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回 蛛丝马迹


  青衫人道:“我只怕很难使诸位满意。”
  申子轩道:“领导阁下的首脑,是何许人物,姓名如何称叫,现居何处?”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知道。”
  雷化方怒道:“二哥,这小子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让他吃到苦头,他是不知厉害,对他不用太过仁慈了。”
  申子轩摇手制止住雷化方,缓缓说道:“五弟稍安勿躁,在下相信这位朋友说的不是谎言。”
  青衫人道:“在下确实不知。”
  申子轩缓缓说道:“申某相信你朋友的话,就贵上为人的严谨神秘,你朋友纵然是身份极高,但怕也难以知晓内情。不过,那是就实际上主持人物而言,但你朋友之上,总该是还有个领导人物,那人的姓名,想阁下必可见告了。”
  青衫人沉吟了一阵,道:“那人叫八臂哪吒李宗漠。”
  申子轩道:“李宗琪,从未听人说过这名字啊。”
  青衫人缓缓说道:“他是我青衫剑手中的领队,我们一切行动,都听命于他。”
  申子轩道:“你朋友怎么称呼?”
  青衫人道:“区区姓许,单名一个元字。”
  申子轩道:“原来是许兄。”
  许元忽然仰天大笑三声,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下已经是将死的人了,那也不用再以谎言相欺了。”
  雷化方道:“此时此情,只怕你没有自绝的机会。”
  许元淡淡一笑,道:“我没有很多时间了。”
  申子轩轻轻叹息一声,道:“许兄来此之前,可是已眼下了致命的药物?”
  许元抬头望望天色,神情间流现出一股死亡的悲苦,道:“不错,我等每次出动之前,都先行眼下一种致命的药物,失手被擒,那也是死路一条。”
  慕容云笙接道:“是故,诸位每次和人动手之时,一个个勇往直前,悍不畏死。”
  许元道:“克敌致胜而归,不但可保得性命,而且有宴庆功。”
  悲苦的脸上,突然泛出一种向往的微笑,似是那庆功的酒菜,使他有着深深的留恋。申子轩轻轻叹息一声,道:“诸位不但被控制了身体,而且也被控制了心灵。”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每次召集诸位,下令之人,只有那八臂哪吒李宗琪一个人吗?”
  许元道:“不错,整个的青衫剑手,都听命他一人。”
  申子轩道:“那李宗琪生相如何?阁下是否可以见告?”
  许元道:“儒巾蓝衫,十分文雅,外形看去,不似会武之人,其实却身负绝技,能在一扬手间,打出八种不同的暗器,故有八臂哪吒之称。”
  申子轩沉吟了一阵,道:“武林中双手同时能发出八种暗器的只有一位十手罗汉李豪,那李豪之外,江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有此能耐,难道那李宗琪会是李豪的后人不成。”
  .许元道:“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
  雷化方接道:“如若这位许兄,不是言过其实,李宗琪定然是李家的子弟了。”
  申子轩点点头道:“大概是不会错了。”
  目光转到许元的脸上,接道:“那八臂哪吒李宗琪受何人指挥,不知许兄可否见告?”
  许元沉吟了一阵,道:“我们青衫剑手之中只有二三人知晓此事。”
  申子轩道:“许兄呢?”
  许元道:“在下就是二三人中之一。”
  申子轩倒了一杯茶,双手捧到许元面前,拍活他两臂穴道,道:“许兄先请吃一杯茶,慢慢说吧。”
  许元接进茶杯,吃了一口,道:“在下的时限快到,随时有死亡可能,哪里还能够慢慢的说呢。”
  申子轩心中暗道:“看他说的这般认真,只怕不是虚言,如若说了一半,毒发而死,那可是一件大憾恨的事,当下也不再多劝。许元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长长吁一口气,道:“只有在这等平静的死亡之前,我才想到了善恶是非。”
  首先缓缓由申子轩、雷化方等脸上扫过,道:“说起来这似乎是一件令人难信的事情,在下不知八臂哪吒李宗琪是否也和我等一样茫然,但在下却亲自经历了一次。”
  申子轩道:“那经过内情如何?”
  许元道:“大约是两个月前吧?一个细雨檬檬的深夜,李宗琪带了两个青衫剑手,那两人中有一个就是区区,我们行向一片荒凉的郊野,在一处四无人家,荒凉的小店中,停了下来。当我们赶到的时候,那荒凉的小店之外,已经坐了八九个人,在下约略一眼间,瞧看所得,八九个人中有三个似是与敝上李宗琪一样的身份,另外几人,大约都是和区区一般的仆从人员。”
  但闻许元接道:“我看到了敝上和另外三人微一点头膝坐在草地上。自然,我们随行之人,只好依样画葫芦,也跟着盘膝在草地坐下。”
  许元伸手取过茶杯,叉喝了一口茶,接道:“大约过了一刻功夫,那小庙之中,突然传出来三声清脆的钟呜,敝上和另外三个人,一齐进入那小庙中去。”
  申子轩道:“庙中是何许人物?”
  许元道:“在下知道的就是这些了,那庙中是何许人,是何情形,就非在下所知了。”
  申子轩道:“许兄坐在那小店之外,可曾听到几人的谈话吗?”
  许元道:“他们谈话的声音很低,只是隐隐可闻而已,谈些什么,却是听不清楚。”
  申子轩道:“以后呢?”
  许元道:“似后,敝上由小庙出来,就带着在下等离开了那里,如是那小店中有一个人是敝上的上司,也许那人才是主脑人物之一。”
  雷化方长长吁一口气,道:“这么说来,必须找到那八臂哪吒李宗琪,才能够查明内情了。”
  申子轩苦笑一下,道:“只怕那八臂哪吒李宗琪,也只是知道这一点内情而已。”
  雷化方目光转到许元脸上,道:“那李宗琪现在何处?”
  许元道:“就在江州城附近。”
  申子轩道:“不知许兄是否可指明一条去路……忽见许元身子开始抖动,一个跟斗栽倒船舱板上,申子轩急急伸手扶起许元,轻轻一掌,拍在许元背心之上,道:“许兄,许兄……”只见许元的眼皮缓缓垂下闭上。申子轩伸手在许元鼻息之上一按,早已气绝而逝,不禁黯然一叹,道:“好恶毒的药物,一发作立刻死去,一点不留挽救的机会。”
  雷化方突然抱起许元的体,道:“如若小弟料断不错,片刻之后,他的体,就要开始变化,咱们先把它水葬了吧。”
  申子轩急急说道:“脱下他的衣服。”
  雷化方若有所觉,急急脱下了许元外衣,凝目望去,就这一阵功夫,许元整个的脸色,已然变的铁青。申子轩长长叹一口气,道:“大哥教咱们仁德,但咱们目前所遇的敌人,却是一个险诈神秘,手段恶毒无与伦比的人物,和他们讲仁德,只是自讨苦吃了。”
  就这几句话的工夫,那许元的耳鼻之间,已然缓缓的流出血来,一股浓重的腥臭之味,扑入鼻中。雷化方双手抓起那许元的身体,用力一抖,投出舱外,沉入滚滚的江流之中。慕容云笙望着那沉人江中的体,长长吁一口气,道:“如若咱们早些问他李宗琪的下落就好了。”
  申子轩摇摇头道:“以当时情势判断,其人已知必死,而且咱们都无法救助于他,如若想以威武屈辱于他,只怕他宁死不屈,错的是想不到他竟然毒性发作如此之快。”
  慕容云笙道:“此刻,咱们只有先设法找到那李宗琪,才能了然内情了。”
  申子轩道:“二十年来,咱们一直在黑暗之中摸索,倒是今日还算找出了一点头绪,也许我们在短时之内找不到那李宗琪,但我们至少有了一个线索可寻。”
  慕容云笙突然想起了那矮瘦老人之约,低声说道:“咱们在听涛楼上遇上那矮瘦老人,他约小侄今夜在仙女庙中相会。”
  申子轩道:“他只是约你一个人吗?”
  慕容去笙道:“这个,没有谈说清楚,不过,我想两位叔父同去无妨。”
  申子轩凝目思索了一阵,道:“咱们行舟江心,飘泊不定,强敌纵然耳目灵敏,也不易监视到咱们行动,到三更时分,再行靠岸,到天女庙中会见那神秘老人。”
  吁一口气,道:“咱们都该好好的养息一下精神,准备对付强敌。”
  言罢,闭上双目,靠在木椅上养神。
  慕容云笙正待运气调息,突然一个沉重的声音传了进来,道:“师父,有两艘快艇,似是在追踪咱们。”
  申子轩霍然站起身子,道¨有多少时刻了?一面答话,一面大步向舱外行去。慕容云笙抬头看去,只见那报事大汉,年约二十五六,紫脸浓眉,上身穿一件天蓝里身短衫,下面却是油布作的水衣,腰中一条四指宽的皮带上,挂着四把尺许的短刀。紫脸大汉对那申子轩十分尊敬,欠身退步,让开了出舱之路。雷化方急随在申子轩身后,行出了舱门。
  但闻紫脸大汉说道:“追随咱们帆船之后,总有半个时辰之久了,我和余师兄连转两次方向,两艘快艇竟然也紧追不舍,显然是一直追我们而来了。”
  那紫脸大汉一面回答申子轩的问话,一面举步行出舱门。”
  慕容云笙行近舱门口处望去,果见两艘快艇,破浪而来,紧随帆船之后。申子轩沉声说道:“放下风帆。”
  那紫脸大汉应了一声,说道:“余师兄掌好舵。
  “双手齐出,两条风帆一齐落下。奔行如飞的小舟突然间慢了下来。两艘破水如飞的快艇,收势不住,直向帆船之上撞来。但两艇上的掌舵人,似都是有着丰富经验的舵手,就在快艇即将撞上帆船的刹那间,疾快转舵,两艘快艇分由两侧,擦着帆船驰过,惊险之处,间不容发。只见那快艇后梢,各有两个大汉摇橹,两个大汉挥桨相助。那快艇上小舱门窗紧闭,无法看清楚舱内景物。申子轩冷哼一声,道:“不错,果然是追踪我们而来,想不到他们在水面上也有耳目,看来只怕难免在江心一战了。”
  目光一掠那紫脸大汉和掌舵人,道:“你们准备好水衣兵刃和救生之物,以备万一。”
  两个大汉应了一声,很快的穿上衣服。原来两人早有准备,穿了水裤。申子轩回顾舱中慕容云笙一眼,道:“贤侄习过水中功夫吗?”
  慕容云笙道:“小侄惭槐,不知水性。”
  申子轩道:“你五叔和我,亦未习过水中工夫,如若动上手,要快速求胜。”
  话末说完,那两艘快艇已经打了一个转,重向帆船驰来。只见左面快艇之上,站着一个儒巾青衣,年不过三十,颚下无须的文士,小艇将要接近帆船时,忽见他纵身跃起,直向帆船之上跃飞过来。雷化方冷哼一声,道:“好大的胆子。”
  扬手一掌,劈了过去。那儒巾青衫文士身悬半空,突然一收双腿,悬空翻了一个跟斗,避开了雷化方遥发的一记劈空掌力,直落在帆船甲板之上。雷化方一击未中,立时欺身直通过来,准备再次出手。这时,那紫脸大汉和那姓余的掌舵人,以及慕容云笙等都包了上来,团团把那腑中青衫人围在中间。申子轩摇摇手,阻挡住群囊,缓缓说道:“朋友贵姓?”
  青衫文士神态冷静,目光缓缓扫掠了申子轩等一眼,道:“在下姓李。”
  申子轩道:“八臂哪吒李宗琪?”
  儒巾青衫人点点头,道:“不错,我那遭尔等生擒的属下,已经告诉你们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正愁无处找他,他却自动的送上门来,无论如何,不能放过他了。心中念转,不禁仔细的瞧了对方两眼,只见他气定神闲,若有所恃。但闻申子轩冷冷说道:“李朋友追踪咱们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李宗琪目光流动,不停的向舱内瞧着,一面缓缓说道:“在下来找那位被各位生擒来此的属下。”
  雷化方冷笑一声,道:“阁下是真的不知呢,还是明知故问?
  “李宗琪道:“我知道他死了,但他体呢?”
  申子轩缓缓说道:“那位许兄预先服下的药物,十分恶毒,死后片刻,体已变,咱们只好把它水葬江心了。”
  李宗琪点点头,冷肃地说道:“那很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诸位杀了我一个属下,不知准备如何向在下交代?”
  慕容云笙突然接道:“你想怎么讨呢?”
  李宗琪道:“那要看诸位的态度如何了?”
  目光在慕容云笙身上打量了一阵,道:“我这属下。非同寻常,每个人都化费了我甚多时间,而且人数也不能减少,诸位杀我一个属下,在下必得补充一位新人才成。”
  慕容云笙道:“那是你的事,与我等何干?”
  李宗琪冷笑一声,道:“在下属下被杀之后,补充之人,一向是那动手杀死咱们属下的人,所以,我青衫剑手一人比一人武功高强。”
  这时,那两艘快艇,已然停了下来,紧靠在帆船旁边而停。慕容云笙回顾了雷化方和申子轩一眼,说道:“两位叔父,这一阵让给小侄吧!我如不是敌手,两位叔父再替下小侄就是。”
  这时,曹大同也从舱中行了出来,站在舱门口处。他身躯高大,站在那里高过舱顶甚多,神威凛凛,气势极是骇人。李宗琪打量了曹大同半天,才把目光投注到慕容云笙的脸上,道:“在下几位属下,可是伤在你的手中吗?”
  慕容云笙道:“是又怎样?”
  李宗琪道:“阁下有豆粒打穴之能,那是足见高明了,但暗器一门,种类繁多,豆粒打穴,那也算不得什么绝技。”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四个青衫人大约是伤在那矮瘦老人手中,和我无关,但此刻形势逼人,既不便向他解释,只有硬着头皮认下来了。李宗琪不闻慕容云笙回答之言,重重咳了一声,接道:“阁下伤了我一个属下,依例应由阁下补充。”
  慕容云笙冷笑一声,接道:“你说的很轻松。”
  李宗琪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小心了。”
  一扬手,一股强劲的掌风,迎胸直撞过来。慕容云笙吃了一惊,暗道:“这人随手一击穿,就含有如许强大的暗劲,实非小可。心念转动,备加小心,一闪避开,还了一击。只见两人掌来指往,斗的十分激烈,每一招都是充满着杀机的致命招数。李宗琪施出的武功很杂,忽而是少林的金刚掌,忽而是武当的内家绵掌,对敌不过二十回合,连变了五种拳法。申子轩、雷化方,对那李宗琪武功的渊源,大为震孩,那许元说的不错,这李宗琪果是有非常之能。他不但精通各家拳掌,而且精通的都是各家门派的精奇武学,除了本门中弟子之外,外人很难有机会得其精华。慕容云笙只用出一种武功对敌,但因其变化精奇,那李宗琪虽然连变了数种武功,均为慕容云笙奇数的掌法破去。片刻间,两人已然搏斗了五十余合。李宗琪似感不耐,大声喝道:“阁下武功不错。”
  喝声中掌法一变,突然一招穿心掌,直向慕容云笙前胸拍去。这是青城派掌法中极为恶毒的一招,来势猛锐,极难抵挡。慕容云笙眼看李宗琪掌势一翻,巧快无比的逼近了前胸,心中大为震骇,闪避已自不及,只好扬手一把,反向李宗琪脉门之上扣去,原来这甲板地方狭小,动起手来,不能像平地一般的飞跃闪纵,大都靠拳掌的变化,对付强敌,是以动手相搏更见凶险。攻守双方都以快速无比手法,争取优胜。就在李宗琪右手触及那慕容云笙胸前时,慕容云笙的右手,也同时触上了李宗琪的右腕。李宗琪似是未料到慕容云笙的武功如此高强,竟能在间不容发中扣向了自己的脉穴,心中震骇中,五指疾纵,反向慕容云笙的腕上扣去。两人同时扣住了对方脉穴,但却又同时转腕避开要穴,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这时,两人右手互握,各自余下了一只左手。李宗琪首先发难,左手一起横里招来。慕容云笙左手挥起,硬接下一掌。但闻一声砰然大震,两人左手又接实了一掌。这一掌硬拼,两人又是个平分秋色之局。申子轩一皱眉头,突然向前欺进了两步,右手疾出,点了李宗琪两臂的会孺穴。八臂哪吒李宗琪自负艺高,孤身登上帆舟,这时右手和慕容云笙右手相握,左手又和慕容云笙硬拼了一掌,一时间哪里还有余力对付申子轩的突袭,两臂会孺穴全被点中。申子轩低声说道:“笙儿,拖他入舱。”
  慕容云笙右手加力,把李宗琪拖入了船舱之中。申子轩沉声说道:“挂帆起舟,准备拒敌。”
  雷化方、曹大同同时踏前两步,蓄势戒备,准备对付那快艇上的来人。两个身着水衣的大汉,动作奇快,片刻间已挂上风帆。这时,江风甚大,帆船箭一般向前驰去。左面一艘快艇,突然转向而驰,急驰而去。右面一艘快舟,却疾追帆船而行。大出意外的是,快艇上竟再无人出战,跃登帆舟。申子轩待帆船行出了数十丈后,才缓步进入舱中。这当儿,慕容云笙已另外点了李宗琪身上三处穴道,把他放在一张木椅之上。李宗琪闭目而坐,有如老僧入定一般,望也不望几人一眼。申子轩轻轻咳了一声,道:“李世兄青出于蓝,在下昔年曾和令尊千手罗汉李豪有过几面之缘。”
  李宗琪缓缓睁开双目,道:“家父么?已然过世二十年了。”
  申子轩道:“对令尊那旷世绝今的暗器手法,在下是敬佩无比。”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不过,如论及武功一道,令尊不似你李世兄这般渊博。”
  李宗琪冷冷说道:“家父的故交很多,但都和在下无涉,阁下如若妄想藉和先父相识交情,套我头上,那是白费心机了。”
  雷化方心中暗道:“这人托大的很,理该先让他吃些苦头,杀杀他的火气才是。但闻申子轩说道:“李世兄多心了,区区和令尊只是相识而已,谈不上交情二宇。不过,在下觉着奇怪的是,你李世兄这身武功,并非是得自家传。”
  李宗琪冷冷说道:“阁下管的事情太多了.我李宗琪见识广博,如若会被你套出一点内情,那岂不是自在江湖上走动了。”
  雷化方再也忍耐不住,说道:“李宗琪,你别忘了是被我们所擒之人,我们随时可以把阁下置于死地。”
  李宗琪仰天打个哈哈,道:“诸位有胆子尽管下手就是。”
  雷化方目注申子轩道:“二哥,这人如此狂傲,看来实难穿出什么,当年慕容大哥全家被戮之事,是何等惨绝人寰,对付这等恶毒敌人,似是不用再存仁慈心肠呢。”
  目光转到慕容云笙的脸上,接道:“贤侄,适才你在听涛楼上,夺得那卖药郎中的毒刀何在?”
  慕容云笙道:“小侄收藏起来了。”
  雷化方道:“拿给我。”
  慕容云笙只好拿出毒刀,恭恭敬敬递到雷比方的手中,雷化方接过毒刀,在李宗琪眼前晃了一晃,道:“阁下识得这把毒刀吗?”
  李宗琪那等狂傲的人物,目睹毒刀之后,也不禁脸色一变。但他仍然强自镇定,冷笑一声,道:“不认识。”
  雷化方道:“在下先告诉你这刀上奇毒,厉害无比,中人之后,肌肉收缩,在下知晓的也就是这些了,先告诉了你,那是教而后诛了。”
  刀锋一闪,挑破了李宗琪左臂上的衣袖。
  慕容云笙轻轻咳了一声道:“五叔父…”雷化方道:“什么事?”
  慕容云笙道:“这刀太过恶毒,如若用以杀人,未免太过惨酷了。”
  雷化方冷笑一声道:“你那爹爹被杀之时,他们的手段,还不够惨酷吗?”
  慕容云笙道:“五叔父教训的是。”
  他想起爹爹被杀仇恨,不再阻止。李宗琪突然转过脸来,目光凝注慕容云笙的脸上,道:“阁下是慕容长青之子?”
  慕容云笙道:“不错。”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也许没有参加昔年围杀家父的行动,但你现在却是和在下等为敌,最低限度,你是受谋杀家父的凶手所用。”
  李宗琪冷峻的目光,缓缓由几人脸上掠过,道:“那慕容长青确为江湖上做了不少好事你如真的是慕容长青之子,听在下良言相劝,早些离开江州,找一处人迹罕到之地,隐居起来,不要再在江湖之上走动了。”
  慕容云笙道:“照阁下这等说法,在下全家被杀之仇,不用报了?”
  李宗琪道:“你报不了。”
  目光一掠申子轩和雷化方接道:“算上你这两位叔父,亦是毫无希望,也许他们的武功,还不及你。”
  慕容云笙道:“承蒙好意相劝,在下亦想劝阁下几句,你们高手众多,实力强大,那是不错,不过此刻在下等却控制了阁下的生命。”
  李宗琪淡淡一笑,道:“我知道。”
  慕容云笙道:“这毒刀也是从你们同夥人手中夺来,不知何毒所浸,那确是恶毒无比,不论何人,大约都没有忍受之能,希望你会相信在下之言。”
  李宗琪哈哈一笑,道:“阁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你们诚然可以杀死在下,但诸位自会为我偿命。”
  雷化方冷笑一声,道:“不管咱们是否偿命,先让你吃些苦头再说。”
  一扬毒刀,缓缓向李宗琪脸上划去。李宗琪圆睁着双目,盯注在那毒刀之上,直待蓝色的刀锋快要触在脸上时,迅快的垂下头去。一点寒芒突然间从背后飞了过来,正击在那毒刀之上。那寒芒力道十分强劲,击在那毒刀之上,竟然把雷化方手中的毒刀震的脱手落地。李宗琪疾跃而起,飞起一脚,踢在那毒刀之上。他认位奇准,毒刀直向舱外飞去。这不过是一刹那间工夫,雷化方毒刀脱手后右手一沉,疾向李宗琪腕上抓去。李宗琪身子微微一闪,避开了雷化方一掌,飞起一脚,反踢过来。脚尖带风,力道十分强猛。慕容云笙看他们双脚彼此起落,片刻之间,已踢出了十二脚,但却都被雷化方闪躲开去。忽然间,室中的打斗静了下来,李宗琪不知何时,也退回了原位之上。慕容云笙突然举步而行走到申子轩的身前,低声说了数语。申子轩微一点头,大步行出了舱外,紧接雷化方、曹大同一齐被申子轩唤出舱去。舱中只余下了慕容云笙和李宗琪。慕容云笙缓步行到一扇窗子前面,一伸手取下了刺人板壁中毒刀,收入怀中。原来,那毒刀本被李宗琪一脚踢向舱外飞去,慕容云笙却发出一股暗劲,及时把毒刀向上一托,刺入了舱板之上。一向沉着的李宗琪眼看舱中之人,一个个出舱而去,只余下了慕容云笙一人,心中大感奇怪,忍不住叫道:“,你们闹什么鬼?”
  慕容云笙微微一笑,却不理他,伸手关上了两扇窗子。李宗琪更加奇怪,接道:“你们在耍什么花样?”
  慕容云笙缓缓转过身子,行到了李宗琪的身前,突然伸出一指,点中了李宗琪右腿穴道。李宗琪未料到他有此一着,竟然防避不及,被他一指点中。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阁下武功实在高强,虽然双臂上数处穴道被点,但仍然能利用双脚攻敌。”
  李宗琪冷冷说道:“你的武功虽然不够渊博,但却十分精奇,想是令尊的遗传了。。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阁下不觉着间的太多吗?”
  起身向舱外行去。李宗琪大声喝道:“站住!”
  慕容云笙回头喝道:“什么事?李宗琪道:“你们都离开船舱,留我一人在此舱中作甚?”
  慕容云笙道:“咱们还要下船他去,把此舟一并奉还阁下。”
  李宗琪一皱眉头,道:“你们这是何用心?”
  慕容云笙道:“你虽是青衫剑手的领队,但在下确信你还不算身份很高的人,目下这江州城中,至少还有一两位比你身份高上一层的人。”
  李宗琪冷然一笑,道:“就算有两位高过在下身份之人现在江州,你们又能如何?”
  幕容云笙道:“如若在下推想的不错,那两人才是主持这次江州大局人物你们青衫剑手,只不过是听人之命而已,你虽为青衫剑手的领队,只怕也难参与机密。”
  李宗琪接道:“阁下未免太过小视在下了,青衫剑手人数众多,那领队一职的地位,决不是你们推想的那般低能、无权。”
  慕容云笙道:“这么说来,阁下在那一个残酷、神秘的集团之中,地位十分崇高了。”
  李宗琪心知说漏了嘴。但一时间,却又无法改口.只好说¨虽然谈不上崇高二宇,但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低能。”
  慕容云笙沉吟了一阵,道:“那很好。”
  李宗琪怒道:“什么很好,你们究竟在闹的什么把戏?”
  慕容云笙道:“阁下的武功高强,博学多才,似阁下这等人物,区区虽身负血海深仇,但也不愿出手杀害。”
  李宗琪道:“尽管出手,李某并无畏惧。”
  慕容云笙道:“我要杀的,只是谋害我父母的几个元凶,如若在下血洗血债,不分主从,那是和你们全无不同了。”
  李宗琪冷冷说道:“听阁下口气。似是对报仇一期,信心很强。”
  慕容云笙道:“区区相信,你们那神秘集团之中,必然有很多有识之士,不忍坐视那一股邪恶势力,达到它霸主武林之愿。”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就在下的看法,你李兄就是其中之一,在下相信李兄为他效劳,必有苦衷。”
  这几句话,有如利刃一般,直利人李宗理的心中,一向镇静的李宗琪,亦不禁神情激动不已。慕容云笙微微一笑,拱手说道:“咱们倚多为胜。制服了你李兄,那是胜之不武了但形势逼人,李兄武功过高,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屈驾在舟中留上片刻,在下相信,我等走后不久,就有人救你李兄出险。”
  李宗琪神态大变,欲言又止。慕容云笙已向前行了两步,重又停了下来,回头说道:“李兄,还有话说吗?”
  李宗琪摇摇头,道:“没有。”
  慕容云笙道:“好,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异日后会有期。”
  言罢,大步向舱外行去。李宗琪轻轻叹息一声,道:“你真是慕容长青之子吗?”
  慕容云笙已定出舱门,闻言重又探回头来,道:“李兄可是不相信吗?”
  李宗琪道:“令尊一代侠人,满门被戮,你心中应该充满着激愤仇恨才是,何以竟然对在下这般仁慈,不肯施下辣手?”
  慕容云笙道:“不错,在下心中充满着激忿、仇恨,但我只是找几个元凶主脑报仇。”
  李宗琪接道:“难道在下就不算主脑人物?”
  慕容云笙淡淡一笑,道:“我不确知你在那神秘集团中的身份,但就在下推断,一个青衫剑手的领队,算不得什么主脑人物,至低限度,你不是杀害我父母的凶手。”
  李宗琪道:“何以见得呢?
  “慕容云笙道:“家父母被害了二十年,但阁下年龄,不过三十左右,家父母被杀之时,阁下只不过是十几岁。”
  李宗琪叹息道:“如若阁下换了我,在下那就没有你阁下的度量了。
  “慕容云笙突然举步而行,又走回李宗琪的身边,道:“我等留李兄在这帆舟之上,可有人赶来援救?”
  李宗琪淡然一笑,道:“如若你能把我杀死此地,那就更好一些。”
  慕容云笙突然扬手,拍活了李宗琪身上穴道,道:“放了李兄呢?”
  李宗琪凝目在慕容云笙脸上瞧了一阵,低声说道:“你想见主脑人物,只有一策。”
  慕容云笙道:“请教高见。”
  李宗琪声音低微的只有慕容云笙一个人可以听到,道:“设法混入我青衫剑手中去。”
  语声甫落,突然一振双臂,破窗而出。慕容云笙追到窗口看去,只见那八臂哪吒李宗琪人如掠波海燕一般,正从帆舟上跃上小艇。但见那小艇转过头,快橹破浪而去。雷化方急步奔入舱中,看到慕容云笙。才长吁一口气,道:“是你放了他?”
  慕容云笙回头望去,只见申子轩也缓步行入舱中,当下抱拳一揖,道:“小侄擅自做主,愿领两位叔父责罚。”
  雷化方一跺足道:“孩子,你不是讲好留他在船舱之中,要他们自相误会残杀,为何又中途变了心意,放他而去,难道你不知纵虎为患吗?”
  慕容云笙道:“小侄看他神志清明,五官端正,不似坏人。”
  雷化方接道:“还要怎么坏,才算坏人?”
  申子轩突然插口接道:“五弟,不要责怪慕容贤侄,他放李宗琪,放的大有道理。”
  雷化方奇道:“放了李宗琪,咱们在江州城中多了一个强敌,道理安在?”
  申子轩道:“咱们杀一个李宗琪,也许可一时心中之愤,但对方可设法再派十个以上李宗琪来。”
  申子轩道:“不论如何,放了他总比杀了他好,其人十分自负,但对咱们的敌意,却是并非很深。”
  雷化方沉吟了一阵,道:“也许二哥和慕容贤侄的高见正确。”
  语声微微一顿,道:“此刻,咱们要到何处?”
  申子轩道:“他们在江中亦有耳目,且有快艇,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此刻咱们要弃舟登陆,找一处秘密的藏身所在,最好暂时别和他们接触。”
  雷化方道:“连这江心之中,都有他们的耳目,咱们想避过对方耳目监视,只怕不是容易的事。”
  申子轩低声说道:“只要咱们上岸之后,不被他们追踪,小兄就有办法找到一处秘密所在,使他们无法寻到。”
  谈话之间,已然靠近了江岸。申子轩弃舟登陆,回顾了两个弟子一眼,道:“你们放弃这艘帆船,设法隐蔽起来,一月之后,再去取我手令。”
  两个弟子欠身一笑,道:“师父放心,我等已和甚多渔人混熟,随便找一艘渔船,就可栖身,此地渔船不下数十艘,量他们也无法寻找。”
  申子轩道:“事不宜迟,愈快愈好。
  “两人齐齐抱拳一揖,道:“师父放心。”
  齐齐转身跃入江中,顺流而去。曹大同吃了一惊,道:“怎么这两人跳入江中……申子轩道:“不妨事,他们精通水底功夫,可在水中潜伏上二个时辰。”
  曹大同道:“原来如此。”
  申子轩神色郑重地说道:“从此刻后,诸位要特别留心了,如若发现有可疑人物,立时追踪搏杀。”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我这位二叔父神色如此郑重,想来那地方,定然十分重要。雷化方道:“二可全神注意前面,小弟留心后方,这位曹兄和云笙贤侄,分顾左右两面。”
  申子轩道:“为兄带路。”
  当先向前行去。群豪备按方位,兼顾四面,但脚下速度,却未减慢。行约十余里路,到了一座高岭之上,申子轩道:“诸位可曾瞧到可疑人物?”
  群豪闻声应道:“没有。”
  申子轩突然加快脚步,直向岭下一座茅舍之中奔去。群豪紧相追随,奔人茅舍。申子轩掩上茅舍木门,说道:“咱们在此坐息一阵吧!”
  雷化方目光转劝,回顾一眼,道:“就是此地吗?”
  申子轩摇摇头,道:“不是。但咱们要在此地等到天色入夜,如是有追踪之人,不必等待到天色入夜,定然找人这茅舍中来。入夜之前还无人来,那是八成无人追踪了〃¨雷化方道:“慕容贤侄今晚有约,二哥是否还记得?”
  申子轩道:“记得,因此,小兄想暂时留在此地,等到三更过后,咱们再作决定。”
  突然压低了声音,道:“有人来了,未得我命令之前,诸位都不许擅自出手。”
  雷化方、曹大同等齐齐点头不言,凝神听去,果然可闻得一阵轻微的步履之声传了过来,由运而近,直向几人停身的茅舍行来。这时落日西沉,茅舍外一片苍茫夜色,那步履声到了茅舍外面,突然停了下来。申子轩缓缓站起身子,悄无声息的直向茅舍门口行去。就在申子轩将要行近门口之时,瞥见一条高举的左腿,直向门内跨来。申子轩原来是想在突然之间,伸手点中了那人穴道,使他无法呼叫出声,万万没有料到对方竟然先伸入一条腿来。除非申子轩先行对那一条腿施袭之外,就只有设法冲出茅舍。申子轩江湖经验丰富,十分沉得住气,凝神而立,不再移动,蓄势戒备,但却不肯轻易出手。只听一阵嘿嘿冷笑,传了进来,道:“诸位很沉得住气啊!”
  随着这句话,那伸入茅舍的左腿,突然又收了回去。对方之言,分明是已然知晓茅舍之中有人,但申子轩却给他个不理不睬。双方相持了片刻工夫,室外X传入一声冷笑,道:“诸位既沉得住气,又不肯出来,在下只好进来了。”
  申子轩暗把功力运集于右掌之上,口中仍不答话,凝神而立,以不变应万变。突然间,人影一闪,茅舍门口处出现了一个头戴毡帽,身着土布裤褂,颠下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那老人虽然出现在门口,但仍十分小心,并未立刻冲入室中,两道炯炯的眼神,投入室中搜寻。雷化方、曹大同、慕容云笙,都已无法隐蔽自己,暴力于那老人目光之下,倒是申子轩藏在茅舍门后,无法瞧到。
  慕容云笙心知亦被人瞧到,但仍然端坐不动,浑似不觉。那布衣老人的目光犀利,夜色中有如两道冷电一般,缓缓由慕容云笙等脸上扫过,道:“三位可是被人点了穴道吗?”
  雷化方等仍然静坐不答。那布衣老人点点头,自言自语地说道:“三位八成被人点了穴道。”
  突然一侧身子,半身欺入门内。这时,申子轩不但己警觉到遇上了强敌,而且其人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江湖,待那人半身欺入茅舍,立时劈出一掌,口中同时喝道:“将相本无种。”
  那土布衣着的老人挥手接下一击砰然大震中,飘身而退,接道:“男儿当自强。”
  申子轩低声说道:“阁下何人?”
  那土布衣着老者,道:“区区乃是这舍主人。”
  申子轩冷笑一声,道:“这茅舍主人,不是阁下。”
  那土布衣着老者缓步行入室中,道:“你是问那位陈敬兄吗?”
  申子轩道:“不错。”
  那土布老者缓缓说道:“茅舍三丈外,有一座荒草掩蔽的新坟,那就是陈敬兄的安息之处。”
  申子轩道:“一月之前,在下还和他剪烛夜话。”
  土布老者道:“在这等武林大乱之际,一月时间,何等悠长,那位陈兄,今日刚过三七。”
  申子轩黯然说道:“他怎么死的?”
  土布老者两道目光盯注在申子轩脸上瞧了一阵,道:“阁下怎么称呼?”
  申子轩点点头,道:“你很细心。”
  伸出右手按在顶门之上,道:“区区申子轩。”
  “土布老者道:“在下程南山。”
  申子轩、雷化方同时惊呼一声,道:“虎王程南山。”
  程南山道:“不敢当,江湖上朋友门的赠号,当不得真。”
  申子轩抱拳一礼,道:“兄弟慕名久矣!今日幸会。”
  程南山还了一礼道:“诸位心中是否有些怀疑,区区怎会在此,是吗?”
  申子轩道:“程兄在武林中身份,是何等崇高,能为我等助力,在下等自是感激不尽,荣宠万分,不过……”程南山淡淡一笑,道:“慕容大侠遇害之时,在下正在衡山养伤,伤势复元之后,又在那里习练几种武功,山中无甲子,竟然不知不觉中住了十几年出山之后,才知晓慕容大侠被害的事,在下走遍了天南地北,查访凶手,匆匆又是数年,那凶手有如入海泥牛,找不出一点消息……”雷化方突然插口说道:“程兄一代奇人,咱们是仰慕已久,但不知为何和在下那慕容大哥,有这等深厚的交情?”
  程南山道:“问得好,在下应该先解说诸位心中之疑,然后,再说经过才是……”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在下说过,二十年前在衡山养伤的事,如若不是慕容大快仗义相救,区区早已死在二十年前了,诸位难道没有听那慕容大侠说过吗?”
  雷化方望了申子轩一眼,道:“二哥听过吗?”
  申子轩摇摇头,道:“从未听慕容大哥谈过。”
  程南山道:“慕容大侠,真君子也,似这等大恩大惠,竟然未对你们兄弟谈过…”目光转到雷化方的脸上,接道:“如若我猜的不错,阁下是金笔书生雷化方吧!”
  雷化方道:“正是雷某。”
  程南山点点头,接道:“慕容大侠,也许为了保留我程某一点老面子,才不肯轻易和人谈起此事。唉,当年在下所受之伤,十分沉重,除了慕容大侠那等身份武功人物,只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救我了,我全身上下,受了七处创伤,又中了四川唐家的毒药暗器子午针,慕容大侠给在下服了一粒续命丹,使我随时可以熄去的生命火焰,得以延续三日,慕容大侠却尽三日之力,奔波千里,到四川唐家,替我讨到了独门解药,又替我请到当代第一神医,续命丹士石家洛,使在下必死之命,得获重生,这恩泽岂不如同再造父母吗?”
  申子轩豁然道:“慕容大哥一生所作所为.无一不是造福他人的事,想不到,他竟然落得这般下场。”
  只觉鼻孔一酸流下来两行老泪,谁说英雄不弹泪,只为未到伤心处,程南山也是一副弦然欲泣的神情,轻轻叹息一声,说道:“申兄易容之木,当真是绝妙无伦,如非兄弟早听那位陈兄提过,纵然当面相见,也是难以相信。”
  雷化方道:“二哥为了要报慕容大哥之仇,自行佝背毁容,理名隐居。”
  程南山道:“你们兄弟当真是情过骨肉,义重如山。”
  申子轩叹息一声道:“程兄和慕容大哥还有这么一段经过,慕容大哥的确是从未对我等提过。”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程兄又怎会到了此地呢?”
  程南山道:“兄弟到处打听杀害慕容大侠的凶手,但却始终找不出一点头绪听到慕容大侠的敌人,就在江州,又匆匆赶来了江州,在慕容府外徘徊,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有一天晚上,兄弟在慕容府外,碰到了这位陈敬兄,他受伤很重,仍然想支持挣扎而行看此人伤势奇重,心中忽然动了仁慈之念,点了他几处穴道,止了他的流血,负他而起,到了一处农舍之中,喂了他两粒丹药。”
  申子轩道:“程兄妙手回春,定然挽救了他的伤势。”
  程南山摇摇头,道:“这位陈兄清醒之后.第一句就说人一个,命一条,在下和慕容大侠毫无瓜葛……”长长叹一口气,接道:“兄弟苦苦寻找那慕容大侠的下落,始终探不到一点消息,今日听到,自然是心中高兴万分,但仔细查看过陈兄伤势,才知他伤势过重.已然唯有复元之望,兄弟不藉用身怀灵丹,加以本身功力施为,才使陈兄从晕迷中清醒,兄弟再三解说了自己身份,那陈兄仍是不相信。”
  申子轩黯然说道:“陈兄的为人很可敬。”
  程南山苦笑一下,道:“兄弟费尽了唇舌,才说得这位陈兄对兄弟有了几分信任,但是仍然不肯吐露内情,只要兄弟把他送入了这座茅舍之中。”
  申子轩道:“他在茅舍之中又活了几日?”
  程南山道:“活了三日直到第三日他自知难再活得下去时,才告诉了兄弟他的姓名,嘱我代他守这茅舍,直到今日才算遇得申兄。”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申兄在这二十一年中,想必已找出那真正凶手了。”
  申子轩摇摇头道:“没有,我们也和程兄一样,找不出凶手是谁,直到今日才算找到一点点头绪。”
  程南山急道:“凶手是谁?兄弟这条命,是慕容大侠所教,自应该报答慕容大侠。”
  申子轩道:“唉!兄弟只不过是找出一点头绪,真凶主谋仍然如雾里神龙,不见首尾。”
  程南山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既然有了头绪,何以仍无迹可寻?”
  申子轩道:“武林中从没有一个神秘的集团,能够比那些人更为神秘,我们常常和他手下人接触动手,却无法找到主脑人物。”
  程南山道:“为什么不抓一个活的,严刑逼供?”
  申子轩道:“他们真的不知,逼供也是无用。”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