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攻其不备

    化身为乌果的项少龙与荆俊领着特别挑选出来的五十名乌家战士,在翌日清晨,秘密登
上渔舟,逆流往雍都开去。

    众铁卫因要随乌果乔扮的项少龙与小盘赴雍,当然不能参与这次行动。

    纪嫣然则要陪琴清,亦不能来。

    滕翼负责指挥都骑去清剿余下的三批刺客,并须座镇咸阳。

    这天层云密布,细雨绵绵。

    穿上蓑衣的项少龙和荆俊两人,坐在船头商量行动的细节。

    项少尤道:“我们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若不能在这段时间内杀死管中邪,便不会有第
二个机会。”

    荆俊充满信心道:“潜入雍都后,我们立即把管中邪藏身之处置于严密监视下,待入黑
才动手杀他。”

    项少龙皱眉道:“但我现仍拿不定主意,究竟是否该借助安谷奚的力量呢?那样或会惊
动缪毒。”

    荆俊道:“不若我们找四哥设法吧!”

    项少龙摇头道:“我不想事后为赢政知道,那会用响四弟的前途。”

    荆俊奋然道:“那就让我们自己独力进行,只要用心策划这次突袭,功成身退,那时管
中邪死了,缪毒却仍未知发生了什么事。”

    项少龙摇头道:“但韩竭必会很快晓得,而由于这是韩竭的地头,若想把他一起刺杀,
风险会很大,故使我犹豫难决。”

    荆俊道:“知道就让他知道吧!难道他敢告诉缪毒吗?且就算他立即派人通知吕不韦,
已是两天后的事,何况他还可能过不了二哥这一关。”

    依照计划,小盘率文武百官赴雍都后,滕翼的都骑会在来往雍都和咸阳的水陆要隘处,
设置关卡,检查往来的行旅。

    项少龙同意道:“只好这样了。”

    当天黄昏,项少龙在离开雍都两里许处弃船登岸,避过关防,由陆路往雍郁。

    凭着正式的身份文件,他们扮作外县来的各式样人,分批进城。

    与陶方派往雍都长驻达两年的乌家战士联络后,他们藏在城南的一所普通居家,准备一
切。

    雍都是秦人在关中的第一个都城,位于渭河与支河交汇处,乃关中文化、巴蜀文化和氏
羌文化的连接点。

    陆路交通上更有栈道通住陇南、汉中、巴蜀等地。

    一百五十年前,秦公定都城,就是要以其为据点,镇守关中,饮马黄河。

    后来赢政能统一华夏,亦是因凭雍以据关中之策,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所以后来虽迁咸阳,秦室祖庙仍留在雍都,凡有大事,必到雍都祖庙举行。

    作为咸阳的后防守塞,雍都直至此时,仍有无比重要的地位。

    雍都有多座宏伟的宫殿,其中以大郑宫和祈年宫最具规模。

    前者现在是朱姬的鸾殿,祈年宫则是小盘今趟来行冠札暂居作驻此扎的行宫。

    到了雍都,项少龙才真正感觉到缪毒的威风。

    这里的驻军,军服襟领处都捆上金边,透出一豪华的气派,与一向外表朴素的秦军迥然
有别,且人人一副不可一世,横行霸道的样子。

    安谷奚的驻军明显仍未取得全城的控制权,只控制了最接近渭水的南城门,以及通往祈
年宫的大道与祈年宫。

    由于有朱姬在背后撑腰,在正式反目前,连小盘都奈何不了缪毒这个“假父”。

    当然,只要王翦的无敌雄师进入城里,形势会立时逆转,醪毒的三万“死士”

    无论改了多么威风的称呼,到时亦只有侍宰的分儿。

    唯一最具威胁的就只有管中邪秘密主持的暗杀团。

    而项少龙今次来此就是要先一步把这刺客团瓦解歼灭。

    这还要在缪毒不知不觉中进行,否则谁都会没命离开。

    酉时未,报告回来,扮成平民的管中邪刚刚独自离开了藏身处,这时天仍下着细雨。

    管中邪的问题和项少龙相同,无论他扮作什么样子,有心人一眼就可以从身型气概把他
认出来。

    项少龙当机立断,下了行动的指令。

    项荆和五十战士抵达目标建筑物附近的一道僻静横巷,才脱去遮盖身上夜行装备的外
袍。

    五十人迅速分作十队,五人一组,借着檐墙和夜雨的掩护,间中见有人往来廊道间,都
是些面目陌生的大汉。

    此宅共分五进,中间以天井廊道相连。

    待所有人进入战略性的位置后,项少龙和荆俊及两组战士潜到主堂旁的花丛处。

    里面透出灯火人声。

    一名战士潜到窗外窥视过后,回来报告道:“厅内有五名汉子,只两人随身带着兵器,
集中在东面靠窗的地席处。”

    项少龙沉声道:“有没有女人?”

    另一名刚回来的战士答道:“内堂见到两名女婢。”

    项少龙大感头痛,他本是决定将宅内的人全体格杀,在这你死我亡的情况下,再没有仁
慈这一念的容身之所。”

    但他怎可以下令杀死没有反抗能力的女人呢?

    叹了一口气道:“男的一个不留,女的生擒下来,稍后再作处理,教他们等待我的暗
号。”

    四名战士领命去了。

    待了片刻,项少龙下达进入攻击位置的命令,由荆俊连续发出三声约定好的鸟啼声。

    项荆和众战士从花丛与隐僻处迅速跃出,扼守进入大堂的第一道门窗。

    鸟啼再起。

    门破窗碎的声音纷纷响起。

    大堂处荆俊首先破窗而入,落地前射出第一束弩箭,揭开了肉搏战的序幕。

    靠窗一个男子咽喉中箭,倒跌地上,其他人惶然从地上跃起时,每人身上最少中了三支
弩箭当场惨死,只不知其中是否有边东山在内。

    后院亦惨叫惊响起,但转瞬归于沉寂。

    一会后,十名战士押着一个手抱婴儿的女子和四名惊得脸青唇白的女婢来到站在厅心的
项少龙和荆俊身前。

    项少龙和荆俊脸脸相嘘,竟是吕家三小姐吕娘蓉。

    吕娘蓉脸上没有半点血色,但眼神坚定,射出深刻的仇恨,怀中的孩儿安详地玩弄他的
衣襟,一点都不知眼前正大祸临头。

    她咬牙切齿的道:“杀了我们吧!爹定会给我们报仇的。”

    他曾答应小盘,会在他冠礼献上管中邪的人头,但现在面对着吕娘蓉母子,他怎狠得下
这个心?

    时间已不容许他多想,下令道:“请吕小姐安坐。”

    又向吕娘蓉道:“三小姐切勿呼叫示警,否则管兄必死无疑,唉!你信任我项少龙
吗?”

    吕娘蓉闻语愕然,荆俊却露出不同意的神色,欲言又止,终没有说话。

    阴风细雨下,管中邪全无防备的跨进院门,等发觉不妥时,项少龙和荆俊已由左右掩
出,把他制服。

    众人知他厉害,取了他的随身武器后,正要绑他双手,却给项少龙阻住了,道:“管兄
为何回来了都不通告小弟一声。”

    管中邪已从声音认出他是项少龙,沉声道:“娘蓉呢?”

    项少龙叹了一口道:“嫂子和令郎都安然无恙,进去再说吧!”

    吕娘蓉见到管中邪被擒,情绪立时崩溃下来,泣不成声。

    管中邪苦涩地看了她们母子一眼,依项少龙指示在远处另一角坐下,颓然道:“我管中
邪虽不服气,但仍不得不承认不如你项少龙。”

    接着垂头道:“可否放过她母子呢?我只要求一个体面的痛快。”

    项少龙心中感动,首次感到这坚强的宿敌对吕娘蓉母子用情真挚,所以才肯低声下气开
口求情。

    而且只看在这绝不适合的情况下,吕娘蓉仍要来会管中邪,便可知他们是多恩爱。

    项少龙沉吟片刻,荆俊道:“三哥!我想和你说两句活。”

    项少龙摇头道:“迟些再说吧!我明白你的心意。”

    转向虎落平阳的管中邪道:“管兄该知贵岳的末日已至,缪毒更难成大事,管兄有什么
打算?”

    管中邪剧震一下,抬头望见项少龙,眼中射出不能相信的神色。

    荆俊急道:“但我们怎样向储君交待呢?”

    项少龙回复了冷静,淡淡道:“我自有办法,管兄且说意下如何?”

    管中邪吁出一口气道:“项兄不怕我通知仲父,又或缪毒吗?”

    项少龙道:“所以我才要管兄的承诺,而且我会分开两起把嫂子和管兄送离雍都,安排
船只让你们到楚国去。那里就算管兄知会别人,时间亦来不及。没有其他人有配合。管兄孤
掌难鸣,能做出什么事来呢?”

    管中邪瞧往另一角的妻儿,眼中露出无比温柔的神色,然后才望向项少龙,伸出大手。

    项少龙伸手和他紧握,诚恳地道:“管兄一路顺风。”

    管中邪双目微红,轻轻道:“即管我们一直处敌对的关系,但项兄乃我管中邪一生里最
佩服的人,谢谢你!”

    这晚管中邪寄身的那些宅舍发生一场大火,扑灭后在现场内发现了三十多具男尸,醪毒
的人仍不明所以。

    唯有韩竭心知肚明是什么一回事,吓得连夜舍缪毒逃之夭夭,从此不知所踪。

    翌日清晨,荆俊和顶着乌果身份的项少龙才与安谷奚接触,一同恭候*诨苹*
抵达,于三天后举行加冕札的秦国储君。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