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三
第六章 幻术美人

    无双女穿上宽大的黑色长袍,立在晴竹阁正门外院落空旷处,等候周胖子和百纯出门来看她表演幻术。

    她的宝袍是有名堂的,称为“黑龙变”,在“杂耍王”安玠的悉心指导下,她亲手缝制,由百多种不同的材料精心搭配而成,骤看似一幅,事实上分内外多层,其中数层巧妙折迭,经她以巧妙手法施展,配以灯火幻术,几可变化无穷。不论袖内衣中,藏有她耍把戏的火器工具,令她变成似是法力无边的幻术表演者。

    她的秀发垂在两边肩上,乌发冰肌,袍长曳地,仅是她使人目眩神迷的美丽卖相,已收夺人之效。

    她肯到红叶楼来应聘,为的当然不是酬金,而是为辜月明而来。她曾和辜月明交过手,清楚辜月明的深浅,要在他处于戒备的情况下刺杀他,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当她看到辜月明放在桌上红叶楼发出的十周年晚宴的请柬,不由喜出望外。

    如果能在那样的情况下献艺表演,她可尽展所长,布下最精采的刺杀局,在辜月明最没有戒心的情况下,取他之命。

    周胖子的胖躯首先出现在门阶上,跟着的是艳娘和一个身穿劲服、尽显其曼炒体态的出色美女。接着是个儒生打扮的男子。

    无双女看得心神剧震,两手连忙举高,宽大的袍袖立即掩盖着她的脸庞,只露出一双大眼睛,使人看不到她心中的波动。

    这个人不就是悬赏图中的五遁盗吗?

    事实上眼前男子与悬赏图中的五遁盗,顶多只有一、二分肖似,神气更差远了,偏是她却可一眼把他认出来。

    当日她在津渡细看告示板的悬赏图时,心中有非常古怪的感觉,就像在看一个非常熟悉的人,被人描绘成平面的画像,在像与不像之间,她几乎可以指出甚么地方画得不好,哪方面有所不及。

    现在见到“真人”,她一眼认出他来。

    她肯定以前从未见过他,那种感觉古怪诡异至极。

    五遁盗竟躲到红叶楼来了,令人费解。

    无双女收摄心神,以脚尖踩碎置于地上的烟球,五色的烟雾立即从袍眼下逸出来,迅即把她包裹在迷离的彩雾里。

    “砰!”

    强烈的白芒在她头顶上方爆开,登时照亮方圆三丈之地,映得彩烟更是五光十色,灿烂耀目。

    周胖子等四个人全露出目眩神迷之色,站在长阶上,人人全神贯注的看她的技艺表演。

    无双女的黑龙变颤震起来,再看不到人,接着袍袖飘舞,在彩烟内变化出无数的形态,每个动作均有妙至毫颠的感觉。最动人处本是平平无奇的袍服,再不能以任何言语去形容,像活了过来的布精灵,在光雾里千态万状,狂飞乱舞,反映着不同的色光,袍袖内忽又飞出两条彩带,在彩雾中交织出不同的图案,动感强烈,令人幻觉丛生,神迷意乱。

    就像表演的突如其来般,一切倏又静止下来。无双女回复前状,以袍袖遮脸,只露眼睛。

    然而静止只维持了眨眼的工夫,彩烟变为黑烟,上方芒光敛去,黑暗剎那间占据了原本烟火灿烂的空间,然后烈焰冲天而去,照得院落间火红一片。黑雾往外散开,黑龙变化回凡布,坠落地上。

    无双女现身后方丈许远处,正向四人抱拳施礼。

    乌子虚首先带头鼓掌喝采,众人无不拍红手掌。

    周胖子步下长阶,呵呵笑道:“双双的幻术绝技,精采绝伦,令人大开眼界。我们的十周年晚宴,得双双来助阵,更是尽善尽美。”

    百纯见乌子虚仍是眉飞色舞,一副馋相的狠盯着人家姑娘,忘情的鼓掌,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他的臂膀,痛得他停下手来,这才道:“双双妹子真了得,集幻术舞蹈于一身,即使京师的幻术名家,比起妹子仍是远有不及。妹子对我们红叶楼开出来的聘用条件,有没有异议呢?”

    无双女趋前数步,从地上执起黑龙变,轻柔的折迭起来,道:“没有问题。但这次我只是因游洞庭湖凑巧路过岳阳,一时心动来凑热闹,准备不足,故必须到城内购买材料,制作表演用的烟花火器,希望贵楼能拨出幽静无人的房舍,供我使用。”

    百纯往艳娘瞧去,后者初则面露难色,旋又灵光闪现的道:“蝉翼可到我处暂住,空出来的雨竹阁拨给双双姑娘使用。”

    周胖子大喜道:“就这么办。我们红叶楼肯定鸿运当头,各行各业的顶尖高手均不约而同云集在此。我的乖女儿还有甚么话要说?”

    答他的不是百纯,而是双眼放光的乌子虚,动作滑稽的举手道:“愚生有话要说。”

    无双女心中暗笑,你这小子倒懂装神扮鬼,待我揭穿你的身份时,看你还可以这般得意洋洋吗?淡淡道:“这位是……”

    艳娘向她使个不用理他的眼色,道:“这位是来自京师的肖像昼大师郎庚先生。来!让奴家带双双姑娘去看看地方是否能令你满意。”

    乌子虚抗议道:“我还未有机会说话。”

    百纯皱眉瞧他道:“你有甚么话要说?”

    乌子虚先凑到她耳旁,耳语道:“百纯吃醋了。”接着如避蛇蝎般往后退开去,道:“我郎庚除了会写画外,还学过制火器,双双姑娘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

    百纯不悦道:“写好你的画再说罢。”

    当面向无双女时,声音转柔,道:“妹子先去好好休息,大娘会为你打点一切,明天我们找个时间见面,商量晚宴的表演细节。”

    周胖子哈哈笑道:“就这么办。”

    辜月明在厅中心对桌默坐,白露雨就放在烫金字红请柬之旁,被革囊裹着的宛剑放另一边。

    与乌子虚的谈话令他感到非常震撼,到现在仍未过去。反是和戈墨的一仗,他一点不放在心上。

    如果阮修真的猜测与事实相符,那他现在正一步一步深入这个命运的布局内。自凤公公处接过这个寻宝任务后,他的选择愈来愈少了,他可以不顾及自己的性命,却不能不顾及花梦夫人的安危。不论是冀善或凤公公,他敢保证他们不会伤害她,否则他们将永远得不到楚盒,而先决条件,是他必须找到楚盒。

    五遁盗原本和他全无关系,可是一张画把他们连系起来,且非常微妙,超乎常理。

    一切都指向云梦泽。

    那在冥冥中主宰这一切的神秘力量,究竟是守护古城的神灵?又或是发生在一千多年前那场古城的攻防战遗留下来的厉鬼冤魂?衪这样做有甚么目的?

    又或是那神秘的力量早现了真身,正是乌子虚笔下的古战车女神,云梦泽的女神。

    他真想立即到红叶楼去,看看可否从那幅画得到进一步的启示。

    敲门声响。

    辜月明喝道:“门是没有上闩的。”

    “咿呀!”

    大门被推开了一扇,一个魁梧英伟的年轻男子举步进来,向辜月明露齿一笑,道:“辜兄是不是有不燃灯的习惯。”

    辜月明审视他片刻,淡淡道:“原来是丘九师。坐!这不是习惯,而是一种喜好,我喜欢黑暗。”

    丘九师在他对面自己拉开椅子坐下,目光先落到他的白露雨处,然后移往请柬,讶道:“辜兄竟会参加这种人多热闹的宴会!真教我想不到。”

    辜月明皱眉道:“丘兄究竟是来找我动手?还是想和我闲聊几句?”

    丘九师目光移至革囊处,兴致盎然的道:“辜兄是怎么猜到我暗含杀机的?”

    辜月明耸肩道:“从你甫进门立即攀上颠峰的状态,步步为营,却又不是要觑隙而入,伺机攻击,反是似乎在怕我突袭你似的,为何会是这样子呢?”

    丘九师苦笑道:“难怪修真这么看重你,又千叮万嘱我千万不要轻视你,辜月明的确是辜月明,我还是首次有被人看个通透的不愉快感觉。辜兄看得很准,我入门后一直处于戒备的状态,因为我们从某一渠道得到消息,辜兄这回南下,名之为追捕钦犯,实是要来杀我丘九师。对著名闻天下的无情剑手辜月明,我怎敢托大?”

    辜月明淡淡道:“丘兄的消息,是不是来自钱世臣?”

    丘九师沉吟半晌,道:“我可否避过不答?”

    辜月明毫不介意的道:“没有关系。我这次远道而来,确是追捕钦犯,问题在谁是真正的钦犯?钱世臣是因自身难保,故借势拖你们淌这浑水。当然,如果你们予季聂提可乘之机,他会亳不犹豫的干掉你们。”

    丘九师愕然道:“辜兄怎会忽然大违自己一向我行我素的作风,不但肯解释自己的情况,还直言无忌。”

    辜月明平静的道:“这是我表示歉意的一种方式,想用这个机密的消息补偿贵方。”

    丘九师不解道:“歉意?我不明白。”

    辜月明道:“我曾向阮先生保证不会介入你们和五遁盗的事,现在我要食言收回承诺,所以心生歉意,就是如此。”

    丘九师双目神光剧盛,沉声道:“辜兄可知我们和五遁盗是势不两立,在与他有关的事上不会有丝毫退让。”

    辜月明轻描淡写的道:“当我决定做某一件事,从不理会别人的想法。”

    丘九师叹道:“这是何苦来由?我们绝不愿辜兄成为我们的敌人。”

    辜月明淡淡道:“烦丘兄告诉阮先生,我现在开始相信,我们正陷身于某一无形之手布下的命运之局内,在身不由己下,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那无形之手安排给我们的选择,换句话说我们根本没有选择。坦白说,我感到目前的情况既可怕又有趣,给我前所未有的感受。我直至此刻仍不晓得在五遁盗一事上该采取哪种立场和态度,只知道再不由我去选择,只看命运引领我走往哪一个方向。正如你们在五遁盗一事上没有另外的选择,我隐隐感到我正逐步朝同一情况举步。”

    丘九师听得呆了起来,忽又叹道:“我真希望能狠下心来逼辜兄作生死决战,却没法在此刻视辜兄为敌人,希望情况不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又皱眉道:“为何在半天之内,辜兄有这么大的改变呢?”

    辜月明语气坚定的道:“这个恕辜某无法作答。”

    丘九师离座起立,微笑道:“那我丘九师无话可说了。辜兄说得对,我们正陷身迷局里,没有人晓得最后的结果如何。请了!”

    说罢掉头去了。

    辜月明暗叹一口气,他实在不愿与丘九师为敌,可是他却直觉感到,与丘九师的一战避无可避。

    丘九师会是那个能杀死自己的人吗?

    乌子虚躺在床上,心内思潮起伏,亦知道有点害怕进入梦乡,那是个他没法为自己作主的地方。

    他今夜成绩骄人,一口气完成两幅美人画,个中情况自是旖旎香艳,色迷人醉,尤幸他仍能保持一点不昧的清醒,晓得自己绝不可越界,否则将失去对美女的兴趣,失去写画的动力,完成不了八美图,没法和钱世臣交易,还要落在大河盟手上,一切完蛋。

    他自己心里明白,八美图已变成他卖珠行动外另一个必须完成的目标,这是一种对生命和自己负责任的态度。红叶楼由周胖子、百纯、艳娘、甚至蝉翼和一众入画芙人儿对他的期望,合而形成一股无可抗御的督促力量;加上创作本身动力的洪流,他是不会窝窝囊囊的半途而废,纵然明知八美图完成之日,就是他失去护身宝符之时。

    那个叫双双的杂耍女郎,对他的吸引力竟不在百纯之下,像百纯那样的出色美女,已是平生首遇,而如此级数的美女,竟一下子遇上两个,确是异数。

    难道自己的苦难终于过去,变得时来运到?他一直追寻某种东西,会不会从她们其中之一得到呢?他期望那考验一刻的来临,就是在与“她”共度春宵后,是满足和恋栈;又害怕那一刻的来临,怕是再一次的失望。

    即使在青楼纵情享乐、醉生梦死的时候,他内心的最深处仍是痛苦和空虚,那是任何欢乐没法到达密藏于最深处的禁地,也是他生命最大的缺陷。

    他想到辜月明,从辜月明联想到亲手画出来的古战车美女,不明白为何辜月明在观画时看到异象,自己这个创造者反一无所得。

    古战车女神在他脑海浮现,愈趋清晰,逐渐占据他的心神。

    迷迷糊糊间,他又踏足山城的墙头处,一切是如此理所当然,他不感丝毫异常,彷佛这才是他该置身之处,是他的家园。

    他没有碰到任何人,忽然踏足偏离城墙的石板路上,前方出现一座似是神庙的建筑物,庙前有个广场,天色倏地转黑,一轮明月在头上露出仙姿,广场的石板在月色下闪闪生辉,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天地寂然无声,只有他的脚步声发出空洞的回响。

    他是不由自主的朝神庙的正门走去,正门上有个石横匾,刻着四个大字,奇怪的是怎也看不真切,没法认出是甚么字。

    后方忽然传来女子的叹息声,乌子虚心神剧震,转身望去。

    天空变得宽广深邃,明月失去了芳踪,代之是嵌满幽暗夜空的星辰。在广场尽处,出现一团光芒,在芒彩的浑沌深处,隐见一焯约动人的女子倩影,从她身上发射着阵阵光彩夺目的涟漪,扩散往四周无尽的黑暗里。

    广场消失了,只余没有穷尽的黑暗,美丽的倩影在燃烧着光和热,正缓缓朝他游移过来,情景诡异动人。乌子虚用尽目力,仍没法看清楚女子的面目,想迎前看清楚点,却失去移动的力量。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心内响起,道:“唤我的名字!唤我的名字!”

    乌子虚生出狂呼大喊的激动,可是说到口边的一句话怎也没法嚷出来,心中充满激情和悲伤。

    狂叫一声,醒了过来。

    乌子虚从床上猛坐起来,一切如前。

    窗外隐隐传来湖水拍打岸阜的声音,夏虫呜叫,还有塘蛙“帼帼”的雄壮唱和,此起被落,似永远不会休止。

    这才发觉自己泪流满面。

    他从未如此失落和痛苦过。

    无双女立在雨竹阁外湖旁一块大石上,风从湖面吹来,拂得她衣袂飘扬,似可乘风而去。

    当她把舅舅埋葬在云梦泽内的一刻,她感到她的希望也被埋葬在那里。

    她有个感觉,爹已经死了,死在十年前那场发生于云梦泽的灾劫里,否则他定会设法寻找她们母女。她深信实情必是如此。

    杀死辜月明后,她会返云梦泽去,先拜祭舅舅,然后于七月十四那日搜索古城,不论能否找到古城,她会在那日的最后一个时辰服下带在身边的毒丸自尽,分别只是在城里,还是在城外。

    没有人可以明白她,包括安玠在内。因为外人是很难明白她对爹和娘的感情。看着娘在她眼前日渐消瘦,抑郁一点一滴地蚕食娘的精神和身体,她的心片片碎裂,如果不能证明她没有看错爹,活着再没有甚么意义。

    足音在后方传来。

    无双女没有回头望去,她根本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蝉翼来到她身后,道:“大小姐要奴婢来看双双姑娘,如果姑娘尚未入睡,请姑娘到晴竹阁和她聊天。”

    无双女摇头道:“不是说好是明天吗?”

    蝉翼压低声音道:“大小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双双姑娘,当蝉翼求你好吗?大小姐是很欣赏你的。”

    无双女皱眉道:“实在太晚了。”

    蝉翼道:“不会花双双姑娘太多的时间。事实上大小姐早猜到双双姑娘会拒绝去见她,所以要蝉翼告诉姑娘,如果你不肯到她那里去,她会到这里来。”

    无双女转过身来,平静的道:“百纯果然名不虚传。”

    乌子虚捧着头坐在临湖的平台处,胸口像给千斤大石紧压着、呼吸不到空气,令人窒息般的痛苦正在折磨他。

    她究竟要自己唤她作甚么呢?

    她是谁?

    叫甚么名字?

    一连串的问题在他脑里形成了一个无底的漩涡,把他整个人连根拔起,失去了自制力。

    就在此时,一点灯火出现在远方的湖面上,斜斜掠过湖面,朝对岸西北角驶去,掀起重重水纹,艇上坐着两个人。

    乌子虚定睛看了一会,因有新的目标,心情舒缓了一点。

    小艇此时驶至挂瓢池的中心处,乌子虚凭过人的眼力,认出是那叫双双的女子和蝉翼。心忖除了古战车女神外,对自己最有吸引力的两个美女,今晚该有个约会。

    自己现在这么不开心,更怕睡觉,何不去凑凑热闹?最坏的情况,就是给她们连手轰出门去,没甚么大不了的。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