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纠缠不清

    乌府内,滕翼亲自为他包伤口,骇然道:「这箭只要歪上一寸,三弟莫想能逃回来。」

    荆俊此时回来道:「查过了!旦楚仍没有回来,那两位刁蛮小姐早安全归家了。」

    项少龙皱眉苦思道:「我敢肯定今日有份与会的大臣里,必有人与田单暗通消息,否则
他怎能把握到这麽好的时机。」

    一旁的陶方点头道:「假若少龙遇害,人人都会以为是吕不韦下的手,那时秦国就有难
了。」

    荆俊插口道:「会不会真是吕不韦通过田单向三哥下毒手,事後大可推说是别人陷害他
哩!」

    滕翼道:「应该不会,对方摆明连嬴盈和鹿丹儿都不放过,只因她们走早了一步,才没
遇上旦楚和他的人吧!」

    项少龙暗吁出一口凉气,刚才情况的凶险,乃平生仅遇,若非因两女布下的绊马索,再
诈得敌人阵脚大乱,现在休想能安坐在此。

    陶方道:「幸好箭上没有淬毒,可见由於事起仓卒,旦楚等亦是准备不足,否则结果就
完全两样了。」

    顿了顿又道:「只要我们查出有那位大臣,离开议政厅後立即找田单,就知是谁与田单
暗中勾结。一天找不出这人来,始终是心腹之患。」

    项少龙道:「我看不会那麽容易查出来吧!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会有一套秘密的联络手
法,不愁被别人看破。」

    滕翼接入道:「只凭他能猜到嬴盈和鹿丹儿会缠你到城外较量,就知此人不但深悉咸阳
城的事,还须是与嬴盈等相当接近的人。若这立论正确,吕不韦蒙骜均该与此事无关。」

    荆俊正想发表高见时,乌舒奔进来道:「牧场有信来了!」

    项少龙大喜,取过竹筒,拔开盖子,把一封帛书掏了出来,果然是那封冒充春申君写给
李园的伪信。

    众人看过,都叹为观止。

    陶方道:「少龙准备怎样把这封伪信交到李园手上?」

    项少龙微笑道:「备车,今趟要由你们扶我去见鹿公了。」

    步下马车时,项少龙才领教到滋味,当受伤的左腿踏到地上去时,伤口像裂了开来般痛
入心脾。

    乌言著和另一铁卫荆别离,忙左右扶持著他,朝鹿公将军府的主宅走去。

    门卫都讶然看著他。

    项少龙报以苦笑,登上门阶,到厅内坐下,才令两人到门外等候他。

    俏婢儿来奉上香茗,瞪著好奇的大眼偷瞥著他,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儿。

    项少龙心中奇怪,想问她时,一团黄影,旋风般由内进处冲了出来,到了他几前坐了下
来,得意洋洋地看著他,原来是闻风而至的鹿丹儿。

    只见她小嘴一翘,神气地道:「想不到堂堂都骑大统领,只不过摔了一跤,就那麽跌断
了狗腿子,真是笑死天下人,羞家极了。」

    项少龙看著她娇俏的模样,苦笑道:「你们不是打定主意不理睬我这没用的手下败将
吗?为何丹儿小姐又这麽有兴致了?」

    鹿丹儿微一愕然,接著大发娇嗔道:「谁理睬你了,只是你摸上门来吧!还要说这种
话?」

    项少龙微笑道:「算我不对好了,丹儿小姐请勿动气。」

    鹿丹儿气鼓鼓地瞪著他,向身旁掩嘴偷笑的美婢道:「看甚麽!给滚入去!」

    吓得那小俏婢慌忙溜掉。

    此时气氛颇为微妙,两人都不知说些甚麽话才好,这刁蛮美丽的少女更是进退两难,项
少龙心中一软,为她解围道:「後天就是田猎大典了,丹儿小姐作好了准备吗?」

    鹿丹儿爱理不理地道:「谁要你来管我的事。哼!你这人最不识举,累得盈姐哭了,我
绝不会放过你的。」

    项少龙失声道:「甚麽?」

    鹿丹儿愈想愈气,怒道:「甚麽甚麽的?你当自己是甚麽东西?我们要来求你吗?我恨
不得一剑把你杀了。」

    项少龙暗自心惊,眼前的鹿丹儿,乃咸阳琴清外绝对碰不得的美女,因为她正是储妃人
选之一。

    爱的反面就是恨。

    像嬴盈和鹿丹儿这种心高气傲的贵女,份外受不起别人的冷淡,尤其这人是她们看得上
眼的人。

    正不知说甚麽时,鹿公来了。

    鹿丹儿低声道:「项少龙!我们走著瞧吧!」一阵风般溜了。

    鹿公在上首坐下时,摇头叹道:「这小娃子很难侍候,我也拿她没法儿。」

    项少龙惟有以苦笑回报。

    鹿公正容道:「你的腿是甚麽回事?不是给丹儿弄伤了吧。」

    项少龙低声把遇袭的事说了出来。

    鹿公勃然大怒道:「田单真是好胆,到了这里仍敢行凶,真是欺我秦国无人耶?」

    项少龙道:「这事很难追究,吕不韦亦会护著他。」由怀里掏出那封伪造的书信,交给
鹿公过目。」

    鹿公看後,点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会在今晚把信送到李园手上,最近有位原本
在春申君府作食客的人来投靠我,就由他作信使好了,保证李园不会起疑心。」

    项少龙大喜道:「这就最好了!」

    鹿公沉吟片晌後,有点难以启齿地道:「小丹真令我心烦!」

    项少龙讶道:「令孙小姐有甚麽问题呢?」

    鹿公道:「你不知道了,这几天小丹除了你外,还找上管中邪,对他的剑法和人品气度
赞不绝口,这小子又懂讨女儿家的欢心,你说我应否心烦?」

    项少龙听得心中一沉,皱眉道:「婚嫁之事,不是由你老人家作主吗?」

    鹿公摇头道:「我大秦族自古以来,一直聚族而居,逐水草以为生计。男女自幼习武,
更有挑婿的风俗,任由女子选取配得上自己的情郎,有了孩子才论婚嫁。自商鞅变法後,情
况虽有改变,但很多习惯仍保留下来,所以若丹儿真的看上了管中邪,老夫也很难阻止。」

    今次轮到项少龙大感头痛。

    这可说管中邪打进秦人圈子的最佳方法,若给他把鹿丹儿弄上了手,成了鹿公的孙女
婿,不但使鹿丹儿当不成储妃,亦使他的身分地位大是不同,对付起来困难多了。

    这种男女间的事,外人根本无权过问。

    管中邪无疑是很有魅力的人,就算自己亦没有把握能在这方面胜得过他。

    苦笑道:「鹿公不是有意把孙小姐嫁入王宫吗?」

    鹿公叹道:「这是徐先和腾胜的主意吧了!丹儿往时也有入宫陪储君读书,这两天缠上
了管中邪後,便失去了这兴致。吕不韦这招真辣,使我再不敢向太后提出丹儿的婚事。」

    鹿公双目闪过杀机,沉声道:「我派人警告了管中邪,若他真的敢碰丹儿,就算有吕不
韦作他靠山,我也要找人把他生了,但问题是几乎每趟都是丹儿自己送上门去找他,教我无
计可施。」

    顿了顿忽道:「少龙和他交过了手吗?」

    项少龙摇头表示尚未交手。

    鹿公道:「此人剑术非常厉害,昨晚在送别龙阳君的宴会上,大展神威,连败各国著名
剑手,连田单的贴身卫刘中夏都败在他手上,大大的露了一手。现在咸阳已有传言,说他的
剑法在你和王翦之上,嘿!好小子!」

    项少龙动容道:「鹿公看过他出手,觉得怎样?」

    鹿公沉声道:「他的剑法非常怪异,以缓制快,以拙克巧,比起你的剑法,可说各擅胜
场,但我却怕你在膂力上逊他一筹。」

    项少龙开始感到管中邪对他的威胁,而这种形势,极可能是那莫傲一手营造出来的,此
人不除,确是大患。

    假若嬴盈和鹿丹儿两位咸阳城的天之骄女,都给他弄了上手,那他将能融入秦人的权力
圈子里,对他项少龙更是不利。

    只要吕不韦派他再打两场胜仗,立下军功,就更加不得了。

    想深一层,如果自己拒绝了吕娘蓉的婚事,肯定吕不韦会把爱女嫁给管中邪,而此君将
会成为吕不韦手下的第二号人物。

    是否该把他干掉呢?那会是非常困难和危险的事,或者要和他来一趟公平的决战,不过
只是想起他比得上嚣魏牟的神力,胜过连晋的剑法,项少龙便心中打鼓,难以坚持这「解
决」的方法。

    离开上将军府後,他强烈地思念著妻儿和爱婢,不过碍於那拐行的左脚,怕她们担心,
才放弃了这冲动。

    而他深心处,隐隐知道自己其实很想再见到琴清,纵使没有肉体的接触,只要能看到她
的音容笑貌,雅致的丰姿,已是最大的享受。

    回到乌府後,项少龙向滕荆两人告知了鹿公府之行的情况,提到了鹿丹儿和管中邪的
事,叹道:「吕不韦这一招实令人难以招架,男女间的事谁都插手不得,最糟是秦女风气开
放,又可自选娇婿,连父母都管她不著。」

    荆俊听得心痒痒地道:「鹿丹儿和嬴盈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若全被管中邪弄上手,令
人想起都心中不服气,唉!我说起来都是个堂堂副统领,为何她们不来寻我开心呢?」

    滕翼沉声道:「不要说这些无聊话了,在现时来说,我们根本没有余暇去理这方面的
事,亦不到我们理会,还有一天就是田猎大典,我们要拟好计划,好对付那莫傲,同时要应
付吕不韦的阴谋。」

    项少龙道:「小俊摸清楚了田猎场的环境吗?」

    荆俊兴奋起来,取出一卷帛图,摊在几上,陶方这时刚好返来,加入了他们的密议。

    荆俊解释道:「田猎场占地近百里,界於咸阳和梁山之间,一半是草原和纵横交错的河
流,其他是山峦丘谷,营地设在田猎场最接近咸阳城的东端一处高地上,泾水由东而来,横
过北方,检阅台就设在营地下方的大草原处,分早猎和晚猎,如要动手,当然是在有夜色掩
护时最佳了。」

    陶方担心道:「少龙的腿伤,多少会有些影响。」

    项少龙道:「这事是斗智而非斗力,而且坐在马背上,腿伤应没有太大影响。」

    滕翼道:「田猎有田猎的规矩,首先是禁止使用弩弓,亦不准因争逐猎物而进行私斗,
人数方面也有限制。最受人注目是第三天的晚猎,由狩猎最丰的单位派出人选,到西狩山行
猎较量,该处盛产虎豹等猛兽,谁能取回最多的兽耳,就是胜利者。」

    所谓单位,指的是军中的单位,例如禁卫军、都骑军、都卫军便是三个独立的单位,其
他如上将军府、左右丞相府,都是不同的单位,用意是提拔人材,就像一场比拚骑射的考
试。

    为了展示实力和激励斗志,像田单这些外人亦会被邀参加,好比拚高低。

    荆俊道:「布置陷阱并不困难,问题是如何把莫傲引到那里去,这家伙的坏心术最多,
恐怕很难令他上当。」

    项少龙道:「有些甚麽陷阱,可否说来听听?」

    荆俊精神大振道:「其中一著手段,就是把一种取自蜂后的药液沾点在莫傲身上,只要
他经过蜂巢附近,保证可要了他的命。」

    陶方皱眉道:「若他穿上甲胄,恐怕只手脸有被螫的可能,未必能致他於死地。」

    滕翼道:「陶公有所不知了,在西狩山一处斜坡旁的丛林里,有十多巢剧毒的地蜂,只
要叮上十来口,人就要昏迷,多几口的话,神仙怕都难打救,问题就是怎样诓他到那里去,
因为他只是文官,不会直接参与狩猎,这计划对付管中邪反容易一点。」

    陶方色变道:「这麽说,吕不韦对付少龙亦应不是太困难的了。」

    项少龙苦笑道:「只要想想那毒计是由莫傲的脑袋里走出来,便知非是易与,看来我可
暂且拖著吕娘蓉的婚事,待杀了莫傲後,才与他计较,始是聪明的做法。」

    滕翼叹道:「三弟肯这样做吗?」

    项少龙双目神光一闪道:「兵不厌诈,否则就要吃大亏,或者佯作答应後我们再利用管
中邪,破坏吕不韦这如意算盘,此事随机应变好了。」

    陶方省起一事道:「我差点忘了,图先著你明天黄昏时分去会他,应有新的消息。」

    滕翼长身而起道:「夜了!少龙早点休息吧!若仍走得一拐一拐的,怎样去与图先会
面。」

    项少龙在两人扶持下,朝寝室走去。

    心中一片茫然。

    由与吕不韦斗争到现在,虽然不断落在下风,但从没有像这刻般的心乱如麻,无论是吕
娘蓉、鹿丹儿又或嬴盈,每个都令他大感头痛,有力难施。

    他清楚地感觉到,即管成功除去了莫傲,这个管中邪仍有可能使他一败涂地。

    这刻他只希望能搂著纪嫣然她们好好睡一觉,自己未来的命运实太难以逆料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