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两女相遇

    龙阳君走后。凤菲出奇地没找他说话,到吃过午膳,小屏儿才奉命来召他去相见。

    项少龙随在小屏儿身后,向内厅走去,多天不肯和他说话的小屏儿忽和颜悦色道:「原
来你是好男风而不爱女色,小屏儿死心了。」

    项少龙为之啼笑皆非,明知不该否认,却又不能不否认,叹了一口气道:「实情如何,
小屏姐终有一天会明白的。但我却有一事不明,小屏姐不是该与大小姐共进退吗?为何却好
像……好像……嘿!」

    小屏儿掩嘴笑道:「你是想说为何我好像很想找人来嫁的事吧?事实上我从没想过要嫁
给你,只是不满你不齿人家是人的样子。小姐常说女人的第一次最重要,定要找个懂怜香惜
玉之人的人才行。我当然不会离开小姐的,但在这事上小姐却予人家自由嘛。」

    项少龙心中一荡道:「若有了身孕怎办?」

    小屏儿俏脸微红道:「这个何用你来担心。团中人都懂得防避之法。唔,你对女人还有
兴趣吗?为何要问这羞人的事。」

    项少龙见她认定了自己好男色不好女色,暗忖今趟跳下黄河都冼不清,只好闭口不言。

    内厅一侧处摆满乐器。但除凤菲外,却是静悄无人,小屏儿退下后,项少龙在凤菲旁坐
下,道:「大小姐以前和石素芳碰过脸吗?」

    凤菲不大感兴趣的摇了摇头,道:「金成就是个人材,八面玲珑,颇受人尊敬,可悄我
遇不上这等人,否则现在就不用受你的气。」

    项少龙道:「大小姐余怒未消吗?」

    凤菲垂首娇笑道:「谁敢恼你这连龙阳君都肃然起敬的人呢?何况你欢喜时就把人又抱
又吻,恶起来便骂个不休,幸好现在凤菲再不用担心你会要人陪夜,否则就睡难安寝。」

    项少龙泄气道:「竟连你都那么想。」

    凤菲摇头道:「不,只是她们都那么想吧,幸月失望得哭着回房去,但我却知道你非是
不爱女色。至少我便亲身体会过。这样说只是气不过你那副可恨模样,故意挖苦你。」

    项少龙苦笑道:「你对我真好。」

    凤菲道:「现在我愈来愈摸不清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但龙阳君已保证你可绝对信赖。与
谈先生如出一辙,可知你信誉昭着,凤菲再不会三心两意了。很想听听你的计划。」

    项少龙淡淡道:「先安内再攘外。此乃不二法门。若大小姐能授我全权。我便会先对忖
张泉、沙立和他们的余党,只要能安然抵达咸阳,便大功告成。」

    凤菲凄然道:「你好像忘了吕不韦在咸阳的势力有多大。」

    项少龙故作惊讶道:「大小姐的情郎不是项少龙吗?吕不韦能奈他甚么吗?」

    凤菲知道说漏丁嘴,大窘道:「但他现在身处战场,最怕还未见到他,便先给吕不韦找
到。」

    项少龙心中好笑,故意耍她道:「造个没有问题,只要通知乌家。他们自会护着大小姐
的。」

    凤菲胀红着脸道:「万万不能,我和他的事没有人知道。唉,到时再说好吗?」

    项少龙放过了她,看看天色道:「石素芳该来了,我先到大门接她,小姐还有其他吩咐
吗?」

    凤菲道:「今晚有其他事吗?」

    项少龙摇头道:「今晚我要去拜访解子元。有甚么事呢?」

    凤菲道:「没事了,我本想你陪我去赴齐王和田单欢迎吕不韦的廷宴,让你可在旁看看
他,现在算了。」

    项少龙暗叫好险。自给龙阳君和李园认出来后。再没信心面对吕不韦。

    肖月潭提出易容建议时,并没有想过他会面对面的与这两人照脸。所以并不能怪他。

    凤菲大有情意地白了他一眼道:「今晚到人家卧房来好吗?人家还有很多事想请教你
呢。」

    项少龙知她开始信任自己。欣然去了。

    大步出大门,石素芳的车队来子。项少龙忙佝偻起身子,又把果核放到舌底,迎了上
去。

    神采依然的石素芳从容步下车来,项少龙和一众凤菲那边的人,自然而然被她绝世容色
所慑,躬身施礼,不敢平视。

    两个俏婢为她整理好披风后。石素芳才在金老大的陪伴下,来到项少龙身前。

    这美女不施脂粉,秀发集中顶部,然后编成一条短辫,下垂于脑后,有种说不出的轻盈
写意。与她一向独异的作风配合得天衣无缝。


    在御寒的披风中。她在襦衣上加上一件背心,两肩有裆,裆上施带。加上腰间各缀三条
腰带,形成明显的细腰,又强调了她的酥胸,使她更是绰约多姿。

    项少龙不由暗赞她聪明。

    若纯论美丽,恐怕只有纪嫣然、琴清又或李嫣嫣可堪与凤菲媲美。

    但石素芳利用自己独特的优点,立时显得并不比凤菲逊色。

    两女表面是友好相会,其实无可避免地暗中较量起来。

    石素芳显然认不出项少龙来,金老大介绍两人认识时。她只是礼貌的点点头。

    项少龙连忙在前引路。

    金老大踏前两步,和他并肩而行。道:「刚才我收到消息,沈兄曾独闯仲孙府,向他要
回被擒的手下,可是真有此事?」

    项少龙心想原来在临淄消息竟可传得这么快,答道:「只是一时侥悻罢了!」

    金老大登时对他刮目相看,竖起拇指道:「难怪凤小姐委沈兄以重任,不过仲孙龙此人
一向霸道,失了的面子定要讨回来。我看沈兄连佩剑都没有一把,待会我使人送来好了。若
趁手的话,就以之防身吧。你若推辞,就是不把当金成就是朋友。」

    项少龙笑道:「那我唯一选择就只有衷心致谢了。」

    石素芳悦耳的声音由后传来道:「仲孙龙之子仲孙玄华乃忘忧先生曹秋道最得意的四名
弟子之一,沈先生小心啊。」

    金老大亦苦口婆心道:「我虽不知沈兄剑法如何,不过此人在临淄确是未逢敌手。与田
单旗下的第一剑手旦楚齐名。沈兄遇上他时,若觉没有把握,可弃剑认输,稷下剑手极重声
名,不会对认输的人出手的,嘿,交浅言深,沈兄勿要怪我。」

    项少龙生出好感。点头道:「兄弟感激还来不及,怎会怪你呢?」

    背后的石素芳讶道:「想不到沈先生胸襟如此广阔,竟一点不因金爷认为你比不上仲孙
玄华而不高兴。」

    项少龙心中微懔。岔开话题道:「稷下多名剑,除这两人外,该还有很多出类拔萃之辈
吧。」

    金老大道:「善剑的人多不胜数,但能称出类拔萃者,不过数人而已。像麻承甲和闵廷
章均极负盛名,专爱找人比试,沈兄昨夜露了一手,说不定会惹来麻烦。」

    石素芳柔声道:「给他们天大胆子,都不敢闯到这里来生事。但假若沈先生到外面去,
便难保他们不来挑惹。」

    项少龙道:「多谢小姐指点。」

    此时已抵凤菲所居的主楼阶梯前,凤菲出门相迎,两女打了个照脸,都用神打量对方。
极细微处都不肯放过。

    凤菲娇笑道:「闻得石妹子艳名久矣,今天终能得会。」

    石素芳行了后辈之礼,迎上去拉着凤非的纤手道:「菲姐莫要抬举素芳。刚才见到菲姐
时,几疑为天人下凡哩!」

    凤菲发出银钤般的动人笑声,挽着石素芳步进厅堂。

    项少龙见金老大仍被凤菲的绝世容色震慑得呆若木鸡,推了他一记。他才懂得随项少龙
入厅。

    凤菲项少龙和石素芳金老大两组人分坐两边。小屏儿奉上香茗。

    项少龙忽然生出奇怪的感想。

    在某一程度上,吕不韦不择手段想要得到凤菲,实存着与项少龙比较之意。

    因为纪嫣然已是他项少龙的了,吕不韦追求琴清又告触礁,除非能得到凤菲,否则在这
方面就要被项少龙比了下去。实情是否如此。恐怕连吕不韦自己都不自觉。

    客气一番后。石素芳谦虚地道:「金爷有他想说的话。但素芳却是诚心来向菲姐请教,
如何才可若菲姐般颠倒众生呢?」

    凤菲明知她是谦虚之语。因为石素芳正是另一个颠倒众生的名妓,但仍感受用,和颜悦
色道:「妹子不要抬举凤菲才学,我们这些卖艺者,不外「妙舞清歌、皓齿明眸、因人献
艺、拿手绝活」十六个字,虽谨记我们既是歌舞的创造者,也是文化的传播者。」

    石素芳欣然道:「这十六字真言,素芳愿闻其详。」

    凤菲美目转到项少龙身上,淡淡道:「不若由沈执事代我解说吧!」

    石素芳和金老大都难掩讶色,一向心高气傲的凤菲,怎会让一个下人来代她说话呢?项
少龙当然知道凤菲是考较他,却是心中叫苦。现在他舌底多了一粒果核,只要一开嘴,立会
使凤菲这聪明女发觉自己怕石素芳认出他的声音来,若还不生疑,就是怪事。只好道:「我
刚才咬损了舌头。不便说话,还是大小姐……嘿!」见到三人无不瞪大眼睛看他,只好收
口,尴尬的摊了摊手。

    见到他耸肩摊手的潇洒动作,石素芳泛起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仍未想到眼前此人是
项少龙,只奇道:「原来沈先生也是行家,有机会倒要请教。」

    金老大笑道:「我也给大小姐引出兴趣来哩。」

    凤菲狠狠盯了项少龙一眼后,油然道:「妙舞清歌。皓齿明眸。指的不过是色艺两事。
两者合而为「风致」。以闲静温雅为理想。才能使人入迷*C米硬灰冀先思*
嘛,你自己便是个中能手啊!」

    石素芳摇头道:「菲姐万勿谦让,我们三大名姬中,论色艺才情,见者无不推菲姐为
首,可见早有公论,故闻得菲姐要退隐田园,怎都要来拜会菲姐。恭聆清诲。」

    金老大道:「敢问大小姐因人献艺,拿手绝活又作何解?」

    项少龙看看凤菲,又瞧石素芳,饱食秀色,毫不觉累,还但愿时间愈长愈好。

    想不到极难相与的三绝女石索芳,在凤菲面前表现得这么虚心,若不是真想偷师,就是
别有居心。

    不过凤菲也是厉害之极。石素芳想从她身上沾便宜。绝非易事。

    凤菲淡淡道:「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审美趣味。若演出于宫廷,当以喜庆吉祥为主;
文墨之士,则偏爱清幽的格调,悠深缠绵的情思;但观者只是普通大众时,就必须沉重热烈
的气氛,加强悲欢离合的渲染,才能激起观者的情绪。」

    金老大击几叹道:「只这几句话,素芳便受用不尽。」

    石素芳欣然道:「拿手绝活当如菲姐般。建立起自己个人的手法格调,任人怎么学都只
形似而神非。」

    项少龙想起凤菲离经叛道,独树一格的唱功。不由心中举手同意。

    凤菲不以他们的赞美为荣般淡淡道:「闲话说过,金老大今趟偕妹子来,究竟有甚么可
指点凤菲之处?」

    金老大肃容道:「不知大小姐有否听过以风流着称叫齐雨的名公子呢?」

    凤非皱眉道:「略有耳闻,听说此人是公卿之后。凭着一张俊脸和三寸不烂之舌,迷倒
了无数可怜女子,不知老大为何忽然提起此人。」

    项少龙听到齐雨,想起当初赵穆透过他迷倒赵雅。如今伊人已逝。先是心中一痛;按着
见凤菲说「三寸不烂之舌」一时粉脸微红。知她想到自己,又是心中一荡。

    两种不能相容的感受纷至沓来。教他真不知是何滋味。

    金老大续道:「此人现在与某宫女兰宫媛打得火热,前两晚在这里最大的青楼倚雅院酒
醉后还大发狂言。说今趟兰宫媛必可盖过大小姐的光芒。且使大小姐饮恨收埸,言语奇
怪。」

    凤非在这种情况下显示出她的修养脸上仍是平静无波,只是露出深思的神色。

    石素芳柔声道:「我们不禁为菲姐担心起来,他的话只提菲姐而不说素芳,似乎正进行
某种阴谋。且更似成功在望,教人奇怪。」

    项少龙听得大为懔然。猜到是与曲谱泄出一事有关,但照理歌谱该仍在董淑贞手上,齐
雨怎能这么有把握呢?。愈想愈是不妥,那还有心情坐下去,长身而起。

    三人均讶然瞧来。

    项少龙告了个罪,便迳自离开去找董淑贞,这美女正在房中休息,项少龙直闯进去,遣
走婢女后,劈面道:「你秘密抄下的歌谱在哪里?」

    董淑贞不悦道:「你是否想动刑迫供?」

    项少龙压下怒火,坐下道:「齐雨公然声称可令大小姐饮恨收场,若非有歌谱在手,怎
敢出此狂言?」

    董淑贞脸色微变,接着坚定的摇头道:「歌谱仍在这里,唉:人家刚向秀贞要了回来。
正准备交你烧毁哩!」

    项少龙道:「那就立即拿出来吧!」

    董淑贞愤怒的瞪了他好一会,才移到一角的箱子前,取出一个竹筒子,发脾气的朝他掷
来。

    项少龙轻松接着,拔起塞盖。取出一卷帛卷。

    打开一看,立时色变。骇然道:「这上面为何半个字都没有?。」

    今次轮到董淑贞脸色剧变,凄惶挨了过来,大惊下呻吟道:「天,谁人把歌谱掉了包
呢?」

    项少龙的心直沉下去,除非凤菲能在表演前这十天内另创新谱,否则就只能够在人后重
唱旧曲,自是大为失色,因这新谱是专为贺齐王之寿而作。董淑贞脸如死灰地颤声道:「这
是没有可能的。秀贞和我都非常小心。」

    项少龙叹道:「现在唯有向大小姐坦白说出来。看看有没有补救办法。」

    董淑贞扑入他怀里,浑身抖颤道:「沈良救我!」

    董淑贞和祝秀贞两女跪在凤菲身前,垂头丧气有若死囚。但到现在仍不明白给谁以偷龙
转风的手法。盗去了歌谱。

    凤菲俏脸再无半丝血色,呕心沥血的创作给兰宫嫒据为己用,对她打击之大,可想而
知,造时她连处罚两女的心情都失去了。

    项少龙亦是一愁莫展,只好道:「只要大小姐能演头场,就不怕歌谱落在兰宫嫒手
上。」

    凤非摇头道:「早说好是我作压轴表演,何况此事由田单一下安排,有这阴谋存在,怎
容我们更改。」

    项少龙道:「大小姐可否另创歌谱呢?」

    凤菲苦笑道:「除非可在一天内想出来,否则连练习的时间也没有。如何能有精深的演
出,唉,内奸难防,不过凤菲也该负上责任。」

    董淑贞和祝秀贞闻言哭倒地上。

    项少龙不由对凤菲涌起敬意,这美女虽是自私了一点,但仍能在这种情况下自省其身,
襟胸实异于常人。

    凤菲朝项少龙瞧来,眼中射出绝望的神色。语气却出奇的平静道:「献丑不若藏拙,我
曾答应会以新歌贺寿,怎地无颜以旧曲新词交差,看来只好装病辞演一法了。」

    项少龙忽然虎躯猛颤,双目放光,沉声道:「我尝试作一曲,假若我把调子哼出来,不
知能否刺激大小姐的灵思,改成适合的歌谱呢?」

    事实上他那懂作曲,只不过在二十一世纪时,常到卡拉OK唱歌。有十来首特别滚瓜烂
熟,希望能在这山穷水尽的时刻拿出来充数。

    这些曲子与古调虽截然不同,但落在凤菲这古代的音乐天才手上,自能编成这时代的出
色音乐。

    凤非道:「清唱来听听。」

    项少龙苦笑道:「我只懂哼,不懂唱。」

    凤非显然并不把他作的曲放在心上,没好气的道:「那就哼来听吧,唉,又说咬破了舌
头,现在说话不知多么流利。」

    项少龙那有闲心理和她算旧账,拣了苜当时最流行的《我不能离开他》哼了起来。

    他的哼声确令人不敢恭维,但旋律仍大致没有走样。

    起始几句时,凤非仍不以为意,但到项少龙尴尬地哼至一半时,她已由动容变为惊讶,
连董淑贞两女都收了哭声。不能置信的目瞪着他。

    一曲哼罢,项少龙手足无措,老脸通红道:「怎么样?」

    凤菲呆若木鸡的瞧了他好一会,才吁出一口气道:「你这人总能教人惊异,这么怪的调
子我还是初次得闻,不过却非常悦耳,只是调子太哀伤,不适合那欢乐的气氛。」

    项少龙急道:「我还作有另一曲。」

    凤菲一呆道:「你不足说只作过一曲吗?」

    项少龙只好道:「刚才我是乱说,事实上我作了十多首曲。」

    凤菲动容点头,似记起某事般转向两女喝道:「还不给我滚出去。」

    两女慌忙离开。临走时看项少龙的眼光,可令任何男人陶醉上几年。

    项少龙又拣了首轻快的《海军进行曲》哼了出来。

    凤菲听罢长身而起,投入他怀里,把他搂个结实道:「就算你想要凤菲的身体,凤菲也
会立即献给你,只求你把所作的歌曲全部哼出来,今趟我要兰宫嫒这贱人败得口服心服。」

    项少龙离开凤菲的大楼时。就像发了一场梦。

    他当然不会乘人之危占有有凤菲。但却清楚知道凭着这十来首歌把凤菲的芳心征服了。

    这并非说凤菲就这么爱上了他。而是凤菲对他就像他对李牧的心服口服。

    项少龙虽感惭傀,要助凤菲打败兰宫嫒的热情却盖过了一切。

    刚离开主楼的花园,就给董淑贞两女截着。

    项少龙想起解子元的约会,好言安慰了她们,又要她们莫要惊扰正努力编曲的凤菲后,
道:「你们最好想想有谁知道你们歌谱的藏处,此人必须要揪出来。」

    祝秀贞道:「此事惟有张泉晓得,但他若要到我房来,必不能避过我的耳目。」

    项少龙道:「他只要收买你们的侍女,不就可轻易办到吗?」

    祝秀贞露出惭愧的神色,项少龙乘机告退,来到大厅,金老大答应赠他的剑刚刚送到,
项少龙拔剑一瞧,虽及不上血浪,但剑质上佳,剑身沉重,颇合他意,不由对金老大更生好
感。

    肖月潭说得不错,金老人确是有豪气的人。

    安排了把凤菲今晚的约会推掉后,项少龙加盖衣帽,离开听松院。

    雨雪飘飞下。街道行人稀疏。

    想想都觉好笑,难怪人人觉得自己深不可测,智计才艺层出不穷,皆因有二千多年的文
化遗产在撑他的腰。

    今晚自己若要对凤菲动口动手,沾点便宜。保证她会「逆来顺受」只不过自己当然不肯
这么做。

    沾沾便宜当然是快事,但玩出火来,夺人所爱。就非是他所想见,像现在般与诸女保持
亲密但没有肉欲的关系,反是更有一番动人滋味。

    当初兵败逃亡时,那想得到会有今天的日子。

    凤菲再次排演歌舞时,实须做点保密的工作,以免珍贵的知识产权再被盗版,虽然他也
是盗版别人的版权。但却不产生利益冲突的问题。

    因为在二十一世纪时。所有古曲都散失了。

    而想深一层,就算兰宫媛再得到新曲。亦来不及练习,即使凤菲她们以新谱唱回原曲,
兰宫媛亦只能徒呼奈何。

    想到这里时,后方蹄声骤响。

    他本不以为意,但当蹄声到了离他十多步时一停下来。他立即生出警觉之心。

    矛尖震荡的声音随即响起。

    他的手握到金老大新送的长剑把手处,收摄心神。

    来人只是单枪匹马,但只听马蹄的节奏,便知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战士。

    项少龙嘴角抹过一丝笑意,头也不回,放慢脚步,从容自若的在雨雪*新蕉*
行。

    金老大警告过的挑战,终于发生。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