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夜探侯府

    夜幕低垂。

    马车队开出行府。

    由乌果扮的「假董匡」和滕翼两人,与一众手下及雅夫人的亲卫前呼後拥,策著骏马随
车护送。

    真正的项少龙和善柔则躲在车厢里。

    两人均换了以鹿皮制的防水衣服,只露出脸孔、手掌和赤足,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潜水
衣。

    项少龙那套本是善柔为赵致造的,幸好一来赵致生得特别高大,鹿皮又有弹性,所以仍
可勉强穿得上去。

    两人除了攀爬装备、兵器暗器外,还各携铜管一枝,以供在水内换气时之用。

    不过到现在善柔仍未肯透露入府之法,项少龙只好闷在心里。

    赵雅看著紧身鹿皮衣下项少龙贲起的肌肉、健硕雄躯显露出来充满阳刚魅力的线条,情
动下不理有人在旁,伏入他怀里,娇喘细细,那模样媚惑诱人之极。

    项少龙一手抚上她温的香肩,张开另一手臂向善柔道:「柔姊不到我这里来吗?」

    善柔瞪了他一眼,还故意移开了点,到了窗旁帘往外望出去。

    项少龙早预估到她不会顺从听话,府头凑到赵雅的耳旁道:「雅儿想好了吗?」

    赵雅白他指的是要她先行离赵的事,以请求的语调应道:「这样好吗?你走後人家待一
段时间,才溜往某处会你。唉!若教人不知你的安危便溜走,只是担心就可担心死赵雅
了。」

    项少龙皱眉道:「假若你王兄突然逝世,权力落到晶王后手内里,她肯放过你吗,那时
我回到咸阳,鞭长莫及,怎样助你呢?」

    赵雅不屑地道:「她阵脚未隐,凭甚麽来对付我,况且她始终是韩人,若刚上场就拿我
们王族的人来开刀,王公大臣岂会让她得逗,那时我若要走,她欢迎还来不及哩!唉!少
龙!人家害怕的是别的事啊!」说到最後两句,声音低沉下去。

    善柔显得不清楚,不满道:「赵雅你说话可否大声点。」

    两人为之啼笑皆非。

    项少龙不理她,转向赵雅道:「雅儿怕甚麽呢?」

    赵雅用力搂紧了他,神色黯然道:「怕别的人不原谅人家嘛。」

    项少龙其实一直头痛这问题,只好安慰她道:「回咸阳後我会为你做一番工夫,廷芳和
倩公主都是胸无城府的人,不会记恨,其他人更不用担心,这叫将功赎罪啊!」

    车外此时传来滕翼的声音道:「准备!经过侯府了。噢!真精采,田单的车队对头来
了。」

    车内停止了说话,项善两人避到角落,雅夫人则掀起窗帘,往外望去。

    田单的车队缓缓而至,双方均缓缓停下。

    乌果的董匡拍马和滕翼迎了过去,向田单问好请安。

    田单现身於掀起的窗帘後,哈哈笑道:「董将军辛苦了,我们这些闲人去酒作乐,你们
却日忙夜忙,不过人的体力终有限度,董将军可勿忙坏了。」

    乌果模拟著项少龙的声线,淡然笑道:「我这人天生粗贱,愈忙愈精神,谢田相关心
了。」无论声线、态、语调,均惟肖惟妙,使人绝倒。

    以田单的锐目,在闪动不停的灯笼光下亦看不出破绽,颔首微笑後,朝赵雅瞧来道:
「夫人这几天容光焕发,神采飞扬,可愿告知田某其中妙诀吗?」

    众人心中懔然,知道田单话里有话,在试探赵雅的口风。

    赵雅自有她的一套,娇笑道:「赵雅可不依哩!田相在笑人家。」言罢垂手帘子。

    田单呵呵大笑,向「董匡」和滕翼打个招呼後,下令动程。

    两大队人马交错而过。

    项少龙向善柔打出手势。

    下车的时间到了。

    两人借著夜色,神不知鬼不觉掩到侯府外西南处的丛林里。

    项少龙更不知善柔葫芦里所卖何药,直到随她到了一条小河之旁,才有点明白。

    善柔拉著他蹲下来道:「凡有池塘的府第,必有入水口和出水口,这是我善柔的大秘
密,上趟我便是由这里潜往那奸贼府内大池塘里的,若幸运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直至碧桃
园那条人工河去呢?」

    言罢得意洋洋地看著项少龙。

    项少龙道:「这里离开侯府足有百丈之遥,怎样换气呢?」

    善柔横他一眼,嗔道:「真蠢!人家可以进去,自然有换气的方法,那枝铜管难道是白
给你的吗?除非刚下完大雨,否则河水和入府的大渠顶间总有寸许空隙,只要把铜管一端衔
在口中,另一端伸出水面,不是可解决问题了吗?」

    项少龙心中叹服,另一方面亦心中有气,忽地凑过去封上她香唇,一手紧抓著她後项,
强行索吻。善柔猝不及防,给他吻个正著,一措手不及,略挣扎几下後竟热烈反应著。项少
龙以报复心态,探手她胸前放一番後,才开放她道:u这是奖励!」

    善柔给他搅得脸红耳赤,作又是春心荡漾,狠狠横他一眼,率先跃进河里。

    转瞬间两人先後穿进三尺许见方的暗水道里,在绝对黑暗中缓缓前进。

    项少龙心中泛起奇异的滋味。

    每趟当他干夜行的勾当时,他都有由明转暗的感觉。

    就像这明暗两个世界是一同并行而存,只是一般人只知活在那光明的人间里,对这鬼蜮
般的黑暗天地却一无所知。

    今次来到这暗黑得只能凭触觉活动,万籁无声的水道内,感觉尤为强烈。

    这令人步步惊心,充满危险和刺激的另一世界,确有其诱人之处。

    一盏热茶的工夫後,两人由出水口穿了出去,来到了府後大花园中的荷花池,在一道小
桥下冒出了水面。

    这处院落重重,天上群星罗布,月色迷蒙,池蛙发出「阁阁」呜叫,又是另一种气份。

    远处一队府卫沿池巡了过来,两人定睛一看,特别吸引他们注意是两大点绿芒,诡异之
极。

    项少龙吓了一跳,忙拉著善柔潜入水里。

    他的心悸动著。

    那两点绿光正是犬只反映著附近灯火的瞳眸,看来这些本应是夜深人静才放出来巡府的
巨犬,因著田单等的来临,提早出动来加强守。

    巡卫过桥远去後,两人又从水里冒出头来,善柔低声道:「糟!有这些畜牲在岸上,我
们惟有水道摸到那里去。若卧客轩也放了两头恶犬在那里,我们只好回家睡觉了。」

    项少龙亦不由大感气馁,但中途而废更是可惜,勉力振起精神,与善柔肯定了碧桃园的
方向後,分头潜进池水里。

    项少龙曾受过严格潜水训练,像鱼儿般在暗黑的水低活动著,凭著池水流动的微妙感
觉,不片晌找到了一个去水口,浮上水面和善柔会合时,两人同时喜:「找到了!」但又不
由齐叫不妙。

    究竟那个水可通往碧桃园呢?又或都不是通到那里去?这事谁也不能确定。更要命是这
两条暗水道均设在池底,完全没有可供呼吸的空间,假设不能一口气由另一方冒出来,便要
活生生闷死,那才冤枉透顶。

    项少龙人急智生,咬著善柔耳朵道:u我们分头进入水道,试探出水道的方向立即回
头,千万不要逞强。」

    善柔应命去了。







    项少龙深吸吸一口气後,潜进水里去,穿入水道,前进了丈许,发觉水道往左方弯去,
连忙按著渠道方石砌成的底部迅速退出,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要转掉头亦很难办到。

    善柔道:「我游了足有两丈,前边的方向似乎没有问题了,但这里离碧桃园最少数不步
的距离,我们怎能一口气游到那麽远的地方。」

    项少龙凭记忆思索著蒲布交给他那张帛图,道:「由这里到碧桃园还有一个池塘,我看
水道应先通到那池塘去。」

    善柔这麽坚强的人也不由泄气道:「即使池塘刚在正中处,离这里也有百多步的距离,
我们仍是到不了那处去。」

    项少龙人急智生,善道:「我有办法了,只要我们把铜管的一端包扎著,另一端用手按
紧,管内的馀气可足够我们换上两三次气,不是可潜到那边去吗?」

    善柔眼中闪著惊异之色,道:「你这人原来并不太蠢,但用甚麽东西包扎管口呢?」

    项少龙不怀好意地道:「我的皮衣里只有一条短裤,你里面有穿东西吗?」

    善柔大窘道:「你这好色鬼,噢!」

    项少龙把她拉到池中心的假石山处,解开她襟口的扣子,探手进内,先滑入她衣里指头
享受杀那的欢娱後,才撕下了大截内裳。

    善柔出奇地驯服,没有恶言相向,或者是知事不可免,只好认命。又或为了杀死赵穆田
单,甚麽均可牺牲。何况最大的便宜早就给这男子拔了头筹。

    看著项少龙撕开布帛,扎紧管子,怀疑地道:「会漏气吗?」生死攸关,她禁不住关心
起来。

    项少龙充满信心地道:「有三层布包著,湿透後纵或会漏出少许空气,但那时我们早由
那边出口钻出去了。来吧!」

    两人游到入口处的水面,深吸一口气後,用手按紧没有包扎那端的管口,由善柔领路钻
进水道里。

    两人迅速深进。

    游过了三十步许的距离,两人第一次换气,到第二次换气时,两人早晕头转向,不办东
西远近,只觉管内的气被一口及尽,大骇下拼命前游。

    出口在前方出现,隐见光晕。

    大喜下两人钻了出去,浮上水面,靠著岸大口吸著平时毫不在乎的新鲜空气。

    四周树木环绕,花木池沼,假山亭榭,是个较小的花园,布置相当不俗。

    项少龙每次到侯府来,活动范围只限於几座主建筑群,想不到原来还有这麽雅致的处
所。

    园里一片孤寂,不闻人声,只挂著几盏风灯,把池塘沐浴在淡黄的月色里。

    善柔喘息著道:「今次更不妙,我们最多只游过了不步的距离,由这里到碧桃园那条人
工小河,少说还有两百步以上的距离,远近尚不能肯定,铜管的空气怎够用?」

    项少龙亦正为这问题苦恼,呆看著善柔,倏地灵机一动道:「你给我亲个嘴,我便可想
到办法了。」

    善柔愕然半晌,垂头低声道:「若是骗我,便宰了你。」伸手缠上他脖子,献上火辣辣
的香吻。

    忽地足音传至,难舍难离下,这对男女沉进水里去,让嘴舌继续纠缠不休。

    到实在蹩不住时,才再浮上水面去,巡卫早远去了。

    两人都泛起刻骨铭心的动感觉,尤其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里。

    善柔舍不得地紧搂著他,喘著气道:u快说!」

    项少龙道:「我们把头罩割下来,用布条在管口扎紧,不是可多了几口气吗?」

    善柔欢喜得在他左右脸颊各吻一口,道:「不愧是我善柔的第一个男人,不过今赵由我
负责,人家才不信你的手势。」

    项少龙皱眉道:「甚麽第一个男人,你大小姐还会有第二第三个男人吗?」

    善柔理所当然地道:「你们男人可以有很多女人,为何女人可以有多男人?」

    项少龙一呆道:「那谁还敢娶你?」

    善柔皱起鼻子,扮了个鬼脸道:「谁要嫁人呢?天下这麽大,若杀了赵穆田单,我便四
处浪荡,或者有天累了,就来找你吧!那时你要不要人家也没打紧。」

    项少龙发觉自己真的喜欢她,比起别人,她更接近二十一世纪坚强独立的女性。

    善柔不再理他,由手臂的革囊处拔出匕首,工作起来。

    由於有了上赵的经验,两人换气时都小心多了,驾轻就熟地潜过二十多丈的地下暗水
道,来到了碧桃园的人工河处,悄悄由河底往园心的卧客轩潜过去。

    这道人工小河宽约丈许,绕轩蜿蜓而流,两岸亭楼榭,花树小桥,美景层出不穷。

    守卫亦森严多了,通往卧客轩的主要通路挂满风灯,满布守卫,园内又有人拉著巨犬巡
逡,若非有这水底通道,项少龙尽管有二十一世纪的装备,欲要不为人知摸到这里来,亦是
难比登天。

    小河最接近卧客轩的一段只有丈许之遥,两人观察过形势,找到了暗哨的位置,在一座
桥底冒出了水面。

    项少龙看准附近没有恶犬,向善柔打个手势,由桥底窜了出来,借著花丛的掩护,迅速
抢至轩旁一扇紧闭著的窗漏旁,项少龙拔出一枝钢针,从隙缝处插了进去,挑开窗闩。

    两人敏捷地翻进轩内去,把窗门关好,又下了窗闩,均感筋疲力尽,移往一角挨著壁坐
了下来。

    善柔打著了火熠子,项少龙忙用两手遮著,避免火光外泄。

    掩映的火光中,轩内的环境逐渐清楚起来。

    轩内布置清雅,偌大的空间,放了二十多座精致木柜,陈列著各式各样的珍玩宝物。

    轩心处铺著地毡,围著一张大方几放了四张上盖兽皮的舒适卧几。

    项少龙正暗赞赵穆懂享受时,喜柔喜道:「你看!」

    项少龙循她手指处望去,只见其中两个珍玩架处放置了个五尺许高的大铁箱,与整个环
境绝不协调。

    善柔摸著那把锁著铁箱的巨锁,苦恼道:「这种锁我还是第一次见,怎打开它呢?」

    项少龙笑道:「让我这开锁宗师来看看吧!」

    才把锁抓在手中,还未及细看时,人声忽由正门外传来。

    善柔环目一扫,底呼道:「上横梁!」拔出发射挂勾的筒子。

    开门声刚於此时传来。

    项少龙一把拍息她手上火苗,善柔射出挂勾,准确无误地紧挂在横架轩顶的大梁柱去。

    黑暗中项少龙不敢冒失出挂勾,猛一咬牙道:「抱著我!」抓紧索子,往上攀去。

    善柔知事态危急,跃起搂紧他的熊腰,把命运托付在他手里。

    大门洞开,有人叫道:「点灯!打开窗子,侯爷和客人快到了。」

    项少龙大叫倒霉,用尽吃奶之力,往上攀去,善柔则把身下索子不断收起来。

    门旁灯火亮起。

    十多名府卫走了进来,这时若有人抬头一看,保证他们无所遁形。

    幸而他们这时心中所想的不是点灯就是开窗,一时无人有暇望往屋顶。

    当两人惊魂甫定,伏在横梁和瓦桁间的空隙时,下面早大放光明,新鲜空气由窗门涌
入,驱走了轩内的闷气。

    善柔凑过小嘴吻了他一口,表示赞赏。

    足音响起,接著是赵穆的声音道:「你们都给本侯出去。」

    项善两人的心「卜卜」跳了起来,知道赵穆要带田单和李园到这里来,定是想给他们看
看那批可显示实力的效忠书。说不定还有重要事情商量,不由紧张起来。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