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联
 
作者:金庸

    百剑堂主在《吟诗作对之类》一文中提到了杭州的两副对联,因为我是杭州人,他问我
在杭州的无数对联之中,对哪几联印象最深。我首先想到的,是月下老人祠那一联:“愿天
下有情人,都成为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这联的上联原出《续西厢》,金圣
叹批《续西厢》从头骂到底,只对最后这两句赞赏备至。我想这一联人人看了都会高兴,文
辞亦佳(月下老人祠有签词九十九条,全部引自经书诗文,雅俗与此间黄大仙签词不可同日
而语)。还有阮元为杭州贡院所撰的那一联:“下笔千言,正槐子黄时,桂花香里;出门一
笑,看西湖月满,东浙潮来。”这联我是在小时候记得的,以后每次学校大考或升学考试,
紧张一番而缴卷出场时,心头轻松之余总会想到它。

    百剑堂主所提到岳坟前“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那一联,出自一个姓徐的
女子手笔(陆放翁有“青山是处可埋骨;白发向人羞折腰”联,亦颇见风骨)。抗战时我在
重庆念书,那时国民党政府时时有向日本求和之想,有些御用教授们就经常宣传“岳飞不懂
政治、秦桧能顾大局”的思想。有一次陶希圣(他奉敌伪之命来重庆活动)到学校里演讲,
语气间又宣传这套理论,我们一些同学们听得很气愤,在他第二次演讲之前:先在黑板上写
了“青山白铁”这副对联,他见了心里有数。就不再提这个话题了。

    旧时家中有一小轩,是祖父与客人奕棋处,轩里挂了一副对联:“人心无算处;国手有
输时。”当时不懂当中妙处,现在想来,这里面实在颇有哲理。

    百剑堂主曾撰一联:“偏多热血偏多骨;不悔情真不侮痴。”我见了很喜欢,他用宣纸
给我写好,请荷里活道某店裱起,挂在斗室之中,不觉雅气骤增。

    我写《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回目全不考究,信手挥写,不去调叶平厌,所以称
不上对联,只是一个题目而已。梁羽生兄甚称赏我“盈盈红烛三生约,霍霍青霜万里行”两
句(上句写徐天宏与周绮婚事,下旬写李沅芷仗剑追赶余鱼同),但比之百剑堂主的每回皆
工,那是颇为不及了。

    前几天《大公园》中登载文怀沙先生一篇《韩愈与贾岛》的文章,认为“鸟宿池边树,
僧敲月下门”两句中,“敲”字确比“推”字好,因为这有“鸟鸣山更幽”的意境。“鸟鸣
山更幽”本来是宋王籍的诗。《梦溪笔谈》中说:古人诗有“风定花犹落”一句,素来认为
无人能对,王安石用“鸟鸣山更幽”来对。王籍原联是“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两句
意思一样,王安石这一联集对却是上句静中有动,下句动中有静,比原句更工。旧诗律诗中
必有对偶,所以好对不胜枚举。古人因对成妙对而发达做官的事,笔记小说中也记载得很
多。如宋时宰相词人晏元献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一句,数年不能得到好对,一天晚上与一
个小官王琪一起散步,谈起这事,王应声道:“似曾相识燕归来。”晏大为赏识,从此王琪
做官就一帆风顺了。

    我从前在江南故乡时很爱听说书,在听说《三笑》时就曾听到许多妙对。唱弹词的人说
文徵明在追求爱人时,那位小姐出对道:“因荷(何)而得藕(偶)?”文徵明对道:“有
杏(幸)不须梅(媒)!”于是好事得谐。又据说金圣叹被杀头时他儿子吟道:“莲(连)
子心中苦。”金老先生对曰:“梨(离)儿腹内酸!”两对一喜一悲,虽都未必真有其事,
但对偶双关,确不容易。

    对对子既要工,又要快,不比其他文章可以慢慢琢磨。有一本笔记中记载一个故事:陆
文量在浙江做官,有一天与管教育事务的陈震一起饮酒,见陈是个光头佬,就出对嘲他:
“陈教授数茎头发,无计(髻)可施。”陈震立即对道:“陆大人满脸髭髯,何须如此。”
以成语对成语,很有本事,陆大为叹赏,笑道:“两猿截木山中,这猴子也会对锯
(句)。”陈震笑道:“我也要不客气了,幸勿见怪。”于是对道:“匹马陷身泥内,此畜
生怎得出蹄(题)?”两人抚掌大笑竟日。

    据说从前有个人名叫李廷彦,曾献百韵诗给一位大官,中间有一对云:“舍弟江南殁,
家兄塞北亡:”那位大官看了很同情他,道:“想不到你家里竟接连遭到不幸。”李廷彦忙
道:“实无此事,那是为了对仗工整才这样写的。”作对至此,可说形式主义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