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六
第八章 水泽迷城

    星空消失了,夜雾像一面无所不包的网,笼罩着整个云梦泽,一个拥有无数水潭,令人迷惑不解鬼域似的地方。在这里发生的事,再不可依常理去猜测。

    狼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忽远忽近,似乎在泽内的野狼,正成群结队的四出觅食,更添危机处处的感觉。

    乌子虚领着辜月明和无双女登上小丘,来到一堆乱石处,道:“我就是在这里找到夜明珠,珠子当时放在这块大石上。”

    辜月明左手高举火把,照亮了方圆数丈之地,怀疑道:“你不会记错吧?在大雾里,这里处处都差不多是那个样子。”

    无双女纵目四顾,迷雾处处,令人看不通,看不透,只隐隐看到丘坡下水潭密集。

    乌子虚苦笑道:“给你这么一说,我又不敢太肯定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在认路上我有特殊的天赋,到过的地方绝不会忘记。”

    辜月明朝东望去,道:“如果我们的推测正确,双双的父亲应是在这里被戈墨的弩箭射中背上的楚盒,致其中一颗夜明珠脱落掉在石上,那古城就该在丘坡对面不远处。就算我们找不到古城,也可看到古城所在的山峦,除非鬼神的力量,能令整座山消失。那怎么可能呢?”

    无双女向乌子虚道:“云梦女神不正和你在热恋中吗?是不是现在已移情别恋了?”

    这两句无心之言,狠狠刺中乌子虚的最痛心处,他的脸色立转苍白,沮丧的道:“不要再提了,我极可能被衪欺骗了感情。”

    无双女愕然道:“你在说甚么?”

    辜月明露出坚决的神色,道:“站在这里不是办法,我们往东搜索过去,希望女神玩的只是一种障眼法,纵然看不见古城,也可凭碰触感觉到它的存在。”

    乌子虚摇头道:“没有用的,否则早被凤公公派出的人把古城碰撞出来了。”

    无双女失声道:“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发呆吗?”

    乌子虚看看无双女,又看看辜月明,忽然放开喉咙,朝东狂喊道:“云梦女神,我们依约来啦!你究竟见不见我们?”

    刚说完最后一句话,蓦地狂风大作,周围浓得化不开的迷雾被从四面八方刮来的强风,吹得盘旋卷舞,仿如形状干变万化的妖魔鬼怪,也吹得火把欲灭。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均是头皮发麻。从没有一刻,他们如此清楚明确地感觉到云梦女神的存在,感觉到他的力量。

    乌子虚直勾勾的望着前方,惊呼道:“我的天!你们看!”

    风平息下来,火把回复光明。

    透过旋舞如神的飘雾,一座古城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三人眼前。

    这座曾矗立在战国时代的坚固古城,现在只剩下被烈火烧焦了、历尽沧桑的黑色废墟,长满了树木和杂草,成为虫蚁栖居之所。

    刚才他们看过去,见到的是一座大湖,古城就筑在此湖中心冒起的一座小山处,山城被湖水包围,一条驰道从山城最外围的城墙缺口延伸出来,到离岸数尺许处止,大半浸在湖水里。

    山城筑建三重城墙,一重比一重高,还留下城楼角楼的残余痕迹,依稀看得出当时威武的模样。最外围的城墙,伫立岸边,崩塌得最厉害,再没有任何防御的作用。

    三人不眨眼地呆瞪着眼前令人意想不到的奇景。

    船舱内,刚被松绑的阮修真惊魂未定的道:“幸好我不懂武功,否则皇甫老贼肯定会挑断我的手筋脚筋,你能救的只是个废人。”

    百纯心中暗抹一把冷汗,如果丘九师不能扭转局面,被挑断手筋脚筋的就是丘九师。

    丘九师以推拿助他行气活血,问道:“你听到整个过程了?”

    阮修真点头表示听到,怀疑的问道:“你真的杀了季聂提吗?”

    丘九师道:“他的确死在我手上,但其中的情况异常复杂,不是几句话就能交代。随我们到岳阳去的兄弟情况如何?”

    阮修真愤然道:“谅皇甫老贼不敢伤害他们,我们昨天登船后,方发觉皇甫老贼和他的人密藏船上,是我命令各兄弟不可反抗,因为我深信云梦女神有更巧妙的安排,现在终证实我没有看错。”

    丘九师走出舱外,片刻后回来道:“他们给关在下层的货舱里,我已命人放他们出来。”

    又向百纯道:“害百纯受惊了。”

    百纯还他一个甜蜜的笑容,道:“算甚么呢?”

    此时一个手下扑进来道:“有船来了。”

    丘九师三人大吃一惊,难道凤公公这么快赶到,又知道直寻到这里来?

    三人踏足通往古城入口的驰道,心中都涌起难以形容的感觉。云梦女神是不是正在城内恭候他们的来临?

    此时山城的上方出现星空,城墙依山势盘绕螺旋而上,直至山顶,最高处是一座崩塌了的建筑物,整座山城就像一个底阔顶尖的法螺。

    在火把光照耀下,驰道尽处的城门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门洞,仍可看出城门突出于墙体外部,有里外两门,呈瓮形。可以想象颛城兴盛之时,整个城池以位于最高的神殿作山城的中心,然后由层层盘旋而下的城墙和山道组成城池的骨干,所有宗祠、市楼、街巷、民宅便安置在这个设计严谨、形体完整的环境里。

    无双女的心忐忑跃动,如果辜月明没有猜错,进入门洞后当可发现爹的遗体。

    辜月明则是一步一惊心。换作以前的他,是绝不会有任何畏惧的,但现在的他,真的不愿就这样死掉,为的正是跟在后面的无双女。乌子虚说得对,他再非生无可恋的孤独剑客。如果这是云梦女神的手段,先令他对生命生出恋栈之心,然后才置他于死,那云梦女神对他的恨意,真是倾尽天下江河之水,也难以清洗。

    乌子虚的目光从长满藤蔓的城墙,往上移向坍塌了大半、搭满了燕子窝的城楼,满怀感触的道:“真难想象我和你曾在这座城池并肩作战,力抗敌人达八年之久。打这么久的仗,只要是人,都会厌倦战争和死亡。唉!你的心情如何呢?”

    辜月明苦笑以对,道:“楚盒能难得倒你吗?”

    乌子虚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只要给我这个机会,我保证你可以看到里面盛装的仙果,关键处肯定在七颗夜明珠上。问题在仙果只有一个,我们却有三个人,分开作三份,不知会不会影响它的效力?”

    辜月明道:“你够胆量便服下它吧!你既已一无所有,生无可恋,值得试试看。”

    乌子虚双目亮了起来,道:“或许我毕生找寻的东西,不是云梦女神,而是湘果,谁弄得清楚呢?”

    无双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低声骂道:“花心鬼!别忘记这是谁的地盘。”

    辜月明岔开道:“终于来了,双双有甚么感觉?我从未见过双双心情这么好。”

    乌子虚起哄道:“对!让我来猜猜看!双双之所以心情转佳,是因发现了当今之世唯一一个不花心的男人。”

    谈笑间,三人进入门洞,踏足古城。

    一阵阴寒的风从后刮来,火把被吹得明灭不定、仍隐约照见门洞后是个广场似的地方,但已长满杂树野草,一个人正俯伏地上,背上负着个背囊。

    无双女娇躯剧震,街口叫道:“爹!”

    三人朝夫猛伏尸处举步。

    来的只有一艘船,比他们的鹰船小上一半,长四丈许,是在底部装上四轮的车轮轲,只要派人转动底轮,在水上灵活如鱼,滑行如飞,最适合在内河行走。

    此时车船闪亮灯号,隔远向他们打招呼。

    丘九师皱眉道:“是岳阳帮的船,他们来干甚么?”

    阮修真也来到舵楼上的指挥台,道:“小心点,他们或许是来见皇甫天雄。”

    丘九师喝道:“叫来人减慢船速。”

    手下应命向来船打出灯号。

    丘九师向挨在他身旁的百纯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微笑道:“百纯害怕吗?”

    百纯含笑摇头,还白他一眼,怪他问这个问题,但对丘九师的关怀,心中却涌起甜丝丝的滋味。

    车轮轲船速骤减,缓缓靠近,一个声音传过来道:“船上的是不是丘兄和阮先生?”

    丘九师和阮修真认得是岳阳帮帮主马功成的声音,交换个眼色后,丘九师喝道:“正是我们,马帮主何事来访?”

    马功成嚷道:“谢天谢地,终找着你们。”

    丘九师和阮修真愕然以对,不明白马功成找着他们为甚么这般兴奋雀跃。

    辜月明和乌子虚走在前头,无双女跟在两人身后,朝夫猛伏尸处步伐沉重的走过去。

    城内阴风阵阵,吹得火炬忽明忽暗,也令一切变得疑幻疑真,错觉丛生。

    光是古城本身已有足够的慑服力,令三人不敢弄出半点足音,怕冒渎了古城神圣的宁静。

    这绝对是有别于外面人间世的异域,使人有走进一千五百多年前世界的奇异滋味。颛城绝不是一座平凡的城池,它是被下了毒咒的城池,因一棵奇异的树而诞生,最奇妙的是它的故事并没有完结。

    他们又回来了。

    乌子虚失望的感觉愈趋强烈,他是对云梦女神失望。他已应召而来,衪既是这么神通广大,应该多少有些欢迎仪式,应应景儿。可是他确切的感觉到,云梦女神的态度是漠然不理的,还刮起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寒风,绝不友善。

    他的希望真的幻灭了。

    失去了云梦女神,也失去了一切,甚么灵丹仙果都难偿其万一。

    乌子虚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要的是“她”。

    辜月明开始明白自己,他这么期待死亡,正因不想面对眼前的情况,不想面对前世的罪孽。这座古城,每一方砖石,从城墙到街道,城楼房舍,都铸刻着古城当年的深刻记忆,令他心中撞击着隔世的回响。那是没有人能承受的重担,没有人能抵御的痛苦。

    辜月明但愿自己从未曾活过。

    古城庞大的感染力,一重又一重的冲击着他,从没有一刻,他是这般渴想了结自己的生命。

    无双女虽见两人失魂落魄的模样,却没有深思他们异样的情况,因为自顾不暇。她盼望的一刻终于来临,但她并没有预期的欢欣,她心中有一根刺。

    眼前的局面,正是由她爹引发。如果乌子虚不是拾到由爹背上楚盒掉下来的夜明珠,乌子虚是不会到岳阳去的,这刻也不会进入古城。没有乌子虚,她和辜月明根本没法寻得古城。而在这个命运之局里,爹是牺牲者,被凤公公抄家减族,始作俑者正是云梦女神,这一切究竟何苦来由?

    她感到迷茫。

    二十步。

    辜月明忽然停步,一阵风迎面吹至,送来熟悉的气味,可是因他正处于神伤魂断的情绪低谷,脑袋似不能运作,一时间心中一片空白,没法作出有效的反应,只是纯凭直觉的停止前进。

    乌子虚踏前一步,才停下来,愕然望向辜月明。

    后方跟着的无双女则差点撞上辜月明,出于自然反应的一双玉手按在辜月明背上。

    俯伏的夫猛动了,猛地翻过身来,机栝声同时响起,“嗤”的一声,劲箭从他手中的弩箭机疾射而出,瞄准辜月明的心窝射来。

    戈墨!

    即使以辜月明之能,在全无戒心兼又神魂颠倒大失水准的情况下,根本无从挡格,唯一方法是往旁闪开,但要命的是无双女正在他后方,若他移开,捱箭的肯定是她,更何况死亡在此刻对他有惊人的诱惑力。

    乌子虚凭眼角的余光看到戈墨的动作,最初一剎那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到机栝声响,始骤然惊醒,晓得戈墨先他们一步入城,巧布陷阱,扮作夫猛来对付他们。他更掌握到辜月明即将中箭的情况。

    时间不容他多想,只知自己的死亡没有甚么大不了,但辜月明却绝不可以死。

    乌子虚闪电横移,挡在辜月明前方。

    辜月明惊骇欲绝时,乌子虚惨哼一声,全身剧颤,弓着身体往后撞在辜月明处,痛得痉挛起来。

    辜月明似从一个梦苏醒过来,旋又陷进另一个最可怕的噩梦去,左手仍举着火把,右手抓住乌子虚的肩头,目光从乌子虚的肩头往下移去,见到一枝小弩箭没入乌子虚左边的胸膛,只余箭镞。

    这是他没法接受的残酷现实。

    无双女此时才反应过来,从两人身旁冲出来,抽出腰间长鞭。一个觔斗,落地时长鞭往仍躺地上的戈墨狠鞭下去。

    戈墨一声冷笑,往右方翻滚开去,鞭子猛抽他刚才躺卧处,激起草屑尘土。

    无双女悲恸欲绝,怎肯放过他,如影随形的追去,忽然机栝声再响,戈墨竟趁翻滚的时间,为弩箭机上箭。

    无双女知道不妙,在这样的距离下,要躲避弩箭是不可能的,娇叱一声,长鞭依然挥击戈墨,人却往右来个大侧翻。才到半空,大腿传来椎心裂肺的痛楚,害得她触地时舱踉倒地,血流如注,再没法站起来。

    “喀喇”一声,长鞭狠抽在戈墨举起挡格的弩箭机处,坚实的弩箭机立时报销,可见无双女含恨出手下,这一鞭的力道是如何狂猛。

    戈墨凭腰力弹起来,不理倒在一旁的无双女,祭出重剑,朝辜月明扑去。

    乌子虚靠着辜月明滑坐地上,颤声道:“这样能消你的恨吗?”

    辜月明知道乌子虚说这句话的对象不是他,而是云梦女神,同时想到不但乌子虚完了,无双女也性命难保,因为从戈墨弩箭机射出的是淬了毒的箭。

    在这一剎那,他重新进入万念俱灰、无情孤独剑手的境界。

    重剑照辜月明额头疾劈而来。

    辜月明高举在手的火把,倏地落下,扬起百干点火屑,整个古城门后的广场忽被燃亮了,然后直捣戈墨眼睛的位置,漠然不理能夺命的敌兵。

    戈墨怎想到辜月明有此一着,若招式不变,肯定可劈得辜月明脑袋开花,可是自己也双目不保,整张脸给烧烂,那时他倒情愿死掉。更清楚若勉强变招,当辜月明白露雨出鞘的一刻,他的落败身亡只是早晚间事。先后数次交手,他已清楚辜月明的厉害。

    戈墨狂喝一声,施展独门奇技,以赤脚拇指之力,硬生生煞住冲势,重剑在空中画了个圈,然后往旁侧跌,直滚开去。

    到离辜月明三丈远处,戈墨从地上跳起来,身后破风声起。

    戈墨转身回剑劈去。

    “当!”

    重剑击下投背而来的白露雨。

    戈墨朝辜月明看去,他单膝跪在乌子虚旁,右手扶持他躺到地上去,左手仍举着火把,目光先落在倒地的无双女处,再往戈墨看过来,神情无忧无喜,但眼神坚定,亮起戈墨从未见过的异芒。

    辜月明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拔出宛剑。

    戈墨不知如何竟心生寒意,知道自己欲杀他而不得,泄了锐气,故被他视死如归的气势所慑,心中一动,忙掉头往沿墙而建、螺旋而上直通山顶的驰道奔上去。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