是让人叫着玩的。”
  马鹏笑一笑,道:“巫婆婆,撩起你的裙角瞧瞧。”
  巫婆婆撩起裙角,只见裙角上插着两只银针,又是一征。
  王杰冷笑一声,道:“那针上有毒,不可手触。”
  巫婆婆笑一笑道:“看来你们四个人名不虚传。”
  马鹏道:“巫婆婆,名无幸至,四大凶煞纵横江湖很多年,仍然活着,自然是有点道理。”
  柳媚道:“婆婆,要不要试一试我的弹指飞毒?”
  只听冷漠而清脆的声音,道:“娘,不要怕,别被他们唬住了。”
  一个二十四五的黄衣女子,缓步行了出来。
  巫婆婆道:“英儿,他们已经证明了他的绝技。”
  薰衣女子道:“娘!那是障眼法,他们分散你的注意,然后施为,暗箭的毒计,就在高空和你动手时射出的。”
  巫婆婆道:“孩子,一个一个的来,我不会怕他们,但如他们四个联手,那就很难对付了。”
  黄衣女子道:“娘!咱们也有四个人,其实咱们母女联手,就可以对付他们了。”
  巫婆婆道:“好!至少,咱们可以自保。”
  马鹏叹息一声,道:“巫婆婆,你还不醒悟么?”
  巫婆婆显然是在犹豫难决。回顾了那黄衣女子,道:“我觉着这马鹏说的话,也有些道理。”
  黄衣女子淡淡一笑,道:“娘!难道你想背离活人冢?”
  巫婆婆道:“其实,他们待我们并不很好。”
  黄衣女子道:“不错,他们对我们不算好,但他们可以供给咱们生命之泉的药酒,咱们只要少了这药酒的供应,不用有人杀咱们,咱们自己就会毒发而死了。”
  巫婆婆点点头,道:“马鹏,你们都听到了?”
  马鹏道:“听到了。”
  巫婆婆道:“我们一旦离开此地,那是非死不可了,你既然明白了,想来,不会逼我们离开此地了。”
  马鹏道:“巫婆婆,很抱歉,你知不能背离活人冢,咱们只好先把你们消灭了。”
  巫婆婆道:“杀了我们?”
  马鹏道:“情非得已,还望你多多的原谅。”
  巫婆婆突然纵声大笑,道:“这些年蛰伏此地,似乎是已经磨去了我的壮志、锐气,想不到,你们这些后生小子,竟然也敢对我如此的放肆无礼了。”
  马鹏笑一笑,道:“你常居此地,该认识他们吧?”
  伸手一指龙、虎、蛇、鼠四公子。
  巫婆婆道:“龙、虎、蛇、鼠。”
  马鹏道:“对!他们也是活人冢的护法,也在生命之泉的药酒控制之下,但他们却照样背离了活人冢。”
  巫婆婆道:“他们死定了。”
  马鹏道:“那也是数月之后的事了,我相信巫婆婆这里会有相当存量的药酒,带上这些药酒,可以使你们维持几个月的性命,但如巫婆婆硬要为活人冢效命,甘为鹰犬,只怕很难活过一个时辰。”
  巫婆婆怒道:“你在威胁我?”
  马鹏道:“不是威胁,在下所说的很真实。”
  巫婆婆道:“就凭你马鹏那招鬼刀……”
  马鹏的伤势还末痊愈,但却豪气干云的说道:“不错,一刀穿心,到现在为止,区区的刀下,还没有活命之人。”
  黄衣女子突然举步迎了上来,冷冷说道:“马鹏,纵然我娘答应了,我也不会答应。”
  柳媚道:“很奇怪,你这个小毛丫头,是不是有毛病,不知死活,不分是非。”
  黄衣女子冷笑一声,道:“我们活的很好,你们找上门来,硬要把我们拖入漩涡之中,是何用心。”
  柳媚格格一笑,道:“巫婆婆,你这个宝贝女儿,为什么会这样留恋活人冢呢?”
  巫婆婆道:“因为,这里面很安全。”
  马鹏道:“巫婆婆,难道你一定想证明什么?”
  黄衣女子接道:“马鹏,你应该明白,你们这么多人,找上这座宅院之中,而我一点都不害怕,难道你们还不明白么?”
  柳媚道:“哦!这么说来,你是有仗恃了。”
  黄衣女子道:“其实,有些事用不着多问,也应该有些明白了。”
  庄璇玑缓缓向前行了两步,道:“姑娘,我想你一定有什么奥援,何不叫他出来,给我们看看。”
  黄衣女子道:“你是什么人?”
  庄璇玑道:“我叫庄璇玑。”
  柳媚道:“璇玑姑娘,她说的一字一句,你都好好听着,包管你一生受用不尽。”
  黄衣女子冷冷说道:“不论她是谁,我也不会听她的。”
  庄璇玑笑一笑,道.:“姑娘,鬼刀、妙手、暗箭、毒花,再加上龙、虎、蛇、鼠四公子,你们母女联手,也只能支撑个三五招。”
  柳媚道:“对!咱们时间宝贵,用不着拖延了。”忽然右手一探,抓向那黄衣女子。
  黄衣女子右手一沉,避开了一望,左手突然反击,一连八掌。
  她一手攻敌,连绵八掌,招数之快,完全出人意外。
  一个女人,把左手掌练到如此境界,实在不是容易的事。
  但这黄衣女子办到了。
  无怪她骄狂,确有一身人所难及的武功。
  柳媚几次想施展弹指飞毒,可是那黄衣女子的八掌攻势,连绵于一气呵成,竟然没有给他施展的机会。
  黄衣女子攻过了八掌之后,忽然间向后退开五尺。
  柳媚停下了脚步之后,才发觉自己被逼退了七八尺远。
  这一轮攻势的激烈,乃柳媚在江湖上极少遇到的快速攻势。
  庄璇玑点点头,道:“巫婆婆,令媛的武功不错,看来,似乎是尤在你之上了。”
  巫婆婆肃然的说道:“老身不敢掠美,这武功不是我传给他的。”
  庄璇玑笑一笑道:“我明白了。”
  黄衣女子冷笑了一声,道:“你明白什么?”
  庄璇玑道:“姑娘是活人冢内很重要的人物。”
  黄衣女子淡淡一笑,道:“你这么看得起我……”
  庄璇玑接道:“姑娘,现在的身份是……”
  黄衣女子淡淡一笑,道:“你何不猜猜看。”
  庄璇玑道:“看来,你好像是这片竹林中的主裁人物。”
  黄衣女子道:“嗯!”
  庄璇玑道:“我现在,还有一点想不明白?你们似乎是早知道了我们的行动,不知道,为什么你们竟然不肯下令截击。”
  黄衣女子笑一笑,道:“你觉着你们自己很聪明?”
  柳媚道:“至少,我们不太笨吧?”
  黄衣女子道:“很笨,很笨,对龙、虎、蛇、鼠的背叛,有些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其他的,都是我们的有意放纵。”
  庄璇玑道:“哦!我说呢?像我们这样惊天动地大闹,你们竟然会不知道。”
  黄衣女子道:“庄璇玑,在这片竹林之中,住了很多的护法,但这中间有很多人,已经是老迈了,那生命之泉的药酒,侵蚀了他们的雄心,也有很多人,对活人冢生出了背叛之心,这些人,我们早就想除了他们,借你们的手,把他们杀了,那岂不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么?”
  庄璇玑点点头,道:“原来,这也是你们安排好的。”
  黄衣女子道:“还有一点出我意外的是,你们怎么会一下子,找到了这个地方。”
  庄璇玑道:“这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把你这幢房屋颜色刷的很特别。”
  黄衣女子道:“颜色也很重要么?”
  柳媚道:“你把这个房屋,刷的颜色与众不同,花里胡俏的,难道别人还瞧不出来么?”
  黄衣女子笑一笑,道:“本来,你们还可以纵横自如一阵,至少,可以发一下心中之气,但现在,你却走错了门。”
  庄璇玑道:“哦!”
  马鹏冷冷说道:“你这毛丫头好大的口气,咱那里错了?”
  庄璇玑道:“姑娘是不是早有准备了?”
  黄衣女子道:“不错,早已有准备了。”
  庄璇玑道:“好!泵娘可以把你的准备亮出来了。”
  黄衣女子道:“好!反正早晚我们免不了一场恶战。”
  庄璇玑道:“对!泵娘,如若还不请他们现身,只怕姑娘就没有机会再请他们出来了。”
  黄衣女子淡淡一笑,道:“我巫蝶在江湖上闯荡过不少年,也见识过不少的事,我既然不怕人多围攻,自然是早有准备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巫蝶姑娘,不管你这宅院中有些什么布置,不管这宅院中安排了些什么高人,但我们既然来了,就算龙潭虎穴,我们也要见识一下。”
  马鹏道:“巫婆婆,看来你是管不住你的女儿了。”
  巫婆婆道:“儿大不由爹,女儿大了,她不肯听我的,我有什么办法?”
  庄璇玑道:“巫婆婆既然是没有存下和我们敌对之心,那就请到一侧,袖手旁观吧?”
  不知巫婆婆,是真的对女儿不满呢?还是对女儿充满看信心,果然,一转身,走向一侧。
  庄璇玑玉手一挥,道:“围起来。”
  四大凶煞、龙、虎、蛇、鼠,八个人一齐出动,分不同的方位,把巫蝶给围了起来。
  巫蝶并没有招请援手,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动。
  高空冷冷说道:“巫姑娘,你很沉着。”一伸手,抓了过去。
  庄璇玑道:“且慢出手。”
  高空的动作很快,右手一探,五指已笼罩着巫蝶身上三处大穴。
  但他听到庄璇玑喝叫之言,疾快的收手而退。也就不过是寸许之差。
  收住掌势,回顾了庄璇玑一眼,道:“姑娘,为什么要在下停下手?”
  庄璇玑道:“在妙手高空之下,她竟然还能沉得住气,乃有所恃,倒要先问她几句才行。”
  高空道:“江湖上,阴险难防,问她,她也不会对咱们说实话。”
  庄璇玑缓步向巫蝶行了过去,一面说道:“巫姑娘,看来,我是第二次低估你了。”
  巫蝶笑一笑,道:“你实在是个很聪明的人。”
  庄璇玑道:“哦?”
  巫蝶道:“如若高空不是被你及时喝止,此刻,只怕人已经倒下去了。”
  庄璇玑道:“嗯!泵娘会用毒?”
  巫蝶摇摇头,道:“不会,我娘会,不过,我娘用毒手法,我一直觉着她不够高明,所以,我没有学。”
  庄璇玑道:“那是一种伤人的武功?”
  巫蝶道:“也不是。”
  庄璇玑道:“这叫小妹也想不出来了。”
  巫蝶道:“办法很多,你可以要他们试试看?总不能让我告诉你吧?”
  庄璇玑微微一笑,道:“我想,还是我自己试试好些。”
  王杰道:“在下代姑娘试试?”
  庄璇玑道:“不!我自己来。”
  举步行了过去。
  场中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庄璇玑如何应付,也想看看巫蝶究竟仗恃些什么?
  庄璇玑走的很慢,但仍然接近了巫蝶。
  巫蝶真的是很沉着,一直静站着不动。
  庄璇玑缓缓伸出右手,扣向巫蝶的右腕。
  巫蝶一侧身子,右肩向庄璇玑的右手迎去。
  庄璇玑突然收回右手,右肘一曲,撞向了巫蝶的肩上。
  四周看的人,都看糊涂了,巫蝶以右肩撞向庄璇玑,算不得什么武功,庄璇玑以肘换掌,也算不上奇学妙招。
  但见右肘和右肩,撞个正着。
  巫蝶身不由己的被这一肘撞的向前奔了两步。
  庄璇玑却自行向后退了一步,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巫蝶霍然回过身子,道:“你,准备后事去吧!”
  庄璇玑道:“我看用不着,小妹会活的很好。”
  巫蝶打量了庄璇玑两眼,道:“你的右臂是否已经有麻木的感觉。”
  庄璇玑道:“不觉着,我只是有点微微作痛。”
  巫蝶眨动了一下眼道:“你说什么?”
  庄璇玑道:“我说姑娘穿的内衣是一付针甲。”
  巫蝶道:“对!很尖厉的毒针,不论一个人内功如何高强,也无法阻止那些尖针刺入。”
  庄璇玑道:“这就是你的仗恃了。”
  巫蝶呆了一呆,道:“你真的没有事?”
  庄璇玑道:“你看呢?巫姑娘如是不信,何不出手试试?”
  巫蝶道:“我不太喜欢伤害人,但我也恨别人伤害我,所以,我一向不放过伤害我的人。”
  忽然欺身而上,一揩点向庄璇玑的前心大穴。
  庄璇玑和巫蝶一样的沉着,不闪不避,竟似准备硬接一击。
  巫蝶的指锋将要接近到庄璇玑的前胸时,突然停了下来。
  她心中本就多疑,眼看庄璇玑不肯闪避,就立刻停了下来,道:“庄姑娘,你也早有了准备。”
  庄璇玑笑一笑,道:“一个人作了一付针甲,穿在身上,这件事,也亏你想得出来,老实说,穿着一付针甲的事,在江湖上,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大概也是第一个穿这种衣服的人了。”
  巫蝶道:“无独有偶,我想你的身上,也有些古怪吧?”
  庄璇玑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会多疑的,所以,我不用闪避。”
  巫蝶道:“我不信,你会赌自己一条命。”
  庄璇玑道:“就是我料定了你不相信,所以,我才不会闪避。”
  巫蝶摇摇头,道:“你如真的没有伤在我毒针之下,那已证明了一件事,你也早已有了保护自己的准备。”
  柳媚突然扬指一弹,一抹毒粉,飞了出去,道:“巫蝶,你身上穿着针甲,可以伤人,但不知能不能避毒。”
  巫蝶忽然一跨步,就像突然间离弦的弩箭,射向了柳媚。
  人还未到,掌势已疾飞而出。
  高空一脚飞来,封住了巫蝶的攻势。
  巫蝶冷哼一声,道:“群攻。”
  忽然一个转身,鲤鱼打挺,跃了起来,避过了高空一脚,身子一侧,撞向了柳媚。
  庄璇玑道:“不可以和她的身子相触。”
  王杰忽然一拳击了过来。
  巫蝶冷哼一声,暗道:找死。
  反以身躯,向王杰的身上迎了过去。
  王杰疾攻的拳势,眼看就要往巫蝶约右肩撞上,忽然由袖中飞出一根铁棍,一弹而出。
  巫蝶看到了,但事情太过突然,闪避已不及。
  但她仍然一吸气,向一侧让去。
  可惜,仍是晚了那么一点,王杰袖中飞棍,仍然击中了巫蝶的右肩。
  巫蝶冷哼一声,向后退了五尺,脸色一片苍白。
  高空微微一笑,道:“王兄之名,果不虚传,这袖中飞棍.一招,实有画龙点睛之妙。”
  王杰道:“夸奖,夸奖。”
  目光转到巫蝶的身上,接道:“用不着璇玑姑娘出手,要杀你,只要我们四大凶煞联手,就可以绰有余裕了。”
  巫蝶可能受了伤,但却受伤不重。
  她的神情很冷肃,双目中暴射出忿怒的光芒,冷冷说道:“好!很好,四大凶煞联手,果然是有一点道行。”
  高空笑一笑,道:“巫姑娘,咱们四个人联手,对付你巫蝶一个人,实在是有些小题大作,最好把你埋伏的人手,一起找出来,大家拼个胜负出来!”
  巫蝶冷冷说道:“好!你们既然要决心一并,那就要你们开开眼界吧!”
  说完话,突然举手,互击三掌。
  只听一阵步履之声,传了过来,人影闪动,四个穿着黄衣的大汉,突然由内室中涌了出来。
  四个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年龄也在伯仲之间,大概都有五十余岁。
  鬼刀马鹏打量了四人一眼,道:“姑娘,只有这四个人么?”
  巫蝶冷冷说道:“只有这四个人,也就够诸位应付了。”
  马鹏左脚微微向前踏出半步,道:“在下不相信,他们都是三头六臂的人物。”
  他已经摆出了出刀的架式。
  庄璇玑突然叫道:“且慢出手。”
  马鹏手已握住了刀柄,闻言向后退了一步,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庄璇玑道:“你们仔细的瞧瞧他们,是不是认识?”
  王杰凝目望去,口中缓缓说道:“不错,这四个人之中,有一个,我似乎认识。”
  庄璇玑道:“那一个?”
  王杰道:“左边第一个。”
  庄璇玑道:“还认出他是什么人么?”
  王杰道:“好像是左手刀封平。”
  马鹏、高空,全都把目光投注在那四个黄衣人的身上。
  左手刀封平,是中原有名的刀客,二十年前,纵横中原武林道上,声誉卓着,名震一时,但近年来,却突然销声匿迹,想不到却会在此地出现。
  庄璇玑道:“诸位仔细瞧瞧,他们和一般人,有些什么不同?”
  马鹏道:“好像目光有些不对?”
  庄璇玑道:“不错,他们的目光有些痴呆。”
  巫蝶笑一笑,道:“璇玑姑娘,你实在很厉害啊!”
  庄璇玑道:“巫姑娘也瞧出来了。”
  巫蝶道:“我不是瞧出来,我是根本就知道。”
  庄璇玑道:“哦!”
  巫蝶道:“他们都有病,不过,是很轻微的痛,而且,这种病,不会影响他们的武功……
  庄璇玑接道:“是不是还有一些帮助。”
  巫蝶软口气,道:“对于你庄姑娘的聪明,小妹实在是不得不佩服了……”
  庄璇玑道:“巫蝶姑娘,不用客气,这些人中,既然有左手刀封平,其他三位,想来也都是大有名望的人物了。”
  巫蝶笑一笑,道:“不错,他们也都是大有名望的人物,不过,我不会告诉你们,他们是什么人物,除非你自己能够认出来他们是谁。”
  庄璇玑道:“其实,他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没有了自我,对么?”
  巫蝶道:“不错,他们已经没有了自主的能力。”
  庄璇玑道:“想来,这就是活人冢内的活死人了。”
  巫蝶笑一笑,道:“只能算对了一半,但我仍然很佩服姑娘才华。”
  庄璇玑笑道:“巫蝶姑娘,这不值得夸奖,不过,我倒想请教巫姑娘另外一件事情。”
  巫蝶道:“什么事?”
  庄璇玑道:“这些人,失去了自主的能力,和人对阵搏杀,万一死在别人手中,那岂不是一件很残忍的事么?”
  巫蝶道:“庄姑娘,这些道理太深奥,小妹还不到通达的境界,咱们不谈,不过,小妹倒是有件事,想和姑娘谈谈。”
  庄璇玑道:“好!你吩咐。”
  巫蝶道:“庄姑娘,你们在这里纵横自如,难道我们真的不知道么?我们不如拦阻,不过是有意的放纵罢了。”
  庄璇玑点点头,道:“这一个,我们早想到了,你们必有作用。”
  巫蝶道:“还有一点,只怕是姑娘想不到吧?”
  庄璇玑道:“哦!”
  巫蝶道:“有人看上了姑娘,看上了你的美丽,也看上了你的才华,下了一道令谕,不许伤害到你,这就是我们这里有很多埋伏,没有对你发动的原因。”
  庄璇玑道:“这一点,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
  巫蝶道:“庄姑娘,这里的实力强大,不是任何一个武林门派可以抗拒,你的才智过人,我相信,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庄璇玑道:“但就我目前所见,实在感觉不出有什么惊人之处。”
  巫蝶道:“那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的截杀。”
  马鹏道:“现在姑娘准备全力的出手了。”
  巫蝶摇摇头,道:“我们如是真的存了杀你们的用心,只怕现在诸位骨已寒,那重重拦截,只不过是给了你们一点颜色而已。”
  庄璇玑道:“巫姑娘的话,可是已经说完了。”
  巫蝶道:“没有。”
  庄璇玑道:“恭聆下文。”
  巫蝶道:“看上庄姑娘的那个人,在这里很有权势,他不希望姑娘受到伤害,所以他准备请姑娘看看活人冢的真实面目。”
  庄璇玑点点头。
  巫蝶道:“庄姑娘,看过了活人冢之后,姑娘只有两个选择了。”
  庄璇玑道:“什么选择?”
  巫蝶道:“一个是留下来,一个是死亡。”
  庄璇玑道:“要我自绝么?”
  巫蝶道:“我想这一点,只怕你姑娘不会答应。”
  庄璇玑道:“对!我不喜欢自刎一死,要我死,只有一个办法,你们找个人,把我杀死。”
  巫蝶笑道:“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只要那位看上你的人同意,我会有很多种办法可以杀死你。”
  庄璇玑道:“有什么条件?”
  巫蝶道:“没有了,你可以进去活人冢内开开眼界了。”
  庄璇玑道:“他们呢?我带的这些人,是不是都可以进去。”
  巫蝶道:“最好你姑娘一个人进去。”
  庄璇玑笑道:“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了。”
  巫蝶道:“姑娘有人保护,但他们没有,进入活人冢内,他们可能随时会死。”
  马鹏冷冷说道:“活人冢是龙潭虎穴,还是刀山油锅。”
  巫蝶道:“不是龙潭虎穴,但却比龙潭虎穴更可怕。”
  王杰道:“咱们敢来,就不会害怕。”
  巫蝶笑一笑道:“你们一定要去罗。”
  庄璇玑道:“如是他们不能同行,我也许也会拒绝你们之请。”
  巫蝶道:“他们不能去,姑娘就也不准备去了?”
  庄璇玑道:“去!只是不接受你们的邀请,而用我的办法进去。”
  巫蝶道:“打进去。”
  庄璇玑道:“这地方距离活人冢不会太远,何况,还有龙、虎、蛇、鼠四位帮忙,我想找到活人冢,不会是一件太难的事。”
  巫蝶沉吟了一阵,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柳媚怒道:“鬼丫头,有什么好笑的?”
  巫蝶道:“庄姑娘,如是他们进了活人冢内,有了伤亡呢?”
  王杰道:“那只怪老子命短。”
  巫蝶双目神光暴射,道:“王杰,这一群人中,如是有人要死,你就是最先死亡的一个。”
  王杰道:“老子该死很多次了,但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活着。”
  巫蝶气的全身微微抖颤,但她还是忍了下去。
  马鹏笑一笑道:“巫蝶,你老娘和我们平辈论,王兄自称一声老子,也不算占你的便宜。”
  巫蝶长长吁一口气,道:“庄璇玑,你本是文文静静的姑娘,想不到却带了这么一群粗人。”
  庄璇玑道:“他们虽然粗暴一些,但总比一群痴呆的人好一些。”
  巫蝶道:“利口丫头……”
  庄璇玑接道:“巫姑娘,我随时可以改变自己的主意,你最好对我客气一些。”
  巫蝶呆了一呆,道:“什么意思?”
  庄璇玑道:“也许我看过了活人冢,真会被那一股气势给吓住,也可能身不由主的留下来,那时候,巫姑娘,咱们是不是同在一处共事么?”
  巫蝶点点头,道:“是!”
  庄璇玑道:“你想想看,那时,我如是想报复你,是不是有机会?”
  巫蝶默然不语。
  庄璇玑道:“我的一切,都还未作最后的决定,所以,你最好留一点日后的相处之情。”
  巫蝶突然放下了笑脸,道:“好!小妹就胆大的作主,你带着他们进去吧!不过,我不负他们可能会死的责任。”
  王杰道:“这个不劳费心,如是我们死在活人冢内,只怪我们命该如此了。”
  巫蝶笑一笑,道:“既然如此,诸位请吧。”
  右手挥动,四个中年大汉,突然又退回房中。
  高空一直很留意她的举动,但仍然没有瞧出来,她用的什么方法指挥这些人。
  那是一个极大的秘密,任何人,只要知道了这个秘密,就可以指挥这四个一流高手。
  庄璇玑忽然吁一口气,道:“巫姑娘,有没有一个人,带我们去。”
  巫蝶道:“有!只不过不是小妹。”
  庄璇玑道:“对姑娘,我们不敢有劳……”
  放低了声音,接道:“姑娘,能不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巫蝶道:“你是问看上你的那个人啊?”
  庄璇玑点点头。
  巫蝶笑一笑道:“这一点,小妹不便讲,也不敢讲,我只知,他在这里很有权势,真真正正的权势。”
  庄璇玑道:“你这话的意思是……”
  巫蝶接道:“我的意思很明显,我只能说这些,你不要再问了,就算你知道了,也不用说出来。
  柳媚道:“这也是你不敢要他们出手的原因?“巫蝶道:“算你的运气好,占了别人的光。”
  柳媚冷笑一声,道:“那倒未必见得,真要放手一并还不知谁胜谁负。”
  马鹏突然叹息一声,道:“巫婆婆,我发觉了一件事。”
  巫婆婆道:“什么事?”
  马鹏道:“你似乎是很孤独,很可怜。”
  巫蝶冷笑一声道:“马鹏,用不着挑拨我娘,她年纪大了,也应该休息一下了,在这里享享清福,有什么不好。”
  目光突然转注到龙、虎、蛇、鼠四公子的身上,道:“你们呢?也要进入活人冢么?”
  虎公子道:“对!庄姑娘去了,咱们自然要跟着去。”
  巫蝶冷冷说道:“你可知道,你们现在已是这个组合的叛徒,进入了活人冢,你们就会首先受到惩罚。”
  虎公子道:“咱们连命都不惜爱了,还在乎什么惩罚。”
  巫蝶目光一掠庄璇玑道:“璇玑姑娘,我见过很多的美女,但像你这么有魅力的,小妹还没有见过,他们识你不久,但却一个个情甘效死。”
  马鹏道:“巫蝶,你错了,璇玑姑娘能得人心,并不是因为她生的美丽。”
  巫蝶道:“不是因为她生的美丽,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马鹏道:“因为她的才慧叫人折服,她的气度叫人敬畏。”
  高空道:“马兄,不用跟她说这些了,她不会懂,说了也是白说。”
  巫蝶淡淡一笑,道:“那些深奥的道理,我也许真的不懂,不过,我却知道,由来蝶儿都恋花,如是庄姑娘生的很难看,叫人一见生厌,我相信,你们也未必还会这样听她的话了。”
  这番话似是而非,但却并非是全无道理。
  马鹏、高空都听得呆了一呆,半晌答不出一句话来。
  庄璇玑却微微一笑,道:“巫姑娘,是你带我们去呢?还是我们自己去?”
  巫蝶道:“别小觑了这片竹林,不知道内情的人,很难在林中行走。”
  庄璇玑道:“这片林中,外以五行布置,内藏九宫,不知道五行生克变化之理的人,很难在这里行动。”
  巫蝶道:“你很清楚?”
  庄璇玑道:“至少,我们还没有迷路。”
  巫蝶哦了一声,道:“庄姑娘,看来,小妹是真的低估你了。”
  庄璇玑笑一笑,道:“巫姑娘,这片竹林之中,除了五行生克的布置之外,还有很多的机关。”
  巫蝶道:“所以,这地方充满着凶险。”
  庄璇玑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用处,那就是对付你们自己的人。”
  巫蝶道:“你说什么?”
  庄璇玑道:“在这里的护法,都是你们的自己人,他们只是被困于生命之泉,他们的神智,还保持着相当的清醒,有一天,他们想明白了,就会伤在这竹林的机关之下。”
  巫蝶微微一笑,道:“马鹏很佩服你的才慧,看来,你的确有过人的聪明。”
  庄璇玑道:“其实,这不是什么难事,任何人只要肯用心想一想,都会明白的,巫姑娘,你如再深一层去想,这些机关埋伏要杀的人,连你也包括其中。”
  巫蝶呆了一呆,道:“我!”
  庄璇玑道:“对!这些机关布置要杀人,不论什么人都会杀,机关操纵在人的手中,只要他觉着你该死了,他们就会下手。”
  巫蝶道:“不会。”
  庄璇玑道:“会不会,姑娘大概心里有数。”
  巫蝶道:“我,我……”
  庄璇玑接道:“比起龙、虎、蛇、鼠四公子,你姑娘似乎是身份高了不少,不过,我不信,你会是真正的重要人物。”
  巫蝶垂首不言。
  不说话,就是默认。
  庄璇玑轻轻吁一口气,道:“小妹只是几句忠告之言,忠言逆耳,听起来,不像巧言花语那么甜蜜,也许我说错了,只是留给姑娘作一个参考罢了。”
  巫蝶点点头,以极低的声音说道:“多谢姑娘的指点……”
  吁一口气,接道:“璇玑姑娘,能不能听小妹两句谏言。”
  庄璇玑道:“请指教。”
  巫蝶道:“不进活人冢。”
  她的声音仍然很低,低的只有站在身前的庄璇玑才能听到。
  庄璇玑笑一笑,道:“盛情心领了,不过我无法答应你,我来这里的用心,就是要进入活人冢内看看。”
  巫蝶道:“那里没有美好的景物,也没有动人的事情,实在没有什么好看。”
  庄璇玑道:“巫姑娘,那里有可能找到一位我失去的亲人。”
  巫蝶呆了一呆,道:“谁?”
  庄璇玑道:“恕我不便明告,因为,我没有见到他之前,不知他是否在此。”
  巫蝶沉吟了一阵,道:“好!咱们走吧!”
  庄璇玑道:“那就有劳巫姑娘带路。”
  巫蝶笑一笑,道:“庄姑娘,我有个很奇怪的感觉。”
  庄璇玑道:“什么感觉?”
  巫蝶道:“我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我也有点喜欢你了。”
  庄璇玑道:“哦!为什么呢?”
  巫蝶道:“你聪明,聪明的可爱,聪明而不奸诈,叫人心中佩服。”
  庄璇玑道:“巫姑娘,主要的是,我说的都是理。”
  巫蝶点点头,道:“听起来,这些道理并不深奥,不过,但却是那么动人,平常的时候,我们竟然都想不到。”
  庄璇玑道:“巫姑娘,现在,你知道了。”
  巫蝶道:“是的,我知道了,可惜的是,太晚了一些。”
  庄璇玑道:“佛家说一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个人辨明了是非之后,改过向善,永远没有晚的时候。”
  巫蝶苦笑一下,道:“庄姑娘,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总之,是晚了,走吧!我带你们去活人冢庄璇玑轻轻吁一口气,欲言又止。
  马鹏道:“巫姑娘,令堂要不要去?”
  巫蝶道:“她不去,别人也不去,只我带你们去。”
  柳媚突然回顾了龙、虎、蛇、鼠一眼,道:“你们在这个组合之中,难道就不知道活人冢么?”
  龙公子道:“去过一次,不过,我们是蒙着眼睛被带进去的。”
  柳媚道:“这么说,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那活人冢的地方了。”
  马鹏道:“唉!看来,你们只是这个组合中的马前卒罢了。”
  龙公子道:“过去,我们一直认为自己很重要,现在,我才觉着被骗,我们在这里,只是一种工具,身份是那么低微。”
  巫蝶道:“龙公子,不只是你们,包括了这里所有的人,都和你们一样。”
  龙公子道:“哦!”
  巫蝶道:“龙公子,有几句忠告之言,我想先告诉你。”
  龙公子道:“姑娘请说。”
  巫蝶道:“活人冢内很危险,你们进去之后,必是他们狙杀的对象,所以,你们要多多小心?”
  柳媚道:“为什么只杀他们,我们难道不会被狙杀么?”
  巫蝶道:“你们也要被杀,那是你们看完了整个活人冢之后,等你们决定自己的命运。”
  庄璇玑道:“如是我们答应留下来,他就不会伤害我们了。”
  巫蝶道:“对!”
  庄璇玑道:“巫姑娘,活人冢内真的是很可怕么?”
  巫蝶笑一笑,道:“如果你可以改变主意,最好不要去。”
  柳媚道:“说的也是,咱们要和他们决死一战,为什么不在青天白日之下,进入什么活人冢内,单是听到那个名字,我就觉得很蹩扭。”
  庄璇玑道:“柳大姊,活人冢内,自然要去,但像咱们这样清楚的人,只怕没有人进去过……
  巫蝶接道:“对!就我所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敌人进去过活人冢。”
  柳媚苦笑一下,道:“如若我们还能活着出来,那也算是一个英雄人物了。”
  巫蝶道:“柳姑娘,那机会不太大。”
  高空道:“柳媚,去就去吧!江湖生活,那一天不活在惊风骇浪之中,你怎么会这么怕死。”
  巫蝶道:“对!柳姑娘,不论你们退出这里,或是进入活人冢内,危险都是一样。”
  柳媚道:“那是说,我们要退回去,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
  巫蝶道:“对:既然到了这里,再想退出去,实在是一件困难事。”
  柳媚道:“好吧!既然不能退,那咱们只有向前进了。”
  庄璇玑道:“巫姑娘,请带路吧!”
  巫蝶转身向前行去。
  庄璇玑等一行,紧随在巫蝶身后。
  这座竹林中的路径曲折迂回,走起来,实在是很不容易的事。
  巫蝶走的很快,快的所有跟着她的人,都无法可辨两侧的形势。
  连转十几二十个弯,眼前的景物忽然一变。
  只见一道土岭,横在面前。
  土岭上长满了青翠的草和树。
  庄璇玑凝神望去,只见那土岗的树木,表面上很散乱,事实上,确有着相当的规律,心中立有所悟。
  果然,巫蝶在土岭前面停了下来。
  柳媚道:“怎么不走了?”
  巫蝶道:“到了。”
  柳媚道:“到啦!”回顾了一眼,接道:“不见一处房子,也不见人踪,活人冢究竟在那里?”
  巫蝶道:“就在这里,柳媚姑娘,你应该明白,既然称作活人冢,那就是一座大坟,眼前这座土山,像不像一座大坟呢?”
  柳媚道:“哦!就是在这一座山下。”
  巫蝶道:“是!就在这一座山的下面。”
  柳媚道:“那就带我们进去吧?”
  巫蝶道:“好,诸位请在此稍候。”
  突然举步向前行去。
  前面没有去路,但巫蝶却一直行到了山壁前面,停了下来。
  只见巫蝶伸手在山壁上一阵触摸,山壁突然现出一道门户,她道:“诸位,可以进去了。”
  庄璇玑点点头,当先行去。
  这座裂开的洞门,高约一丈,宽约六尺,一排石阶,向下通去。
  洞中一片黑暗,但庄璇玑目力过人,发觉那石阶直下十二层后,就成了平道,但却分向两侧弯去。
  洞中很干燥,没有一点潮湿气味。
  庄璇玑道:“巫姑娘,里面是否很黑暗?”
  巫蝶道:“不会很黑,由我带路,庄姑娘应该放心。”
  庄璇玑紧随巫蝶身后。
  高空和马鹏并肩行在最后。
  两个人踏入了洞门,裂开的门户,立刻合闭。
  龙公子低声说道:“三个兄弟,由此刻起,咱们随时可能会受到暗算,要千万小心啊!”
  虎公子道:“大哥放心,咱们早已不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了。”
  洞门关闭之后,行道上更见幽暗。
  直到转过了两个弯子,才突然光亮起来。
  两只火炬,熊熊高烧,一个鹅蛋大小的明珠,嵌在迎面的石壁上。
  火光映照着珠光,看上去,十分绮丽、动人。
  直到此刻,才算看出了这座地下洞府规模的宏大。
  高过一丈的木门,石壁中,门内是一片柔和的光线。
  门前是一片五丈见方的广场。
  明珠下面,写着“活人冢”三个大字。
  原本两扇关闭着的木门,突然缓缓大开。
  巫蝶吁一口气,道:“璇玑姑娘,进入了这座大门之后,才算真正的进入了活人冢。”
  柳媚道:“巫姑娘,那里面是什么样子?”
  巫蝶笑一笑,道:“这个,很难说了,有些人看上去很可怕,但也有些人,看上去很可爱,那要看你柳姑娘,是什么心情了。”
  柳媚道:“我是说,那里面的人,是不是整天睡在床上,懒洋洋的,像个活的死人一样。”
  巫蝶摇摇头道:“门里面大千世界,会使人有着极乐之感。”
  庄璇玑道:“巫姑娘,你是说,那里面还有很多不同的世界。”
  巫蝶道:“对!会大出你们意料之外,我现在说出来,等一会,你们见到了,就不会有新奇之感,还是不说的好。”
  王杰道:“我瞧这门里门外,并无不同,何不进去呢?”
  巫蝶道:“庄姑娘是贵客,他们会派人迎接。”
  高空冷哼一声,道:“那有接客人比客人架子还大,我们作客人已经在此等了许久,还不见迎接客人的人。”
  巫蝶沉吟了一阵,道:“璇玑姑娘,急也不在一时,何不稍候片刻呢?”
  庄璇玑笑一笑,道:“这大门之内,是不是没有埋伏。”
  突然举步直行而入。
  巫蝶一皱眉头,紧随行入。
  鬼刀、妙手、暗箭、毒花、龙、虎、蛇、鼠四公子,和孟雷,也紧随着行了进去。
  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奔了过来。
  一个身着长衫的中年人,和一个中年妇人,并肩疾驰而来。
  这两个人年纪都在四十以上,男的身材瘦高,青衫,儒巾,看上去很文雅,女的虽届中年,但却别具一种特有的风姿。
  两个人行近庄璇玑时,突然停了下来。
  青衫文士打量了庄璇玑一眼,道:“你是庄姑娘。”
  庄璇玑道:“晚进庄璇玑。”
  鬼刀马鹏突然大上一步,道:“青阳堡主,江东大侠,怎会也在活人冢内?”
  中年文士点点头笑道:“马鹏,咱们有十年不见了吧!你还记得在下。”
  马鹏道:“堡主风采如昔,在下怎会不识。”
  青阳堡主未再理会马鹏,却望着庄璇玑道:“在下项青阳,奉命迎接璇玑姑娘。”
  庄璇玑道:“我们已经自己进来了,不敢劳动大驾。”
  项青阳笑道:“在下督导他们整扫客舍,来的晚了一步,姑娘不要见怪才好。”
  他太过客气了,客气的不像是名满武林的江东大侠项青阳。
  王杰冷冷说道:“项青阳,你十年威名,想不到竟是这样一个没有骨气的人。”
  项青阳笑一笑,道:“王杰,如若进入接引山庄的只是你们四大凶煞,只怕你们此刻骨已寒多时了。”
  柳媚冷哼一声,道:“你是来迎接客人的,还是耍嘴皮子的。”
  项青阳笑一笑,道:“自然是迎接客人要紧。”
  庄璇玑道:“项大侠,晚进想动问一句,你在这活人冢内,是什么身份。”
  项青阳道:“在下是二总管。”
  庄璇玑道:“二总管,那是说,还有一位大总管了。”
  项青阳道:“不错,还有一位大总管。”
  庄璇玑道:“项二总管,来迎接我们,不知是用心何在?”
  项青阳道:“在下奉命来此迎接诸位。”
  庄璇玑道:“奉何人之命。”
  项青阳道:“姑娘,这个,在下不便奉告,那人既然能命令区区,又能使,得整个的活人冢为姑娘开放,这个人的权势,自然是不小了。”
  庄璇玑道:“哦!”
  项青阳道:“所以,姑娘可以放心跟在下进入活人冢内。”
  庄璇玑道:“听说,这活人冢内很多的机关布置。”
  项青阳道:“不错,机关布置虽然很多,但却要人来操纵,姑娘是我们迎接的贵宾,活人冢内,又有谁敢开动杀人的机关呢?”
  庄璇玑回顾了身后的四大凶煞一眼,道:“项总管,他们呢?是不是很安全。”
  项青阳道:“一样,跟着姑娘的人,未奉到令谕之前,绝对不会受到伤害。”
  庄璇玑道:“哦!”
  项青阳道:“姑娘请吧!”
  目光一转,望着巫蝶,道:“姑娘,你可以回去了。”
  巫蝶道:“那就交给项总管了。”
  项青阳道:“姑娘请放心,我会善于招待。”
  柳媚轻轻吁一口气,道:“意外呀!意外,想不到青阳堡主,竟然是如此会说话的人。”
  项青阳笑一笑,道:“柳姑娘,今天,你很幸运。”
  柳媚道:“这话怎么说?”
  项青阳道:“如若今天你是一个人来,就凭这两句话,我已经要你的命了。”
  柳媚道:“项青阳,你认为你能够杀了我?”
  项青阳笑一笑,道:“姑娘,只要十招,十招之内,我一定可以取你之命。”
  柳媚道:“可惜,我不相信。”
  项青阳道:“只要姑娘同意,我们立刻可以试试。”
  这时,随同项青阳来的中年美妇突然开了口,道:“项兄,咱们是来接庄姑娘的,其他的事,都不足使咱们分去心神,不用和她多费口舌了。”
  这几句话,没有指柳媚,也没有一句是骂人之言,但听在柳媚的耳中,却比骂了她还要难过,项青阳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咱们不用跟她多言。”
  柳媚过度的气忿,使得整个人开始微微发抖。
  高空笑一笑,道:“柳媚,至少,咱们目前还没有作别人的奴才。”
  柳媚笑了,笑的很自然,高空一句话,使她忽然间开了心。
  但项青阳却听得两眼发直,怒容满面。
  还是那中年美妇,淡淡一笑,道:“项兄,有些人说话,听到了,你只能当它是狗吠一样。”
  高空没有生气,他年纪虽轻,但修养却是很好,它是一个能控制自己的人。
  项青阳未再多言,柳媚也未发作,高空只是淡然一笑。
  庄璇玑紧随在项青阳的身后。
  转过了一个弯子,项青阳突然停了下来。
  庄璇玑目光转动,淡淡一笑,道:“这是什么地方?”
  项青阳道:“这地方,叫作少林山庄。”
  庄璇玑道:“哦!我听说少林寺在嵩山少室峰顶,那是中原名山。”
  项青阳微微一笑,道:“你会看到的,姑娘,只是具体而微,少一些罢了。”
  庄璇玑道:“但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平整的地道,两面是光滑的石壁。”
  项青阳伸手在石壁上拍了两掌。
  只听一阵轧轧之声一面石壁,突然裂开成一座门户。
  庄璇玑凝目望去,看到了一座大厅。
  也看到了山。
  那是一面墙壁上画好的山。
  嵩山少室峰上的全景图。
  庄严的少林寺,画的十分逼真。
  而且,也有和尚,真正的和尚。
  足足有二三十人,穿着僧袍,带着串珠。
  他们不是画中人物,而是真正的人,坐在厅中的木椅上。
  对庄璇玑等这一批不速之客,完全没有注意,甚至,望也未望几人一眼。
  庄璇玑道:“这里和尚,都是你们从少林寺中抓来的。”
  项青阳道:“不是,少林寺,只是一个代表,这里有三十二位高僧,只有十六位是少林寺中的人,其余的十六位,都是空门中武功高强的和尚,他们的武功造谙,绝不在少林僧侣之下。”
  庄璇玑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项青阳笑道:“遇上姑娘这样聪明的人,在下省了不少的口舌。”
  庄璇玑道:“二总管夸奖了。”
  项青阳道:“姑娘是否看出来,这些人和常人有些不同。”
  庄璇玑道:“他们有点痴呆。”
  项青阳道:“也表示了他们对活人冢的效忠。”
  庄璇玑道:“难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活死人。”
  项青阳道:“不错,他们的武功,也因为心中没有杂念,而更有进境,只不过,他们没有了主裁自己的思想罢了。”
  庄璇玑道:“很恶毒的手段啊!”
  项青阳笑一笑,道:“姑娘,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啊!图霸武林,雄踞江湖,本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啊!”
  庄璇玑道:“原来,活人冢还有这么大的野心啊!”
  项青阳道:“庄姑娘,这只是佛门高人,除此之外,活人冢还有很强大的实力。”
  庄璇玑道:“只是这些高人,已可举一反三了。”
  项青阳笑一笑,道:“姑娘,在下奉到的令谕是,要你看到活人冢全部实力。”
  庄璇玑道:“那是存心让我们心中害怕了。”
  项青阳道:“那倒不是。”
  庄璇玑道:“那么用心何在呢?”
  项青阳道:“用心很简单,因为姑娘智慧过人,咱们借重姑娘的智慧评估一下江湖上的局势。”
  庄璇玑笑一笑,道:“好!你们这么看得起我,我也不能妄自菲薄了……”
  缓步行近一个老僧,接道:“项总管,我可不可以和他说几句话。”
  项青阳道:“可以,不过,我可以告诉姑娘,他不会理你。”
  庄璇玑目光转注那老僧的身上,道:“大师,法号可否见告?”
  那老僧神情木呆,望了庄璇玑一眼,果然未作理会。
  庄璇玑道:“大师,你可是来自少林。”
  那老僧端坐如故,连身也未移动一下。
  庄璇玑点点头,道:“二总管,他们这样木痴,如何会为你们出力呢?”
  项青阳道:“我们自有办法使他们效命,不但可以使他们唯命是从,也可以使他们全力以赴。”
  庄璇玑道:“这么说,活人冢另有一套很特殊的统驭之术了。”
  一面说话,一面举步,在群僧之中绕行了一周。
  她不但走动,而且不停的伸出手去,抚摸群僧之手。
  在那个时代,这是很大胆的动作,不过,没有觉着她这动作轻浮,只觉,她举步之间,有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操。项青阳没有阻止,只是冷眼旁观。
  庄璇玑走了一周,至少和十个和尚有过肌肤的接触。
  项青阳微微一笑,道:“姑娘,咱们看看另外一处地方吧?”
  庄璇玑点点头道:“劳请带路。”
  项青阳回顾了那中年美妇一眼,才举步向前行去。
  庄璇玑又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中年美妇的身份,似乎是高过项青阳。
  明里是以项青阳为首接待佳宾,但事实上,却是那中年美妇在决定行动。
  项青阳每一个行动之前,都向那中年美妇请示。
  不过,他们之间的连系,一直是一种很轻微的动作表达,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庄璇玑看出来了,不过,她没有揭穿,只是暗中更留心那中年美妇的举动了。
  这座建山腹的活人冢,不但诡密,而且,气派宏范,看过了形象化的少林寺,庄璇玑等又转过一条巷道。
  这座活人冢,有如地下城市,蛛网的环绕山腹而建。
  而且,每一个巷道情形不同。
  庄璇玑等目前看到的,似是一座山村。
  两边住家六七户,木门紧闭,一道小溪,环绕其间。
  每一个住户的木门,都有一方横立的匾牌。
  第一家的木牌上写着:南宫世家。
  不用项青阳招呼,庄璇玑已经停了下来。
  江湖上四大世家,屹立江湖数百年,但却以南宫世家最着名。
  望着那块横匾,庄璇玑缓缓说道:“南宫世家,雄峙江湖数百年,庄院宏大,房舍连云,这一座小小宅院,也写上南宫世家,岂不足太寒伧了。”
  项青阳笑一笑,道:“活人冢山藏海纳,有如整个江湖的缩影,南宫世家,又能占多大地方,不过,这里面,住的却是南宫世家的人。”
  庄璇玑道:“如是只是南宫世家中的丫头、从仆,那实在不算稀奇。”
  项青阳道:“姑娘,活人冢规模虽大,但不能和江湖相比,我们那有余地容纳闲人,这里面住的,是老少两代南宫世家的主人,和两个照顾他们生活起居的童子、丫环。”
  庄璇玑心头震动了一下,道:“你是说两代主人?”
  项青阳道:“不错。”
  庄璇玑道:“我由江湖来,从未听过南宫世家主人失踪的事,是不是你们画饼充,故意造了这一个境像,来惑人耳目,骗骗自己。”
  项青阳道:“活人冢从不对外开放,用不着惑人耳目。”
  庄璇玑道:“南宫世家,蓄士百人,是武林人一股很强大的正义力量,我不信,你们真能把他们的主人囚在此地。”
  项青阳道:“真金不怕火,姑娘何不进去拜访一下南宫主人。”
  庄璇玑道:“这些地方,我可以自由的进出么?”
  项青阳道:“别人不行,但对你姑娘特别的例外,咱们开放了这个地方,就是希望你姑娘对活人冢多一分认识。”
  庄璇玑点点头,心中暗道:“我正要看看内情。”
  当下说道:“那就由项二总管代我们叫开门了。”
  项青阳道:“姑娘,这南宫世家,厅房不多,地方不大,姑娘可以进去,但不能带太多的人。”
  庄璇玑道:“哦!不能带太多的人,那是准许我带了?”
  项青阳道:“对姑娘这些礼遇,活人冢从未有过。”
  庄璇玑道:“但不知允许我带几个人?”
  项青阳道:“至多不能超过三人。”
  庄璇玑心中一动,道:“其余的人呢?”
  项青阳道:“只能留在门外,等候姑娘。”
  庄璇玑道:“你们会不会暗算他们。”
  项青阳道:“他们要受制裁,尤其是龙、虎。蛇、鼠四公子,和孟雷,不过,一切都看在姑娘的份上,暂时的免了。”
  庄璇玑道:“想不到,我竟有这么大的面子。”
  项青阳道:“土里藏不住夜明珠,姑娘的才慧、姿容,世无其匹,自会有敬慕之人。”
  庄璇玑笑一笑,道:“马鹏、高空、龙公子,三个人跟我进去。”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