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赵宫失火

    众人入席时,项少龙想起刚才纪嫣然随口冲出的话,愈想愈不妥,溜了出去找乌果。

    此时乌果正与在广场等候的众权贵亲随指天笃地胡说八道,见到项少龙来吓了一跳,尴
尬地来到他旁,低声道:「三爷这麽快便走了吗?」项少龙那会和他计较,沉声道:「立即
通知二爷,信陵君派了一批不知人数多少的高手前来邯郸,极可能趁今晚入宫偷取鲁公秘
录,教他设法防备。」

    乌果搔头道:「禁卫军和我们城卫泾渭分明,除非有孝成王之命,否则我们踏入宫门半
步都会给赶出来。」

    项少龙一想也是问题,道:「那叫二爷设法使人监视王宫,若有疑人,便跟纵□们看在
何处落脚。唔!都是只动用我们自己的人较好一点,多留心例如地道那一类出口,说不定信
陵君有办法得到王宫秘道的资料,又或藏有内应也难说得很。」

    乌果领命去了。

    项少龙松了一口气,返回宴会的大堂去。

    主府在望时,右侧忽传来一把甜美的女声娇呼道:「董先生!请等一等。」

    项少龙听来声音很是耳熟,讶然望去。

    在八名女婢众星拱月中,郭家小姐秀儿一身华贵的大红袍服,由右侧的石板路盈盈而
至,显是要到宴堂参与订婚盛宴。

    项少龙停下步来,有点不自然地向她道贺。

    郭秀儿淡淡还礼後,向婢女们道:「我要和董先生说两句话,你们退到一旁去。」

    八婢大感愕然,退往远处。

    郭秀儿往项少龙望来,神情忽黯,轻轻一叹道:「父命难违,秀儿别无选择,先生可明
白秀儿的心意吗?」项少龙想不到她回此坦白,呆了一呆,不知应怎样答她。

    就算两人间全无障碍,由於乌郭两家的仇恨,他亦没有可能与郭秀儿结合。

    郭秀儿凄然一笑,背转了身,转过来时,郭秀儿手上多了个玉坠,踏前一步,塞入他手
□,深情地道:「秀儿不能把身体献与先生,便由这玉坠代替,假若先生对秀儿尚有点情
意,请把它挂在身上吧!秀儿死而无憾了。」

    言罢转身而去,低头匆匆走往主宅,众婢连忙跟上。

    项少龙紧握著仍有馀温的玉坠,泛起销魂蚀骨的滋味。

    举手摊开一看。

    原来是只造型高古的凤形玉坠,若拿到二十一世纪的古董拍卖行,保证卖得钱可令任何
人一世无忧。

    想到这□,不禁暗骂自己。

    人家娇女情深义重,他却偏有这荒谬的想法。

    摇头苦笑,顺手把玉坠挂在项项处,才赶去参加这盛大的晚宴。

    大堂内气氛热烈,以百计的女婢男仆,在酒席间穿梭往来,为客人捧菜添酒。

    大堂对著大门的一端只设四席。

    一席是郭纵夫妇和李园郭秀儿,另三席则是晶王后、田单、龙阳君、韩闯、姬重这些主
宾。

    其他席位陈列两旁,共有三重,每席四人,中间腾出大片空地,自是供歌舞表演之用。

    一队乐师分布大门两旁,正起劲吹奏著,鼓乐喧天,人声哄哄,气氛热闹。

    项少龙趁人人注意力都集中到刚进去的郭秀儿身上时,闪到席後,往前走去,心中暗暗
叫苦,自己应坐到那一席去呢?

    这时代讲究名位身份,绝不能有空位便挤进去。

    幸好郭府管家高帛遥遥看到他,赶了上来道:「雅夫人早嘱咐小人,要与董将军同席,
将军请随小人来。」

    项少龙立感头痛,若与赵穆同席,纪嫣然和赵致自然没有话说,但若和赵雅坐到一起,
两女定会怪他偏心,撒起娇来就够他受了,所以齐人之福确不易享。

    硬著头皮随高帛往前方的席位处走去。

    在场宾客,有很多人还是初次见到这登上城守之位的传奇人物,纷纷对他行注目礼。

    那些贵妇贵女们,更是狠狠盯著这外相粗豪雄伟,龙行虎步的猛汉。但项少龙感内交
煎,不辨东西的只懂跟著高帛,在这广阔若殿堂的大空间靠壁行。高帛停了下来,躬身道:
「将军请入座。」

    项少龙定神一看,只见三对美眸,正以不同神色盯著自己。

    原来赵雅、纪嫣然、赵致三女同坐在前排第二席处,首席坐的则是赵穆、郭开、成胥和
邹衍。

    项少龙精神大振,暗赞赵雅思虑周详,坐到席末赵致之旁,这也是他聪明的地方,若坐
到任何两女中间,都有一人被冷落,但敬陪末席嘛?只显出他对三女的尊重。

    一时男的在□慕他能与三女同席,女的却希望能代替三女与言声名鹊起的人物亲近。

    鼓乐忽止,再起时,一队过百人的美丽歌舞姬,到了堂中心处歌舞娱宾。

    赵致凑过来道:「嫣然姊叫我问你溜到那□去了?」项少龙苦笑道:「方便也不行
吗?」赵致又倾侧到纪嫣然处,再凑过来道:「方便那用这麽久的?」项少龙啼笑皆非,差
点把刚塞进口内的佳肴喷了出来,忍著笑道:「致致何时变了传声筒,告诉她凡事可大可
小,老天爷都管不著。」

    赵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苦忍著又去传话。

    赵雅和纪然听罢立时笑作一团,好一会後,赵致又喜孜孜转过来道:「今次是夫人问
的,她说郭秀儿和你先後脚进来,又神色有异,是否刚给你窃玉偷香,拔了李园的头筹。」

    项少龙暗呼厉害,当然矢口否认。

    幸好此时哥停舞罢,这通传式的打情骂俏,才告终止。

    郭纵起立发言,宣布把郭秀儿许配与李园为妻,但正式婚礼却要在楚京举行,接著自是
主宾互相祝酒,满堂喜兴。

    项少龙细郭秀儿神情,只见她像认命似的神色如常,禁不住心头一阵感触。

    若没有自己的介入,郭秀儿绝不会生出於无奈的感觉,因为李园确是女儿家们的理想快
婿。

    不过自己空有奇谋妙计,亦难以为她解困,他们根本注定了难以走在一起。

    对战国的权贵来说,嫁娶全是政治游戏。愈有身份的女子,愈是如此。想深一层,乌应
元把爱女嫁给自己,还不是一种笼络手段,只是凑巧乌廷芳恋上他,否则便可能是另一出悲
剧。

    赵倩能与他有情人成眷属,实是罕有的异事了。

    满怀感触下,不禁多灌了两杯下肚去。

    赵致耳语道:「致致恨不得立即把田单碎□万段。不过人家却不急,因为知道董爷定会
为致致作主。」

    项少龙暗忖你实在太看得起项某人了,柔声道:「多想点快乐的事不是更好吗?」赵致
不知想到那□去,俏脸红了起来,低声道:「致致全听董爷吩咐!」

    项少龙发起怔来。

    赵致和郭秀儿本质上并有分别,都觉得男性当家作主乃天经地义的事,纵是违背自己的
愿望和想法,亦乖乖奉行。

    分别只是赵致比郭秀儿幸运吧了!

    由这角度来看,善柔和纪嫣然都是反时代风气的杰出女性,就像墨子般反对极权和不必
要的礼教和奢华。

    墨子始终是男人,故其论得以流芳百代。

    纪嫣然等无论如何思想超卓,人们最终注意她们的还是她的美色。

    因郭秀儿的被迫嫁与李园,引发了项少龙连串的幽思,神思迷惘□,一阵急剧的足音把
项少龙惊醒过来。

    整个大厅蓦地静了下来,人人均瞧著一名匆匆连滚带跑冲进大堂内的赵兵,□冲翻了一
位女婢手捧的酒菜後,仍然丝亮不停地冲入无人的堂心,看到项少龙後,气急败坏地抢到项
少龙席前,在全场触目中下跪禀道:「董将军不好了,王宫起火了!」

    全场为之哗然。

    赵宫的大火终於熄灭,雅夫人的行宫烧通了顶,只剩下包括小昭等在内的三十具焦□,
其中有十多人本是生龙活虎的禁卫军,但却无一人能逃出灾场,身上都有明显的剑伤或箭
伤。

    赵雅哭的死去活来,全赖宫娥搀扶著。

    项少龙等匆匆赶回来时,禁卫已搜遍了整个王宫,却找不著敌人的纵迹,只发现行宫附
近一条地道有条地道有被人闯入的痕迹,负责守卫该处的四名禁卫均被人以辣手活生生勒
毙。

    成胥的脸色比旁边的孝成王还要难看,□身为禁卫头领,发生了这样的事,责任自然落
在他身上,重则斩首,轻极也要革掉官职。

    孝成王气得双手发颤,在大批近卫重重簇拥下,暴恕如狂大骂道:「全是蠢材,若贼子
的对象不是物而是寡人,寡人岂非......哼!」

    吓得禁卫跪满远近,噤若寒蝉。

    项少龙想起小昭,整颗心扭痛得可滴出血来。

    其他郭开等数十文臣武将,都有点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可怕的灾场。

    项少龙心中充满复仇的怒火,对方连小昭等也不放过,自是存有报复之念,否则抢去秘
录便已足够,何苦还要杀人放火。

    滕翼此时来到项少龙身後,轻拉了他一把,示意有话要说。

    项少龙退到远离众人处时,滕翼低声道:「找到那批凶徒了,他们藏在韩闯的行府
□。」

    项少龙剧震道:「甚麽?」滕翼肯定地道:「绝错不了,小俊率人亲自跟纵他们,看著
他们进入了韩闯的行府,现他们正密切监视著那□,保证他们即使懂飞也走不了。」

    项少龙心念电转。

    蓦地想起了三晋合一的大计,和这伟大构想的三个创始人,赵国的平原君已死,剩下的
就是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还有另一人应就是韩闯的长辈,因为韩无论年纪和声望都嫩了
点。

    一幅清晰的图画立时在脑海□成形。

    因平原君之死,赵国再无重臣推行这项计划,只剩下魏韩两国,仍在默默地进行这个梦
想。

    这亦是韩闯暗中包庇信陵君的人的原因。

    若信陵君的人不是如此辣手,说不定项少龙会放他们一马,因为他根本不将鲁公秘录放
在心上。

    但牵涉到小昭诸婢的血仇,就算天王老子也没得商量了。

    忽闻孝成王喝道:「董匡何在!」

    项少龙先向滕翼道:「立即召集人手,准备行动。」

    大步往孝成王走去。

    此时赵穆、田单、龙阳君、韩闯、姬重、晶王后、李园等全来了,人人木无表情,看著
孝成王如何处理此事。

    孝成王铁青著脸瞪著项少龙,暴喝道:「你这城守是怎麽当的,连贼人入了城都不知
道。」

    李园、郭开、姬重三人立时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反而韩闯默然垂头,显然连他都不知
道信陵君的人如此手辣心狠,又牵累了项少龙。

    晶王后花容惨淡,扶著孝成王咬□不语。

    项少龙一眼扫去,一丝不漏地收取了所有人的反应。

    他并没有像成胥等般跪伏地上,昂然道:「凶手早潜伏城内,只是等到今晚才动手而
已!」

    韩闯震了一震,露出惊惶之态。

    李园等则挂著不屑的冷笑,嘲弄他推卸责任。因若凶手早便来了邯郸,那时他还未当上
城守,责任自然不在他身上。

    孝成王显己失去理智,戟指骂道:「你怎敢说得如此肯定?」项少龙愈发清楚孝成王是
怎样的一个人,静若止水般道:「此事如无内应,实教人难以相信,无论时间、情报、来去
无纵的方式均是天衣无缝,绝非仓卒可乘。所以末将敢断言,凶徒定是在邯郸潜伏了一段长
时间,到今晚才觑准时机动手。」

    孝成王清醒了点,开始思索项少龙的说话。

    田单插入道:「大王何不让董将军去主持搜索敌人的行动,好让他带罪立功呢?」龙阳
君亦出言附和。

    晶王后则低声在孝成王耳旁说了几句话。

    孝成王抬起血红的眼睛,瞪著项少龙道:「寡人限你三天之内,把贼子找出来。」再望
向伏地抖颤著的成胥道:「给我把这蠢材关到牢了□,若找不到贼人,就拿他作陪葬。」

    成胥一声惨哼,给几名禁卫押走了。

    孝成王又望向项少龙,语气温和了点,轻喝道:「还不给寡人去办事?」项少龙漫不经
意地环视众人,看到满面忧色的赵穆时还从容一笑,淡淡道如此小事一件,何用三天时间,
明天日出前,宫内失去的东西,将会放在大王案上,凶徒则会一个不漏地给大王拿回来,就
算死了也让大王见到□首。若办不到,我董马痴不用大王动手,也无颜再见明天的太阳。」

    话毕,在全场各人瞠目结舌下,大步朝宫门走去。

    韩闯倏地变得脸无人色,趁众人所有注意力全集中到项少龙远去的背影时,悄悄退出,
再由另一出口往项少龙追去。

    来到宫门的大校场处,乌果等百多名亲兵早牵马以待。

    项少龙面容肃穆,一言不发飞上马。

    韩闯这时刚刚赶上,大叫请等。

    项少龙早知他会追来,使人让出一匹马来,与韩闯并骑驰出宫门。

    韩闯惶然道:「董将军要到何处拿人?」项少龙双目神光电射,冷冷看著他道:「自然
是到韩侯落脚的行府去,韩侯难道以为贼子会躲在别处吗?」韩闯剧震道:「将军说笑
了!」

    项少龙长叹道:「真人面前那容说假话,念在韩侯恩德,而董某亦知韩侯不知贼子会辣
手至此。现在事情仍挽回的馀地,只看韩侯肯否合作,否则有甚麽後果,韩侯绝不会不清楚
吧!

    」一夹马腹,战马倏地前冲。

    乌果等如响斯应,马鞭扬起,全速追随後了的韩闯猛一咬牙,赶马追去。

    蹄声震天响起,惊碎了邯郸城住民的美梦。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