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二十五回 虎谷练功


  九如大师道:“那虎王程南山肯同意么?”
  申子轩道:“他昔年受过大哥救命之恩,早图答报,只是没有机会,此番自愿相助我等,也是为报大哥营年相救之恩,三位贤弟如若同意,那虎王程南山,万无不允之理。”
  九如大师道:“好!如若二哥觉着那里安全,咱们就到虎谷一行”。
  申子轩道:“事不宜迟,决定了咱们就立刻动身。”
  慕容云笙突然接说道:“二叔父,小侄还有一事请教。”
  申子轩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那位假冒小侄而来的蓝衫人呢?”
  申子轩道:“已被为叔叔中穴道,藏了起来,因为未确实证明你的身份,我也不敢伤害于他。”
  雷化方接道:“他必有所为而来,此刻既然证明了贤侄确实身份,咱们也该拷问于他,人身非铁,我不相信问不出内情。”
  慕容云笙点点头,道:“还有那位小莲姑娘呢?”
  雷化方道:“那位姑娘么,也被点中了穴道。”
  慕容云笙接道:“为什么?他对我们有过救命之恩。”
  申子轩道:“为你,她逼着我和你五叔把你交出来,如其不然,他就要杀我和你五叔忿,我们无可奈何,只好先点了她的穴道,但却一点没有难为过她。”
  慕容云笙道:“那小莲姑娘现在何处?”
  申子轩道:“就在这茅舍后面一座小室之中。”
  慕容云笙道:“我去解她穴道,放她出来。”
  申子轩道:“好!除你之外,别人也不能解她穴道。”
  慕容云笙道:“为什么?”
  申子轩道:“如是我和你五叔,去解她穴道,定会引起一番冲突,小丫头手段恶毒,出手就要伤人,只要动上手,必将迫使我和你五叔全力应付,只怕我们之间,必将有一方伤亡。”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贤侄解开她穴道之后,先要给她解释一番,免得她见到我们之后,出手施放暗器。”
  慕容云笙应了一声,道:“小侄给她说明白就是。”
  雷化方道:“我带你去。”
  大步向外行去。
  慕容云笙随在雷化方的身后,行到茅舍后面一座茅棚门外,雷化方指指茅棚,道:“就在那茅棚之内,你自己进去吧!”
  慕容云笙应了一声,举步走了进去,推开木门望去,只见一座木榻之上,仰卧着一位身覆白色被单的人。
  慕容云笙大步行到榻前,伸手揭开白被单。
  凝目望去,果然是一身青衣的小莲。
  慕容云笙伸手拍活了小莲身上白点的几处穴道,小莲挺身坐了起来,眨动了两下眼睛,望望慕容云笙,长长吁一口气,道:“慕容公子。”
  慕容云笙道:“委屈姑娘了。”
  小莲微微一笑,道:“你把申子轩和雷化方杀了?”
  慕容云笙道:“没有。”
  小莲接道:“你等等,我去把他们杀了,咱们再谈。”
  说话之间,一闪身,向外冲去。
  慕容云笙早已有备,右手一伸,抓住了小莲的右腕,道:“小莲,不能囱莽。”
  小莲道:“什么卤莽!他们出其不意点了我的穴道,让我在这小茅棚中睡了几日夜,而且又想加害于你,为什么不杀他们?”慕容云笙长长吁了一口气,道:“不能怪他们,他们不能大意,也不能错一步,他们点我穴道,那是为了要证明我的身份,”小莲道:“现在证明了吗?”
  慕容云笙道:“证明了。”
  小莲道:“那你究竟是不是慕容公子?”
  慕容云笙道:“现在么,是确确实实的慕容公子了。”小莲两道秋波,盯注在慕容云笙的脸上.良久之后,才黯然叹道:“唉!想不到你真的是慕容公子!”
  慕容云笙奇道:“怎么,你希望我不是慕容公子?”
  小莲点点头,道:“嗯,这些日子,找一直盼望着你不是慕容公子。”
  慕容云笙心中更是奇怪,说道:“为什么呢?”
  小莲道:“那慕容长青是大英雄大豪杰,他虽然已经死去,但武林中人,提起他仍然是敬重无比,”慕容云笙道:“那有什么不好?”
  小莲凄凉一笑,道:“你如是慕容公子。定然是很珍惜令尊的威名,我妈妈名誉不好,咱们门不当,户不对,你如何肯要小妖女作你朋友?”
  慕容云笙道:“姑娘对在下有过救命之恩,不论你是何出身,在下都是一样感激。”
  小莲道:“我不要你感激。”
  慕容云笙接道:“救命之恩,如何能够忘去。”
  小莲沉吟了一阵,道:“你一定要感恩吗?”
  摹容云笙道:“在下牢记于心,日后必有一报。”
  小莲道:“我要你现在报答。”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小妖女果然是难缠的很。
  口中却说道:“要我如何报答你?”
  小莲目光转动,四下瞧了一眼,行出室外,捡回两根枯枝,插在地上,道:“瞧到那两根枯枝了吗?”
  慕容云笙道:“瞧到了。”
  小莲道:“对着那枯枝跪下去。”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道:“这是为何?”
  小莲道:“你口中说报答我。心里却在骗我。”
  慕容云笙皱皱眉头,对着枯枝跪了下去,抬头望着小莲,道:“在下已经照办,下一步,该当如何?”
  小莲道:“下面么,你要正意诚心,听我说一句,你跟一句。”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人家叫她小妖女,果然不错,不知她在闹什么玄虚,倒要见识一番。
  只见小莲双手合十,缓缓跪了下去,道:“皇天在上,慕容云笙在下。”
  慕容云笙暗道:原来她要我立下誓言。
  当下接道:“皇天在上,慕容云笙在下。”
  小莲启目一笑,接道:“我诚心抛去门户之见,一片赤诚,娶小莲姑娘为妻,如是口不应心,天诛地灭。”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站起身子,道:“这个不成。”
  小莲脸色一变,黯然道:“我知道你心中看我不起。”
  慕容云笙道:“在下父母大仇未报,如何能够谈到婚姻大事。”
  小莲站起身子,接道:“我妈说的不锗,各大门派中人,决然瞧我不起,路柳墙花,永难进芝兰之室。”
  柳腰一挫,飞跃而出。
  慕容云笙急急说道:“姑娘慢走,听在下解释。”
  但见小莲三起三落,人已走的踪影不见。
  慕容云笙望着小莲的去向,暗暗叹息一声,缓步行回茅舍。
  只见申子轩、雷化方等,都已经收拾了简单的行囊,等待动身。
  申子轩目注慕容云笙落寞神情,道:“那位小莲姑娘呢?”
  慕容云笙道:“走了,含羞带怒而去。”雷化方道:“为什么?”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所作所为之事,我如何能够说出。
  只好摇头叹道:“很难启齿,不说也罢。”
  申子轩道:“那小妖女自幼受其母薰陶,所作所为,都不在常情之内,你可不能和她认真。”
  慕容云笙道:“小侄自会洁身自重,”申子轩道:“那很好。”
  探手从杯中摸出慕容长青留下的剑谱、拳册,道:“这是你爹爹遗物,你好好收着吧!”
  慕容云笙恭恭敬敬接进,藏入怀中。
  雷化方道:“咱们动身吧!”
  慕容云笙道:“还有那位假冒小侄的人呢?”
  雷化方道:“咱们带着他走,慢慢追问。”
  慕容云笙道:“虎王程南山同意了吗?”
  申子轩点点头道:“他已答允。”
  语声甫落,耳际间响起了一阵风声,虎王程南山带着两只巨虎赶到茅舍。
  申子轩道:“程兄,咱们即刻动身如何?”
  程南山行入茅舍之中,摇着头,说道:“咱们等天色入夜再走如何?”
  雷化方道:“为什么?”
  程南山望望两头巨虎,笑道:“大黄、小黑,都是虎中健者,待天色入夜之厄,四位先行骑虎赶路,一夜数百里,纵然被三圣门耳目看到,量他们也追赶不上,如是青天白日骑虎赶路,太过惊世骇俗了。”
  申子轩道:“我们四人骑虎赶路,程兄呢?”
  程南山低声说道:“我想在江州多留几天,随后赶回虎谷。”
  申子轩皱皱眉头,道:“程兄,可是发现了什么?”
  程南山道:“兄弟昔年一位好友,突然在江州出现,兄弟已经易容,他却未发现兄弟,我们数十年未见面了,故旧情深,兄弟想和他叙叙再回虎谷,几位在此时,兄弟恐怕万一有什么不妥,牵连诸位身上,诸位一走,兄弟就可以现身和他相见了。”
  申子轩道:“程兄故交在下本是不该多问,但目下江湖,充满着杀机,咱们不得不小心一些,不知程兄是否可以见告,那人是谁?”
  程南山道:“说起了申兄也许认识,南天一狐柴四郎。”
  雷化方道:“据兄弟所知,南天一狐,已经二十年未在江湖上现过身了。”
  程南山道:“是啊!他不早不晚的到此,才引起我的好奇,也许他也投入了三圣门中。”
  申子轩道:“程兄,此人的声名似乎不太好。”
  程南山道:“唉!柴四郎的为人,并不太坏,只是他生性古怪,什么事都不喜欢对人解说清楚,昔年他常对兄弟说:“一个人不能做错一件事,错了一件,好像就不能再做好事一般。人家把很多和我全无关系的罪恶,都加在我的身上,只因为我做错过一件。”'长长叹了一口气,接道:“他说,世人既然那般轻藐他,做错一件事,和一百件,也无不同,不如索性多背几桩恶名;其实,他的为人,可算在正邪之间。”
  申子轩道:“不论那柴四郎为人如何,但他和程兄是总角之交,决然不会加害程兄,只是目下武林变化太大,程兄也不能太过大意,程兄和我等萍水相逢,冒险相助,我等是感激不尽,在下留此相伴程兄,如有变故,也可助程兄一臂之力。”
  程南山摇头笑道:“那倒不用了,申兄的盛情,兄弟心领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兄弟随带之虎,都记得虎谷去路,而且它们行径之路,都是山野捷径,很快可到虎谷,”雷化方道:“程兄在虎谷之中育虎甚多,是吗?”
  程南山道:“兄弟一生喜虎,穷毕生之力,研究虎性,虎谷中育虎总在五十只以上。这还不算他们的虎友虎子,有时候,虎谷中虎,多达百只。”
  雷化方皱皱眉头,道:“程兄不和我们同行。那群虎如何认得我们?万一它们动起口来,那又如何是好?”
  程南山道:“这个诸位但请放心,兄弟饲养之虎,向以大黄、小黑为首,群虎见得他们,驯服无比,那比我育虎人,还要有用了。”
  申子轩道:“既然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程南山道:“几位候天黑动身,兄弟不送了。我要先去瞧瞧那柴四郎是否搬了客栈,咱们虎谷再见。”
  言罢,转身而去。
  群豪候至天黑,一虎双乘,在夜色掩护下,动身赶路。
  起初之时,四人甚是担心,一虎驮载两人,恐非力所能及,及至奔行一阵,才觉出二虎神力过人,虽然驮载两人,仍是四足生风,疾如闪电流矢。
  大黄领路,小黑随后,一口气奔出了数十里,奔行的速度,不但不减,而且大有愈来愈快之势。
  申子轩和慕容云笙共乘大黄,九如大师和雷化方合骑小黑。
  这些人虽然都是身负绝技的英雄人物,经历过无数凶险新奇事物,但骑虎奔行,却也是第一次。
  不知奔行了多少路程,慕容云笙才想到那冒名而来的蓝衫人,低声说道:“二叔父,那假冒小侄之人呢?还留在江州吗?”
  申子轩微微一笑,道:“咱们如若带他同行,危险太大,被他知晓了咱们存身之处,更是不妥,因为咱们在虎谷停留时日甚久,而且要把全部精神集中习练武功之上,为叔三思之后,决心还是把他留在江州。”
  慕容云笙道:“那江州附近,还有咱们的人吗?”
  申子轩道:“有,而且人数还有很多。”
  慕容云笙道:“那假冒小侄之人,二叔父如何处理?”
  申子轩道:“我要他们把他幽禁在一处隐秘所在,等咱们习练武功回来,他又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幽禁,锐气尽消,那时再问他,他或可全都吐实。”
  慕容云笙心中虽然觉着那人很重要,急于知晓内情,但申子轩别有顾虑,如此处理,也不算错。
  一夜奔行,天亮时分,到了一处山谷之中。
  几人休息一阵,待日薄西山之时,四人再乘虎赶路。
  那大黄、小黑似已通灵,也不让几人照顾,自行觅食之后,卧在几人身侧休息。
  如此过了一日一夜,四人又到了另一山谷。
  这是僻处深山中的一处隐秘的山谷,四面群山环绕,谷中满是山花青草,一道山泉搭成的小溪,由谷中穿过。
  大黄、小黑,进入谷中,停下不动,仰首低啸。
  申子轩跳下虎背,道:“两虎通灵,大约就是虎谷了。”
  慕容云笙、九如大师、雷化方紧随着跳下虎背。
  大黄突然长啸一声,直向谷中奔去。
  大黄行了数丈,重又转回头来,望着四人低啸雨声,掉头走去。
  小黑也随在大黄身后行去。
  申子轩恍然大悟,低声说道:“是了。他要带咱们到宿住之处。”
  当先举步行去。
  果然,四人随在大黄身后,行到了一处峭壁之下,果见几处洞穴,洞口都为藤掩着,如非行得切近,无法看得出来。
  那儿处穴洞,都经虎王程南山精心布设,里面储藏的食用之物。足够几人数月之用。
  时光勿勿,四人在虎谷一住七日仍不见虎王程南山归来。
  但终是言语难通,甚多不便。
  除了慕容云笙尚能安心专注研读父亲遗着,辨认臂上的刺字之外,申子轩、雷化方、九如大师三人都一直在担心虎王程南山,既怕他被擒之后,招出虎谷所在,又怕他威武不屈,杀身遇害。
  但三人又怕分了慕容云笙专注于研读父亲遗着的用心,一直都隐忍未言。
  第七日中午时,慕容云笙也刚好把父藏遗着分类完成,臂上的刺宇,也完全解开,申子轩再也无法忍耐,说道:“孩子,初步你已完成,今后,咱们要分头各习武功了,我和你五叔,所习虽然精奇,但我只五剑,他只三笔,自然可以抽出一些时间,为你护法,不过,咱们不能再留住此了,迁地为良。”
  慕容云笙这几日中,全神贯注研解父亲遗着,不知已过七日,当下说道:“咱们到此好久了?”
  申子轩道:“今日是第七日了,那程南山只和柴四郎叙会一番,立时赶来,算计时间,至迟也该在前天赶回,逾时不归,只怕是有了变故。”
  谈话之间,瞥见两条人影,疾奔而来。
  慕容云笙道:“虎王程南山回来了。”
  那人影距离尚远,还无法看清面目,雷化方望了一眼,接“贤侄看清楚了吗?”
  慕容云笙道:“小侄未看清楚,但来人如不是虎王程南山,群虎必然怒啸而攻,既是不闻虎啸,八成是程南山不会错了。”
  申子轩点点头,道:“大有道理,咱们不能不防,先隐起身子。”
  当先跃入一块大石之后。
  慕容云笙、雷化方、九如大师也分别藏在茅舍左近的大树、山岸之后。
  只见那两条人影,行得且近,当先一人,果然是虎王程南山。
  紧随在虎壬程南山身后一人,身着黑衣,头戴毡帽,年约四旬以上,身材瘦长,背插长剑,一脸精悍之气。
  申子轩一跃而出,道:“程兄回来了。”
  程南山微微一笑,.道:“有劳诸位久候了。”
  回顾了身后的黑衣人,道:“我替两位引见,这位是兄弟总角之交柴四郎,这位是中州一剑申子轩中大快。”
  中子轩一抱拳,道:“久仰柴兄之石,今日有幸一会。”
  柴四郎道:“不敢当,小弟名声一向不好,申大侠不肯见弃,想是因为程兄之故了。”
  雷化方、九如大师、慕容云笙,相继行了出来。
  程南山一一替那柴四郎引见。
  柴四郎对别人一抱拳,道声久仰,就算过去,但对慕容云笙却是看了又看,打量良久,突然拜倒于地。
  这一来,直闹的慕容云笙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呆了一呆,才伸手扶起柴四郎,道:“老前辈这是何意,快快请起。”
  柴四郎轻轻叹息一声,站起身子,道:“外界传闻我为人狡诈,但我柴四郎们心自问,一生只做了两件错事。第一桩事关私情,因此世人骂我是邪恶人物。在下也不愿辩驳;但我真做错的一件事,他们却是毫无所知。”
  慕容云笙只觉内心中情绪激动,忍不住接道:“那事,可是和在下有关吗?”
  柴四郎道:“不错。二十年前夜袭慕容世家的凶手,在下也是其一。”
  此言一出,全场震动,程南山圆睁双目,望着柴四郎,道:“这等大事,开不得玩笑。”
  柴四郎道:“小弟说的是千真万确,句句实言。”
  慕容云笙心有所感,早已推想及此,闻得此言,尚可勉强维持镇静。
  但雷化方却听得怒火暴起,双目尽赤,厉声说道:“你杀了慕容大侠?”
  柴四郎摇摇头,道:“在下不配,我只是那夜施袭的凶手之一。”
  申子轩道:“柴兄既然自称是夜袭慕容世家的凶手之一,想必有内情见告。”
  柴四郎道:“兄弟正要说出夜袭慕容世家的经过。”
  申子轩、雷化方花去了二十年的时间,探听那慕容世家被袭经过,但却始终无法探听到内情,所知一些慕容世家被袭经过,只能凭藉探听到一鳞半爪,加上推演而成。此刻,骤然听到有人要叙说慕容世家被袭经过,心中是又惊又喜。
  只见柴四郎两道炯炯的目光,缓缓由申子轩等人脸上扫过,道:“在下先说明一件事,事隔多年,在下也许有些记不清楚了,最好是诸位能够分别质问,在下提出解说,如是诸位没有问到的,在下如能想到,就自行补充说明。”
  申子轩道:“这样很好。”
  长长吁了一口气道:“那夜袭击慕容府的人手,共有多少?”
  柴四郎沉吟了一阵,道:“总在百人以上,不过,真正的首要人物,不过二十余人,其余的人手,先是被骗,后是被迫。”
  雷化方道:“阁下呢?是被骗呢,还是那二十余个首要人物之一?”
  柴四郎道:“希望诸位能相信我柴某之言,柴四郎既然是自愿说出内情,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在下是被骗之人。”
  慕容云笙道:“什么人骗了你?”
  柴四郎道:“少林寺天通大师。”
  程南山道:“什么,天通大师?”
  柴四郎道:“不错,正是那天通大师。”
  程南山喃喃自语道:“不是我耳朵有毛病,就是你神智错乱,语无伦次。”
  申子轩亦是有些不信,仰起脸来,长长吁了一口气,道:“柴兄,那天通大师不但在少林寺中声位极尊,就是天下武林同道,提到天通大师,也无不敬慕有加,柴兄不可含血喷人。”
  柴四郎道:“我知道不会有人相信,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啊!
  我柴四郎声名太坏,除了始终以仁义待我的程兄之外,正大门户中,都不屑和我结交,但那为非作歹下五门中人物,我柴某又不愿和他们结交,因此,我很孤独,我柴四郎愈来愈坏,恶迹越传越广,也就是因为下五门的宵小,作案之后,故意留下了我柴某之名。”
  申子轩道:“看柴兄的豪气,这话我等相信,但不懂这和天通大师何关?”
  柴四郎道:“说来,这是一件偶然的巧遇,但在下事后推想。
  这却是一件计划精密的预谋。二十年前,在下行径鄂州,忽遇一位僧侣,自称出身少林,问我是不是柴四郎。”
  仰起脸来,长长吁了一口气,道:“我柴某声誉虽坏,但自信还有一点骨气,少林寺的声誉虽重,但在下还是直认不讳,”申子轩道:“那和尚就是天通大师?”
  柴四郎道:“不是,那和尚只是天通大师的随行僧侣,法名禅机。他说我作恶太多,要我随他同往城郊普济寺。听天通大师讲说佛法,并且再三声明,出家人慈悲为怀,决不会加害于我。”
  语声稍住,接道:“在下久闻那天通大师是一位得道高僧,武功、道德,两臻绝境,想到无缘无故的背上恶名。心中常蕴着一股不平之气,也许这位高僧,能以无上佛法,解我心中的迷惑,当下欣然而去。
  “那普济寺僻处鄂州近郊,是一个很小寺院,在下到达寺中时,见那大殿之上,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其中大半和在下相识,都是绿林巨寇,汪洋大盗,下五门中魁首人物。
  “在下到后不久,那天通大师就登台讲法,果然是精辟独到,感人至深,甚多积恶无数的绿林巨盗,都听的潸然泪下。在下亦听得大为感动。想不到证法一半时,却突然顿住。”
  申子轩道:“那天通大师为何不肯继续讲下去呢?”
  柴四郎道:“那天通大师流露无限慈悲,命那惮机大师,献上松子露,人各一杯,他说这松子露乃是他西游昆仑时来得的千年松子,喝一杯可以清心寡欲,助长善根,因此人人无疑,一饮而尽。
  “但在下接过那茶杯时,曾仔细瞧了一眼,只觉那茶中微泛淡红,心中忽然起疑。因在下素不为武林正大门户见容,常在深山大泽中走动,自煮松子茶,食用甚多,浓郁的松子水,向泛碧绿,何以此杯水色泛红,但转念又想西昆仑峰高插云天,也许万年老松的松子水,与众不同,当下喝了一口。但入口之后,我已辨别出,这杯水和松子无关,那是绝非松子茶了。”
  申子轩道:“所以,你没有喝下去。”
  柴四郎道:“不错,在下觉着那杯水有些不对,就不敢食用,心中也同时动了怀疑,想不明白,以那天通大师的身份,为什么要施用诈术,但殿中群豪,大都是把那杯松子水饮了下去,如是在下不肯食用,必将引起他的怀疑,只好悄然把一杯松子水倒入了随身携带的毛巾之中。”
  申子轩道:“那天通大师,功力深厚,明察秋毫,难道就没有瞧到你未饮下那杯松子水吗?”
  柴四郎道:“一则在下行动十分小心,再者那大殿中人数甚多,那杯假的松子水量又不多,竟然被在下偷巧的应付过去。”
  柴四郎接道:“在下因为心有所疑,对场中情景变化,一直十分留心,眼看殿中群豪饮用过那杯松子水后,眉宇间都泛现出倦容,片刻之后竟然都沉沉的睡熟过去,纷纷由木椅上摔落在实地之上,在下意识到情势不对,但转念一想,以那天通大师的武功、身份,如若想为江湖除害,实也用不着这等施下迷药的手段,迷倒群雄,只怕别有作用,当时在下也随着群雄,倒在地上。”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幸好在下随同群雄倒摔下去,如若稍有犹豫,只怕早已死去二十年了。”
  程南山道:“为什么?”
  柴四郎道:“因为,群豪倒地之后,那天通曾要那惮机大师,仔细的检查瓷杯,如是发现未饮用松子茶的人.或是稍有可疑的,立时击毙当场。”
  申子轩道:“可曾有人被杀?”
  柴四郎道:“有,有两个人未把杯中的松子茶饮完。被那惮机大师发掌击毙,另一个大概是功力深厚,迷药力量不够,虽然也曾倒卧地上,但双目仍然睁着,四肢伸动,似是在运气和药力抗拒,也被那机大师发掌击中天灵要穴而死。”
  申子轩点点头,道:“以后呢?”
  柴四郎道:“那天通大师下令把我等送入了寺中一座密室,关了一日两夜,直到第三日天亮之后,那惮机大师才启门而入。”
  申子轩道:“为什么要关一日两夜呢?”
  柴四郎道:“因为那迷药的力量,在一日两夜之后逐渐消失。
  第三日天亮时分,大都分人都清醒过来,”雷化方接道:“在那一日两夜中,天通大师没有派人探视过么?”
  柴四郎道:“惮机大师,每隔上一两个时辰,就进人室中查看一遍,而且,他查看的十分小心,每一个人的仰卧的位置,都查的十分仔细,因此,在下不得不谨慎应付,连睡姿、位置,也不敢移动。直到第三日天亮,他们大都分醒了过来,在下才敢移动位置。不过,在下留心观察之后,发觉那些醒来之人,一个个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申子轩道:“什么改变?”
  柴四郎道:“每个人都变成了满脸茫然之色,似乎是每个人都已经失去了主宰自己的力量。”
  申子轩道:“是了,那杯松子水,除了迷药之外,还有一种伤人心智的药物,使他们忘记过去,迷失了自己。”
  柴四郎接道:“那位惮机大师行入室中之后,先行分给了我们很多食用之物,在下为了不露破绽,不敢先行食用,待他人食用之后,我才跟着食用。这时,在下已想到,那天通大师,可能在进行一种大阴谋,只不过在下并未想到,那阴谋竟然是夜袭慕容世家。”
  程南山突然插口接道:“到慕容世家之前,你一直不知晓这件事吗?”
  柴四郎道:“知道。那位惮机大师给我等吃喝食物以后,就告诉我等施袭慕容世家的事。不过,他把慕容长青说的十分可恶,这些人心智已为药物所伤,记忆丧失,听到那慕容长青为人的诸般恶毒之事,立时都答应下来。”
  申子轩道:“你们几时动身夜袭慕容世家?”
  柴四郎道:“大约半个月后,在这半个月中,那惮机大师带着我等,一直在练习暗器。他说那慕容世家中人,个个精通暗器,对付这等恶毒之人,不用和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了。”
  申子轩道:“看来,他们是早有预谋了,而且计划的十分精密。”
  柴四郎道:“不错,在那半个月中,我们一直被关在那小寺之中,黑夜白天,都在练习暗器。半个月后一个月黑之夜,惮机大师突然带我们离开了那座小寺,行约十余里,到了一家农庄之中。”
  申子轩道:“那农庄是何所在,你还能记得吗?”
  柴四郎道:“记不得了,因为我们根本未在农庄停留。那农庄外面,早已备好健马,人各一匹,我们一到农庄外面,立时纵身上马,飞驰而去。
  “一夜奔驰,天还未亮时,到了一处僻静的江岸旁边,弃马登舟。我们一群人进入了一座密舱之中,惮机大师关上了舱门,那密舱无法看得四面景物,感觉中那巨舟立时启碇而行,”申子轩道:“那巨舟直行江州,是吗?”
  柴四郎道:“不错,我们弃舟登陆时,人已到了江州。”
  申子轩道:“立时就往慕容世家?”
  柴四郎摇摇头,道:“没有。我们下舟之后,天色一片漆黑,大概是三更过后时分,那惮机大师带领我等,行入一座大宅院中。”
  雷化方道:“那天通大师,一直没有现过身吗?”
  柴四郎道:“没有,我等一路行来,一直未见过天通大师,直到进入那宅院之后,仍未见到那天通大师,”申子轩道:“施击慕容世家之夜,天通大师可曾出现过?”
  柴四郎道:“在下看到了三个蒙面人,指挥施袭,其中一人,很像天通大师,但在下一直未视过他真正面目,究竟是否就是天通大师,在下也不敢断言了。”
  申子轩道:“如是柴兄说的不错,此事和天通大师,有着关系,那是不会错了。”
  柴四郎接道:“先说在下到了那宅院之后,立时被引人了一座广大的厢房中,那里早已备好了吃喝应用之物,惮机大师告诉我等,可以放心睡上一个好觉,就带上房门而去。在下进入那宅院之后,已隐隐感觉到这座广大宅院之中,除了我们一批人外,还住有不少人,因此,睡难安枕,心中虽想起来查看,但又怕露出马脚,强自忍了下去。
  “第二天,我们仍然在那宅院中住了一天,晚上三更过后,惮机大师又启门而入,打开了一个玉瓶,倒出二十余粒丹丸,每人给了我们一粒,要我们立刻服下。”
  申子轩道:“那也是种毒药吗?”
  柴四郎道:“当时我并不知道那药丸是何物作成,效用何在,直到袭击慕容世家时,我才了然,那是一种亢阳的药物,使一个胆小畏怯的人,能够变的十分勇猛。”
  申子轩道:“你们服过那药物之后,立刻赶往袭击慕容世家吗?”
  柴四郎道:“不错,服过那药物之后,立时动身,但在下却把那药丸藏了起来,并未服用,因此对经过之倩,记的十分清楚。我们先行潜伏慕容府外三里之处,直到看到了一道冲天火花暗号,才攻入慕容府中。那时,在下才知道,除了我们这一批人外,还有数批人马,在同一号令之下,冲入了慕容府中。”
  申子轩道:“慕容府中,可曾有备?”
  柴四郎点点头道:“有,但那慕容大夥自恃武功高强,并未设下埋伏,高燃红烛,独坐大厅。
  大约是慕容大侠的气度,震慑了施袭之人,我们上百的人手,都在大厅外面停了下来。”
  慕容大侠从容不迫的缓缓站起了身子,行到了大厅门口,两道炯炯的目光,扫掠了我等一眼,说道:“我慕容长青,不知犯了什么江湖大忌,致劳诸位千里跋涉问罪。”
  “那晚率领我等夜袭慕容世家的首脑人物,似是早已有了很充分的准备,必要把慕容大侠置于死地,而后才能甘心……”
  申子轩接道:“柴兄,也不识那首脑人物吗?”
  柴四郎道:“那三人的举动神秘小心,从那夜在慕容世家现身之后,一直用手势,指挥几个随身的亲近人物,由他们代为传达令谕,指挥群豪,始终未发一言……”
  语声微微一顿,道:“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天通大师和惮机大师两人,对此事必然知晓内情,在下躲了二十年,也就是希望把这几句话,告诉诸位。”
  申子轩道:“听得柴兄一番言语,使我等有如在黑夜中遇上了一盏明灯。”
  柴四郎长长吁一口气,道:“唉!在下总算偿了我的心愿,亲口把内情告诉了慕容公子……”
  慕容云笙道:“先父沉冤,如能昭雪,全是老前辈指引之功。”
  柴四郎道:“不敢当,在下东躲西比的躲了二十年,就是等待今日我祈告皇天见怜,能替慕容大侠留下一个复仇之人,上天果然是不绝大侠之后。”
  慕容云笙道:“晚辈才能有限,为先父昭雪沉冤,还要藉重老前辈之力。”
  柴四郎道:“这个柴某是全力以赴,唉!那夜不是慕容大侠相助,柴某人早已骨成灰了…-”程南山奇道:“怎么回事?你们去搏杀那慕容大侠,怎的还劳慕容大侠相救?”
  柴四郎道:“因为在下施展传音术,告诉那慕容大侠时,被他们瞧出了破绽。”
  突闻一阵虎啸之声,传了过来。
  申子轩脸色一变,道:“两位回来虎谷之时,可曾有追踪之人?”
  程南山道:“未曾发觉。”
  语声未落,瞥见人影闪动,三条人影,直冲而来,人未入室,暗器先到。
  只见点点寒芒,夹杂着缕缕白线,分向申子轩等袭了过来。
  雷化方右手一挥,金笔探出,闪起一片金芒,护住身子,左手一伸,抱起了九如大师,直向地上滚去。
  原来那九如大师已成残废,武功全失,决无法闪过这漫天花雨般的暗器。
  雷化方护住了九如大师,但金笔却露出了很多破绽,只觉左臂和肘间一麻,各中了两枚暗器。
  申子轩、程南山,各抄起一把竹椅,拨打飞来暗器。
  慕容云笙和柴四郎,也同时发掌拒敌。
  柴四郎似是有意的护遮慕容云笙,一面发掌击敌,身子却横跨两步,挡在慕容云笙的身前。
  因为慕容云笙停身之地,乃全室正中之位,是以,那三人发出的暗器,重心都指向慕容云笙,但也兼顾到两侧申子轩、雷化方和程南山等,使他们自顾安危,无暇施救。
  这三人来势既快,而且又都是暗器高手,三个人在同一时间发出的暗器,包括子午钉、铁藻黎和梅花针等细小、奇毒暗器,不下数十件之多,分袭几人。
  柴四郎护在慕容云笙身前,成了十余件暗器集中的目标,虽然被他击落了几件暗器,但前胸、小腹,仍然都为暗器射中。
  那三个冲入室中之人,并未出手攻击,发出暗器之后,由居中一人投出一个白色绢包,突然转身而去。
  柴四郎身上数处要害,中了暗器,仍然强行忍受,双手齐出,接住了那白色绢包。猛提一口真气,直向外面冲去。
  口中喝道:“快些伏下。”
  喝声甫落,响起了一声大震,烟硝漫天,尘土飞扬,满室中尽都是浓烟和火药气味。
  慕容云笙不顾那弥漫浓烟,纵身而出,口中叫道:“柴老前辈,柴老前辈!”
  突然觉着脸上一热,一件软软的物件,击在脸上。
  慕容云笙伸手揭下,浓烟中凝目望去,原来是一块带血的肉泥。
  凝目查看,只见烟硝中血肉模糊,三具隐隐可辨的残缺体,横陈地上。
  丈余外,另有着一具体较为完整,想是他动作快迅,距离较远之故,才留下了一具较完整的体,慕容云笙呆呆的望着三具血肉模糊的体。内心激动,不能自己。
  烟雾渐散,景物也逐渐清明。
  申子轩、程南山缓步行了出来,望望那血肉模糊的体。都不禁为之黯然。
  突然间,慕容云笙对左面一具体跪了下去。道:“柴老前辈,你身负百种罪名,却行仁侠之事,世人误会了你的清白,你竟能甘之如饴,这是何等的博大胸怀。何等的英雄气度!晚辈有幸识荆,但却竟是昙花一现,老前辈又舍身相救我等壮烈牺牲,”说至此处,已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程南山大步行了过来,抱拳一揖,道:“柴兄弟,为兄的没看错,交你这个朋友,实乃为兄之荣。适才小兄急不择言,希望兄弟你不要见怪。”
  言罢,又是一揖。
  申子轩道:“人死留名,雁过留声,申子轩有生之年,必将尽我之能,替柴兄洗刷污名,这也并非是只为柴兄救了我等之命,而是我等必须将柴兄的仁义传扬于江湖之上。柴兄去了,但仁侠之气,忍辱负重的事迹,却永远活在我等心中。”
  程南山伸出手去,扶起了慕容云笙道:“公子请起,柴四郎求仁得仁,死得其所。咱们既无能使他复生,急在善后,强敌既然知晓了虎谷所在,咱们不能在此停留了。”
  只听九如大师的声音传了出来,道:“二哥可有解毒药物吗?”
  申子轩急急转了回去,道:“五弟伤的很厉害吗?”
  九如大师缓缓说道:“五弟为了护我,身上中了数枚暗器。”
  慕容云笙听到雷化方受伤,急急奔回室中,低声说道:“五叔伤的很重吗?”
  九如大师接道:“他伤在左臂右肋。”
  申子轩神情肃然地说道:“五弟伤势如何?那暗器上是否淬有剧毒?”
  雷化方道:“那暗器上淬有剧毒,而且毒性奇烈,小弟已觉出无能抗拒,只怕很难再支持过两个时辰了。”
  程南山突然一转身子,悄然向外行去。
  申子轩目光微转,望了程南山背影一眼,竟未出言阻止。
  雷化方高声说道:“程兄哪里去?”
  程南山道:“兄弟出去查看一下,为什么守卫之虎,报讯如此之晚。”
  申子轩目光转到慕容云笙的脸上,道:“贤侄,背起你五叔。”
  雷化方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已无希望,为什么带上一个累赘?”
  申子轩道:“无望也得走,只要有一分生机,咱们就不能放过。”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