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五
第二章 前世今生

    坐在厅堂暗黑的角落,无双女心中一片迷惘。

    胸口如被大石压着,闷痛难忍,身体虚乏无力,呼吸困难。她现在最希望是忘掉在晴竹阁发生的一切,忘掉乌子虚的云梦女神,离开红叶楼,离开岳阳城,永远不再回来。

    只恨她知道自己绝不会于这个时候离开。

    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她在晴竹阁经历的是否只是幻象,因为她病倒了,还是如乌子虚所说的,牵涉到前世的冤孽。如果一切都是由云梦女神安排的,这又说明了甚么?云梦女神对她有甚么企图和目的。

    大门被轻轻推开。

    无双女有点六神无主,不明白正在发生甚么事似的朝厅门望去,在模糊的视野里,一道修长的人影出现门外。

    无双女的心脏差点从口中跳出来,恐惧像痉挛般蔓延传遍全身,攫住了她,令她没法说出话来,似陷入清醒的梦魇里去。

    这个人,不正是之前出现在幻觉里的人吗?印象如此深刻,她绝对不会认错。

    那人目光落在她身上,歉然道:“刚巧有巡夜的人在外面经过,我不想被看到,所以避进屋里来,幸好门是虚掩的,否则如我穿窗进来,更教姑娘误会。姑娘没事吧!”

    无双女回过神来,看清楚些,赫然是杀舅仇人辜月明,心中的震荡更是有增无减。

    辜月明皱眉瞧着她道:“姑娘是否身体不适?”

    无双女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如波涛般汹涌澎湃的情绪,摇头道:“我没有事!这么晚了!辜先生有何贵干?”

    辜月明淡淡道:“我从来不是个按章法出牌的人。如果姑娘不反对,我想先把门关上。我可以保证,听过我将要说出来的话后,姑娘绝不会后悔让我留下来。”

    无双女冷然道:“不论你说甚么,我都不感兴趣,请你立即离开。”

    辜月明转过身去,背对着她,平静的道:“薛廷蒿是服毒自尽的。”

    无双女娇躯猛颤,说不出话来。

    辜月明轻轻掩上大门,然后转身朝她走过来,到她身旁隔几坐下,没有作声。

    鼻中充满熟悉的芳香,他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平静和宁洽,好像自懂人事以来,他首次领悟到生命的真谛。星空从两边的花窗映进来,忽然间,这个雅致的厅堂变成了宇宙的核心,其它的一切,在这个时空,都环绕它慢慢旋转着。

    无双女一颗心直往下掉,晓得辜月明不但认出她来,还猜到她是夫猛的女儿。比起辜月明,她实在太嫩了。

    辜月明轻轻道:“那晚我追踪姑娘深入云梦泽,被薛前辈以火光引得直追到泽南斑竹林内的湘妃祠去。如果我没有猜错,薛前辈该早见到姑娘,他对云梦泽是暸如指掌的。”

    无双女冷冷道:“为何要告诉我这些事呢?你不是奉命追捕我舅舅吗?我也是钦犯。有本事来拿我吧!”

    辜月明淡淡道:“姑娘想知道十年前发生在云梦泽的事吗?这正是薛前辈要和我倾诉心中冤屈的原因,而他这么做,不单是为姑娘着想,更希望我能恢复夫将军的清誉。”

    无双女娇躯剧震,终往他望去。

    辜月明直勾勾的望着前方,没有回应她的目光,徐徐道:“这件事须由十年前说起,夫将军奉皇命到云梦泽找寻古城里一个奇异的盒子,此盒名为楚盒,盒面镶上七颗金光四射的夜明珠。楚盒固是价值连城,但真正的异宝,却密藏于盒内。至于那是甚么东西,凤公公或许知道,钱世臣也该清楚。除他们两人外,牟川亦肯定是知情者。姑娘有兴趣听下去吗?”

    无双女听得全身发麻,心神抖颤,辜月明的每一句话,都像惊涛骇浪般朝她直冲过来,她再没法按捺得住心中的情结,街口问道:“究竟我爹是生还是死?”

    辜月明心中充满怜惜,他深切感受到她内心的惶恐和悲苦,体会到她的心情,而他从未这么着意过另一个人的感受。

    道:“令尊的确成功进入古城,找到传说中的楚盒。不幸却在离开古城途中,中了处心积虑的敌人暗算。照我的估计,令尊虽亦中了毒,但仍有能力护着楚盒逃返古城去,然后在城里毒发身亡。”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睛汨汨流下,满布无双女脸颊,她以抖颤的声音道:“我怎知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辜月明往她瞧来。

    无双女避开他的目光,垂下螓首。连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在这个自己一直视之为仇人、恨之入骨的男子面前变得这么脆弱。

    辜月明诚恳的道:“姑娘该知我说的话句句属实,因为我没有骗你的理由。如果我是姑娘想象的那种人,我不会依你舅舅之言,把他的遗体留下来,让姑娘处理他的身后事,而会把他的遗体交给厂卫大头子季聂提,好邀功领赏。”

    无双女心中一震,辜月明说得对,为何这么简单的道理,白己偏没有想过。想到这里,她心中悲痛稍减,举袖拭泪。

    同时心中有一个声音在道,爹真的不是那种见利忘义、抛妻弃女之徒,而是个英雄。这个想法理该解开了命运加诸于她身上的毒咒,可是她仍没有把背负多年的重担子卸下来的感觉,心情反更沉重。

    无双女沉声道:“是谁害死我爹的?”

    辜月明目光投往窗外挂瓢池上的夜空,道:“指使的是钱世臣,出手的是戈墨,就是那个从水里向我发冷箭的人。记得吗?我还问姑娘有没有看到淬了毒的箭头。戈墨不但长于伏击刺杀,且是用毒的高手。”

    若本来仍有一点怀疑,此时这点怀疑也消失了。无双女在湘妃祠外遇上戈墨,脱身后一意向辜月明报复,并没有放戈墨在心上,没有思索戈墨拦路的企图和动机,到此刻辜月明说出钱世臣和戈墨才是她真正的仇人,她豁然明白当日戈墨为何出现在那里,又要检看马背上是何人遗体。

    无双女道:“你现在说的,该是机密的事,为何却肯向我透露呢?我们不是处于对立的位置吗?”

    辜月明一字一句的缓缓道:“那天我抵达津渡,见到姑娘对着悬赏五遁盗的榜文看得入神,我生出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一世的轮回里,姑娘曾和我说过一句话,只是我怎都记不起那句话,所以忍不住向姑娘搭讪,被姑娘误会是登徒浪子。事实上我是个孤独的人,从不兜搭陌生的女子,更不喜欢和别人说话。”

    无双女心中一阵抖颤,若她不是认得辜月明正是出现在她幻觉中的男子身影,没有听过乌子虚说的话,她会认为辜月明这番话是追求她的手段,而她是绝不会有任何感觉。可是现在辜月明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打进地心坎里去。她知道他没有说谎,由踏进雨竹阁开始,这个独来独往的可怕剑手没有一句是谎言。

    她感到无比的困感。像明白了一切,又甚么都不明白。

    辜月明乎静的道:“早在姑娘于云梦泽外袭击我前,我已猜到姑娘是夫将军的爱女,我晓得在冥冥之中,有双无形的手,把我和姑娘的命运缚在一起,我们今天可以心平气和地坐到一块儿,并不是偶然的。”

    无双女听到自己软弱无力的应道:“怎会有这样的事?”

    辜月明轻柔的道:“两个本是毫不相干的人,却因十年前发生的事,不约而同朝同一目的地进发,相遇于途中某一点处,姑娘当时看的是大河盟缉拿五遁盗的悬赏,而五遁盗此刻正在邻近的风竹合作着奇怪的梦,姑娘可以有别的联想吗?”

    无双女立即有联想,想的是乌子虚,她为何从看到悬赏图开始,竟然感到熟悉乌子虚?即使他变成郎庚,仍可一眼认出他来。隐隐中她掌握到答案,却不愿接受。

    一时间她说不出话来。

    辜月明朝她瞧来,问道:“姑娘看五遁盗那幅云梦女神图,有没有特别的感觉?”

    无双女言不由衷的道:“没有感觉。”

    辜月明目光移往窗外,喃喃道:“快天亮了!这是漫长的一夜。”

    无双女心乱如麻,没有答话。

    辜月明轻轻道:“姑娘有甚么打算?”

    无双女道:“我要一个人静静的想想。”

    辜月明吁出一口气,道:“千万不要把行刺的目标改为钱世臣,现时的形势错综复杂,牵一发则动全身,即使姑娘成功,也没法活着离开岳阳城,何况姑娘还有一个仇人,戈墨才是直接下手害死令尊的人。”

    无双女回复冷静,道:“死有甚么大不了的。”

    辜月明转过头来,凝望着她,道:“姑娘没有想过进入古城吗?只有在城内寻得令尊的遗体,始能确切证明令尊是英雄而不是叛徒,平反冤案,姑娘更可以让令尊入土为安。”

    无双女娇躯猛颤,朝他望去,一双美丽的眼睛满载迷茫的神色。

    两人目光终于直接接触。

    一股莫以名之的感觉同时袭遍两人全身。

    目光分开。

    无双女感到自己的心在忐忑狂跳,她不明白自己,不明白发生了甚么事。

    辜月明的眼神似勾起深深埋藏的某一记忆。

    辜月明亦是心神颤动,心中没来由的充满怜惜和歉疚,甚争感到噬心的痛苦,感到受不了。

    辜月明长身而起。

    无双女紧抿着嘴,没有说话。

    辜月明步伐沉重的朝大门走去,到了门前,止步停下,没有回头的道:“若有一个人能领我们到消失了的古城去,那个人就该是五遁盗,因为他被云梦女神看中了。只要姑娘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到云梦泽去碰运气。我有个感觉,在云梦泽开始的事,最终也可以在云梦泽结束。那是个离奇的地方,死在那里总比死在外面好。”

    无双女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你为何要帮我呢?”

    辜月明转过身来,深深望进她的眸子里去,诚挚的道:“为了知道姑娘曾对我说过的那一句话,我辜月明愿付出任何代价。”

    说毕步伐轻松地洒然去了。

    晨光照射下,舰群在海面破浪前进。在内河声势浩大的战船队,在汪洋里变得微不足道,还有点战战兢兢的模样。

    花梦夫人被请到旗舰宽敞的舱厅去,凤公公坐在中央桌子处,与恭立一旁的岳奇说话。当她踏入舱厅的一刻,凤公公朝她望来,反是岳奇像没注意到她的样子。

    凤公公脸上挂上一个慈祥的笑答,亲切的道:“夫人坐!”

    接着向岳奇打个手势,岳奇低下头去,听凤公公在耳旁低声吩咐两句后,施礼离开,与花梦夫人擦身而过前,向她展露雪白的牙齿,微微一笑。

    到花梦夫人坐在凤公公对面,岳奇的微笑仍在心湖内浮现。这是她第二次接触岳奇。

    凤公公的声音传人耳中道:“夫人昨夜睡得好吗?”

    花梦夫人收摄心神,道:“还算可以。不知大公公召奴家来,有甚么吩咐?”

    凤公公道:“夫人不用多心,我只是想闲聊两句。人老了,愈怕寂寞。人是很奇怪的,最希望能长生不死,可是如真的不会死,却看着身边的人逐一离开,别的人会当你是老妖怪,愈来愈少人明白你,想找个说心事的人都不知到那里去找,那死不了等于活受罪,还不如早早离开,一切眼不见为净。”

    花梦夫人不知该如何回答,同意的话,不是等于希望凤公公快点归西,而凤公公正是所有人心中的老妖怪。

    凤公公显然谈兴甚浓,道:“夫人不用拘谨守礼,就当这里是家般,可畅所欲言,不论夫人说甚么,我都不会介意,不会放在心上。让我看看月明为何只愿意向夫人倾诉心事。”

    花梦夫人感到完全没法捉摸这个老太监,弄不清楚他是真的想聊天,还是耍手段消除自己的戒心,以遂某一目的。不过想到肉在砧板上,自己又所知有限,连那有限的所知亦早招了出来,有甚么好怕的。

    道:“假如大公公手上有一颗长生不死的灵丹,大公公会毁掉它还是立即吞服呢?”

    凤公公哑然失笑道:“好问题!好问题!且是一针见血,胜比千言万语,难怪月明爱和夫人说话。唉!我真希望夫人说的情况,可以出现,让我作出选择。我自打嘴巴也要做一次,我会毫不犹豫的服下灵丹,将来如何后悔是将来的事。当然!我期望的是更好的东西。”

    又岔开道:“我教人炖了个以冬虫夏草为主料的补汤,有补虚益气的神效,且可以治虚劳咳嗽、痰血气喘和腰痛膝酸,待会我让人送一盅到夫人舱房去。”

    花梦夫人心中大讶,凤公公的坦白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最后一句更是意有所指,连忙道谢。

    凤公公一脸思索的神色,半晌后道:“目前在这支舰队上,只有我、夫人和岳奇三个人晓得楚盒的事。夫人告诉我,你相信有这么一个盒子存在吗?”

    花梦夫人摇头道:“我不知道。”

    凤公公欣然道:“这是最合理的答案,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月明有告诉你关于牟川这个人吗?”

    花梦夫人心中一颤,换了在别的情况,她会依辜月明的吩咐死口不认,现在说出来或不说出来,均没有分别。坦然道:“听月明提过,可是他没有解释牟川是谁,还叫我忘记这个人。”

    凤公公轻描淡写的道:“牟川的真正身份,现在天下间只有我一个人清楚。当年牟川透过夫猛向皇上求恕死罪,只说自己是古楚遗臣,这个形容也的确离事实不远,但却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花梦夫人叹道:“我可以不听吗?”

    凤公公讶道:“夫人竟然害怕了?我还以为夫人像月明般是视死如归的人,否则怎敢和我作对?”

    花梦夫人控制不住的打了个抖颤,垂首道:“大公公杀了我吧!”

    凤公公微笑道:“夫人误会了,我真的没有丝毫伤害夫人之意,找你来真的是为了聊天,现在要告诉你的,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不会因此必须杀夫人灭口。夫人还想听吗?”

    花梦夫人想到听与不听,根本没有分别。不论事情如何发展,除非辜月明能击败这队战船载着的精锐部队,杀死凤公公,而那绝对是没有可能的,所以最后自己仍是难逃一死。

    想通了后,花梦夫人把心一横,道:“牟川究竟是甚么身份来历?”

    凤公公好整以暇的拿起桌面处的黄金烟枪,塞满烟丝,燃着后吞云吐雾起来,悠然道:“这要从颛城说起,楚王为夺取楚盒,派出头号猛将,率领八千大军,于颛城西面无终河的东岸设立坚固的营寨,搭建八道浮桥,全力攻打颛城。这场仗是当时楚境内有史以来最惨烈残酷的战争,却没有片言只字载于楚史之上,因楚王视此为奇耻大辱,任何人敢宣之于口,都小命不保,当然更没有人敢写下来。”

    花梦夫人听得一知半解,可是却敢听不敢问,现在的情况,她是耗子,凤公公是猫,只看凤公公何时玩够了,赐她一死。

    凤公公却是愈说愈有兴致,神驰意飞的道:“一场长达八年的山城攻防战,究竟是怎样打的,真教人难以想象。颛城之主确实了不起,凭二千兵力,有限的资源,硬撑八年之久,只恨老天爷不站在他这一方,否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花梦夫人只有听的分儿。

    凤公公凝视着她道:“夫人听过有一种疫病,病发后全身起红疹,呼吸困难,不到十二个时辰便一命呜呼?”

    花梦夫人骇然道:“这是甚么病?”

    凤公公道:“没有人知道。以前没有发生过,以后没有发生。这是有惊人传染性的可怕瘟疫,没有医治的方法,没有接触过病人也会染上,奇怪的是瘟疫只在山城内传播,在短短十日间,几乎杀尽了城内所有人,令山城变成死亡之城,颛城像受到了天谴,于数天内城防崩溃,但围城的楚国部队却只能在城外干瞪眼,没有人敢攻进城内去。”

    花梦夫人可以想象当时城内令人触目惊心的可怕情况。不论城墙上、屋舍内,处处均是死于疫症之人。

    凤公公续道:“城内侥幸没染疫的余生者不足十人,他们仓皇逃走,借夜色的掩护悄悄离城,逃离楚境。他们能成功逃命是必然的,因为围城部队全撤往无终河西岸,在那种情况下,谁敢靠近山城?”

    花梦夫人道:“他们没有带走楚盒吗?”

    凤公公摇头道:“肯定没有。这批颛城的浩劫余生者,正是牟川的先人,他们一代传一代,把颛城的秘密保留下来。”

    花梦夫人皱眉道:“那楚盒岂非落入了围城部队手上?”

    凤公公道:“理该如此,但事实却非如此。这样一座瘟疫之城,谁敢贸然进入?围城的楚将想出了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就是放火烧城,大火连续烧了七日七夜,直至城内房舍坍塌,人畜尸骸化为灰烬,始敢入城搜索,却没法寻得楚盒。”

    花梦夫人不解道:“牟川的先人既然逃离楚境,怎晓得后来发生的事?”

    凤公公道:“颛城被毁三年后,牟川的先人中有人潜返楚境,打听颛城的情况,却没法接近颛城,因为无终河一带,变成了野狼横行的险地,只从附近的人得悉焚城之事。这个人肯定胆大包天,竟敢到楚都去,更打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就是当围城的部队返楚都后,其主帅被楚王斩首,由此可知这个可怜的大将并没有寻得楚盒。”

    花梦夫人倒抽一口凉气道:“真古怪!”

    凤公公道:“真的非常古怪,楚盒如在破城里,怎会找不到呢?若是一般的铁盒子,或许会被烈火熔掉,可是楚盒却是水火不侵、刀斧难损的神奇盒子。”

    接着叹道:“事实上我一直怀疑楚盒是不是确有其事,幸好有月明消除了我这个怀疑,牟川虽然隐瞒了部分事实,但大致上说的都是真话。”

    花梦夫人道:“大公公为何这么紧张一个盒子?”

    凤公公微笑道:“我差点忘了告诉夫人一件事,就是牟川的先人,既已逃抵安全的地方,为何又要冒死返楚国打听古城的情况?”

    花梦夫人愕然以对。

    凤公公道:“夫人没有想及这个问题,皆因夫人不把楚盒放在心上。这个牟川的先人,可说是牟氏家族最早一代的寻宝者,因为他晓得开启楚盒之法,更清楚盒内藏有甚么东西。现在牟氏已绝子绝孙,没有一个人留下来。普天之下,只有我一个人懂得开启楚盒之法,所以楚盒落在任何人手上都没有用,只有落在我的手上,楚盒的秘密才有机会大白于世。”

    花梦夫人问道:“楚盒内藏有甚么秘密呢?”

    凤公公密藏眼睑内的眸珠射出炽热的异芒,沉声道:“这正是我此行的目的,其它的都无关痛痒。”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