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一
第八章 命运之网

    乌子虚头顶竹箩,背负大包裹,脚步沉重的走在往岳阳的道路上,丝毫不怕行人的目光,还不时与人打招呼。

    他的有恃无恐是有道理的。此刻即使遇上是一心找他的人,怕仍要看走眼。他之所以能成为似若无影无形的大盗,是因他一项无人能及的长处,就是扮甚么像甚么,绝无任何破绽,因为他确曾当过那一行。严格来说他根本不用去扮,只要变身回当年那个铁匠、木匠、马夫、玉石贩子、推拿师,又或厨子、渔夫、屠夫、农夫、江湖术士诸如此类便成。故而他可轻易隐藏身份,亦从没有被人识破。哪个行业他未曾涉足过?遂可化身千万,无孔不入的查探目标的虚实,待有十足把握,才下手盗宝。

    不幸他却有一个最大的破绽,就是他只喜欢做回自己。当银两到手,他会回复本来的面目,这样才可以尽情的享受生命,感觉自己的存在。而这亦成了这次的失着。

    他现在变回的是个专卖蛇胆的捉蛇高手,竹箩内装的是十多条已被他拔去毒牙的毒蛇,全是他在路上凭真功夫亲手擒获的。任何人看着他手法熟练的从竹箩里拿起吓人的毒蛇,杀蛇取胆,绝没有人能从他身上联想到五遁盗。加上他满口云贵一带人的乡音,易容后皮肤清楚显现曝晒后的黝黑,佝偻着身体,眼睛半开半闭,一身蛇药的气味,连他自己看河溪的倒影时也有点认不出自己来。

    只要能混入岳阳城,他会有办法。凭他一身技艺,找份工作该易如反掌。

    融入岳阳城的群体生活里后,他可从容定计?看如何接触钱世臣。这个并不容易,但他有十足把握可以办到。

    明天黄昏时分可抵达岳阳城,「命运」究竟仍是特别眷顾他,还是会掉过头来与他作对?到岳阳后可见分明。

    岳阳城。布政使司府。

    季聂提坐在主位,捧着凤公公的飞鸽传书,全神阅读。

    钱世臣陪坐一旁,这个在南方最有影响力的地方大臣,年纪和季聂提相若,十天前刚过了四十三岁寿辰。他的个子不高,却予人壮健灵活的感觉,他那股慑人的劲儿可从肩背、脖颈看出来,若给他那双掌大指粗的手握着长枪,确有当者披靡的威势。

    钱世臣生就一副奇相,眼睛长而细,令人想起刀锋般的凌厉,半藏在眼内的眸珠闪闪生光,颇有城府深沉的感觉。宽脸盘、鼓下巴,但与季聂提相反,他表情丰富,可以笑脸迎人,但亦随时可变得杀气腾腾。

    此时他正紧抿着厚嘴唇,摆出一副不服气的神情,像个正闹别扭的坏孩子。

    季聂提把信函搁在桌上,闭上双目养神,他一抵岳阳,钱世臣立即迫不及待的把凤公公的传书给他过目。

    钱世臣忿然道:“季大人你说吧!大公公这样派一个人来,不是摆明认为我们没有能力办好这件事吗?”

    季聂提仍闭上双目,挨到椅背处,轻描淡写道:“我认识辜月明,他是我平生所见最可怕的人,我不单指他是个超卓的剑手,更因他是个不怕死的人。你明白吗?一个不畏惧死亡的一流高手,可令任何人害怕,包括我季聂提在内。辜月明是大公公手上最厉害的武器,他有一项专长,就是追寻搜查的本领,在这方面他是得天独厚的,我深信他有特殊的禀赋,世臣你明白吗?”

    钱世臣皱眉道:“季大人没想过如给他成功抓着薛廷蒿,我们的功劳不是全给他领去了?就算不计较功过,至少会显得我们是无能的。”

    季聂提张开双目,凝望钱世臣,木无表情的道:“谁的功劳大一点,并不在我的考虑内。我关心的是如何找到楚盒。大公公派辜月明来,是要增强我们的实力。辜月明来岳阳,不是和我们作对,而是帮助我们。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人多并不管用,否则我们早抓着薛廷蒿,而辜月明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发挥的作用是无可估量的。但你要记着,辜月明不是来当我们的手下,即使大公公也不能左右辜月明独来独往的行事作风。”

    钱世臣给季聂提说得哑口无言,不敢反驳。

    季聂提双目神光逐渐凝聚,射出慑人的精芒,一字一句的缓缓道:“或许世臣仍不自觉,你正走在一条非常危险的路上,就是怀疑大公公的用心,在过去的五十年,所有怀疑大公公的人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钱世臣垂下头去,惶恐的道:“世臣绝没有那个意思,请季大人包涵。世臣会尽心尽力为大公公办事。”

    季聂提又闭上眼睛。

    此时下人来报,丘九师求见季聂提。

    季聂提张开眼睛,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机,然后道:“世臣不用避席。请他进来。”

    无双女仰望星空,心中一片迷茫。

    黑儿悠然自得地吃着小河旁的青草,牠是安玠送给她庆祝十六岁生辰的礼物,安玠待她便如慈父疼爱女儿,可是安玠总不能代替爹在她心中的地位。

    今早渡江时遇到的那个人,大有可能是官府方面的人,否则大河盟的人不会看到他长袍内的东西,变得这么驯服恭敬。只看他挡箭时那临危不乱的神态,反应的冷静迅捷,便知他是个第一流的好手。而偷袭他的人更不可小觑,如此手段,是她从没有想过的。

    不由浮现被皇甫天雄以一百两黄金悬赏的年轻男子图像。她肯定从未见过他,为何他却能勾起她某种难言的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唉!不要胡思乱想了。她现在的唯一愿望,是到云梦泽去,找到舅舅。不论事情真相如何,她誓要弄个水落石出。她绝不相信爹是那种人。

    季聂提看罢皇甫天雄的亲笔信,随手递给钱世臣,让他过目,望向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丘九师,道:“我上次见皇甫帮主,早感到他神情有异,说话时他的心像不在那里的样子,原来竟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九师放心吧!我们全力与你们配合,这次五遁盗将插翅难飞。”

    钱世臣放下书函,大怒道:“竟来惹我钱世臣,他敢情是活得不耐烦了。”

    丘九师慌忙道谢,道:“照我们的估计,五遁盗目前最方便的选择,就是钱大人传世镇家之宝『天女玉剑』,更何况按五遁盗一向的习惯,他是个爱挑战难度的聪明傻瓜,没可能不对『天女玉剑』着迷的。其它较次的宝物,他也看不上眼。”

    季聂提用神打量丘九师,道:“九师对五遁盗看得很透彻,刻划入微,也说服了我,五遁盗极有可能来光顾世臣。但我却有一事仍想不通,就是即使他偷到玉剑,又如何脱手呢?谁都晓得玉剑是世臣的镇宅宝物。”

    丘九师从容道:“他可亲自向钱大人勒索金钱。”

    钱世臣摇头道:“这个是不可能的,任他三头六臂,在我们严阵以待下,他敢来只是自投罗网。”

    季聂提淡淡道:“所以我们绝不可以让他察觉到我们正严阵以待,致吓跑了他。”

    丘九师心忖,相较之下,季聂提不论才智识见,均远在钱世臣之上,最可怕是他喜怒不形于色,不像钱世臣般把心中的情绪,全摆到睑上去,道:“五遁盗最厉害的手段,就是他的遁术。所以每次均要待他盗宝后,失主方惊觉成了他下手的对象。由此可见他有一套隐瞒身份的本领,能瞒过所有人。而不论失主如何把宝物密密收藏,五遁盗都有办法找到。被五遁盗光顾者之中,有失主要到别人向他拿赎金,方晓得被盗去了地库钱箱内的珍宝,从而可知五遁盗的遁术如何高明。”

    季聂提点头道:“贵帮对五遁盗作了非常深入的调查。”

    钱世臣不以为然的道:“五遁盗的一套,在我的司府怎行得通?只是巡府的藏犬共有十二头,保证他有来无回。”

    丘九师道:“据一众失主的情况,纵然养有恶犬,在五遁盗盗宝期间,都是一声不响,似无所觉。”

    钱世臣胸有成竹的道:“让我向季大人和九师透露一个秘密,我的玉剑有真有假,平时供奉在主堂的是我找巧匠精制的摹晶,遇有庆典,方拿真的出来。所以若五遁盗敢来盗宝,大有机会误中副车。但即使是膺品,也至少值数百两黄金,所以我特别在玉剑放置的托架弄了个机关,只要玉剑离架,立即警钤大作,可令五遁盗无所遁形。”

    季聂提和丘九师同时叫绝。

    钱世臣得意洋洋的道:“我们甚么事都不用做,司府要一切如常,岳阳城也不用加强关防和巡查,五遁盗不来则已,否则定落入我们的天罗地网去。”

    丘九师欣然道:“假如五遁盗确如我们所料,前来盗宝,便是自他出道以来,首次被人预先晓得他的勾当。”

    稍顿续道:“不过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们有一种叫『神捕』的粉末,只要以水溶解,抹在真假两柄玉剑去,气味似有若无,可持久不散达数月之久,接触过的人会沾上气味,除非五遁盗真的懂得金木水火土的五行遁术,否则将成网中之鱼,只要凭猎犬的鼻子,可找出他来。”

    季聂提和钱世臣同时动容,此计是防无可防,不愁五遁盗不上当。

    季聂提道:“此计是谁想出来的?”

    丘九师道:“这是我们惯用追踪敌人的手法。”事实上这是阮修真针对五遁盗想出来的妙计,但丘九师却不想季聂提对阮修真的才智生出顾忌,所以轻描淡写的带过。

    钱世臣沉吟道:“五遁盗醒觉到已被你们识破他的身份了吗?”

    丘九师想着阮修真对五遁盗的分析,答道:“五遁盗精通江湖门坎,本身肯定是聪明绝顶的人物,既知与我们大河盟结下解不开的深仇,当猜到以我们的人力物力,可轻易摸清他的底子,所以他该清楚自己的处境。”

    钱世臣怀疑的道:“这样他仍敢来吗?风险太高了。”

    季聂提断然道:“只要有半点可能性,我们都要当他一定会来去办,这或许是唯一抓着五遁盗的机会。皇甫帮主的事,等于我们的事,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丘九师暗叹一口气,这个人情是欠定他的了,但不如此又休想生擒五遁盗。依自己的性格,纵使季聂提将来成为敌人,这个人情仍是要还的。忙道:“季大人和钱大人的恩情,敝帮上下是不会忘记的。”

    钱世臣轻松的道:“九师在岳阳有没有落脚的地方,若不嫌弃,我可在府内拨出一个院落让九师休息,保证出入方便,还可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丘九师连忙婉拒,三人再商量了双方间配合的细节后,丘九师告辞离开。在他们心中,五遁盗落网只是早晚的问题,谁都没想过事情会枝节横生,完全出乎他们意想之外。

    乌子虚坐在山头,遥望灯火辉煌的岳阳城。这个城池是他另一个,还是他的终结,他没有半分的把握。

    对大河盟,他最顾忌的人,不是皇甫天雄,而是他座下的阮修真和丘九师,两人一文一武,令大河盟成为最具实力的帮会。

    如果阮修真的确名副其实,当会猜到他必须做一单大买卖,好有足够的金钱过一段隐伏的日子,避过风头火势,始再谋复出。在他目前的处境下,没有比偷钱世臣的「天女玉剑」更能达到目的。在这样的形势下,大河盟会倾巢而来,以岳阳为中心设下天罗地网,只要他暴露行踪,肯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因为他对所谓甚么五行遁法,根本是一窍不通。

    若有选择,他是不会踏足岳阳城门半步的,可是他所有希望、未来全寄托在怀中的夜明珠上。

    大河盟近年势力迅速扩展,深招朝廷之忌,以钱世臣这么一个地方大臣,与大河盟该是互相猜疑,而不会携手合作。

    明天,他将是城门开时第一批进城的人之一,他会忘记真正的自己,全心投入蛇胆贩子的生涯去。而装着各式工具的包裹,已藏在城外密林里,以待有需要时取用。

    想到这里,他的血液沸腾起来。他享受那种亡命天涯的刺激,只有这样生命才能显示出它的姿采。

    辜月明飞身下马,落到小河旁的草地上,熟悉的芳香涌入他的鼻腔去,他脑海中又浮现那女郎的倩影。

    她是那样的坚强独立,风姿婥约,浑身透着神秘的味道,似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令她远离其它人。不过这些都不是吸引他的原因,但究竟是甚么东西吸引他呢?他又说不出来。

    她离开只小半个时辰,但辜月明却知道追上她并不容易,因为她坐骑的神骏,不在他爱骑之下。

    很多人认为辜月明是个无情的人,但他自己知自己事,他实在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否则不会感到生命是最沉重的负担,感到这条路是那么难走。做人真的很痛苦,而最大的痛苦,就是他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何那痛苦。他是没理由这么痛苦的。可是当世上没有一件事能令你感到有趣时,怎快乐得起来?

    她究竟要到哪里去呢?

    甫离渡头时,她走的是往常德方向的官道,沿江西上,但却只是疑兵之计,又折返洞庭湖,如果自己不是花了半个时辰在江边等待那个偷袭者,看对方会不会蠢得立即衔尾渡江追来,她绝不可能赶在他前方。

    她闪缩的行藏,令他更相信她有不可告人的事。她要瞒谁呢?大有可能是自己。她从大河盟那些盘查他的人的反应,猜到他是官府的人。

    辜月明内心深处涌起一阵没法明白的恐惧和颤栗。如果她最后的目的地是云梦泽,而她的秘密又与楚盒有关,那便像一种无法逃避的宿命,注定他们要在渡头邂逅,命运之网已张了开来,把他们拴在一起。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对那女郎一见钟情,不是这么一回事,但她的确打动了他的心,令他泛起没法理解的情绪。自己是不是认识她呢?她曾向自己说过一句甚么话?唉!这是没可能的。

    灰箭来到他身边,辜月明跳上马背,俯身凑到灰箭耳旁轻轻道:“我和你去追一个人。”

    吆喝一声,拍马去了。

    钱世臣进入东园的花园,来到一座小石屋前。与司府其它地方相比,这是回然有异的另一片天地,似若遗世独立,自成一格,宁静孤寂。

    石屋与府内其它华丽房舍大相径庭,有点像把山居民房一成不变的搬到府内来,灰墙青瓦,朴实无华,却又能浑融在园林里,令人生出忘却凡俗的感觉。

    “进来吧!”声音平和敦厚,蕴含着令人顺从的力量。

    钱世臣露出恭敬的神色,推门而入。

    屋内除一角放了个大箱子,只有两张大席。此时靠墙的席子上一人盘膝而坐,由于没有灯火,那人像融入黑暗里去。借点从东窗透进来的月色,可看到此人长发垂肩,顽长瘦削,赤着双足,纵然静坐不动,仍给人以镇定自若、不动如山的气概,散发着阴森的气息,非常慑人。

    钱世臣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师兄”,然后在那人对面的席子坐下,低声道:“师兄回来了,情况如何?”

    钱世臣逐渐习惯了房内的黑暗,那人的容貌清晰起来,对方那双似蕴藏无穷智慧的眼睛,正闪闪生辉的凝视他。

    那人淡淡道:“情况非常美妙,辜月明果然名不虚传,不是一般浪得虚名之辈,我先后两次伏击他,第一次被他视破我用的不是趁手的兵器,差点吃了大亏,若不是我及时施展道术,恐难全身而退。接着我趁他渡江之时,从水底以弩箭机向他施放冷箭,竟被他以暗藏袖内的护腕击落,辜月明绝非寻常剑手,而是天赋异禀的奇士。”

    钱世臣吃惊道:“以师兄之能,竟没法收拾他吗?”

    那人乎静的道:“若在公平的情况下,以剑对剑,我戈墨只有五成把握杀他,但若我配合道术,他必死无疑。”

    钱世臣心中又涌起以往每次面对戈墨的特别感觉:就是当戈墨看着你的时候,他总是用另一双隐藏的眼睛在搜索你内心某些秘密;听你说话时,他彷佛正以另一对耳朵去听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他的人虽在你眼前,但真正的他却存在于某一更高的层次。

    钱世臣从不害怕任何人,但对这位师兄真的是打从心里生出畏敬。

    钱世臣咋舌道:“辜月明竟有这般厉害吗?我们怎办好呢?”

    戈墨沉声道:“凤公公派他来,是因凤公公已失去耐性,故孤注一掷,因为辜月明并不是任何人可控制的,包括凤公公在内。而正因辜月明独来独往的作风,加上他追踪搜索的超凡本领,会对我们构成最大的危险,如给辜月明先我们一步找到薛廷蒿,后果不堪想象。为今之计,不是杀死辜月明,而是找到薛廷蒿,看可否从他身上知道多点当年发生过的事,然后杀了他灭口。”

    钱世臣倒抽一口凉气道:“可是薛廷蒿像消失了般,师兄用上通神术,仍没法知晓他所在。”

    戈墨淡淡道:“薛廷蒿到了云梦泽去。”

    钱世臣一呆道:“师兄肯定吗?”

    戈墨道:“只有云梦泽,我的道术方无所施其技,否则当年我不会与楚盒失之交臂。云梦泽内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远古的神灵,他们保护着古城,看守楚盒。不过我已感到云梦泽的神秘力量正出现波荡。如我所料不差,今年鬼节,古城将再度开启,届时楚盒的去向会水落石出。薛廷蒿因身处云梦泽内,所以能避过通神术的搜寻。”

    钱世臣的呼吸急促起来,双目射出渴望的神色,道:“师兄是不是要到云梦泽去?”

    戈墨没有直接答他,道:“季聂提方面如何?”

    钱世臣苦涩的道:“这头老狐狸心意难测,但我总觉得他对当年的事另有看法,他对我们的威胁,不在辜月明之下。这次随他来的有三十六厂卫的精锐,人人武技强横,即使我倾尽全力,杀他仍不容易。”

    戈墨道:“杀他是下下之策,除非世臣决定抛弃财富权位。”

    稍顿又道:“世臣眼皮青气缠绕,是否因酒色过度呢?”

    钱世臣对戈墨于暗黑视物如同白昼毫不惊异,因早习以为常,苦笑道:“想起楚盒差点可以落到手上,我便感到郁闷,想找地方发泄闷气。财富、权力、美女,对我来说,欠缺任何一项,人生都不圆满,有多少人能像师兄般视这些如贱泥粪土。”

    戈墨没好气的道:“我不是责怪你这方面的行为,不过酒会乱性,色能伤身,任何事都要适可而止,有节制和压抑,才能享受个中的乐趣。”

    钱世臣却像充耳不闻,径自道:“真想带师兄去见一个人。”

    戈墨双目闪过轻蔑的神色,没有接口。

    钱世臣却一脸陶醉的神情,自顾自的道:“我想带师兄去见的人是红叶楼的百纯姑娘,她不仅美,且灵巧伶俐,仪态万千,那双眼睛含情脉脉,热情奔放时又带点羞涩,要多迷人就多迷人,真想看师兄会不会因她破戒。”

    戈墨沉声道:“不要怪我大煞风景,由现在至七月十四,你须保持警觉,如有任何差池,后果是你负担不起的。你想得到楚盒吗?最好依我的话去做。”

    钱世臣心忖今晚不知走了甚么运道,先后给季聂提和戈墨斥责,最窝囊是内心虽不以为然,却是敢怒不敢言。忙转话题道:“师兄何时动身往云梦泽去?”

    戈墨平静的道:“此行我是志在必得,坐忘一个时辰后,我立即到云梦泽去。你要小心应付辜月明,他绝对是个难缠的人,更有可能是当今天下唯一有资格和我戈墨争短长的人。”

    钱世臣讶道:“坐忘?这是甚么道法?”

    戈墨道:“因存想而得,因存想而忘;离形去智,同于大道,谓之坐忘。坦白说,我这番话对你说只是对牛弹琴。心如死灰,则无所不定;身与道同,则无法不通。薛廷蒿再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身具佛法的得道高僧,如我不能处于颠峰的状态下,将错失杀死他的唯一机会。去吧!”

    钱世臣识相的告退离开。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