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翼听罢,整个人呆若木,良久说不出话来。

    面对善柔时,确是没有人不头痛,可是自她离开後,又没有人不苦苦牵挂着她。

    她却在芳华正茂的时间惨遭不幸。

    善柔是这时代罕有独立自主的女性,坚强而有勇气,只要她想做的事,不达目的誓不干
休。

    而她正是为自己的心愿而牺牲了!

    项少龙双手捧脸,默默流下了英雄热泪,却没有哭出声来。

    这时有手下要进来报告,给滕翼喝了出去,吩咐铁卫不许放任何人进来。

    滕翼伸手拍着项少龙肩头,沉痛地道:「死者已矣,现在我们最重要是如何为她报仇!
我的亲族等若死在田单手里,这两笔账一起和他算吧!」

    当项少龙冷静了点,滕翼道:「你猜田单会否把这事告知吕不韦,又或直接向储君投
诉,所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秦人势不能坐视田单被人袭杀。」项少龙悲戚地道:「不知
是否善柔在天有灵,在我想到她自杀之时,脑筋忽地变得无比清晰,在刹那间想到了所有问
题,才有此豪语。」

    顿了顿续道:「秦人就算派兵护送田单离去,只是限於秦境,一出秦境,就是我们动手
的良机。问题是我们先要弄清楚田单的实力,在秦境外有没有接应他的军队,这事只要我找
龙阳君一问,立可尽悉详情。」

    沉吟半晌後,叹道:「田单可说是自作孽独善其身,没有参加最近一次的合从。赵人固
因上趟他密谋推翻孝成而对他恨之刺骨,韩人则因与赵国太后关系密切,不会对他特别优
容。在这种种情况下,他只有取魏境或楚国两途,前者当然近多了,却不及楚境安全,若我
猜得不错,他会偕同李园一齐离开,那麽我的安排就似乎应万无一失了。」

    滕翼愕然道:「若他在秦境有秦人保护,楚境有楚人接应,我们那还有下手之机?」

    项少龙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淡淡道:「为了善柔和二哥的深仇,我将会不择手段去对
付这恶人,首先我要设法把李园迫离咸阳,田单总不能未和吕不韦谈妥便匆匆溜走。」

    滕翼皱眉道:「先不说你有甚麽方法迫走李园,你是如何知道吕不韦和田单尚未谈妥
呢?」

    项少龙道:「这只是一种直觉。一来昨晚宴会时两人仍不断交头接耳;又因他想借善柔
威胁我去为他做事,凡此种种,均显示他仍有事未曾办妥。现在多想无益,让我们去分头行
事,二哥负责查清楚田单身边有多少人,我则去找龙阳君和太子丹,说不定会有意外收
获。」

    滕翼愕然道:「太子丹?」

    项少龙道:「在咸阳城内,没有人比他更该关心田单的生死了,不找他找谁呢?」

    再轻轻道:「派人告诉致致,今天我实在难以抽出任何时间了。」在这一刻,他下了决
心永远都不把善柔的遇害告诉赵致。

    龙阳君见项少龙来找他,喜出望外。把他引到行府幽静的东轩,听毕後为他很感难过,
安慰了几句,知是於事无补,转入正题道:「齐国最近发生马瘟,我看他只是想你给他一、
二千匹上等战马,以济燃眉之急吧!当然,他也有可能要你做些损害吕不韦的事;对吕不
韦,他比对秦人更顾忌。只看吕不韦上场不到叁年,竟为秦人多取得叁个具有高度战略性的
郡县,可知道吕不韦的厉害,若秦国变了吕家天下,谁都要饮恨收场。」

    项少龙沉声道:「君上会否反对我杀死田单呢?」

    龙阳君摇头道:「不但不会,高兴还来不及。你猜得对,田单将取道楚境返齐。有支一
万人的军队,由他的心腹田荣率领,正在那里等他。你须在他们会合之前,发动袭击。除秦
国外,对我们最大的威胁就是齐人,若可除去田单,叁晋无人不额手称庆。上趟独他不加入
合从军,早惹起公愤,他分明是想坐收渔人之利。」

    旋又叹道:「只恨我们现在的兵力都集中防守魏秦边境,实难抽调人手助你,大王更未
必答应。不过我可使人侦查楚境齐军和楚人的虚实,保证准确妥当。」

    项少龙感激道:「这帮我很大的忙了。我有把握凭自己手上的力量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田单今次来了多少人?」

    龙阳君道:「在城内约有叁百许人,城外驻有一支齐国骑兵,人数在千人之间,是齐军
的精锐,若加上李园的人,总兵力将超过叁千人。少龙万勿轻敌,尤其你只能在他们离开秦
境始能动手,一个不好,就要给田单反噬一口。」

    项少龙道:「我当然知道田单的厉害,但我也有些能耐是他梦想难及的。」龙阳君怎知
他指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战术和技术。还以为他有足够实力,顺口道:「少龙你有王命在身,
怎可随便溜开几个月呢?」

    这又是难以解释的事,难道告诉他自己和储君关系特别吗?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我会有办法的。」

    商量了联络的方法後,项少龙告辞离去,把疾风和铁卫留在龙阳君处,徒步走往隔

    太子丹寄住的行府,向门卫报上官衔名字,不到片刻功夫,太子丹在几名从人簇拥下,
亲身出迎。

    项少龙暂时搁下徐夷乱两次偷袭他的恩怨,施礼道:「丹太子你好,请恕项少龙迟来问
候之罪。」

    见到他不由想起了荆轲。

    若没有刺秦一事,恐怕自己不会知道有太子丹这麽一号人物。

    风度绝佳的太子丹欣然施礼,道:「项将军乃名震宇内的人物,燕丹早有拜会之心,只
恐将军新拜要职,事务繁忙,才拟苦待至田猎之後,始登门造访,将军现在来了,燕丹只有
倒屣相迎。」

    抢前拉着他的手,压低声音道:「说句真心话,燕丹对纪才女花归项府,实在妒忌得要
命。」

    言罢哈哈大笑起来。

    项少龙陪他大笑,心中有点明白,为何荆轲会甘心为他卖命了。

    能名垂千古的人物,均非简单的人。

    太子丹又把身旁诸人介绍他认识。

    其中印象特别深刻的有叁个人。第一个是大夫冷亭,此君年在四十许间,样貌清瞿,一
对长目闪动着智慧的光芒,身量高颀,只比项少龙矮上两寸许,手足特长,予人静如处子,
动若脱兔的感觉,应是文武兼资的人物。

    接着是大将徐夷则,只听名字,当是徐夷乱的兄弟,叁十来岁,五短身材,但头颅特
大,骨骼粗横,是擅於徒手搏击者最顾忌的那种体型。兼之气度沉凝,使人不敢对他稍生轻
忽之心。

    另一个则是像太子丹般风度翩翩公子哥儿模样的尤之,介绍时燕丹尊之为先生,此人只
比太子丹大上两叁岁,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给人极佳的印像。但项少龙却看穿他是太子丹
的首席智囊。

    客气话後,太子丹把他引进大厅内。

    分宾主坐下後,两名质素还胜吕不韦送出的燕国歌姬的美女,到来侍候各人,奉上香
茗。

    随燕丹陪坐厅内的除刚才叁人外,还有燕闯和燕军这两个应属燕国王族的将军,侍从都
撤往厅外。

    项少龙呷了一口热茶後,开门见山道:「小将想和太子说几句密话。」

    太子丹微感愕然,挥退了两名美女後,诚恳地道:「这些都是燕丹绝对信任的人,项将
军无论说的是甚麽事,都可以放心。」

    项少龙心中再赞太子丹用人勿疑的态度。在六对眼睛注视下,若无其事道:「我想杀死
田单!」

    太子丹等无不骇然一震,目瞪口呆。只有尤之仍是那从容自若的态度。

    项少龙盯着太子丹,细察他的反应。

    太子丹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与他对视了一会後,惊魂甫定地道:「将军有此意不足为
奇,只是为何要特别来告诉我。」

    项少龙虎目环扫众人,缓缓道:「在解释之前,先让我项少龙把太子两次派徐夷乱偷袭
小将的事一笔勾销,俾可衷诚合作,不须互相隐瞒。」

    这几句话更如石破天惊,连六人中最冷静的尤之亦禁不住露出震骇神情,其他人更不用
说了。

    到此刻太子丹等当然知道董匡和项少龙二而为一,是同一个人了。

    双方间笼罩着一种奇异的气氛。

    好一会後,燕丹一声长叹,站了起来一揖道:「项兄请勿怪燕丹,为了敝国,燕丹做了
很多违心之事。」

    项少龙慌忙起身还礼,心庆没有挑错了人。假若太子丹矢口否认,他以後都不用理这个
人了。

    两人坐下後,气氛已大是不同。

    冷亭眼中闪过欣赏之色,点头道:「到这刻我才明白,为何将军能纵横赵魏,在秦又能
与吕不韦分庭抗礼了。」

    尤之淡然道:「项将军知否要杀田单,实乃难比登天的事,且将军身为秦将,此事不无
顾忌。」

    项少龙知道他在试探自己的底细,若他只是想借燕人之手去除掉田单,自己则躲在背
後,自然会教这六个人看不起他。

    说到底这仍是一宗交易,事成与否完全关乎利益的大少。

    项少龙微笑道:「现在李园和田单狼狈为奸,前者通过乃妹李嫣嫣,生下王储,若孝烈
归天,李园这新

    之人,不得不借助齐人之力,对付在楚国根深蒂固的春申君;田单则要借助李园之力,
拖着叁晋,好让他能向

    邦拓展势力。故要对付田单,不得不把李园计算在内。至於秦国军方,除吕不韦外,我
均有妙法疏通,各位可以放心。」

    太子丹吁出一口长气道:「到现在燕丹才亲身体会到项兄的厉害,对各国形势洞察无
遗。我不再说多馀话,请问项兄如何解决楚人的问题。要知田单若与李园同行,实力大增,
到楚境时又有双方大军接应,可说是无懈可击,我们纵有此心,恐怕亦难达致目的。」

    项少龙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从容自若道:「李园的事,包在小将身上,我会教他
在田猎之前,离秦返楚,破去两人联阵之势,李园乃天性自私的人,自顾不暇时,那还有空
去理会自己的拍档。」

    各人听得一头雾水。

    徐夷则忍不住道:「项将军有甚麽锦囊妙计呢?」

    项少龙油然道:「请恕我卖个关子,不过此事在这两天内将可见分晓,若我连这点小事
都办不到,也无颜来见诸位了。」

    太子丹断然道:「好!不愧是项少龙,假若李园果然於田猎前溜回楚国,我们便

    手合作,使田单这狗贼永远都回不了齐境。」

    项少龙早知这结果。

    燕齐相

    ,一向水火不容,互谋对方土地,加上燕人曾入侵齐国,被田单所破,致功败垂成,自
对田单恨之入骨,若有除去田单的机会,那肯放过。

    对他们来说,最顾忌的就是李园。

    若把李园一并杀死,等若同时开罪了齐楚两个都比燕人强大的国家,可不是说着玩的一
回事。

    现在若少了对楚人这顾虑,事後又可把责任全推在项少龙身上,此事何乐而不为。

    项少龙与太子丹握手立誓後,匆匆赶往找鹿公,推行下一步的大计。

    自出使归来後,他还是如此积极的去办一件事。

    至此他才明白自己是如何深爱着善柔。

    项少龙沉声道:「我要杀死田单。」

    鹿公吓了一跳,骇然道:「你说甚麽?」

    这已是项少龙今天第五次说要杀死田单。第一次是当着田单本人说,接着是对滕翼、龙
阳君、太子丹,现在则在鹿公的内轩向这秦国军方第一把交椅的上将军说出来。

    如此明目张胆去杀一个像田单这种名震天下的人物,若非绝後,也应是空前了。

    项少龙以充满信心和说服力的语调道:「这是唯一破去秦廷变成吕家天下的手段。」

    鹿公大惑不解道:「这与田单有甚麽关系呢?」

    项少龙淡淡道:「东方诸国最近一趟合从来攻我大秦,为何独缺齐国呢?」鹿公露出思
索的神色,好一会後才道:「少龙是否指吕不韦和田单两人互相勾结?」

    项少龙胸有成竹道:「以前吕不韦最怕是没有军功。现在先後建立东方叁郡,功勋盖
天,阵脚已稳,又受到五国联军的深刻教训,故眼前要务,再非往东征伐,而是要巩固在我
大秦的势力,郑国渠的事只是他朝这目标迈出的第一步。」

    鹿公闻言动容。

    这两天他曾多次在徐先和王等军方将领前发牢骚,大骂吕不韦居心叵测,为建渠之事如
此劳民伤财,损耗国力,阻延统一大业。

    项少龙知他意动,鼓其如簧之舌道:「所以现在吕不韦连楚结齐,孤立叁晋和燕人,为
的就是由外转内,专心在国内建立他的势力,如若成功,那时我大秦将会落入异国外姓人手
里了。」

    这一番说话,没有比最後一句更能对鹿公这大秦主义者造成更大的震撼了。鹿公沉吟半
晌後,抬起头来,双目精芒闪动,一瞬不瞬地瞪着铜铃巨目看着项少龙,沉声道:「在谈此
事前,我想先要少龙你解开我一个心结,为何你那麽有把握认为政储君非是吕不韦的野种
呢?」

    项少龙心中暗喜,知道鹿公被自己打动了,所以才要在此刻弄清楚这问题,方可以决定
是否继续谈下去。

    坦诚地望着他道:「道理很简单,因为我对此事亦有怀疑,故在吕不韦的心腹肖月漂临
终前问起此事,他誓言政储君千真万确是先王骨肉,在那段成孕的日子里,姬后只侍候先王
一人。」

    鹿公皱眉道:「我知肖月潭是谁,他应是知情者之一,只是他既为吕不韦心腹,至死为
他瞒着真相,乃毫不稀奇的事。」

    项少龙两眼一红,凄然道:「肖月潭临死前不但不是吕不韦的心腹,还恨他入骨,因为
害死他的人正是吕不韦。」

    鹿公并没有多大震骇的神情,探出一手,抓着项少龙的肩头,紧张地道:「这事你有否
人证物证?」

    项少龙悲愤摇头。

    鹿公放开了他,颓然道:「我们曾对此事作过深入调查,可是由於活着返来的对此事均
一无所知,屈斗祁和他的人则不知所

    ,所以虽是疑点重重,我们仍奈何不了吕不韦。不过只看你回来後立即退隐牧场,便知
不妥。」

    叹了一口气後续道:「我深信少龙之言不假,看来再不须滴血认亲了。」

    项少龙坚决地摇头道:「不!此事必须照计划进行,只有这样,才可肯定储君乃先王的
骨肉。」

    鹿公深深地看着他道:「我喜欢少龙这种态度。昨天杜壁来找我,说你在先王临终前,
曾在他耳旁说了一句话,先王就去了,当时少龙说的是甚麽呢?」

    项少龙心知肚明杜壁是由秀丽夫人处得知此事,毫不犹豫道:「我告诉先王,假若他是
被人害死的,我就算赴汤蹈火,亦要为他报仇。」

    原本的话当然不是这样,项少龙故意扭曲少许,避了吕不韦的名字,又变成了只是「假
设」。

    鹿公霍地立起,两眼射出凌厉的光芒,跺足仰天一阵悲啸,歇下来时暴喝道:「好!少
龙,你须我鹿公如何助你。」

    项少龙忙陪他站起来,恭敬地道:「吕不韦现在权势大增,为了避免内乱,首先要破他
勾引外人的阴谋,若能杀死田单,不但对我大秦统一天下大大有利,还可迫使吕不韦穷於应
付外患,以保东方叁郡,那时我们就可逐步削除他在国内的势力了。」

    鹿公显然心中愤然,抓着项少龙的手臂,来到後花园里,紧绷着老脸,咬牙切齿道:
「我们何不召来大军,直接攻入吕不韦的老巢,杀他一个片甲不留呢?只要储君点头,我可
轻易办到此事。」

    项少龙低声道:「千万不可,现在吕不韦颇得人心,若漏出风声,给他先发制人,就大
事不妙,说不定储君太后都给害了。其次即管成功了,成虫乔和高陵君两系人马必乘势争夺
王位,秦室若陷此局,再加东南六国煽风点火,大秦说不定分崩离析,叁家分晋,正是可的
前车。」

    鹿公容色数变後,有点软弱地按在项少龙肩头上,低声道:「说吧!要我怎样助你
呢?」

    项少龙涌起狂喜,知道鹿公这麽的点了点头,田单至少有半条命落入了自己的掌握之
内。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