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四十五回 顺利得手


  正值慕容云笙无法应付玉蜂仙子的紧要关头,忽听一阵急促的步履声,传了过来,紧接着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师父在吗?”
  玉蜂仙子道:“什么人?”
  室外人低声道:“弟子兰芳。”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希望这玉蜂谷中,发生一点变故才好。
  玉蜂仙子道:“你进来吧!”
  慕容云笙迅快的穿上靴子,低声问道:“有了变故?”
  玉蜂仙子点点头道:“嗯!如是没有变故,她们也不敢惊动我了。”
  慕容云笙道:“定然是三圣门人在捣鬼了。”
  只听呀然轻响,兰芳推门而入,缓缓向前行了两步,欠身一礼道:“弟子当值……”
  玉蜂仙子道:“删繁从简,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了。”
  兰芳道:“弟子听到异声,回顾不见人影,不放心,仔细一查,发觉了两个守宝库的女婢,不知何时被人杀死。”
  玉蜂仙子一皱眉头道:“宝库可曾被人打开?”
  兰芳道:“没有,宝库石门紧闭。”
  玉蜂仙子道:“你查看过了?”
  兰芳道:“查看过了,库门完好,紧紧闭着。”
  慕容云笙接道:“有此大变,咱们且不可等闲视之,要仔细的搜查一下。”
  玉蜂仙子点点头,目光转到兰芳身上道:“你可曾派人搜查过?”
  兰芳道:“没有,特来禀报师父恭请裁夺。”
  玉蜂仙子道:“下令要他们各就对敌之位,其余的人全体动员,仔细收查。”
  兰芳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玉蜂仙子回顾了慕容云笙一眼,逍:“玉郎,我要去瞧瞧了,你一路奔行,不用劳累了,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对回来了。”
  慕容云笙略一沉吟,道:“好!你快去快来,如是遇上强敌,无法脱手,就派个女婢来知会我一声,我也好赶去帮忙。”
  玉蜂仙子道:“大约还不致于劳动到你,我们这玉蜂谷中,凭仗的就是玉蜂,如是来人真的是武林高手,我就放出玉蜂对付他们。”
  转身奔了出去。
  慕容云笙目睹玉蜂仙子去后,心中暗暗忖道:“听那郭雪君讲,女儿帮中的剑谱,就在玉蜂仙子卧室壁间一座隐密的机关之中,适才又有宝库之说,这四壁绫幔,如何去找机关暗门,再说她既有宝库之设,也许早已把女儿帮的剑谱,送到那宝库之中了。”
  心中念转,人却举步行到榻边,伸手在壁间敲打起来。
  手指触处,果然觉出壁间有一些空隙,不禁心中一喜,暗道:“如能顺利取得女儿帮中的剑谱,倒可趁那玉蜂仙子没有回来之前,离开此地。”
  但那壁绫幔,四周不见缺损,不禁一皱眉头暗道:“难道这壁间的暗门就一直没有打开过吗?”
  一时之间,不知有着如何处置之感。
  正犹豫间,突闻木门呀然,一个女婢推门而入。
  慕容云笙转目望去,只见那女婢年约十五六岁,身着劲装,背插长剑,双目凝注在慕容云笙的脸上,缓缓说道:“你要干什么?”
  慕容云笙心中一惊,暗道:“原来,她早已派了人在暗中监视着我,我竟没有想到,事已至此,必得沉着应付才成。”
  心中念转,口中却冷冷说道:“你是什么身份?”
  那女婢淡淡一笑,道:“我是仙子的随身女婢。”
  慕容云笙举步向那女婢行去,微笑着说道:“你不认识我吗?”
  那女婢年纪虽小,但却十分机警,缓缓向后退了两步,道:“阁下有什么吩咐,只管请说,贱妾是女婢身份,不敢和阁下距离太近。”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丫头年纪不大,但警惕之心,却是很高,倒是不可大意了。”
  心中念转,人却停下了脚步,淡淡一笑,道:“你追随仙子很久了,是吗?”
  劲装女婢笑道:“不算太久,还未到三年。”
  慕容云笙道:“姑娘从何处来此?”
  劲装女婢笑道:“贱妾由东西南北四方来。”
  慕容云笙微微一怔,道:“这几日云雨雷电连绵大雨……”
  那女婢不待慕容云笙把话说完,一欠身接口说道:“小婢编号三十七。”
  慕容云笙望了那女婢一眼,缓缓说道:“玉郎非为采花来。”
  那劲装女婢突然急步行近慕容云笙道:“小婢敬候吩咐。”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女儿帮中人果然厉害,竟然能将门下弟子混到玉蜂仙子身侧作为贴身女婢。”
  心中暗自赞扬,口中却说道:“姑娘可知这暗门开启之法吗?”
  劲装女婢道:“这壁间暗门,乃是一个巧手铁匠打造,据说费了很久的时间,才造成一座存放宝物的暗室,一共留下两把钥匙,一把由玉蜂仙子珍藏起来,一把带在她的身上。”
  慕容云笙道:“你到此时间甚久,又很得那玉蜂仙子的宠信,为什么不设法开那暗门,取出贵帮中的剑谱?”
  劲装少女道:“贱妾已用了很多心机,但那钥匙,一直带在仙子身上,无法取得。”
  慕容云笙道:“贵帮何必要我用毒,把毒物交给你,不是一样,只要把她迷倒,就可取得钥匙,何苦要我走这一趟呢?”
  劲装少女摇摇头,道:“玉蜂仙子为人。谨慎无比,纵然是贴身的女婢,也无法太接近她,平日我们送上的酒菜,都要当她之面,先行食用,而且食用之后,还不能即时离开。”
  慕容云笙道:“为什么?”
  劲装女婢道:“因为她观察是否有毒发之徵,是以必需在她身前停留一段时间再走。”
  慕容云笙道:“原来她如此小心。”
  劲装女婢一欠身道:“贱妾不能在此地多留,还望公子保重,但我会随时守在室外,听候公子的吩咐。”
  言罢,也不待慕容云笙答话,转身退了出去。
  慕容云笙小心翼翼的取出了身上藏的药物,准备妥当,毁去了所有的痕迹。
  大约过了有一盏热茶工夫,玉蜂仙子突然急步行了进来。
  慕容云笙急急迎了上去,道:“怎么样?找到了凶手没有?”
  玉蜂仙子摇摇头,道:“还没有找到,我已经下令全谷搜查了。”
  慕容云笙道:“要不要我去帮忙?”
  玉蜂仙子道:“不用了,我赶回来就是为了陪你……”
  嫣然一笑道:“洗澡了没有?”
  慕容云笙道:“没有,你去搜查敌人,我如何能够安心洗澡呢?”
  玉蜂仙子似是大为感动,轻轻叹息一声,道:“早十年,你有今日一半的老成,咱们早已经有儿女承欢膝下了。”
  慕容云笙道:“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可追,咱们此刻开始也不迟。”
  玉蜂仙子道:“嗯,我带你洗澡去。”
  慕容云笙心中早有计划,不再有惊慌之感,抱起玉蜂仙子柳腰,向榻边行去。
  玉蜂仙子星目半合,脸上泛现一片幸福的光辉。
  慕容云笙行近木榻时,伸出左手,抱住了玉蜂仙子的粉颈,右手却突然腾开,回手点中了玉蜂仙子肩井穴。
  玉蜂仙子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正在柔情蜜意之中,竟然会突施暗算,不禁一呆。
  慕容云笙左手顺势一带,把玉蜂仙子推倒木榻之上,缓缓说道:“仙子如不想死,那就不要高声呼叫。”
  玉蜂仙子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早该瞧出你不是玉郎君王秋,但我却被鬼迷了心窍,你几次都露出了破绽,只怪我太过大意,竟然忽略了过去。”
  慕容云笙道:“可惜现在太晚了。”
  玉蜂仙子道:“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份,是不是三圣门中人?”
  慕容云笙道:“区区不愿说谎,此事歉难奉告。”
  语声一顿,接道:“但在下另有一事求仙子。”
  玉蜂仙子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你打开壁间秘门,在下要取两件物品带走。”
  玉蜂仙子道:“看来你对我玉蜂谷中的形势,摸的很清楚。”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是的,那秘门和钥匙的存放之处,在下都很清楚,希望仙子合作。”
  玉蜂仙子道:“你倒说说看,我钥匙放在何处?”
  慕容云笙道:“放在你裤带之上。”
  玉蜂仙子微微一怔,道:“好吧!看来我只有合作一途了,你自己动手取钥匙吧!”
  慕容云笙撩开玉蜂仙子的罗裙。取出钥匙,道:“如何开启秘门。”
  玉蜂仙子淡淡一笑,道:“看来你还是不太了然内情。”
  慕容云笙道:“在下既非贵谷中人,如何知晓全都内情。”
  玉蜂仙子道:“取开绫壁,即可见一片颜色稍深的墙壁,用掌力右转三次,石壁间即可出现一个半寸深浅,两寸见方的凹地,然后,插入钥匙,左转三下,石门自开。”
  慕容云笙依言施为,果然开了秘门,只见那深人壁间的小室中,放了四本书册,和两个玉瓶。
  两个玉瓶一般颜色,也不知瓶中放的何物,慕容云笙取出一个玉瓶。揣人怀中,留下一个玉瓶,却把四本书册,尽都藏入了怀中,掩上秘门,长长吁一口气,道:“想不到如此顺利。”
  玉蜂仙子道:“我玉蜂仙子很合作是吗?”
  慕容云笙道:“不错,在下是感激不尽。”
  玉蜂仙子道:“现在求你一事,不知你是否答应?”
  慕容云笙沉吟了一阵,道:“如果不让我太为难,我自然会答应你了。”
  玉蜂仙子道:“什么人要你来此?”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默然不语。
  玉蜂仙子接道:“是不是女儿帮请你来此?”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道:“你猜的不错。”
  玉蜂仙子道:“除了女儿帮之外,别人也无能请到你帮忙了。”
  慕容云笙道:“为什么?”
  玉蜂仙子道:“因为女儿帮乃是集天下美女大成的一个帮会,很多武林高手,都拜于石榴裙下,甘为她们效劳。”
  慕容云笙道:“在下帮他们别有原因。”
  玉蜂仙子道:“我不想知晓为什么,但你此刻要如何处置我呢?”
  慕容云笙道:“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也不愿伤害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玉蜂仙子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放我离开玉蜂谷,不要出手干涉。”
  玉蜂仙子道:“我如不答应呢?”
  慕容云笙道:“在下只好尽我智力以求自保了。”
  玉蜂仙子缓缓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我也有一个条件。”
  慕容云笙道:“女儿帮的事,在下不能做主。”
  玉蜂仙子道:“这和女儿帮无关,只是个人的事。”
  慕容云笙道:“那就好谈了,仙子请说吧!”
  豆锋仙子道:“我希望再见你一次,而且你要以真正面目,和我会面。”
  慕容云笙道:“在玉蜂谷吗?”
  玉蜂仙子道:“时间地点,由你选择,贱妾决定独身一人,赶去赴约。”
  慕容云笙略一沉吟,道:“可以,但时间,地点,要我如何通知你?”
  玉蜂仙子道:“那很容易,只要写一信,派人送到玉蜂谷来就行了,你如是不放心,信上不用说明地点,只要告诉我到哪里等你的消息就是。”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你倒是很迁就我啊!”
  玉蜂仙子道:“我一生中,从没有遇到像今日一般的挫败,使我体会到了一件事。”
  慕容云笙道:“什么事?”
  玉蜂仙子道:“体会到情字误人。”
  慕容云笙道:“在下要走了,仙子有什么话,咱们以后见面再谈。”
  玉蜂仙子点点头,道:“你去吧!”
  慕容云笙道:“我能够安然离开此地吗?”
  玉蜂仙子道:“我如下令,没有人会拦阻你。”
  慕容云笙道:“在下觉着有些冒险。”
  玉蜂仙子道:“我那梳妆台上,有一面令牌,你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万一有人查问你时,你取出腰牌,说我有要事遣你出谷。”
  慕容云笙行近梳妆台,果见令牌一面,取过藏好,一拱手,道:“仙子保重。”
  伸手点向玉蜂仙子哑穴,转身向外行去。
  只见那年轻女婢,身佩长剑,守候在门外暗影之中。道:“得手了吗?”
  慕容云笙道:出我意外的顺利。”
  那年轻女婢道:“可要小婢助公子一臂之力。”
  慕容云笙道:“正要藉重姑娘。”
  年轻女婢道:“公子尽管吩咐。”
  慕容云笙道:“我要走了,希望姑娘替在下找一匹坐骑。”
  年轻女婢道:“早已备齐,公子请随我来。”
  带着慕容云笙行到了一处山壁之下,接道:“转过山角,就有一匹健马,是否要我告诉她们集合送你出谷。”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不用了。”
  转过一个山角,果然见一匹健马,拴在山崖下一株小树之上。
  慕容云笙解开绢绳,纵身马,直向谷外奔去。
  出他意料的是,沿途之上,竟然全无阻拦之人。
  出得玉蜂谷,折转马头,奔向那茅舍之中而去。
  行约一半,突见人影一闪,由道旁大树后,跃下一人。
  那人穿着黑色劲装,拦在头前面,低声说道:“慕容公子吗?”
  慕容云笙已听出是郭雪君的声音,一勒马,纵身而下,道:“正是区区。”
  郭雪君欠身一礼,道:“公子辛苦了?”
  慕容云笙道:“贵帮中人,在玉蜂谷中,布置的实力很强,处处都有人助我,所以才能幸未辱命。”
  郭雪君道:“主要的还是靠公子之力,制服了玉蜂仙子。”
  慕容云笙道:“江湖上传说那玉蜂仙子如何恶毒,但在下见她一面之后,倒不觉得她有何太过阴歹之处。”
  郭雪君笑道:“我们寻了很多年,才找到公子这么一个人,自然是胜算在握了。”
  慕容云笙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取了她的剑谱,只怕要逼她投入三圣门中了。”
  郭雪君道:“公子不来,她也一样的要投入三圣门中啊。”
  慕容云笙缓绫从杯中取出了四本册子和一个玉瓶,道:“那玉蜂仙子壁间暗门珍藏之物,就只是这几本书,姑娘拿去看吧!
  哪一本是你们女儿帮中之物。”
  郭雪君接过册本、玉瓶,略一瞧看,又欠身一礼,道"多谢公子。”慕容云笙怔了一怔,暗道:她怎么连玉瓶一起拿去……”
  心中念转,口中却不好说出。
  郭雪君似是已经瞧出了慕容云笙的心意,淡淡一笑,接道:“这些剑谱拳录,贱妾亦无法明了,必须得呈报过敝帮的帮主才成。”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也许贵帮主第一次看到在下时,已决定要在下为贵帮一效此劳,所以贵帮中人,三番五次的对在下暗施援手,这次在下为贵帮效劳,也算是一报贵帮之情了。”
  郭雪君眨动了一下大眼睛,笑道:“我想敝帮主和公子见面时,对公子总会有个交代。”
  慕容云笙道:“那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区区现在告辞了。”
  郭雪君怔了一怔,道:“公子,贱妾已备下了庆功酒会——”慕容云笙接道:“不用了,只望贵帮能够赐藉良马一匹,在下就要上路。”
  郭雪君道:“酒席早备,还望公子赏脸,明晨一早,贱妾送公子登程。”
  慕容云笙道:“贵帮主是否也参加那场为在下举行的庆功酒会呢?”
  郭雪君略一沉吟,道:“这个么,贱妾很难答复,我不知道敝帮主是否会在酒会时刻赶到。”
  慕容云笙道:“如是敝帮主能够赶到,在下倒希望参与酒会,请教贵帮主几个问题。如是贵帮主不能赶来,那就省事算了,在下也不愿参加什么酒会了。”
  郭雪君淡淡一笑,道:“慕容公子,咱们一向合作的很好,何苦在尾声中,闹出个不欢之局呢?”
  慕容云笙道:“在下想不出有何不欢之处。”
  郭雪君道:“如是公子肯参与我等举行的酒会,谈笑樽前,贱妾和公子这番合作,自然是十分欢洽;如是公子不肯参加贱妾为公子准备好的庆功酒菜,那就证明公子是负气而去,贱妾心中如何能安呢?”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这么说来,姑娘非要迫在下参加不可了?”
  郭雪君道:“胁迫倒是不敢,而是请求公子参加,也算给贱妾一个面子了。”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好吧!在下答应姑娘。不过,在下仍然希望在酒会之上,能够见到贵帮主。”
  郭雪君道:“贱妾尽量设法,好么?”
  慕容云笙缓缓说道:“既然如此,在下倒是不便推辞了。”
  郭雪君道:“贱妾为公子带路。”
  转身向前行去。
  绕过一个山弯,只见一辆篷车,停在道中。
  郭雪君道:“公子请上车吧!”
  慕容云笙望了那篷车一眼,启登上篷车。
  只见车内早已坐着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婢。
  那女婢让到一侧,低声说道:“慕容公子辛苦了。”
  慕容云笙无法看清那少女形貌,但她那出谷黄莺一般的声音,却给人一种震颤的感觉,似乎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娇脆动人的声杳。
  只听那娇脆动人的声音,重又传入耳际,道:“公子可要食些点心?”
  慕容云笙道:“在下不饿。”
  那少女脆笑一声,道:“公子口渴吗?”
  慕容云笙摇摇头,道:“不渴。”
  那少女幽幽叹息一声,不再言语。
  慕容云笙听得心中大感奇怪,道:“你叹什么气?”
  那少女幽幽说道:“小婢不会侍候人,才使得公子不高兴了。”
  慕容云笙奇道:“我哪里不高兴了?”
  那少女道:“你既不喝茶,也不肯食用点心,岂不是生小婢的气吗?”
  慕容云笙嗤的一笑,道:“你们女儿帮中人物,果然是厉害的很。我不饿不渴,就是生你姑娘的气吗?咱们素不相识,在下纵然有气,也不会发作在姑娘的头上啊!”
  但闻轮声辘辘,篷车疾快的向前奔去。
  突然间火光一闪,篷车中亮起了一盏灯火。那是小型气死风灯,高挂在篷顶的横梁之上。灯光耀明下,慕容云笙忍不住瞧了那女婢一眼,只见她年约十六七岁,秀眉淡淡,粉颊生春,她长的不算太美,但却别有一般诱人的魅力。
  篷车快速的向前奔去,慕容云笙却闭上双目,倚在车栏之上休息。
  不知行了多久,篷车突然停了下来。
  耳际间,响起那娇美的声音,道:“到了,公子醒醒。”
  慕容云笙睁眼看去,只见垂帘已开,郭雪君早已在车前相候。
  下了篷车,眼前是一座高大的宅院,大门早已开启,两个青衣少女,各自执着一盏灯笼,分站大门两侧。
  郭雪君低声道:“厅中酒席已经摆好,但等公子大驾入席,就可以开筵了。”
  慕容云笙颔首一笑,道:“我不过是一个流浪江湖的人,贵帮这等厚爱,隆重至此,倒叫在下有些不安了。”
  郭雪君笑道:“这不过是略表敬意的接风小菜,敝帮主曾经许过一个心愿,公子为本门取得剑谱后,她还要为公子举行一次前无古人的豪华盛宴。”
  慕容云笙道:“这个要姑娘多多帮忙了,转告贵帮主,千万取消。”
  郭雪君道:“前无古人的豪华盛宴,自非小可,敝帮也得一段不短的日子准备,这是以后的事了,公子不用担心。”
  两人谈话之间,已经登上石级,行入大门。
  但闻砰的一声,两个执灯的青衣少女,也退入大门之内,关上了木门。
  郭雪君道:“贱妾为公子带路。"抢先一步,行到了慕容云笙前面,直奔大厅。
  推门望去,但见烛火辉煌,宽敞的大厅中,摆了五桌酒席。
  八个身着白衣的美艳少女,齐齐迎了上来。
  郭雪君侧行两步,低声说道:“这位就是慕容公子。”
  八个白衣女齐齐欠身一礼,道:“见过公子。”
  郭雪君低声说道:“这是敝帮中的弦管八姬,她们的弦管乐音,和婉转歌喉,可谓当代一绝,酒菜开始之后,她们将各展所能,以娱公子。”
  慕容云笙一抱拳,道:“这个让在下如何敢当。”
  八个白衣女欠身还了一礼,道:“能博公子一笑,贱妾等极感荣幸。”
  言罢,分退两侧。
  郭雪君带着慕容云笙,在中间一桌席位之上落座。
  这时,慕容云笙似是已无自主之权,只有听人安排的份儿。
  郭雪君提高声音道:“贵宾已到,诸位姐妹,也请入席了。”
  但闻弦乐扬起,大厅两侧,突然开启了两扇木门。只觉眼睛一花,两行丽人,分由门中缓步行了出来。
  慕容云笙凝目望去,只见两侧行出的丽人,一个个浓装艳服,长裙曳地,每行十二人,娉娉婷婷的行入大厅。
  两行丽人插花而行,每人行过慕容云笙身前时,都提动罗裙,欠身对慕容云笙一礼。
  慕容云笙一面抱拳还礼,道:“郭姑娘,在下觉着受遇太隆,请姑娘转告她们,各自入席,不用多礼。”
  郭雪君微微一笑,道:“贱妾恭敬不如从命了,”当下提高了声音,道:“诸位姐妹,慕容公子乃英雄侠士,不喜俗凡之礼,诸位姐妹,请自入席了。”
  二十四位丽人,八个一桌,分占了三桌席位。
  弦管八姬,坐了一桌,空下正中一桌席位。
  郭雪君低声说道:“公子请入席吧!”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看来这郭雪君在女儿帮中的身份不低。
  二十四个盛装丽人,和八个白衣歌姬,一个个都生的美貌如花,众星捧月一般,把慕容云笙转在中间。
  慕容云笙左顾右盼,有些飘飘然,也有些忐忑不安。
  郭雪君当先举起手中酒杯,道:“公子,为我女儿帮取回剑谱,本帮自帮主起无不感激万分,贱妾这杯水酒,聊表万一,公子请干了吧!”
  慕容云笙只觉盛情难却,端起酒杯,道:“姑娘,我量浅。”
  郭雪君道:“公子请放心,今日尽可放心一醉,贱妾相信,我们这些人手,可保公子无恙。”
  慕容云笙只好一饮而尽。
  但闻莺声燕语,二十四丽人,齐齐站起,各自端着酒杯,款款莲步行过来。
  慕容云笙望着这堂皇的阵容,心中大吃一惊,暗道:“一人一杯,我要喝二十四杯,加上八姬和郭雪君这一杯,三十三杯醇酒,我这点酒量,是非醉不可了。”
  心念转动之间,突见左首丽人,轻启樱唇,自口中飘出婉转一缕清音,道:“贱妾诚心敬酒,希望公子赏脸。”
  慕容云笙大感为难的举起手中酒杯,缓缓说道:“姑娘,我的酒量不好。”
  那丽人一欠身,道:“贱妾先干为敬,公子吃与不吃,随便你了。”
  慕容云笙无可奈何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一杯不打紧,二十四位丽人,连续开始敬酒,每人都说出了一遍堂皇的理由,使得慕容云笙欲拒不能。
  喝完了二十四杯酒,慕容云笙已然有了醉意,当着数十位丽人之前,慕容云笙又不便用内功逼出腹中之酒,只好勉强忍耐着坐下去。
  郭雪君微微一笑道:“公子怎么样了?”
  慕容云笙道:“还好,还好。”
  郭雪君嗤的一笑,道:“薄带醉意,看美女歌舞,倍增乐趣,但如吃的大醉了,那就煞风景了。”
  慕容云笙嗯了一声,道:“我还没有醉。”
  郭雪君道:“那很好。"举手一挥,接道:“你们开始罢。”
  八个白衣女,立时取过弦管,吹奏起来。
  乐声悠扬中,二十四个丽人缓缓离座起舞。
  慕容云笙只觉眼前红绿交错,已然无法分辨出红裳人面。
  郭雪君颦了颦柳眉儿,低声说道:“公子,醉的厉害吗?”
  慕容云笙连连摇头,说道:“还好,还好!”
  郭雪君道:“她们奉命来此,欢娱公子。多留上一雨天,也不要紧,公子如是醉了,还是早些休息,明日再为公子轻歌曼舞一番,也是一样。”
  慕容云笙站起身子,道:“我还没醉啊……”
  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头重脚轻的向地上栽去。
  郭雪君一伸手,扶住了慕容云笙,道:“公子醉了,休息去吧!”
  慕容云笙迷糊中,被人抬入了一座雅室之中,沉醉中,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
  醒来时,只见自己躺在一张雕花木榻之上。
  目中转动,只见房中一色白,白毡地,白绫幔壁,榻上白单如雪,身掩自绫被。
  凝目沉思,昨宵情景,历历如绘,想到了自己酒醉之后,不禁一跳而起。
  只听一声轻盈的娇笑道:“公子,要水吗?”
  慕容云笙神志一清,才发觉自己赤裸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不禁大惊,急急倒卧下去,拉起绫被,掩住了身子,才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清丽少女,缓步行到榻前,道:“公子,还记得贱妾吗?”
  鸳声沥沥,婉转动人。
  慕容云笙道:“记得,记得,咱们昨日在车中见过。”
  那清丽少女娇媚一笑,道:“公子记性很好啊!”
  慕容云笙回顾了一眼,道:“我的衣靴何在?”
  那少女淡淡一笑,道:“公子昨宵酒醉,沾污了衣衫,已然洗过,尚未全干,我们几个姐妹,为公子赶制几件衣服,还未制好。”
  慕容云笙皱皱眉头,道:“那就有劳姑娘,随便找件衣服来,也好让在下用来遮体。”
  那少女笑道:“公子躺在床上讲话,不也是一样吗?”
  慕容云笙摇摇头,道:“不行,在下如是不穿衣服…”只见软启动,郭雪君神情严肃的行了进来,道:“小珍,你退出去。”
  清丽少女一欠身,退了出去。
  郭雪君不待慕容云笙开口,抢先说道:“有件事,发生的很意外。”
  慕容云笙道:“什么事?”
  郭雪君道:“大约是贵友唐天宏,告诉了飘花令主公子为我们求取剑谱的事,引起了飘花令主的误会,连伤了我们女儿帮的十二名弟子。”
  慕容云笙吃了一惊,道:“有这等事……"一跃而起。
  待他发觉自己只穿一条短裤时,急急又躺下去。
  郭雪君道:“敝帮主已下令本帮中人,不得和飘花令主力敌动手,处处让避,但贵友却不肯住手,仍然处处搜杀本帮弟子。”
  慕容云笙道:“这误会很大,快取我衣靴,我要去见她解说明白。”
  郭雪君道:“这也可以说明了一件事,那飘花令主,对公子用情很深。”
  慕容云笙道:“唉!杨凤吟对我不错,在下自是承认,但她美若天人,我自知配不上她,我们的交往,一直是十分纯洁。何况我身负血海大仇,杀父母的元凶还未找出,我目下心中只有一件事,雪我父母沉冤。”
  郭雪君点点头,道:“公子机智中不失仁厚,孝心侠胆,的确叫人钦敬,但公子可以放心一些,敝帮中规令森严,帮主既有令谕,本帮中弟子,决不会和她为难冲突。”
  慕容云笙道:“我知道杨凤吟的生性,如不早些劝阻,早晚要闹出惨局。”
  郭雪君淡淡一笑,道:“公子如何去找她呢?”
  慕容云笙道:“贵帮耳目灵敏,想必已知那飘花令主的所在之地,只要贵帮中弟子,告诉我一个方向,在下自会去找她。”
  郭雪君淡淡一笑,道:“急也不在一时,公子更衣之后,进些食用之物,好好休息一阵,再去找她不迟。”
  慕容云笙道:“那就有劳姑娘,快把在下的衣服拿来。”
  郭雪君道:“公子请再休息片刻,新衣就要做好了。”
  慕容云笙无可奈何,只好躺在木榻之上,绫被掩面,不再多言。
  郭雪君站在木榻前面,望着绫被掩面的慕容云笙,沉思一阵,缓缓转身而去。
  又过了片刻,那位声音特别娇美,人极清秀的小珍,手捧着衣靴,行了进来。
  慕容云笙听到郭雪君离去的步履之声,也听到小珍行入室中的声音,只道是郭雪君去而复返,静卧不动,原来他觉着自己受了郭雪君的愚弄,心中对她极是不满。
  只听小珍那柔媚的声音,传入耳际,道:“公子,衣服送来了。”
  慕容云笙由绫被中探出头来,望了小珍一眼,道:“放在那里,你去吧!”
  小珍嫣然一笑,道:“可要我服侍你穿衣服吗?”
  慕容云笙急急说道:“不用,不用,在下自己动手。'姑娘先请退去。”
  小珍格格一笑,道:“你怕羞,是吗?那我就蒙上眼睛。”
  说完,真的举起双手蒙上眼睛,缓缓转过身子,面壁而立。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丫头不过十五六岁,天真未泯,如是她不肯出去,倒是无可奈何,不用多耽误时间了。
  心念一转,急急起身,匆匆穿上衣服。
  衣服是女儿帮中人新制而成,一身天蓝色疾服劲装。
  只听小珍柔声说道:“穿好没有?”
  慕容云笙道:“穿好了。”
  小珍放下手,转过脸来,打量了慕容云笙一阵,笑道:“这身衣服配的很好看。”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只是衣服好看吗?”
  这些日子中,他经历了小玲玲和玉峰仙子的尽情说笑,人也变的开通了很多。
  只听小珍娇声笑道:“人比衣服更好看。”
  慕容云笙低声说道:“小珍,我想问你一件事,不知你肯不肯告诉我。”
  小珍道:“那要看你问什么了?”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郭雪君郭姑娘,在你们女儿帮中是何身份?”
  小珍突然收敛了笑容,双目盯在慕容云笙的脸上,瞧了一阵,道:“她没有告诉你?”
  慕容云笙道:“没有。”
  小珍淡淡一笑,道:“你还是问她吧!”
  慕容云笙道:“你不敢说吗?”
  小珍倒是很坦白,点点头,道:“不错,我不敢说。”
  慕容云笙道:“那是说,她在女儿帮的身份很高了。”
  小珍面现难色,沉吟了一阵,道:“嗯!她的身份很高。”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丫头,一定要想法子套出她的口风才成。
  心念一转,说道:“她比你们帮主的身份如何?”
  小珍摇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只听郭雪君格格一笑,道:“公子,她很纯洁,再逼她,她要哭了。”
  软启动,郭雪君缓步行了进来。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你在门外停了很久,是吗?”
  郭雪君道:“来了一会,正赶上你问她,不过,贱妾不是有意偷听。”
  慕容云笙改变话题,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郭雪君道:“公子要到哪里去?”
  笙道:“去找那飘花令主。”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