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一
第九章 无形对手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岳阳古称巴丘,又称巴陵,朝廷置之为岳州府,位于洞庭湖与大江交汇处,因处于天岳山之阳而得名。

    三国之时,东吴大将鲁肃驻守巴丘,筑巴丘城,建阅兵台,至唐开元四年,中书令张说扩建阅兵台,称之为南楼,后易名为岳阳楼,并邀集学士文人登楼赋诗,至北宋范仲淹作《岳阳楼记》,楼以文传,文以楼传,岳阳亦因而闻名天下。

    阮修真午前时分入城,随行者有八个本帮高手,人人体型栗悍,武功高强,是丘九师特别挑选出来,贴身保护他这位文弱书生。九人骑马入城,沿着人车争道、热闹繁华的通门大街,直抵以当地名产洞庭蟹作招徕的斑竹楼,甩鉴下马,丘九师早恭候门外,把他们迎入楼内,直登二楼临街厢房,八卫留在外厅用膳,两人则到斑竹楼著名的平台稚座坐下,点了酒菜,两人四目交投,

    均感气氛有点异样。

    阮修真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丘九师愕然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阮修真露出侧耳倾听的神态,悠然道:“听到吗?有人在叫卖蛇胆,听说用蛇胆浸酒,有祛除风湿的奇效,真想买个来试试,我一进洞庭便有点腰酸背痛。”

    丘九师微笑道:“我叫人下去为你买个蛇胆如何?”

    阮修真阻止道:“要自己去挑选才有意思,若无效只有怨自己眼光不够好。”

    丘九师叹道:“不要卖关子了,你的调查结果如何?”

    阮修真道:“不如由你先说季聂提方面的情况。”

    丘九师把见季钱两人的事详细说出来,最后道:“我看他们两人并不融洽,我到的时候,他们正在说话,钱世臣的脸色有点难看,似乎被季聂提斥责过。”

    阮修真目光投往厢房平台栏杆下热闹的大街,在漫天阳光的照射下,一切都带点不真实被阳光净化了的感觉。

    道:“夫猛和薛廷蒿的事,该不是季聂提说的那么简单,直至今天,季聂提对夫薛两人背叛那昏君的原因,仍是只字不提。有甚么事严重至须如此守口如瓶呢?”

    丘九师道:“这方面的事,不到我们去管。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还要尽力配合,以换取他们的合作。”

    阮修真微一颔首,但神情仍是若有所思,令丘九师不知他是否同意自己的看法。忽然阮修真目光往他投去,缓缓道:“他们被鬼迷了。”

    丘九师一呆道:“谁被鬼迷了?”

    阮修真道:“被鬼迷的是那间赌馆自命为赌林高手的所谓四大天王,五遁盗连赢三局后,由他们轮流出手,结果当然是轮着败北。”

    稍顿续道:“他们输得很奇怪,例如明明该掷十二点以上才赢,偏偏脑中却想着要掷十二点以下的点数,输得不明不白,胡里胡涂,不是鬼迷心窍又是甚么呢?”

    丘九师皱眉思索,点头道:“的确非常古怪,不过也不必想得那么玄,或许五遁盗精通巫法,又或有养小鬼一类异术,说到底只是江湖下三滥的手段,登不得大雅之堂。”

    阮修真双目闪闪生光,沉声道:“我自小好奇心重,问的问题长辈都不知如何答我。十五岁已把家中藏的书读遍,我之所以修习易理术数,正因其它的甚么诸子百家引不起我的兴趣,只有神秘通幽的玄术,方能令我乐而忘返。犹记得我起的第一支卦,占的是翌日的天气,竟然准确命中,那种如揭开了另一个新天地的动人感觉,直至今天仍没法忘记。”

    丘九师呆瞧着他,虽然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岔开话题,却清楚认识到好奇心正是阮修真发奋向上的动力,使他成为博学之士和纵横捭阖的智者。

    阮修真露出思索的神色,接下去道:“我常在想,占卦之所以能应验如神,究竟是基于我们自身某一深藏的灵力,还是有鬼神在作祟?现在我或可以有个答案。五遁盗肯定不懂巫法,至少不懂能令他在赌桌上赢钱的巫法,当然更与养鬼之术无关,否则以前便不用在赌馆屡战屡败。对吗?”

    丘九师感到他的分析是没法反驳的,苦笑道:“你得到的是个怎样的答案呢?”

    阮修真以带点兴奋的语气道:“就是在我们眼前这个现实的世界外,还存在其它东西,我们统称之为鬼神。五遁盗连赢七局的异事,透露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就是鬼神虽不能影响骰子的点数,却能影响掷骰者的精神,令他们掷出错误的点数。一个如此,四个人也是如此,便不是偶然的失误了。”

    丘九师道:“如果心志够坚定,是不是能不受鬼神的影响呢?”

    阮修真苦涩的道:“谁晓得呢?”

    丘九师叹道:“给你说得我毛骨悚然。我们现在该怎办?”

    阮修真道:“因有鬼神这不可测的变量牵涉其中,我们表面看来虽占了上风,但擒拿五遁盗一事实在吉凶难料,我们心里要有个准备。”

    丘九师道:“是否该请来法力高强的道士,以驱魔除鬼?”

    阮修真沉吟不语。

    丘九师思索道:“若论捉鬼的本领,莫过于有道家行者之称的戈墨,据传此人之学上承道教元始天尊的神秘天书,精通符咒,有鬼神莫测的法力。以前我对这种传闻不屑一听,现在却希望能请他来为我们解开疑难。只是此人行踪无定,一时间真不知该到哪里找他。”

    阮修真苦笑道:“不要乱投药石。元始天尊既生于太元之前,可是道教最早的经书《太平经》却没有提及,要到东晋葛洪的《枕中书》,才出现『元始天皇』的记载,可知甚么元始天尊,只是类似『玉皇大帝』一类的杜撰神祇。只从这点去看,已难令我信任戈墨。求人不如求己,死马也要当活马医,我仍是那句话,尽人事,听天命。我不得不承认,我愈来愈感到追捕五遁盗是一种乐趣,而不是苦差事。”

    丘九师正要说话,蹄声骤响,两人目光投往下面的长街去。

    六骑从街的远处疾奔过来,逢车过车,遇马过马,有时甚至跑上行人道,在人群中穿插,弄得路人争相走避,险象环生。

    六个骑士都是二十上下的年纪,身穿武士紧身劲装,腰佩马刀,马侧挂着大弓和箭囊,一副去郊野打猎的行头,却不知为何不是出城而是往城内跑。

    看他们肆无忌惮,毫无顾忌的嚣张态势,可知他们如不是权贵之后,就是财雄势大的富户,否则怎敢如此横行霸道,不理别人的安危。

    离斑竹楼尚有百步远时,他们似是找到追赶的目标,齐声喊叫,马鞭呼呼的扬上半空,下抽马股,登时马速遽增,连过三辆送货入城的骡车,抢前截着一辆由两匹马拖拉的马车。

    其中一人伸手抓着拉车健马的缰索,硬把马车煞停下来。驾车的御者给吓得脸青唇白,不知所措。

    其它骑士先后赶至,绕着停在路旁的马车欢呼怪叫,状极兴奋。后来的车马只好绕往车马道的另一边通过,没有人敢吭一声,更不要说挺身干涉。行人则匆匆而过,无人敢留下看热闹,该是怕遭池负之殃。

    六个骑士全体飞身下马,其中两人直趋马车门前,一人夸张的弯身施礼,以阴阳怪气的声音唱喏道:“岳阳六公子,向百纯姑娘请安问好。”

    旁边的人接着道:“我们正要出城,闻得百纯姑娘要到东庙上香祈福,连忙折返,赶来诚邀百纯姑娘和我们一道出城狩猎。相请不如偶遇,百纯姑娘不要再拒人于千里之外。”

    后面另一人笑道:“百纯姑娘有没有求签呢?若问的是姻缘,我乐意为姑娘解签。”

    其它人闻言一起哄笑。

    车内的百纯尚未有机会回应,倏地上方传来一声冷哼,一个雄壮嘹喨的声音喝下来道:“下面那六个小儿,勿要吵吵嚷嚷,立即给我滚,免影响老子的酒兴。”

    岳阳六公子全体勃然大怒,在岳阳谁敢捋他们虎须?十二只眼睛露出凶光,朝上望去。只见斑竹楼厢房雅座的平台处,坐着两个人,都是神态优间,正若无其事的打量他们。

    六公子齐声喝骂,其中两人待要冲入酒馆,登楼寻两人晦气,平台处身穿武服的年轻大汉一声长笑,已长身而起,还跃过栏杆,从天而降,四平八稳的从丈半高处落在行人道边,不晃半下。摊手道:“何用劳驾?老子辛苦一点跑下来又如何?”

    六公子被气得七窍生烟,同时祭出马刀,往大汉扑去。

    仗义出手的当然是丘九师,他最看不得不平的事,明知这么一闹,显露形迹,对他们追捕五遁盗一事有害无利,仍没法插手不理。他背后挂着个三尺长的革囊,装载的是他名震天下的封神棍,拉开来锁紧可长达六尺,收拾这六个小子不用费吹灰之力。但他却绝不能取棍应战,因为这等于明着公告全城,他丘九师来了。

    丘九师哈哈一笑,脚踏奇步,像在攻来的马刀间隙间畅行无阻般抢入六公子的刀光深处。

    “砰!”

    一声惨嘶,其中一公子向外抛飞,原来被丘九师踢中小腹,不但马刀甩手,还重重掉在道上,再爬不起来。

    另一公子觑准丘九师的宽肩,狠劈下去,明明可以劈个正着,岂知眼前一花,敌人已移到他身侧,不但避过其它人的攻击,且伸手抓着他拿刀的手腕,像铁箍般收紧,腕骨欲裂时,马刀已被对方夺去,接着胸胁传来椎心剧痛,原来挨了敌人的肘撞,惨嚎一声,往旁跌跪。

    接着更是一面倒的情况,马刀碰击声不住响起,眨眼光景,剩下的四公子全被丘九师以夺来的马刀磕得长刀脱手,手骨欲裂,捧着手退往四方,人人脸上血色尽褪,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

    丘九师仍是一副好整以暇的轻松模样,随手把马刀插入正跪在他身旁,吓得面无人色的公子的刀鞘内,笑道:“还给你!”

    又拍手道:“这样的功夫,竟敢出来混,立即给我滚,以后不要再给我遇上。”

    最先出言调戏百纯的那个显是众人之首,口唇颤震的道:“敢不敢留下姓名来!”

    丘九师洒然耸肩,哑然笑道:“你们还不够资格问我是谁,够本事便去查我在何处落脚,若连这种小事也办不到,可于早上到斑竹楼来找我。”

    接着双目神光电射,盯着发言者,冷哼道:“这件事我全揽到身上来,依江湖规矩,以后不得骚扰百纯姑娘。如被我晓得你们不照规矩胡作妄为,不论你们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挖你们出来,那时你们会晓得我的手段,绝不会像今天般手下留情,只教你们受皮肉之苦。滚!”

    六公子自知斗不过他,且相差太远,更被他气势所慑,场面话都不敢抛下半句,悻悻然的登马离开。

    丘九师向珠帘低垂的马车道:“姑娘受惊了。”接着向惊魂甫定的御者道:“还不起驾!快载姑娘回家去。”说罢转身便走。

    一个娇柔清脆、如若空山鸟鸣的声音从珠帘内传出道:“壮士请留步。”

    丘九师没有回头,却停下下来,淡淡道:“些许小事,姑娘不用在意。壮士之名,更受之有愧,姑娘回家去吧!”

    丘九师后方响起珠帘拨动的声音,百纯迷人的声音道:“公子确实英雄了得,施恩不望报,可以转过身来让奴家看清楚救我的英雄是何模样吗?”

    丘九师想不到百纯如此直接大胆,愕然转过身来,登时眼前一亮。

    拨开的珠帘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花容,妖媚的大眼睛,又黑又亮,眼角朝上倾斜,如丝的细眉,惊人的吸引人,可撩动任何男人最深藏的渴想和欲望,令人感到能拥有这双美眸的主人,肯定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一时间丘九师忘了去看她纤巧而线条分明的鼻子、粉红的艳唇、温软富弹力的肌肤。

    百纯羞涩微笑,露出整齐雪白的皓齿,欣然道:“到红叶楼可以找到奴家,只要公子说是斑竹楼前的公子,百纯必倒屣相迎,希望今夜可以再见到公子。”说毕垂下珠帘,马车开走。

    乌子虚与丘九师同一时间看到百纯挑逗性的面容,亦被她的美色震慑。他虽比丘九师远了二十多步,但他超乎常人的眼力却让他饱餐秀色,也使他记起那到现在仍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梦境驾古战车的绝色娇娆。他从未见过一个美女比百纯更令人心痒,除了那驾古战车的美女。他心中一阵痛苦,在目前的形势下,他绝不能动色心,因为他已看穿救美的无名英雄,是何方神圣。人生为甚么总是失败和无奈?自己的前世究竟结下了甚么孽障?今世要来偿还。这算哪门子的命运?

    丘九师目送马车远去,全身的血液仍在翻腾着,暗叫天下问竟有如此够味道的女人。唉!只可惜……。

    阮修真来到他身旁,鱼贯从斑竹楼走出来的八卫,散立后方,以此派头,路人都看出他们不是等闲之辈,且根本不怕任何人,包括官府在内。

    丘九师皱眉道:“这是不是太张扬呢?”

    阮修真没有答他,微笑道:“美人恩重,斑竹楼前的公子今夜应约吗?”

    丘九师苦笑道:“阮先生你也来耍我,我追求的是马革裹尸,爱上任何女子,或让她爱上我,都是我承受不了的事。我是绝不会去找她的。你还未答我的问题。”

    阮修真双目神采飞扬,平静的道:“就在你跃往街上的一刻,我生出很奇妙的感觉,像是有某一种力量,正摆布着我们。你来告诉我,为何六公子不在较前或较后的地方截着马车,偏要在你和我的脚下呢?而当此事发生后,九师的未来命运已被引导至另一方向。”

    丘九师皱眉道:“小心你的想法到了走火入魔的危险边缘,徒令本来简单的事变得复杂起来。事实上一切如旧,我和百纯间是不会发生任何事的,与她的缘就止于刚才的一刻。”

    阮修真欣然道:“九师给我说得心生惧意,令你这无惧的人害怕起来,所以严词警告我。但让我告诉你你的问题在哪里,就是你不敢面对无法理解明白的事实。卜三次都是三支鬼爻齐动,只是我告诉你的,故可以当作是假的。”

    丘九师尴尬的道:“你该知我是绝对信任你的,怎会这么去想你。”

    阮修真:“问题不在你信任我还是不信任我上,而是直到此刻,你仍没法接受眼睁睁发生在你面前的异事。”

    丘九师苦恼的道:“你要我对着千军万马全无问题,因为我有把握去打蠃每一场仗。但若对手是鬼神,我们是完全处于捱揍的位置,且全无还手之力。若我真的相信修真的“感觉”,我还用做任何事吗?”

    阮修真从容的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军略至理,用之于鬼神亦然。记得吗?我说过那力量只能影响人的精神,而不能影响骰子的落下,所以鬼神的力量仍是有限的。这是知彼。”

    丘九师目光投往车马道,一辆载米粮的骡车驶过,驾车的是个汉子,一个小孩坐在堆得像个小山般的粮货上,摇晃双腿,哼儿歌,两人看来是父子关系,在光天化日下,是如此常见的情景,生动真实,可是听着阮修真的话,街上虽是行人车马不绝,他却有和阮修真孤立隔绝于与此有别的另一世界里,令他涌起不寒而栗的感受。阮修真现在说的是不是真实的情况,还是只是错觉?

    阮修真续道:“这就是三鬼齐动的原因。我们要对付的不单是五遁盗,还有能让五遁盗连赢七把的那股力量,一种能左右我们的心的异力。自五遁盗离奇地开杀戒,杀的是我帮大龙头的独生爱子,那股力量一直支配着我们,这力量无影无形,只在我的三支卦和五遁盗的赌馆大捷上露出端倪,所有与此有关的人,均被卷入这漩涡里去,特别是你和我,甚至季聂提和钱世臣,也可能包括在内。我们正被引导朝某一结果一步步发展,而那结果是完全不受我们控制的,因为操纵者是那力量而非我们。我们等于陷身于某一命运的阴谋计划中,因心不由己变得身不由己,一日我们不能破这个局,将没法掌握成败。”

    丘九师听到自己的声音有气无力的问道:“我们可以怎么办呢?”

    阮修真道:“任何牵涉到多人的布局,必须一环扣着一环,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失误,势将影响全局,就像在这张命运之网破开了缺口。例如与五遁盗对赌的四个人,其中一个人回复自主,把五遁盗的银两全蠃回来,事情将不是循现在的方向发展。所以我们并非全无还手之力,只要我们能不受影响,便有机会破局,主动权将转落我们手上,那时五遁盗的命运,将由我们来决定。”

    丘九师听得精神一振,脑筋回复灵活,道:“你想到破局的方法了吗?”

    阮修真道:“那要看我们是不是能识破对手的布局。就在你跃往街上去的剎那光景,我生出模糊的感觉,那力量正引导着我们,到百纯揭帘和你说话,留下后会之约,模糊的感觉转为清晰,祂是要你与百纯共谱恋曲,也彻底的改变你,温柔乡正是英雄冢。我们虽然不知道祂这样做有甚么作用,却感到这是祂布局一个重要的环节,但如你能不为其所动,这个局会被我们破掉。”

    丘九师的头又大起来,苦思道:“可是我们怎知衪是要我投向百纯,还是拒绝她呢?”

    阮修真道:“那就要看你心的意向,如果祂是要你投向百纯,祂会千方百计的影响你,令你感到她的诱惑力愈来愈大,不接受百纯成为一种不能负担的痛苦。但如果你能够当刚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心中根本没有百纯这个人,我们将是这场硬仗的胜利者。”

    丘九师脸上露出坚决的神情,微一点头,似用这个动作助自己狠下决定。

    阮修真道:“你刚才教训的六个小子,虽是江湖上的无名小卒,却是岳阳城内无人不识臭名远播的恶棍,他们闹个灰头土脸的事,会传递岳阳城,以五遁盗精于打探侦察的本领,又知道我们正追捕他,肯定猜到出手相助的人是你,故而并不存在张扬或不张扬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已暴露行藏,而这正是祂计划中的另一环节。我所指的一环扣着一环,正是此意。”

    丘九师说不出话来。

    阮修真叹道:“如捉不到五遁盗,以你的性格,纵然龙头仍肯让出位子,你也绝不会厚颜坐上去,那你过去的所有努力,将尽付东流。甚么鸿图伟业,再与你无缘。所以在美人与江山间,你只能作出一个选择。这番话我实在不想说出来,又不能不说。”

    两人置身岳阳城最繁华的大街,谈的却是推翻腐朽朝廷的造反大计。

    丘九师回复一贯冷静沉稳的神态,伸手搭着他肩头,微笑道:“鬼神并不是想象般神通广大,否则势必天下大乱,然而不论如何,我会听你的忠告,不去惹百纯。来!让我送你一个蛇胆用来浸酒。”推着他朝站在道旁摆摊叫卖蛇胆的乌子虚走去。

    阮修真欣然道:“不用客气,我刚才只是故意分你的神,好多有点思考的时间,不是真的想买蛇胆。”

    丘九师笑道:“不过你的风湿痛症却是真的,我也听过蛇胆有祛风除湿的奇效,一试无妨。”

    乌子虚刚卖出一个蛇胆,这时他已全心投入这个身份去,见两人来光顾,喜动神色,向丘九师竖起拇指沙哑着声音嚷道:“这位大爷的功夫真棒,我走遍大江南北,未见过有人比你的手脚更快,且路见不平,锄强扶弱,确是我侠义之辈,我的蛇胆就半价卖给你。”

    阮修真哑然笑道:“老兄真会做生意。”

    丘九师若无其事的道:“老兄今天的生意如何?”

    乌子虚自豪的道:“岳阳城最多花得起钱的人,若你们肯买我的蛇胆,共卖出了四个,今天我可以提早收工。”

    阮修真忽然问道:“老兄住在那间旅馆?”

    丘九师目现讶色,心忖难道阮修真对这汉子产生怀疑。

    乌子虚叹道:“捧着一箩毒蛇,又浑身蛇臭,哪间旅馆肯收容我?随便找个地方,躺下去就是我的家,我已过惯了这种生活,还觉得活得比住在华宅的人更写意自在。”

    阮修真点头不语。

    丘九师道:“我要最能治风湿痛症的蛇胆。多少钱?”

    乌子虚看也不看的揭开箩盖,就那么侧身探手入箩摸起来,然后拿出一条通体灰黄暗带白色斑点长达五尺的蛇,笑道:“此蛇名花白榕,藏于深山野岭中,只在夜晚出动,非常难捉,是我这辈子捉到的第三条,极为难得,保证一服见效,如不应验,只要我一日未离城,可原银奉还。原价十两,现在五两卖给两位大爷,当是半卖半送。紧记必须和酒活吞,而酒必须是上等的烧刀子,始能活血行气,胆到病除。”

    丘九师和阮修真相视而笑,均感此人是走惯江湖的人,夸大得来又有强大的说服力。

    丘九师一锤定音道:“就买这个。”

    乌子虚把卷缠着他的手的花白榕拉直,捏着蛇头送到眼前,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单膝跪下,把蛇尾踏在前伸的脚底下,捏着蛇头的手往上高举,扯得蛇身笔直,另一手取来摆在竹箩旁的尖刀,手法熟练的-开蛇腹,取出蛇瞻,放到地上的碗里去。

    阮修真皱眉道:“不可以先把蛇杀死才取胆吗?”

    乌于虚一边忙着把仍在蠕动的蛇尸收进布袋里去,边道:“若蛇受致命之伤,放出死气,会大幅减弱蛇胆的功效,所以必须活杀取胆。大爷真有恻隐之心。放心吧!我已为它念了往生咒,说不定牠来世可以脱离畜道,投胎做人,我则因杀孽过重,来世做蛇,反被它掉过头来杀我。”

    接着站起身来,双手捧起装着蛇胆的碗,恭敬的递给丘九师,后者接过碗,另一手掏出银两付钱。

    丘九师笑道:“若不见效,我会来找你算帐的。”

    两人欣然离开,朝斑竹楼的方向走去,手下们早预备好马匹,恭候他们。

    丘九师忍不住的问道:“你是不是怀疑他呢?但这是装不来的。”

    阮修真沉吟道:“很奇怪,那时我忽然想到,如眼前此人是五遁盗扮的,那五遁盗的遁术便无隙可寻,没有人能识破。最令人没法起疑的,是他的手腕处有几处旧疤痕,明显是曾被毒蛇咬过。”

    丘九师大有同感的道:“如五遁盗的遁术高明至此,那街上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他,绝对无迹可寻。不过我却认为我们是高估他,因为一直以来,他最大的优势是没有人晓得他会到何家盗宝,现在他已失去这个优势。”

    两人登上手下牵来的骏马,丘九师忽然色变。

    阮修真愕然道:“发生甚么事?”

    丘九师别头朝乌子虚瞧去,后者正收拾摊档,准备收工离去。沉声道:“你说得对,那股邪力正在影响我的心,我忽然生出惆怅无奈的情绪,他是要我投向百纯。我从未有过这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阮修真苦笑道:“这场仗绝不容易,一天未擒到五遁盗,你不可以喝酒。酒能乱性,你会更把持不住。”

    丘九师叹息一声,策马先行,阮修真紧随其后,八名手下纷纷飞身上马,追着两人去了。

    那边厢的乌子虚一头冷汗的迅速溜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