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一回 卧虎藏龙


  程南山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相信,如若那些人不是神秘过人,兄弟自信也该找到一些眉目了。”
  申子轩道:“不过,此刻在下等已经不用再设法去找他们了。”
  程南山道:“为什么?”
  申子轩目光转注到雷化方的脸上,道:“区区这位五弟的行踪,虽然常在他们监视之下,但在下自信还未被他们发觉。但此刻行踪,身份也已暴露,而且数番和他们接触动手,想来他们已不能再容我等了。”
  程南山道:“此刻为止,诸位和他们接触人物中,最高的是何身份?”
  申子轩道:“青衫剑手的领队,八臂哪吒李宗琪。”
  程南山道:“一个剑手的领队,算不得很高的身份。”
  雷化方道:“但他武功,足可列名当代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了。”
  程南山道:“当代武林高手,兄弟自信识得不少,但却无法想出这些人是何等人物。”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不过,当今武林中,可能有一人知晓内情。”
  申子轩道:“什么人?”
  程南山道:“衡山梅花谷,莳梅叟杨统,又号半尚老人。兄弟养伤衡山之时,无意中闯入他梅花谷中,犯他禁地,被他生擒,本要废我武功,但因听到兄弟善于驯虎,立时改颜相向,要我替他驯服两只猛虎,以作巡山之用,并以自制的梅花露待客,我在那梅花谷中,住了两月之久,和他逐渐混熟,才知晓那位杨老人,虽具怪僻,却是位胸罗万有,博古通今的老人,就有自比古人姜尚之意。”
  申子轩道:“那杨统武功高强,胸博古今,但也未必就知晓慕容大侠被害内情!”
  程南山沉吟了一阵,道:“他不知晓,但他对百年来江湖上的杰出高手,出身来历,了若指掌,也许可指咱们一条明路。”
  申子轩道:“这几次和他们动手相搏,在下幸得高人暗中相助,使他们连受挫折,此刻纵然想离开江州,只怕也要大费一番周折了。”
  程南山道:“兄弟倒希望和他们接触,瞧瞧他们都是些何等人物。”
  雷化方突然接口,说道:“此刻时光不早,f容贤侄和那人之约,也该准备动身了。”
  程南山目光一掠慕容云笙和曹大同道:“这两位是……
  申子轩指着曹大同道:“这位乃西北道上大有名望的人物,破山掌曹大同。”
  程南山抱拳道:“久仰!久仰!”
  曹大同还了一礼,道:“不敢,不敢,兄弟有些浑气,言语不当之处,还望诸位多多原有。”
  程南山心中暗道:他自称有些浑气,那就不见得是很浑之人了。
  心中念转,目光却转到慕容云笙的脸上,道:“这位是….,。”申子轩道:“这个幕容云笙乃是募容大侠遗裔。”
  程南山突然一屈右膝,向地上跪去,慕容云笙急急伸出双手,扶住了程南山道:“老前辈!这是何意?”
  程南山道:“在下身受慕容大侠之恩.其重如山,其深如海.耿耿于怀,一直没有机会报答,今日得见慕容公子,理当一拜才是。”
  慕容云笙道:“老前辈言重了,先父惨遭谋害,晚辈满身血债,日后仗凭正多,还望不吝教益,怎敢当老前辈的大礼。”
  程南山叹息一声,道:“还算皇天有眼.使公子未遭毒手。”
  语声微微一顿,道:“公子今宵和人有约吗?”
  慕容云笙道:“不错。”
  程南山道:“那地方很远?”
  慕容云笙茫然应道:“这个晚辈还不知道,”申子轩道:“距此总在十里以上。”
  程南山道:“在下用大黄送公子赴约如何?”
  慕容云笙道:“那不太麻烦老前辈吗?”
  程南山:“理当效劳,"突然撮唇一声长啸,申子轩一皱眉头,暗道:这声长啸。,",怕要招来敌人耳目。
  付思之间,突闻一阵腥风,仆入鼻中,一只健壮的巨虎,出现在茅舍门外,夜色中,只见那巨虎昂首,竖尾,威猛惊人,曹大同失声叫道:“好大的老虎!”
  其实,申子轩、雷化方、慕容云笙等看到那巨大的老虎,无不心中吃惊,以几人武功,虽然都不畏区区一只老虎,但此虎硕大少见,神态确然有些惊人。
  程南山望了那巨虎一眼缓缓说:“此虎乃泰山群虎中的虎王,奔行如飞,有日行千里的脚程,我想纵然是当代第一位轻功高手,也难和这巨虎相比,兄弟一人势单力孤,只有召来两只猛虎作我助手了。”
  雷化方心中暗道:他有虎王之誉,果是名不虚传,以虎作为助手,在江湖之上行走,古往今来,恐也算得第一人了。
  申子轩望了那巨虎一眼道:“此虎如此威猛,确有领袖群虎的神态;不过,虎乃盘踞深山的猛兽,程兄带他们在平地走动,难道他们不会误食人畜吗?”
  程南山道:“两只巨虎,都己被兄弟训练得将至通灵之境,如若没有兄弟的号令,不论他们如何的饥饿,也不会擅伤人畜。”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何况,二虎都已被兄弟训练到可进素食之境。”
  申子轩赞道:“古往今来,程兄可算第一驯虎高人。”
  程南山举手对慕容云笙一招,道:“世兄请过来。”
  慕容云笙缓步行了过去,道:“老前辈有何指教。”
  程南山道:“世有千里马,伯乐识之;弟不识马,但却善驯虎,此虎追随我程某,已有数年之久,从此刻起,在下把大黄送给慕容世兄,…¨”慕容云笙急急摇头,道:“不成,老前辈的好意,在下心领,一则君子不夺人所好,二则在下不解驯虎之法,有此巨虎朝夕相伴,那当真寝不安枕,食不下咽了。”
  程南山道:“不要紧,在下告诉世兄几个动作,对大黄就可以指挥如意。”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我如再推拒,他定然认为我当真怕这只老虎了。
  心念一转,说道:“晚辈却之不恭,但我只能答应今晚由大黄送我一程,决不能算我所有。”
  程南山也不坚持,传授了慕容云笙简单的驭虎之法。
  申子轩看看天色,道:“时光已经不早,贤侄也该动身了。”
  慕容云笙道:“小侄不知去路。”
  申子轩道:“我送你去。”
  慕容云笙回顾了程南山一看,抱拳说道:“老前辈的善意,在下是感激不尽,但我们叔侄同行,只怕要有负老前辈的雅意了。”
  程南山微微一笑道:“不要紧,大黄健壮,你叔侄两人骑它,一样奔行。”
  申子轩道:“风虎云龙,岂是人骑之物,何况要骑两人,惹它发了虎威,岂不是,…¨”程南山道:“两位但请放心,大黄一直为在下坐骑,两位如有毫发之伤,在下当自刎谢罪。”
  慕容云笙心中忖道:这老几脾气如此急躁,看来非得骑上虎背不可了。当下说道:“既是如此,晚辈恭敬不如从命了。”
  回头对申子轩抱拳一揖,道:“二叔父请。”
  申子轩虽然武功卓绝,但从未有骑虎的经验,眼看着一只硕大老虎,硬要骑它背上,心中有些忐忑不定,暗中运气戒备,跨上虎身。
  程南山目注慕容云笙道:“世兄请啊!”
  慕容云笙一提气,跃上虎背。
  程南山道:“两位坐好了。"突然举手一挥。
  但闻大黄低吼一声,腾跃而起,去如疾风,眨眼不见。
  雷化方看得呆在当地,道:“兄弟一生之中,还是第一次见人骑虎,今宵算大大开了一次眼界。”
  程南山道:“驯虎之事,并非太难,只要知晓个中窍诀,人人都会…..,”语声一件,接道:“两位请在茅舍稍候,兄弟去取风干的野味下酒。”
  说去就去,转身一跃,行踪顿杳。
  片刻之后,果然拿着一只风干的野兔,两只山鸡,左肘挟着一罐酒,右时中央着一困干枯的树枝,大步行入茅舍,说道:“兄弟在衡山养伤,一住十几年,学会了风制野味,咱们燃起木枝,一面烤食,一面饮酒,但不知两位是否有此兴致。”
  曹大同望着那野兔山鸡,早已直流口涎,说道:“你这野味放在何处?”
  程南山道:“吊在一株大树之上。”
  雷化方轻轻咳了一声道:“程兄,咱们在茅舍内引火烤肉,固是雅兴宜人,但只怕要招来强敌暗算..,..,”程南山道:“雷兄放心,只要有人接近这茅舍百丈之内,咱们就可先得消息,暗算之举,他们决难如愿,至于招来强敌,倒正是合兄弟之意,程某正想会会那些谋害慕容大侠的凶手。”
  雷化方看那程南山豪兴横飞,倒也不便再出言阻止,只好默不作声。
  程南山燃起枯枝,打开酒坛,一边烤食山鸡野兔,一面饮酒;雷化方虽打精神奉陪,但心中一直是仲仲难安。
  且说申子轩和慕容云笙一虎双跨,直奔仙女庙而去,大黄奔行迅速,两人感觉之中有如腾云驾雾一般,不大工夫,已到仙女庙。
  申子轩跃下虎背,道:“到了,可要为叔的和你同去吗?”
  慕容云笙道:“那人约我之时,并未谈说清楚。”
  申子轩道:“我跟你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只是这头巨虎,如何处理?”
  慕容云笙道:“小侄试试看。"双手互搓三下,.突然一挥右手。
  巨虎大黄突纵身而起,转头奔去。
  慕容云笙低声道:“这大黄果然已至通灵之境了。”
  中子轩道:“虎王程南山驯虎之能,果是天下第一,就是武功方面,也算得当今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谈话之时,两人已然行近到仙女庙外,抬头看去,只见那虚掩黑漆大门之上,贴着一张便笺。
  申子轩顺手扯下,凝目望去,星光隐隐可辨。只见上面写¨应约只有一人,何以两人同来?
  字很潦草,而且似用黛笔所书。
  申子轩随手把便笺收入胸中,低声说道:“孩子,你一人进去吧。”
  慕容云笙道:“那白笺上写的什么?”
  申子轩道:“他约你一人见面,为叔不便相强,我在庙外等你,万一有变,你可长啸为号,为叔自会赶来接应,千万不可太过逞强。”
  慕容云笙应了一声,缓步向店中行去。
  申子轩直待慕容云笙进入了店内,才转过身子,急奔而去。
  慕容云笙缓步行人了店内,行过了一段碎石成的小径,已到了大殿前面。
  这是一座没落的荒庙,规模不大,除了一座大殿之外,只有东西两座厢房。
  慕容云笙停在大殿外面,凝神倾听了片刻,不闻一点声息,心中暗道:不知他在何处等我,先到大殿中看看吧。
  正待举步行入大殿,突见火光一闪,西厢中燃起了一盏灯火。
  慕容云笙暗中提聚真气,缓步向西厢行去。
  只见两扇房门,紧紧关着,举手一推,房门应手而开,敢情那木门竟是虚掩着。
  道凝目望去,只见一张木桌,放在厢房正中,一支红色的火烛,放在木桌一角。
  听涛楼上见过那矮瘦老人,端坐在主位之上,双目盯注慕容云笙,但却不发一言。
  慕容云笙又向前行了两步,抱拳一礼,道:“见过老前辈。”
  矮瘦老人一伸手,道:“请坐。”
  慕容云笙应声在那矮瘦老人对面坐下。
  那矮瘦老人待慕容云笙坐好,立时接口说道:“申子轩哪里去了?”
  慕容云笙听得微微一怔,暗道:好啊,我们似一直在他监视之下。
  心中念转,口中说:“申前辈没有进来。”
  矮瘦老人道:“哼!你心中害怕,为什么还来赴约?”
  慕容云笙道:“在下如若害怕,自然是不会来了。”
  矮瘦老人冷冷说道:“你既然心中不怕,为什么要那申子轩陪你同来?”
  慕容云笙心中大感不悦,暗道:这人气势凌人,实是叫人难以忍受。但他仍然勉强按下心中之火,说道:“在下路径不热,故请那申老前辈带路而来。”
  矮瘦老人人道:“原来如此。"脸色缓和,微微一笑。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人喜怒无常,很难相处,一个应对不好,只怕要变友成敌,不用和他攀交了。
  心中念转,欠身一礼,道:“老前辈召在下来此,不知有何指教?”
  那矮瘦老人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你不是问我,要如何才能相见,是吗?”
  慕容云笙略一沉吟,道:“在下只想拜谢相助之情。”
  矮瘦老人嗯了一声,道:“那就不用了。”
  慕容云笙再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坐在那里,默默不语。
  那矮瘦老人似是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才对,两人相对而坐,四目相注,半晌无声。
  这是个十分槛尬的局面,两人对坐了足足有一盏茶工夫之久,仍未交谈一言。
  仍是那矮瘦老人先行开口,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慕容云笙奇道:“不知道,老前辈怎么称呼?”
  那矮瘦老人淡淡一笑,道:“你想不想见识一下我真正面目?”
  慕容云笙道:“老前辈-..,那矮瘦老人接道:“我好像告诉过你,不要称我老前辈……
  慕容云笙道:“那要在下如何称呼?”
  矮瘦老人嗤的一笑,道:“你叫我老前辈,将来定然要大大懊悔。”
  慕容云笙愈听愈奇道:“阁下语含玄机,实叫在下听不明白。”
  矮瘦老人道:“好!现在我让你明白"°伸手在脸上一抹,撂下了人皮面具。
  慕容云笙凝目望去,只见一张宜真宜喜的粉脸,两条弯弯长长的秀眉,配着樱唇,瑶鼻,不禁为之一呆。
  只见她展颜一笑,露出来一对深深的酒窝,道:“你现在还叫我老前辈吗?”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无怪她举动言谈之间。常带有脂粉味,原来是女扮男装。
  只见她举手在头上一推,脱下了黄色的毡帽,打开头发,披在肩上,原来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慕容云笙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扮作男装,戴上面具,在下自是无法辨认了。”
  那少女微微一笑,道:“那是说我装扮的很像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如若你扮的实在很像,我也觉不出你有脂粉气了。口中却说道:“姑娘扮的很像。”
  那少女脸色一整,说道:“你是不是很信任我?”
  慕容云笙道:“萍水相逢,承蒙仗义相助,在下很感激…”.那少女接道:“我自愿帮助你,不用你感激了,我只间你此刻是不是很信任我?”
  慕容云笙沉吟了一阵,道:“姑娘有何吩咐,只管请说,只要所知,在下无不奉告。”
  那少女道:“好,你如果信任我,就答复我几件事,其实,对你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很多。”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是慕容长青的儿子?”
  慕容云笙神色肃穆地说道:“不错,先父正是慕容长青。”
  那少女点点头道:“你很想替父报仇,是吗?”
  慕容云笙道:“父仇不共戴天。在下身为人子,岂可不为父母报仇。”
  那少女缓缓说道:“我要劝你的就是这件事情,算上申子轩、雷化方,他们也帮不上你的忙,此刻,你们实已处在危机四伏的境遇之中,如是我的推想不错,你们如不离开江州,只怕很难活过三日”慕容云笙一皱眉头道:“姑娘之意是劝在下离开江州了?”
  那少女缓缓说道:“我只是告诉你,你们处境十分凶险,此刻,至少有四十位以上武林高手,在搜寻你们的行踪。”
  慕容云笙略一沉吟道:“在下有几句不当之言,想问问姑娘。”
  长发少女举手理一下鬃边散发,缓缓说道:“你要问什么?”
  慕容云笙道:“姑娘对在下的身世来历,似是很清楚。”
  长发少女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
  慕容云笙道:“姑娘对我等十分了然之外,似是也知晓对方很多隐密。”
  长发少女道:“是又怎样?”
  慕容云笙道:“姑娘能够了然敌、我内情,足见高明……
  长发少女道:“所以你对我也动了怀疑,是吗?”
  慕容云笙道:“怀疑倒是不敢,只是想了解姑娘身份,不知肯否见告?”
  长发少女沉思了良久,道:“我和你非敌非友,也不能在江州多停,告诉你,又有何用?”
  他原想能从她口中听到一些有关强敌的消息,未料到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不禁黯然一叹。
  那长发少女一直在留心着慕容云笙的举动,听到他叹息之声,不禁嗤的一笑,道:“你叹什么气?”
  慕容云笙道:“在下很感激姑娘相助,但却想不到只这么匆匆一晤,”长发少女微微一笑,接道:“怎么?你好像很希望和我论交。”
  慕容云笙正待答话,长发少女却神色黯然地抢先接道:“唉!
  你如了解到我的身份来历,只怕就不理我了。”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道:“姑娘说笑了。”
  长发少女道:“谁给你说笑了,我说的是千真万确。”
  慕容云笙看她说的认真,又是一呆,道:“除非你是我杀父仇人的女儿,除此之外,不论你是何身份,在下都一样愿和姑娘论交。”
  长发少女摇摇头,道:“我倒不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但如说到我身世来历,只怕比你杀父仇人的女儿更为可怕,她不过为你和有限几人所恨,我却是武林中人人指骂的人。”
  慕容云笙一皱眉头,道:“当真吗?”
  长发少女道:“哼!你怕了,是吗?”
  慕容云笙挥手道:“我不怕,但却希望姑娘能够告诉在下内情。”
  长发少女道:“你听过小妖女吗?谁又肯和一个被人指骂的小妖女做朋友呢?”
  言来神态黯然,双目中热泪盈眶。
  慕容云笙道:“小妖女,在下未曾听人说过啊!”
  长发少女道:“"你现在听说了,应该如何?”
  慕容云笙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看姑娘容色艳丽,举止端庄,毫无妖女之气。”
  长发少女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热泪夺眶而出,道:“你真不嫌弃我的坏名声吗?”
  慕容云笙道:“在下确无此感。”
  长发少女展颜一笑,举手拭去脸上泪痕,道:“你不怕人家讥笑你,说你和小妖女交了朋友?”
  慕容云笙道:“我不怕。”
  长发少女神色凝重,思索了良久,道:“你那两位叔父,申子轩和雷化方呢?他们如若不赞成咱们交往,那你要怎么办?”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尽谈和我论交之事,实叫人难作答复。
  长发少女缓缓站起身子,道:“我娘说的不错,这世界除她之外,再不会有人和我交往了。”
  慕容云笙凝目望去,只见她神色幽怨,满脸幽苦,缓步向外行去,心中大为不安,急急说道:“姑娘止步。”
  长发少女回过头来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女扮男装之时,神威奋发,是何等英雄气势,现露出真正面目之后,怎的会这般多愁善感,柔若绵羊,简直是两个人。
  心中念转,口中却应道:“姑娘要到何处去?”
  长发少女道:“回我娘的身边去。”
  慕容云笙道:“令堂现在何处?”
  长发少女道:“她在金陵等我。”
  语声微微一顿,道:“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朋友,也是我最后一个朋友,我娘说的不错,茫茫人世,只有我们母女相依为命,除了我娘之外,世间再也无人愿意和小妖女交游来往。”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她易着男装时,言行正常,此刻,怎的竟这般言行偏激,似乎她自觉着已被世人遗弃,而且这些事,又都是她亲生之母,教导于她。”
  心中感慨万端,长长叹一口气,道:“看姑娘的武功成就,在下难及万一,令堂必然是一位武功绝世的高人,不知她怎么称呼?”
  长发少女凄凉一笑,道:“小妖女的母亲,自然是老妖女了。”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道:“姑娘既是不属见告令堂姓名,可否见告令尊姓名呢?”
  长发少女脸色大变,沉吟了一阵,突然惨然一笑,道:“好,我都告诉你,我没有父亲。”
  慕容云笙道:“姑娘不愿见告,在下自然不便勉强。”
  长发少女正容说道:“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话。武林中人,称我母女两人为妖女,避之惟恐不及。情非得已,也不过是应付我母女两句话,转身就走,生恐沾染上了妖气。”
  慕容云笙看她说的声色俱凝,不似谎言,当下接道:“那倒未必,在下就无此感。”
  长发少女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道:“怎么?你不怕和我交往?”
  慕容云笙点点头,道:“不怕。”
  长发少女举起右手,按在顶门上缓缓说道:“难道我娘骗我的吗?”
  慕容云笙心中一动,忖道:“疏不间亲,我怎能离间她们母女之情。"当下说道:“那也不会,也许令堂是有感而发,也许她用心在警惕于你,要你慎防坏人。”
  长发少女缓缓走了回来,道:“你当真不怕和我交往吗?”
  慕容云笙道:“在下一向不说谎言,不论世人对你的看法如何,在下决不计较。”
  长发少女展颜一笑,缓缓坐了下来,道:“这么看来,我娘说的都必未是实话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位姑娘自小受她母亲的奇怪教育,自卑之感,特别深切,一切的举动,大异常人,自是不能以对待常人之法,对待她了。
  心念一转,缓缓说道:“难道姑娘除了母亲之外,就未再和他人接触过吗?”
  长发少女摇头说道:“没有,我母亲告诉我说,世上所有的人,知道我身份之后,都不会和我来往,所以我就处处小心,不敢和生人交往。”
  她举手理一下头上散发,接道:“不过,我渐渐长大了,对母亲说的话,发生了怀疑。”
  慕容云笙接道:“所以,你就离开了母亲,独自在江湖之上闯汤。”
  长发少女道:“不错,所以我一个人跑出来,闯汤几日试试看是否真如我母亲所说,世上之人都视我们母女有如蛇蝎。”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道:“令堂只是凭藉自己臆测而已,姑娘不可当真。”
  长发少女笑容泛上双颊,两个酒窝,更见深陷,衬托得她脸上线条,清朗明显。
  慕容云笙凝目望去,只见她娇稚的脸上泛现出一股无比的妖媚,充满着诱惑,不禁为之一呆。
  小妖女轻轻一鲤柳眉儿,道:“你瞪着眼看我,可是觉着我很好看吗?”
  慕容云笙只觉脸上一热,缓缓说道:“姑娘确是生的美艳动人。”
  小妖女格格一笑,道:“真的吗?”
  慕容云笙只见她脸上泛现的妖媚,笑起来更是浓重,心中暗暗忖道:“这丫头说的话,果然不错,当真是妖媚横生,动人心魄,看来,她自称小妖女,并非是有意的自污了,”心中念转,缓缓说道:“姑娘如若端庄一些,更像名门淑女,”小妖女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道:“我哪里不端庄了?”
  慕容云笙一时之间,倒是无法说她哪里不对,半晌答不出话。
  小妖女突然收敛去脸上笑意,道:“唉!我长了十八岁,从没有和人交过朋友,我娘说世上所有的人,都歧视我们母女,绝不会和我交往,你是除了我娘之外,第一个和我交往的人,唉!
  我如有什么不对之处,还望多指教。”
  募容云笙心中暗道:茫茫众生,大千世界,少年男女,何至千万,你怎偏偏要和我交往呢?这期间只怕是别有内情。
  心中念转,暗自提高了警觉之心,说道:“姑娘折节下交,在下是极感荣宠,但姑娘没名没姓,要在下如何称呼呢?”
  小妖女凝目沉思了一阵,道:“娘叫我小莲,你以后叫我小莲就是。”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小莲姑娘,在下有一事不解,不知可否请教?”
  小莲举手埋了一秀发,道:“自然可以问了。”
  慕容云笙道:“听姑娘口气,似是一直追随母亲身侧,很少在江湖之上走动,不知何以对武林中事,哪般了然,在下的身世,和两位叔父的姓名,姑娘都能了如指掌?”
  小莲微微一笑,道:“我如不告诉你,只怕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但我说给你听了,那就平淡无奇啦。”
  慕容云笙道:“在下正要领教。”
  小莲道:“我偷听人家说的啊,你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转告给他……”
  慕容云笙接道:“谁?”
  小莲道:“一个跋了腿的老头子。”
  慕容云笙道:“那人现在何处?
  小莲道:“江州城隍庙中,不过,你不能去找他。”
  慕容云笙道:“为什么?”,小莲道:“他住在一间厢房中,烧着毒香,别人闻到那毒香味道,就要晕倒,哪里还能凝听他们说话。”
  慕容云笙道:“姑娘为何不怕?”小莲道:“我有解他毒香之药,自然不怕了。”
  慕容云笙道:“姑娘偷听了几次。”
  小莲道:“记不清。但我每去听一次,都听到很多事情,那日你们在听涛楼的事,也是我听到之后赶去。”
  慕容云笙道:“那里防范很疏忽吗?”
  小莲道:“他们自恃毒香厉害,别人无法接近,防范自然不严了。”
  慕容云笙道:“姑娘听到很多事?”
  小莲道:“听到很多事,申子轩、雷化方和你慕容云笙的名字都是从那里听到的。”
  慕容云笙道:“原来如此。”
  小莲道:“我娘说的不错,世事本是平淡无奇,但如不知内情,妄作猜测,那就显得十分神秘;如若揭穿了,都有着不过如此的感觉。”
  慕容云笙道:“姑娘说得不错。”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在下有一事相求姑娘,不知姑娘肯否答允。”
  小莲道:“什么事,但请吩咐,只要我力所能及,无不全力以赴。”
  慕容云笙道:“在下想间姑娘讨取一点解那毒香的药物。”
  小莲道:“怎么?你要到那城隍庙去吗?”
  慕容云笙道:“正是,姑娘不能在江州久留,在下也不便请姑娘同往。”
  小莲微微一笑,道:“现在么?我决心不去金陵了….慕容云笙接道:“令堂在金陵等候于你,姑娘岂可不去。”
  小莲道:“我娘说我如交不到朋友,再去金陵找她,如是能够交到朋友,自是不用找她了。”
  慕容云笙道:“令堂放得下心吗?”
  小莲道:“我娘把我留在终南山绝顶之上,冰天雪地之中,一年零三天,没有去看过我,那时我才九岁,她就放得下心,我不去找她,打什么紧。”
  慕容云笙心中暗自奇道:“她们母女之间,慈爱亲情当真是奇怪的很;身为人母,把一个九岁女童放在冰天雪地的山顶,一年不去看她,难道就不怕猛兽伤了她吗?”
  心念转动,口中问道:“在冰天雪地中,姑娘如何去寻找食用之物?”
  小莲通:“我娘在山洞中,替我留了很多食用之物,风干的瘦肉,和足够我一年食用的米面,才下山而去;她告诉我多则三月,少则一月就回来,可是,她一去就是一年。”
  慕容云笙道:“姑娘在山上守了一年。”
  小莲道:“是啊!她临去之际,传了我很多武功,我在山上无聊,就习武为乐。”
  慕容云笙道"姑娘小小年纪,就练成了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也许那一年奠基之动,十分重要。”
  小莲突然捡起桌上的人皮面具,套在脸上,挽起长发,戴上毡帽道:“咱们走吧!”
  慕容云笙道:“哪里去?”
  小莲道:“去城煌庙啊,我昨夜听到他们说,今日有一位法主要来,不知是何样人物,咱们一起去见识一下。”
  慕容云笙发觉她戴上了人皮面具之后,人也似老练了很多,心中暗暗忖道:此等重大之事,不可一意孤行,必得先行和二叔父商量一下才行。
  心念一动,缓缓说道:“姑娘知道在下一位三叔父送我来此。”
  小莲点点头道:“是啊,怎么样?”
  慕容云笙道:“在下那位申二叔尚在左近,此等大事在下一人留难作主意,不知可否找他来商量一下?”
  小莲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慕容云笙道:“什么事?”
  小莲道:“你先要为我的身份保密,暂时不要露。”
  慕容云笙道:“姑娘既有此意,在下自当遵守。”
  小莲微微一笑,道:“那就请他来吧!”
  慕容云笙缓步行入院中,仰脸一声长啸。
  这是他和申子轩约好的信号。果然片刻之后,申子轩疾奔而至。
  慕容云笙迎了上去,道:“二叔父……
  申子轩急急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慕容云笙摇头说道:“一切很好。”
  申子轩目光转动,瞧了西厢灯火一眼,道:“那位老前辈呢?”
  慕容云笙想到她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却偏装扮成那样一个老人,不禁哑然一笑,低声说道:“她年纪很轻,改扮成老人模样,二叔父和她交谈之时,不用太过拘谨了。”
  申子轩点点头,道:“她为什么改扮成一位老人呢?你是否已见过她真正面目?”
  慕容云笙既不能欺骗那申子轩,又不能说出内情,只好据实而言,道:“小侄已见过她真正面目。”
  申子轩道:“那你就据实给我引见吧!”
  慕容云笙道:“她此刻不愿暴露身份,要小侄替她保守秘密。”
  申子轩微微一皱眉头,道:“你答应了他?”
  慕容云笙道:“她身世奇幻.非同常人,小侄无法不允。”
  申子轩道:“好,大丈夫一诺千金,答应了就应替人守密。”
  慕容云笙道:“她告诉小侄一件十分重大的事,因此请叔父来商量。”
  申子轩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小侄知道了强敌在江州发号施令的主脑所在。”
  申子轩道:“什么地方?”
  慕容云笙道:“江州城煌庙中。”
  申子轩一跺脚,道:“我早该想到才是。”
  慕容云笙接道:“小侄想去查看一下。”
  申子轩道:“好,咱们先去查看一下敌势,尽量不和他们动手就是。”
  突见小莲来到近前,接口道:“你不能去。”
  申子轩道:“为什么?”
  慕容云笙接道:“据这位姑……"急急改口道:“这位兄台所言,他们聚会之处,燃烧着一种毒香,别人闻得那毒香之后,立时就要晕倒,无法接近。”
  他想到答应不露小莲身份,故而急急改口。
  申子轩目光转到小莲身上,道:“兄台不怕么?”
  小莲忍不住嗤的一笑,道:“我有解他们毒香的药物,自然是不怕了。”
  申子轩已知她女扮男装,对她举止间流力的女儿情态,自是不以为怪,当下接口说道:“不知兄台可否赐藉在下一点解毒药物?
  小莲望了慕容云笙一眼,道:“你说要不要给他药物?”
  慕容云笙心中暗自好笑道:你若问我,那是非得给他不可了,当下点头说道:“在下之意么,给他最好。”
  小莲道:“好,那就给他吧。”
  慕容云笙看看天色,道:“要去,咱们就立刻动身才是。”
  小莲道:“我替两位带路。”
  慕容云笙和申子轩鱼贯相随而出,三人行到院中,小莲突然说道:“两位在此等候片刻,我有物品忘在厢房中了。”
  也不待两人答话,回身重又行人厢房。
  申子轩低声说道:“她很细心,我故意不熄火烛,看着她江湖经验如何?果然她要去熄灭火烛。”
  说话之间,那小莲已然重又走了过来,室中火烛高燃,仍是没有熄去。
  这一下,连那阅历丰富的申子轩,也有些茫然不解,不知匆匆来去一趟,是何用心。
  但闻小莲说道:“咱们走吧!"从容缓步而行,直向店外走去。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等走法,几时才能走到那城煌店中,但又不便催促小莲走快。
  行出店外数十丈,小莲突然停了下来,道:“咱们再回去瞧瞧好吗?”
  慕容云笙奇道:“有什么好瞧的,咱们不是刚刚离开吗?”
  小莲微微一笑,道:“咱们回去瞧瞧,自然就明白了。”
  申子轩究竟是老江湖,已听出小莲弦外之音,当下说道:“好,咱们回去瞧瞧也好。”慕容云笙眼看申子轩首先同意,自是不便再行反对。
  三人又重返小店,行人西厢。
  西厢烛火仍然高燃,但却有一个全身劲装背插单刀的大汉,倒卧在地上。
  这样惊人的变化,使得慕容云笙有些茫然不解,呆了一呆,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莲微微一笑,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们刚才出了西厢时,我似是看到人影一闪,当下我又不敢说明,一则他身法很快,咱们如若打草惊蛇,未必能捉得住他,二则,怕我万一看花了眼,被你们讥笑,但我料想咱们走后,他必然会来西厢之中查看,因此……”突然住口不言,急急从杯中摸出两个丹丸,道:“两位快些吞下。”
  慕容云笙和申子轩都已经有些感到不支,幸得那小莲及时想到,取出了解药。
  申子轩和慕容云笙吞下了解药之后,精神回复,申子轩轻轻叹息一声,道:“兄台也在那烛火上,下了毒药。”
  小莲道:“嗯,如是我没有猜错,咱们去而重返,就可以擒到一个活的,如是我看花了眼,还是判断有误,那也不过两位多跑了几步路而已。”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此女小小年纪,不但武功高的出奇,而且诡诈多智,又善用毒解毒,实叫人莫测高深。
  申子轩不知那小莲的出身来历,想她一身奇学,源出师门,心中反而无疑,当下说道:“兄台,这人是否还有救呢?”
  小莲道:自然是有救了。”
  申子轩道:“兄台可否把他教醒过来,咱们先间问他的口供?”
  小莲道:“此地已经暴露,咱们不能久停了。”
  申子轩道:“兄台高见。"伸手提起那劲装大汉。
  小莲扬手一掌,扑熄了火烛,道:“咱们走吧。"当先纵身而出。
  申子轩、慕容云笙紧随身后,离开了西厢。
  奔行到一处荒凉的郊野,小莲停了下来,道:“此地最好。”
  慕容云笙回顾一眼,只见停身处一道土沟,足有四五尺深,一丈多长,除此之外,连棵树木也没有,心中暗道:“此地有什么好?这丫头诡计多端,又不知转的什么念头。”
  只听小莲说道:“咱们慈悲一些,不用救醒他了,把他埋了就是。此地现成的土沟,也不用咱们费力挖了。”
  慕容云笙忖道:“她说此地最好,原来是可以省去挖坑的麻烦。”
  申子轩放下手中劲装大汉,道:“兄台如有解药,最好是救醒他,在下还想问他几句话。”
  小莲道:“我瞧你不用问了。”
  申子轩道:“为什么?”
  小莲道:“他不会说。”
  申子轩道:“我如动手迫供,量他也不是铁打金刚,能忍受那五阴绝穴被点之苦。”
  小莲道:“据我所知,他们身上都带有剧毒,一旦被擒,立时将服毒自绝,你如不信,那就不妨试试。”
  探手从杯中摸出一粒解毒药物,投入那劲装大汉口中,顺手点了那大汉两臂穴道。
  对症下药,立生奇效,那大汉长长吁一口气,挺身坐了起来,目光转动,扫掠了三人一眼。
  申子轩冷冷说道:“长话短说,在下想间兄台几句话,如若你不肯回答,在下要点你五阴绝穴,兄台如自信能够承受得住,那就不用说了。”
  劲装大汉微微一笑,道:“诸位要问什么?”
  他这般谦冲和蔼,反使申子轩等大为愕然,怔了一怔,道:“阁下怎么称呼?”
  忽听小莲失声叫道:“快些闪开。"牵着慕容云笙左手,疾向后面退去。
  申子轩闻声警觉,也向后跃退五尺。
  只见那劲装大汉霍然站起,双目圆睁,夜暗中看去,极是恐怖,一字一句说道:“诸位跑什么啊!”
  小莲冷冷喝道:“你心机白费了,再不自绝,别怪我让你尝尝幽磷毒火焚身之苦了。”
  言罢,挥手一弹。
  只听嗤的一声,一点黑影,破空飞出。
  紧接波的一声轻响,在那劲装大汉身上,暴现出一点绿芒。
  绿芒见风暴张,迅快在那大汉身上蔓延开去,刹那间,变成了一片绿色的火焰,附在那大汉衣服上燃烧起来。
  但闻那大汉惨叫两声,倒卧在地上,生生被毒火烧死。
  慕容云笙看的大是不忍,心中暗道:她自称小妖女,果然不错,心地、暗器无不是恶毒无比。
  但闻申子轩缓缓说道:“兄台用的暗器,叫幽磷毒火吗?”
  小莲道:“是啊,怎么样?”
  申子轩道:“兄台和那火神唐献相识吗?”
  小莲摇摇头:“火神唐献,我不认识啊。”
  申子轩道:“据在下所知,当今武林之世,只有火神唐献会用幽磷毒火,这等奇毒绝世的独门暗器,天下再无第二人能用此物。”
  小莲淡淡一笑,道:“今夜你见到第二人了。”
  申子轩看她不愿讲,也不便再行追问,回首看去,只见那大汉身上的毒火仍在熊熊燃烧。
  慕容云笙低声道:“在下有一事不明,请教兄台。”
  小莲回头笑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兄台喝令我等退避,不知为了何事?”
  小莲摇摇头,道:“唉,你初入江湖,不解江湖凶险,那也罢了,难道申老前辈也不知道吗?”
  申子轩道:“还望指教?”
  小莲道:“你们这等疏忽,自然斗不过人家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他口含奇毒药丸,藉和咱们说话之时,已然咬碎,他故作温和,用心在分散咱们精神,藉机喷出毒物,如是被他喷中,此刻死的不是他,而是两位了!”
  慕容云笙道:“有这等事!”
  小莲道:“你可是不相信么?他口中此刻可能还余下毒粉,咱们瞧瞧吧。”
  申子轩拦住两人说道:“不用瞧了,这位兄台一说,我倒记起来了,那人坐起之时,口中确在嚼物,咱们不及这位兄台细心,思量不及……”
  转身对小莲一抱拳,接道:“多谢相救了。”
  小莲欠身还了一礼,道:“申老前辈,可觉着我和别人有些不同吗?”
  申子轩又不知她用心何在,怔了一怔,道:“在下无此感觉。”
  小莲道:“我说话细声细气,不像男人,你一定早听出来了。”
  申子轩道:“这个,这个…¨小莲道:“你不用再装了,我叫小莲。你以后叫我小莲就是,也不用言不由衷的兄台、兄台的叫了。”
  申子轩道:“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小莲回头瞧瞧那烧焦的体,道:“咱们该到城煌庙去了,再晚了,恐怕什么也瞧不到了。"转身带路,当先向前奔去。
  申子轩,慕容云笙紧随在小莲身后而行。
  她似是对地形十分熟悉,奔行快迅,不大工夫,已然行近了城煌庙。此刻四更时分,正是夜阑人静时,平时热闹非凡的城煌庙,此刻一片静寂。
  小莲回头低声说道:“两位请随我身后,多多小心。"绕向后面行去。
  行约十余丈,小莲突一扭柳腰,飘然而起,跃上屋面。
  慕容云笙随着飞上屋面。
  凝目望去,只见数丈外一间瓦屋中,灯光明亮。
  小莲低声说道:“那间有灯火的房子就是了,他们戒备不严,但室中人的武功,都很高强,咱们如是不想和他们动手,举步落足之间,不能发出一点声息。”
  言下之意,似是对两人的轻功,大有卑视之心。
  慕容云笙低声应道:“我等自会留意,姑娘放心了。”
  小莲微一额首,飞身而下,脚落实地,果然是不闻一点声息。
  慕容云笙、申子轩紧随在小莲身后,飘落实地。
  小莲轻步向前行去,右手低挥,示意两人在原地等候。
  慕容云笙、申子轩相互瞧了一眼,依言停在原地。
  小莲行到那灯火明亮的后窗之处,停留了一阵,才举手招呼两人。
  申子轩施展传音之木,低声说道:“贤侄,如若这丫头是对方的人,在那窗口之处,施展传音之木,告诉咱们行踪,今夜之局,必将是凶险万分了。”
  慕容云笙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纵然被他们发觉了,也不过是一场恶斗。”
  申子轩道:“只怕咱们没有还手的机会。"举步向前行去。
  小莲娇躯微侧,让开身子,慕容云笙伸首望去,只见室中白烟缭绕,一个身着灰衣,满头白发的老人,盘膝而坐,下半身都为及袍掩遮,无法看清楚是否残废。
  在那灰衣老人左侧,席地坐着一个秃头青衫,面目严肃的老人,右侧坐着八臂哪吒李宗琪。
  室中除了一片稻草之外,只有一个香炉大小的石鼎,白烟从鼎中冒出。
  几人停身之处,正是那厢房后窗,但可以看见室内景物的,只有慕容云笙站的一个位置,那是木窗年月过久,自然的裂痕,因为窗内都是武林中部一流的高手,几人也不敢破窗瞧看。
  但闻那秃头青衫,面目严肃的老者,缓缓说道:“对方不过三五人,我们在江州的高手,却不下百位,十个拼一个,我们还有一半大的活人,三圣对此极是不满,特派我来查明内情。”
  慕容云笙心中暗忖道:听此人口气,似是强敌的核心中人,他口中的三圣,想来定然是强敌的首脑人物了。
  但见那身着灰衣,满头白发的老者,目光转到李宗琪的脸上,道:“此刻我们云集在江州的人手,以你青衫剑手最多,为我江州地区的主力,你倒说说看,为什么却让强敌兔脱,数日前红衣剑手,在老夫指挥之下,曾经一举间消灭了雷化方邀请助拳的数十位高手,相信老夫调度之处,绝无错误。”
  这位老人一番话中,把错失全推在李宗琪的头上,显然那秃顶老者,掌握了很高的权威。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