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六十九回 手足相残


  申子轩道:“说来实是惭愧。”
  包行道:“慕容长青的光亮太强,照得人眼花缭乱,不敢通视,只觉他十全十美,无一处不是。”
  杨凤吟道:“慕容公子无辜,为人也很君子,也许因为他不是慕容长青血统之故,所以咱们不能伤害他,也别告诉他事情真相。”
  申子轩点点头,道:“要他以慕容公子,出现江湖。”
  杨凤吟道:“几位仍然要像过去一般爱护他,不要让他感觉到你们都有了改变,那会引起他的怀疑。”
  雷化方道:“我们被骗了数十年,心中充满着激愤,如何还能忍下。”
  杨凤吟道:“骗你们的是慕容长青,和慕容云笙何干?再说,如非那青袍人心中挂念着慕容云笙,慕容长青未必是他之敌。唉!他是个无辜的人,你们不能伤害他,他如一旦了解真相,必将是痛不欲生。”
  申子轩道:“好!我们答应姑娘。”
  杨凤吟突然流下两行泪水,道:“我们把这雨具??体埋了吧!”
  申子轩道:“慕容长青晚年悔悟,改过向善,替武林除去了大患,我们应该把他埋了。至於那青袍人,我们还未了解他的身份,先找出他的身份,再埋他不迟。”
  杨凤吟道:“你们仔细看看他,也许能够认出他是谁。”
  抱起慕容长青的??体,缓步向前行去。
  汤霖看杨凤吟抱着慕容长青的??体满脸泪痕,心中甚感奇怪,说道:“姑娘和这位慕容长青,似极投缘。”
  杨凤吟黯然一笑,道:“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埋了他的??体,也不过是聊报万一罢了。”
  汤霖啊了一声,未再多言。
  但闻九如大师高声道:“我认出来了,他虽改变了自己的面貌,却忘了割去他耳後的一颗红痣。”
  雷化方怔了一怔,道:“耳後红痣。”
  九如大师道:“是的,他耳後有一颗红痣。”
  申子轩道:“你说的是四弟紫云宫主。”
  九如大师道:“就是他。唉!咱们早该想到他了,他说混入叁圣门中,访查杀害大哥的真凶,但却一直没有和咱们联络过。”
  申子轩缓缓走到那青袍老人身侧,转过他的??体,凝目望去,果见右耳後面,有一颗红豆粒大小的红痣,不禁一软,道:“这就是他为什麽不杀咱们的理由,以他的武功而论,如在慕容长青和咱们说话时,突然出手,至少可使咱们身受重伤。”
  雷化方如遭雷击一般,呆呆地说道:“不会错了,是四哥,这是手足相残。”
  九如大师喝道:“五弟,我想起一件事,我这残废之身,就是伤在老四手里,我那一刀被他封开,使我无法变化,那一刀本是慕容大哥所创的刀法,如不知底细的人,决难破解。”
  申子轩冷冷接道:“那不是他创的刀法,而是骗迫来的奇招。唉!一个人不论聪明到什麽程度,也无法兼通天下武功之长啊!这一大破绽,咱们竟未能想到。”
  雷化方道:“不错,咱们对大哥太信任了,不论他说什么,做什麽,咱们从没有怀疑过,只要咱们当时稍为用心想想,那就不致於被他骗过去了。”
  九如大师低喧了一声佛号,道:“咱们如是要稍为用心想想,提出疑问,只怕此刻??骨已寒多时了。”
  申子轩道:“早死几十年,也比被冤了几十年好些,唉!但有一点,咱们应该明白,那就是慕容长青的智慧,比咱们高的太多了,所以,咱们都被他玩於股掌之上。”
  雷化方仔细瞧过那青袍老人的面容之後,黯然说道:“是四哥,除了那耳後的红痣之外,面貌之间,还隐隐可见他昔日的轮廓,他用尽了心机,想改变自己,但都无法完全的改去。”
  神钓包行突然一扬手中的鱼竿,道:“诸位和那慕容长青,有过金兰之谊,你们留此办理他身後之事,是尽私情,情有可说;但在下为了他,吃过不少苦头,现在想来,既可笑又觉可悲,死不记仇,在下也不想再数说慕容长青,但也不愿在此停留,我要先行告辞了。”转身向外行去。
  申子轩急急说道:“包兄留步。”
  包行道:“申兄还有何见教?”
  申子轩道:“包兄意欲何往?”
  包行道:“在下一向钦敬的慕容大侠,数十年来对他被害一事,一直耿耿於怀,寝食难安,但在下想不到慕容长青竟是一位伪善行恶的人物,这数十年来的崇敬之心,一旦消失,对在下的伤害,比死亡还要难过。在下实不愿在此多留。”
  申子轩道:“慕容长青虽然一生罪恶,但他此刻已经死去。还望包兄能振起精神,协力破去叁圣门。”
  包行摇摇头,道:“我已心如死灰,这世界再没有一个人能使我重振雄心。”
  言罢,不再理会申子轩,举步向前行去。
  郭雪君娇躯一闪,拦住了包行的去路,道:“你不能走。”
  包行头也不抬的应道:“为什麽?”
  郭雪君道:“这地方步步杀机,你走不出叁圣门的范围。”
  这时,杨凤吟已埋好了慕容长青的??体,一跃而至,道:“郭姑娘说的不错,如不能毁去叁圣门,任何人都可能藉其为恶,现在叁圣门首脑虽去,但他们的组织并未解体。”
  包行道:“那关我什麽事,我离此之後,就要遁迹深山,宁可和禽兽为伍,不再和世人相见。”
  郭雪君轻轻叹息一声,道:“哀莫大於心死,立在你心中几十年的偶像,一旦破灭,内心中的痛苦不难想到;但那只是一个人的事,如若叁圣门不被消灭,那将是千万人的痛苦。”
  包行突然停下脚步,双日中闪掠过一抹神光,冷冷说道:“叁圣门实力量为庞大,但叁圣门以下的女儿帮,也是武林中一股强大的力量。”
  郭雪君道:“瓦解了叁圣门後,我将力劝敝帮主解散女儿帮。”
  包行道:“如是她不肯听你呢?”
  郭雪君道:“至少我将离开女儿帮。”
  包行默然未语,但却停下了脚步,显然,他已被郭雪君所说服。
  申子轩望了杨凤吟一眼,道:“杨姑娘,就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去瓦解叁圣门吗?”
  杨凤吟道:“就算集合了武林中所有之人的力量,也无法打过叁圣门。”
  包行道:“那麽姑娘留我等在此,有什麽作用?”
  杨凤吟道:“慕容长青和紫云宫主都死了,但你们对两人解多少呢?”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古往今来,又有何人能够建立起叁圣门这等气势庞大的力量呢?几位对此,难道全无好奇之感吗?”
  申子轩道:“姑娘解说了半天,但在下仍未听出,要如何才能瓦解叁圣门。”
  杨凤吟道:“叁圣门是一股武林中从未有过的庞大力量,但它却是被智慧串连了起来,瓦解叁圣门,智谋要重过武功。”
  申子轩道:“这要凭姑娘的调度了。”
  杨凤吟四顾了一眼,道:“好!希望你们推我出面,用心至诚。”
  突然举手连击叁掌,同时口中发出一个极怪的声音。
  但见林中人影闪动,数十个佩带兵刃的黑衣大汉,急奔而入。
  每人的脸上,都泛现出愤怒的神色,拔出了身上的兵刃。
  火炬下但见寒光流转,大有立刻出手之意。
  申子轩、雷化方、神钓包行等,都不自觉的亮出了兵刃,准备拒敌。
  九如大师也举起了飞钹,汤霖举起了手中的赤练蛇头。
  但闻杨凤吟喝道:“不能动手。”
  缓步向前行去,一面口中低声诵吟,似是唱歌一般。
  那声音中,充满了一种祥和之气。
  九如大师低声对申子轩,道“二哥,这是佛门中的大悲经文,”申子轩奇道:“杨姑娘怎麽会念起经来了。”
  只见那些黑衣大汉,纷纷收了兵刃,团团把杨凤吟围了起来,雷化方低声说道:“杨姑娘如遭围攻,咱们决不能坐视不管,”其实,不用他提醒,场中各人,都已经运气戒备,随时可以出手。但见那些黑衣大汉,齐齐对着杨凤吟拜了下去。
  杨凤吟口中仍然低诵着大悲经文,娇躯转动,闪转於一群黑衣大汉之中。
  只见她右手挥动,在每一个黑衣大汉身上拍了一掌。
  她手法快速,落掌极快,别人只见她衣袖飘飘飞舞,却无人瞧出她掌势拍在那些黑衣人的什麽地方。
  片刻工夫,那些黑衣人脑後,各自中了一掌。
  中掌後黑衣并未躺下,反而各自盘膝而坐。杨凤吟也同时停止了诵念经文之声。
  郭雪君信步行了过来,道:“杨姑娘,这些人怎麽了?”
  杨凤吟道:“他们需要休息,恢复自己。”
  郭雪君奇道:“恢复自己。”
  杨凤吟道:“是的,他们被一种禁制控制着,忘了自己,慕容长青以举世无铸的侠客,骗了天下人,也骗学了武林高人的武功,集数十百种武功於一身,也学了各种用毒、下毒的办法。郭雪君道:“他能这样行恶数十年,竟然未被世人发觉。”
  杨凤吟道:“他有一种最大的特点,那就是他从不肯轻易杀人,非必要,也不肯施用强硬的手段出手伤人。”
  郭雪君道:“他最大的能力是骗,骗得人团团乱转,还要人人称赞他是好人,就算吃过他亏的人,也未必知晓他是坏人。”
  杨凤吟点点头,道:“他一生骗人,但他也吃人骗的亏,我从他那本记述的传录上,瞧出他的悔恨。他毕生心血建立的霸业,却被人家轻轻易易接了过去,这十几年来,他体会到被骗的痛苦,所以,他有万恶骗为首的一句记述,他极力想悔过,忍辱负重,活到现在,目的就在完成他毁去叁圣门的心愿。”
  申子轩望了那些盘坐的黑衣人一眼,道:“杨姑娘,这些人几时才能清醒过来?”
  杨凤吟道:“他们有年纪大小、功力深浅之别,不会同时醒过来。”
  语声微微一顿道:“不用管他们了,他们清醒之後,自然想起往事,这几十年来,他们会像作了一场梦样,咱们要动身了,”申子轩道:“哪里去?”
  杨凤吟道:“进入叁圣门去。希望能在一夜之间,毁去叁圣门”包行道:“就凭咱们几人之力吗?”
  杨凤吟道:“是啊,咱们个个神智清明。叁圣门中人,却都是迷途的羔羊,说咱们去摧毁叁圣门,倒不如说咱们去救他们来的恰切。”
  包行道:“就算他们是身受禁制的人,但他们神志未复之前仍然把咱们看成敌人,一旦出手,咱们还手不还手?”
  杨凤吟沉吟了一阵,道:“你问的很对。咱们去救人,有如进入了一座疯人院中,我虽然知晓对付他们的法子,但不能保证一定有效。如果没有侠心义胆的人,那就不用去了。”
  言罢,不再理会几人,径自举步向前行去。
  申子轩等,燃烧於胸中二十馀年的仇恨之火,在了然真相之後,顿然熄去,这是他们仗以奔走二十年的动力,一旦熄去,即有着万念俱灰的感觉。
  但杨凤吟一席话,大义凛然,也激起了这些人消沉的豪情。
  群豪相互望了一眼,齐齐迫在杨凤吟身後行去。
  没有人再问会遇到甚麽样的危险,也没有人问此去有多少成败之比率,似乎是都有慷慨赴义的气势。
  行约数里,到了一处双峰夹峙的谷口。
  杨凤吟停下脚步,回顾了群豪一眼,道:“哪一位不愿意去,可以由此转向南面行去,运气好的人遇不上叁圣门的巡查拦劫,天亮时分就可以离开险境。”
  群豪无人答话,也无人左顾右盼,似乎是每人都早经定了主意,用不着再瞧别人。
  杨凤吟目睹无人离开,轻轻叹息一声,道:“攻入叁圣门,纵然能一切顺利,也难免有几场凶险搏斗,诸位能否安然无恙,我是毫无把握……”
  群豪齐声接道:“我等死而无憾,姑娘不用费心。”
  杨凤吟道:“慕容云笙就在这峰上一处隐秘洞中养息,我去瞧瞧他的伤势如何。他武功高强,如若伤势痊愈,约他同行,诸位也可少几分伤亡的机会。”
  汤霖道:“全凭姑娘做主,我等听候调遣。”
  杨凤吟道:“好!诸位请在此坐息片刻,我去为诸位准备点食用之物,叁圣门埋伏恶毒,天亮之後,咱们再去不迟。”
  转身向一处峰壁之上攀去。
  郭雪君道:“杨姑娘,是否需要小妹助你一臂之力。”
  杨凤吟道:“姐姐如肯帮忙,那是最好不过了。”
  郭雪君道:“小妹甚愿效劳。”
  两人联袂而起,攀上峰壁。
  这时,申子轩等都已由衷的对杨凤吟生出了无比的敬佩之心,对她之言,无不听从,当下席地而坐,运气调息。
  郭雪君追随那杨凤吟,一口气攀上峰顶,杨凤吟推开一块巨岩,行入一座山洞之中。
  杨凤吟对洞中的景物,似是极为熟悉,伸手摸过一个火折子一晃,点起了一支松油火烛。
  郭雪君四顾了一眼,道:“姑娘可也是在此地养伤。”
  杨凤吟摇摇头,道:“这是慕容云笙养伤之处,小妹不在此地。”
  郭雪君早已瞧过四周,只见四壁空汤,哪有慕容云笙的影子,问道:“那慕容云笙现在何处?”
  杨凤吟道:“这是慕容长青老前辈的设计,纵然被人找到这座岩洞,他们也找不到洞中的暗门。”
  伸手在壁间推动,一扇暗门应手而开,只见慕容云笙身着青衫,仰面而卧,似是睡的十分香甜,紧旁慕容云笙身侧,躺着一个身着黑袍的光头和尚。
  郭雪君吃了一惊,道:“这个人是谁?”
  杨凤吟道:“康无双。”
  郭雪君骇然,道:“是康无双?”
  杨凤吟道:“不错,他原本是个和尚,当了叁圣门的大圣主之後,就蓄了头发,目前不过是让他恢复本来的面目罢了。”
  郭雪君道:“小妹一度猜想他是化身书生,想不到他却是和尚。”
  杨凤吟道:“目下我虽得慕容长青告诉了我很多事。也在他留下的传录中,看到了数十年来江湖上的恩怨轨迹,但他的传录上,偏重於他个人的恶行和武功解说,必得求证之後。才能了解真相。”
  一面动手由暗门内取出了甚多风干的鹿肉,一面接道:“姐姐,这些野味,足够我们几个人饱餐一颐,不过,要拿到外面用火烤过。”
  郭雪君道:“这个小妹很在行,不劳费心。”
  接过了风干的鹿肉,回顾了慕容云笙等一眼,道:“他们睡着了?”
  杨凤吟道:“可以这麽说,不过,他们如是没有别人帮助,将永远不会清醒。”
  郭雪君啊了一声,道:“他们服用了一种药物?”
  杨凤吟摇摇头,道:“不是,他们被金针钉了几处穴道,这能使他们全身的神经、肌肉完全的松驰下来,据说这等休息,是全眠的休息,不但对疗伤大有帮助,而且能在极短的时间中恢复体能。”
  郭雪君道:“姑娘可是不愿我看到那金针刺下的方位。”
  杨凤吟道:“姑娘是聪明人,这金针刺穴之木,可用於医道,也可用於其他,我受慕容长青老前辈的嘱咐,不能把此术公诸於世。”
  郭雪君点点头,道:“我明白。”纵身跃出石洞。
  当她烤熟了鹿肉,重进石洞时,慕容云笙和身着僧袍的康无双,都已坐起来。
  两人的腹中似是十分饥饿,四双眼睛一齐盯注在郭雪君手中的鹿肉上,馋涎欲滴。
  杨凤吟笑一笑,道:“给他们两块鹿肉吃。”
  郭雪君应了一声,撕下雨声鹿肉,分给了两人。
  两人接过了鹿肉,立时大吃起来。
  郭雪君很希望慕容云笙或康无双说几句话,但她大失所望,两人一直是低头大吃,未发一言。
  杨凤吟低声说道:“郭姐姐,咱们走吧!把鹿肉分给他们食用。”
  郭雪君虽有千言万语,但杨凤吟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纵身跃出了石洞,郭雪君也只好追了出去。
  杨凤吟把鹿肉分给群豪,道:“天色不早了,诸位饱餐过後,咱们就该动身了。”
  群豪都已经存了必死之心,个个神情开朗,接过鹿肉,立时大吃起来。
  杨凤吟坐在地上,撕下一块鹿肉,放入口中,笑道:“郭姐姐,你也吃了一点啊!”
  郭雪君也撕块鹿肉,放入口中,问道:“那两位呢?”
  杨凤吟道:“他们两人的武功,都很高强,自然是要用他们了。”
  申子轩轻轻咳了一声,道:“杨姑娘,恕我多一句口,那两位是什麽人?”
  杨凤吟道:“一位是慕容云笙,一位原是叁圣门中的大圣主康无双。”
  申子轩啊了一声,道:“康无双是何出身?”
  杨凤吟道:“他原是少林寺的禅机大师。”
  汤霖道:“禅机大师,老夫认识,他是天通大师的弟子。”
  杨凤吟道:“对他的往事,我所知有限。无法一一奉告诸位。”
  包行哈哈一笑,道:“杨姑娘也许早已胸有成竹了。但我们确是一无所知,此番进入叁圣门,从好处说,是九死一生,在下想求姑娘一件事。”
  杨凤吟道:“你说吧!”
  包行道:“慕容长青是否早知道慕容云笙是那紫云宫主的儿子?”
  杨凤吟道:“大概吧!他当时也许没有想的这麽深远,但他心机太深了,处处都留下了一招,如是没有紫云宫主篡位夺权的事,这世间就不会有慕容公子复仇了。”
  申子轩道:“慕容云笙的事,我那位四弟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吗?”
  杨凤吟道:“他知道,但他知道的太晚了。”
  沉吟了一阵,接道:“慕容长青就利用他们父子之情,把严密的叁圣门露出了一个空隙,如若没有慕容公子这个人,诸位虽然有报仇之心,恐怕未必能激起武林这股狂潮。”
  包行道:“姑娘说的是,如若不是慕容公子出现江湖,在下就不至於加入这一夥复仇行列之中。”
  杨凤吟道:“不是慕容公子,我和这位郭姐姐,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申子轩道:“想不到我们被他利用了十几年,竟自不知。”
  汤霖道:“杨姑娘,老夫有几句话,不知当不当问?”
  杨凤吟道:“我们还可以再谈几句话动身,你问吧!”
  汤霖道:“你姑娘这点年纪,和这一身成就,必是出自武林世家,令尊和令堂,亦必是武林中大有名望的人物,不知何以竟然也卷入这场武林阴谋恩怨的争执之中。”
  杨凤吟道:“好奇。”
  汤霖道:“好奇什麽?”
  杨凤吟道:“告诉你们也不妨事,我是对慕容公子好奇,幕容长青的名气太大了,影响所及,使人对慕容公子也发生了极深的好奇,他年纪轻轻,身负大仇,形成了一种少年持重的忧郁,那就使他和同样年龄的人,有着很大的不同。”
  回顾了郭雪君一眼,接道:“慕容长青盛名馀荫,使很多人常在暗中帮助他,那些也许是叁圣门中的弟子,不论如何坏的人,总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这就使慕容公子创出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奇迹。”
  申子轩点点头,道:“很有道理。”
  雷化方道:“姑娘现在了解了慕容云笙的身世,对他的看法,是否有些不同呢?”
  杨凤吟道:“大大的不同了,我觉着现在的慕容云笙,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罢了,因为他失去了慕容长青馀荫的光辉。”
  九如大师道:“阿弥驼佛,姑娘这几句话,深入浅出,但却是人世间的至理,有些人一生一世,只知照理而行,却不了解。”
  杨凤吟接道:“太了解了人生又有什麽意思在呢?”
  包行哈哈一笑,道:“咱们该动身了,再要谈下去,咱们都将豪气消沉,也不用进入叁圣门了。”
  杨凤吟道:“我去叫慕容云笙和康无双来。”
  片刻之後,带着慕容公子和一个身着黑衣,面垂黑纱的人,行了过来。
  郭雪君望了那黑衣人一眼,道:“这人是谁?”
  杨凤吟道:“他以康无双的身份,出任叁圣门的大圣主,咱们还要他以大圣主的身份进去。”
  郭雪君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杨凤吟道:“叁圣门太庞大了,咱们虽然是有备而去,但却无必胜的把握,最好先把他们搅乱。紫云宫主已经死去。已无真正统治叁圣门的人,目下叁圣门能够阻拦咱们的,只是靠叁圣门严密组织上的本能,如若咱们一举把叁圣门的组织系统打乱,可以省去不少麻烦,也可以减少很多伤亡。”
  郭雪君道:“姑娘是否已经胸有成竹了?”
  杨凤吟道:“没有,目下是走一步算一步。”
  郭雪君道:“杨姑娘,有一件事,不知你是否想到?”
  杨凤吟道:“什麽事?”
  郭雪君道:“康无双是否靠得住?”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这个,你尽管放心,他不会背叛咱们”郭雪君道:“姑娘在他身上动了手脚?”
  杨凤吟不理会郭雪君的问话,目光一掠群豪,道:“咱们走吧!”
  举手一挥,低声对慕容云笙和康无双道:“对不住啦,请两位开道吧!”
  慕容云笙、康无双也不答话,同时举步向前走去。
  杨凤吟紧迫在两人身後而行,一面说道:“从此刻起,诸位要当心一些了,咱们随时可能会遇上叁圣门中人施袭……”
  话未说完,突然一声鹰鸣传入耳际。
  杨凤吟道:“叁圣门中,人才实在不少,咱们已经被他们发现了。”
  申子轩道:“你是说那声鹰鸣吗?据在下所知,天下驯鸟能手,无人超过齐夫人。”
  杨凤吟道:“我知道,齐夫人会驯鸟,但叁圣门中的驯鸟人,是他大哥。”
  申子轩啊了一声,不再多言。
  杨凤吟道:“咱们应该早走片刻,就可避过这一战。唉!只为我讲话太多了,误了时间。”
  只听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传了过来。
  杨凤吟突然向前奔行了两步,沉声说道:“两位要准备迎敌了。”
  慕容云笙、康无双同时停下脚步,两人同时抬手,拔出了背上长剑。
  就在两人长剑出鞘的当儿,一群黄衣人疾奔而至。
  杨凤吟举手一挥,道:“你们可以出手了。”
  慕容云笙和康无双一语未发,齐齐欺身而上,双剑并举,迎向人群之中冲去。
  但见两道寒光电掣风飘一般,卷入了一群黄衣人中。
  双方接触,立时响起了两声闷哼,两颗人头,飞落地上。
  原来,两人一接上手,康无双和慕容云笙就各杀一人。
  杨凤吟目光一顾包行、申子轩等,道:“他们两人都已习得上乘剑术,如若是放手搏杀,必然是一个惨不忍睹之局,”就这两句话的工夫,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已然又杀了两个人。
  申子轩轻轻叹息一声,道:“在下见过不少惨烈的搏斗,却从未见过这等凶残的杀法,这不是搏斗,倒像是一场很残酷的凶杀。”
  杨凤吟道:“本来,他们的剑法也不致这麽凶残。只因……”
  她似是突然觉着说漏了嘴,立时住口不言。
  包行道:“同样的一套剑法,不可能会忽然间变的凶残起来。”
  杨凤吟道:“自然那和剑法无关。用剑的是人,人主宰着剑招的变化。”
  包行道:“姑娘是否有难言之隐呢?”
  杨凤吟道:“不是难言之隐,而是我不愿说出来,”包行轻轻嗯了一声,道:“那麽是在下多问了,”杨凤吟道:“不能算你多问,只是我不愿说出来。”
  就在两人谈话的当儿,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已然把十馀个黄衣大汉,全都杀死。
  申子轩行近??体停放之处,仔细看了一眼,道:“好恶毒的剑法。”
  杨凤吟缓步行了过去,望了两人一眼,道:“你们收了剑势。”
  慕容云笙和康无双缓缓把剑还入鞘中。
  两人似是一直听杨凤吟的命令行事,一听即迈步向前行去。
  包行暗中数了一下,道:“一共十四个人,在这片刻工夫中,两人各杀了七个。杨凤吟仔细的看了几具??体一眼,道:“康无双杀了八个,慕容云笙棋差一着,杀了六个人。”
  申子轩道:“这麽看起来,攻入叁圣门中,似是用不着我们了。”
  杨凤吟道:“康无双和慕容云笙只是两个人,如若是他们遇到了敌手众多,或是武功高强的人,那就要诸位出手了。”
  申子轩道:“我已看过他们两人的剑招,在下自知难以胜过他们两人,如是他们不敌,我们更难是敌手了。”
  杨凤吟道:“诸位和他们两人有些不同,他们在心中毫无顾忌,攻敌剑招中,不留馀地,也不为自己的安全保留下招数上的缓冲,这就是他们剑招异於常人的地方,对敌时也特别恶毒;但我们神智清明的人,决办不到,因为每一招武功中,除有着伤敌变化之外,还有着自保的潜能。但他们两人,把每一招都用到极致,攻敌之能,完全发挥了出来,同是一招武功,在他们手中用出来,就特具威力了。”
  包行道:“原来如此,勿怪在下有时看到他们剑招,似甚熟悉,但却又感觉出有一些不同之处。”
  谈话之间,转过了两个山弯,只见一排身着黄衣的大汉,并肩而立,拦住了去路。
  杨凤吟突然加快了脚步,追上了慕容云笙和康无双,道:“站住。”
  这时,两人已然行近黄衣人七八尺处,闻声停下脚步。
  杨凤吟越过两人,行近黄衣人,一挥手,道:“哪位是领头的人?”
  居中一个黄衣大汉,一举手中的梅花夺,道:“有何见教?”
  杨凤吟双日盯注在那黄衣大汉脸上,瞧了一阵,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郭雪君虽然站在两丈外的地方,但她心中有了准备,选择了一个十分恰当的角度,把杨凤吟看的十分清楚,她留心着杨凤吟每一个细微的举动,也全神倾听她说的每一句话和她神色表情。
  但闻那黄衣大汉冷冷地说道:“在下奉命守护此处,任何人未执圣牌,不得出入。”
  杨凤吟微微颔首,道:“你神志很清明。”
  语声微微一顿,神情严肃地说道:“你想恢复自己,去见你的妻儿、亲人麽?”
  黄衣人道:“在下没有妻儿。”
  杨凤吟微微一笑,突然低声唱起来。
  郭雪君凝神倾听,觉出杨儿吟的歌声,和适才在林中念的经文,大不相同,两个音调,两个内容,不禁心中一动,暗道:这叁圣门中,果然是复杂的很。
  但见那一排并立的黄衣人,脸上泛现出惊愕之色,慢慢的转变成了平和的神情。
  杨凤吟缓缓伸出手去,望着那居中大汉道:“把兵刃给我。”
  那居中的黄衣大汉,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悔花夺。交到杨凤吟的手中。
  杨凤吟接过了梅花夺,放在地上,突然向前行了两步,玉手挥动,在那居中大汉身上,拍了数掌。
  那黄衣大汉身子摇了两摇,突然一交跌摔在地上。
  杨凤吟挥挥手,高声说道:“你们都丢去兵刃。”
  那一排并肩而立的黄衣大汉,似乎是被杨凤吟所控制,个个都拔出了兵刃,丢在地上。
  杨凤吟娇躯转动,疾快的由黄衣人身侧行过。
  她动作迅袂,人在行走,手不停挥,每个黄衣人都中了一掌。
  片刻之间,所有中掌黄衣人,都伸展双臂,打了一个哈欠,倒摔在地上。
  杨凤吟目睹那黄衣人全都倒地,才长长吁一口气,缓步行近了包行,道:“咱们可以过去了。”
  申子轩望了那倒在地上的黄衣人一眼,道:“姑娘,这是怎麽回事?”
  杨凤吟道:“我点了他们的穴道。”
  申子轩道:“他们何以不反抗姑娘。”
  杨凤吟道:“这就是叁圣门的秘密,武林之中,从来没有一个门派,有此庞大的势力,而且又不为武林中知晓。”
  包行道:“姑娘心中似是早已了然了叁圣门的秘密。”
  杨凤吟道:“我知晓一点但并不完全,我在试验自己。”
  包行道:“原来如此。”
  郭雪君缓步行了过来,道:“杨姑娘,我听到你唱的歌声,似是和林中的歌声有些不同。”
  杨凤吟道:“他们受的禁制不同,用的方法自然也不一样了。”
  郭雪君道:“你如何分辨?”
  杨凤吟道:“我要从他们的神情之中,瞧出他们是受何物控制。如是方法使用不当,那就毫无效用了。”
  郭雪君道:“我看得出,你适才的神情也很紧张。”
  杨凤吟淡淡一笑,道:“现在总算过去了,咱们再往前走吧!”
  当先步向前行去。
  群豪又过了一个山角。
  抬头看去,只见一片柳林,隐隐透出一座寺院。
  杨凤吟指着那一片柳林说道:“这片柳林之後,就是万佛院了,这是初入叁圣门的门户,过了万佛院,就进人了叁圣门的禁地。”
  举手一挥,慕容云笙和康无双突然加快了脚步。向前奔去。
  杨凤吟一面加快脚步,一面说道:“那普度大师。似乎是一位神志很清醒的人物,其人面善心恶,是一位很阴沉的人物。”
  这时,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已然冲人了柳林之中,但见两人同时拔剑一挥,寒光闪动。已有两个身着僧袍的和尚,倒摔地上。
  杨凤吟突然加快脚步,奔了过去。
  申子轩飞跃而起,追上了杨凤吟道:“姑娘,让他们少杀几个人,好吗?”
  杨凤吟道:“有一句俗语说,除恶务尽,你知道吗?”
  申子轩道:“如若他们是失了自主的人。杀了他们,岂不是冤枉的很。”
  几人动作愈来愈快,说完几句话,人已经奔近了万佛院前。
  只见普度大师带着十馀僧侣,手中各执兵刃,拦在万佛院前。
  杨凤吟一个飞跃,落在康无双和慕容云笙身前,挥手示意两人停下,冷冷说道:“普度,你认识他们两人吗?”
  普度大师道:“一个是慕容公子,一个是假冒大圣主的康无双,”杨凤吟道:“你是让路呢,还是想死在他们剑下?”
  普度怔了一怔,道:“贫僧奉有圣谕……”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什麽圣谕?”
  普度大师道:“圣堂传下的令谕。”
  杨凤吟本有着满脸不耐神色,听完话後,突然微微一笑,道:“你们大圣主现在此地,哪里还有圣谕出来,那圣谕定然是假的了。”
  普度大师摇摇头,道:“那圣谕上加有圣堂的特殊标识,自然是不会有错。”
  杨凤吟道:“可否拿给我看看?”
  普度大师略一沉吟道:“可以,不过在下有个条件。”
  杨凤吟道:“你心中明白,只要我一声令下,你活命的机会就不大了。”
  普度大师道:“所以,贫僧要姑娘答应,我交出圣谕之後,姑娘要答允贫僧不伤人。”
  杨凤吟道:“你神志很清醒,大约是可以保住性命了。”
  普度大师缓缓从中取出一块白绢,交了过去。
  杨凤吟接过白绢,展开看去。
  那是一块很小的精制丝绢,其薄如纸,上面写着:全力阻敌,後援即到。
  面上的字迹方正,显然不是用笔写成,似乎是用雕刻成的字印上。
  杨凤吟看了一阵,道:“我瞧不出,这有什麽特殊的地方?”
  普度大师道:“姑娘举起来映着日光瞧瞧。”
  杨凤吟迎着日光望去,果然见那白绢之内,写着灵堂圣谕四个字。
  字是淡红色,不映着光,瞧不出来。
  杨凤吟看过之後,随手放入怀中,笑道:“普度,你现在有两条路选择,一条是跟着我走,听我之命;一条是你们现在动手,我让你们先机,要你们死而无怨。”
  普度大师摇摇头,道:“贫僧自知非诸位之故,不管如何,贫僧都不会选择动手的路。”
  杨凤吟道:“那麽,你是要听我之命?”
  普度大师道:“这个给贫僧一段考虑的时间如何?”
  杨凤吟道:“不行,你站开一些。”
  回目一顾慕容云笙和康无双,举手一挥,道:“你见认一下,他们两人的剑招,再作决定不迟。”
  话未落口,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已然长剑出鞘,攻了过去。
  普度大师疾快向後退了五步。
  群僧未来得及举起兵刃,已有四个人摔倒在地上。
  两支剑有如出栅猛虎,但见寒芒流转。滚汤泼雪一般,逼得群僧纷纷退避。
  但两人的剑势太过恶毒,群僧虽想逃避。已然没有机会,寒芒流转中,群僧纷纷倒地。
  普度大师一看苗头不对,转身想溜,杨凤吟却突然大声喝道:“普度,想要命你就别逃。”
  这声呼喝,使得普度微微一怔,回头望了杨凤吟一眼,道:“姑娘,贫僧到後面瞧瞧就来,俗语说的好,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口中说话,人却向後退去。
  杨凤吟道:“你一定找死,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喝声中,右手一挥,一道金芒。破空而去,普度大师眼看金芒飞来,立时一提气,向後倒跃而退。
  他应变虽然够快,但那道飞去的金芒更快,掠着普度後脑而过。
  如若那普度大师的行动再快一些,那金芒刚好射中曾度的头顶。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你跑的比我想的慢一步,要不要再试试。”
  普度大师轻轻咳了一声,道:“姑娘是不愿贫僧走,贫僧就留这里了。”
  原来,他相度情势,已然无法再走,这一阵工夫,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已然尽杀群僧,两人双剑,直向普度逼来。
  杨凤吟飞身一跃,抢到慕容云笙和康无双身前,举手一挥,两人立时停了下来。目光却转到普度大师的身上,道:“你想好了没有?如若帮助我,背叛叁圣门,你可能不死,但至少你可多活一会;如是不肯受我之命,立时就让你溅血而亡,你既然怕死,多活一刻,也好一些,是吗?”
  普度大师道:“贫僧对叁圣门的诸多措施,早有不满……”
  杨凤吟一摆手,接道:“别给我说理由,我此刻时间宝贵的很,只要答复我问你的话。”
  普度大师望望群僧的??体,道:“贫僧愿听姑娘之命。”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看起来,世间不怕死的人,实是不多。”
  语声一顿,接道:“替我们带路,告诉你那些属下,他们反抗也是无用,只有自取死亡。”
  普度大师道:“贫僧明白。”
  转身向前行去,一面高声说道:“你们都放下兵刃,站在道旁。”
  杨凤吟紧随普度大师身後而行,群豪鱼贯随後。
  但见人影闪动,埋伏於两廊树後的僧侣,纷纷放下兵刃,走了出来。
  郭雪君突然加快了脚步,追上了杨凤吟,道:杨姑娘,这位普度大师,在这座寺院中,似是极具权威。“杨凤吟接道:“这就是叁圣门异於其他门派的地方。他们派出的分舵,主持人有着绝对的权威;自然,他们有一套控制的方法,只要主持人不生叛离之心,他们就不用担心分舵的叛离。”
  郭雪君道:“多谢姑娘指教。”
  两人一面谈话,一面向前行进,说完了几句话,人已走到了寺院後面。
  普度大师停下了脚步,道:“寺中所有之人,都已放下了兵刃,听凭姑娘吩咐。”
  杨凤吟嗯了一声,道:“你准备如何处置他们门?”
  晋度大师略一沉吟,道:“听凭姑娘的裁决,”杨凤吟道:“你选择十个武功高强人,要他们带上兵刃。”
  普度大师应了一声,选出十名高手,各执兵刃,排成一列,道:“姑娘要他们做什麽?”
  杨凤吟道:“你用的什麽兵刃?”
  普度大师道:“戒刀。”伸手取了一柄戒刀,杨凤吟道:“带着你十个属下,替我们开道,”普度大师怔了一怔,道:“要我帮你们开道。和叁圣门作对?”
  杨凤吟道:“不错,你这些行动,已经背叛了叁圣门,就算你不带我们,叁圣门也一样要把你作叛徒处置,”普度大师凝目沉思了一阵,道:“这叁圣门的布置。一关强过一关,而且贫僧一直守在万佛院,过了万佛院,贫僧就不熟悉了。”
  杨凤吟道:“不要紧,你只管往前走,我熟悉。不懂的我告诉你。”
  普度大师道:“贫僧武功不济,只怕不能承担开道的职位。”
  杨凤吟道:“这些事不用你烦心,你打不过的人,自会有人帮你。”
  普度大师无可奈何,道:“好吧!贫僧相信姑娘。”带着十个僧侣,当先向前行去。
  普度大师带着群僧穿过了万佛院,到了一崖壁前面,停下脚步,回头说道:“这里有一道暗门,通过一条地下密道,才能进入叁圣门。”
  杨凤吟道:“我知道你定然有法子可以叫他们开启密门。”
  普度大师道:“平常也许可以,但今日只怕不成,圣堂中既有圣谕传与贫僧,他们自然也早有准备了。”
  杨凤吟嗯了一声,道:“可惜的很,你连这点办法也没有,只有杀了你算啦。”
  右手一摆,康无双应手向普度行去。
  普度大师急急说道:“且慢,让贫僧试试看。”
  杨凤吟点头一笑,道:“过了这条地道之後,就不用你走前面了。”
  口中说话,人却疾快的行了两步,阻挡住康无双。
  普度大师行近石壁,仔细瞧了一阵,举手在石壁上击了叁掌。
  一道石门,应手而开。
  门内传出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普度,什麽事?”
  普度大师还未来及答话,杨凤吟突然举手在康无双和慕谷云笙背心各拍一掌。
  两条人影,突然间疾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入了那启开的石门之中。
  普度轻轻咳了一声,话还未出口,石洞中已响起了一声惨叫。
  杨凤吟道:“普度,带着人走进去。”
  普度大师道:“姑娘,这石道之中的埋伏很多,非人力所能抗拒。”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你这样怕死吗?”
  一伸手,扣住普度左腕脉穴,直向石洞中行去。
  但闻普度大喝道:“你们还不进来,站在那里等什麽?”
  十个僧侣应声而起。抢在普度大师前面,奔入石洞。
  雷化方摇摇头,道:“这普度和尚畏首畏尾,但却被杨姑娘惩治的服服贴贴。”
  但闻杨凤吟清亮的声音,由那幽暗的山洞中传了出来,道:“诸位请进来吧!”
  群豪相互望了一眼,鱼贯行人了幽暗的石洞之中。
  一路无阻,只是愈行愈觉黑暗,深入了八九丈後,已然伸手不见五指。
  郭雪君道:“应该到了啊?”
  申子轩道:“什麽该到了?”
  郭雪君道:“这地道中有埋伏,咱们早该到了,”申子轩探手从杯中摸出一个火折子。随手一晃,亮起了一道火光。
  火光耀射下,景物清晰可见。
  只见道旁躺着教具僧侣??体,外面不见伤痕,但口中却渗出血来。
  申子轩道:“此处距洞口虽然有八九丈远,但途中并无阻拦之物,如若他们受伤之後,发出呼叫,咱们都可以听到。”
  汤霖道:“但他们来不及发出叫声,一击致命。”
  只见杨凤吟缓步行了过来,脸上泛出微微的笑意。
  她姿态优美,快步行来,有如行云流水,片刻间,已到了群豪身侧。
  郭雪君道:“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呢?”
  杨风吟道:“他们在前面,想不到这一关过的如此顺利,这地道中,本有很多的机关埋伏,现在,咱们不用担心这些阻碍了。”
  杨凤吟一面举步而行,一面说道:“不用捧我,我不过是机会凑巧罢了。”
  群豪鱼贯随行。
  郭雪君加快脚步,走在杨凤吟的身侧,道:“姑娘,我想请教一点私事。”
  杨凤吟沉思了良久,道:“你说说看。”
  郭雪君道:“我看你对那慕容云笙和康无双一般模样,似是已毫无惜爱之意。”
  杨凤吟道:“我早想到你会问我这件事。”语声一顿,道:“我要反问你一句。”
  郭雪君道:“小妹不怕问,问什麽都可以,但你还未回答我的话。”
  杨凤吟道:“你如回答了我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郭雪君眨动了一下眼睛,还未来得及开口,杨凤吟又抢先道:“你对那慕容云笙的观感如何?”
  郭雪君道:“很好。他是很正直的年轻人。”
  杨凤吟道:“要不要小妹替你做个媒,唉!事实上,他是个很好的男人。”
  郭雪君道:“不论姑娘说什麽,小妹都觉着你对那慕容云笙一度有过很深的情意。”
  杨凤吟道:“不错,过去我确是对他有过一段很深的眷恋,但我们之间,有着一段距离。唉!你是知道的,目下我还是康无双的夫人啊!”
  郭雪君道:“姑娘仍然准备嫁给康无双?”
  杨凤吟道:“你几时听说过和尚娶太太了?”
  郭雪君微微一怔,道:“姑娘的意思是…-”杨凤吟道:“我的意思很明显,名义上我已是那康无双的妻子,自然是不能再嫁人了。”
  郭雪君道:“听起来很有道理,想一想似是而非,”杨凤吟道:“只要找出一种理由,使我自己相信就行了。”
  郭雪君道:“杨姑娘,这石道中机关虽然已被你控制,但上这条石道时,还要坐一阵缆车。”
  杨凤吟道:“不劳费心,不但这石道中的机关完全破去,缆车处也应该安排好了。”
  谈话之间,已到了上车之处。
  果然,一切都在那杨凤吟预料之内,停车处早已有车相候。
  杨凤吟轻轻咳了一声。道:“诸位可以上车了。”
  除了郭雪君之外,大都未坐过这等缆车。
  郭雪君当先踏入车中,道:“诸位请上来吧!”
  申子轩等举步踏上缆车,杨凤吟立时高呼开车,缆车开动,片刻後,已见天光。缆车疾快的出了穴洞,只见慕容云笙和康无双各自手执长剑,守在穴洞口处。
  长剑上仍然滴着鲜血,旁侧倒摔着几具??体。
  普度大师站在一侧,右手执着戒刀,左臂鲜血淋漓。
  十馀个随行和尚,已然一个不见。显然都已死於石道之中。
  这是一幅很凄惨的画面,慕容云笙和康无双毫无表情,更使这凄惨的画面中,增加了一份恐怖的感觉。
  杨凤吟摆摆手,慕容云笙和康无双收入剑势,又转身向前行去。
  普度大师似是已被慑服,不敢多发一言,默然跟在两人之後。
  杨凤吟轻轻叹息一声,道:“你们身经百战的人,不知对此刻情形,有何感觉?”
  申子轩道:“恐怖凄厉,使人不寒而栗。”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在下所说的恐怖凄厉,并非是指这场搏杀而言,而是这里的气氛,使人有着如入九幽的感觉。”
  杨凤吟道:“这就是叁圣门的厉害之处,他们能罗致天下各门派的高手,但又都能为其所用。”
  包行道:“姑娘用什麽手法,竟然使康无双和慕容云笙成了雨具武功高强的行??走肉,除了可听你之命出手杀人之外,似乎是再不知别的事了,故友亲人,一概不认。”
  杨凤吟道:“如若他们还存有人性,还能够分辨出亲疏故交,他们的凌厉剑招,也将减弱很多,因为他想到了保护自己。”
  九如大师低宣了一声佛号,道:“你这样用他们卖命,是否会觉着残忍一些,而且一个暂失人性的人,可以用之对敌,他也可反噬同道。”
  杨凤吟道:“不要紧。我对他们有着很精密的控制方法,只要你精通此道,他们就可俯首听命。”
  语声一顿,接道:“叁圣门异於其他门派者,就在这一套精密的控制方法,任何人只要能精通此道,就可以控制叁圣门。”
  这时,几人已然行近花阵,放眼看去,但见繁花似锦,一片灿烂。
  只见慕容云笙、康无双,手执长剑,停在花阵前面。普度大师提刀站在两人身後。
  杨凤吟行近花阵,仔细瞧了一阵,回首说道:“哪一位精通五行奇术。”
  包行道:“在下略知一二。”
  杨凤吟道:“咱们分成两批入阵,你我各带一批,就算遇迫上阵中的埋伏,也好彼此呼应。”
  包行仔细瞧瞧花阵,道:“奇阵变化,似是都在花丛之中,如若咱们行走於小径之上,就不致迷入阵中了,”杨凤吟道:“不错,你只要记下生克,不要让人走入阵中就成了。”
  蛇神汤霖微微一笑,道:“在下有个法子,不知道成是不成?”
  杨凤吟道:“有何高见?”
  蛇神汤霖道:“咱们放起一把火,烧去那臭花,岂不可畅行无阻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