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精心布置

    回到指挥所,见不到滕翼,却见到正等他的龙阳君,两人巳异常熟络,不再客套,支开
手下後,龙阳君道:「现在我安心了,我王派了一师五千人的精兵,由奴家的心腹大将魏柏
年率领,今晚应可到达番吾,明天可与奴家回魏的队伍会合,再不怕田单和李园弄鬼了。」

    项少龙道:「有一事想请君上帮忙……」

    龙阳君欣然道:「董兄请吩咐,奴家必尽力而为。」

    项少龙道:「请君上照拂著雅夫人,让她可安然回来。」

    龙阳君一呆道:「董兄不是真的爱上了她吧!」

    项少龙淡然道:「我也弄不清楚,不过一夜夫妻百夜恩,她表示了甘心从董某人,我自
然不想她有任何不幸。」

    龙阳君似嗔似怨地横他一眼,幽幽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董兄放心吧!只要有这句
话,奴家怎也护著她。,保她安然无恙。」

    再叹道:「董兄却怎样应付田单、李园和赵穆呢?」

    项少龙微笑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董某自会尽力而为。」

    龙阳君蹙眉不乐道:「奴家知道很难劝将军放下邯郸的事不理,但不要忘记奴家的提
议,若知事不可为,立即逃来我国,奴家会打点边防守将,教他们接应你的。」

    项少龙有点感动,道了谢意。

    这美丽的男人话题一转道:「董兄是否想立个大功呢?照我猜想,纪材女今次只是借回
魏奔丧为名,实则是去和项少龙会合。奴家今趟自身难保,又要陪雅夫人回魏,实在没有能
力和闲暇去理她了。」

    项少龙心中一动道:「君上是否知道严平此人。」

    龙阳君道:「你说的是墨门钜子严平吧!奴家不但认识他,还颇有点交情,此人精於兵
法,是个难得的人材,只是生性高傲,很难相处。」

    这麽一说,项少龙立知严平是龙阳君招揽的目标之一,可见魏人亦对赵国有著野心。微
笑道:「君上可否把对项少龙和纪材女的想法,设法泄露给严平知晓。这人与项少龙有深仇
大恨,必然会不顾一切追蹑著好对付项少龙,那我就不用分神来办这件事了。」

    龙阳君笑道:「你不但不用分神,还可大幅削弱赵穆的实力哩!」

    项少龙给他戳穿了心意,尴尬笑道:「真的很难瞒过君上呢!」

    龙阳君欣然道:「此事包在奴家身上,我还可夸大其词,好帮上董兄这个小忙。唉!此
刻一别,不知还否有再见董兄之日。」

    项少龙洒然道:「明天的事,谁都不会知道,人生不外区区数十年光景,只要我和君上
曾有著过命的交情,其他的都不用斤斤计较了。」

    龙阳君欣然起立,笑道:「董兄确是非凡人物,想法与众不同。」

    项少龙把他直送出门外,刚回所来,赵霸便来了。

    客套两句後,赵霸道:「大王密令赵某来见将军,听候将军差遣。」

    项少龙暗喜孝成果然合作非常,肯依计行事。谦虚一番,把赵霸捧上半天,待他飘飘然
时,才道:「鄙人今趟与馆主说的话,乃最高机密,馆主千万勿透露与任何人知道,尤其是
郭纵,馆主当明白郭先生和李园的关系吧!」

    赵霸露出忿然之色道:「老郭真是糊涂,竟要与李园这人面兽心的小贼搭上姻亲的关
系,气得我这些日来都没有见他,将军放心好了。」

    项少龙道:「今次请馆主帮忙,皆因赵穆暗里勾结田单李园,阴谋不利於大王……」

    赵霸色变道:「甚麽!田单和李园竟如此斗胆?」

    项少龙道:「我奉有大王之命,不能说出详情,不知馆主的武士行会里,有多少身手高
强,且忠心方面又绝无疑问的人可用呢?」

    赵霸拍胸道:「精挑五、六百人出来绝无问题,是否要攻打赵侯府?」

    项少龙道:「这要看情况而定,馆主可否找个藉口,例如以操演为名,明天把这批精兵
秘密集中到赵雅的夫人府内,进府之後,便不准任何人离开,以免泄漏消息。」

    赵霸本身乃好勇斗狠的人,兴奋地答应了,商量一番後,才欣然离去。

    此时已是初更时分,项少龙正犹豫著应否回府休息时,滕翼回来了,轻松地道:「幸好
得到那张名单,否则就危险极了,原来守南门的两个裨将甘竹和李明均是赵穆的人,赵明雄
故意把他们编到那里去,不用说都是存心不良。」

    项少龙虽看到名单上有这两个人,却不知他们驻守南门,抹了一把冷汗道:「赵穆确是
惯玩阴谋的专家,先让田单的人由地道潜了一批过来,等城内乱成一团时,再分别打开北门
和南门,迎入齐人,在那种情况下,由於敌人兵力集中,又有计划,赵人纵是多上几倍也发
挥不了作用,这计策确是狠辣之极。」

    滕翼笑道:「可是他仍非三弟对手,否则就不会有这批效忠书出现了。」一拍他肩头
道:「三弟先回去,这里由我应付好了。小俊率人到了城外监视齐人动静,三弟可放心陪伴
诸位娇妻。」

    项少龙道:「今仗我们至紧要保存实力,自己的兄弟只用来对付赵穆,二哥有没有方法
秘密集结一队精锐的城卫,驻进城内几个据点,好能在事发时大收奇兵之效呢?」

    滕翼道:「这全赖三弟手中的兵符了。刚才我找赵明雄商量人手调动的事,这小贼正中
下怀,作出了种种提议,二哥我也是正中下怀,照单全收。可知他定把属於他那方的人全集
中到北门和南门,反使我可毫无顾虑由其他地方抽调人手,现在我精选了近二千人出来,至
於老弱残兵,则用来骗赵穆用去看守齐人,好过在城内碍手碍脚。」

    两人对望一眼後,捧腹开怀大笑起来。

    回到家中,纪嫣然早领著田氏姊妹离开了。赵雅则和赵致回了夫人府,只有善柔撑著眼
皮子在苦候著他,见他回来怨道:「这麽晚才回来,人家有话和你说啊!」

    不知是否因眼困渴睡的关系,这刻的善柔特别娇痴。

    项少龙把她拦腰抱起,走进房去。

    尚未跨过门槛,善柔露出本色,一口咬在他肩头上。

    项少龙强忍痛楚,把她抛往榻上。

    善柔得意娇笑,翻滚到另一边,舒适地仰卧著,闭上了美目,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项少龙确须美女来舒缓拉紧了的神经,脱掉靴子,爬上善柔身上。

    她出奇地合作和热烈,让项少龙享尽温柔。

    云收雨歇後,两人相拥而眠。

    善柔低声道:「这是我们最後一晚的相处了,以後你再不须受善柔的气。」

    项少龙本疲极欲眠,闻言一震醒来,道:「原来你并非只是说说,竟真要和我分手」

    善柔叹道:「人家也很矛盾,但现在看情况田单老贼还气数未尽……」

    项少龙截断她道:「你若再冒险要去刺杀他,教我怎能放心。」

    善柔情深地道:「我会比以前更小心的了,绝不会白白送死。而且杀不了他便自尽,死
有甚麽大不了。」

    项少龙知他心意巳决,柔声道:「千万不要鲁莽逞强,若知事不可为,来咸阳找我吧!
你不想见善兰吗?」

    善柔吻他一口道:「知道了,长气鬼!你不和人家多欢好一趟吗?」

    项少龙苦笑道:「女王有命,臣子怎能不鞠躬尽瘁,死而後已。」

    天尚未亮,给善柔弄醒过来,嚷道:「快起来,你身为城守,也敢这麽懒惰?」

    项少龙知她因今天是「大日子」,兴奋过度,啼笑皆非下被她硬扯了起来。

    善柔扮作了他的亲卫,一本正经道:「今天本姑娘破例听你差遣,但怎也要跟定你的
了。」

    项少龙记起了请龙阳君骗严平的事,不敢怠慢,匆匆梳洗更衣,塞了点东西入肚,和乌
果等大队人马,赶回指挥所去。

    走到一半天色才天明,回到指挥所去。回到指挥所,滕翼正忙个不了,但看精神却非常
旺盛,不愧是个能捱世界的铁汉,教项少龙称奇不巳。

    滕翼看到善柔那认真的样儿,笑著逗了她两句,向项少龙报告了昨夜拟好的部署,道:
「今天我会由城外城内调出约三千人来,作我们克敌制胜的主力,我巳研究过敌人进退的路
线,保证可予他们迎头痛击,并杀他个措手不及,赵霸那批人更是有用,因为敌人绝想不到
我们有此一著。」

    项少龙道:「到时孝成会把一批五千人的禁军精锐交我们调遣,这样我们手上的实力肯
定可达万人之众,清理了叛党後,余下的城卫分作两组,一组负责城防和扼守处街道,另一
组则由诈作监视齐人改为镇守城外的区域,让田单知道我们准备充足,再不敢轻举妄动。」

    善柔忍不住道:「但我们怎样脱身呢?」

    项少龙故意戏耍她道:「你不是个只知听命行事的小兵吗?长官说话,那到你来插
嘴?」

    善柔气得嘟起小嘴,又狠狠盯了旁边正在偷笑的乌果,一副迟些本姑娘才找你这家伙算
账的恶模样。

    滕翼显是心情轻松,忍著笑道:「要脱身还不容易,就在攻打侯府一役里,我等全体轰
轰烈烈,与敌偕亡,不是甚麽都解决了吗?」

    善柔和乌果同时听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项少龙道:「今天第一件事是联络上蒲布,若没有他作内应,很多事都不易办妥。」

    滕翼答应後,项少龙才把严平的事说了出来。

    滕翼笑道:「上趟定是教训得他不够了,今次就教他全军覆没,顺便为元宗先生报
仇。」

    研究了些细节後,项少龙领著善柔,到王宫为龙阳君和赵雅赵致送行。

    宫内的保安更严密了,吉光见到他们,欣然迎上道:「大王和晶后正与龙阳君、雅夫
人、致姑娘和郭大夫共进早膳,吩咐若将军来了,立即去见。」

    项少龙向乌果善柔等打个眼色,著他们在外宫等候,自己则随吉光深进内宫。

    吉光低声警告他道:「成将军知道大王和将军有事瞒著他,非常不高兴,要小心他一
点。」

    项少龙心中一檩,暗忖忽视了他终是不妥,说不定会出岔子。

    说到底这小子虽然势利,仍不算是个坏人,想到这里,成胥在一批禁卫簇拥下,由长廊
另一端迎面走来。

    吉光乾咳一声,停止了说话。

    项少龙隔远便向成胥打招呼,对方勉强应了一声,项少龙巳来至他身前,向吉光打个眼
色後,朝惊异不定的成胥道:「成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

    成胥愕然点头,与他离开长廊,来到外面的御花园里。

    项少龙低声道:「叛党谋反在即,成将军有甚麽打算?」

    成胥冷笑道:「这事有董将军一手包办,末将有甚麽须担心的呢?」

    项少龙微笑道:「成将军言重了,董某有个提议,假若我们能紧密合作,化解了这个大
危机,无论在公在私,均有利无害,成将军以为如何?」

    成胥显然颇为意动,但想起眼前的处境,苦笑道:「现在我这禁卫统领有兵无权,事事
均要大王点头,董将军不若直接和大王商量好了。」

    项少龙道:「大王总不能自己披甲上阵,最後还不是要由成将军指挥大局,现在董某先
去谒见大王,然後再找将军商议。」

    接著叹了一口气道:「我董马痴终是不惯当官的人,此事一了,怎样也要向大王辞去城
守一职,好专心养马,若成将军能在此役立下大功,城守一职非将军莫属的了。」

    伸出手来,递向一面难以置信神色的成胥道:「若董某只是虚言,教我不得好死,祖先
亦要为此蒙羞。」

    想起当日两人同甘共苦的日子,眼中不由透露出诚恳的神色。

    成胥看得心中一震,猛地伸出手来,和他紧握在一起,羞惭地道:「董将军大人有大
量,末将…。。」

    项少龙与他紧握一下,才放开了他,拍拍他肩头,转头回到吉光处,挥手去了。

    成胥仍呆立在阳光里,不敢相信世间竟有这种不爱权势人物,心想难怪他叫马痴了。

    到了内宫,早膳刚完,孝成和晶后殷劝把龙阳君送往大队人马待著的广场。

    项少龙及时赶至,赵雅、赵致和晶王后对他美目深注,却是神色各异。

    晶王后多了几分温柔和情意,赵雅两女自是充满别绪离情。

    项少龙知此非密话时刻,来到孝成和龙阳前,行了大礼後,向龙阳君道别。

    龙阳君眼中的怨色绝不逊於两女,在孝成身的郭开堆起奸笑道:「董将军若出使大梁,
必是最受君上欢迎的贵宾了。」

    孝成显然不知道龙阳君和项少龙间的暖昧关系,闻言愕然朝项少龙望去。

    虽明知今晚後再不用见到孝成,但项少龙仍是给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扰攘一番後,龙阳君等登上马车,由升作了带兵卫的老朋友查元裕领著五百禁军护行,
到了城门处,会再与项少龙派出的一队城卫会合,才动程前往魏境,途中又有魏军接应,安
全上应没有问题。田单等更不会节外生枝,在这种关键时刻去对付龙阳君。

    登车前龙阳君觑了个空告诉他道:「今次严平定会中计,当我告诉他纪才女不肯同行
後,他便立即去了。」

    项少龙不敢多言,与赵雅两女依依惜别,正要离去时,给孝成召了到书斋商议,郭开则
被拒於齐外。

    等卫退往门外後,孝成道:「武城君一事果然不假,寡人把丽夫人召来严词询问,她终
於承认了武城君一个月前确曾秘密来过邯郸,逗留了几天才走了,不用说都是联络一些与他
关系密切的人。」

    项少龙不知丽夫人是谁,想来应是王亲国戚一类的人物。因与武城君关系良好,故卷入
这事里。

    孝成亲自印证了此事自是最好,想起成胥,顺口道:「大王现在一举一动,定为奸党密
切注视著,有甚麽风吹草动,也会惹起他们警觉,在这种情况下,成胥将军反变成一著奇
兵,若大王秘密下旨,授他部份指挥权力,便可与鄙人紧密合作,一举粉碎敌人阴谋。」

    孝成大感愕然道:「将军认为他不会坏事吗?」

    项少龙道:「至少我们可肯定他不是赵穆的人,否则赵穆就不会教我去陷害他。好让赵
令坐上他的位置,大王放心吧!成将军是个人材,那趟失职,实是非战之罪,说不定正是赵
穆把宫内秘密泄漏给信陵君的人知道,好令大王革去成将军之职。」

    孝成一想也是道理,使人召了成胥进来,训谕一番後,命他与项少龙紧密合作,若能立
功,重重有赏。

    成胥至此那还不感激零涕,三人仔细研究了今晚对付敌人的细节後,项少龙马不停蹄,
赶往纪嫣然寄居的刘宅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