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二十一回 情意绵绵


  申子轩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和人有约,必需早些离此。”
  白衣女充满笑容的脸上,突然间笑容敛失,一语不发。
  守在门口的唐玲,突然行了过来,接道:“鬼话连篇,如是你们找不到慕容长青的遗物呢?现在也要走吗?”
  申子轩吃了一惊,心中暗道:要糟,果然被她们瞧到了,今天只怕是一个难了之局。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在下等就算找不到应得之物,也无法停留到日落之后啊!”
  唐玲正待接口,那白衣女突然举起右手一挥,道:“你退下去。”
  唐玲对那白衣女,有着无比的敬畏。闻声欠身而退。
  但闻那白衣女叹息一声,说道:“唐玲生性暴躁,希望诸位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她声音动人,用词又十分柔和,只听得老江湖申子轩茫然不知所措,一时间,竟不知她用心何在,还是慕容云笙接口说道:“姑娘答允我们来此,不知何以又留难我等?”
  白衣女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奇道:“找请你们吃饭,哪里是留难你们?”
  慕容云笙轻轻叹息一声,道:“我们已经用过酒饭了,急于离此,不知姑娘是否应允?”
  白衣女道:“唉!你们好像很怕我,是吗?”
  慕容云笙道:“没有啊!”
  白衣女道:“那你们为什么急着走呢?”
  目光转到申子轩的脸上,接道:“你们太小气了,本来,我不想瞧看你们的东西,现在我非要看看不可了。”
  申子轩道:“看什么?”
  白衣女道:“看看慕容长青的遗物。”
  申子轩呆了一呆,道:“果然是这么回事,姑娘要看,为何不当面说出,却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白衣女道:“你错了。”
  申子轩心中暗道:今日如是免不了一战,那也不用和地客气了。
  当下说道:“在下哪里错了?”
  白衣女道:“我原本是一番好意,留你们在此便餐,而你们不但不领我之情,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我别有所图。”
  申子轩道:“是否别有所图,姑娘此刻可以证明了。”
  白衣女缓缓说道:“我既已被你们误会,那也不用再把你们当宾客看待了!'语声微微一顿,道:“这是你们自作自受,与我无干。”
  申子轩暗道:“这番话似是而非,强词夺理。”
  当下说道:“姑娘不用多作诡辩,意欲何为,还是明说了吧!”
  白衣女娇艳的脸上,突然一变,如罩上一层冰霜,冷冷地望了申子轩一眼,缓缓站起身子而去。进入那屏风之后,消失不见。
  花厅中只剩下申子轩等三人。
  慕容云笙轻轻叹息一声,道br>显然,她心中有着很难抑制的欢愉,慕容云笙一直静静的听着。
  白衣女不闻慕容云笙接口,忍不住说道:“你怎么不说话呢?”
  慕容云笙如梦初醒般啊了一声,信口说道:“姑娘还要留此多久?”
  白衣女道:“我本来早该走了,但我看不得三圣门和女儿帮中人的嚣张之气,所以多留几天教训他们一顿。”
  慕容云笙道:“姑娘长在江湖之上走动吗?”
  白衣大道:“我这是第一次出门,我原想出门玩玩一定很快乐,但我看了几处地方之后,觉着一点也不好玩,所以心怀归念。”
  慕容云笙道:“回哪里去?”
  白衣女道:“回家呀!”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听她口气,果然不似久年在江湖上走动之人,但她又怎的知晓三圣门和女儿帮呢?至于她的人,有如雾中之花,充满一种朦陇的神秘。
  但闻那白衣大道:“你在想什么?”
  慕容云笙道:“我在想……在想姑娘何以知晓三圣门和女儿帮呢?”
  白衣女道:“本来我不知晓,前几天,万事通告诉我,我才知晓此事。”
  慕容云笙道:“万事通又是谁?”
  白衣女道:“万事通是个酸秀才,但他什么都知道,我就叫他万事通。”
  只听那白衣女接道:“和万事通在一起谈话,最好玩了,他学间渊博,无所不知,不论我提什么事,他都知道,可惜他现在不在此地,要不然我就叫他来,你考考他。”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如若真有这样一个人物,倒可藉求教的机会,打听一下三圣门中情形,不论我是否是慕容长青之子,就凭那申子轩毁容佝背的义气,我也该助他们一臂之力。
  心中念转,口中问道:“那万事通哪里去了?”
  白衣女道:“他见我这几日心中不乐,替我觅寻奇花去了。”
  慕容云笙道:“他怎生知晓何处育有奇花呢?”
  白衣女道,"要不然他怎会叫万事通呢?哪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何处做的衣服最好,他都记于胸中,我随便问一声,他如数家珍一般,说出一大堆名字来。”
  她说得那万事通神奇无比,只听得慕容云笙仰慕至极,长长叹了一声,道:“可惜!可惜!这等奇人,在下竟然无缘一会。”
  白衣女笑道:“你不要急嘛,他今夜中不回来,明晨一定回来,你留在这里自然会见到他。”
  慕容云笙喜道:“好极了,在下心中正有着很多不解之事,向他请教。”
  白衣女道:“希望你能把他问住,唉!我间他什么他都知道,真真把我气死了。”
  慕容云笙心中奇道:“有这等人物,在你身侧,高兴还来不及,你气个什么劲呢?”
  忽见那白衣女一皱眉头,道:“慕容云笙!”
  慕容云笙道:“什么事?”
  语声一顿,又道:“在下是否还叫慕容云笙,此刻很难说了。”
  白衣女道:“嗯!所以你连我姓名也不问了?”
  慕容云笙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请教姑娘贵姓?”
  白衣女道:“我姓杨。”
  慕容云笙道:“原来是杨姑娘。”
  白衣女道:“你怎么只问一半呢?”
  “慕容云笙道:“请教闺讳?”
  白衣女道:“杨凤吟,很俗气,是吗?”
  慕容云笙道:“好极了,凤吟龙啸,一鸣惊人。”
  杨凤吟接:“瞧不出啊!你还会替人戴高帽子,”慕容云笙只觉脸上一热,笑道:“在下说的并非虚言,只瞧姑娘那随身花婢的武功,就不难想象姑娘的武功成就。”
  杨凤吟道:“我从能记事起就开始苦习武功,今年十九岁了,从未和人动过手,究竟我有多大本领,自己也不知晓。”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你总不至于不如那两名花婢吧!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不知姑娘习的哪一门武功?”
  杨凤吟笑道:“我学的很博杂,拳掌、兵刃,样样都学。”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任何一个学武的人,都是练的拳掌兵刃,那又何止是你杨姑娘一人呢?
  杨凤吟似是已瞧出了慕容云笙心中之疑,微微一笑道:“是了,你可是问我习练的什么特殊武功,是吗?”
  慕容云笙道:“是啊!一般的拳掌兵刃,凡是习武人,人人都要习练,自是不足以代表了。”
  杨凤吟凝目思索,片刻道:“我学过一种很特殊的掌力,名叫血光掌,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慕容云笙道:“血光掌,没有听人说过。”
  杨凤吟道:“流星剑呢?”
  慕容云笙口中喃喃自语道:“流星剑,流星剑,也未听人说过。”
  杨凤吟道:“血光掌伤人于无声无息之中,似是太恶毒,至于那流星剑很好玩,如是以后有时间,我就教给你。”
  慕容云笙按不下好奇之心,问道:“何谓流星剑呢?”
  杨凤吟道:“你看到过天上的流星吗?”
  慕容云笙道:自然看到过了。”
  杨凤吟道:“那流星剑,就因为像流星而名,空中取飞鸟,水中取游鱼,学会了当真是好玩得很。”
  慕容云笙吃了一惊,忖道:空中取飞乌,水中取游鱼,从没有听人说起过这种剑法啊,看来她又不似说笑。
  只听护花女婢唐玲的声音传了进来,道:“姑娘啊,吃药的时刻到了。”
  杨凤吟道:“拿进来吧!”
  慕容云笙心中一震,暗道:原来她身上有病,每日还要吃药。
  付思之间,只见唐玲手中捧着一个玉盘,洁白莹光,纤尘不染,盘中白玉杯,更是擦的洁净无比。
  紧随在唐玲身后,一个身着绿衣少女,捧着一个玉盆,玉盆覆着白绢。
  唐玲绫缓地把手中玉盘放在木案上,回身取下玉盆上覆盖的白绢。
  幕容云笙抬头看去,只见那盆中满盛清水。
  绿衣女屈下一膝,高举玉盆,道:“姑娘净手。”
  杨凤吟伸出嫩葱般的玉指,在盆中洗过,唐玲随着也净了手,然后,又从怀中摸出一块白色的绢帕,擦去手上水珠,捧起玉杯,递了过去。
  慕容云笙坐在一侧,呆呆的望着,心中暗暗忖道:如此喜爱洁净的人,倒还没有见过。
  但见杨凤吟揭开玉杯上盖子,轻启樱唇,一口喝下杯中药水。
  敢情那杯中的药水,也只有一口之量。
  唐玲接过玉杯,捧起玉盘,转身而去,那绿衣女也紧随唐玲身后退出。
  杨凤吟掏出绢帕,擦拭一下樱唇,笑道:“慕容兄,见笑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你如是天生有此洁癖,那还罢了,如是故意作状,那未免太过娇嫩了。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姑娘言重啦!”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我天性喜爱洁净.食宿不能目睹纤尘。”
  慕容云笙心中忖道:但滔滔人世,劳碌奔波,有谁不身沾尘土呢?
  杨凤吟似是已瞧出慕容云笙心中所思,微微一笑,道:“世间之人谁也不似我这般喜爱洁净,但我又不能遗世独立,所以,每次我出门之时,总是抱上一束奇花,那幽幽花杳,可使我浑忘处境。”
  慕容云笙忖道:“原来她抱上一束鲜花,还有如此作用。”
  突然间,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沾的一片泥土,急急起身说道:“在下告辞了。”
  杨凤吟微微一怔,道:“你生气了?”
  慕容云笙道:“在下为何生气呢?”
  杨凤吟道:“那咱们谈的好好的,你为什么突然要走了呢?”
  慕容云笙望望膝上泥土,道:“在下,在下……”
  杨凤吟突然屈指一弹,一缕暗劲,涌了过去,正击在慕容云笙那沾满泥土的裤腿之上。
  刹那间尘土飞扬。
  只见杨凤吟手中白绢一挥,陡然间劲风卷起,那飞扬尘土,尽为一阵劲风,吹出室外。
  募容云笙心头震骇,呆呆的站在当地,半晌说不出话。
  杨凤吟嫣然一笑,道:“慕容兄,可是伤到你了吗?”
  慕容云笙道:“没有,在下,在下……”
  杨凤吟道:“怎么啦?”
  幕容云笙道:“姑娘弹指、运掌,无不恰到好处。”
  杨凤吟道:“原来如此。”
  突然嗤的一笑,一朵红晕,泛上双颊,眼珠儿溜了幕容云笙一眼,垂下头去。
  幕容云笙只看的大感奇怪,心中暗暗忖道,这姑娘是怎么回事呢?当下说道:“杨姑娘,在下说错了什么话吗?”
  杨凤吟摇摇头,笑道:“你没有错,只是我自己觉得很奇怪。”
  慕容云笙道:“奇怪什么?”
  杨凤吟道:“我一向喜爱洁净,平常之日如若瞧飞扬尘土,定然会奔入室中躲起来,但这次却一些也不害怕,”慕容云笙暗道:原来她心中害怕尘土,但这尘土有什么好怕的呢?
  但闻杨凤吟缓缓说道:“你可是觉得很可笑吗?我这么大的人了,为什么还怕飞扬的尘土?”
  慕容云笙道:“在下觉着姑娘并不是怕,而是天性喜爱洁净,每次看到飞扬尘土,就不自主的想要逃避,久而久之,就自觉着是怕那尘土了。”
  杨凤吟道:“也许你说的对,不过,我心中确然是有些怕。”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那是因为你有一个环境,可以培养你的洁癖,如若你生为农家女,如若你陷入在一个苦难,饥饿的环境中,无水无花,也没有锦床绣被,你又如何生活呢?想到此处,不自主哑然而笑。
  杨凤吟呆了一呆,道:“你笑什么?”
  慕容云笙忖道:笑什么?怎么能说出口呢?但一时却想不出适当的措词回答,一时间呆在那儿,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杨凤吟心中愈感奇怪,说道:“你怎么不说话呢?其实,就算说错了也不要紧啊!”
  慕容云笙一时间,实也想不出应对之言,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在下在想,如是有一天,姑娘被困在一个很荒凉的地方,那里无花无水,只有荒草泥土,姑娘又该如何呢?”
  杨凤吟似未想到他有此一问,沉吟了良久,道:“我不知道,也许我会改去喜爱洁净的习惯,也许我会自绝死去。”
  说完之后,突然颦起了柳眉儿,凝目寻思。
  显然,她正在用心思索这件事情。
  突然间,室门外响起了唐玲时声音,道:“禀报姑娘,万事通回来了。”
  杨凤吟喜道:“快些请他进来,我心中正有着很疑难的事情问他。”
  唐玲道:“他去沐浴更衣了。”
  杨凤吟道:“催他快些来吧!这位慕容兄也有事情问他。”
  唐玲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杨凤吟笑道:“万事通当真聪明,他好像知道了我有事问他,竟然提前赶了回来。”
  慕容云笙看她欢谕之情,形诸于眉目之间,心中暗忖道:她虽然聪慧绝伦,看来还不失天真之态。当下说道:“他在百里之外,怎会知晓你心中所思,不过是凑巧罢了。”
  只听有人接道:自然是知道了,我这万事通之客,岂是让人白叫的么?驯O都从圣堂之中发出。”
  慕容云笙道:“那圣堂之中,既然无人,如何能发号施令呢?”
  万事通道:“你只是瞧不到人而已,在下却不信是真的无人,不过,在那厅堂中有一座构造精巧无比的神像,发号施令,都由那神像代行。”
  慕容云笙道:“有这等事!在下有些不信。”
  万事通怒道:“你不信,那就别问我了!”
  杨凤吟道:“万事通你凶什么?我也不信。”
  万事通轻轻咳了一声,尴尬一笑,道:“姑娘,在下说的是真实之言。”
  杨凤吟道:“人家不相信不行吗?”
  万事通道:“那要看什么人?除了姑娘之外,要是别人不信我的话,重则取他之命,轻则从此不再和他说话了。”
  杨凤吟道:“万事通,你的脾气很坏啊!过去我怎么不知道呢?”
  万事通道:“在下不敢发你姑娘的脾气,脾气不好也得好了。”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这位慕容兄是君子人物,也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对他凶啊!”
  万事通打量了慕容云一眼,笑道:“慕容兄,你上一辈子,定然是世间最好的人。”
  慕容云笙道:“为什么?”
  万事通道:“能叫我家姑娘认你作朋友,那是几世修来的大福气了。”
  慕容云笙回顾了杨凤吟一眼,只见她白衣如雷,双颊淡红,星目樱唇,无处不美到极点,飘逸净洁明艳不可万物,使人瞧一眼,就生出自惭形秽之感,当下垂首说道:“杨姑娘当空皓月,区区萤火之光,说我是她朋友,那是抬举在下。”
  杨凤吟眨动了一下大眼睛,柔声说道:“我说的是真话。”
  慕容云笙不敢再看杨凤吟,转望着万事通,道:“万兄,在下还可以问吗?”
  万事通道:“可以,不过,在下已经说过,如是你问的事,世间无第二个知晓…”“慕容云笙接道:“这个区区知道,一个人不管有多大能耐,也无法尽如世间所有的事。”
  万事通笑道:“你这人很通情理,不过。有第二人知晓的事,在下多半知道。”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三圣门的事,恐怕他难再知晓很多,不用刁难于他,问问他有关慕容长青的事吧,”心中念转,口中说道:“慕容长青的事迹,万兄知晓多少呢?”
  万事通道:“慕容长青之名,天下人鲜有不知,对他的事迹,区区自然知晓很多了。”
  慕容云笙听他的口气,已然略有改变,似是不敢再太过夸口,当下说道:“慕容长青的侠名,自然是人人皆知,在下要问是他一些鲜为人知的隐密私事。”
  万事通皱皱眉头道:“好,你问吧!”
  慕容云笙道:“慕容长青一生中行事为人,是否真如江湖传言那般耿直豪迈,义侠气度?”
  万事通道:“那是不错,他以绝世才华,君临江湖,急人之急,解人之难,仗义行侠的事迹实是如恒河沙数。不过,不论一个人如何的英明、正直,一生难免做上几件错事。”
  慕容云笙道:“像慕容大快那等人物,也会做错事吗?”
  万事通笑道:“正是他名高望重,才气纵横,不错便罢,如是一错,就错的很大了。”
  慕容云笙道:“但慕容大侠做错了什么事,万兄可肯见告吗?”
  万事通道:“那慕容长青一生做错两件事,威望如他者,也无法弥补,你要问哪一件啊?”
  慕容云笙道:“在下两件都问。”
  万事通道:“贪得无厌。”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那慕容长青的一生,和在下关系很大,因此在下对他的事迹,必须知晓的十分清楚。”
  万事通道:“好吧!我告诉你。"语声顿住,仰脸望天,思索了一阵,接道:“那慕容长青第一件错事,是他误了一个女人,结果使那位多情的姑娘含恨而死!”
  慕容云笙心中一动,接道:“这件事,武林中可有传闻?”
  万事通笑道:“没有,如是人人知道,我也不会说了。”
  慕容云笙点点头道:“他做的第二件错事呢?”
  万事通道:“这部一件还未说完,怎能说第二件呢?那位姑娘的伟大,是她被慕容长青误会之后,还忍辱负重的偷生三年,替那慕容长青养下一个儿子,然后,遣人送还他的骨肉,又千里迢迢,跑到梧州,跳入西江而死,而且临死之前,毁去了慕容长青留给她的信物,便慕容长青的英名,未受半沾污。”
  慕容云笙道:“这话当真吗?”
  万事通怒道:“不信我的话,你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只听一声长长叹息道:“好可怜哟!”
  转目望去,只见杨凤吟双目中满含晶莹的泪水。
  万事通道:“姑娘啊!武林之中,比这更为悲惨的事,屈指难数,这又算得什么?”
  杨凤吟道:“你懂什么?一刀杀死,不过是痛苦一时,似那位姑娘,不但要伤心个郎薄幸,而且还要强忍痛苦折磨,为他生下儿子,这情操是何等的博大,痛苦是何等深刻?”
  万事通道:“姑娘说的是。”
  慕容云笙道:“以后呢?”
  万事通道:“以后,那慕容长青查明内情,心知冤枉了那位姑娘,就悄然收了她的体,运到九华山埋葬起来,还替她修了一座庙,每年那位姑娘忌日时,他就赶往庙中,洁身长跪庙前,由晨至暮:跪足六个时辰。”
  慕容云笙道:“万兄,可知那位慕容公子现在问处吗?”
  万事通伸手抓抓头皮,道:“这个么?我知道是知道,只不过不能说出来。”
  杨凤吟道:“为什么?”
  万事通道:“因为我立过重誓,不能说出那慕容公子的下落。”
  杨凤吟道:“好啊!你这人很胆大,竟敢背叛我,我爹爹要你跟着照顾我,原来你这样不忠实。”
  万事通吓得满头大汗道:“好姑娘,别误会……
  杨凤吟道:“你自己说的话,难道是假的吗?”
  万事通道:“事情是真的,不过……”
  杨凤吟接道:“你走开去,我不要再瞧到你了。”
  口若悬河的万事通,大急之下,竟然也有些词不达意,道:“姑娘你听我说啊!”
  杨凤吟举手掩住耳朵道:“我不要听。”
  慕容云笙道:“姑娘,这位万老前辈定然有很好的理由,姑娘应当听完才是。”
  杨凤吟眼看慕容云笙口齿启动,放开掩耳双手,道:“你说什么?”
  慕容云笙道:“我说姑娘应该听这位万老前辈说明内情,再发脾气不迟。”
  杨凤吟嫣然一笑,目光转到万事通的脸上,道:“好吧,你说说看,为什么对人立誓。”
  万事通道:“这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姑娘还未出生呢。”
  杨凤吟笑道:“原来如此,你怎么不早说清楚呢?”
  万事通拭拭头上汗水,道:“在下语未说完,姑娘一生气,就把我的话给吓回去了。”
  杨凤吟道:“那怎么能够怪我呢?你应该先说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自然会听下去了。”
  慕容云笙轻轻叹息一声,道:“万老前辈!”
  万事通道:“可是要在下违背誓言?”
  慕容云笙道:“这个,在下不敢。”
  万事通道:“那是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这也许是一桩不当问的事,老前辈能讲就讲,不能讲,晚辈也不敢勉强。”
  万事通道:“好吧,你问吧!”
  慕容云笙道:“慕容长青有几个子女?”
  万事通道:“在下所知,只有那一个,可是……”
  慕容云笙道:“可是什么?”
  万事通道:“这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在下已二十年未在江湖走动,内情有些什么变化,就非在下能知了。”
  慕容云笙道:“多谢指教。”
  万事通道:“不敢当。”
  慕容云笙道:“那慕容长青做的第二桩大错事。又是什么呢?”
  万事通道:“误杀了两个人。”
  慕容云笙在心中暗道:“整日在江湖之上闯汤.剑下度生,误杀了两个人,虽是不该,但那也不算是难以弥补的大恨之事啊。”
  但闻万事通接道:“在江湖上行走之人,不论是如何谨慎的人,也难免要误伤人,但因慕容长青的名气太大,伤的人又身份不同,所以造成他终身大憾之事。”
  慕容云笙道:“伤的什么人?”
  万事通道:“一个羽扇书生诸葛明,一个莲花仙子于小凤。”
  慕容云笙道:“这两个人很有名么?”
  万事通点点头,道:“那羽扇书生,才气纵横,被誉为武林才子,而那诸葛明也确有过人之能,不论何等疑难之症,无不着手回春,而且武功又深不可测,不论何等精密的剑法,只要在他眼前演练一遍,他必能指出其中的破绽。而且每一句批判之言,无不中的,听得演练之人,五体投地.如若他能够说出两句改进之言,更使人获益匪浅。”
  慕容云笙道:“有这等能耐吗?”
  万事通道:“不错,这件事可说是江湖上人人皆知,”语声一顿,道:“不过,他行走江湖的时日过短.不足三年,就死在那慕容长青的手中,所以,除非四十岁以上人物,很少知他之名。”
  长长叹一口气,又道:“慕容长青光辉江湖三十年,那羽扇书生诸葛明,纵然留下一点,也为慕容长青掩遮了。”
  慕容云笙道:“慕容长青杀死诸葛明的事,江湖上可有人知吗?”
  万事通道:“很少,很少。”
  慕容云笙道:“那莲花仙子于小凤,又是怎么一个人物呢?”
  万事通一拍大腿,道:“喝!绝色女子,一代妖姬!”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