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女儿兵团

    在近百位少女注目礼的迎接下,项少龙与昌平君随在嬴盈粉背之後,进入大厅里。

    项少龙那堪称是当代最完美的体型,一身素淡洒逸的武士服,偏是肩头处有小片碍眼的
污渍,右手握在剑柄上,左手随意在另一旁摆动著,就像是首席模特儿正步过天桥,吸引了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今天有份对他动粗的,见到原来他就是打动了咸阳城所有女性芳心的项少龙,都看呆了
眼。

    嬴盈迳自往自己的席位走去,与她同席的绝色美女,不待她回席便奔了出来,拉著她边
耳语,边归席。

    项少龙与昌平君,先来到昌文君、安谷摆满酒食的长几前,昌平君叹道:「少龙终於来
了,总算我们这两个做哥哥的,可以交差了。」

    昌文君失望地道:「少龙为何不带纪才女来给我们一开眼界,大兄又说曾提醒过你
了。」

    安谷失笑道:「少龙!现在你该知这两个家伙的烦厌了,幸好小弟远行在即,忍受他两
兄弟的责任,惟有卸在项兄的肩头上了,真是万二分的抱歉。」

    项少龙纵有千般烦恼,万种伤心,在这充盈著火热青春的地方,面对著眼前这三位相识
未久,但已弥漫著真诚味儿的朋友,听著後方有若捣破了蜂巢的嗡嗡少女耳语声,整天绷紧
著的神经,倏地放松下来,随手抓起个酒时,後面传来嬴盈的娇笑道:「千万别喝酒!否则
项统领输了时,会硬不认账了。」

    项少龙愕然凝住,拿著酒,转过身去,大惑不解道:「喝酒和输赢有何关系?」

    大厅静了下来。

    嬴盈和与她同席的美丽少女,并肩来到项少龙身前,一副挑衅惹事的刁蛮样儿。

    安谷在後面叹道:「少龙现在该知道这群丫头的厉害了,若她们明刀明枪的来,胜败分
明,要宰要抢,小弟认命。偏是这麽多古灵精怪的主意,教人防不胜防。」

    那美丽的少女杏目一瞪,接著又笑靥如花,嘴角挂著一丝得意洋洋的表情,淡淡道:
「刚升了官发了财的安将军啊!我们本来也算你在咸阳城算是个人物!哼!从少到大都是那
样,输了便赖账,项统领才不会学你那样,连接受评选的勇气都欠缺。」

    项少龙别回头去,与安谷对视无奈苦笑时,昌平君凑到他耳旁低声道:「她们自封为内
王廷,举凡外王廷,嘿!即不是她们闹著玩的那个王廷封出来的将军,都须经她们作二度评
选,以决定是否有那个资格。」

    嬴盈不耐烦地道:「少说废话,项少龙你快出来和丹儿比拚谁好酒量。」说到「丹儿」
时,神气地翘起拇指,朝身旁的美少女指点著。

    项少龙的眼睛不由落到鹿丹儿的俏脸上,首次凝神打量这鹿公的刁蛮孙女儿。

    鹿丹儿亦起眼睛对他行注目礼,嘴角笑吟吟的,美目则闪著兴奋、爱闹和骄傲的神色。

    不过她确生得很美,年纪绝不超过十六岁,在这时代来说,刚到了出嫁的年龄,可是只
要看到她野在骨子里的厉害样儿,少点斤的丈夫恐怕难制得住她。

    比起嬴盈,她矮了小半个头,可是身段均匀,腰肢因大量运动的关系,没有半点多余脂
肪,见到他的男人若不涌起搂上手温存一下的冲动,就不是正常的了。

    她和嬴盈都是浑身青春火热、活力无限、皮肤吹弹得破,白里透出娇艳健康的酡红,诱
人至极。

    比对下嬴盈稍胜秀气,她却多了一份艳媚。

    看戏看全套,项少龙惯性地目光下移,落在她傲然耸挺的酥胸上。

    正暗赞「秦女丰隆」时,鹿丹儿粉脸微红,垂下了目光。

    安谷正筹谋反击之法,见状大笑道:「哈!丹儿害羞脸红了,这真是咸阳最罕有的异
事。」

    嬴盈愕然往身旁的拍档望去,跺足嗔道:「丹儿!」

    鹿丹儿狠狠瞪了令她失态的项少龙一眼,昂然道:「谁脸红?只是天气太热吧!拿酒
来!」

    项少龙这时已摸清楚这批女儿军,只是咸阳城爱玩闹事,来自各王族大臣的贵女团,由
於她们身分均非同小可,又被宠纵惯了,故能「横行无忌」,弄致人人头痛。

    当下拥出了十多个嘻嘻哈哈的女孩子军,搬来长几酒,准备战场。

    安谷来到项少龙旁,笑道:「你的酒量如何?这妮子的酒量可不是说著玩的。」

    项少龙奇道:「为甚麽要斗酒呢?」

    嬴盈踏前两步,兴奋地道:「凡你们男人自以为胜过我们女子的,我们都要和你拚个高
低,明白了没有?」

    安谷发出一连串嘲弄的「啐啐」声,哂道:「神气甚麽?不过是想灌醉项统领後,再趁
他醉时迫他比试,胜了便可到处宣扬了,这种诡计,我安谷大把的有得出卖。」

    鹿丹儿正心嗔安谷揭破了她失态的事,以令人恨得牙痒痒的揶揄神态笑嘻嘻道:「败军
之将,何足言勇?那趟射箭比输了,不怪自己学艺不精,只懂赖在别人身上,真没有出
息。」

    安谷向项少龙苦笑道:「现在你该明白了。」

    项少龙惟有以苦笑回报。

    嬴盈威风凛凛地指挥道:「除比试者外,其他人全给回席。」带头领著手下女儿兵们,
返回席位去。

    昌平君在项少龙耳旁道:「好自为之了!」与昌文君和安谷返席去也。

    鹿丹儿有点怕项少龙的眼光,坐了下来,取起放在她那方的酒道:「我们先喝掉一酒,
然後到後园在月色下比箭术,快点啊!究竟你是否男人,扭扭拧拧的!」

    女儿军那里立时爆出一阵哄笑,交头接耳,吵成一团。

    项少龙摸摸肚皮,暗忖自己由今早到现在,没有吃过半点东西,空肚子喝酒乃是大忌,
自己又非豪饮之人,比试下必败无疑,把心一横道:「女娃儿这麽没有耐性,只是这项,已
输了给我。」故意狠狠盯了她胸脯一眼,往独占一席的嬴盈走去,在她对面坐下,踞几大嚼
起来。

    嬴盈蹙起黛眉道:「你饿了多少天哩?」

    众女孩又是一阵震天娇笑。

    项少龙懒得理会她,自顾自狼吞虎咽,同时心中奇怪,安谷乃好酒量的人,为何竟喝不
过一个年轻女娃儿。

    忽地灵机一触,想起二十一世纪的酒吧女郎,喝的都是混了水的酒,既可避免喝醉,又
可多赚点钱。

    想到这里,长身而起,回到「战场」处,在鹿丹儿对面坐了下来,顺手把身旁那酒拿起
放到这刁蛮女身前几上,指了指她抱著的那道:「我喝你那酒,你喝我这!」

    全场立时变得鸦雀无声。

    鹿丹儿方寸大乱,娇嗔道:「那一都是一样,快给本小姐喝!」

    安谷哈哈大笑跳了起来,捧腹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我上趟竟比输了!」

    鹿丹儿气得俏脸通红,怨怼地横了项少龙一眼,旋又「噗哧」娇笑,放下子,溜了开
去。

    昌平君等一声欢呼,拥出来把项少龙这大英雄迎回席内,比打了场胜仗更兴高采烈。

    众女全笑弯了腰,一点没有因被揭破奸谋感到羞愧。

    嬴盈与鹿丹儿一轮耳语後,走过来道:「这个算两下扯平吧!」

    昌文君奇道:「明明是少龙赢了,怎来个两下扯平?」

    嬴盈不屑地道:「二哥有眼无珠,连统领肩上被本小姐的靴底印下的坭渍都看不到,怎
麽不是两下扯平?要定胜负,还须重新比过。」

    安谷奇道:「这是甚麽一回事!」

    嬴盈横蛮地道:「是好汉的就不准赖账,来!我们现在比力气。」

    项少龙愕然道:「比力气!」

    嬴盈娇笑道:「当然甚麽都要比,看你们还敢否整天说『弱质女流』这类不自量力的气
人话儿。」言罢返回己方去。

    昌平君向项少龙道:「千万不要轻敌,男婆子天生蛮力,咸阳城没有多少人斗得赢
她。」

    这时项少龙看到对席走了个生得比男人还要粗壮的女子出来,另有人取出长索,又画地
为界,显是要来一次拔河竞赛。

    项少龙心中奇怪,无论女人生得如何粗壮,总受先天所限,或可胜过一般男人,但怎都
不能压倒像昌平君这类武技强横之辈,不由朝她的鞋子望去,又见地上铺上了层滑粉一类的
粉末状东西,登时心中有数,昂然步出场心,向男婆子道:「为了防范舞弊营私,我提议双
方脱掉鞋子,才作比拚!」

    众娘子军静了下去,无不露出古怪神色。

    嬴盈像首次认识到他般,呆瞪了一回後,跺足嗔道:「又给你这家伙看破了,你让让人
家不可以吗?」那种娇憨刁蛮的少女神态,连她两个兄长都看呆了眼。

    话尚未完,众女笑作一团,嘻哈绝倒,充满游戏的气氛。

    项少龙啼笑皆非的回到席上,三位老朋友早笑得东翻西倒。

    安谷喘著气辛苦地道:「今晚的饯行宴真是精采,甚麽气都出了。」

    鹿丹儿在那边娇呼道:「不准笑!」

    双方依言静了下来。

    昌平君道:「看你们还有甚麽法宝?」

    项少龙此刻才明白到这批女儿兵,只是一群爱闹的少女,终日千方百计的去挫折男人的
威风,其实并无恶意,故此人人都对她们爱怜备致,任她们胡为。

    鹿丹儿道:「假功夫比过了,算项少龙你过关,现在我们来比真功夫。」

    安谷哂道:「还有甚麽好比,你们能赢得王翦吗?少龙至少可与老翦平分秋色,你们还
是省点功夫算了。来!丹儿先唱一曲我安大哥听听,看看有没有进步?」

    鹿丹儿扮了个鬼脸,不屑道:「我们刚才只是要试试项统领是否像你那般是个大蠢蛋
吧!现在却是来真的。」

    安谷为之气结。

    项少龙笑道:「比甚麽都可以,但题目要由我来出,否则拉倒算了。」

    鹿丹儿娇媚地道:「先说来听听!」

    嬴盈再不敢小觑项少龙,扯了扯鹿丹儿的衣袖。

    鹿丹儿低声道:「不用怕他!」

    今次轮到安谷等爆出一阵哄笑,气氛热闹之极。

    项少龙取起酒盅,喝了两大口。

    火辣的酒灌入喉嘴里,不由又想起善柔,心中一痛,叹了一口气。

    昌文君凑到他耳旁道:「少龙是否有心事呢?」

    项少龙摇了摇头,勉力振起精神,朝鹿丹儿道:「首先我要弄清楚,你们派何人出战,
不过无论是谁,我都当她代表你们全体,输了就是你们全体输了,以後再不能来缠我比这比
那的。」

    众女聚在一起,低声商议起来,对项少龙再不敢掉以轻心。

    项少龙向挤在他那席的三人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们看著吧!」

    安子赞叹道:「少龙真行,为我们咸阳城受尽欺压的男儿汉吐气扬眉。」

    众女这时已有定计,嬴盈站了起来,挺起耸弹的酥胸,昂然道:「若是动手过招,由本
小姐一应接过。不过你只可以设法打掉我的剑,不可以碰到我身体,免得伤了我时,你负担
不起那罪责。」

    项少龙早领教够了她们为求得胜,不讲道理和公平的蛮来手段,不以为怪道:「由你来
与我动手过招吗?好极了!让我们先摔个跤玩儿看!」

    众女一起哗然。

    嬴盈气得脸也红了,怒道:「那有这般野蛮的。」

    昌平君等则鼓掌叫好。

    安谷显然与她们「怨隙甚深」,大笑道:「摔完跤後,盈妹子恐要退出女儿兵团,嫁入
项家了,否则那麽多不能碰的地方给人碰过,少龙不娶你,怕才真承担不起那罪责呢?」

    项少龙切身体会到秦人男女间言笑不禁的开放风气,禁不住有点悔意,若如此挑动了嬴
盈的芳心,日後将会有一番头痛。

    另一方面却大感刺激,似是回到了二十一世纪,与浪女们调笑挑逗的狂野日子里。

    鹿丹儿「仗义执言」道:「若是征战沙场,自是刀来剑往,拚个死活,但眼前是席前比
试,难道大夥儿互相厮扭摔角吗?当然要比别的哩!」

    众女哗然起,自然是帮著嬴盈,乱成一片,吵得比墟市更厉害。

    项少龙一阵长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後,从容道:「战场之上,无所不用其极,例
如要擒下敌酋,有时自然要借助其他手段,难道告诉对方,指明不准摔跤才动手吗?」

    众女听得好笑,一时忘了敌我,哄堂娇笑,气得鹿丹儿跺脚娇嗔,才止住笑声,不过间
中忍俊不住的「噗哧」失笑,却是在所难免。

    项少龙步步进迫道:「给我拿席子来,你们既说男人能做到的,你们女儿家都可做到,
便莫要推三推四,徒教人笑掉牙齿。」

    嬴盈先忍不住笑了起来,白了他一眼道:「算你厉害,不过此事尚未完结,我们暂时鸣
金收兵,迟些儿再给你见识我们大秦女儿家的厉害。撤退!」

    在四人目定口呆中,众女转瞬走得一乾二净,不过没有人泛上半点不愉之色,都是嘻嘻
哈哈的,显是对项少龙大感满意。

    四人大乐,把酒谈心。

    直至两更天,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欢聚。

    项少龙与安谷一道离开,走在街上时,项少龙收拾情怀後正容道:「有一事想请安兄帮
忙!」

    与他在夜静的街道上并骑而行的安谷笑道:「我和少龙是一见如故,唤我作谷便成了,
说出来吧!只要力所能及,我定会为少龙办妥。」

    项少龙见前後侍卫都相隔不远,压低声音道:「我想谷你为我封锁与楚境连接的边防,
任何想与那边通信的齐人,都给我扣留起来。」

    安谷微震道:「少龙想对付田单吗?」

    只此一个反应迅捷的推断,就知安谷能当上禁军统领,绝非侥幸。

    项少龙低声道:「正是如此,但真正要对付的人却是吕不韦。储君和鹿公均知此事,不
过此乃天大秘密,有机会安兄不妨向他们求个证实。」安谷道:「何须多此一举,少龙难道
会陷害我吗?这事可包在我身上。」

    沉吟片晌又道:「我有方法可令现时驻於楚国边疆的齐楚两军,後撤十多里,这样做会
否有用处呢?」

    项少龙奇道:「谷怎能做到此事?」

    安谷胸有成竹道:「我们和楚人的边境,是山野连绵的无人地带,谁都弄不清楚边界在
那里,大约以河道山川作分野。只要我泡制几起意外冲突,再找来齐楚将领谈判,各往後
撤,那田单离开我境後,仍要走上大段道路才可与己方人马会合,那时就算楚境的齐人收到
风声,迫近边界,我仍可借他们违约之实,把他们围起来或加以驱赶,方便少龙行事。嘿!
我们大秦怕过谁来?」

    项少龙大喜,与他拟定了行事细则後,才依依分手。

    回府途中,项少龙又生出来到这时代那种梦境和真实难以分辨的感觉。

    想起自己由一个潦倒街头的落泊者,变成了秦始皇身边的首席红人,又与权倾大秦的吕
不韦形成分庭抗礼之势,现在还用尽了手上筹码,与名震千古的田单展开生死之争,不由百
感丛生。

    命运像一只无形之手,引导他以与史书上的事实吻合无间的方式,创造著历史。

    可是史书上明明没有他项少龙这号人物,这笔账又该怎麽算呢?

    他的下场又是如何?他禁不住糊涂起来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