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信心尽复

    项少龙钻入车厢,马车开出。

    龙阳君情不自禁的挨了半个「娇躯」过来,「秀眸」生辉,兴奋地道:「奴家藉口要夜
赏淄水,取得了出城的通行证,只要坐上大船,扬帆西上,就谁都奈何不了我们。」

    项少龙大感意外,皱眉道:「听说河道仍被冰雪封闭,如何可以行舟?」

    龙阳君道:「奴家早派人打听清楚,陆路虽是人马难行,但河道昨天刚解冻,还有船东
来临淄,少龙放心好了。」

    项少龙听得大感茫然,难道肖月潭说谎吗?

    照计若龙阳君与韩闯勾结来害自己,于获悉曹秋道挑战自己后,理应立即放弃任何阴谋
诡计,先看看自己会否命丧于老曹之手,才再作其他打算。

    但瞧现在龙阳君的认真样子,似乎真的要领自己逃离临淄,其热情更不似伪作,究竟是
甚么一回事?

    对于朋友,他一向口直肚直,忍不住道:「君上不怕韩闯的威胁吗?」

    龙阳君「娇躯」剧震,睑色转白,失声道:「少龙怎会知道的?」

    项少龙淡淡道:「那就真有此事了。」

    龙阳君默然半晌,叹道:「闯侯亦是迫不得已,皆因手下有人把消息泄漏了给郭开那个
奸鬼。不过现在少龙公开身分,顿使郭开阵脚大乱,进退失据。」

    项少龙细看龙阳君的神态后,奇道:「我们今晚溜走的事,韩闯是否知道?」

    龙阳君答道:「当然不会让他知道。奴家已豁了出去,怎都不让少龙丧命于曹秋道之
手。奴家曾见过这老家伙出手,他的剑确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威力。」

    项少龙忍不住搂着他的「香肩」,叹道:「知道君上没有出卖我,小弟心中的快乐,真
是非言语所能表达,但我却不能牵累君上,驱车回去吧!」

    龙阳君一震道:「少龙万勿逞强,据奴家所知,韩闯等人曾密见曹秋道,力劝他务要把
你除去,否则齐国永无宁日。所以切不要以为曹秋道肯剑下留情。」

    项少龙微笑道:「听说曹秋道连齐王都左右不了他,韩闯算得是甚么东西呢?」

    龙阳君愕然片晌,感动地道:「奴家知少龙是为我着想,但奴家自有手段应付韩闯。说
到底,他有很多事仍要倚仗奴家,不敢真的胡来。」

    又叹了一口气道:「奴家不是为他说话,事实上他也很为难,他对少龙是有分真情谊
的。」

    项少龙此刻全无溜走的打算,断然道:「要走就待与曹秋道一战后才走。事实上我曾和
他交过手,这把百战宝刀就是在那趟交手抢回来的。否则亦不知韩闯那家伙想杀我。」

    龙阳君失声道:「你曾和他交手?」

    项少龙柔声道:「君上先命人把车驶回去,我才告诉君上详情吧!」

    项少龙醒来时,天刚微亮。

    一来天寒、地冻,兼且昨晚很迟才睡,他也舍不得从温暖的被窝钻出来。

    昨晚他硬着心肠没有到凤菲那里去,皆因不想因男女关系而令事情失去控制。他的如意
算盘是打算捱过老曹那十招后,就由解子元安排他溜之大吉,凤菲则可由仲孙龙父子负责她
安全离去。凭自己的威望,此处又非吕不韦地盘,众女该没有危险。

    回到咸阳后,他怎都不会再领兵出征了。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小盘的身分危机只是自
己的过虑,但隐隐又知道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乐观想法。

    以吕不韦的精明,兼之此事又颇有漏洞,确不能存任何侥幸。

    忽然嘈吵声自前院方向传来,接着有人惨哼痛叫。项少龙愕然拥被坐起来时,善柔旋风
般冲进来,劈胸抓着他叱道:「懒小子快给我滚下床来,明知大后天就要对上师傅,还磨着
不起来。」

    被善柔打得脸青唇肿的费淳、雷允儿等此时狼狈万状的拥入房内,见项少龙这堂堂大秦
上将军一脸无奈的给这恶女揪着胸衣,都愕然止步,不知所措。

    项少能苦笑介绍道:「这是连曹秋道都要头痛的解夫人,下趟碰上,各位该知采用甚么
态度对待了。」

    项少龙卓立院内,心与神合,百战宝刀从不同的角度劈出,每一刀都把善柔猛厉灵活的
攻势完全化解,使她难以组织连续的攻势,就像挥刀断水般,每次都把水流没有可能地中
断。

    经过了近年转战沙场的经验,他的刀法趋于成熟,再没有任何斧凿之痕。

    善柔再十多剑无功而还后,终于力竭,往后退开,横剑而立,杏目圆瞪的狠狠盯着他。

    在旁观战的除了一众家将和凤菲与及诸姬婢等人,还有仲孙玄华和他的十多名侍从。

    众人都压下鼓掌喝采的冲动,皆因怕惹怒善柔这个超级恶女。

    善柔玉容忽尔解冻,「噗哧」笑道:「你这小子果然大有长进,算你吧!看来怎都该可
捱得师傅几招的。」

    项少龙怕她将十招之约漏了出来,忙抱刀致敬礼道:「多谢解夫人指点。」

    众人这才敢喝采欢呼。

    仲孙玄华拔出佩剑,来到项少龙身前笑道:「玄华手痒多时了,请上将军指点。」

    项少龙面对这齐国曹秋道以下,与旦楚齐名的最出色剑手,不敢托大,横刀守中,微笑
道:「玄华兄请!」

    旁观者慑于仲孙玄华的威名,连大气都不敢透出半口。

    仲孙玄华神情静若止水,挺剑跨前两步,项少龙立感到对手生出一股凌厉的气势,那敢
怠慢,双眉一轩,刀往后收。

    仲孙玄华双目神光大盛,凝注项少龙,骞地大喝扬声,出剑疾刺。

    项少龙心底涌起感触。

    仲孙玄华的剑法比之管中邪毫不逊色,但却远及不上曹秋道。可见曹秋道在剑道上的天
份真乃老天爷所赐,连他最出色的徒儿亦只能得其形而失其神。

    「锵」的一声,项少龙运刀架着。

    仲孙玄华被百战宝刀的强劲力道所迫,竟使不出后续的变化招数,退了开去。

    项少龙那容对方重组攻势,一挥百战宝刀,重重刀影如涛翻浪卷,往仲孙玄华攻去。

    仲孙玄华吃亏在摸不清百战宝刀的路子,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力,节节后退。

    项少龙打得兴起,忽而大开大阖,长击远攻;一会儿则拖展近身肉搏的招数,刀刀凶
险。看得全场人人屏息静气,连呼吸都似忘了。

    只见两人刀锋剑刃过处,都是间不容发,众女更有人紧张得娇呼颤抖,尚以为他们假戏
真做,要借机取对方之命。

    只有高明如善柔者,才看出项少龙因控制了主动,处处留有分寸,这么似是毫不留手,
只是想透过仲孙玄华的剑法,来间接测探曹秋道的造诣。

    这时形势又变,项少龙每一刀都似缓慢无比,但仲孙玄华应付得更吃力了。

    项少龙此时已完全回复了被曹秋道吓跑了的信心,进退攻守,浑然天成,仲孙玄华虽屡
屡反攻,都给他迅速瓦解,压得有力难施。

    在众人眼中,就算不懂剑法如董淑贞诸女,也感受到项少龙的刀法变化万千,可刚可
柔,有种君临天下,睥睨当世的气概。

    「当当当!」

    项少龙踏步进击,连劈三刀,每次都准确无误的劈在仲孙玄华手中剑的同一缺口上,任
仲孙玄华宝剑如何变化,结果仍是一样,神乎其技得令人难以相信。

    长剑中分而断。

    项少龙还刀入鞘,笑道:「兄弟是占了兵刃的便宜哩!」

    仲孙玄华亦是英雄了得,抛下手中断剑,大笑道:「上将军果然名不虚传,小弟放心
了。」

    鼓掌声来自远处。

    凤菲和肖月潭联袂而来'前者欣然道:「凤菲备有早点,款待各位嘉宾,请移驾到前厅
好吗?」

    膳罢众人各散东西。

    善柔赶回家去看儿子,有军职在身的仲孙玄华则忙他的公事去了。凤菲诸女则为两天后
的寿宴排演,剩下肖月潭和项少龙两人留在厅里密话。

    肖月潭低声道:「曹秋道不愧一代宗师,一口就答应了十招之约。不过看他的样子,似
乎有把握十招就把你放倒。」

    项少龙如释重负道:「那就理想不过,杀了我都不信捱不过区区十剑。」

    肖月潭眼中闪过奇异之色,有点犹豫的逍:「防人之心不可无,少龙最好不要在满十招
时立即收刀,说不定曹老鬼会趁机多劈两剑。」

    项少龙轻松笑道:「不会这样吧!老曹乃一代剑术大宗师,自然会守信诺,那晚他便眼
睁睁任我溜走,你放心好了。」

    肖月潭似略感焦急的道:「总之你要答应我小心防范,就当是百招千招之约好了。」

    项少龙奇道:「老兄似乎相当肯定老曹会悔约呢?」

    肖月潭乾咳了一声,瞧着他坦然道:「你一向信任我,就多信这一趟吧!」

    项少龙虽心中嘀咕,却没有真的怀疑。改变话题,将李园和龙阳君的情况告诉了他,乘
机问道:「你又说河道仍给冰雪封了,是否消息有误呢?」

    肖月潭有点尴尬和不自然地道:「我只是听人说罢了,或者龙阳君的消息才正确些。」

    接着岔开话题道:「你昨晚一刀击败麻承甲之事,现已传遍全城。城内很多原本赌你输
的人纷纷改赌你胜,使赔率由一赔十三跌至一赔五,可见你已行情大涨哩!」

    项少龙想起当年与管中邪一战前的赌况,想不到又在临淄重演,失笑*溃骸敢*
赔五也相当不错了。不过昨晚我胜来是靠了点机缘和侥幸。真奇怪,摸着百战刀,我的信心
立时回来了。」

    肖月潭欣然道:「你刚才劈断仲孙玄华长剑那几刀确是精采绝伦,神乎其技。难怪临淄
开赌的人以「刀君」来尊称你,与剑圣互相辉映,谁都压不了谁。」

    项少龙苦笑道:「自家知自家事,我这刀君实非剑圣的对手,若非有这十招之约,我这
两晚就要溜了。」

    肖月潭又掠过古怪神色,正容道:「千万不要有这想法,否则恐怕十剑都捱不了。你拟
定了离开临淄的计划了吗?照我看如今反是仲孙龙比较可靠点。」

    项少龙没有在意肖月潭的神情,点头道:「放心吧!我对这剑圣已有很深的认识,仲孙
玄华虽逊了他几筹,终亦有个谱子,使我获益良多。」

    顿了顿续道:「昨晚我已和解子元和仲孙玄华说了,比武后他们会安排我离开这里。」

    肖月潭放下心事,道:「最好请仲孙龙父子着意监视郭开等人的动静,否则一下疏神,
就会中了暗算。」

    项少龙暗赞他老谋深算,点头答应。

    此时下人来报,金老大来找他,肖月潭趁机告辞。

    项少龙亲自出迎,金老大甫见面便哈哈笑道:「我还以为那处忽然钻了个英雄好汉出
来,原来竟是名震西北的项少龙,上将军骗得我好苦。」

    项少龙歉然道:「事非得已,老大见谅。」

    金老大挽着他手臂跨进厅内,低声道:「上将军昨晚一刀把麻承甲劈得名声扫地,齐人
都大失面子;这两天定有不畏死的人来挑衅,上将军须小心提防。」

    接着又道:「外面那批武士不似是齐人的兵员,究竟谁派来的。」

    项少龙这才记起仲孙玄华要派人作他的侍从,应道:「是仲孙家的武士,我也不知他们
来了。」

    两人坐好后,金老大语重心长的道:「仲孙龙父子都非是善类,一旦上将军失去被他们
利用的价值,他们随时会掉转枪头对付上将军的。」

    项少龙苦笑道:「有吕不韦前车可鉴,对此我早有惨痛难忘的体会。锦上添花人人乐
做,像老大对小弟的雪中送炭,才是难得。」

    金老大老脸一红道:「上将军莫要抬举我,我只是顺着性子做,屡吃大亏都改不了这性
格。是了!素芳闻悉你的真正身分后,很不是味儿,央我来求你去与她一叙,自上趟咸阳一
会后,她对你有很深的印象哩!」

    项少龙心中奇怪,石素芳一向对男人不假辞色,怎会渴望见自己。

    当年自己与她的会面,是通过蒲鹄的安排,现在蒲鹄已因叛乱被处死,她仍要向自己示
好,实在没有道理。

    正如肖月潭所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不见她妥当点。

    金老大又道:「我知上将军与曹公决战前,定要养精蓄锐,不宜饮宴,不若就把约会订
在上将军旗开得胜后的翌日黄昏,上将军尊意如何?」

    项少龙暗忖那时自己早溜了,即使答应也该没有甚么问题,到时只要传个口讯,谅石素
芳亦不会怪他。笑着答应了。

    两人再闲聊两句,金老大识趣地告退。

    项少龙送他出门时,出乎意料之外,二王子田健在解子元陪同下来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