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云梦城之谜》卷一
第五章 否极泰来

    乌子虚看着眼前的情景,身体再没有丝毫暖意,只感冰寒透心。

    从丘顶看下去,月夜下无数水潭沼泽展现前方,在它们岸边植物的阴影中反映着月色,闪闪生光。

    梦中的天地又回来了。

    远处是一片疏林,伫立在最大的水潭对岸,仿佛正召唤自己继续前进,然后又再是起伏的丘陵。

    乌子虚头皮发麻,心忖难道那并不是个梦境,而是确曾在现实中发生,又或他直至现在仍是深陷梦域?

    忽然他再分不清楚梦境与真实,其间已没有界限。

    地平远处再现亮光,这次不是一闪即逝,而是清楚实在。他的心忽然忐忑急跃了几下,不由心中大讶,这是他特殊的天赋,每当接近异宝,他的心会有反应,可是在这荒山野地,怎会有宝物呢?

    乌子虚心想甚么都好,找到人家,自然可以找到出路,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其它也管不了那么多,忙朝亮光的方向举步。

    “善公公到!”

    花梦夫人早在厅门外迎接,听到冀善来找她,她便头痛。应付各武各样的男人是她的专长,可是对着这些对女人没有兴趣的男人,她却是浑身解数无从施展。

    冀善当然是奉凤公公之命而来,辜月明昨夜才走,凤公公今夜便派人来找她,可见事情的不寻常处,究竟是甚么事今凤公公如此紧张?她该如何应付?

    她当然不可泄漏辜月明真正的情况,但如左瞒右瞒,又或凤公公认为她说谎,立即大祸临头。

    冀善一脸笑容的出现眼前,客气施礼道:“夫人你好,大公公要我向夫人问好。怜花居不是开门了吗?夫人为何不回去打点?”

    花梦夫人道:“花梦今天有点不舒服,所以留在家休息,多谢公公关心。”

    冀善在她引导下朝大厅中心的圆桌走去,关切的道:“夫人最要紧保重身体,多点休息,待会我派人送两株上等野参来,煎水服用,可固本培元。”

    花梦夫人连忙道谢,请冀善在圆桌坐下,自己陪坐一旁,婢子们在她指示下全退到厅外去。

    冀善干咳一声,忽然压低声音亲切的道:“月明是我冀善唯一的知交好友。所以我也不绕圈子,这次大公公派我来见夫人,夫人切勿疑神疑鬼,只因大公公太关心月明这一回的任务。唉!夫人该清楚大公公的性子,甚么都要掌握清楚,既知月明离京前特意来见夫人,所以……夫人该明白我在说甚么。”

    花梦夫人心中嗤之以鼻,不要说辜月明不会将冀善视作好友,根本辜月明是个没有朋友的人,自己是唯一例外,但可能仍算不上是知己。

    而冀善更不会把辜月明当作朋友。对冀善来说,有的只是利害关系。冀善手段的厉害,在京中早恶名远播,不要看这年不过四十的太监一脸和气的样子,事实上他随时可以变脸杀人,而京中能抵得住他利剑者,除辜月明和季聂提外,找不到第三个人。

    花梦夫人轻叹道:“究竟是甚么重要的任务呢?月明不肯透露一句话,只叫我去为他查一个人。”

    冀善精神大振道:“查谁?”

    若换了冀善是个正常的男人,花梦夫人会乘机向他撒娇,凭风情媚惑他,套问辜月明秘而不宣的任务,可是这一套对冀善全派不上用场,只好道:“月明要奴家调查在洞庭湖一带有没有高明的用毒好手。”

    冀善露出松一口气的神色,虽不明显,却瞒不过世故的花梦夫人,心忖难道冀善真的怕辜月明触犯凤公公吗?想到这里,不由对冀善略增好感。

    冀善点头道:“这个很合理,不这样做就不是月明的性格。月明有提及其它人吗?”

    花梦夫人心念电转,辜月明要她当他没有提起过牟川的名字,当然有他的理由,但若不透露辜月明提及夫猛,大有可能露出破绽,忙道:“月明还问过关于夫猛的事,难道这个任务与夫猛有关吗?”

    出乎花梦夫人意料之外,冀善竟坦然道:“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唉!我真的有些担心,怕月明因不明白真正的情况,会吃大亏。”

    花梦夫人愕然道:“甚么情况?”

    冀善压低声音,凑近她道:“我现在和夫人说的话,只可以让月明一个人晓得,绝不可传人第四个人的耳朵去,事后我亦会否认说过这番话,夫人明白吗?”

    花梦夫人黛眉轻蹙,坦然道:“既然如此,公公最好不要说出来,奴家恐怕承担不起。”其实她比任何人更想知道,因关乎到辜月明的安危。这一招叫以退为进,逼冀善多透露点实情,顺便测试冀善的反应,以判断冀善是不是仍在为凤公公传话,因为凤公公正是京师最会玩手段的人。

    冀善肃容道:“夫人认为我冀善是一个可以被钱财珍宝收买的人吗?”

    花梦夫人心忖你的贪婪人尽皆知,正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却又不能说实话,答道:“公公当然不是这种人。”

    冀善苦笑道:“我知夫人这句是违心之言,因为至少我收过月明不少金锭子。唉!若我告诉夫人,我收的每一个子儿,最后部落人大公公的私囊内去,夫人相信吗?”

    花梦夫人大感讶异,冀善这番话,等于背叛了凤公公,且大有可能是真实的情况。冀善向自己泄露秘密,该是为取得自己的信任,为何他要这样做呢?确实耐人寻味。

    花梦夫人芳心忐忑的垂下头去,道:“奴家会当没有听过公公这几句话。”

    冀善沉吟片刻,似是有点犹豫,然后道:“夫人还想听吗?”

    花梦夫人心乱如麻的微一颔首,而冀善即将说出来的话,只要让凤公公晓得,或会令她惹来杀身之祸。

    冀善欣然道:“夫人不愧是月明的红颜知己。”

    花梦夫人心中一片茫然。她自小在青楼打滚,对男女之情早麻木不仁,男人的奉承令她感到厌倦,偏是辜月明能打动她的心,或许因为辜月明对她的肉体没有任何野心,令她感到有别于其它男人。也或许因他们都是寂寞的人。

    冀善沉声道:“夫人不用知道细节,若夫人能隐瞒这个消息是由我透露的,我会非常感激,且在此立誓,如出了事故,冀善会竭尽全力维护夫人,令夫人毫发无损,有违此誓,教我受尽折磨而死。”

    花梦夫人娇躯剧颤,抬头望向冀善。

    冀善双目射出坚定的精芒,缓缓道:“我告诉夫人这个连大公公也不晓得的秘密,是要夫人转告月明。就是季聂提和夫猛的关系。”

    花梦夫人听得一头雾水,却不敢追问。季聂提可以和夫猛有甚么关系呢?若冀善这消息不是凤公公,又是从何处得来?

    冀善凑到她耳旁道:“年轻时季聂提和夫猛是最要好的朋友,情如兄弟,却因同时恋上一个青楼才女,反目收场,互相视如陌路。这是他们当官前发生的事了。”

    花梦夫人完全不明白这样的消息,对辜月明的任务可以产生甚么作用,皱眉道:“后来花落谁家呢?”

    冀善道:“因身份的关系,夫猛只许纳该女为妾。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夫人不用知道来龙去脉,只须如实转告月明,凭他的才智,会懂得如何拿捏分寸。”

    花梦夫人点头道:“明白了!”

    冀善正容道:“我刚才的话,句句属实,绝无虚言,对月明更是有利无害。”说毕长身而起。

    花梦夫人连忙起立送客,快到出门处,冀善止步道:“大公公叫我来前说过,如果夫人不肯合作,为月明隐瞒,便问夫人一句话。”

    花梦夫人感到自己心情的起伏,全给控制在这个太监手里,叹道:“当然不是甚么好话。”

    冀善凝望着她,轻描淡写的道:“大公公要我问夫人,夫人肯不肯为辜月明牺牲一切?”

    花梦夫人大感错愕,不由的去想,自己肯为他牺牲一切吗?

    冀善欣然道:“我晓得答案了!夫人贵体欠安,不用送了。以后在京城有甚么烦恼,只要知会我冀善一声,我必不会教夫人失望。”说罢出门去了。

    花梦夫人好一会后定过神来,心内暗自思量:从任何角度去看,冀善都不会背着凤公公义助辜月明,何况冀善此人与正义扯不上任何关系,难道仍是凤公公在背后指示他。但这是不合情理的,如果凤公公要辜月明清楚夫猛和季聂提的恩怨,大可直接告诉辜月明,不用转弯抹角的。

    她真的想不通。

    乌子虚在梦域似的天地推进。

    由于他必须绕过水泽和泥沼,所以没法走直线,因角度的关系,前方林区内的光芒时现时隐,却一直是那么实在。

    月儿孤悬后方,天空变成银白色似的,令他不但更难分辨现在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连昼和夜的界限也模糊了,天地似乎从开始一直是这样子,也永远再不会有任何变化。

    千奇百怪的念头此起彼落地钻入他脑袋里去,本是模糊的记忆,会忽然显现,以为忘掉了的事,原来仍历历在目。占据他心神的每个想法和念头,都是短促迅快,过不留痕。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情况,似是身处的奇异环境,具有引发他回忆的奇异力量。

    他的思路从近年的盗宝生涯,逆流而回远溯至久被遗忘了的不愉快的童年时代。其中一个情景特别清晰,那时他病倒了,娘含着泪喂他咽下苦涩的汤药,其它人包括爹在内却对他不闻不问,心中充满无法排解凄怆的情绪,泽地的空气似仍散发着汤药浓烈的气味。

    乌子虚几乎仰天狂号,倏地清醒过来,心忖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竟会如此胡思乱想。定神一看,发觉自己已越过广阔的水泽区,来到一个丘坡底下,坡上是个疏树林,坡顶处有一堆乱石,其中一块大石上清晰无误的散发着诡异的蒙蒙金光。

    他本以为光芒某户人家,岂知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荒山野地怎会有发亮的东西,又不是野火,难道是传说中的鬼火?想到这里,几乎想掉头走,又不甘心,思量半晌,终硬起头皮,壮着胆子登坡。每踏出一步,都像重若千斤。

    旁门左道的玩意,他多有涉猎,只是未学过画符捉鬼,因为他全不信这一套,现在却颇有悔意,如有一两道符法护身,遇上鬼物,总不致像这刻般全无应付的能力。

    但亦感到好笑,为何这两晚不住疑神疑鬼,真假不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乌子虚终于抵达坡顶,接着浑身一震,瞪大双目,直抵光源发出的石块,没有意识地双膝下跪,难以置信看着平整齐膝高的石块上挥散着金芒的异物。心中唤道:“老天呵!这是甚么东西?难道竟是能于夜间发光的夜明珠,但如此光亮,数里外可见,放射的又是金光的夜明珠,却是闻所未闻,肯定是稀世奇珍。”

    金黄的玉珠大如指头,浑圆无瑕,珠内似包含无限玄机,密藏着另一大千世界,仿似下降凡尘的神物。

    乌子虚的脑袋空白一片,一时间完全不明白发生了甚么事。

    我是否在作梦呢?怎可能在如此逆境绝运中,遇上旷世的异宝,这东西该值多少钱。心儿疯狂的跃动起来,乌子虚呼着大气,举起颤抖的手,往夜明珠摸下去。心想如果一碰此物,它立即化为乌有,可证明自己仍是在梦境里。

    蓦地乌子虚怪叫一声,坐倒地上,失控的狂喘气。

    夜明珠正紧捏在两指之间,是如此实在,绝不含糊。

    老天!竟然是真的。

    乌于虚环视四方,不见任何人踪,始敢举手把夜明珠移到眼前,目不转睛看个分明。

    夜明珠金芒更盛,照得他拿珠的手像透明了似的。

    乌子虚怪叫一声,把夜明珠纳入怀里,贴身藏好,惊惧和紧张一扫而空,代之而起的是否极泰来的兴奋和雀跃。

    这回肯定不用愁了!

    过往的几年,每做成一单买卖,他会把生财工具和五百两银找个荒山野岭密藏起来,然后“干干净净”的带着“财富”,到各处享受生命,直至花个清光,这才去起出生财工具,而五百两银则是另一次盗宝行动的经费。他通常会花三个月去找寻目标,进行无微不至的观察,充分了解目标的情况,始下手盗宝,然后立即远扬,所以五百两的使用是必须的。

    出事时,他只输剩一两银,更没法溜去起出藏在大江北岸某处的家当财产,令他变成穷光蛋。人无财不行,尤其是敌人乃国内最有势力的帮会组织,没有钱更是寸步难行。自己想到的,敌人也会想到,所以他要逃往海外去,只有这样才能脱离敌人的魔掌。

    当然,他是绝舍不得离开这片他了如指掌的土地,只有在这里,他下的苦功才不致白费,能尽展所长。更重要的,是只有在这里,他才懂得如何掩饰身份。试想如果到了海外某国去,光是言语不通,已可令他浑身本领无用武之地。

    何况他真的爱上了盗宾的生涯,那种事后的成就感和行事时的刺激是没有任何其它玩意能代替的。对他来说,盗窃再不是鼠辈的行径,而是一种艺术。

    可是只要把怀里的夜明珠变卖,一切将截然不同。他会有足够财力做任何事,只要逃离敌人势力最盛的范围,隐姓埋名一段日子,将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坦白说,他已享受惯了,要他过苦日子,不如要了他的命。一紧一松是他生命惯享的节奏。

    他的脑筋回复了清澈澄明,像萎缩了的植物回复勃勃生机,大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不过这次的买卖,与过往不同。夜明珠是没有物主的,换言之就是物主回赎那一套再行不通。

    其次就是皇甫天雄有没有识破杀他儿子的人,是他五遁盗。答案是肯定的。凭大河盟的人力物力,要追查他过去三个月的行踪易如反掌,见到他这个默默无闻的人物在短短几个月内花了这么大笔钱,不起疑心才怪,只要找上有资格和他做买卖的几个接赃人,他真正的身份立即无所遁形。所以他不能循往常的途径将宝物脱手,那是自寻死路。

    这个能助他脱难的人,必须符合三个条件。首先他付得起钱,其次是有资格不买皇甫天雄的帐,最后是他须是热爱收藏宝物和识货的人。

    在大江之南,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本身既是大官、又是江南首富的湖广布政使司钱世臣。据说此人和厂卫大头领季聂提交往密切,更是权倾天下的凤公公的心腹,这样的一个人,是不会把皇甫天雄放在眼里的。

    只要钱世臣肯出二、三万两银来买他的夜明珠,一切难题可迎刃而解。

    但当务之急,是要先弄百来二百两银,作行动的经费。此乃生死攸关的事,他必须谨慎行事,不容有失。做一趟小贼是在所难免的了。

    隐隐间,他感到这颗夜明珠已彻底把他的厄运扭转过来,前路又再充满光明和希望。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