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恩怨分明

    坐上解子元的马车,听他哼着轻松的调子,项少龙定下神来,回想过去这几天内发生的
事。

    可以想像当初李园在仲孙家碰上自己时,心中是只有友倩而无歹念。直至他忍不住向韩
闯透露,才兴起应否除去他这个大患的念头。至于以后如何搭上郭开,则无从猜估了。

    他们知道龙阳君对他有特别感情,且曾后悔出卖过他,故把此事瞒着龙阳君。

    龙阳君只因找凤菲才碰上他的。

    到韩闯亲来找他,知道他会去曹秋道处偷刀时,可能仍未决心害他,尚在举棋不定。

    可是当韩闯把这事告诉李园或郭开时,终引发了他们欲借曹秋道之手除去他的诡计。当
见曹秋道杀他不死后,韩闯知道事情已泄露出来,所以避他不见,只由李园来探他口风。

    李园不愧高手,故意暴露韩闯与郭开勾结的事,好骗取他的信心。而自己还蠢得把龙阳
君安排他逃走的事泄了出来。

    龙阳君则明知李园等人要害他,苦在无法说明,故准备不顾一切送他离开临淄。

    只因自己反悔而拒绝了他的好意。

    若不是昨天偷听到他们的密话,恐怕这一世都弄不清楚这其中的种种情况。

    奇怪是他只感到痛心,却没有恨意。

    因为谁都是迫于无奈的。

    解子元这时道:「你和许商熟识吗?据说他是上蔡人,很有本领。」

    项少龙这才记起他是吕不韦今趟来齐的随员,只因没有碰头,故差点忘记了他。点头表
示认识。

    解子元道:「现在他和齐雨争兰宫媛争得很厉害,吕不韦似乎对许商非常纵容。」

    项少龙想了想道:「若我猜得不错,兰官媛和许商的恋情,该是当年在咸阳开始的,
嘿,你知否兰宫媛曾扮婢女行刺我?」

    解子元讶道:「竟有此事,不过她确曾受过训练,身手非常了得。」

    项少龙遂把当时事情谈出来,解子元神色凝重道:「那个杂耍团该是边东山的『东州杂
耍团』,一向周游列国表演,难怪忽然消声匿迹,原来已全体丧身咸阳。」

    项少龙问道:「边东山是谁?」

    解子兀叹道:「曹秋道四大弟子中,以边东山居首,接着才是仲孙玄华、韩竭和内人。
这边东山最擅腾挪跳跃之术,是个第一流的刺客,一向都在田单门下办事。」

    项少龙道:「可能他也在那一役中死了。」

    解子元摇头道:「上几个月我还听仲孙玄华说见过他。据说他刚到燕都刺杀了一个燕
将,燕人对他是谈虎色变。上将军虽是厉害,但暗杀是不择手段的,不可不防。」

    项少龙苦笑道:「要刺杀我,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了。」

    解子元正容道:「在这里反不用担心,边东山对大齐忠心耿耿,绝不会令大王为难,但
若离开齐境就很难说。燕人称边东山作百变刺客,可知他装龙像龙,扮鬼似鬼,谁都不知他
会变成什么身分样貌见人。」

    项少龙这时那有闲暇去理边东山,记起张泉偷谱的事,说与解子元知道,并说凤菲己另
谱新曲,就算她演奏出来,也打击不了凤菲。

    解子元愤然道:「定是齐雨指使的,此人曾追求过凤菲,却给拒绝,故此怀恨在心。这
可包在我身上,我解子元绝不容许媛媛作出这种羞人的事。」

    马车开进玉兰褛去,此时青楼尚未开门营业,偌大院落宁静得像个隐士居住的世界,只
后院某处隐隐传来乐声。

    两人走下马车,朝后院持别宏伟的歌乐殿堂举步走去。

    解子元低声道:「以前大王没那么多病时,常爱到歌乐殿堂听歌看舞,说歌姬在这里都
活泼多了。当然啦,入到王宫,谁不怕出不来,无论是一时获罪赐死好,又或给大王留下,
做了只隔一夜就给忘了的宫娥妃嫔,实际上都没多大分别。」

    项少龙暗忖比起上来,小盘的自制力就好多了。

    解子元叹道:「大王有个愿望,就是三大名姬同时在他眼前表演,所以务要我们为他办
到。这可是他死前唯一的期待。为此才能撑到这刻,否则可能早已……嘿!」

    项少龙这才明白今趟盛事的来龙去脉,由此可知齐人不但爱空言,还爱安逸。

    这种苟安的心态,使堂堂大国不但成不了东方诸国的领袖,还不断在破坏唯一能真正抗
秦的合从之策。


    悠扬的乐韵愈是清晰,众姬同声颂咏,调子扰美,项少龙也不由听得入神。

    解子元得意道:「这就是我那晚在厢房内写的一曲,应是小弟生平的代表作。」

    项少龙笑道:「这是否说排演已到了尾声呢?」

    解子元哈哈一笑,跨进歌乐殿堂去。

    殿堂中心处近六十名歌姬挥扬着各色彩带,幻出千变万化的图案,像一片片彩云般环绕
中心处盛装的兰宫媛载歌载舞,使人见之而神迷陶醉。

    此时兰宫媛正一人独唱。

    看她柔较的娇躯作出各种高难度的曼妙舞姿,歌唱出抑扬顿挫,宛如天外仙青的乐曲,
令人几疑误入仙子群居的仙山福地。

    布于一隅的四十人大乐队,正起劲吹奏,殿内充满欢乐的气氛。

    观者除了齐雨并有一群十多个项少龙不认识的齐人外,赫然还有许商在其中。

    一曲既罢,齐雨等鼓掌喝采。

    兰宫缓舍下其他人,往解子元和项少龙迎过来,笑脸如花道:「解大人和上将军为何这
么迟才来呢?」

    解子元不知是否记起刚才项少龙讲及「偷曲」一事,告罪后把兰宫媛拉往一角,说起话
来。

    齐雨等则朝项少龙走过来,其他歌姬,无不对项少龙露出注意神色,交头接耳,低眸浅
笑,情意盎然。

    许商依秦法向项少龙施军礼,肃容道:「尚未有机会正式向上将军请安,上将军请恕末
将无礼之罪。」

    项少龙笑道:「这处又非咸阳,一切从简好了。」

    齐雨有点惊疑不定的偷瞥远处正板起脸孔与兰宫媛说话的解子元,心神不属的对项少龙
道:「听说上将军对音律极有研究,未知对刚才一曲,有何评价?」

    项少龙知他是由张泉处听到消息,心叫惭愧,正容道:「齐兄说笑了。对音律小弟乃门
外汉,不过即使不懂音律如我者,也觉刚才一曲精采绝伦,令人神驰感动。」

    在齐雨旁一名体型彪悍的年青武士插入道:「在下闵廷章,见过上将军。」

    项少龙暗付原来你就是与麻承甲同时在齐国剑坛崛起的人物,口说幸会,留心打量了他
几眼。

    闵廷章比较起来,要比麻承甲斯文秀气,亦较为顺眼。

    闵廷章目光落到他的百战刀处,项少龙索性连鞘解下,递给他过目。

    这著名剑手露出意外神色,接过后与其他好奇的人研玩起来,啧啧称赏。

    剩下齐雨、许商和项少龙三人,都有点不知说甚么才好的尴尬。

    几名大胆的美歌姬拥了过来,争相向项少龙招呼施礼,眉目传情后,又笑着飘了开去。

    幸好这时解子元和兰宫媛回来了,后者神态委屈,显是给解子元数说一顿,但看情况她
是甘于受责的。

    齐雨用眼色向她询问,兰宫缓却故意不看他,看来是把气发泄在他身上。

    许商移到兰宫媛旁,奇道:「媛媛似乎不开心呢?」

    兰宫媛目光却落在项少龙身上,道:「媛媛尚末有机会向大小姐请安,不知上将军是否
直接回听松院?」

    除解子元外,其他人均感愕然。

    项少龙想不到解子元对兰宫缓这么有影响力,微笑点头。

    兰宫缓问道:「可否立即起行呢?」

    齐雨等无不错愕,不明白发生甚么事。

    闵廷章闻言将百战刀双手递回给项少龙,赞叹道:「闻说这奇兵乃上将军亲自设计,确
是巧夺天工,令我等大开眼界。」

    项少龙知道自己一刀败走麻承甲,已赢得这个本来目空一切的剑手尊敬,谦虚几句,待
要和解子元、兰宫媛一道回听松院时,闵廷章却遨请道:「明天是稷下宫每月一趟的剑会,
上将军可肯拨尊莅临,指点一下我们这些小辈?」

    项少龙露出为难之色,诚恳地道:「说实在的,这么与曹公见面,是有点尴尬的。」

    另一人兴奋地道:「曹公近十年都没有出席剑会,上将军可以放心。」

    项少龙暗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敷衍道:「明天再说吧!」又顿觉奇怪道:「剑会不是
在初一举行吗?为何推迟了?」

    齐雨道:「皆因大王寿辰,故延期举行,还会比平时隆重,上将军记紧要来!」

    当下有人向他说出了时间地点。

    项少龙不置可否,在齐雨和许商嫉忌的目光下,偕兰宫缓和解子元离开。

    到了正院时,解子元表示要返官署,故不能随行,让出马车,自行骑马离去。

    项少龙想不到会和这柔骨美人单独相处,生出戒心,道:「媛小姐坐车吧,我骑马好
了。」

    兰宫媛白了他一眼,淡淡道:「妾身也久未骑马,不若就一起借马儿的脚力吧。」

    姚胜等忙让出两匹健马,兰宫媛虽盛装在身,但翻上马背却灵巧得像狸猫,惹来一阵采
声。

    项少龙跨上马背,与兰宫媛并骑驰出玉兰褛,登时吸引了街上所有行*说哪抗狻*


    姚胜派出四骑为他们开路,其他人则分布两侧和后方,令人颇有阵仗不凡的感觉。

    兰官媛策马凑近他身旁道:「上将军是否很不安呢?最后仍是要和妾身同行说话。」

    项少龙心想这该叫恶人先告状,微笑道:「我尚没忘记媛小姐曾想取项某人的小命
呢!」

    兰宫媛默然片晌,轻轻道:「在这世上,有三个人是媛媛欠了人情的,上将军有兴趣听
听吗?」

    项少龙道:「第一个该不难猜,是否解大人呢?」

    兰宫媛欣然道:「和你这人说话真的可以少费很多精神。试试猜第二个吧,他是丧命在
上将军手上的。」

    项少龙芳笑道:「难怪你要来杀我。」

    兰宫媛若无其事道:「上将军都是猜不到的了!那人就是嚣魏牟,媛媛所以有今天,全
赖他把人家交给一个姓边的人栽培训练,否则说不定早饿死街头。」

    嚣魏牟其实是给滕翼活生生打死的,他当然不会说出来,恍然道:「是边东山吗?难怪
你的身手如此了得,他该是你第三个感激的人吧!」

    兰宫缓出乎他意料地咬牙切齿道:「恰恰相反,他是妾身最痛恨的人,他对我做的恶事
媛媛却不想再要提呢。」

    项少龙大讶道:「可是咸阳之行,你不是奉他之命行事吗?」

    兰宫媛淡淡道:「那只是一场交易,只要奴家依计行事,不论成败,以后都再和边东山
没有任何关系。而妾身肯答应,亦当是报了嚣魏牟的恩惠,以后再不欠他甚么。」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确是每个人都有个曲折离奇的故事,不过你这个险冒得太大
了,嘿:想不到嚣魏牟也会做过好事的。」

    兰宫媛不屑道:「他和边东山只是看上妾身的容貌吧,有甚么好心肠可言。不要说他们
了!上将军来猜猜看那第三个人是谁好吗?」

    项少龙摇头道:「嚣魏牟我已猜不到,第三个更难猜,不过该不是我认识的人吧?难道
是田单,又或是吕不韦?」

    兰宫媛不断摇头,喜孜孜的像个小女孩般道:「都不对。」

    项少龙心想这柔骨女都相当有趣,认输道:「不猜啦!」

    兰宫媛抿嘴浅笑道:「是项少龙I」项少龙失声叫道:「甚么?」

    他们一直的声调都压低至仅两人可耳闻,到这失声一叫,姚胜等才听见,均讶然往他们
瞧来。

    兰宫媛欣然道:「有甚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真是你呢,自刺杀不遂后,到漏夜离开咸
阳,我都预备会给你拿去杀头,岂知你竟放过人家,你说兰宫媛怎能不感激你?当时吕不韦
也说城防全是你的人,他也很难庇护我。」

    项少龙愣然半晌,道:「你不用感激我,说到底你只是一颗棋子,被人利用来对付我,
杀了你于我没好处。」

    兰宫媛正容道:「项少龙就是这样一个人,田相、旦将军等虽视你为敌人,但对上将军
的品格却相当敬重,反而对吕不韦颇为不屑。」

    项少龙有感而发道,「品格有个屁用,现在谁不是利字当头,凡于我有所畏忌者,均不
择手段要除之而后快。」

    兰宫媛「噗哧」失笑道:「上将军很少有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可见你对媛媛有点改变
了。人家今趟只是借见凤菲为掩饰,目的却是希望有单独与你说话的机会。

    上将军要小心身边这群仲孙家的武士,他们原是土匪流氓,专替仲孙龙收烂账,我一些
好赌的姊妹给他们害得不知多么惨。不信就留心看看,谁不在竖起耳朵来偷听我们的密
语?」

    最后两句她故意提高声浪,吓得姚验等下意识地离开少许。

    项少龙顿感领教到她的辣处。

    三大名姬确是各有特色,其中以兰宫媛的行事最不检点。不知是否因少女时的不幸遭
遇,颇有点自暴自弃,对男人亦抱着游戏的态度,但其实心底里却是恩怨分明,今人敬服。

    兰宫媛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引得路人侧目时,又向他凑近点低声道:「上将军见媛
媛肯和齐雨这些卑鄙小人在一起,是否心存鄙视呢?唉,这世上有多少个好人,齐雨至少生
得好看,又懂哄人。不过偷曲一事人家却是无辜的,齐雨还骗人说是他撰作的呢。」

    项少龙笑道:「这才像兰宫媛嘛!」

    听松院己然在望,兰吉媛轻轻道:「上将军要小心石素芳,她一向和蒲鹄关系密切,说
不定会视你如仇人!」

    项少龙苦笑道:「不差在多她一个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