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翻手为云

    大队人马由东门开出,在草原斜晖的衬托下,壮观非常。

    项少龙和滕翼亲自领队,出城後朝消息里项少龙出现十五里外的打石村而去。

    这批近五千人的城卫,只是作个幌子,到了有林木遮掩行藏的地方,便会驻守各处,入
黑後再绕到指定地点,由乌果指挥伏击由南门入城的齐军。

    项少龙和滕翼等则掉头潜返城里,在暗里操持大局。

    他们躲在宗卷室内,听取雪片般飞来的情报。

    太阳缓缓降入古城外苍茫的大地之下,邯郸城灯光处,一切如常。

    项少龙出现的消息传到孝成耳内时,他立即依计行事,命赵明雄往指挥所代替项少龙负
责城防,禁卫军则在成胥指挥下实施全城戒严,人人均知孝成对项少龙已是惊弓之鸟,没有
人怀疑孝成是将计就计,另有目的。

    由这刻起,赵穆对外的联络完全被截断了,无论赵明雄等人发生了甚麽事,他都不会知
道。

    赵明雄不虞有诈,领著百多名亲卫,来到指挥所,当他进入大堂时,忽地发觉所有随从
均被截在门外,大门「砰」的一声在身後关上。

    赵明雄愕然巳喝道:「甚麽事?」

    旁边的卫士一拥而上,十多枝长矛抵在他身上各处要害。

    外面传来弩弓发射声和惨叫声。

    项少龙、滕翼两人悠然由侧门步出,来到他面前。

    赵明雄脸上血色立时退尽,怒道:「董将军!这是怎麽搅的,下属并没有犯错。」

    滕翼冷道:「与赵穆勾结齐人,密谋作反,这算不算犯错?」

    赵明雄脸色更加难看了,颤声道:「你们莫要诬害我!」

    项少龙好整以暇道:「你的官署下面新建成了一条宏伟的地道,赵明雄你不会说不知道
吧!」

    赵明雄想起家中的娇妻爱儿,两腿一软,跪了下来。

    滕翼最鄙视没有骨气的人,冷喝道:「把他绑起来!」

    四周的精英兵团员揶开长矛,一拥而上,把他绑个结实。

    项少龙来到跪在地上的赵明雄前,冷然道:「若你肯乖乖和本城守合作,我便放你一条
生路,送你与家人逃出城外。若我有一字虚言,教董马痴不得好死。」

    赵明雄剧震抬头,不能相信听到的话般看著跟前这凛若天神降世的大汉。

    滕翼道:「但你须把与赵穆通讯的方法交待清楚,只要我们发觉所言属实,立即让你由
东门逃出城外,还赠予粮食马匹和通行证件,人来!给我开门。」

    大门绦开,赵明雄的家人婢仆男女老幼百多人,被押了进来,人人神色仓皇,最妙是都
换上远行装束,背著大小包袱。

    赵明雄最激动地道:「大恩不言谢,小人服了,无论董城守有任何吩咐,小人无不遵
从。」

    项少龙知道心理攻势奏效,道:「立即放了赵兄!」

    绑著赵明雄的索子立被割断。

    赵明雄站起来时,滕翼笑道:「先把赵夫人、公子等送上马车,护往城外密林处。不得
无礼,以免惊吓了夫人。」

    众卫一声应诺,把赵家的人押了出去。

    项少龙取出准备妥当的通行证件,交到赵明雄手上,诚恳地道:「这几天邯郸自顾不
暇,只要赵兄连夜赶程,离开赵境,定可安渡余年,赵兄也不用本人教你怎麽办了吧!」

    赵明雄感激零涕道:「小人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项少龙和滕翼对视一笑,有深悉赵穆阴谋的赵明雄全心全意合作,那还怕赵穆和齐人不
掉到他们精心布下的陷阱里去。

    赵门雄在项少龙等人的挟持下,来到北门兵卫所,把与他同谋的兵将近百人全召到座
前,宣布了改向项少龙效忠。

    这些人那还不知事败,跪满地上,叩头请罪。

    项少龙道:「若尔等能带罪立功,只要本城守不向大王说出来,谁都不知你们意图谋
反,但必须绝对听从本人之命,否则不但人头不保,更祸及家人亲族。」

    众人忙连称效命。

    一路行来北门时,赵明雄巳把整个计划和盘托出,现在控制了北门,可说更是胜券在
握。

    这批叛将均知家人全落到项少龙手内,又见他们人人士气如虹,计划周详,均知大势巳
去,谁还敢不乖乖合作,在赵明雄的吩咐下,分头办事去了。

    项少龙请滕翼留守北城,领著纪嫣然、善柔和清一把的精兵团团员近百人,离开北门,
押著赵明雄走上邯郸大战前气氛紧张的寂静街道上。

    才转入另一条长街,荆俊领著百多人迎头驰来。

    两队人马在街心会合。

    荆俊兴奋地道:「甘竹、李明、赵令三人均被成胥率领禁军擒下,现在全城均在我们掌
握里。」

    这正是项少龙和胜翼聪明之处,若把所有事情均揽到身上,说不定会惹起孝成的疑惧,
但若把任务分了一半去给其他禁卫负责,孝成便少了这个忧虑。

    赵明雄见他们著著领先,不禁心中後悔,他所以肯为赵穆卖命,故然因心恨项少龙抢了
他城守之位,更重要是认为赵穆的阴谋万无一失,岂知竟一败涂地至此。

    项少龙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现在本城守会使人护送赵兄出城与家人会合,当第一
枝讯号火箭冲上天空时,我的人自会放赵兄离去。」

    赵明雄羞惭地道:「不能在董将军帐下用命,实是赵明雄一生人最大的遗憾。」

    项少龙亲切地一拍他肩头,微笑道:「赵兄保重了,一路顺风。」

    策马而行。

    纪嫣然追在他旁,心悦诚服地道:「董将军的奇谋妙计,令嫣然大开眼界,钦佩不
巳。」

    另一边的善柔嘟起小嘴道:「这人不过有点鬼门道,嫣然那须佩服得他五体投地的样
儿。」

    项少龙与纪嫣然交换了深情的一瞥,会心而笑。

    在风灯的映照下,古城的长街一片肃杀气氛,只有蹄落的清音,使人觉得份外有种夜深
诡秘的感觉。

    两美陪侍在侧,更使项少龙感到眼前一切如梦似幻,当日初到邯郸时,那曾想过邯郸竟
会全落到他的指掌里,由他决定这美丽古城的命运。

    不由又想起二十一世纪的「过去」,神思迷惘间,足音把他惊醒过来。

    赵霸由暗影处大步走出向他打招呼。

    项少龙跃下马来,笑道:「馆主你好!」

    纪嫣然怕给他认了出来,欣然道:「一切布置妥当,侯府巳被重重围困,保证半个人都
走不出来。」

    项少龙道:「进攻侯府的事,交由馆主全权负责,当第一枝讯号火箭在城北射上天上
时,赵穆的人将会倾巢而出,与齐人分头攻打王宫,那时才给与迎头痛击。但无论形势如何
发展,未见我发出约定的火箭讯号,亦切勿攻打侯府,因为我奉有大王之命,要亲身潜入府
内,生擒赵穆这个奸贼。」

    赵霸知道自己成了总指挥,等若项少龙把功劳塞入他手里,大喜应命。

    项少龙道:「今夜的口令由『秦人必败』改作『吾王万岁』,切勿放过敌人,好了!时
间差不多了,让我们带起标记。」

    打个手势,手下们由怀中取出准备好的红布,扎在右臂处。

    赵霸亦照办无误後,欣然去了。

    项少龙等步行来至可远眺侯府的地方,此时三千城卫里的精锐,加上赵霸的数百手下,
全进入了蓄势以待的战略位置,把侯府重重围困,主力则摆在通往王宫的街道上。

    人人均在右臂缠上红布,以资识别敌我。

    项少龙心中叹道:「今趟看你赵穆能飞到那里去。」

    雄心陡奋,下令道:「小俊!」

    荆俊躬身道:「城守请吩咐!」

    项少龙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去吧!」

    荆俊一声应诺,领著十多精兵团团员去了。

    这时赵霸亦安排妥当,来到他身旁细议,吓得纪嫣然只好躲进了人堆里去。

    赵霸得意道:「我们准备好了两架攻城车,保证几下子便可撞破赵穆的围墙,那时他们
想死都办不到了。」

    项少龙怕他求胜心切,再三叮嘱他要依讯号行事。

    赵霸这时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觉其烦,点头答应。

    个多时辰後,项少龙见时间差不多了,命赵霸紧守岗位後,领著其他精兵团团员,摸往
那晚和善柔潜入侯府,位於府外密林的水道入口处。

    荆俊等人正忙於把预备好了的沙包,抛入溪流里,堵截溪水,又把溪水引往别处,使不
能流进府内。

    项少龙想像著府内池水正不住降低的情况时,「砰!」的一声,只见城北处一支火箭直
冲上天,爆开一朵金黄的烟花,然後点点光雨洒了下来,在夜空里灿烂美丽之极。

    纪嫣然仰望著重归黑暗的夜空,吁出一口气道:「齐人的先头部队来了。」

    一阵异响,湿了半边身的蒲布由水道钻了出来。

    荆俊等忙把他拉了上来。

    蒲布道:「赵穆中计了,一点不知道外间发生了甚麽事。」

    项少龙问道:「他会否亲自率人进攻王宫呢?」

    蒲布不屑地道:「这胆少鬼怎敢亲身犯险,否则就不用缩在後宅处,那里有秘道可逃出
府外。」

    善柔道:「水道出口那边是否有人把守?」

    蒲布道:「所有人都集中到广场处,准备攻打王宫,现在池塘处完全没有人把守。」

    项少龙道:「各位兄弟情况如何?」

    荆俊过来递上乾衣,让蒲布换上,吓得两女忙转过身去。

    蒲布一边换衣,边道:「他们都知道怎样应变的了,最妙是赵穆把他们编成一组,由我
和刘巢指挥,进退均非常容易。」

    侯府内虽声息全无,但众人都知赵穆的大军巳经出动,步行往不远处的王宫,这批人均
换上禁卫的军服,定下了周详的进攻计略,若非早有防备,加上内应,成功的机会确是非常
之高。

    项少龙见溪水巳被阻截,露出河床,下令道:「进去吧!」

    荆俊苦候良久,闻言一马当先,钻了进去,其他团员亦鱼贯而入。

    蒲布看见人人身手敏捷,赞叹不巳。

    善柔娇哼一声,抢著去了。

    项少龙伸手搂著纪嫣然的蛮腰,笑语道:「纪才女有否想过要陪我项少龙钻水渠呢?」

    蒲布这时才知道这小兵是谁,借点月色目定口呆地盯著纪嫣然。

    这美女温柔应道:「上刀山落枪坑都没有问题,何况只是舒服地钻地洞。」

    项少龙默计时间,知道赵穆的人步进赵霸布下的天罗地网内时,刚好是他们全体潜进了
府内的时刻,松了一口气道:「该轮到我们了!」

    忽地城北方向杀声震天响起,不用说自是作成胥的禁卫军和滕翼的城卫正前後夹击著由
地道潜进来的齐人,只不知那些齐兵是否由旦楚率领,假若如此,田单今晚就要痛失爱将
了。

    今晚的行动,除擒拿赵穆外,他的精兵团都没有直接参战,能如此不损一兵一卒,活擒
赵穆回咸阳去,真是连自己亦始料不及。

    纪嫣然推了他一下,才醒觉过来,收拾心情,跳下河床去。

    纪嫣然和项少龙先後钻出了乾涸了的池塘时,众人早蓄势以待,弩箭都装到弩弓上去。

    刘巢等五十多名兄弟正恭候著他们,人人神情振奋。

    项少龙已成了天下著名的人物,能追随得如此良主,他们自是欢天喜地。

    善柔不耐烦地道:「快点!」

    项少龙正要说话时,王宫的方向传来喊杀之声,像潮浪般波荡著。

    长话短说,项少龙下令道:「不准杀害婢仆妇孺,蒲布领路,去吧!」

    蒲布拔出长剑,一马当先,领著项少龙往内府冲去。

    才转入穿过花园的长廊,牵著恶犬守在那里的十多名家将忽见来了这麽多人,骇然大惊
时,弩箭早雨点般洒去,人犬不留。

    百多人布成阵势,有如破竹般杀往赵穆藏身所在的内府。

    守卫猝不及防下,纷纷中箭倒地,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婢仆因奉赵穆之命,留在宿处,反使他们少了很多顾虑。

    他们见人便杀,行动又迅速之极,守在内府的二百多人被他们斩瓜切菜殷除掉。

    正在府内苦候胜利捷讯的赵穆仍不知危险巳至,见到一群如狼以虎的大汉在蒲布率领下
拥入厅内,惊惶失措站起来时,厅内的十多名亲卫巳在弩弓机括响声中,纷纷倒地,无一幸
免。

    赵穆慌忙拔剑,善柔仇人见面,份外眼红,窜了上去,乘他惊魂未定,以巧劲挑飞了他
的长剑,飞起一脚,把他踢翻地上。

    五、六名精兵团员扑了过去,把他绑个结实。

    「啪啪!」

    善柔赏了他两记耳光,戟指骂道:「奸贼认得本小姐是谁吗?我就是齐国善大夫之女,
记得你害得我家散人亡吗?」

    赵穆双颊现出鲜红的掌印,嘴角逸血,迷迷糊糊地看著善柔。

    项少龙移到他身前,欣然笑道:「侯爷别来无恙?」

    赵穆浑身剧震,狂怒道:「董匡你好!」

    项少龙淡淡道:「我并不是董匡!」

    赵穆「哎呀!」一声,又给善柔踢了一脚,狼狈之极。

    「王卓!我早知你是见利忘义的卑鄙之徒!」

    项少龙悠然一笑,用回本来的声音道:「我也不是王卓!」

    赵穆愕然盯著他,颤声道:「你是...」

    项少龙伸手撕下假面具,递给身旁的人,吩咐道:「依计行事。」

    赵穆见到他的真脸目,惨哼一声,再说不出话来。

    项少龙冷笑道:「当日你奸杀我项少龙的女人时,曾否想过有今朝一日呢?」

    荆俊上前,一拳抽在他肚皮上,痛得他跪了下来。

    纪嫣然在一角叫道:「找到地道的入口了。」

    项少龙向荆俊道:「你先行一步,探清楚没有问题後,我们才来。还不脱下面具。」

    「砰!」

    赵穆又中了善柔一脚,滚落地上,神情狰狞可怖。

    荆俊脱下面具,递给手下,领著十多人进入地道。

    项少龙拉著善柔,阻止她再毒打赵穆。

    善柔一声悲呼,扑入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项少龙明白她的心情,爱怜地抚著她香肩,向手下吩咐道:「将两块脸具找两个身形酷
肖我和俊爷的人戴上,然後放火把府焚烧,须小心守在墙外的敌人会回来动手。」

    手下们应命去了。

    善柔哭声渐止,低声道:「我想杀了赵穆。」

    项少龙呆若木鸡时,善柔噗哧笑道:「看你的样子,人家只是吓唬你来玩儿的。」一挣
离开了他的怀抱,脸红红有点因失态而尴尬。

    纪嫣然回到他旁,与他共同倾听王宫方面传来震天的厮杀声。

    刘巢等熟门熟路,不一会拿来大批柴草,堆放各处,只要火起,休想有人能闯进来又或
救火。

    此时荆俊派人来报,地道畅通无阻。

    项少龙哈哈一笑,命人先把赵穆的口塞著,才把他运进地道里去。

    一声令下,众人把点燃了的火把抛到数十堆乾草木柴处,这时代的建筑物均以木材为
主,如若起火,大罗神仙都无术挽救。

    进入地道前,项少龙发出讯号火箭。

    赵霸攻打侯府的时间到了。

    当他们攻入府内时,会发觉内府全陷进火海里,事後会搜出数百具尸体,难以辨认是否
有赵穆在内。

    又或从尸首中找出似是董匡和小俊的尸体,误以为他们被困火场,故与赵穆同归於尽。

    至於为何火势会如此一发不可收拾,当然是赵穆在府内预先放置柴草,作反不成,就自
焚而死,那知却祸及他董匡和手下们,以致一个不留。

    邯郸上下都会怀念他,但不是项少龙,而是叱吒一时的马痴董匡。

    假若有一天赵人知道真的董匡仍在楚国,怕他们都不肯相信。

    至於滕翼,亦会借替身扮成战死沙场的样子,除非有人敢对尸体不敬,硬去扯那替身的
面皮,否则永不会被揭破真相。地道的出口在附近另一无人宅院的後园处,众人兴兴头头地
依著早先定下的路线,避过了城北和王宫外的两个战场,神不知鬼不觉来至北门处。

    滕翼领著数十兄弟在城门处接应他们,见到擒来赵穆,笑道:「侯爷真有心,还有闲来
探望我们。」

    领著众人,上马直出城门,还向守城的将领道:「你们守稳城门,我带人出去搜捕敌
人。」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放蹄驰进广阔的草原里。

    天上繁星广布,令人胸怀开朗,只有高声狂啸,才能泄出心中舒快之情。

    出了平原,众人望西而去,正是秦国的方向。

    走了五、六里路,项少龙登上了一个隆起的小丘,回头望往邯郸的方向。

    城内多处起火,染红了半边天。

    此时蹄声响起,乌卓和乌果领著余下的数十名兄弟,及时赶来与他们会合。

    见到像粽子般被绑紧在一匹马上的赵穆,都欢声雷动。

    项少龙与众人对视一笑,扬声道:「人聚齐了没有!」

    各人均欢报安全赶至。

    项少龙大笑道:「那就让我们回家吧!」

    马鞭扬起,轻轻抽在马屁般上。

    战马应鞭奔下山丘。

    两人亦齐声呼啸,策马狂追。

    人马迅速没入美丽星夜覆盖下的原野里。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