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七十回 生死一搏


  杨凤吟道:“法子是不错,只是这花阵不易燃起,而且咱们也没有时间等着这花阵烧光,趁他们中枢无主时,咱们要尽快的攻入地下石城。唉!如等他们有所准备,咱们几人之力,决难抗拒。”口中说话,人已举步行入花阵,带路向前行去,一面接道:“我带普度、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叁人开道。”
  包行回顾了申子轩等一眼,道:“诸位请听在下一言,五行变化,是一种极尽幻变之妙的奇术,不了解个中之理的人,一时之间,很难明白,因此,在下不作解说了,请诸位紧追在我身後,最好能照着落足之处落足。”
  申子轩等都是久走江湖之人,虽然都不懂五行奇术这一门深奥的学问,但却听说过五行奇术的厉害,果然是人人小心,都踏着包行的足印而去。
  包行肩负大任,一面走,一面说道:“诸位小心啊,别掉入花阵之中。”
  穿过了花阵,景物一变。只见数具横??,躺在一片疏落的林木之前。
  申子轩目光一转,只见那些??体,都是身穿黑衣的童子,不禁黯然一叹,道:“这些人一色衣着,定是叁圣门中人,但看上去都不过是十几岁的童子,明明知晓他们不是好人,但咱们也无法下得毒手杀他们。”
  包行目光转动,但见翠林中一片静寂,除了那几具??体之外,不见一个人,也听不到一点声息。杨凤吟一行已走的不知去向。此时,天色已快近午,日光普照,满眼仙境一般,只见前是翠林,身後丛花,真如置身於仙山,雷化方四顾了一眼,道:“好景色啊!在下走遍了大江南北,从未见过这等美丽的景色。”
  九如大师道:“景色虽美,但却太寂静了,似这等花香林茂的所在,正该是百鸟齐鸣之地,但却未听过一声鸟语,”他这一提,群豪果有同感,抬头四顾,不见一只鸟影。
  郭雪君轻轻叹息一声,道:“穿过这片翠林、疏屋,就找到了一座石城,诸位将可以看到另一个奇怪的景象,灰色城壁,绵连的石屋,每一间屋内都有人。但每一间房门都紧闭着,你只要推开了一扇门,就会引来一场麻烦。”
  包行道:“那座灰城,可就是有名的地下石城吗?”
  郭雪君摇摇头,道:“不是。地下石城,是另一处奇幻的景象,深处地层之内,坑道交错,防守的十分严密。”
  包行流目四顾,仍然不见杨凤吟,不禁心头大急,道:“杨姑娘哪里去了?”
  雷化方道:“他们定然走在前面,咱们已经离开了花阵,向前走就是。”
  包行摇摇头,道:“我瞧这翠林之中,情形有些不对。”
  雷化方道:“什麽不对?”
  包行道:“我瞧这翠林的形式,似是一种阵图。”
  雷化方道:“什麽阵图?”
  包行道:“我瞧不出来,我如瞧得出来,早就带诸位进去了。”
  申子轩道:“咱们要在此地等吗?”
  包行道:“是啊!要等杨姑娘回来再说。”
  郭雪君道:“杨姑娘来了。”抬头看去,只见杨凤吟衣袂飘飘的缓步行了过来。
  片刻之後,杨凤吟已行到林边。
  包行一抱拳,道:“在下幸未辱命,把他们带至此地,但这片翠地……”
  杨凤吟接道:“翠林中本有埋伏,但已清除,诸位请随我来吧!”转身向前行去。
  逐渐的,群豪都对那杨凤吟生出了十分敬重之心,鱼贯随在身後而行。穿过一片翠林,景物果然一变。只见一座灰色的小城,拦住了去路。
  慕容云笙、康无双各执长剑,站在城门前面,一个青衣童子横??在城门口处。普渡大师左臂上伤势已经包扎,右手执着戒刀,站在康无双的身後。
  申子轩行近那青衣童子,低头看去,只见那青衣童子,前心之上,鲜血缓缓渗出。一剑毙命,正中心脏。摇摇头叹一口气,道:“刀攻正门,剑走偏锋,这一剑正中心赃,剑法倒是少见。”
  杨凤吟道:“这是你们那位慕容大哥创出的剑法,名叫‘点红唇’,属於阴手剑招,十分恶毒,慕容云笙似是已经把这招剑法练的很熟了。”
  申子轩听他语含讽讥,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就不再多言。
  杨凤吟脸上的微笑敛失,变成了一脸严肃之色,缓缓说道:“咱们已过了那石道险关,目前却面临着最凶险的一关,这一关,需要各位武功了。”
  包行道:“硬碰硬的搏杀?”
  杨凤吟道:“不错,这石城之中,囚禁的都是当代武林高手。”
  郭雪君接道:“我知道,但他们也是身受禁制的人,杨姑娘为什麽不用像对付别的人一样手法对付他们,却要我们硬拼过关?”
  杨凤吟道:“我知道很多叁圣门的秘密,但我不是叁圣门的主人,也不能把任何事都晓得细微不遗。这石城被囚之人,和别人身上的禁制不同,也许是他们在武林中德高望重,慕容长青不忍使他们神智迷失,变成一具行??走肉,所以他用了别的方法。”
  郭雪君微微一笑,道:“姑娘是否忘记了一件事。”
  杨凤吟道:“什麽事?”
  郭雪君道:“只要咱们不开两侧石屋之门,他们就不会现身阻拦,如是我记忆不错,他们似是不能离开被囚石室。”
  杨凤吟道:“我知道,但此刻情形不同,也许情况有变,如是这石城没有一点别的作用,慕容长青也不??这座石城了。”
  郭雪君道:“为恶作歹的是紫云宫主,但姑娘似是仍对那慕容长青存有成见。”
  杨凤吟道:“但这座石城,乃慕容长青修??,凭紫云宫主那点才能,如何能造成这等局势。”
  目光一掠群豪接道:“进入这石城之後,各自注意一些,因为石城中被囚之人,都是当代武林中部一流高手,他们都是备具绝招的人物,他们被囚多年,诸位不要寄望他们仍会是当年的清高的光明磊落性格。”
  申子轩轻轻咳了一声,道:“多谢姑娘指教,”杨凤吟淡然一笑,道:“诸位不要对我寄望太高,我对这座石城中人,并不熟悉,为了彼此能够相互照应。咱们排成一个方阵入内,由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双剑开道,申大侠和雷大侠走右面,汤老前辈和包老前辈,请走在左面,九如大师请与普度居中,我和郭姑娘断後,诸位如若遇上攻击之时,请各自设法自保。”
  申子轩道:“和人动手之时,咱们是否要停下来?”
  杨凤吟道:“申大侠这一问,使我想起了一件事未说明白,咱们主要的是穿过这座石城,瓦解了叁圣门的核心,必可找出解除这石城禁制之法,咱们这一次进入石城,用心在顺利的通过,不是和人动手比武争名。”
  申子轩道:“在下明白了。”
  杨凤吟道:“现在,诸位可以准备一下,咱们立刻动身。”
  群豪不再多言,各自运气调息。一盏热茶工夫之後,群豪已依照杨凤吟的安排,布成了一座方阵。
  慕容云笙、康无双仗剑先行,申子轩、包行等,都已取出兵刃,握在手中,每人神色变得十分严肃,只有杨凤吟还能保持着轻松神情。
  群豪布成方阵,直入城中。抬头看去,只见一片凄清不见一个人影。两侧都是房屋,相隔不远,就有一座木门。这地方如说是座石城,倒不如说是围墙圈着两排石屋。
  一条青石??成的大道,向後伸入,几人行到第一座石屋所在,突闻呀然一声,木门大开。一个年逾半百,身着一袭蓝衫,长髯垂胸的老人,缓步行了出来。紧随在蓝衫老人身後的,是一位布衣荆钗,四十左右的妇人。这一男一女离开了石屋之後,并肩站在青石道中,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杨凤吟道:“诸位请自保重。”飞身一跃越过了慕容云笙,回身拦住了康无双等。
  整座方阵,在距那老者四五尺处,停了下来。杨凤吟还未来及开口,申子轩已失声叫道:“龙凤双剑。”
  蓝衫老者两道目光,转注申子轩的身上道:“阁下何人?怎会认得老夫。”
  申子轩道:“兄弟申子轩,唐兄不认识了。”忽然想到自己佝背易容,自是难怪对方不认,急急道:“兄弟体形、容貌,都非当年形象,难怪贤夫妇不认得了。”
  蓝衫老人目光在申子轩身上,打量了一阵,道:“不管你是不是申子轩,你既然认识我们夫妇,老夫就要奉劝你几句话了。”
  申子轩道:“唐兄有何见教?”
  蓝衫人道:“离开方阵,退出石城,如若不听老夫劝告,休怪老夫剑下无情,”说完话,有手一抬,拔出背上校剑,那中年妇人,也同时伸手拔出长剑。
  申子轩道:“龙凤双剑合手,威力倍增,”这两句话,明里是赞扬龙凤双剑,暗里却是告诉杨凤吟龙凤双剑的虚实。
  蓝衫人打量了整个方阵一眼,冷冷说道:“想不到蛇神汤霖也来了。”
  汤霖哈哈一笑,道:“玩长虫的人,登不得大雅之堂,唐兄高称兄弟了。”
  蓝衫人冷然一笑,道:“你最好也退出去,”杨凤吟道:“唐老前辈不用多费口舌,带路童子已经死在我们剑下。”
  蓝衫人接道:“老夫不管你杀了多少人,也不管你们如何到此,只是有一件,你们不能从此地经过,老夫夫妇已奉得圣谕,不许人越过此处。”
  杨凤吟道:“我想,总有办法可以过此。”
  蓝衫人道:“只有一条路,你们能胜过龙凤双剑。”
  杨凤吟道:“是的,此刻一部份是你故旧,馀下的,你都见过。”
  蓝衫人长剑一指慕容云笙道:“他是慕容公子。”
  杨凤吟指指康无双道:“这一位你们夫妇认识吗?”
  蓝衫人打量了康无双一眼,道:“不认识。”
  杨凤吟道:“康无双,贵门中的大圣主。”
  蓝衫人哈哈一笑,道:“老夫只听圣堂令谕,不认圣主其人,姑娘纵然说的天花乱坠,也难使老夫相信。”
  杨凤吟道:“我看你神智很清楚,才耐着性子,和你多说了几句话,你如是一定想在武功上分个高低,我们并不害怕;不过,贤夫妇原是武林中大有名望的人,竟然甘愿作阶下之囚。”
  蓝衫人双目中神光闪动,凝目沉思了片刻,突然一挥长剑,厉声喝道:“诸位再不退出,休怪老夫夫妇双剑无情了。”
  申子轩轻轻叹息一声,道:“唐兄,杨姑娘说的不错,贤夫妇被人囚此,居矮屋,受人命,是何等委屈,怎的竟不肯藉此机会摆脱囚居生活,我们不敢期望贤夫妇帮助我们,但至少贤夫妇可脱离这等囚居生活。”
  蓝衫人怒道:“老夫不愿和你们耗时间斗口,再不退走,老夫要出手了。”
  杨凤吟摇摇头,道:“他们身受一种特殊禁制,无法控制自己,既然无法善罢,只好动手了。”娇躯横移,闪开五尺,一挥手,道:“闯过去。”
  慕容云笙、康无双,应声而上,双剑并出,分向那蓝衫老人和中年妇人攻击。
  蓝衫人和那中年妇人同时挥动长剑,接住了慕容云笙和康无双的剑招恶斗起来。龙凤双剑乃武林中大有名望的人物,尤以龙凤双剑合壁之後,威力倍增,武林中不知有多少成名的人物,都毁在龙凤双剑合壁手中。
  但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出手之後,都是极为恶毒的剑招,唰唰几剑,把龙凤双剑生生分开,龙凤双剑虽然极力想使双剑合璧,但因两人剑招凌厉,出手剑招,尽都指向蓝衫人和中年妇人的致命要害。
  因为两人剑招的恶毒凌厉,大出常情,那蓝衫人和中年妇人,竟然被两人剑招逼得连连後退无法合在一起。但龙凤双剑究是有着深厚武功的人,康无双等的剑招虽然恶毒,但经过了十招之後,两人已把阵脚稳住。但慕容云笙和康无双的攻势,凌厉绝伦,龙凤双剑虽然把阵脚稳住,但仍然是一个有守无攻之局。这四人搏斗凶残,但见剑光霍霍,不见人影。在场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杨凤吟盯注在四人搏斗之上,瞧了一阵,道:“龙凤双剑武功只要再高出一筹,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就要伤在两人的剑下了。”
  申子轩道:“姑娘之意,可是说四人平分秋色?”
  杨凤吟摇摇头,道:“不是。慕容云笙和康无双武功要高出一筹,只不过两人几处穴道受制,有些呆板,再打下去,两人武功发挥出来,龙凤双剑非要伤在剑下不可。”
  包行道:“姑娘的话,听起来,前後有些矛盾。”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是我没说清楚,但我想诸位应该知道,因为我说过,慕容云笙和康无双的剑招。攻中无守,发挥到攻势的极致,所以破绽也多。如若龙凤双剑,武功高上一筹,就可以在极短的几招中找出破绽,或刺伤两人,或取两人之命。”
  包行道:“如是打下去呢?”
  杨凤吟道:“愈打的时间久,他们剑招愈是恶毒。”
  语声甫落,突闻一声闷哼,一声尖叫,传了过来。凝目望去,只见龙凤双剑各中一剑,蓝衫老人创伤前胸,中年妇人却伤在左大腿上。本来,康无双、慕容云笙,剑法恶毒,剑招直取两人的要害,总算两人武功高强,及时避开了致命要害。
  杨凤吟突然口发清啸,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将要沉落的剑势,及时收住。杨凤吟娇身一晃,飞到龙凤双剑身前,道:“两位老前辈都是好人,留你们性命。”双手齐出,分点了两人穴道。
  申子轩道:“好一场凌厉的龙争虎斗。”
  包行道:“奇怪的是,怎的会无人出来助拳?”
  杨凤吟道:“这就是叁圣门的大缺点,他们奉命行事,却是各自为战。”
  语声一顿,接道:“咱们往前走吧!此後只怕是一仗比一仗凶险。”
  申子轩转目望去,只见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头上都见了汗水,想他们这一战,虽然胜了龙凤双剑,但却胜来极是不易。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他们这一战胜的很艰苦,如是要他们再对付下一场搏斗,只怕是为难从心。”
  杨凤吟嗯了一声,道:“下一场搏斗,要哪一位出手呢?”
  申子轩道:“姑娘目下是首脑人物,不妨就我们之中,选出两位迎敌之人。”
  杨凤吟略一沉思,道:“好!咱们先看过拦攻之人,再作决定不迟。”举步向前行去。
  石屋门户相距,也就不过丈许距离,众人行不过数步,第二扇木门已开,只见一个身穿灰色僧袍的老和尚,行出门来,拦在路中。这和尚年纪已很老迈,但衣着却很干净,满脸红光,显然他的衣食,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杨凤吟停下脚步,同时扬手拦住了康无双和慕容云笙,回头说道:“哪一位认识这位老禅师,请把他的法号、出身说出来。”
  神钓包行道:“在下认识,这位老禅师法号一雷,乃出身少林寺的高僧。”
  白眉老僧接道:“正是老衲。”
  杨凤吟两道清澈的眼神,盯注在一雷大师的脸上瞧了一阵,道:“老禅师是有道高僧,想来还未被他们迷去神智?”
  白眉老僧道:“所以,老衲不伤你们性命,你们退回去吧!”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我对叁圣门中事了解了很多,但对这座石城中人,却是全然不解。”语声一颐,道:“老禅师,可否回答在下两句话?”
  一雷大师道:“可以,你问吧!”
  杨凤吟道:“你的神志很清明吗?”
  一雷大师道:“老衲清楚的很啊!”
  杨凤吟道:“你是否很怀念少林寺?”
  一雷大师沉吟了一阵,道:“老衲怀念少林寺又能如何?”
  杨凤吟道:“我等已破去了石道机关,老禅师离开时前路无阻,可以重回少林寺,再度清静岁月。”
  一雷大师哈哈一笑,道:“这里很清静啊!”
  杨凤吟摇摇头,黯然说道:“大师也无法自拔了,你亮兵刃吧?”
  一雷大师轻轻咳了一声,道:“老衲已很多年未和人动过手了,你们还是回去的好。”
  杨凤吟拔出宝剑,道:“老禅师,除非你肯放我们过去,否则,我们只好闯过去,老禅师不妨看看龙凤双剑的下场,你如自信能胜过龙凤双剑合璧的威力,再和我们动手不迟。”
  一雷大师摇摇头,笑道:“龙凤双剑,如何能和老衲相比。”
  杨凤吟道:“这麽说来,大师是非要动手不可了,”一雷大师不再答话,却盘膝坐在地上,双手互相搓揉。这动作大出意外,连那申子轩、包行等久走江湖,见多识广的人,也是瞧的茫然难解,暗道:难道坐在地上,双手互搓一阵,就能把我们挡回去不成。普度大师似是瞧出了便宜,低声对杨凤吟道:“贫僧先过去。”
  突然下身而起,从那一雷大师身侧跃过。
  但见一雷大师搓动的双手,突然一放,一股强大的暗劲,疾快的撞了过来。普度大师只觉前胸如受千斤铁??击中一般,身不由主的离地而起,砰然一声摔了七八尺远。杨凤吟急急奔向前面,凝目看去,只见普度大师口中缓缓流出血来,竟是早已气绝而亡。
  喜化方呆了一呆,道:“叁哥,你出身少林寺,知道这是什麽武功吗?”
  九如大师道:“贫僧没见过这种武功,如是要我猜一下,可能是佛门中般若掌力。”
  一雷大师突然微微一笑,道:“不错,正是般若掌力。”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既知道是般若掌力,想必早知它的力量了”九如大师道:“就弟子所知,这般若掌力,无坚不摧,不论练的什麽防身武功,都难抗拒。”
  一雷大师道:“不错,所以,还是听老衲相劝,不可妄言闯关。”言罢,闭上双目,不再理会群豪。
  杨凤吟突然一伸手,道:“包前辈,把你的钓钩藉给我用用。”
  包行应了声,递过钓钩。
  杨凤吟藉过钓竿,道:“诸位请向後退开一丈。”
  群豪都不知杨凤吟的用心,只好依言退後一丈。
  杨凤吟举起手中的钓竿,缓缓说道:“老前辈,晚辈想试试老前辈的武功。”
  一雷大师睁开眼睛,望了杨凤吟一眼,道:“你手中用的什麽兵刃?”
  杨凤吟:“钓鱼竿。”
  一雷大师微微一怔,道:“钓鱼竿?”
  杨凤吟道:“不错,钓鱼竿,我对你攻出一招,人还在一丈开外,你的般若掌力,能否伤到我?”
  一雷大师道:“那麽姑娘试试吧!”
  杨凤吟道:“小心了。”右手一振,手中钓竿突然飞出。但见白芒一闪,钓竿前面飞出一条白线,带着一条金钩,直飞过去。
  一雷大师右手一抬,一股暗劲,疾飞过来,直向那金钓之上击出。杨凤吟右手腕一挫,手中的金钓,突然收了回来。但一收即发,又是一招击了过去。忽收忽发,片刻之间,连攻了五竿,一雷大师双掌随着杨凤吟飞舞的钓钩,连连发出掌力。
  郭雪君微微一笑,道:“杨姑踉果然是聪明的很,她在诱引那一雷大师发出掌力。”
  片刻之後,杨凤吟已然攻出了二十几招。一雷大师也连发了二十馀掌。突然间,杨凤吟弃去了手中的钓竿,翻腕拔出了背上长剑,娇叱一声,身剑合一,直向那一雷大师冲了过去。场中群豪都瞧出这一击之下,双方将立判生死存亡,都不禁别过头去。
  但他们又都有着早见後果的强烈愿望,目光一瞬间,立时又向两人望去。
  就这一瞬间,场中已有了很大的变化。只见场凤吟手执长剑,站在一雷大师的身侧,那一雷大师闭目而坐,前胸处缓缓流出血来。
  杨凤吟并未回头招呼几人,也未查看那和尚的伤势,却蹲在地上,伸手在那和尚身上乱摸。
  包行捡起地上的钓竿,低声说道:“杨姑娘在做什麽?”
  郭雪君道:“求证一件事,如若她成了,咱们就可以畅行无阻了。”
  忽然间,杨凤吟挺身而起,右手扬动,点了一雷大师叁处穴道,又在他身上拍了四掌,然後仰面一交,倒摔在地上。群豪齐声惊呼,道:“杨姑娘。”齐齐奔了过去。
  郭雪君一探手,扶起了杨凤吟,轻轻广掌,拍在杨凤吟的後背之上。
  杨凤吟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道:“这和尚的掌力好生强大。”申子轩道:“杨姑娘,你的伤势如何?”
  “我不要紧了。”杨凤吟道。
  目光盯在一雷大师的脸上,神情肃然地接道:“希望我的手法没有错,如是错了,咱们就很难闯进此城。”
  “为什麽?”申子轩道。
  杨凤吟道:“这城中人物,都是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但凭咱们几人之力,只怕是很难闯得过去。”
  申子轩道:“姑娘要把这些人收为己用?”
  杨凤吟道:“也必需要收为己用,咱们才能够对付叁圣门。”
  回顾了群豪一眼,挣脱郭雪君道:“姐姐,你拿一把长剑,顶在这一雷大师的後心要害,听我之令,取他性命。”
  郭雪君道:“要杀他。”
  杨凤吟道:“如是他不能为我们所用,只有杀他一途了。”
  郭雪看不再多问,伸手取过长剑,顶在一雷大师的背心要害。
  杨凤吟道:“我一举手,你就取他之命。”
  郭雪君点点头,暗自凝聚功力。
  但见一雷大师紧闭的双目,缓缓挣开,双目却盯注在杨凤吟的脸上瞧着。
  杨凤吟伤势不轻,但她却无暇休息,强振精神,微笑道:“大师认识我吗?”
  一雷大师点点头,道:“认识。”
  杨凤吟道:“你受了伤?”
  一雷大师道:“老衲伤的不重。”
  杨凤吟道:“郭姐姐,你请退。”
  郭雪君收剑而退道:“你成功了吗?”
  杨凤吟点点头,道:“天佑武林,可笑那紫云宫主,这多年来,只知使自己武功精进,不知调整这些人身上的禁制。”
  缓缓抬起右手,接道:“老前辈,你知晓这是什麽?”
  一雷大师目光一直随着杨凤吟的右手。但群豪却未注意,听得杨凤吟出口询问时,急急抬头瞧看,但杨凤吟已缓缓放下右手。
  一雷大师缓缓站起身子,道:“老衲明白。”
  杨凤吟道:“那很好,劳请大师为我们开道了。”
  一雷大师点点头,转身向前行去。
  杨凤吟急行两步,追在那一雷大师的身後而行。
  她的脸上一片困倦之色,伸出左手,扶在郭雪君的肩上。
  道:“姐姐,扶我一程。”
  郭雪君回目一顾,只见她秀美的脸上,惨白得不见一点血色,不禁油生爱怜,道:“你自己也要紧啊!你连受大创。不能再勉强支撑下去了。”
  杨凤吟道:“咱们要一鼓作气冲过这座石城,然後再休息。”
  郭雪君身子向右横移半步,把那杨凤吟身子的重量,大部分移到自己肩上,道:“急也不在这一时,我瞧你全身要虚脱了。”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不要紧,你扶着我走路好多了,”只听一声炸雷般的大吼,道:“站住。”
  杨凤吟似是被那声大吼振起了精神,突然挣脱郭雪君的扶持,在一雷大师背心处拍了一掌。
  这一下郭雪君看的十分清楚,场凤吟一掌拍在那一雷大师的“命门穴”上。
  行走中的一雷大师,突然停了下来。
  郭雪君的视线,正好被那一雷大师挡住,急急一侧身子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黄袍,手执金刀,颏下短髯如戈,根根见肉的大汉,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杨凤吟一推郭雪君,低声说道:“去和他答话,但不要和他动手。”
  郭雪君应了一声,侧身而出,一挥手,道:“你身着黄袍,图龙绣花,全不像武林中人,怎会也被囚於此地?”
  黄袍人冷冷说道:“金刀黄袍飞龙王,你就没有听人说过吗?”
  郭雪君心头一震,暗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飞龙王,这低矮石室之中,当真是藏龙卧虎,乾坤自成了,天下最有名望的人物,竟都作石室之囚,如非目睹,实难相言了。
  郭雪君回顾了身後的一雷大师,道:“飞龙王,你认识这位老和尚吗?”
  飞龙王道:“哼!少林寺的一雷大师,老夫怎的不识?”
  郭雪君道:“你认识他是一雷大师,自然也知晓他的武功了?”
  飞龙王冷哼一声,道:“他的武功不错,但他如要强闯此关,老夫金刀,亦不留情。”
  郭雪君道:“你一定能打过他吗?”
  飞龙王道:“一雷天师那点武功,岂是老夫之敌。”
  郭雪君心中暗道:“那杨凤吟叫我上来应付这飞龙王,不知她存心如何,我要如何应对,才算得体,照这样对答下去,是非打不可了。”
  忖思之间,突见一雷大师缓步向前行来。
  郭雪君心头一震,疾快的向後退了两步。
  一雷大师逼近飞龙王身前四五尺处,一语未发,举手拍出一掌。
  他般若禅功深厚,己到了收发随心之境,随手一掌,就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道直通过去。
  飞龙王似是对那一雷大师掌力十分忌惮,急急侧身避开。
  他刀势雄浑,出手一击,带着一股强劲的刀风。
  那金刀来势虽极凶猛,但一雷大师却不肯让避,左手一抬,迎着刀势拍出。
  眼看飞龙王手中金刀就要劈中那一雷大师,刀势却突然顿住。
  原来,一雷大师掌力及时而出,击中了那飞龙王握刀的右腕。
  飞龙王大喝一声,五指一松,手中金刀突然落地,五指一翻,抓住了一雷大师的左腕,五指加力一收。
  一雷大师左手一翻,也扣在了飞龙王的右腕之上。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扬起了另一只手,扣向对方。两个人的掌势,砰然击在一起。
  双方这一击,力量强大;震得两人同时向後退了两步。
  但因两人另一只手,紧紧的打着对方的脉门,纠缠在一起,双方藉势一用力,又都挺身而起。
  飞龙王身子一侧,竟然用肩头向一雷大师前胸上撞去。
  一雷大师竟也是一沉肩头,迎向飞龙王的肩头。
  双肩撞在一起,两人同时放手,身子不由主的向後退了两步,倒在地上。
  凝目望去,只见两个人嘴角间都缓缓流出血来。
  似乎是两个人都受了重伤,虽然都想盘坐调息,但都未能如愿,盘坐不稳,反仰摔地上。
  这两人打斗的时间很短,不过是叁五招而已,但打斗的凶悍和搏命的气势,使人看上去有着一种悍栗震骇的感觉。
  郭雪君急步奔到一雷大师身侧,伸手扶起了一雷大师,道:“大师,你伤的很重吗?”
  一雷大师睁眼望了郭雪君一眼,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郭雪君瞧出他的伤势很重,急急说道:“老禅师,你不用说话。”
  一雷大师张嘴啊了一声,吐出一大口带着片片内赃的鲜血,闭目而逝。
  郭雪君伸手摸去,一雷大师竟然气息已绝。
  杨凤吟缓步行了过来,淡然一笑,道:“他死了?”
  郭雪君点点头,道:“死了,但不知金刀飞龙王怎样了?”
  畅凤吟道:“他中了般若掌力,自然是活不了。”
  郭雪君道:“世上高手相搏,竟用如此手法,实是很出人意料之外。”
  杨凤吟道:“你过去瞧瞧!”
  郭雪君站起身子,缓步行到飞龙王的身侧,只见他七窍流血,早已气绝。
  摇摇头,黯然叹息一声,道:“杨姑娘,他也死了。”
  杨凤吟缓步行了过来,群豪鱼贯随行。
  郭雪君道:“一击之下,两人同归於尽,你杨姑娘也受了重伤,如是再出现一个和飞龙王一般武功人物,咱们要如何应付?”
  杨凤吟道:“这石室中人武功太高,慕容云笙和康无双体能未复,无能再战,我也受了伤,所以,咱们还得有一人叫阵。申子轩四顾了一眼,道:“姑娘看在下如何?”
  杨凤吟淡笑道:“你满腔仁侠情操,不够心狠手辣,动上手就要大打折扣。”
  雷化方道:“我们这群人中,可有谁最适合?”
  杨凤吟伸手一指蛇神汤霖,道:“这位汤老前辈最为适当。”
  汤霖接道:“姑娘看错了,还是选别人的好!”
  包行怒道:“汤霖,杨姑娘选中了你,那是你的光荣,你这般推叁阻四的,全不像男子汉、大丈夫。”
  汤霖抬头望了前面的石门一眼,道:“咱们距城门口,不过数丈距离,如若咱们飞身一跃,就可以越过两道石门。”
  杨凤吟道:“你身上的赤练蛇,是否听你的话。”
  汤霖道:“自然是听了。”
  杨凤吟道:“那你何妨选用手中的赤练蛇试试,如是它能平安渡过,咱们都可以过去了。”
  汤霖目光转动,四顾一眼,道:“好吧!老夫试试。”
  口中说话,石手陡然向外一摔。
  这一摔用了他九成气力,一条赤蛇,如同暗器一般,直向对面下去,快如流星。
  只见那两座石屋紧闭的木门,第二扇木门,突然大开,一道匹练似的寒芒,暴射而出。
  寒芒舒卷,一闪而逝,那飞过的赤练蛇,却突然化成了一片血雨,??落在地上。
  汤霖仔细看去,只见投出之蛇,碎裂了数十段,不禁一呆,道:“这是什麽招法。”
  杨凤吟道:“剑气,剑道中至高的武功……”
  语声一顿,道:“龙凤双剑、一雷大师、金刀黄袍飞龙王,无一不是绝世高手,但仍是排列有序,一道强过一道,这最後的一关,竟然是一个力能驭剑的人。”
  汤霖道:“这等高人,老夫岂是敌手,上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杨凤吟道:“咱们如若不过去,他也不会放咱们退走。”
  包行道:“汤兄,头掉下碗大个疤,男子汉死就死了,你这般害怕,岂不怕被人耻笑麽?”
  汤霖道:“包兄如此慷慨激昂,怎不请命一试?”
  包行道:“如是杨姑娘觉着在下可以,在下立刻应命。”
  杨凤吟道:“那你过来吧!”
  包行果然是大有男子气概,大步行了过来。
  杨凤吟目光转注到汤霖的身上,道:“汤霖,你不要後侮。”
  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了一粒丸药。
  汤霖大行一步,冲到杨凤吟的身前,道:“後悔什麽?”
  杨凤吟道:“不怕死者,未必会死,怕死却未必能活。”
  汤霖哈哈一笑,伸手抢过杨凤吟手中的药丸,一口吞下,道:“杨姑踉,此刻,在下应该如何?”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闭上眼睛。”
  汤霖依言闭上了双目。
  杨凤吟道:“暗中运气。”
  汤霖果然依言运气。
  杨凤吟举起右手,突然疾快如风,点了汤霖身後叁处穴道。
  只见汤霖脸上突然泛起了一片浓浓的红晕,双目不停的眨动。每一次眨动之後,汤霖眼中的光芒,就似是增强了一些。
  杨凤吟回头望了申子轩一眼,道:“申二侠,这人是善是恶?”
  申子轩道:“蛇神汤霖自非好人,不过,他已数十年没有作恶了?”
  杨凤吟道:“那是慕容长青废了他的武功之故,唉!想想慕容长青的作为,真叫人无法了解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申子轩道:“杨姑娘,咱们不再提慕容长青了,提起他的名字,就叫在下痛心疾首……”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好!”
  跃起一掌,拍在蛇神汤霖脑後之上。
  他身材娇小,汤霖高他甚多,跃起才能拍到。
  汤霖突然举步,挺胸昂首的向前行去,郭雪君看的心中一动,急步行近了杨凤吟,道:“汤霖决非那人之敌,你不是害他送死吗?”
  杨凤吟道:“那人能驭剑伤物,固是出我意料之外,但此刻的汤霖,亦非吴下阿蒙,我无法预测他的胜负,但咱们非要过去不可。”
  只听一声重咳,一个身着道袍,怀抱长剑,胸前白髯飘飘的老道人,大步而出,拦住了汤霖的去路。
  申子轩吃了一惊,道:“武当派的清虚子。”
  杨凤吟道:“清虚子怎麽样?”
  申子轩道:“近年武当派中第一高人。”
  杨凤吟道:“他剑上的造诣,的确是很精深。”
  这时,汤霖已然冲到了那清虚子的身前。
  清虚子长剑一振,道:“站住!”
  那知汤霖根本不听这一套,双手一伸,突然向清虚子抱了过去。
  他的动作快速无比。
  清虚子长剑一闪,电光石火一般,扫了过来。寒芒一闪,汤霖被长剑斩下了一条右臂。但清虚子却也被汤霖一条左臂紧紧抱住。
  这是武林中从未有过的打法,只瞧的观战群豪,无不为之一呆。
  杨凤吟一咬牙,疾如飞鹰一般,直扑过去,扬手一指,点中了清虚子的穴道。
  同时,左手发掌,在汤霖身上拍了两掌。
  汤霖缓松下左臂,站起了身子。
  他一条右臂为人斩断,鲜血淋漓而下,但他却浑如不觉一般。
  汤霖身上原本盘有两条练蛇,一条早被那清虚子斩作数断,另一条盘在臂上也被斩死。
  杨凤吟拍过汤霖两掌之後,似是疲倦万分,身子摇摇欲倒。
  郭雪君飞身一跃,伸手抱住杨凤吟,道:“姑娘,苦了你啦。”
  包行、申子轩等大步走了过来,齐声说道:“姑娘为武林正义,劳心费神,使我七尺男儿,羞惭的很。”
  几人目睹杨凤吟在过关斩将中所付出的心力,实非一个年不及二十,美如春花的少女所应有的魄力,心中顿然间生出了无比敬重。
  杨凤吟长长吁一口气,笑道:“过了这座石城,馀下的都好对付了,我需要休息一下。”
  言罢,闭上双目,盘膝而坐。
  经过这几阵凶险的搏斗之後,群豪都对那杨凤吟生出了无比的敬重,只觉她的才华和她的美丽一般,光芒四射。
  但闻汤霖长长吁一口气,道:“断臂之疼,不过尔尔,杀了脑袋,也没有什麽可畏了。”
  杨凤吟在他身後击了两掌;似乎已使他神智尽复。
  包行撕下了一片衣服,包扎起汤霖的伤势,道:“你能和清虚子对手一搏,不死剑下,只此一事,足已使你汤霖名震武林了。”
  汤霖哈哈一笑,道:“包兄夸奖了。”
  望望倒在地上的清虚子,接道:“兄弟像作梦一样,接了这位高手一剑。”
  他口中虽然说的豪放,但脸上却是一片惊悸之色。显然,他已神智尽复。
  这时,杨凤吟运动正值紧要关头,群豪不敢再大声谈笑惊扰,环守身侧,肃然而立。
  极其实,杨凤吟已隐隐成群豪之间的主宰,她静坐调息,群豪无法行动,也不知如何行动。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之久,杨凤吟的脸上。才泛现出艳红之色,人也同时挣开了双日。
  她似是早有成竹在胸,睁开眼望了清虚子一眼,道:“这位道长过去的为人如何?”
  申子轩道:“武当名宿,人间大侠,是位望重一时的武林高人。”
  杨凤吟道:“他的武功呢?”
  申子轩道:“武功绝高,江湖上罕有敌手。”
  杨凤吟轻轻叹息一声,道:“形势逼人,咱们只好藉重他了。”
  运掌如飞,连拍清虚子身上十馀处大穴。杨凤吟落掌太快,群豪虽然在一侧观看,也只能记下她掌势击打的一半穴道。
  片刻之後,清虚子忽然挺身而起。
  杨凤吟作出了两个手势,清虚子连连点头,若有领悟。
  群豪心中都明白,这是指挥这位武林高手的暗记,但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杨凤吟道:“这石城的门户,隔一间打开一户,那表示,还有一半人,未出手阻拦咱们,如若不通晓对付他们之法,这四个关卡,足可阻拦来人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咱们得走快一些,在九大门派掌门人未到之前,先占领叁圣堂。”
  一面说话,一面举步向前行去。
  群豪鱼贯随在身後,清虚子也仗剑随行。
  郭雪君抢前一步,道:“杨姑娘,咱们先到那地下密城呢,还是先到圣堂?”
  杨凤吟道:“先到圣堂。”
  郭雪君道:“就小妹的看法,那地下密城,才是叁圣门中的真正核心。杨凤吟道:“不错,但那地下密城中己无主持之人,叁圣堂虽非要害,却是控制叁圣门的枢纽,传令天下,控制叁圣门数万弟子。”
  仰天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如若慕容长青没有骗我,诸位当可见到一桩很惊异的大事。”
  郭雪君道:“很惊异的大事,姑娘可否先说给我们听听。”
  杨凤吟道:“这叁圣门中,有着无数的武林人物,就算我们能使他们自相搏杀,但这一阵一阵的杀过去,也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是吗?”
  郭雪君道:“话是不错,但除此之外,还有什麽其他的办法呢?”
  杨凤吟道:“从此刻起,除了遇强大的阻力之外,人人都要全力戒备,保护自己,因为咱们要以最快的速度闯入圣堂。我想沿途两侧,必有很多埋伏道旁的人,出手阻止,希望诸位能合手相援,各用其长,以过关为主,不可恋战。”
  申子轩道:“何人开道?”
  杨凤吟道:“康无双和慕容云笙经过这一段休息之後,应该已经恢复功力,仍由他们开道。”
  申子轩道:“汤霖断臂不久,疼痛未消,不能让他再挡一面。”
  杨凤吟道:“那就要他和九如大师走中间,你和雷化方守在左面,郭姑踉和包行走右面,我和清虚子断後,记着,诸位要相互支援。”
  行近慕容云笙和康无双身前低语数言,举手在两人身上拍了一掌。两人仗剑向前行去。
  群豪各占方位,紧追在两人身後而行。出得石城之後,果如杨凤吟所预料,途中遇上了甚多拦截。慕容云笙、康无双两支剑,疾如闪电,冲开一条血路。馀下的攻势。都有申子轩、雷化方、郭雪君、包行接下。九如大师不时发出回旋飞钹,分助两侧,汤霖也振起馀勇,发力暗中相助。杨凤吟看情势出手,以助威势,只有清虚子仗剑随行,一直未出过手,沿途上,虽然有不少拦阻,但几人组成的方阵行速一直很快。不大工夫,已到了九曲桥前。只见身着红袍的段天衡,站在桥前,拦住了几人去路。
  康无双、慕容云笙双剑并出,二龙出水一般,攻向段天衡。段天衡双掌齐发,打出了两股潜力,逼住了两人的剑势。
  杨凤吟一掌拍在清虚子的身上。道:“老前辈,请出手了。”
  清虚子身剑合一,呼啸而起,连人带剑,撞向了段天衡。段天衡大喝一声,跃飞半空,双手扬挥间,飞起了一片金芒。悬空交接一招,两人重落实地,立时又斗在一起。
  杨凤吟急急道:“冲过去!”一跃而起,当先上了九曲桥。群豪鱼贯相随,直逼叁圣门堂前。只见耸立的黑色建??,铁门紧闭,却无人出来迎敌。
  杨凤吟道:“各位小心,铁门一开,立时冲入。”行近铁门,举手在门上连击叁掌。片刻之间,铁门果然呀然而开。杨凤吟仗剑护身,当先冲入。群豪各仗兵刃,一拥而入。圣堂中一片黑暗,看不清堂中景物。
  杨凤吟高声说道:“你们身份已??,再无法控制这众多的属下。”
  但见火光一闪,铁门亮起了一个火折子,连玉笙满身是血,坐在一角,道:“姑娘,不用叫阵,他们都已死在我手中。整个圣堂中,机关未损,姑娘已知怎麽用,只要传出圣谕,圣门即可尽入姑娘的掌握。”
  桥凤吟急步行了过去,道:“你伤的很重吗?”
  连玉笙道:“很重,全凭藉了那粒丹丸和见你一面的心愿,支持了很久未死,如今这心愿得偿,我亦可死的瞑目了。”
  杨凤吟道:“我助你一臂之力,先使你真气凝聚,再用丹丸延续生命,以作治疗。”
  连玉笙道:“多谢姑娘一番美意,但是不成了。我内腑受创太重,又未能及时调息,已无法再撑下去了,让我说完几句遗言,也好安心死去了。”
  杨凤吟已瞧出他目中瞳光已散,纵然华佗重生,也无法再使他还魂重生,轻轻叹息一声,道:“好!有什麽话,你尽管说吧!只要我能力所及,一定会替你办到。”
  连玉笙苦笑一下,道:“我陷身叁圣门中,沾了一手血腥,能够死去之前,为武林中做了一件好事,死也瞑目了。”语声微微一顿,长长喘了两口气,接道:“我使用慕容长青告诉我的方法,一举间,把圣堂中八神将和两位圣主一齐暗算,但仍被他们在毒发之前发觉,合力围攻於我,把我打成重伤,我身中十二剑和六件暗器,因此早已无活命之望。”
  杨凤吟道:“他们死了多久?”
  连玉笙道:“应该在六个时辰以上了。”
  杨凤吟道:“所以,我们才能够很快的进入圣堂。”
  连玉笙点点头,道:“有数次警报传入圣堂,但他们都死了,无人理会。所以,诸位行来,少了很多阻碍。”
  杨凤吟道:“你今日战死於斯,必会在武林中留下英名。”
  连玉笙摇摇头,道:“不用说出此事,把我的??体收起,悄然一埋了事。”伸手指着那高大圣像前的供案,道:“那案上的油灯可以燃着,案前石鼎内常有令谕出现,那人才是真正统治叁圣门的人。”
  突然一阵急咳,张嘴吐出了两大口血来。
  申子轩急急说道:“连兄,你要保重,不能再说话了。”
  连五笙道:“我要把话说完再死……”又吐了一口鲜血,接道:“这圣堂中的机关,康无双很熟悉,这人虽是傀儡,但机智、武功,都很高强,解除他身受禁制时,要多多小心。”
  杨凤吟道:“我明白了。”
  连玉笙连连喷血,但口中仍然不停地说话,道:“这圣堂中的机关,他最熟悉,问问他,如何传出圣谕,瓦解叁圣门……”
  突然一口浓血,由口鼻中涌了出来,言未尽意,人已死去。
  杨凤吟轻轻叹息一声,道:“燃起案前油灯,”雷化方行了过去,晃燃了折子,燃起了灯火。幽暗中叁圣堂中,陡然间一片通明。火光下。见原来排坐的圣堂八将,此刻仍身着鳞袍,腰围玉带,但都已下了座位。横??圣堂前。除了八将之外,那两个难看的二圣和叁圣主也仰卧在台前面。大约是他们死亡之前,十分痛苦,所以把脸上的人皮面具也扯了下来,露出了本来面目。
  申子轩回顾了一眼,道:“杨姑娘,这些是何许人物?”
  杨凤吟道:“这十具??体是两个圣主八位将军。这地方就是号令叁圣门十万徒众、千位高手的枢纽。”
  申子轩道:“这建??很坚牢、特殊,想必满布机关,不知用何法传出令谕?”
  杨凤吟道:“详细内情,我也不太清楚,但有人知道。”语声微住,目光投注在连玉笙的??体上,接道:“这位十二飞环连玉笙,本是圣堂侍卫首领,他被慕容长青解去了禁制,使他重返圣堂,深悔手沾血腥罪恶,不惜以身相殉,一举间毒毙了两位圣主和八将,使叁圣门枢纽失灵,咱们才得顺利的进入此地。”
  申子轩道:“咱们应该对他行下大拜之礼才是。”
  杨凤吟道:“我的意思并非是让你们对他行礼,只是想说明一件事,叁圣门中人,并非都是坏人。他们为叁圣门效命,有的是情非得已,有的是身难自主。”
  申子轩道:“这个我明白了。”
  包行道:“姑娘似是深通解去他们身上禁制之法。”
  杨凤吟道:“慕容长青说,因为世间有了此术,所以才有叁圣门,他要这深奥的武功,到我为止,随我而绝。因此,沿途上我所用之术,都尽量避开了你们的耳目,所以,你们别再探询此事,让我为难。”群众听得相顾愕然,片刻之後,才各自点头称是。
  杨凤吟缓步行到康无双的身侧,道:“现在,我解开康无双身上的禁制,要他说出圣堂中机关,但他是这圣堂的大圣主,一旦旧地重游,很可能激发他重为圣主之心,你们要小心一些,听我之命,就各施绝技,出手对付他。”
  群豪点头,道:“我等遵命。”
  杨凤吟口中低诵焚音,左掌右指,连续在康无双身上点指。
  群豪都想看出她指点、掌拍的穴道,但她指掌太快,快得无法看清楚。
  但见杨凤吟娇躯一闪而退,道:“诸位小心了!”群豪各自凝聚功力,蓄势戒备。只见康无双伸了一个懒腰,摇摇头,伸手取下面纱,目光转动,四顾了群豪一眼。
  杨凤吟道:“康无双,你已经??漏自己的身份,你蓄下的长发,已被剪去,头上疤痕,已证明你是何人,”康无双楞了一下,伸手探摸头顶,果然发觉,留下的长发,已被人剪除。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你该认出这地方,也该认识那横躺一地的??体。”
  康无双四顾了一眼,道:“我认识。”回头望着杨凤吟,道:“杨姑娘。”
  杨凤吟道:“我是康夫人。”
  康无双凄然一笑,道:“康无双死了,我现在是一位僧侣。”
  杨凤吟道:“这世间,本来也没有康无双,你是谁,似乎并不重要。”
  康无双道:“你们既已知晓真相,但为什麽不杀我?”
  杨风吟道:“我们要藉重你办一件事,不知你是否愿意。”
  康无双道:“你说吧!”
  杨凤吟道:“我要你传出令谕,解散叁圣门。”
  康无双目中神光一闪,道:“姑娘为什麽不传出解散叁圣门的圣谕,却要假藉在下之手呢?”
  杨凤吟道:“因为,要给你一个功过相抵的机会,”康无双道:“也许姑娘还不太了解这圣堂中的机关布置。”
  包行冷冷接道:“你最好少存取巧之心,需知你稍有异动,我们都将同时出手,置你於死地。”
  康无双略一沉吟,道:“好吧!不过,那传出圣谕的机关,藏在神像之中,在下要进人神像之内,才能从命。”
  杨凤吟道:“可以,不知你要多少时间?”
  康无双道:“约要顿饭工夫。”
  杨凤吟道:“好!我给你一粒药吃,药性在一个时辰左右发作,你如是藉机会逃走,你就活不过一个时辰。”
  康无双道:“在下如按时出来呢?”
  杨凤吟道:“我再给你解药服用,可保你平安无事。”
  康无双道:“那时,在下还要追随诸位听命?”
  杨凤吟道:“你可以回少林寺,也可游行天涯,做一个走方和尚,还可以……”
  康无双摇摇手,接道:“够了,够了,姑娘不要许下太多的承诺,在下此刻处境,有如诅上之肉,任凭宰割罢了。”
  杨凤吟探手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递了过去。
  康无双倒是十分大方,伸手取过药丸,吞入腹中,道:“我可以行动了吗?”
  杨凤吟点点头,道:“可以了。”
  康无双四顾一眼,道:“诸位应该给我让条路啊!”群豪只好各自向後退了两步。康无双缓缓行近神像之中。但见康无双一脸肃然神色,对着那神像拜了下去。就在他拜倒地上的当儿,身子突然也随着沉下去,但那裂开的地洞,极快的合上。群豪心想他必然会触动机关,才会引起变化,哪知睁着眼睛,竟未看清楚那康无双如何搬动了机关。
  包行摇摇头,道:“邪门的很。”
  郭雪看看群豪面露异色,立时冷冷说道:“这事不足为奇,他在向下叩拜时,暗中运足功力,隔空击动机关。”
  申子轩道:“嗯!不错,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郭雪君道:“至少他??漏了这圣堂的一处暗门机关,正对圣像,站到他停身的位置上,就不难找到。”
  只听圣像中传出康无双的声音道:“诸位太大意了,放我进入圣像,有如纵虎归山,放龙入水。”
  杨凤吟淡淡一笑,接道:“想当然耳。我早已想到你会提条件,但希望你量力一些,提出一些我们容易接受的条件。”
  康无双道:“有一点,姑娘和诸位都不知晓,我可以发动一些机关,放出毒烟,诸位都将死於那毒烟之下。”
  杨凤吟道,“你先说出条件再说。”
  康无双道:“好!第一是诸位不许说出我真实身份,我已无颜再回少林。”
  杨凤吟道:“答应你。还有什麽?”
  康无双道:“此间事完,任我离去,不许阻拦。”
  杨凤吟道:“很应该,还有第叁个吗?”
  康无双道:“第叁个比较困难,我要你立下重誓,以康夫人之名,终老人世,不许你再和他人结成眷属。”
  郭雪君接道:“这太苛刻了,杨姑娘不能答应。”
  杨凤吟却淡淡一笑,道:“我本来就是康夫人,你提出的那是我本份中事。”
  只听那神像中传出康无双的笑声,道:“杨凤吟,你可知道此事说来容易做来难?”
  杨凤吟道:“我知道,至少眼下这些人都知道我答应了这件事。”
  康无双道:“好!你要我传出些什麽令谕?”
  杨凤吟道:“谕告叁圣门各处分舵。就说叁圣门自令到之日起,着即解散,分去库存金银,各自谋生。”
  康无双应了一声,道:“圣堂此谕,必将引起他们的怀疑。”
  杨凤吟道:“你只管照办就是,後果如何,用不着你担心了。”
  圣堂中突然间沉默下来,良久之後,才传出那康无双的声音,道:“第一道令谕已传出,第二道说些什麽?”
  杨凤吟道:“传谕各堂堂主,以及圣堂中各级护法,明晚子时,齐聚圣堂,面聆圣谕。”
  康无双道:“你要一网打尽?”
  杨凤吟道:“我要放他们离开此地,各归林泉。”
  圣堂中又是一阵沉默,高大的金身塑像,才传出康无双的声音,道:“我也照办,姑娘还有什麽吩咐吗?”
  杨凤吟道:“你可以出来了。”
  康无双沉声说道:“恕我难再从你之命,这神像有一道暗门,我先走一步了。”
  杨凤吟淡淡一笑,道:“你不怕死吗?”
  康无双道:“你已知我是谁,我纵然不死,今生亦难和你真的结成夫妇,与其生受相思之苦,倒不如死去的好,但我不愿别人再伤害到我的??体。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在离去之前,一定毁去圣堂的印信,从此之後,叁圣门再也不会传出令谕了。”
  杨凤吟道:“我还有一事不明白,不知可否见告?”
  康无双道:“我的时限不多,你说快一些。”
  杨凤吟道:“圣堂令谕,用何法传出,竟能使各处分舵,在极短的时间接到?”
  康无双道:“一般使用信鸽,如遇特殊大事,或距离遥远者,都用四头巨雕传谕。”
  杨凤吟道:“信鸽巨雕,养在何处?”
  康无双道:“就在圣堂之後,一座崖壁洞穴之中,这圣堂之下,有一个密道,直通那石洞,和圣堂有一道铁门相隔,那密道之中,日夜有人守值,把圣谕送往石洞,缚於巨雕和信鸽腿上传出。”
  杨风吟道:“原来如此。”
  康无双道:“事情很平常,但不知内情的人却是百思不解,夫人多多保重,为夫的去了。”
  杨凤吟道:“千古艰难唯一死,贱妾仍然希望夫君能回心转意。”
  康无双哈哈一笑,道:“你如能为我这个挂名的丈夫守节,我虽然死去,也将含笑九泉,但你如想再嫁。我希望你至少能为我守孝叁年…”话至此处,突然中断,杨凤吟高呼了数声夫君,已不再闻康无双回答之言。
  申子轩等,都觉着这局面十分尴尬,半晌想不出一句话来。
  郭雪君低声说道:“杨姑娘,康无双人已去了。”
  杨凤吟抬起头,黯然说道:“哪一位精通建??机关学问?”
  郭雪君道:“小妹稍有涉猎。”
  杨凤吟道:“好,那你就留在此地,请选两个人留此助你,我要尽半夜和一日之功,瓦解地下石城。”
  郭雪君道:“那里面防守森严,只有你一人之力很难破去。”
  杨凤吟道:“武林之中,没有任何力量,能够胜过地下石城中人物,我自信已了然破解那地下石城方法的十之六七,还有一二不解之处,只有随机应变,设法应付了,”郭雪君道:“既是如此,那麽由姑娘指定一人留此助我就够了。”
  杨凤吟道:“你要两个人,我想留下雷化方和九如大师。”
  郭雪君道:“悉由姑娘做主。”
  杨凤吟道:“明天日落时分,如是还不见我们归来,那就劳请叁位用心思破坏这座圣堂。”
  郭雪君道:“这圣堂看起来十分坚牢。”
  杨凤吟道:“所以,要诸位用些心机。”举手一挥,接道:“咱们走吧!”当先向外行去。
  申子轩、包行和断去一臂的汤霖以及慕容云笙等鱼贯随在身後而去。
  杨凤吟直奔到地下石城的入口之处,回顾了申子轩等一眼,道:“时间太短促,虽然我已经用了最大的心力,但我心中却是毫无把握,因此,进入这地下石城後,咱们各碰运气。”一面说话,一面伸手解开了慕容云笙身上的禁制。
  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手法,以医学上的成就,制住了人的两道知觉神经,使他听命一种特定的动作和声音。
  慕容云笙穴道解开之後,忽然伸动双臂,伸了一个懒腰,双目转动,四顾了一阵,突然奔到申子轩身前,道:“二叔,爹爹没有死,就在这地下石城之中。”
  申子轩冷哼一声,道:“我知道,现在咱们就要破去这地下石城,这是武林万恶之源。”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道:“小侄去通知爹爹,要他迎接二叔。”
  申子轩道:“你爹爹哪里还会记得我。”
  杨凤吟接道:“慕容兄,令尊已经卫道战死,他要毁去这地下石城,但却反为魔道所伤,你要继承父志。完成他的遗志。”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道:“有这等事?”
  杨凤吟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把金色短剑,道:“这是你爹爹赐你之物,是吗?”
  慕容云笙望了那金剑一眼,道:“不错。”
  杨凤吟道:“这金剑是这地下石城中权威象徵,你执此剑开道,人人都会听你之命。”
  慕容云笙伸手接过金剑,欲言又止,举步向前行去。
  申子轩道:“杨姑娘,这把剑,怎能交给……”
  杨凤吟淡然一笑,接道:“那本来是他爹爹之物。”
  慕容云笙举剑当胸,大步而行。杨凤吟等鱼贯随行於後。群豪各自运气,戒备凛然而行。只见那幽暗甬道中,突然亮起了一道火光,四个手执兵刃的大汉,拦住了去路。
  但他们目睹到慕容云笙手中金剑之後,突然弃去兵刃,拜伏於地。
  杨凤吟低声说道:“这四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申了轩道:“他们叫南天四凶。”
  杨凤吟手起剑落,刺死了四人,道:“如若是遇上大恶不赦的人,诸位只管施下毒手,留他们难免耍为患後世,”申子轩等眼看她手起剑落,刺死了四人,心中暗暗一震,忖道:“这位杨姑娘面如娇花,但下手却是恶毒的很。”
  在那金剑威权之下,地下石城中人,全都拜服於地,杨凤吟在徵询申子轩回答之後,把地下石城中人,分门别类的集中起来,大恶不赦者杀,罪恶较轻者囚入石室,武林素有佳誉者,点了他们的穴道,集中敞厅,才回头对慕容云笙和申子轩道:“这石城中事,虽已定局,但还未结束。有劳两位,在此多留几日,他们常服一种毒药,如若骤断供应,必死无疑。这石城存药。尚可供他们叁月之需,石城要从此开放,要天下武林人,随意出入,也许他们还有可救之法。”
  申子轩道:“我明白姑娘用心,在下愿以有生之年,留居於此,但愿吉人天相,石城中能找出救他们的秘方。”
  杨凤吟道:“你才当得大侠之称,我会尽力助你,我要去了。”
  申子轩道:“在下送姑娘离此。”
  地下石城一番延误,杨凤吟带着包行、汤霖赶回圣堂时,天色已近初更。郭雪君果然在一日工夫中,找出了圣堂大部机关变化方法,正等得十分焦急。
  杨凤吟似是已胸有成竹,问明经过之後,探手从怀中摸出了六粒丹药,分别分给了包行、汤霖、郭雪君、雷化方、九如大师等五人,道:“诸位请服此丹。”自己却当先吞下,然後,分配几人,各自行入一座高大的神像之中,杨凤吟却拉着郭雪君行人正中一座圣像之中。子时光景,叁圣门中各堂主和圣堂护法,大部遵命赶入圣堂。
  杨凤吟粗着嗓子道:“以先後入堂顺序,拜见本座。”
  进入圣堂之人,自是依序对着叁座圣像,跪拜下去。
  天到四更,杨凤吟突然一拉郭雪君,行出圣堂,但见广大的圣堂中,跪满了人,奇怪的是那些人并无抬头瞧两人一下。
  郭雪君被杨凤吟牵着手,一口气跑出圣堂,才问道:“怎麽回事,那麽多人像是没有瞧到咱们。”
  杨凤吟道:“我已在那油灯中放了毒药,明日日落之前,他们不会醒过来。”
  郭雪君道:“姑娘给我们服用的是解药。”
  杨凤吟道:“你不用惊奇,这都是慕容长青的设计,我不过照计而行罢了。”语声一顿,接道:“还要姊姊助我一臂力,但却不许你多问。”
  郭雪君道:“你好像样样都已有计划。”
  杨凤吟道:“我说过,我只是执行慕容长青的计划而已,咱们走吧!”回手搬动机纽,关上圣堂铁门,牵着郭雪君飞奔而去,出了重重门户,一口气奔出数十里,到了一处出入口要道所在。
  杨凤吟望望天色,在石後取出一青袍方巾换好,带上面具,又取出一件青衫、面具,道:“姊姊,委屈你暂时扮成随身童子。”另外交给郭雪君一个木盒,道:“捧着这个,站我身後,咱们要演一场戏。”
  盘膝坐在道旁一座巨石之上。片刻,只见晨雾中,鱼贯行过来九个人。
  杨凤吟等人行近,高声说道:“在下慕容长青,各位掌门人好。”
  九人停了下来,道:“慕容大侠还在世上吗?”
  杨凤吟道:“在下探访仙道之学,人山数十年,叁圣门崛起江湖,伪称我已死去,叁日前在下重入红尘,探知此事,已带随身药童,夜访叁圣堂,尽制凶顽,但在下遁山已久,不知这些人是否全都该杀,特地在此恭候诸位,我绘有入山图案,九位掌门随图入山,有劳诸位合议,代我处置凶徒,木盒还有一卷丹书,上有疗毒秘方,诸位一并收存。”
  郭雪君投下手中木盒。九位掌门人,齐齐拜伏於地,杨凤吟趁九人拜伏於地时,一拉郭雪君,跃下巨石,奔入林中,脱去衣服、面具,恢复本来面目,郭雪君道:“好计划啊!这才能使他们信服,代我们料理善後。”
  杨凤吟道:“九大掌门人来此之後,订下降约,以保武林,咱们却替他们解了一大劫难……”语声一颐。接道:“那木盒中,已有详细的说明,告诉他们处置之法,姊姊如不放心,最好是回去瞧瞧。九如大师他们还在那里。”
  郭雪君道:“你呢?”
  杨凤吟道:“我要去了,慕容长青再去求访仙道之学。姊姊,答应我去照顾慕容云笙。”
  郭雪君道:“你是下谪凡间的仙子,不能和我们俗人相处。”
  杨凤吟道:“我是康夫人,死了丈夫的小寡妇,姊姊听到的,我已答允替他守节,这些事只有偏劳你了。”
  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道:“慕容长青搜尽天下的隐秘奇技,这锦囊之中,是对付玉蜂娘子的玉蜂的法子。”
  郭雪君接过锦囊,道:“你真的要走。”
  杨凤吟道:“也许咱们以後还能见面,但不知何时何地,姊姊,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才是慕容长青的女儿……”
  眨动一下双目,流下来两行泪水,缓缓转身而去。
  郭雪君望着杨凤吟的背影,道:“不错的,除了慕容长青的骨肉之外,谁能有这等绝世智慧……”
                (全书完)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