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五
第十章 谁主大局

    钱世臣在布政使司府的大堂来回踱步,思潮起伏。厅内厅外有超过三十个亲兵守卫,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安全的感觉。

    他晓得自己犯了第二个错误。

    第一个错误,是十年前他请出戈墨去为他争夺楚盒,第二个错误是欺骗大河盟,同样是为了楚盒,弄得现在想找个人来商量也没有着落。由于心中有鬼,他此刻最怕面对的就是丘九师和阮修真。

    自认识戈墨后,他首次怀疑戈墨的话。戈墨说的甚么楚盒仍留在古城里,必须赶在辜月明前到达云梦泽,全是推托和借口,事实上戈墨是见他大势已去,不肯留下陪死。

    想到“死”,钱世臣从心底涌起寒意,忽然间,楚盒再无关痛痒。

    此时一个亲卫匆匆赶来,禀告道:“收到京师来的飞鸽传书。”

    钱世臣接过竹筒,扯断封条,取信一看,赫然是姗姗来迟有关画仙郎庚真假的消息。

    钱世臣登时精神大振,这封信肯定是修补与丘、阮两人关系的天赐恩物,既不用揭破自己说谎,又可立即入红叶楼抓起五遁盗,以后一切照协议进行。

    想到这里,哪还犹疑,正要喝令手下备马,立即去拜访丘、阮两人,门卫喝喏道:“指挥使胡广将军求见。”

    换了是另一个人求见,钱世臣根本不用理会,一句话便可打发。可是胡广却是岳阳城除他之外的第二号人物,也是他最信任的心腹大将,总揽全城的防御,如此忽然求见,当有紧要的事。忙道:“请胡将军进来!”

    足音响起。

    钱世臣虽然心神不属,仍保持警觉,当听出是两个人的足音,愕然瞧去,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大喝道:“杀!”

    一个他熟悉的声音冷笑道:“世臣!太迟了。”

    “锵!”

    领头进来的胡广拔出佩剑,喝道:“来的是季聂提季大统领,谁敢动手,立杀无赦!还要诛家灭族。”

    厅堂内的十八个亲兵,闻钱世臣之令本已手握刀把剑柄,但当听到季聂提之名,人人如遭雷灵击,不敢妄动,过半人更松手离开兵器。

    季聂提神色平静,若无其事的从胡广身后走出来,越过胡广,朝钱世臣走过去,叹道:“世臣你太不自量力了。”

    门外惨叫声接连传来,瞬归于平静。

    兵刃出鞘。

    五个亲兵狂喊着朝季聂提杀去。

    “嗖”的一声,季聂提龙首刀已离鞘,先往后移,反手一刀,只见刀光一闪,从后侧提刀过头直劈过来的亲兵小腹溅血,打着转横跌开去。

    此时季聂提改往前冲,避过由两侧攻来的剑,鱼般滑进另两人中间的空档,在兵器临身前,龙首刀如迅雷激电,左右挥劈,一人面门中刀,另一人被划破咽喉,刀法之精妙,刀速之迅捷,下手的狠辣,教没有动手的其它亲兵看得目瞪口呆,直冒寒气。

    钱世臣狂喝一声,往主座退去,他的拿手兵器就挂在座后壁上。

    胡广则手持长剑,目光灼灼的监视其它人。

    季聂提一个旋身,长刀横扫一匝,“当”的一声,重重劈中后方紧追而至、搠背刺来的长剑。

    那人虎口震裂,被他劈得长剑脱手坠地,骇然退开之际,季聂提与他擦身而过,刀子顺势上拖,那人脖子现出血痕,颓然倒地。

    最后一人还未弄清楚发生甚么事,前面刀影滚滚而来,挡了两刀,被杀得左支右绌,忽然惊觉季聂提欺近身前,接着胸口剧痛,被季聂提的刀子破膛而入。

    钱世臣持矛往季聂提冲来,狂喊道:“我和你拚了!”

    季聂提好整以暇的从伏在他身上的卫兵拔出刀子,左手一推,被杀者仰天倒跌,忽然转身,刀光打闪,劈中攻背而来的长矛,又快又准。

    钱世臣的功夫确实远在众亲兵之上,脚踏奇步,矛往后收,接着幻出重重矛影,往季聂提攻去。

    季聂提摇头叹道:“太不自量力了!”

    龙首刀闪电疾劈,刀刀命中矛头,任钱世臣如何进攻,仍改变不了形势,更令钱世臣泄气的是竟没法逼退季聂提半步。

    季聂提任他施尽浑身解数,硬挡他十多下重击后,倏地施展精妙手法,借势绞击长矛。

    钱世臣长矛几乎脱手,骇然后退,退了三步,便僵在那里,不敢动弹,原来季聂提的厂卫手下已冲了进来,其中三副四弓弩箭机瞄准他。

    季聂提像没有干过任何事似的还刀入鞘,喝道:“世臣还不放下兵器?”

    钱世臣面如死灰,额冒冷汗,他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眼前像是个永无休止的噩梦,他再分不清楚甚么是真实,甚么是虚幻。

    “当!”

    长矛脱手坠地。

    季聂提欣然道:“坦白说,你落在我手上,可说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如果是落在大公公手里,你会后悔投胎做人。”

    接着喝道:“给我带走没有关系的人。”

    手下们应命押走其它亲兵,捡走钱世臣的长矛,抬走五具尸首。

    季聂提悠然从钱世臣身边走过,到主座坐下,胡广则移往钱世臣另一边,这才收剑入鞘。

    八名厂卫高手,分列两旁。

    季聂提上下打量钱世臣,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给我转过身来。”

    钱世臣抖颤着转过身来面向季聂提,往日的威风,没半点剩下来。

    季聂提扫视厅堂地上留下一摊摊血迹,道:“我可不是虚言恫吓,大公公现正坐船到岳阳来,随行的有五千精锐。世臣该清楚大公公对付叛徒的手法,例如每天割下一块肉,又为对方止血,以免因流血不止死掉,世臣说那是甚么滋味呢?”

    钱世臣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季聂提目光移到他脸上,微笑道:“我们终是相识一场,不忍心看到世臣如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吧!只要世臣乖乖的和我合作,我可以在大公公来前,让你选择死亡的方式,且放过你逃往岭南的家人,世臣意下如何?”

    钱世臣泪流满面,泣道:“一切依照季大人的吩咐。”

    季聂提欣然道:“这才是乖孩子。”

    再道:“给我送钱大人入房,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否则这副模样如何去见人。”

    四名厂街领命押钱世臣走。

    季聂提沉吟片刻,问道:“没有戈墨的消息吗?”

    胡广恭敬的道:“戈墨黄昏出城后,一直没有回来。”

    季聂提皱眉苦思道:“辜月明如此,戈墨如此,其中是否有关连呢?”

    胡广道:“四个城门均由我的人负责把守,如果发现他们的踪影,会立即上报统领。”

    季聂提沉声道:“记着我们不但须瞒过敌人,且要瞒过城内的将兵,以免军心不稳,枝节横生。表面上一切依旧,没有人晓得我在暗中主持大局。胡将军今次立下大功,我会向大公公推荐胡将军出任布政使司之位。”

    胡广大喜谢恩。

    季聂提从容道:“明天我的人会混在来参加红叶楼晚宴的宾客里,秘密潜进城来,负起杀敌之责,胡将军的任务是稳住军队,看紧城防,其它的事不用理会。”

    胡广问道:“由现在到明晚夜宴,尚有半天一夜,如果目标人物出城,属下该如何处理?钱世臣曾下令,凡持有红叶楼请柬者,我们不得阻挠其出入。”

    季聂提淡淡道:“我们的杀人名单上,有三个人的名字,就是五遁盗、丘九师和阮修真。三人之中,以五遁盗最为关键,只要五遁盗仍在城内,丘、阮两人绝不会离开,而五遁盗唯一溜走的机会,是当宴会结束,部分宾客连夜离开的当儿,乘机出城。所以胡将军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接着冷哼道:“我已有周详的计划,杀人名单上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漏网。从没有失过手的大盗,将会饮恨红叶楼内,而大河盟最出色的两个人,亦没法活着离开岳阳城。当大公公的船队停泊在岳阳城外,一切事情早已解决了,天下将回复平静。”

    胡广高声领命。

    季聂提长身而起,双目精芒闪射,平静的道:“我现在要和世臣好好的聊天,弄清楚一点事情。岳阳城的事,有劳胡将军了。”

    说罢离主堂去了。

    辜月明立在南门外一座山丘之顶,遥观紧闭的南城门,灰箭陪在身旁。

    他知道估计有误,城外并没有季聂提的人,形势比他想象的险恶。

    辜月明本以为因季聂提既清楚乌子虚明晚从南门离开,必在城外布下天罗地网,将乌子虚和随后追来的丘九师和手下们一网打尽。

    南门外虽是平野之地,一条笔直的官道穿过大片疏林,西面是烟波浩淼的洞庭湖,可是季聂提却有足够实力不让目标人物落荒逃去。如果乌子虚中计取马,更是必死无疑。

    可是不论如何,从以众欺寡的角度看,在城内动手,怎都比在城外动手有利。

    辜月明晓得钱世臣完蛋了。

    当他发觉城外没有季聂提一系人马的踪影,便知季聂提行动的场地是在城内而非城外。而在城内行动,先决条件是控制钱世臣,将他变为可任意操控的傀儡,置岳阳城于他的股掌之上。

    辜月明记起临别时季聂提说的话,要辜月明不要去找他,有事时他自会找辜月明。当时辜月明没有把这番话放在心上,此刻回想起来,才清楚其中别有深意。季聂提是因要去收拾钱世臣,不想人去屋空的情况被他撞破,所以这么说。季聂提当然会去找他,不过却不是有事商量,而是要杀他。

    辜月明深吸一口气,压下波动的情绪。

    以前他从不会为任何人担心,不是说他没有同情心,而是有点像走肉行尸,感觉麻木。可是现在他已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体内流的血是热的,再不能对别人漠不关心。

    乌子虚、丘九师、阮修真、百纯,甚至无双女,全陷入极大的险境理,而最大的危机,是他们茫然不知再没有钱世臣来制衡季聂提,令季聂提可放手而为,将以众欺寡的战术发挥尽致,全面推展他的杀人计划。

    动手的场地将是红叶楼,十周年晚宴变成死亡的宴会。在全无顾忌下,季聂提将不容任何目标人物活着离开红叶堂。

    他已不可能返回城内去,且是最不智的行为。

    若以眼前的形势来判断,乌子虚等是必死无疑。

    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云梦女神身上,只有衪超乎凡世的无边法力,方有扭转败势的可能。

    这回衪有甚么回天之术呢?

    八阵园。后园凉亭。

    此夜星月无光,层云低垂,看来明天天气不会好到哪里去。

    丘九师来到独坐亭内沉思的阮修真旁坐下,吁出一口气道:“希望今夜可以无惊无险的过去。”

    阮修真仰观天色道:“真古怪,每到关键的时候,天气便有突如其来的变异,例如那天你和百纯在斑竹楼决裂分手的狂风暴雨。”

    丘九师道:“该是事有凑巧吧!”

    阮修真道:“你又如何解释五遁盗密会钱世臣那场罕见的大雾。天气的变异似环绕着五遁盗的动向发生,大风雨肆虐之时,正是辜月明到红叶楼风竹阁见五遁盗的时刻,两人的会面,决定了以后情况的发展。你仍认为是巧合吗?”

    丘九师道:“这么说,云梦女神竟可以影响天气了?”

    阮修真苦笑道:“我不知道,但却希望云梦女神确有此惊人法力,不论是大雾弥漫,又或一场风雨,于适当的时候发生,对我们是有利无害。”

    丘九师道:“我该不该去见钱世臣呢?”

    阮修真道:“最好不要。你是个不擅撒谎的人,很容易被钱世臣看出破绽,明早我离开后,你避往红叶楼去,季聂提会误以为你和百纯打得火热,不愿分开片刻。哈!实情可能正是如此。”

    丘九师赧然道:“不要笑我了。”

    阮修真欣然道:“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有甚么好羞愧的。何况百纯确实魅力十足,又是名副其实的天赐良缘,其它一切,根本不用去想。”

    丘九师道:“如果你明早离城,而我又不向钱世臣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会不会令钱世臣起疑心?”

    阮修真道:“若他起疑,自然会向你查询,你便告诉他我要去调动人马,做好起义的准备,保证他只会高兴,而不会大发雷霆。”

    又叹道:“可是如果他没有任何反应,你要小心了。我的离开,可作为对真实情况的一个直接测试。”

    丘九师皱眉道:“那代表甚么?”

    阮修真道:“代表我最害怕的情况已经出现。我刚才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

    丘九师发觉自己的心似抽搐了一下,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难道自己的胆子变小了?隐隐中,他晓得实情确是如此,他害怕的是自己护花无力,百纯受到伤害。

    道:“甚么问题?”

    阮修真道:“凤公公这回率大军南下,并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夺得楚盒。如果钱世臣全力反抗,凤公公将难以脱身,被逼留在这里作攻城战,这是下下之策。纵然凤公公能把攻城的战争,交给下面的人,自己抽身到云梦泽去,可是兵荒马乱的情况下,会有很多变量,像凤公公般惯于把一切控制在手里的人,是绝不容这种情况出现的。”

    丘九师色变道:“你是指凤公公会要季聂提在大军抵达前,先一步颠覆钱世臣,暗中控制岳阳城?”

    阮修真叹道:“钱世臣是甚么料子,我和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么一个只顾私利、反复难靠的纨袴子弟,比起季聂提,差远了。”

    丘九师露出坚决的神色,断然道:“明天不但你要离开,所有兄弟也必须一起离开。我们换个手法,明天派人主动去知会钱世臣,说你须立即去见皇甫天雄,以做好起义的准备。如此不论主事的是钱世臣,又或换了季聂提,都会放行,后者还会窃笑你是去送死。”

    又担心道:“最怕是季聂提派人在路上截击你。”

    阮修真道:“我会坐船离开。”

    丘九师愕然道:“五遁盗不是指出走水路最危险吗?”

    阮修真苦笑道:“所以我才这么关心明日的天气。”

    丘九师说不出话来。

    阮修真沉声道:“最理想是季聂提肯放我去见皇甫天雄,就算他在洞庭湖暗藏船队,走水路怎都比走陆路安全,我会佯作入江,然后忽然改向,凭我们对洞庭的熟悉,设法摆脱敌人。真刀真枪的比拚,我当然不在行,但指挥一艘高性能的战船,我却有十足的把握。只要云梦女神肯助我一把,比如一阵狂风,我该可安然抵达云梦泽。”

    丘九师道:“你何时离城?”

    阮修真道:“太早离开,有点作贼心虚的味道,更可能引起季聂提提早发动。我决定在黄昏前离开,出西门登船,那时宾客蜂拥而至,会令季聂提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愈混乱,对他愈不利。”

    丘九师点头道:“就这么决定。”

    阮修真吁出一口气,微笑道:“直到此刻,我们仍没有更好的选择,可知云梦女神仍是主宰大局的人,不是凤公公,不是季聂提,不是任何人,对吗?”

    丘九师苦笑道:“对!”

    阮修真双目熠熠生辉,闪烁着智慧的光芒,道:“你随口的一句话,启发了我,我要编造一个完美无瑕的借口,让季聂提放我离开。而对他来说,最顾忌的人是你而不是我,肯定中计。”

    丘九师不解道:“不是想好了吗?你是去见皇甫天雄。”

    阮修真道:“这是个好借口,却没法解释为何我不等五遁盗落网,突然说走便走。”

    丘九师恍然道:“我明白了。”

    阮修真道:“多么简单,只要我们说收到有船队进入大江的消息,怀疑是朝廷派大军来讨伐我们大河盟,我不立即离开才不合情理。但因捉拿五遁盗同样重要,故而你必须留下来对付五遁盗。假如辜月明所料无误,季聂提最想杀的人是五遁盗,为免打草惊蛇,只好眼睁睁瞧着我离开。”

    丘九师皱眉道:“这么严重的事,我不亲自去见钱世臣,说得通吗?”

    阮修真道:“当然说得通,我会修书一封,派人送去布政使司府,解释你须亲自到红叶楼监察五遁盗,如钱世臣有不明白的地方,可到红叶楼找你,便可解决了这个问题。”

    丘九师道:“但你又如何解释全体兄弟随你离开呢?”

    阮修真胸有成竹道:“谁晓得有多少兄弟随我们来?即使皇甫天雄也弄不清楚。这是我一贯处事的手法,令人难知虚实,这方面根本不成问题。」

    丘九师双目神光电射,点头道:“只要你们能安然离开,我再没有顾忌,最好是能遇上季聂提,看看他的刀是不是如传说般的锋快。”

    阮修真道:“你的任务是送百纯到云梦泽去,而不是与敌人斗胜争雄。明白吗?”

    丘九师欣然道:“明白了!只要能抵云梦泽,我们的机会便来了。”

    两人对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季聂提离开钱世臣的卧室,来到长廊处,深吸一口晚夜清凉的空气,好让脑筋冷静下来,因为他大有刚从惊涛骇浪中脱身出来的感觉。

    钱世臣的话令人太震撼了。

    直至此刻,他终于相信楚盒是确有其事。

    那是一个多么曲折离奇的故事。没有人晓得服食湘果后的情况,因为没有人试过。但若他是凤公公。肯定甘冒这个险,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凤公公大限将至,提早些并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

    自效忠凤公公后,他和凤公公首次在同一件事上,利益出现明显的分歧。

    钱世臣不晓得开启楚盒的方法,只是深信当年颛城城主能破解楚盒的锁,自己也可以办得到。

    凤公公懂得启盒之法吗?

    他不清楚,只晓得绝不能让楚盒落在凤公公手上。他一直苦待凤公公归天的日子,然后接收凤公公的权力,成为朝廷最有权势的人,他是不容许这个梦想快要成真时突然出现任何变数。

    杀死五遁盗,顿成首要之务。第二个必须杀的是辜月明,丘九师和阮修真只能排在必杀名单上第三和第四的位置。

    辜月明没有骗他,五遁盗确为寻得古城的关键人物,因五遁盗曾向钱世臣展示来自楚盒在黑暗里金光四射的夜明珠。更让季聂提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辜月明昨晚给他看的那颗珍珠,究竟是不是同一颗珍珠?如果是的话,为何珍珠没有半点光芒?如果不是同一颗珍珠,临急临忙辜月明如何找到这么奇异的珍珠来充数?

    他真的想不通。

    此时他最得力的手下韩开甲来到身旁,低声道:“请大人赐示如何处置钱世臣,属下怕他会寻死。”

    季聂提想笑,却发觉脸上肌肉僵硬,笑容变成一个古怪的脸部动作,道:“钱世臣是个永远不肯脚踏实地的人,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这种人是不会有自尽的勇气的。不过为防万一,喂他服药吧!让他好好睡上五个时辰,我不想他明晚满眼红丝、神情委顿的去赴红叶楼的十周年晚宴。”

    韩开甲领命去了。

    季聂提仰望廊外的夜空,只见层云低垂,心忖难道又有一场大雨?

    明天是七月七日,是观织女渡河与牛郎一年一会、穿针乞巧的七巧节。俗谚有云“七七不出门,出门被雨淋”,这个俗谚大有可能再次应验。

    红叶楼真懂得挑日子,七巧之夜,举城庆祝,大大限制了他的行动。幸好他已有周详的计划,一切会在红叶楼的晚宴场地红叶堂解决。当五遁盗和丘、阮两人进入红叶堂后,他们将永远不能活着离开。

    对此他有十足的把握。

    又作梦了。

    乌子虚发觉自己置身一个奇异的地方,不是在山城之内,而是一个世外桃源似的地方。

    他心中在狂叫,我又在作梦了,并感到心在忐忑跳动,似要醒过来的情况,竟是一个清醒的梦。

    他立在一个美丽的小湖旁,天上下着金色的雨,却是万籁无声,徐徐凉风轻拂湖面。他逐渐平静下来,深深陷入动人的梦域里,清醒的世界远远离他而去,变成一点模糊的记忆。

    金雨漫空里,湖景树色一片朦胧,湖岸枫林如火,低映水中。远处隐见翠峰峻峭挺拔,草木色彩斑斓。

    乌子虚纵目四顾,后方房舍若现若隐,密藏在林木之中,还有小路迂回而来,直抵他立足处。

    看得入神时,身后传来马蹄声。

    乌子虚立即转身,对岸隐约出现两骑,正沿湖朝他的方向奔过来。

    他的心神完全被来骑吸引,心中涌起自己没法明白的情绪。

    时间的流动缓慢下来,天地渐转暗黑,金雨化为点点金芒,照得天地一片金黄,金雨的下降也变慢了,像雪粉的缓慢飘降,似对从天而降的美妙过程恋栈不舍,不愿这么快落到草地上完成旅程。

    来骑的动作放缓,在点点美丽的金芒里似波浪般起伏着。

    娇笑声像一阵风般传进他耳中,乌子虚的血液沸腾起来,想往前奔去,却发觉没法动弹,那种感觉古怪至极。

    但他已忘记了自己在作梦,一切是如此理所当然,如此真实,纵然发生最不合理的事,他仍是不以为异。

    两骑终于进入他清晰的视野里,骑马的赫然是两个千娇百媚的女骑士,到看清楚她们的样貌,乌子虚脑际轰然剧震,景象立时变得模糊起来,像波平如镜的水面被投进一块石头,激发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乌子虚又记起身在梦域,正要醒转过来的当儿,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却听不清楚对方说甚么。

    乌子虚被扯回梦境里去,两个女骑士已消失不见,金雨仍是不住降下。

    乌子虚糊糊涂涂的,别头朝声音来处瞧去,一看之下,登时心神狂震,惊醒过来。

    第十章 (完)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