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全真教”

    道教开始于汉代的“太平道”与“五斗米道”。先秦的道家是哲学上的学派,到了汉代
才成为宗教。六朝时有“干君道”(即太平道)、“天师道”(即五斗米道)、“皇家道”
等。宋金以后,炼养派分南宗、北宗;符箓科教派分为“龙虎”(即天师道,又称正一教)、
门皂、茅山三宗。
    道教炼养派注重修仙长生之术,所炼的丹分为外丹、内丹。外丹是黄白术,末流演变为
点金术,成为化学的前身,中外相同。内丹是炼气,化为内功与内家拳术,以及医学上针
灸、经脉与穴道的研究,末流演变为房中术。道教末流所吹嘘的本事,是世俗人生的理想,
既能财富无穷、长生不老、性能力特强,又能召仙降妖、招魂捉鬼,所以掌握了世俗最高权
力的帝王也大感兴趣。北宋之末,徽宗皇帝对道教尤其着迷,命道教的领导人册封他为“教
主道君皇帝”。金兵占领中国北方后,北方百姓流离失所,惨受欺压,陕西、山东、河北一
带兴起了三个新的道教教派,称为“全真教”、“大道教”、“太一教”,结纳平民,隐然
和异族的统治者对抗,其中尤以全真教声势最盛。
    全真教不尚符箓烧炼,而以苦己利人为宗,所以大得百姓的尊敬。全真教属于道教中的
北宗。元朝虞集《道园学古录》一书中说:“昔者汴宋之将亡,而道士家之说,诡幻益盛,
乃有豪杰之士,佯狂玩世,志之所存,则求返其真而已,谓之全真。士有识变乱之机者,往
往从之,门户颇宽弘,杂出乎期间者不可胜纪。而涧饮谷食,耐辛苦寒暑,坚忍人之所不能
堪,力行人之所不能守,以自致于道,亦颇有所述于世。”全真教的教祖是王喆。
    (这“喆”字也有写作三个“吉”字重叠的,两个字的声音意义都和“哲”字相同。)
    关于他的生平,终南山重阳宫有一大碑,上刻刘祖谦所撰的《重阳仙迹记》,其中说:
“师咸阳人,姓王氏,名喆,字知明,重阳其号。美须髯,目长于口,形质魁伟,任气好
侠,少读书,系学籍,又隶名武选。天眷初,以财雄乡里……后于南时村掘地为隧,封高数
尺,榜曰:‘活死人墓’。……大定丁亥夏,焚其居,人争赴救,师婆婆舞于火边,且作歌
以见意。诂旦东迈,遥达宁海,首会马钰于怡老亭。马亦儒流中豪杰者,与其家人孙氏俱执
弟子礼。又得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王处一、郝大通等七人,号马曰丹阳、谭曰长真、
刘曰长生、丘曰长春、王曰玉阳、郝曰广宁、孙曰清净散人……苦其出神入梦、掷伞投冠、
腾凌灭没之事,皆其权智,非师之本教,学者期闻大道,无溺于方技可矣。”
    金密国公金源铸撰有《全真教祖碑》,其中说:“先生美须髯,大目,身长六尺余寸,
气豪言辩,以此得众。家业丰厚,以粟贷贫人……有谭玉者,患大风疾垂死,乞为弟子,先
生以涤面余水赐之,盥竟,眉发俨然如旧,顿亲道气萧洒,训名处端,号长真子。又有登州
栖霞县丘哥者,幼亡父母,未尝读书,来礼,先生使掌文翰,自后日记千余言,亦善吟咏,
训名处机,号长春子者是也。后愿礼师者云集,先生诮骂捶楚以磨炼之,往往散去,得先生
道者,马谭丘而已。八年三月,凿洞昆仑山,于岭上采石为用,不意有巨石飞落,人皆悚
栗,先生振威大喝,其石屹然而止。山间樵苏者欢呼作礼,远近服其神变。又或餐瓦石,或
现二首坐庵中。……九年己丑四月,宁海周伯通者,邀先生住庵,榜曰金莲堂,夜有神光照
耀如昼,人以为火灾,近之,见先生行光明中。……至登州,游蓬莱阁下观海,忽发飓风,
人见先生随风吹入海中,惊讶间,有顷复跃出,唯遗失簪冠而已,移时,却见逐水波泛泛而
出。或言先生目秀者,即示以病眸;或夸先生无漏者,即于州衙前登溷。凡为变异,人不可
测者,皆此类也。……于宁海途中,先生掷油伞于空,伞乘风而起,至查山王处一庵,其伞
始堕,至掷处已二百余里也。……与众别曰:‘我将归矣!’众乞留颂。先生曰:‘我于长
安栾村吕道人庵壁上书矣。’枕左肱而逝。众皆号恸。先生复起曰:‘何哭乎?’于是呼马
公附身密语。……铭之曰:咸阳之属,曰大魏村,山川温丽,实生异人。幼之发秀,长而不
群,工乎谈笑,妙于斯文。又善骑射,健勇绝伦。以文非时,复意于武,勘定祸乱,志欲斯
举。文武二进,天不我与……”
    碑文中叙述王重阳许多希奇古怪的事迹,自然不可尽信,喝斥飞岩、口嚼瓦石、堕海不
溺、掷伞飞行等等,或许是他显示一些武功,而传闻者加以夸大。人家说他内功深厚,不必
大小便,他即刻在官府衙门前大小便,作风十分幽默。清末广东东莞陈友珊著有《长春道教
源流》八卷,考证王重阳曾起兵与金兵相抗,其中说:“王重阳,有宋之忠义也……据此则
重阳不惟忠愤,且实曾纠众与金兵抗矣。金时碑记,有所忌惮,不敢显言。”
    全真七子都名显当世,他们的事迹在碑文或书籍记载中流传下来。碑文和书籍都很多,
重要的书籍有《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七真年谱》、《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甘水仙
源录》、《金莲正宗记》、《金莲正宗仙源像传》等。元王利用《无为真人马宗师道行
碑》:“马师钰,字玄宝,号丹阳子……山东宁海州人……中元后,重阳祖师造其席,与之
瓜,即从蒂而食,询其故,曰:‘甘从苦中来。’问:‘奚自?’曰:‘终南。不远三千
里,特来扶醉人。’……遂心服而师事之。祖师感化非一,师悟……头分三髻,三髻者,三
‘吉’字,祖师讳也。十四年秋,与三道友言志于秦渡镇,师曰:‘斗贫。’谭曰:‘斗
是。’刘曰:‘斗志。’丘曰:‘斗闲。’师曰:‘夫道以无心为体,忘言为用,柔弱为
本,清净为基。节饮食,绝思虑,静坐以调息,安寝以养气。心不驰则性定,形不劳则精
至,神不扰则丹结,然后灭情于虚,宁神于极,不出户庭而妙道得矣。”金密国公铸《谭真
人仙迹碑铭》:“谭公处端,字通正,号长真子,初名玉,宁海州人,其父即*镣之工,每
里己生资济贫窘……往执弟子礼,重阳使宿庵中。时严冬飞雪,藉海藻而寐,重阳展足令抱
之,少顷,汗流被体,如罩身炊甑中,拂晓以盥余水使涤面,月余,疾顿愈,由是推心敬
事。”王重阳伸脚令谭处端抱住,谭感全身发热,当是王重阳以内功为他治病,盥余水中可
能含有药物,涤面月余而风疾痊愈,这说法自比“全真教祖碑”中简单的叙述更能入信。金
秦志安《长生真人刘宗师道行碑》:“刘先生处玄,字通妙,号长生子,东莱之武官庄
人……承安丁巳,章宗召问至道之要。先生对曰:‘寡嗜欲则身安,薄赋敛则国泰。’”
《元史·丘处机传》:“丘处机,登州栖霞人,自号长春子……金宋之季,俱遣使来召,不
赴。岁己卯,太祖自乃蛮命近臣彻伯尔刘仲禄持诏求之……处机乃与弟子十有八人同往见
焉……经数十国,为地万有余里……既见,太祖大悦,赐食,设庐帐甚饬。太祖时方西征,
日事攻战。处机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杀人。’及问为治之方,则以敬天爱民为
本。问长生久视之道,则告以清心寡欲为要。太祖深契其言,曰:‘天赐仙翁,以悟朕
志。’命左右书之,且以训诸子焉。于是锡之虎符,副以玺书,不斥其名,惟曰‘神
仙’……时国兵践蹂中原,河南北尤盛,民罹俘戮,无所逃命。处机还燕,使其徒持牒招求
于战伐之余,于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与滨死而得更生者,毋虑二三万人,中州人至今称道
之。”元姚燧《王宗师道行碑铭》:“玉阳体玄广度真人王处一,宁海东牟人……尝俯大
壑,一足跂立,观者目瞬毛竖,舌挢然不能下,称为‘铁脚仙’。洞居九年,制炼形魄。长
春颂以诗,有‘九夏迎阳立,三冬抱雪眠’语。出游齐鲁间,大肆其术,度人逐鬼、踣盗碎
石……或以为善幻诬民,因召饮可鸩。真人出门,戒其徒先凿池灌水,挠而浊之,往则持杯
尽饮,曰:‘吾贫人也,未尝从人丐取。今幸见招,愿丐余杯,以尽君欢。’与之,又尽
饮,归,解衣浴池中,有顷,池木沸涸,以故不死。……或谗其善幻,世宗试而鸩之,见不
可杀,悔怒,逐谗者。”元徐琰《郝宗师道德碑》:“郝师大通,字太古,号广宁子,宁海
人……研精于易,因通阴阳律历之术,性不乐仕进,慕司马季主、严君平之为人,以卜筮自
晦……乃弃家礼重阳于烟霞洞,求为弟子,重阳……解纳衣,去其袖而与之,曰:‘勿患无
袖,汝当自成’,盖传法之意也。”《续文献通考》:“广宁坐赵州桥下,儿童戏累石为塔
于其顶,嘱以勿坏,头竟不侧,河水溢,不动,亦不伤。”
    据《续文献通考》及《登州府志》:“孙仙姑不二,号清净散人,宁海县忠显幼女……
父以配马丹阳,生三子。丹阳既弃家从道,重阳祖师画骷髅劝化之,又画天堂一轴示之。姑
弃三子诣金莲堂祈度。重阳赠以诗,改今名,遂授以道要。”
    丘处机远赴西域去见成吉思汗的事迹,随行弟子李志常著有《长春真人西游记》
    (有王国维校注本)
    一书,详述经过及旅途见闻。《长春真人西游记》载有丘处机旅途中的一首长诗:“金
山东畔阴山西,千岩万壑攒深溪。溪边乱石当道卧,古今不许道轮蹄。前年军兴二太子(即
察合台),修道架桥彻溪水。今年吾道欲西行,车马喧阗复经此。银山铁壁千万重,争头竞
角夸清雄。日出下观沧海近,月明上与天河通。参天松如笔管直,森森动有百余尺。万株相
倚郁苍苍,一鸟不鸣空寂寂,羊肠孟门压太行,比斯大略犹寻常。双车上下苦敦颠,百骑前
后多惊惶。天池海在山头上,百里镜空含万象。县车束马西下山,四十八桥低万丈。河南海
北山无穷,千变万化规模同。未若兹山太奇绝,磊落峭拔加神功。我来时当八九月,半山已
上皆为雪。山前草木晓如春,山后衣衾冷如铁。”丘处机、李志常一行,在西行途中见到成
吉思汗攻破花剌子模诸城后屠戮之惨,《长春真人西游记》中有云:“方算端(即苏丹,回
教国王)
    之未败也,城中常十余万户,国破而来,存者四之一。”近代史家新会陈垣先生著《南
宋初河北新道教考》对全真教甚为推重,书中说:“自永嘉以来,河北沦于左衽者屡矣,然
卒能用夏变夷,远而必复,中国疆土乃愈拓而愈广,人民愈生而愈众,何哉?此固先民千百
年之心力艰苦培植而成,非幸致也。三教祖之所为,亦先民表现之一端耳。”后记中又说:
“……觉此所谓道家者类皆抗节不仕之遗民,岂可以其为道教而忽之也……诸人所以值得表
扬者,不仅消极方面有不甘事敌之操,其积极方面复有济人利物之行,固与明季遗民之逃禅
者异曲同工也。”
    据陈垣先生考证,全真教历任掌教,自王喆以后,依次为马钰、谭处端、刘处玄、丘处
机、尹志平、李志常、张志敬、王志坦、祁志诚、张志仙、苗道一、孙德或、蓝道元、孙履
道、苗道一(二次接任)、完颜德明。其中谭处端曾任教主,尹志平寿至八十三岁,《射
雕》、《神雕》两书中写他们早死,并非根据史实。全真七子和以后历任教祖未必都会武
功,他们炼气修习内功,主要是健身却病之术。
    在《神雕侠侣》书中出现的耶律楚材,是成吉思汗的近臣
    (“蒙古”两字的汉译,据说是耶律楚材所创)
    ,当丘处机会见成吉思汗时,耶律楚材和他时相往来,作诗唱和。但耶律楚材信奉佛
教,对于丘处机得到成吉思汗的优待
    (命丘处机通管天下僧尼,豁免道士赋税差役,但僧人不能豁免)
    十分不满,在他所著的《西游录》中对丘处机大肆攻击。今人姚从吾先生著有《耶律楚
材西游录足本校注》专文,详加分析,认为耶律楚材的攻击都是从宗教的偏见出发,不能成
立。
    《列仙全传》是明朝万历年间刊行的一部有文有图的道家传说故事书。中国的神仙传
记,以题名汉刘向撰的二卷《列仙传》为最早,陶弘景、葛洪、孙夷中、杜光庭、沈汾等相
继有所编撰。最大部头的是北宋初年乐史所撰的《总仙记》,共一百三十卷,相信传说中的
全部仙人都已包括在内,但已失传。《列仙全传》九卷,叙述了五百八十一位仙人的故事,
起自老子、木公、西王母,一直叙至明朝成化、弘治年间。其中许多并不是仙人,只是会幻
术或得到皇帝封号的道士。在现存的这类书籍中,这是内容最丰富的了。
    这书号称是王世贞编辑,又有李攀龙序,但多半是刊行此书的汪云鹏所伪托。汪云鹏是
徽州“玩虎轩”书铺的主人,曾刊行许多附有精美插图的书籍和戏曲本子。“射雕”第四集
中所附王喆、马钰、谭处端、丘处机、郝大通、王处一等六人的图像都出于此书。《列仙全
传》中也有刘处玄与孙不二两人的故事,但没有图。六幅图中所绘全真教六位领袖的故事,
都强调神怪法力。图中王重阳手中提铁罐,因他曾提铁罐乞食。他有许多特立异行,常人以
为他是疯子,叫他“王害风”,风同疯,即称他为“王疯子”。马钰逝世那一天,对门人
说:“今日当有非常之喜。”不久听得空中有音乐声,仰见仙姑乘云而过,仙童玉女,拥导
前后,对马钰说:“我们先去蓬岛等你。”当夜马钰在大风雷中去世。谭处端在高唐县写了
“龟蛇”二字送给茶馆主人吴六,吴挂在茶馆里,后来邻舍失火,延烧甚广,只有吴六的茶
馆不遭波及。延祥馆中有枯槐一株,丘处机以杖绕而击之,喝道:“槐树复生!”槐树至今
荣茂。郝大通图中所绘是他在赵州桥边头顶砖石小塔的故事。王处一图中所绘是王重阳飞伞
二百里而传书的故事。
    《射雕英雄传》中所说的黄裳真有其人。近人陈国符先生《道藏源流考》中考证宋徽宗
访求天下道教遗书刻板的经过颇详。徽宗于政和三年下诏天下访求道教仙经,所获甚众。政
和五年设经局,敕道士校定,送福州闽县,由郡守黄裳役工镂板。所刊道藏称为《政和万寿
道藏》,共五百四十函,五千四百八十一卷。黄裳,字晟仲,人称演山先生,福建延平人,
高宗建炎三年卒,年八十七。《演山先生神道碑》中说他:“颇从事于延年养生之术。博览
道家之书,往往深解,而参诸日用。”黄裳刊印道藏的名气很响,后来明教刊印经书,也借
用他的名字。陆游《渭南文集卷五·条对状》:“明教伪经妖像,至于刻版流布。假借政和
中道官程若清为校勘、福州知州黄裳为监雕。”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