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证据确凿

    项少龙匆匆返回指挥所,荆俊刚由城外赶回来,正与滕翼在议事厅密谈。滕翼一面凝
重,见到他回来道:「三弟先听小俊的报告吧!」

    项少龙本以为荆俊溜了去陪他那美丽可爱的小村姑,原来是辛勤工作,喜道:「让我看
小俊有甚麽成绩?」

    荆俊兴奋地掏出一卷帛图,摊开在几上,只见上面画著齐军布营的形势图,虽简陋一
点,但何处是高山,何处是丛林,均能人一目了然。

    滕翼玩味半晌後赞道:「旦楚不愧齐国名将,只看他依後面的高山,分两处高地扎营,
便知他确有真材实学。」指著中间主营後的瀑布道:「设营最紧要有水源,现在他们霸著源
头......」手往下移,来到三处营帐间的草原和丛林处续道:「又有草可供战马食用,若再
在树林中有适当布置,尽管军力比他们强上数倍,要攻陷他们仍是非常困难,营侧的乱石堆
作用更大,可攻可守,旦楚真不简单,我们万勿轻敌。」

    项少龙道:「有没有发现地道那类的东西?」

    荆俊得意地道:「这却没有,但我曾问过附近的猎民,他们说营後这座山叫背风山,刚
好挡著北方吹来的冷风,扎营处刚好有个深进山内的天然石洞,出口在山侧一个密林处,於
是我摸到那里一看,果然有齐人防守,难怪驻在附近的一些赵兵会毫无所觉了。」

    滕翼指著山侧的密林道:「是否指这里,你入林看过没有?」

    荆俊道:「正是这里,这片树林连绵十多里,直来到离邯郸城西北角五里远近,若不知
洞穴一事,给人来到城边都不会知道呢。」

    项少龙长身而起,道:「来!我们到城墙看看,这胜过在纸上谈兵吧。」

    三人登上北城墙哨楼时,守兵们都肃然致敬,负责这里的裨将陈式连忙赶来,听候吩
咐。

    项少龙装作若无其事地巡视一番,便找个藉口遣开陈式,低声向两人道:「若只靠内奸
开门迎入城内,终是有点不妥当,因为城卫中大部份均是忠心的人,兼且齐人在军力上始终
嫌薄弱了点,这样万多人挤著进来,既费时失事,若惹得城外的驻军来个内外来击,对齐军
更是不妙,所以齐人定有秘密潜进城内的方法,那时只要守稳几个战略据点,再攻入王宫,
邯郸城便在田单的控制之下了。」

    滕翼动容道:「三弟之言甚有道理,这麽强来,定将激起邯郸军民义愤,誓死抵抗时,
区区万多齐军亦不能讨好。」

    荆俊道:「若我是田单,便把手下扮成赵人,换上禁卫的服装,那时只要配合赵穆,推
说郭开成胥起兵叛变,再由赵穆和晶王后出镇著大局,那时孝成已死,三哥又是他们的人,
那还怕其他人不乖乖听话吗?」

    滕翼霍然动容。

    项少龙望著城外远处片片密林,淡淡道:「田单绝不会蠢得热心玉成赵穆和晶王后的好
事,更不会相信我这个董马痴、晶后太子。猝不及防下,城外的驻君又不能回防,他确有控
制大局的本领。军心散乱下,加上邯郸城卫占了一半是老弱残兵,根本没有顽抗之力。」

    滕翼皱眉道:「但他凭甚麽可长期占领邯郸呢?李牧回来肯放过他吗?」

    项少龙把对武城君的猜测说了出来,道:「出头的将是武城君,只须由他领著手下和齐
人假扮的赵军,充作勤王之师,干掉了赵穆还可振振有词,把杀死孝成晶后与太子的事一股
脑儿推在这奸贼身上。纵使李牧回来,但武城君早登上宝座,又有齐楚在背後撑腰,李牧亦
难有为。假若赵国内乱,田单出师有名,索性率大军来攻城掠地,那时廉颇又被燕人牵制
著,李牧独力难支下,亡赵绝非难事,田单将可完成梦想了。」

    夕阳西下,在辽阔的草林山岭上散射出千万道霞彩。

    滕翼呼出一口气道:「幸好我们猜出了其中的关键,否则必然一败涂地,到了地府仍不
知道是甚麽一回事。」回头指著城内一座建筑物道:「那是北城的城卫所,乃赵明雄的大本
营,若我所料不差,里面必有通往城外的地道,此不如由小俊负责,探清楚出入口的所
在。」又向项少龙道:「军符拿到手了没有?」

    项少龙一拍腰囊,欣然道:「军符诏书,全在这里,便让我们秘密调兵遣将,与田单赵
穆等一决雌雄,说不定他们今晚就会动手哩!」

    滕翼摇头道:「我看地道仍在日夜赶工中,尤其他们挖地道时必是小心翼翼,不敢弄出
任何声响,免致欲速不达,否则何须拖延时日,因为愈早日控制邯郸,便愈能应付李牧,所
以只要准确计算出地道完成的日子,将可把握到他们动手的时间了。」

    荆俊低声警告道:「小心!有人来了!」

    赵明雄的声音在身後登上城楼的石阶处传来道:「末将参见城守,不知城守此溃泻沃
龈滥兀俊*

    项少龙笑道:「大王刚把军符交予本人,重任在身,所以末将四处巡逻,尽管吩咐。」

    项少龙把这烫手的热煎堆交给了滕翼,闲聊两句後,与荆俊离开。

    下城後,荆俊趁黑去查地道的事,他则赶往韩闯处与晶后见面。

    现在双方均与时间竞赛著,谁能早一步布好陷阱,那一方便可得胜了。

    今次韩闯并没有把他带往内宅处,改由左侧穿过花园,经过了後园信陵君手下藏身的粮
仓,到了一间似是放置农具杂物的小屋前。

    韩闯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搭著他肩头道:「董将军进去自会明白一切。」

    木门倏地打了开来,里面灯光暗淡,人影幢幢。

    晶王后赫然在内,四周散布著她的亲卫和韩闯的心腹手下。

    在灯火照耀下,一个昏迷不醒,衣衫满是血污的人给著双手吊在屋中,头脸伤痕累累,
身体有被烧灼的痕迹,显是给人刚施过酷刑。

    晶王后头也不回,冷冷道:「除侯爷和董将军外,其他人给我退出去。」

    其他人纷纷离开。

    晶王后淡淡道:「董将军,你知他是谁吗?」

    项少龙移到她旁,摇头道:「这是甚麽人?」

    後面韩闯插入道:「他是武城君的家将,前天才到达邯郸,押送来一批供郭纵铸造兵器
的铜矿。」

    项少龙心中恍然,压下心中的怜悯,沉声道:「问出甚麽来了吗?」心脏不由霍霍狂
跳,假若此人矢口不认,那就糟透了。

    晶王后倏地叹道:「董将军说得不错,武城君这蠢材确不知自爱,勾结了田单,阴谋作
反。」

    项少龙暗中松了一口气,暗赞自己的运气。韩闯道:「起始时他还矢口否认,但他们却
诳他说有人亲眼在齐人营地里见到武城君,他才俯首招供。」

    项少龙刚放下了的心,又提上半天,皱眉道:「这样做不怕打草惊蛇吗?他还有其他随
从哩。」晶王后声音转柔,别过头来瞧著他,秀眸充盈著感激,轻轻道:「放心好了,我们
会安排得他们似是临阵退缩,不敢参加叛变,悄悄逃走了。董匡!本后以後应怎办哩?」

    韩闯道:「王姊和董将军先回内宅,这里的事由我处理好了。」

    项少龙知他是要杀人灭口,暗叹一声,陪著晶王后返回宅内去。

    到了上次会面的小厅,亲卫守在门外,还为他们关上了厅门。

    晶王后脸寒如水,到了厅心处站定。项少龙来到她身後,贴了上去,伸出有力的手,紧
搂在她小腹处。

    晶王后呻吟了一声,玉容解冻,软靠入他怀里幽幽道:「董匡!你会骗我吗?」

    项少龙体会出她的心境,先後两个男人,信陵君和赵穆都欺骗了她,使她对自己完全没
有了信心。

    其实武城君的事,赵穆都给蒙在鼓里,只是在这情况下,晶王后那能分办,只好信了项
少龙的谎话。

    晶王后表现出她女性柔弱的一面,轻轻道:「亲我吧!」

    项少龙那还客气,热吻後,晶王后似稍回复了平时的坚强,离开了他的怀抱,拉著他到
一角坐下,沉声道:「他们准备怎样对付我们母子呢?应否把这事告诉大王?」

    项少龙沉吟半晌,把复杂无比的事大约理出一个头绪後,摇头道:「若要告诉他,应在
向武城君这家将施刑之前,何况大王知否此事也没有分别。若有风声漏到赵穆处,更是有害
无利。惟今次计,就是先把握田单和赵穆的阴谋,觑准他们动手的时间,予他们迎头痛击,
一举把叛党清除。」

    晶王后垂下头去,轻轻道:「听你的语气,像很清楚人家和赵穆的关系似的。」

    项少龙探手过去,捉著她的柔荑,温柔地道:「甚麽事都不要多想了,晶后装作一切如
旧,与赵穆继续合作,其他的事就给我董匡去办好了。」

    晶王后担心地道:「你有把握应付田单吗?我未见过比他更阴沉厉害的人。若我是他,
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

    项少龙微笑道:「到这一刻,鄙人才感到晶后真的关心著我。」

    晶王后俏脸微红,横了他一眼站起来道:「我会通过吉光和你保持联系,他与赵穆和郭
开两方的人都没有关系,对太子最忠心,是个靠得住的人。」

    项少龙知她不宜久留,而自己是浑身欠闲,道:「我先走一步了,若赵穆有任何消息,
就算看似无关痛痒的事,最好也通知我一声。」

    晶王后把娇躯挨入他怀抱,柔声道:「否急欲得到那批效忠书的名单呢?说不定我有方
看到。给了个天赵作胆,现在尚不敢开罪我。」

    项少龙轻拥了她一下,亲了个嘴儿後道:「那我就更有把握了,你信任董匡吗?」

    晶王后微微点头。

    项少龙欣然去了,能否争取到晶王后到他这方来,实是成败的关键。

    还未回到指挥所,半路便给蒲布截著,随行的还有十多名侯府的武士,两人只能打个眼
色,便往见赵穆。

    项少龙心知肚明这两天内田单和赵穆必会动手,所以急於安排一切,只不知赵穆对自己
的信心留意,果发现有严平的人混杂在府卫里,这些人麻布葛衣,又赤著脚,非常易认。

    暗忖若非自己当上城守,又成了孝成的心腹,晶王后的半个情人,单凭手上的力量,正
硬碰确非赵穆对手,心中禁不住叫了声侥幸。

    赵穆亲自出迎,把他领入密室後,喜动颜色道:「孝成出了诏告,把另一半军符赐予
你,许你全权调动兵马,加强城防。」

    项少龙谦虚道:「全赖侯爷洪福齐天,鄙人幸不辱命。」

    赵穆道:「事不宜迟,李牧这几天便到,我们定要先发制人,否则会错失良机。」

    项少龙道:「全听侯爷指示。」

    赵穆嘴角掠过一丝阴冷的笑意,淡淡道:「郭开和成胥正密切地监视著你的一举一动,
希望能找到你痛却。。。。。。」

    项少龙故意道:「不若就由我对付他们,保证乾净利落,一个不留。」

    赵穆道:「我还有更重要的事须你去完成,我终信不过田单。」

    项少龙愕然道:「侯爷不是著打开城门,让齐人入城助阵吗?」

    赵穆道:「田单要我事成後把武城、观津、武遂、武恒、除州、扶柳六个大河之东的邑
割让给他,这条件怎能接受。所以我决定独力行事,有你肋我,没了田单亦不是问题。」

    这回连项少龙都弄不清楚这番话孰真孰假,皱眉道:「城卫里除去老弱孺,可用之兵只
在万人之众,还不是每个均肯为我们卖命,怎样才应付得了成胥的禁卫军呢?」

    赵穆道:「要弄死孝成,尽有各种方法,这方面由我负责。现在我要你借调动兵将之
便,把主力移往城外监视齐人,其他人我都信不过,你定要和龙善两人亲自负责此事。」

    项少龙心内冷笑,明白赵穆始终对自己不是推心置腹,扣是利用自己。点头道:「侯爷
吩咐,鄙人自然遵从,可是若我这样离城,定会惹人怀疑,城中的守兵又靠谁指挥呢?」

    赵穆笑道:「我早给氮找到借口,就是我会找人假扮项少龙在附近现身,那你便大条道
理追出去缉凶。况且只是一晚的事,天明时孝成早归天了。」

    顿了顿续道:「至於城内的事,即管交给那个赵明雄,他是赵雅和李牧的人,与郭开和
成胥的关系更不错。你们既到了城外,他自是可名正言顺暂代你的职责了,谁都不会为此怀
疑的。」

    项少龙暗叫厉害,若非知道赵明雄的真正身份,天探出齐人有秘密通道,说不定真会堕
进赵穆的陷阱中。

    这样看来,打开始赵穆便对自己不安好心,又或是自己做事的作风惹起对方的疑虑,这
奸贼一直只在利用他。

    赵穆再压低声音奸笑道:「孝成有事时若你不在场,你更不会被人怀疑了。」

    项少龙皱眉道:「你有把握控制晶王后吗?」

    赵穆点头赞道:「你的思虑确是精密,晶后为本身利益,不得不和我合作,毒杀孝成将
由她亲自下手,我则负责杀死郭开和成胥,换上我们的人,那时谁还敢与我赵穆作对。」

    敲门声响。

    赵穆不悦道:「谁敢在这时候来烦我。」

    项少龙道:「定是有急事要禀上侯爷的」过去把门拉开。

    赵穆的一名手下匆匆来到赵穆旁低声说了两句话,这奸贼愕然半晌,蓦地站起来道:
「一切依照我的话去做,董将军先回去吧!」

    项少龙离开侯府,仍是一头雾水,不知是葚麽事须赵穆要音即去应付。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