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抵达相府,在府门处恭候迎宾的是大管家图先。

    这老朋友觑空向他们说出了一个密约的时间地点,才着人把他们引进举行晚宴的东厅
去。

    他们是最迟抵达的人,昌平君、昌文君、安谷全到了,出乎料外是尚有田单、李园和他
们的随从,前者的心腹大将旦楚也有出席。

    吕不韦摆出好客的主人身分,逐一把三人引介给田单等人认识。

    项少龙等当然装出初次相见的模样,田单虽很留心打量他,但却没有异样表情。不过此
人智谋过人,城府深沉,就算心里有感觉,外表亦不会教人看破。

    吕不韦又介绍他认识吕府出席的陪客,当然少不了咸阳的新贵管中邪和吕雄,其他还有
莫傲、鲁残、周子桓和几个吕氏一族有身份的人。

    莫傲似是沉默寡言的人,态度低调,若非早得图先点破,真不知他就是吕不韦的智囊。

    李园神采尤胜往昔,对项少龙等非常客气有礼,没有表现出被他得到了纪嫣然的嫉忌心
态,至少是表面如此。

    项少龙心中想到的却是嫁与他的郭秀儿,不知这坏家伙有否善待她呢?

    感情确是能使人神伤的负担。

    只看这宴会的客人里,没有包括三晋在内,可知吕不韦仍是坚持连齐楚攻三晋的远交近
攻策略。既是如此,宾客里理应包括燕人,可能由於倩公主之死燕人难辞其咎,吕不韦为了
免得项少龙难堪,自然要避忌了。

    各人分宾主入席。

    只看座席安排,已见心思。

    席位分设大厅左右两旁,田单和李园分居上首,前者由吕不韦陪席,後者则以安谷作
陪,接着下来的是项少龙与管中邪,昌平君两兄弟则分别与旦楚和吕雄共席,打下就是滕
翼、荆俊,田李的随员和吕府的图先、莫傲等人。

    田单首先笑道:「假设这宴会是在十天後举行,地点应是对着王宫的新相府了。」

    吕不韦以一阵神舒意畅的大笑回答他。

    到现在项少龙仍不明白吕不韦与田单的关系。看来暗中应有勾结,否则刚来犯秦的联
军,就不应独缺齐国了。

    但又或者如李斯所评,齐人只好空言清谈,对战争没有多大兴趣。

    至於李园来自有份参战的楚国,却仍受吕不韦厚待,不过由於项少龙对情况了解,故大
约亦有点眉目。

    说到底,楚国现在最有权势的人仍是春申君,此人虽好酒色,但总是知悉大体的人,与
信陵君份属至交,故必在出兵一事费了很多的唇舌。

    吕不韦为了进行他分化齐楚,打击三晋的策略,自然要笼络李园,最好他能由春申君处
把权柄夺过来,那他便可放心东侵,不怕齐楚的阻挠了。

    田单当然不是会轻易上当的人,所以吕不韦与他之间应有秘密协议,可让田单得到甜
头。

    政治就是这麽一回事。

    底的交易,比战场上的胜败更影响深远。

    对项少龙这知道战国结果的人来说,田单李园现在的作为当然不智。

    但对陷身这时代的人来说,能看到几年後的发展已大不简单了。

    群雄割据的局面延续了数百年,很易予人一个错觉是这情况会永无休止地持续下去。

    最好是秦国因与三晋交战,致几败俱伤,那齐楚就可坐收渔人之利了。

    田单凑了过去,与吕不韦交头接耳地说起私话来,看两人神态,关系大不简单。

    其他同席者趁菜肴端上来的空间,聊起来。

    项少龙真不愿与管中邪说话,可是一席那五、六尺的地方,却是避无可避。

    只听对方道:「项大人剑术名震大秦,找日定要指点末将这视武如命的人,就当兄弟间
切磋较量好了。」

    项少龙知他说得好听,其实只是想折辱自己,好增加他的威信。

    不过高手就是高手,只看他的体型气度,脚步的有力和下盘稳若泰山的感觉,项少龙知
道来到这时代後所遇的人里,除元宗、滕翼、王翦外,要数这人最厉害。

    假若他的臂力真比得上嚣魏牟,那除非他项少龙有奇招克敌,否则还是败面居多。

    那趟他能胜过连晋,主要是战略正确,又凭墨子剑占了重量上的便宜,才把他压得透不
过气来,终於落败惨死。

    这一套显然在管中邪身上派不上用场。

    微微一笑道:「管大人可能还不知这里的规矩,军中禁止任何形式的私斗,否则就是有
违王命。」

    管中邪哑然失笑道:「项大人误会了,末将怎会有与大人争雄斗胜之心,只是自家人来
研玩一下击剑之术吧了!」

    项少龙从容道:「那是我多心了。」

    管中邪欣然道:「听说储君酷爱剑术,吕相恐怕项大人抽不出时间,有意让末将侍候太
子,却忘了末将亦是俗务缠身。不要看相爷大事精明,小事上却非常糊涂哩!」

    项少龙心中懔然。

    吕不韦的攻势是一浪接一浪攻来。

    先是以毒取代他在朱姬芳心中的位置,接着就是以管中邪来争取小盘。

    吕不韦由於不知真相,故以为小盘对他的好感,衍生於小孩对英雄的崇拜。所以若管中
邪击败了他,小盘自然对他「变心」。

    几乎可预见的是:吕不韦必会安排一个机会,让小盘亲眼目睹管中邪挫败他,又或只要
迫得他落在下风,便足够了。

    假若这全是莫傲想出来的阴谋,这人实在太可怕了。

    不由往莫傲望去,见他正陪着荆俊谈笑,禁不住有点担心,希望荆俊不要被他套出秘
密,便可酬神作福了。

    一连串清越的钟声响彻大厅。

    十多人组成的乐队不知何时来到大门左旁,吹奏起来。

    众人停止了交谈,往正门望去。

    项少龙还是首次在秦国宴会上见到有人奏乐,对六国来说这是宴会的例行惯事,但在秦
国却非常罕见。可知吕不韦越来越无顾忌,把自己欢喜的一套,搬到秦国来。

    在众人的期待下,一群近三十名的歌舞姬,在乐音下穿花蝴蝶般踏着轻盈和充满节奏感
的步子,走到厅心,载歌载舞。

    这批燕女人人中上之姿,在色彩缤纷的轻纱裹体里,玲珑浮凸的曲线若隐若现,加上柔
媚表情和甜美的歌声,极尽诱人之能事。

    昌平君和昌文君终是血气方刚之辈,都看呆了眼。想起吕不韦任他们挑选的承诺,不由
落足眼力,以免挑错了次货。

    项少龙最不喜这种以女性为财货的作风,皱眉不语。

    管中邪忽然凑过来低声道:「大好闺女,落到任人攀折的田地,确是我见犹怜。但想想
能把她们收入私房,再好好对待她们,也应算是善行吧!」

    项少龙大感愕然,想不到他竟说出这样的「人话」来,不由对他有点改观。

    燕女舞罢,分作两组,同时向左右席施礼。

    厅内采声掌声,如雷响起。

    她们没有立即离开,排在厅心处,任这些男人评头品足。

    吕不韦呵呵笑道:「人说天下绝色,莫过於越女,照我周游天下的经历,燕女一点不逊
色呢。」

    那批燕女可能真如吕不韦所说,都是黄花闺女,纷纷露出羞赧神色。

    田单以专家的身份道:「齐女多情,楚女善饰,燕柔赵娇,魏纤韩丰,多事者聊聊数
语,实道尽天下美女短长。」

    昌平君抗议道:「为何我秦女没有上榜。」

    李园笑语道:「秦女出名刁蛮,田相在此作客,故不敢说出来吧!不过得睹寡妇清的绝
世容色後,恐怕该有秦越绝色之定论,谁可与项大人家中娇娆和清寡妇相媲美呢。」话里言
间,终流露出神伤酸涩之意。

    管中邪插入道:「难怪昌平君有此抗议,据闻君上有妹名盈,不但剑术高明,还生得美
赛西子,换了我也要为好妹子大抱不平。」

    昌文君苦笑道:「不过秦女刁蛮一语,用在她身上却绝不为过。我两兄弟都不知吃尽她
多少苦头了。」

    这几句话一出,登时惹来哄堂大笑。

    项少龙愈来愈觉得管中邪这人不简单,说话得体,很容易争取到别人的好感,比之嚣魏
牟的只知以勇力胜人,又或连晋不可一世的骄傲自负,不知高明多少倍,难怪吕不韦选了他
来克制自己。

    吕不韦笑得喘着气道:「今趟太子丹送来的大礼,共有燕女百名,经我细心挑选後,剩
下眼前的二十八人,尽管你们闭目挑拣,都错不了,稍後我会派人送往各位府上。如今诸燕
女给本相国退下去。」

    诸女跪倒施礼後,瞬即退走。

    昌平君等至此才魂魄归位。

    吕不韦生性豪爽,对要笼络者出手大方,难怪他在咸阳势力日盛,胆敢害死庄襄王了。

    酒过三巡後,磬音再起。

    众人都大感奇怪,不知又有甚麽节目。

    忽然一朵红云飘进厅来,在滚动闪烁的剑影里,一位体态无限诱人的年轻佳丽,手舞双
剑,作出种种既是美观悦目,但又是难度极高的招式动作。

    她身穿黄白相杂的紧身武士服,却披上大红披风,威风凛然,甫进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
眼光。

    披风像火焰般燃烧闪动,使她宛若天上下凡的女战神,演尽了女性的娇媚和雌姿赳赳的
威风。

    剑光一圈一圈地由她一对纤手爆出来,充满了活力和动感,连项少龙也看呆了眼。

    管中邪双目透出迷醉之色,一瞬不瞬。

    这美人儿以剑护身,凌空弹起,连作了七次翻腾後,才在众人的喝采声中,再出重重剑
影,似欲退下时,忽移近项少龙和管中邪的一席前。

    在众人惊异莫名间,两把宝剑矫若游龙般,往项管两人画去。

    两人稳坐不动,眼也不霎一下,任由剑锋在鼻端前掠过。

    少女狠狠盯了项少龙一眼後,收剑施礼,旋风般去了。

    项少龙和管中邪对视一笑,均为对方的镇静和眼力生出警之心。

    众人的眼光全投往吕不韦,想知道这剑法既好,模样又美的俏娇娃究竟是何方神圣。

    吕不韦欣然道:「谁若能教我送出这野丫头,谁就要作我吕不韦的快婿了。」

    项少龙记起她临别时的不忿眼神,立时知她是谁。

    当然是被他拒婚的三小姐吕娘蓉了。

    宴罢回府,吕不韦已早一步送来三个燕女俏歌姬。

    项少龙与滕翼商量了一会,对荆俊道:「小俊可接受其中一个,但记紧要善待她,不准
视作奴婢。」

    荆俊喜出望外,不迭点头答应,项少龙尚未说完,他早溜了去着意挑拣。

    项少龙与滕翼对视苦笑,同时想起昌平君昌文君两人,以吕不韦这种手段,他们那能不
对他归心。

    项少龙向候命一旁的刘巢和蒲布道:「另两女分归你们所有,她们都是落难无依的人,
我要你们两人照顾她们一生一世,令她们幸福快乐。」

    刘巢两人自是喜出望外,如此质素的燕女,百不一见,她们应是侍候其他权贵,那轮得
到他们染指,只有项少龙这种主人,才会这样慷慨大方,自是感激不已。

    处置了燕女的事後,项滕两人坐下说话。

    滕翼道:「管中邪此人非常不简单,我看他很快便能打进最重英雄好汉的秦国军方里,
比起六国,秦人比较单纯,易被蒙骗。」

    项少龙叹道:「纵以我来说,明知他心怀不轨,仍忍不住有点欢喜他,今趟真是遇上对
手了。」

    滕翼道:「那莫傲才厉害,不露形,若非有图先点醒,谁想得到他在相府这麽有份量,
这种甘於敛藏的人,才最可怕。记着图管家约了你明天在凤凰桥密会,应有要事。」

    项少龙点头表示记住了,沉声道:「我要在田猎时,布局把这莫傲杀死。」

    滕翼皱眉道:「他定参与此会吗?」

    项少龙肯定地道:「那是认识咸阳王族大臣的最好机会,吕不韦还要借助他的眼力,对
各人作出评估,故此他会参与应是没有问题。而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莫傲仍不知已暴露了
底细。」

    滕翼道:「这事交由我办,首先我们要先对西郊原野作最精细的勘察和研究,荆族的人
最擅山林战术,只要能制做一个令莫傲落单的机会,便可布置得莫傲像被毒蛇咬死的样子,
那时吕不韦只可怨老天爷了。」

    项少龙大喜道:「这事全靠二哥了。」

    滕翼伤感地道:「难道二哥对倩公主她们没有感情吗?只要能为她们尽点心力,二哥才
可睡得安寝。」

    两人分头回房。

    乌廷芳等仍撑着眼皮子在候他回来,项宝儿则在奶娘服侍下熟睡了。

    项少龙劳碌了一天,身疲力累,田贞田凤侍候他更衣时,纪嫣然低声道:「清姊想见
你,明天你找个时间去拜候她好吗?她还希望我和廷芳致致三人,到她处小住几天哩!」

    项少龙耸肩道:「你们愿意便成了,只不过我不知明天能否抽出时间。」

    纪嫣然道:「你看着办吧!」

    另一边的乌廷芳道:「你看嫣然姐今天心情多麽好!」

    项少龙奇道:「发生了甚麽事?」

    愈发标致的赵致道:「她乾爹使人送来了一个精美的芭蕉型五弦琴,嫣然姐自是喜翻了
心儿哩!」

    项少龙喜道:「有邹先生的新消息吗?」

    纪嫣然欣然道:「乾爹到了巴蜀探访华阳夫人,见那里风光如画,留了下来,专心着作
他的《五德始终说》,以乾爹之学,那定是经世之作。」

    乌廷芳笑道:「我们项家的才女,何时才肯动笔着书呢?」

    纪嫣然横他一眼道:「以前我确有此意,但自遇到项少龙这命中克星後,发觉自以为是
的见解,比起他便像萤火和皓月之争,所以早死了这条心哩!要写书的应是他才对。」

    项少龙心叫惭愧,扯着娇妻,睡觉去了。

    那晚他梦到自己到了美得像仙境的巴蜀,同行的竟还有动人的寡妇清,在那里过着与世
无争的生活。

    转眼又梦到病得不似人形的赵雅、浑身冒汗醒来时,老天早大放光明。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