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生死一发

    城门被撞破时,项少龙的人仍有一半人未能进入地道。无奈下,项少龙下令这些人全避
进新建成的衣冠坟内,作为掩护,并把特厚的大铁门关起,希望能多争取一点撤走的时间。

    最好是小盘以为他们早走了,放弃搜索,就更是理想。

    不过人人都知道这只是妄想。

    整个城堡的人忽然消失,当然是有通往城堡外的秘道。

    尉僚若不能把地道找出来,如何向新登基的秦王交待。

    坟堂内众人你眼望我眼,想着正鱼贯进入秘道的战士,听着外面隐约传来,但越趋喧腾
的喊杀蹄音,都是心急如焚,但又只能听天由命。

    “隆隆”响声不断传来,显示敌人正在破门人屋。逐一展开搜索。

    “砰!”

    眼前的铁门终于传来撞击的声音,显示敌人的魔爪终伸展到这里来了。

    一轮碰撞无功后,又沉寂下去。

    众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咽喉处,呼吸困难。

    大家都预料得到敌人下趟会出动扎上擂木的撞车来破门。

    一刻钟的时间,像世纪般漫长。

    殿后的项少龙、纪嫣然、滕翼、荆俊、图先和十多名乌家战士,都是掷出弩弓,准备拼
死守着大门,好让其他人能有多些时间安然离去。

    众人都失去了说话的意欲。

    这时除他们外,仍有三十多人尚未能进入地道。

    幸好当日设计地道时,特别注重地道的通气装置,否则恐怕未离地道,这么多人挤在一
起,早给闷死了。

    项少龙不由望往高置墓堂正中小盘母亲妮夫人的灵牌,心中苦笑,暗忖妮儿你有否想
到,我项少龙会有一天被你的爱儿亲手杀死呢?

    “轰!”

    整座坟庙晃动了一下,不过大铁门仍是纹风不动。

    “轰!”

    封着铁门的三支铁闩同时往内弯曲,门隙扩大,透入外面火把的光芒,喊叫声立时变得
真切,潮水般从外涌进坟堂里。

    幸好这时除他们外,其他人均进入了地道里。

    项少龙喝道:“快退进去!”

    谁还敢于此时怠慢,都向地道蜂拥而入。

    尚未有机会把地道上方铁盖合上时,□然巨响,两扇大铁门加着部份砖石颓然倒下,扬
起一片灰尘。

    项少龙、滕翼、荆俊和纪嫣然四人守在地道入口处,准备对来人都可格杀勿论。

    他们是不得不这么做。

    此时整个地道部塞满了人,若让敌人衔尾追来,他们休想有人能走脱。

    愈能延迟敌人知道地道口方向的时间,他们活命的机会愈大。

    火光从地道口映下来。

    项少龙等移后少许,避到火光不及的暗处。

    只听有人喜叫道:“入口在这里!他们连铁盖子也没时间合上。”

    项少龙等心中叫苦时,地道入口外的坟堂攸地鸦雀无声。

    接着是跪倒礼拜的声音。

    项少龙等听得牙痒痒的,又是心中惶恐万分,偏是一筹莫展。

    此人该是那尉僚了。

    赢政出奇的默不作声。

    “噗!”

    是有人跪地的声音。

    李斯的声音在地道口外响起,颤声道:“大王开恩!”

    尉僚奇道:“廷尉大人?”

    然后是奇异的沉默。

    尉僚的声音又道:“大王请立即颁令,否则时机一去不返。”

    接着乾咳一声道:“大王为何只看着这里供奉的灵牌呢?”

    项少龙等心中升起难以形容的感觉,悄然小盘正呆瞧着他至爱的母亲妮夫人的灵位。

    这时除他们外,其他人已过了地道的中段,尚有两刻许的时间,就可撤离地道。

    不过若小盘接受尉僚的提议,他们仍是死路一条。

    小盆熟悉的声音终于响起道:“尉卿和其他人全给寡人退出去,只李卿一人留下。”

    尉僚愕然道:“大王……”

    小盘大喝道:“退下!”

    足音响起。

    到所有人均远去后,小盘沉声道:“如何可教天下人都不谈论这件事呢?”

    只听李斯答道:“只要大王征阻六国,统一天下,那时大王令适行大*兀馅*
谁敢提到项少龙三个字,谁提就杀头,必然人人噤口,此事自然亦不了了之。”

    小盘冷冷道:“若他们嘴巴不说,却写成史书。又有何法应付?”

    李斯道:“那时大王就坑那些人,烧他们写的书。”

    下面的项少龙听得目瞪口呆,原来焚书坑懦竟是因自己而起的。同时被烧的巫卜之书,
可能只是掩人耳目的陪葬品。

    小盘又道:“但吕不韦为项少龙所杀之事又该如何处理。”

    李斯朗声道:“这个更容易,就说他畏罪逃回食邑,最后饮毒酒自尽好了。”

    足音时响起,有人来至入口旁。

    一阵静默后,小盘的声音轻轻传下来道:“师傅!愿你一路平安!”

    接着是小盘的断喝道:“立即撤军!”

    足音远去。

    项少龙强忍的热泪终于夺眶而出。

    他心中深切感受到那种创造历史的动人滋昧。

    当小盘步出乃母衣冠坟的一刻,他再非那来自邯郸的赵小盘。

    因为他已完全割断了和过去的关系,真正成为了赢政。以后他的心神会用在统一天下的
大业上。

    他跨过倒下的铁门那一刻,六国已注定了逐一被歼的命运。

    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没有人能击到的超级霸主──>创建中国,被誉为千古一帝*
*
秦始皇赢政。

    项少龙等收拾情怀,追着大队由隧道口逸出,赫然发觉乌果竟和众铁卫杂在队中。

    原来他们因昌文君控制了水路,被迫改从陆路赶来,故比赢政要迟上几个时辰,却刚好
在地道口附近与他们会合。

    乌果同时带来了缪毒被车裂于市的消息,朱姬替他生的两个儿子则给活生生烧死,这都
是王翦告诉他们的。

    至于朱姬,则传被押返成阳。

    当然众人都知道朱姬已完了,被押返咸阳软禁的只是赢政安排的替身。

    待赢政大军撤走后,众人再返回牧场,乘马从容离开。

    项少龙还带走了赵倩诸女包括妮夫人的灵脾。

    三个月后,他们终于安抵塞外,完成了渴求以久的梦想。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