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将计就计

    项少龙一震道:「何有此言?」

    肖月潭微笑道:「若论玩权谋手段,没有多少个可及上你老哥我。早在你告诉我如何坐
上这执事之位时,我便知不妥。所以暗下留心,发觉不但张泉对你嫉恨极深,以董淑贞为首
的一派歌姬都恨不得去你而后快。在这种情况下,祝秀真竟送上门来,不是陷阱才怪。」

    项少龙清醒过来,暗骂自己疏忽,点头道:「这或者就叫便宜莫贪吧!幸好我根本不打
算去。」

    肖月潭一呆道:「项少龙何时变得这么好相与了。所谓安内才可定外,若不趁此机会狠
狠挫折对方气焰,这种女子小人合起来想出来的毒计,只会教你防不胜防。更何况你曾答应
凤菲助她应付对她有野心的男人,不在这种时刻显点手段,如何建立她对你的信心。」

    项少龙尴尬道:「我不太习惯对付女人,总是狠不下心来。而且更不知怎样利用这脂粉
陷阱反过来对付她们。」

    肖月潭胸有成竹道:「首先且让我分析形势,昨晚我由云娘处早探清楚各人关系,原来
董叔贞暗里和张泉有一手。而沙立则是祝秀真的面首。不要以为他们间真是郎情妾意,其实
只是一种利益和色欲的结合。现在沙立给你赶走,张泉又因而降职失势。你可说同时得罪了
董祝两女,面对的恶劣情况可想而知。」

    项少龙拥被苦笑道:「这只是凤菲利用我来重整舞伎团的形势,否则怎会忽然信任起我
这么一个陌生人来呢?」

    肖月潭同意道:「凤菲是个很有手段的美人儿,比狐狸还要狡猾。你确变成了她一着棋
子。不过她仍不想太过开罪董淑贞,否则就会连张泉都早扫了出去。哈!究竟祝秀真摆下的
是甚么陷阱呢?量她仍没有杀人的胆量。看来只会诬你偷入她房里图谋不轨,使凤菲不得不
逐你出团。」

    项少龙喜道:「那倒非常划算,若我可以离团,便可改为由你聘我做御者诸如此类等下
役,那时就不用担心会给人识破我了!」

    肖月潭失笑道:「到我那里反更危险。我船上的人大多看过你的画像,相处久了,难保
不会有人起疑。这亦是我遣走仲孙何忌等人的原因,待我改好你的容貌时,你才可和他们接
触。」

    项少龙叹道:「那现在该怎办呢?」

    肖月潭摇头笑道:「祝秀真来来去去都不过是贼喊捉贼的招数,少龙有没有兴趣真的去
玩这女人,保证滋味极佳,不会令你失望。」

    项少龙涌起刺激的冲动,旋又压下这冲动,拒绝道:「我不习惯与没有感情的女人欢
好,更不想用这种手段征服她。而且若让凤菲知道我和她有关系,更不知她会怎么看我,所
以此计万万不行。」

    肖月潭点头道:「我忘了你是正人君子,既是如此,就采取威吓手段,给这荡妇来个下
马威好了。」

    接着低声说出了计划。

    河风呼呼中,项少龙由舱窗钻了出去,利用索钧攀往上层,踏着船身突出的横木,壁虎
般往祝秀真的房间游过丢。

    幸好船壁结的冰因这两天气候回暖溶掉了,否则纵有钩索之助,亦非常危险。

    船上岸上均静悄悄的,在这种天气下,谁都要躲进被窝内去。

    每逢经过代表一间房子的舱窗时,他都要俯身而过。

    此时这边十多间舱房只有两、三个窗子仍透出昏暗的灯火,祝秀真的闺房当然不在其
中。

    最接近船头的三间舱房,分别住了凤菲、董淑贞和祝秀真这团内最有地位的三位女性,
而云娘则在另一边的舱房。

    由于项少龙的房间靠近舱尾,所以要攀爬好一截船身,才可到达祝秀真那扇窗子。

    房内和船舱外壁绝对是两个不同世界,那不单是冷暖的分别,而是感觉的两样。

    项少龙心中好笑。

    自己就像成了武侠小说中描写能飞檐走壁的高手;只不过非是去行侠仗义,而是为自己
的命运挣扎求存。

    肖月潭对凤菲的评语,使他对这美女生出戒心。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自己实在太容易相信别人说的话,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心中早定
了她们内在与外表同样美丽。最难测是妇人心,祝秀真就是眼前活生生的例子。

    他收回索钧,再次射出,挂到上方舱顶更远处,借力横移,如是者重覆几趟后,来到了
祝秀真的舱房外。

    房内悄无声息。

    正要拔出匕首,挑开窗门钻进去时,前方董淑贞房间处隐隐传来女子的娇呼声。

    项少龙一阵心跳,又感好奇,不由移了过去,来到那扇窗外,贴耳细听。

    究竟谁会在董淑贞房内呢?

    一听之下,立时呆在当场。

    原来房中翻云覆雨者都是女人,可能正在最要命的时刻,两女都叫得声嘶力竭,极尽挑
逗之能事。

    原来董淑贞不但爱男人,也爱女人。

    正要离开时,董淑贞沙哑的声音响起道:「秀真你真好。」

    项少龙大吃一惊,怎么祝秀真竟会到了董淑贞的房间去,那在祝秀真房中的又是谁?

    云娘不是告诉肖月潭:董淑贞和祝秀真分别与张泉和沙立搭上吗?那董淑贞该与祝秀真
处于对立的位置。为何两女又做了同性恋人呢?

    茫然不解时,祝秀真的声音喘息着道:「这时刻还要逗人家,那家伙该快来了,这样搞
法连门响都听不到。」

    董淑贞娇笑道:「只要听到幸月的尖叫就行了!」

    祝秀真道:「今天我才和幸月调房子,大小姐会否生疑呢?」

    董淑贞笑道:「精采处正在这里,就算凤菲怀疑我们在弄鬼,却也知道沈良只是个好色
的奴材。当执事没两天已搞三搞四,那能委以重任。而对我们更是无可奈何,没有我们她怎
能和兰宫媛她们争一日之短长呢。」

    祝秀真默然片晌后,低声道:「真不明白以谈先生那种身分地位的人,对沈良这奴材会
这么另眼相看。」

    项少龙本想离开,闻言留下续听。

    董淑贞叹了一口气道:「这家伙确有点特别,身手又厉害得教人吃惊,若非觉得他难以
收买,给他占点便宜都是值得的。」

    项少龙仍弄不清楚董淑贞要弄出这么多事来究竟为了甚么?很想她自己说出来。但两人
又沉默下去,不片刻再传出祝秀真轻轻的呻吟声。

    项少龙没兴趣听下去,返回自己的舱房。

    肖月潭听毕后,也觉好笑,沉吟片晌后拍腿道:「我有一将计就计之法,不但可返过来
害祝秀真,还可增添你的光采。」

    项少龙连忙问计。

    肖月潭压低声音道:「你可挥笔写下一信,内容当然是表示你多谢祝秀真垂青于你,可
是你却不能接受,请她见谅诸如此类。再放入那换了是幸月的房间内。如此不但可拆穿她们
的诡计,还可以表现出你并非易受引诱的人。」

    项少龙苦笑道:「此计绝对行不通,舞刀弄棒是我本行,但卖文弄墨却是另一回事
了。」

    肖月潭呆了一呆,失笑逍:「我倒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不过只要你画个押就成,其他
由我代劳,但千万不要错手写了项少龙上去。」

    项少龙如释重负,陪他笑了起来。

    次日清晨,船队继续航程。

    两人在房内用过早膳,肖月潭到了船头与众姬凑兴欣赏两岸景色,项少龙则忙个不了,
学习处理团内的事务。

    小屏儿照例从旁措点。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小屏儿态度友善了点,陪他到底舱清点沿途买来的东西时,忽然
道:「你为何要给人背罪?」

    项少龙摸不着头脑道:「背甚么罪?」

    小屏儿俏脸微红道:「昨天我听人说原来云娘找的是谈先生,才知误会了你,但为何你
不辩白呢?」

    项少龙故意气她道:「你不是说谈先生是不欺暗室的正人君子吗?而且小屏姐根本不给
我说话的机会。幸好清者自清,小屏姐不会再鄙屑我了吧?」

    小屏儿大窘,岔开话题道:「为何这两天你像是老了点,须发都有些花白了。」

    项少龙暗吃一惊,表面装作若无其事的笑道:「有人一夜白发,我只是白了少许,已算
幸连呢!」

    小屏儿知他意指因自己误会了他,为此而苦恼得白了发鬓须髭,惊喜交集的横了他一
眼,又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儿,指点他做该打理的事。

    项少龙暗喜过关,又觉得这样逗逗这俏妞儿,亦是人生乐事。

    午膳时,凤菲破例召了他去陪席,幸月也有参与。

    项少龙心知肚明是甚么一回事,但当然扮作毫不知情。

    凤菲随口问了他接手了张泉工作的情况后,便开门见山道:「沈执事是否知道差点就给
人害了呢?」

    项少龙故作愕然道:「小人不明白大小姐的话。」

    对面的幸月笑道:「我昨天因祝秀真的请求与她对调了房间,所以沈执事那封情词并茂
的信来到了我手上,这样说沈执事明白了吗?」

    项少龙装出吃惊的样子,愤然道:「原来她是布局来害我。」

    凤菲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道:「幸好你没有令我失望。以往无论我聘用任何人,最终
都被她们勾引过去,沈执事是唯一的例外。」

    幸月赞道:「想不到沈执事还写得一手好字!」

    项少龙坦然道:「那是我央谈先生代笔的。我除了可勉强画押外,其*亩技*
不得人。」

    凤菲点头道:「你肯坦白说出来,更是难能可贵。可是听沈执事出口成文,妙句横生,
怎会是不通文墨呢?」

    项少龙暗想那能告诉你真相。只好道:「书我倒看过几本,但却疏于练字。」

    幸月奇道:「那沈执事必是出身于官宦之家,一般人那有机会碰到书哩?」

    项少龙面对前所未有的「身分挑战」,要知这时代印刷术尚未发明,流行的只有人手写
的帛书和竹书,罕有珍贵。若非以前有专为权贵效力的儒者流落到民间,设馆授徒,连识字
都只属权贵的专利。

    所以假若两女问起他看过那本书,只要追问两句,立时可拆穿自己的西洋镜。

    惟有胡诌道:「以前我跟随廉大将军时,曾接触过几本书而已!」

    凤菲倒没有生疑,含笑道:「祝秀真这回做的只是小事一件,以后就算有人在我面前说
你是非,我也不会相信。」

    幸月似乎对他颇有好感,道:「我们排演歌舞时,沈执事最好在场,好清楚人手的编排
以及和我们要准备的东西,好吗?」

    项少龙连声应是。

    凤菲忽然叹了一口气,蹙起了灵秀的黛眉。

    项少龙虽见惯美女,仍不得不承认她的一对秀眉非常好看。

    就像老夭爷妙手偶得的画上去般,形如弯月,绝无半点瑕疵。

    幸月也陪着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又勾起大小姐的心事呢!今趟临淄之行,怎都不能
给三绝女和柔骨娘比下去的。」

    项少龙无话可说。

    要他和人比剑还可以,但这方面他却完全帮不上忙来。

    看凤菲的表情,便知她在歌舞编排上遇上难题。

    象凤菲这种搞创作的人,自然希望能有突破。

    但那代表了向自己的过去挑战,自然非常因难。

    凤菲有点意兴萧条,再没有说话。

    反是幸月谈兴甚浓,还特别瞩他今晚记得看她们排演。

    告退后,正想返房去找肖月潭合口供,后面有人叫道:「沈良!」

    项少龙转过身来,原来正是「穿针引线」害他的骚婢小宁。

    她由长廊另一端赶过来,大瞠道:「昨晚为何不见你来,累得小姐白等了一晚。」

    项少龙笑道:「昨晚我竟累得睡着了,请小宁姐见谅。」

    小宁忍着怒火道:「你这人真是,现在小姐恼了你呢!」

    项少龙潇洒地耸耸肩,装了个无奈的表情,看得小宁呆了一呆时,转身朝往下层的木梯
走去。

    小宁追上来一把扯着他衣袖道:「你怎么这样就溜了,还不想想有甚么方法可将功赎
罪?」

    项少龙为免她纠缠,索性道:「其实我欢喜的是小宁姐你,不若你来陪我吧!」

    小宁显早谙男女之事,白了他一眼道:「想我给小姐赶走吗?唉,见你这人还不错,让
我替你想个办法补救吧!」项少龙不耐慎起来,低声道:「男女间的事那能勉强。小宁姐不
用为此烦恼。不若你今晚来我处吧,」

    小宁见计不得授,急道:「怎行嘛?你房内还有谈先生。」

    项少龙伸手往她脸蛋捏了一把,笑道:「谈先生是明白人,怎会介意?」

    言罢心中好笑的扬长去了。

    回到房中,与肖月潭说了后,两人都感好笑。

    肖月潭又为他染须染发,正忙个不停时,有人来唤肖月潭去见凤菲,吓得他们手忙脚乱
地把东西收好。

    项少龙正要睡午觉,出奇地张泉竟来找他,还和颜悦色,与以前判若两人。

    坐好后,张泉正容道:「沈兄以前跟过无忌公子,不外求利求财。所以希望能与沈兄作
个商量,看看有没有法子谈得拢。」

    项少龙早知他此来另有目的,淡淡道:「张兄请说!」

    张泉叹了一口气道:「当初我聘沈兄当御者,确是另有居心。但这亦很难怪我。这个职
位你以为容易担当吗?到了临淄沈兄就知道味儿。那些公卿大臣根本只杷我们这种人视作奴
材。一不小心立要惹祸。他们在大小姐处受了气后,就迁怒于我们。但假若沈兄肯合作,我
自然会像兄弟班的在旁照顾,说到底我都当了近两年的正执事。」

    项少龙心中暗笑,道:「张兄有话请直说。」

    张泉眼睛转了几转,才凑近道:「沈兄与我合作还有一大好处,就是可享尽艳福,除了
只有几个碰不得外,连二小姐我都可为你穿针引线。」

    项少龙故作惊奇道:「张兄莫要逗我了。」

    张泉忙誓神劈愿保证没有吹牛皮,然后道:「只要沈兄肯依我之言,我可以先给你五锭
金子,事成后再给你十锭。」

    项少龙心中一震。

    十五锭金子可不是少数目,足够挥霍数年,张泉何来这等财力。

    想到这里,已猜到他是被对凤菲有野心又财雄势大的人收买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