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四
第十章 没有选择

    布政使司府。

    花园。石屋。

    戈墨和钱世臣对坐说话,戈墨听毕夜明珠的事后,难以置信的道:“这是不可能的,你是不是看错了?”

    钱世臣肯定的道:“绝没有看错!现今流传的所谓夜明珠,根本不可与之相比。只有嵌在楚盒的夜明珠,才有这种亮度,真的是光芒四射,且是金光。看别的东西我或许会看走眼,看古物珍玩我是不会看错的。”

    稍顿续道:“何况五遁盗说夜明珠是得自云梦泽,你说夜明珠不是来自楚盒,来自甚么地方呢?师兄定要帮我这个忙。”

    戈墨沉吟道:“如果拥有夜明珠的人是辜月明,尚勉强可以说得通,因为已给这小子寻得楚盒,但……”

    钱世臣焦急的打断他道:“时间无多,只有师兄有本事捉着那个小子,再从他口中逼问出楚盒的下落。”

    戈墨沉吟道:“你倒想得天真,现在大河盟的人正虎视眈眈,我如何闯进红叶楼动手擒人,还要把他带离红叶楼严刑逼供?而且你叫的五遁盗有名字,正代表精于逃遁之术,如果他名实不副,早落人大河盟手上。”

    钱世臣忧心如焚的道:“怎办好呢?离天亮只剩三个时辰,一旦大河盟发动进攻,我们以往的所有努力,将尽付东流。”

    戈墨道:“我们现在和大河盟关系良好,只要找个借口,借五遁盗一用,我保证可在半个时辰内令他招出楚盒的去向。”

    钱世臣摇头道:“任何借口都不管用,大河盟因怕辜月明拦途劫人,擒得五遁盗后,会立即喂他迷药,然后押上大河盟的船,立即开走。师兄这个提议,是行不通的。”

    戈墨露出苦苦思索的神色,道:“只要我们能说服大河盟,郎庚并不是五遁盗,便可以立即解决这个燃眉之急,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想出周详的办法。”

    钱世臣道:“阮修真和丘九师都不是容易欺骗的人,他们从一开始便认定郎庚是五遁盗,现在更证明他们没有冤枉郎庚,我们凭甚么去说服他们?”

    戈墨道:“凭从京城来的消息又如何?”

    钱世臣苦恼的道:“今天丘九师才问过我这件事,我答他消息最快也要在后天才来到我手上。这事情闹得最凶的时侯,我忽然拿着假信去告诉他们消息到了,他们不起疑心才怪。”

    戈墨一双眼睛蓦然亮起来,道:“还有一个办法。”

    钱世臣大喜道:“甚么办法?”

    百纯瞪大美目,瞧着乌子虚捏在指头间的夜明珠,大讶道:“这样一粒玉珠子,算甚么奇珍异宝,你试试拿到当铺去,我肯定当不到十两银。”

    乌子虚大感不妥,把夜明珠送到眼前细看,不解道:“怎会变成这个样子,定是沾了灰尘。”

    百纯看着他以衣袖拭抹玉珠,叹道:“如果此珠能令钱世臣不惜与大河盟反目,肯定是天下奇闻。不过也算难得,这么劣质的珍珠我还是首次得睹。”

    乌子虚又把夜明珠拿到眼前,无法置信的瞪视,原本晶莹通透的明珠,仍像蒙上灰尘似的,怎么也拭不掉。

    百纯道:“还敢自认五遁盗吗?如果五遁盗像你般不识货,专偷不值钱的东西,五遁盗将变成蠢贼的代号。”

    乌子虚把夜明珠收入袖内,信心十足的笑道:“让我变戏法给百纯欣赏。看!”

    百纯见他向自己举起手,模样古怪,忍不住“噗哧”娇笑,道:“看甚么呢?你的臭手有甚么好看的。”

    乌子虚缩手,自己朝袖内看去,不能相信的道:“我的奶奶!怎么没有一点光芒?”

    百纯忍俊不住笑得花枝乱颤的道:“你的奶奶又如何?你当是会在黑暗中发光的夜明珠吗?唉!胡闹够了,快收起你的奇珍异宝,不要再拿出来丢人现眼。”

    乌子虚傻兮兮的纳珠入怀,说不出话来。

    百纯勉强忍住不笑,道:“你这家伙至少有一项长处,就是惹人发笑。感觉相当不错,我很久没有这么笑过,又证实你不是那甚么劳什子的五遁盗,待会我去找丘九师,免他擒错人出丑。”

    见乌子虚仍在发呆,嗔道:“还有甚么好想的,你不是要为人家画像吗?”

    乌子虚喃喃道:“这是不可能的。”

    百纯嗔道:“你被鬼迷了吗?还在胡言乱语。”

    乌子虚苦笑道:“其它我不清楚,但被鬼迷却是肯定的。”

    百纯喜孜孜的道:“可以开始了吗?”

    乌子虚一脸胡涂的神色,问道:“开始甚么呢?”

    百纯没好气道:“当然是开始写画,你已害人家没有故事听,若又写不成画,我会宰了你。”

    稀世奇珍变成凡珠,乌子虚完全失去了做任何事的兴致,正要藉词推托,蓦地脑际轰然一震,景物突变。

    百纯仍然在那里,可是再不是面对着他,而是背着他立在城墙垛缘处。前方是广阔的穹苍,金黄的太阳正没入地平线,火红的晚霞,染遍天空,柔风一阵一阵的吹来,百纯垂在背后的秀发轻轻拂动。

    接着百纯缓缓转过身来,面向着他,美丽的花容露出不可名状的哀伤,满脸珠泪,正哭得梨花带雨。

    乌子虚定一定神,震撼人心的景象消失了,一切回复原状。

    百纯仍坐在那里,地方仍是水香榭,后方是雨后的挂瓢池。

    深黑的夜空星罗棋布,壮丽迷人。

    百纯俯前道:“你没事吧?为何脸色变得这么难看。”

    乌子虚呆瞪着她。

    百纯关切的道:“究竟发生了甚么事?你是不是感到身体不适。”

    乌子虚嗫嚅道:“我看到了……唉!我看到百纯……”

    百纯愕然道:“你看到我怎样了。”

    乌子虚深吸一口气,摇摇头,似要挥走甚么似的,伸手拿起画笔,道:“百纯准备好了吗?我要动笔了。”

    辜月明换回平常的装束,宛剑插在腰后,用外袍罩着,背挂长剑,沿街朝红叶楼走去。

    今夜虽没有完成杀死戈墨的目标,他却毫不介怀,正如他所说的,他们是命中注定的宿敌,终有一天会分出生死。早一天,晚一天,没有分别。

    事实上,他需要像戈墨般的劲敌来点缀枯燥乏味的生命。像戈墨般的顽强对手,岂是容易遇上。

    戈墨更是他生命里第一个没有绝对把握杀死的人。

    红叶楼在望。

    他要去见乌子虚,与他共度此夜,直至天明。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这样做,只知道自己想这么做。他感到自己喜欢与乌子虚一起面对这个危险的一夜,至于这是否愚不可及的行为,他并不计较。

    或许真的是前世欠了这小子甚么的。

    他感觉着腰后的宛剑。

    为何自己握着此剑时,感觉比握着白露雨更顺手呢?这是没法解释的感觉。宛剑似比白露雨和他有更密切的关系。

    戈墨说他该见过宛剑,却又没法说出见宛剑的时间和地点,确实耐人寻味。

    辜月明停了下来,离红叶楼的大门不到二十步之遥。

    一个魁梧轩昂的年轻壮汉从横巷走出来,拦着他的去路,哈哈笑道:“敢问辜兄,是不是要到红叶楼去呢?”

    赫然是丘九师。

    辜月明若无其事的道:“我要到那里去,该不用得丘兄同意吧!”

    丘九师神态从容的道:“辜兄可以破例一次吗?”

    辜月明淡淡道:“我从不会因任何人而破例。”

    丘九师伸手向后,取出名震天下的封神棍,本是长只两尺的短铁棍,给他两手拉开,左右手各执一端反方向锁紧,顿成长达六尺的长棍,像变魔法似的。

    丘九师仰天笑道:“好!就让我来领教辜兄的快剑。辜兄可以放心,我们动手期间,绝不会有人插手,如果辜兄够本事杀我,我的人收尸便走,不会多半句话。”

    辜月明点头道:“好汉子!”

    “锵!”

    白露雨出鞘。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