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浑身解数

    晶王后在御花园那幽静的小楼上接见他,赐他坐好後,项少龙道:「雅夫人告诉我,明
天要出使大梁,所以若要依计对付她,今晚是唯一的机会了。我只要找个藉口,便可到她的
夫人府去行事,晶后预备好证物了吗?」

    这赵国之后眼中闪过狠毒的神色,犹豫半晌後,才叹了一口气道:「算她走运,此事就
此作罢吧。」

    项少龙心中懔然,知道这贵妇和赵穆间必然存在隐密有效的联络方法,所以才这麽快知
道事情起了变化。

    心中正想著该如何点醒她关於武城君这个可能性时,晶王后凄然一叹道:「酒入愁肠化
作相思泪!今天我心里不断驰想著这动人的句子,甚麽都提不起劲来。」

    凭著各方面的资料,项少龙已可大约地勾画出一幅有关这赵国第一夫人的图画。

    她嫁入赵国为后,本是负有使三晋和平合一的使命。而她亦争气地为赵人生下了唯一的
太子。

    一切本应是美满圆好,可是问题出自孝成身上,因对男人的爱好冷落了她。

    晶王后绝非淫荡的女人,虽然孝成没暇管她,但她仍是规行矩步,过著宫廷寂寞的生
活。这类女人,往往一旦用情,比惯於勾三搭四的女人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使她动了真情的是信陵君。後者可能只是因利乘便,逢场作兴,又含有政治目的,不得
不敷衍她,他真正欢喜的却是赵雅,当晶王后发现了此事後,遭受到了直至此刻仍未能复元
过来的打击和创伤。

    而赵穆觑此良机,凭著孝成沉迷於各类游戏的方便,乘虚而入,借著各种药物,刺激起
她的春情,使她沉迷陷溺,自暴自弃,甘於为他所用。

    晶王后本身对孝成有很深的怨恨,加上她非是没有野心的人,种种利害和微妙的男女关
系,使她和赵穆私相勾结,同流合污。

    无可否认赵穆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对男对女均有一套,否则赵雅亦不在爱上自己之
馀,仍受不了他的引诱和挑逗。

    假设他项少龙能把晶王后争取过来,赵穆的唯一凭藉便没有了,要布局擒拿他亦容易得
多。想到这里,不由叹了一口气,要在这时代安然和快乐地生存,只有不择手段,无所不用
其极了。

    晶王后凝视著道:「你为甚麽叹气呢?」

    项少龙想到自己要不择手段的心事,一时意兴索然,颓然道:「我也不知道。」

    晶王后想到对方会如此答她,愕然道:「你倒坦白得很。」

    两人沉默下来,凝视顷刻後,晶王后有点抵敌不住他灼热的眼神,垂下头道:「你真的
肯听我的命令去诬害赵雅?你不是欢喜她吗?男人都爱她那种最懂在笫上逢迎讨好他们的女
人。」

    项少龙明白她的心态,行险道:「要董某去陷害无辜,本人实是屑为之。宁愿一剑把她
杀掉,落个乾净利落,顶多事後即逃出邯郸,以报答晶后提拔的恩情。」

    晶王后一震往他瞧来,凤目闪动著凌厉的神色,冷然道:「你敢不遵本后之命行事
吗?」

    项少龙以柔制刚,再叹一口气道:「我董匡这样把事业甚或生命都送了给晶后,晶后还
不满意吗?晶后和雅夫人间究竟有甚麽深仇大恨呢?」

    晶王后至脸一寒,怒道:「我和她之间的恩怨,那到你来过问。」

    见她不再指责自己抗命,项少龙知她已软化下来,此时是势成骑虎,若不以非常手段,
把她制服,後果如何,确是难料。只看赵雅便知这类长於深宫的女人是多麽难以测度,遽下
逐客令道:「若没有其他事,董将军给本后退下去吧!」

    项少龙站了起来,愤然走了两步,背著她道:「晶后知否大祸已迫在眉睫之前呢?」

    晶王后娇躯微颤,冷笑道:「董将军危言耸听,本后绝不饶你。」

    项少龙潇洒地一耸肩膊,毫不在乎道:「乎若是如此,请恕鄙人收回刚出口的话。由天
开始,董某人再不欠晶后任何东西了,晶后若要取鄙人之命,即管动手吧!」

    晶王后勃然大怒,霍地起立,娇喝道:「好胆!竟敢以这种态度和本后说话,信不信本
后立即遣人把你的舌头连根勾了出来。」

    项少龙倏地转身,即如寒电般瞪视著她,形相变得威猛无伦,回应道:「我董匡从不把
生死放在心上,亦非任人鱼肉之辈。我若要讨你欢心,昧著良心说几句伪话可是轻而易举。
但是董某骗谁都可以,却不想骗对我青睐有加的晶王后,才吐出肺腑之言。不想却只换来晶
后的不满。罢了!这城守不当也罢,初时还可以为可为晶后做点事,可惜事与愿违。我这便
往见大王,交出兵符,邯郸的事我再不想理了。」

    晶王后何曾给人这麽顶撞责怪,一时目定口呆,但看到他慷慨陈词的霸道气势,竟心中
一软,只紧绷著俏脸道:「好吧!看你这麽理直气壮,就把所谓肺腑之言说出来吧!本后在
洗耳恭聆。」

    项少龙心中暗喜,适可而止地颓然一叹道:「现在鄙人心灰意冷,甚麽都不想说了,晶
后唤人来吧!我绝不会反抗。」

    晶王后愕然片刻,离开几子,来到他身前,微仰俏脸细看了他好一会後,轻叹一口气
道:「为甚麽要对人家发那麽大脾气呢?就算你不顾自己的生死,亦应为随你来邯郸的族人
著想哩!以下犯上,大王都护不住你。」

    项少龙知是时候了,眼中射出款款深情,摇头道:「我也不明白为何控制不了情绪,只
觉得若给晶后误会,便......嘿!鄙人不知怎麽说了。」

    晶王后先是一呆,接著发出银铃般的娇笑,探出双手按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白他一眼
道:「你不用解释了,人家当然明白是甚麽一回事。」

    感觉到她那对尊贵的手在温柔的抚摸,项少龙感到一阵刺激,舒服得闭上眼睛,低声
道:「晶后请勿如此,否则鄙人忍不住要侵犯你哩!」

    晶王后「噗哧」笑道:「刚才不是凶霸得想把人吃掉吗?为何现在又战战兢兢,诚惶诚
恐呢?噢!唔!」

    项少龙等候如此良机,感觉上已有数个世纪的长时间,那还客气,略带粗暴地一把将她
搂个满怀馨香,重重吻在她香肩上。

    晶王后那想得到他如此狂野大胆,还以为他会以前般规矩,想挣扎时,早迷失在男人的
魅力和侵犯下。

    项少龙热烈地痛吻著这第一夫人,一对手在她臀背处肆无忌惮地活动著,只搂挤得她差
点透不过气来。

    只有打破男女间的隔阂,他才有机会减低赵穆对她的控制。那有点像与赵穆的关系相
似。这些宫廷的骄贵妇女,一切无缺,但正因物质太过丰足,无不感到心灵空虚,若自己能
弥补她这方面的缺陷,等若征服了她的芳心,做起事来便有天壤云泥之别。虽说有欺骗成
份,但对方何尝不是以色相手段惑骗他。对他来说,这只是另一个战场吧了!

    不旋踵,晶王后热烈地反应著。

    项少龙亦欲火大盛,尤其想到她贵为一国之后至高无上的身份。但亦知她因精神饱受创
伤,不宜操之过急,吻得两人均喘不过气来时,低声道:「晶后知否武城君与田单和赵穆勾
结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