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六
第十二章 成败得失

    辜月明睁开眼睛,曙光从门道的入口射进来,乌子虚仍靠墙躺在身旁,无双女则呆瞧着乌子虚,见辜月明醒过来,轻柔的道:“他去了!”

    辜月明明知如此,仍忍不住猛坐起来,伸手抓着乌子虚的肩头,接触到他冰冷而失去了生命活力的遗体。

    乌子虚双目轻闭,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

    无双女俏睑露出无可名状的哀伤,轻轻道:“他去得很安乐,希望他已找到梦中的女神。”

    辜月明感到自己的心剧烈而痛楚的跳动着。他知道,他已永远失去了唯一的朋友,从此阴阳相隔;又知道他或仍然“活着”,还找到他一直寻找的东西,只是再没法和自己说心事,开玩笑。

    辜月明百感交集,放开抓着乌子虚的手,回头朝通道尽处闭上的铜门瞧去,道:“他最后这个笑容,正是要告诉我们不用为他哀伤,他已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功德圆满地完成今世轮回的使命,再没有任何遗憾,他的生命虽然在这里结束,但他另一个生命,却在另一个神奇的天地展开。”

    无双女垂下螓首,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你所说的,为何这么像女神曾向我说过的话。”

    辜月明沉吟片刻,问道:“双双见过女神吗?”

    无双女低声道:“我不但见过女神,还回到前世服毒自尽前的一剎那,死在你的怀抱里,对生死我已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辜月明长身而起,来到无双女身前双膝跪下,诚心诚意的道:“双双!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无双女娇躯剧震,仰起螓首,朝他望来,泪水涌上了她的眼睛。

    辜月明不顾一切的把她拥入怀里,用尽全身气力抱紧她,心中充盈着这一辈子从未有过的激情。他并不是只为前世的罪疚对她作出补赎,而是深深的爱上她,爱上她的一切,没有了她,他将会变成一无所有的人,生不如死。

    她在他怀里颤抖着,毫无保留的反搂着他,前世和今生融合在一起,再没法区分开来。

    昏暗的廊道明亮起来,金芒绽射。

    辜月明首先察觉,在无双女耳边道:“夜明珠亮了。”

    无双女“呵”的一声离开他的怀抱,满脸红晕的看着金光四射的楚盒。

    藏在乌子虚腰带的夜明珠亮起来,透过腰带金光迸射。

    辜月明用手托着无双女巧俏的下颔,让她面对着他,信心十足的道:“这是云梦女神对我们的提示,凤公公来了。双双不用担心,云梦女神已为我们安排妥当。这绝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话犹末已,乌子虚腰带内的夜明珠黯淡下来,楚盒上其它六颗就更明亮了。

    凤公公立在湖旁,聚精会神看着笼罩湖面的浓雾,不发一言。

    花梦夫人和一众将领立在他后方,大军已把整个大湖重重包围。

    莫良跪在一旁,禀告道:“小人在此湖南面处嗅到神捕粉的气味,追着气味到这里来,小人敢肯定五遁盗投湖去了。”

    凤公公冷然道:“五遁盗不会在另一边离湖登岸吗?”

    莫良惶恐的道:“小人怎敢疏忽,已沿湖搜了一次,没有再嗅到神捕粉的气味。”

    凤公公道:“退下去!”

    莫良大气都不敢透一口,起立退往一旁。

    凤公公伸手到怀里去,众人都看得不明所以,只有花梦夫人晓得他是要掏出金刚橛,只不知此橛能否如凤公公所说般能辟妖降魔。

    凤公公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举起金刚橛,喝出没有人明白他在说甚么的藏密咒语。

    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事发生了,密咒仍在湖面回荡之际,蓦地狂风大作,湖上的浓雾被吹得随风四散,由浓转薄,朝阳在对面地平远处现出朦胧的红影,愈趋清晰。

    不但湖上的雾开始消散,整个云梦泽的水雾也开始消失。

    湖心的山城废墟逐渐出现轮廓,晨光取代了雾气,云梦泽显露出它的真面目。

    人人头皮发麻,看得目瞪口呆。

    凤公公则面露喜色,握橛的手不受控制的抖颤起来,可见他的心情是如何激动。

    云散烟消的一刻,丘九师、百纯、阮修真和冀善推进至离古城半里许处的疏林区,到此刻他们才看到前方百多步外便是一组敌人,阻着去路。

    四人像其它人般呆瞪着湖心山城逐渐暴露在日光之下,心中的震撼实是难以形容。纵然古城现形于光天化日之下,仍无损其神秘分毫。

    它本身已是个谜。

    丘九师喃喃道:“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阮修真向冀善问道:“凤公公懂法术吗?”

    冀善神色凝重的道:“他一向醉心藏密的手印和咒语,至于他有没有暗地里修练,我便不清楚了。”

    丘九师盯着远方高举金刚橛的凤公公,皱眉道:“这算不算破掉云梦女神的仙法呢?”

    百纯低呼道:“我看到师姐啦!谢天谢地,她仍然安然无恙。”

    阮修真道:“九师!还记得吗?曾经有一个时间,我们想到破法的办法,但破法却等于彻底的失败。”

    冀善和百纯听得一头雾水,不过说话的是以智计著称的阮修真,遂用心聆听,不敢打岔,以免扰乱他的思路。

    丘九师点头道:“当然记得!”

    阮修真又道:“你们之所以能逃出岳阳城,全因气候突变,狂风雷暴配合得天衣无缝,令不可能的事变成事实。由此可见云梦女神有能操控天气的神通,也只有衪有这个能力。”

    冀善明白过来,道:“阮先生是指现时大雾散去的局面,是云梦女神一手造成,与凤公公没有半点关系,却令凤公公以为自己已降服主宰云梦泽的女神。”

    阮修真欣然道:“正是如此。现在我们唯一应该做的事,是静观其变,看云梦女神如何收拾凤公公,只有衪能使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

    辜月明有个古怪的感觉,夜明珠由明转暗的“提示”,不是来自云梦女神,而是来自乌子虚,他仍在与自己并肩作战。

    辜月明捧起楚盒,仔细研究,又用手触摸镶嵌在盒面的夜明珠,道:“双双你看!留在盒面的六颗夜明珠,都是不可能拔出来的,而掉下来那颗夜明珠空出来的凹痕较其它浅些和大些,故只要受到震荡,便会脱落。可见七颗夜明珠,有一颗是活的,可以取出来,其它都镶死了。”

    无双女讶道:“这么奇怪!”

    辜月明目光投向乌子虚,道:“他说过开启楚盒的方法,肯定与七颗夜明珠有关,这颗活的夜明珠,当是关键所在。”

    此时一阵阵狂风卷进门道里来,吹得两人衣发飘扬。

    辜月明向乌子虚的遗体微笑道:“朋友!我说得对吗?”

    乌子虚仍是那副含笑而逝的模样。

    无双女低呼道:“月明!浓雾升上去了。”

    辜月明没有朝门道看去,伸手到乌子虚怀里,掏出夜明珠,藏到自己腰带里去。

    “咚!咚!咚!”

    城外鼓声鸣响。

    辜月明爱怜地看着因腿伤靠墙坐着没法移动的无双女,道:“这是招降的鼓音,如果我不去向凤公公献宝,他会攻进来。双双安心在这里休息,等我出去应付凤公公后,然后回来照顾你。”

    无双女骇然道:“月明!呵!”

    辜月明重重吻上她香唇,与她热烈缠绵片刻后,神采飞扬的道:“我是首次去求生而不是求死,双双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

    说毕一手抱起楚盒,断然起立,又解下宛剑,朝出口走去。

    辜月明左手挽着楚盒的一边底部,让另一边抵着腰,神态优闲的走出城门,踏足朝阳斜照下山城直抵离岸半丈许处的驰道,凤公公就立在驰道尽端处的岸边,身后是花梦夫人和一众将领。

    以千计的战士,重重包围着山城,除非他能胁生双翼,否则已陷身无路可逃的绝地。

    数千双眼睛,箭矢般落在他身上,更被他挽着的楚盒吸引。

    楚盒上的夜明珠收敛了,不再是大放金芒,但仍是闪烁生辉,夺人眼目。

    只要是有眼睛的,便知此盒非一般凡物,光是其介乎金和铜的质地,反映着从山城一方斜射而下的阳光,已令人生出异样的感觉,虽然除有限几个人外,没有人晓得那是甚么东西。

    辜月明见凤公公的眼睛瞇得更形窄长,知道他因自己将楚盒公开示众,触犯了他不可泄漏楚盒一事的天条,心生杀机,心中暗笑。同时脚步不停的涉水走到驰道中段的位置,不论离山城入口又或凤公公立处都是约二十五步的距离,肃立敬礼道:“月明向大公公请安问好。”

    站在凤公公身后的花梦夫人心中大讶,她从未见过辜月明这副神态,不但意气飞扬,且充满生机斗志,像天下间再没有能难倒他的事,一时间失去了的希望又被燃着了,虽然她完全不明白辜月明凭甚么去和凤公公争一日之短长。

    四周鸦雀无声,只有数千人的呼吸声,辜月明说话的声音远传开去,丘九师等四人亦可听个清楚。

    凤公公压下心中怒火,事实上近三十年来,他的修养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极少动气,但不知如何,见辜月明拿着令他梦萦魂牵的宝盒走到半途止步,摆明是要玩手段,登时怒火攻心。当然!他绝不可以动气,在斗争中这是愚蠢的行为,特别于此楚盒即将到手,于此生命最重要的时刻。

    凤公公淡淡道:“月明不必多礼,还不过来给我看清楚你一点。自月明离京之后,公公一直在担心你的生死安危,现在见到你神采犹胜当日,可以放心了。”

    辜月明从容道:“这个容易,只要大公公肯答应我几件事,并表示出诚意,月明会立即把大公公命我寻找的东西献上,好完成此行的任务。”

    包围古城的部队由上至下人人动容,哄动起来,敢以这种口气和态度,向凤公公说出充满谈判意味的话,辜月明是不是嫌命长了?

    凤公公举手,起哄的吵声立即敛收,回复先前人人屏息静气的情况。

    凤公公垂手,哑然笑道:“我的确看错了月明,指的却不是月明曾向我说过不畏死亡的话,而是想不到月明竟是个蠢材。纵然月明有剑在手,但只要我一声令下,保证月明万箭穿心而亡,何况月明身上烂铁也没有半把,凭甚么来和我谈条件呢?难道月明以为可空手毁掉宝盒吗?”

    辜月明好整以暇的双手捧起楚盒,以本抵着腰际的一面向着凤公公,赫然是只余一个凹痕的那一面,欣然道:“公公的确看错我了,恰恰相反,我现在不但害怕死亡,且是怕得要死,怎敢做出惹来万箭穿心的蠢事?大公公看到吗?此盒现在只余六颗夜明珠,第七颗在我的朋友五遁盗手上,他正在城内密切注视我的情况,只要我有甚么不测,立即捣碎第七颗夜明珠。哈!楚盒虽毁不了,不知夜明珠是不是同样水火不侵,兵刀无功呢?”

    凤公公一双长而细的眼睛张了开来,露出内里杀机剧盛的眸神。

    辜月明暗地里紧张起来,如果乌子虚所料有误,夜明珠与开启楚盒没有丝毫关系,那他将要赔上性命,输掉一切。

    好半晌后,凤公公长笑道:“好一个辜月明,不枉我这么看得起你。月明说吧!有甚么心事尽管说出来,你为我立下大功,只要公公办得到的,公公都会依你的话。”

    人人心中大讶:疑惑难解。以凤公公如日中天的权势地位,怎会向任何人屈服?

    辜月明悠然道:“我有三个条件,首先大公公须恢复夫猛大将军的声誉,还他一个清白,他不但没有挟带私逃,且为保护楚盒牺牲性命,他的遗体就在古城内。”

    凤公公欣然道:“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我全无异议,夫大将军和薛廷蒿的声誉由这刻开始恢复了,我还会请皇上追封他们。第二个条件又是甚么呢?”

    辜月明道:“第二个条件是大公公不得在得到楚盒后向月明和有关人等算帐,包括花梦夫人、五遁盗、夫大将军的女儿和我的族人在内。当然!由今天起,我再没有军职在身,甚么官将之位,一概与我无关。”

    凤公公微笑道:“月明太多疑了,你为我立下大功,公公宠你爱你还来不及,怎舍得杀你呢?这样的条件,根本不成条件。”

    辜月明道:“第三个条件,就是大公公必须为以上条件,当着云梦泽的神灵和包围古城的将兵立下誓言,以示诚意。”

    凤公公狠盯着他,缓缓道:“月明不嫌自己太过分了吗?”

    辜月明回敬他的目光,没有说话。

    城湖区静悄无声,只有一群飞鸟横过上空振翅拍翼的微响。

    凤公公显然拿他没法,仰望晴空,半晌后,一字一句沉声道:“我谨在此立誓,只要月明你交出完整的楚盒,刚才答应的两件事,会如实执行,如有违此誓,教我生则受尽病痛折磨,死则永不超生。天上的神灵,尔等在场的每一个人,可作明证。”

    辜月明唱喏道:“多谢大公公恩赐。”说罢就那么举步朝凤公公走过去。

    簇拥着凤公公的将领亲随,人人紧张起来,谁都晓得辜月明的厉害,虽然是赤手空拳,怎知他还有没有别的手段,如非凤公公打出勿要妄动的手势,恐怕已有人刀剑离鞘。

    辜月明轻松的跨过驰道和岸边的空隙,直抵凤公公身前,躬身双手奉上楚盒。

    凤公公双目射出炽热的神色,双手接过楚盒时,竟抖颤起来,可知他内心的激动。

    花梦夫人明白,岳奇明白,其它人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么一个盒子,对见惯奇珍异宝的凤公公有何吸引之处。

    凤公公沉声道:“第七颗夜明珠呢?”

    辜月明伸手入怀,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要紧张,因为直至此刻,他仍不知自己是不是做对了,还是大错特错。唯一可令自己安心的想法,是直至此刻仍没有另一个选择,从而推测出一切仍是在云梦女神的控制下,每一个人仍深陷在那个命运的布局中。

    他以两个指头捏着夜明珠,递给凤公公,夜明珠又回复金光灿烂的本色。

    他的行动立时引起一片哄闹,人人晓得精明如凤公公者,也被他愚弄了。

    凤公公此时哪来闲情与他计较,一手抱着楚盒,另一手接过辜月明递来的夜明珠,身体挺得更笔直了,一下子像年轻了数十岁,眼睑内的眸珠闪闪生辉,脸上生气勃发,喝道:“所有人全退到三丈之外去,月明留下来。”

    众人潮水般往后退开,凤公公盯着辜月明,压低声音道:“月明晓得开启楚盒之法吗?”

    辜月明坦然道:“不知道!”

    凤公公喝道:“搭帐!”

    闻令亲兵蜂拥而至,搬来帐幕支架,就在凤公公身后手法纯熟的架设一个方帐。

    凤公公把夜明珠纳入怀里去,改以双手捧着楚盒,看情况他即使累死也不会交给手下代劳,让楚盒离手。

    凤公公显然正处于最颠峰的状态下,没有丝毫倦容,精神奕奕,目光回到辜月明身上,点头道:“我相信月明。”稍顿又道:“我为何肯相信月明呢?”

    辜月明又再面对凤公公的问题,又是不能不答,苦笑道:“大概因我是个不贪宝物的傻瓜吧!”

    凤公公哑然失笑道:“月明真风趣,公公怎会为这个原因相信你?坦白说,我根本不相信任何人,而若我不是这样的人,早给冀善宰了!对吗?正因为我不相信任何人,所以我知道站在我身后的岳奇,是冀善布在厂卫的内奸,我还故意让他去接触你的红颜知己花梦夫人。月明该比我更明白男女之间的事,在那样的绝境里,俊男美女,同病相怜下,最易生情愫。干掉岳奇该没有违背我对月明的誓约,月明同意吗?”

    凤公公反击了。

    辜月明生出非常古怪的感觉,似在这一刻才真正返回现实里去,而在此之前一直有种如在梦中、难辨真假的感觉。

    凤公公的心肠实在坏透了,对敌人像猫戏耗子般摆布捉弄。

    幸好辜月明没有一刻比此刻更清楚他和乌子虚、云梦女神所组成的无敌组合,仍是所向无敌,凤公公也不是对手。若无其事的道:“一切依大公公的意思办。”

    华丽的巨型方帐,已矗立在凤公公身后,在这个背景衬托下,这个当朝最有实权的老太监,益发有不可一世的气概。

    凤公公喝道:“布防!”

    丘九师等看着凤公公的人竖起方帐。

    百纯不解道:“辜大哥怎可以把湘果交给凤公公呢?”

    阮修真道:“辜月明这么做,肯定有我们不明白的原因。”

    丘九师道:“这头老狐狸怎会忽然失去耐性?不可以回到船上才慢慢享用湘果吗?”

    冀善神色凝重的道:“他是逼不得已。这几个月来他的健康情况急转直下,不时出毛病,可知他大限将至。所以纵然他清楚身体的状况不宜舟车劳顿、长途跋涉的南下洞庭,仍不得不亲身赶来。我敢肯定他离京前服下人参灵芝一类大补之药,以催发潜能,但利等于弊,一旦药力消失,他的生命也会被掏空,大有可能立即倒毙,所以楚盒到手,一刻都不愿浪费。”

    阮修真双目亮了起来,道:“这么说,凤公公也是没有另一个选择。”

    冀善叹道:“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是,盒内盛装的不是仙果而是毒果,让这大奸贼自作自受。”

    丘九师等不由紧张起来,聚精会神遥观情况的发展。

    三十多个凤公公的心腹手下,把丈半见方的帐幕团团围着,守护四方。

    凤公公盯着辜月明,双目射出残忍冷酷的神色,摇头叹道:“月明太低估我了,要和我作对,你还未够资格。本来你为我立下大功,我只会对你宠爱有加,你却公然来下我的面子。要整治你,方法多不胜数,你开出的两个条件管甚么用呢?我会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滚!给我滚回城道中间你刚才的位置去。”

    辜月明洒然一笑,掉头便走。

    直至他回到刚才的位置,凤公公捧着楚盒,进入方帐,门幕垂下。

    数千人的目光,全集中到竖立岸旁的方帐去,气氛诡异,众兵将只以为凤公公是要在帐内开启盒子,以检视内藏的珍宝,只有辜月明等几个知悉内情者,晓得凤公公要在帐内的隐蔽空间服食湘果。

    一阵长风从湖心的远古城池刮过来,吹得旌旗猎猎作响,掠过水泽荒野,望无终河的方向吹去。

    辜月明立在驰道中段的位置,盯着方帐,心忖这个命运之局,已到了最后的一刻,一切将见分明。

    没有人敢呼一口大气,没有人知道帐幕内的情况。

    蓦地帐内传出凤公公疯狂了般的嘶喊怒叫声,人人听得胆颤心惊,不明所以时,楚盒破开门幕给掷了出来,“当”的一声落到帐幕丈半外的地上,还翻了两转,差点砸中其中一个守卫,可见凤公公大怒泄愤下,用的力道是多么狂猛。

    所有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追着楚盒,几乎认不出是同一个盒子。镶在盒面的夜明珠再没有半点光泽,盒子核心的部分凸离盒面,只有底部处与盒子相连。

    楚盒内竟是空无一物。

    众人的目光又回到帐幕去,瞪着幕门,预期的是暴跳如雷的凤公公从帐幕冲出来,大发雷霆,看谁遭殃。

    守护帐幕的亲兵呆立不动,不知该如何反应,没有凤公公的指示,连打开幕门这样简单的事也没有人敢去做。

    在万众期待下,凤公公枯瘦的手伸出幕门外,似要抓着甚么似的,或许只是想掀帘而出,倏地抖颤起来,还抖颤得很厉害。众人仍末想清楚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时,凤公公冲幕而出,其容颜像忽然衰老了十多岁般,脸上再没有半点血色,发了疯似的两手往头上不住乱抓,步履跆踉,“蓬”的一声直仆往地上,抽搐了几下,再没有任何动静。

    全场数千人,由上至下,包括辜月明在内,人人呆若木鸡,只知瞪眼看着。

    “圣旨到!”

    值此人心惶惑、军心大乱之时,没有一句话比这三个字更有镇慑力。

    众人循声瞧去,冀善一手高举代表皇上亲临的龙符,另一手执着圣旨,从包围网的后方急步走来,战士们认得他是凤公公的心腹太监,连忙让路予他通过。

    辜月明心中一阵激动,乌子虚说过的话在他心中响起,因为有云梦女神作他们组合的成员,所以最后的胜利,必属于他们。

    现在胜利已降临他们这一方。楚盒竟然是空的,活活气死了凤公公。

    湘果究竟到了哪里去呢?为何凤公公深信不疑湘果藏在盒内?

    这些疑团,大概永远也没有人能弄清楚。

    岳奇大声应道:“圣旨到!全体人员下跪接旨。”

    说罢领头下跪,他两旁的将领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谁先跪下去,接着其它将领亦曲膝跪地。数千战士慌忙跟随下跪。

    辜月明长吁一口气,含笑向一脸惊喜的花梦夫人举手问好后,掉头返城去了。

    一切将重新开始。

    (第十二章完)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