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战地逃龙

    项少龙刚冲散了一股敌人后,身旁惨叫传来,他骇然望去,见到周良翻身堕马,给一支
长矛戳穿了盔甲,从背心入透胸出,可见敌人掷矛者的力道如何狂猛。

    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叫,要勒马杀回去时,却给左右随从死命扯着他马僵,拉他逃
走。

    一名敌将率着大队人马由后赶至,人喝道:「项少龙哪里走!」

    项少龙环目一扫,只见身旁的亲卫,已减至不足百人,而四周林木则全是火炬的光芒,
也不知有多少敌人杀至。

    现在既给敌人蹑上了,为势更难幸免。正要在死前提刀回去为周良报仇时,一声厉啸,
鹰王由天空疾冲而下,扑在那趟将脸上,锋利的鹰喙住那赵将的眼睛狂啄。

    那赵将发出使人惊心动魄的惨嘶,弃下待要掷出的一枝长矛,伸手抓着鹰王,人鸟同时
堕下马来。

    追兵因主将惨遭厄运,登时乱成一团。

    项少龙知道那赵将和鹰王都完了。顿觉机不可失,策马狂窜。

    才奔出七、八丈,数十名赵兵左右穿出,举着明晃晃的长矛,厉喝连声,往他们的坐骑
狂刺。

    左右亲卫纷纷倒地,成了敌人屠杀的目标。

    疾风在此时表现出它的不凡能耐,竟能倏地加速,冲出重围,忽然间,项少龙发觉自己
竟成了孤零零一个人。

    项少龙热血沸腾,涌起满胸杀机,朝着左方冲来的十多名赵国骑兵奋力杀去。

    幸好在这林木处处的地方,不利箭矢攻击,否则不用交手他项少龙便早给射倒了。

    四周喊杀连天,惨烈之极。

    项少龙由一丛大树后策骑疾冲入敌阵中,挥刀朝敌将猛劈。

    他的目标是对方持火炬照耀走在前头的敌人,百战刀斜劈在对方肩上,那人立时鲜血飞
溅,倒下马去。

    火炬落到草地处,立时熊熊燃烧起来。

    敌人惊呼声中,项少龙刀势加疾,冲入敌阵之内,挥刀砍削。

    敌人忙运剑格挡,岂知百战刀过处,长剑立即断成两截,寒芒透体,赵将翻身倒毙。项
少龙冲散了敌人,自然而然朝火光最弱处冲杀过去。

    此时敌人已占了压倒性的上风,四周虽仍有零星的厮斗,但已不能再改变当前的形势。

    项少龙泛起势穷力竭的感觉。

    目睹周良和许多手下的惨死,他生出了不想独活的念头,猛一咬牙,抽过马头,反朝杀
声最激烈处奔去,不片刻冲出了树林,到了林外旷野处。

    疏落的林木间,一队数百人的秦兵,正在前方被以千计的敌人围攻下,舍命死战。

    项少龙怒愤填膺,杀机大盛,决心豁了出去,见人便斩,气势陡盛,遇上他的敌人一时
间只有捱刀送命的分儿。

    秦军见主帅来了,人人士气大增,竟随他一鼓作气,突破了敌人的围困,朝着一处山丘
奔去。

    后方杀声大作中,前面小丘倏地亮起了以百计的火把。

    只见无数赵兵蜂拥山丘顶杀奔下来,人人持着远距离格斗的兵器,正是项少龙们这种骑
兵的致命克星。

    项少龙心中暗叹,知道李牧算无遗策,早在林中设下重重围堵,务要一举把自己擒杀。

    这时谁都知到大势已去,不用他发令,大半人住两旁四散逃去。

    项少龙阻止不及,却心知敌人正是蓄意迫己方往南旁逃走。

    忽然间,他清楚知道只要能冲上山顶,便有逃进群山中脱身的生机。

    此时他身边只剩下了五十多人,立即狂喝道:「要逃命的就随我来!」

    反手将宝刀插回背上,拉出腰间飞针,夹马冲前,两手连环掷出。

    敌人纷纷中针倒地。

    危乱间,项少龙至少掷出了近百口飞针,到两臂疲麻,飞针已掷完。

    后方伏满死尸,令人不忍卒睹。

    他身边只剩下了十多人,不过已成功登上了丘顶。

    数百名敌兵如狼似虎的向着他们狂攻不舍。

    项少龙再拔出百战宝刀。

    这时他身上已有大小十多个伤口一起淌血,但他却感不到任何痛楚。

    宝刀挥出,惨叫起处,右边敌人尸横就地。

    项少龙看也不看,拖刀后劈,又把另一个由后侧攻来的敌人砍死。

    前方一人徒步持矛,直刺疾风的颈项。


    项少龙无奈下,脱手掷出宝刀,穿过那人胸膛,把他钉到地上。

    蓦地肩胛处传来锥心剧痛,也不知给甚么东西刺中。

    项少龙痛得伏倒马背时,护卫拚死冲杀过来,把他掩护着。

    项少龙心叫完了。

    在这刹那间,他想起了远在咸阳的娇妻爱婢,也想起妮夫人、赵雅、赵倩等无数人和
事。

    就在这生死关头,他感到疾风左冲右突,不断加速奔驰。

    喊杀声逐渐被抛在后方远处。

    四周尽是茫茫的黑暗。

    他死命搂着疾风的马颈,感到人马的血肉合成了一体,意识逐渐模糊,终于失去了知
觉。

    意识逐渐回到脑海里,骤然醒了过来,只觉浑身疼痛欲裂,口渴得要命。

    不由呻吟一声,睁开眼来。

    碧空中一轮秋阳,挂在中天处。

    一时间,项少龙不但不知身在何地,更不清楚曾发生了甚么事。

    勉力坐了起来,骇然见到疾风倒卧在丈许达处,头颈不自然扭曲着,口鼻间满是凝结了
的口涎污物。

    项少龙浑身剧震,终记起了昨晚昏迷前发生的事。

    疾风背负他逃离战场,为了救他的命而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自纪嫣然赠马后,他和疾风在一起的时间,比之和任何一个心爱的女子相聚的时间还要
多。

    它对自己的忠诚,从没有一刻改变或减少过。

    项少龙再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搂着疾风的尸体留下了英雄的热泪!

    他败了。

    败给了当代的不世名将李牧。

    那并非因他的失着,而是李牧太高明了。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成功把李牧拖着,不让他在滕荆两人率领的大军返只中牟前给追
上,否则他们这支佯攻邯郸的军队将会全军覆没。

    幸好今趟主事的是成熟稳重、经得起风浪的滕翼。

    若换了是荆俊,必回师援救,那就等若送死了。

    自己今次能逃出生天,亦只可说是个奇迹。

    可以想见李牧必发散了人马来搜寻他的踪影。

    想到这里,项少龙涌起了强烈的求生欲望,先检视自己的伤势,不禁感谢清叔为他打
制,琴清为他缝缀的护体甲胄,虽中了数箭,又多次被兵刃击中,但只有三处破开缺口,伤
及皮肉,其中又以在后肩胛的伤口最深。其他伤口都在手足处,乃皮外之伤,并不影响行
动。

    他由疾风尸身处解下革囊,取出里面的衣物,再忍着痛把身上的革胄武服连着凝成硬块
的血肉脱下,扯破衣服把伤处包扎妥当,换上日常着的武士服,又绑上攀爬的腰索,心情才
好了一点。

    喝乾了疾风所携带的水壶内清泉后,他取下插在马鞍间的后备宝刃「血浪」,想起此乃
李牧送赠的名剑,不由又生一番感触。

    此峙天已黑齐,他本想费点力气安葬疾风,至少拿些泥土把它盖着,但远方不知何处随
风传来马蹄之音,只好恭恭敬敬向疾风躬身致意,才带着神伤魂断的悲哀心情,踏上逃亡之
路。

    对在山野疾行他早驾轻就熟,起初每登上高处,都看到追捕者的火把光芒。

    它们像是催命符般紧缠着他,使他无法辨认往中牟的方向。

    到天明时,他虽暂时撇下了追兵,但已迷失了路途,只仅朝山势险峻处奔去。

    当他在一处坡顶的密林中坐下来休息时,全身骨头像要散开似的,不但心内一片混乱,
肉体更是疲惫不堪。

    身上多处伤口渗出血水,疼痛难耐,那种虎落平阳的感觉,确使人意志消沉。

    若非他受过特种部队的严格训练,这刻就要撑不下去。

    但他却知这刻是逃亡的最重要关头。

    由于敌人很容易发现疾风倒毙之处,所以必会趁他徙步走得不会多远的这段时间全力搜
寻他,假若他在此刻睡了过去,醒来时恐已落入敌人手上。

    项少龙咬紧牙关,提起精神,待恢复了一点气力后,便依墨子心法敛神静养。

    不一会他整个人宁静下来,身体放松,藉以迅速回复精力,如此大约半个时辰后,他便
跳了起来,以绝强的意志驱策疲倦的心身,继续逃亡。

    他专拣人兽难越的崇山峻岭以索钩攀爬翻越,这一着必大大出乎敌人料外,否则若取的
是平原莽野,怎快得过马儿的四条健腿。

    到入黑后,他在一道瀑布旁躺了下来,全身疼痛,连指头都欠了移动的能耐。

    不片刻沉沉睡去,醒来时已是晨光熹微的时问。

    耳际首先传来瀑布飞泻的「轰隆」声,其中夹杂着蝉呜鸟唱,四周一片宁谧。项少龙睁
眼坐了起来,只见左方瀑布由高崖上奔泻如银,旁边的水潭受瀑布冲击,白浪翻滚如雪,由
此而下上崖壁陡然而降,再倾泻而下,回旋激溅,壮观巽常。

    再环目四顾,群山环伺,奇岩异石,数之不尽,野树盘恨错节,奇异*愠霾磺睢*


    项少龙不禁啧啧称奇,为何昨天会一点不觉得这里的景色有甚么特别呢?

    在这充满生机的环境刺激下,他涌起了强大的斗志,誓要活着回去与深爱和关心自己的
人相厮聚。

    他当日因遇马贼与陶方在赵境失散后,曾有遐一段在山野游荡的日子,这时自能熟门熟
路地采集野菜充饥。

    想起自己可能楚诗次踏足这穷山僻地的人类:心中更泛起满足的感觉。

    他被李牧偷袭的地点是赵国南方长城外赵魏两国边界处,所以目下以身在魏境的可能性
大一点。只要登上附近的高峰,居高一望,那时倘能找到最易辨认的德水黄河,又或当年由
赵往魏的路途,便可拟定潜返中牟的大计了。

    想到这里,心情豁然开朗,认定了附近一座最高的山峰,咬紧牙龈朝上攀去。

    不由庆幸这年来每天都勤力练武,否则这刻体力已捱不下去。

    但见到峰顶山鹰盘旋时,又忍不住想起战死的周良和为主人尽忠的鹰王,热泪夺眶而
出。

    人是否天生自私的动物?为了种种利益,打着捍卫国家民族的旗号,残杀不休,这一切
是何苦来由。

    最可恨自己亦是这残杀战争中的一分子。

    战争里根本是没有真正全赢的人,即使是战胜者亦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情况自古已然,谁都不能改变。但战争仍是永无休止的继续下去。

    即使在一个统一的政权中,斗争仇杀亦从未息止干戈。

    黄昏前,他再登上了其中一个高峰,大地尽收眼里。

    一看下立时呆了眼睛。

    在夕阳凄艳的余晖下,山原草野无穷无尽地在下方延展往地平极处。

    后面则是陡崖峭壁,险秀雄奇。

    虽见有河道绕山穿谷而过,但却肯定那并不是黄河。

    左方远处隐见一处山坡有梯田叠叠,际此秋收时节,金黄片片,在翠绿的山野衬托下,
份外迷人。

    山坡后炊烟婕婕而起,看来会是村落一类的处所。

    项少龙心中踌躇,肯定自己从未来过这里,唯一方法只有问道一途,但那说不定会暴露
了自己的行踪。

    当晚就在一块巨石的隙缝内瑟缩了一晚,次晨觅路下山,才明白甚么叫做上山容易下山
难。

    几经艰辛折腾,到午后才抵达山脚的丘原处。

    他终决定到那村庄去看个究竟,连夜赶路,这时他的衣服勾破了多处,兼之多天未刮胡
子,一副落泊的流浪汉模样。

    虽说是逃亡,但在山野之中,不时见溪河萦绕,兼之秋林黄红交杂,景致极美,倒稍减
孤清寂寞之感。

    那炊烟升起处,在山峰上看来很近,但走了半天,村子仍在可见不可即的距离。

    他趁天黑前摘了些野菜充饥,就在一个小湖旁过夜。

    睡到深夜,忽有犬吠人声传来。

    项少龙惊醒过来,知道不妙,连忙就近削了一节竹筒,躲进湖内水草茂密处,通过竹筒
呼吸。

    躲好不久,一队百多人组成的队伍扯着猎犬来到湖旁。

    众犬在他睡觉处狂吠猛嗅。

    只听有人道:「项少龙定曾到过这里,闻得犬吠声再逃之夭夭,今趟若我们能将他擒
拿,只是赏金便够我们一世无忧了。」

    项少龙听他们口带韩音,心中一震,才知道疾风一轮疾奔,竟把他送入韩境,所以只要
往西续行,迟早可回到秦境去。

    但回心一想,韩人既肯定他在境内,自然把往秦国之路重重封锁,这么往西行,只会自
投罗网。

    唯一方法就是先避风头,待敌人松懈下来,再设法潜返秦境。

    此时有人来到小湖旁上高举火炬,照得湖面一片通红。

    其中一人笑道:「若你是他,还不赶快溜之大吉吗?」

    又有人道:「但犬吠仍是不休,可能他尚躲在附近。不若放了狗儿去追赶,我们不是更
省气力吗?」

    此议立得众人同意。

    系索一解,五、六头猎犬立时箭般扑进湖旁的树林去,接着传来狼嗥犬叫的争逐厮斗的
混乱声音,逐渐远去。

    追兵们这才知道误中副车,猎大追的是附近的一只野狼,而非项少龙,,齐呼啸寻犬去
了。

    项少龙湿淋淋的爬回岸上,知道自己已成了东方六国悬红通辑的头号战犯,除非回到秦
国,否则天下虽大,再无容身之所。那敢停留,打消了到那村庄问路的念头,转身朝东而
去,离秦国更是愈来愈远了。

    这晚他逃回山区去,重施故技攀山越岭,犹幸韩国境内大部份都是山地,否则早给敌人
追上。

    知道身在韩境之内后,留心观察下,逐渐认出了其中一些高山河流的形势,心中大喜,
遂朝着荆俊出身的荆家村奔去。

    三天后,荆家村那亲切的景象出现眼前。

    此时他已瘦得不成人形,体虚气弱,心中放松下来,再也支持不住,*乖诘厣希*
昏睡过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