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雌威难测

    他才钻入马车,这对孪生姊妹已不顾一切扑入他怀里,喜极而泣。

    项少龙一时弄不清楚谁是田贞,谁是田凤?又疼又哄,两女才没有那麽激动。

    其中之一不依道:「你们瞒得人家很苦。」

    项少龙醒觉道:「你是田凤!」

    马车此时早离开了侯府有好一段路,忽然停下。

    项少龙教两女坐好,探头出窗外问道:「甚麽事?」

    负责护送的蒲布由前方驰回来道:「雅夫人的车队停在前面,请先生过去。」

    项少龙大感头痛,但又无可奈何,伸手安慰地拍了拍两女的脸蛋儿,跳下车去,吩咐
道:「你们好好保护马车,跟著我走。」言罢朝著停在前方赵雅的马车大步走去。

    马车再次开出,取的却是项少龙府邸的方向。

    两人并排而坐。

    赵雅神情木然,好一会也没有作声。

    项少龙暗叫不妥时,赵雅淡淡道:「董匡!告欣我!你绝非好色之人,为何却对田氏姊
妹另眼相看呢?」

    项少龙心中叫苦,知道赵雅对他起了疑心,因为他曾和田氏姊妹有□□一事,赵雅知之
甚详。

    他虽重建立点信心赵雅再不会出卖他,可是事情牵到几百人生死,他总不能因自己一厢
情愿的想法而孤注一掷。更何况到现在仍摸不清赵雅对孝成和王族忠心的程度。

    赵雅惟恐他不承认,续道:「明知她们成了田单的人,你还要和赵穆眉来眼去,把她们
要回来,这不太像你一向的作风吧!否则早该接受了王兄赠你的歌姬了。」

    项少龙一时六神无主,胡乱应道:「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甚麽?」

    赵雅凄怨地轻声道:「少龙!你还不肯认回人家吗?是否要雅儿死在你眼前呢?」

    项少龙亦是心内恻然,但却知绝不可心软,因为她太善变了。

    硬起心肠,故作惊奇道:「天啊!原来你以为我老董是另一个人扮的,来!检查一下我
的脸,看看是否经过易容化装的手段?」

    这叫重施故技,欺她从未想过有这麽巧夺天工的面具。

    赵雅娇躯剧震,竟心慌失望得不敢摸他的脸,颤声道:「你真不是他?」

    项少龙记起身上的「情种」,道:「若还不信,可嗅嗅我的体味,每匹马的气味都不
同,人也是那样,来!」

    把身体移了过去,把颈子送往她鼻端。

    赵雅嗅了两下,果然发觉了一种从未接触过但又使人有良好深刻印象的气味,失望得呻
吟一声,如避蛇蝎般退到另一端,靠著窗门颤声道:「那你为何要把她们弄到手呢?」

    项少龙灵机一触,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为了我那头雌老虎,我今趟离开楚国,就是
想把她撇下一会儿,那知她远道孤身的追到邯郸来,还大发雌威,说没有婢仆差遗,我见那
对姊妹花如此可人,便向赵穆要来服侍她。却不知早送给了田单,对我来说,拣过另外两个
人就是了,岂知侯爷误会了我的心意,热心帮忙,才弄出这件事来,教夫人误会了。」

    又好奇问道:「这对姊妹和项少龙究竟有何关系?」

    赵雅俏脸再无半点血色,秀眸闪动著由兴奋的高峰直跌下来的绝望失落,猛地别过头
去,悲声道:「你走吧!」

    马车恰於此时停下,刚抵达了他府邸的大门前。

    项少龙暗叹一口气,下车去了。

    善柔见到项少龙领著两位容貌相同的绝色美女走进内堂,又面色阴沉,心中打了个突
兀,不悦道:「你到了那里去?走也不向人说一声。」

    项少龙正为赵雅意乱心烦,不耐烦的道:「你明明看到我回房换衣服的,你当我不知你
鬼鬼祟祟的窥探我吗?」

    田贞田凤两姊妹吓得花容失色,吃惊地看著两人。

    项少龙这才知道自己语气重了,尚未有机会补救,善柔果然□起蛮腰,铁青著脸,只差
未出刀子,娇叱道:「谁鬼鬼祟祟?若不滚去赴你的鬼宴会,你就永世都不换衫吗?换衫不
可以代表洗澡吗?不可以代表撒了尿吗?」接著「噗哧」地掩嘴忍不住笑,白他一眼道:
「人家不说了!」

    项少龙见状稍松了半口气,他真不想田家两位小姐受惊,她们都是孤苦无依的人,最受
不得惊吓。

    失笑道:「柔姊你扮得真像,连我也当了你是我的夫人。」

    此两话一出,善柔的脸容又沉了下来。

    项少龙心中暗喜,故作惊奇道:「你又不准我碰你,但又要做我的真夫人,天下间怎会
有这麽便宜的事?」

    善柔直瞪著他,像受了伤害的猛兽,一副择人而噬既凶狠又可爱的神情。

    项少龙立即软化下来,耸肩道:「你承认一句爱我,便可海阔天空任我们翱翔了!」

    田贞田凤终醒悟到她们是在耍花枪了,开始感到有趣。

    善柔容色转缓,仍□著蛮腰,眼光落到这对人比花娇的姊妹花上,戟指道:u她们是
谁?」

    项少龙怕她拿两女出气,忙来到她身後,试探地抓著她两边香肩,以最温柔的语气道:
「当然是来服侍我马痴董匡夫人的使女哩!」

    田贞田凤乖巧地跪地行礼。

    善柔受之无愧地道:「起来!」又大嚷道:「乌果!」

    乌果差点是应声滚入来,明显地他一直在门外偷听。

    善柔发号施令道:「立即把门外那些大箱小箱运到我隔壁那房间去!」

    又向田氏姊妹道:「进去教他们放好你们的行李。」

    田氏姊妹知道这「夫人」正式批准了她们留下,欢天喜地的去了。只要能和项少龙在一
起,她们甚麽苦都甘愿忍受。

    内堂只剩下了这对真假难明的「夫妇」。

    项少龙见田氏姊妹过了关,心情转佳,吻了她脸蛋道:「夫人满意了吗?现在要夫得
夫,要婢得婢了!」

    善柔给他引得笑了起来,却又苦忍著冷起俏脸道:「又不是要去施美人计,找两个这麽
标致的人儿来干甚麽?看她们娇滴滴的样子,我善柔来服侍她们倒差不多。」

    项少龙皱眉道:「这是否叫呷醋呢?」

    善柔那美丽的小嘴不屑的一撅道:「这与呷醋无关,而是理性的分析,狼子之心,能变
得出甚麽花样来?」

    她虽口气强硬,但却任由项少龙按著她香肩和在身後挨挨□碰,对她这种有男儿性格的
美女来说,其实已摆明是芳心暗许了,只是口头仍不肯承认吧了!

    项少龙看穿了她的心意,又好笑又好气,苦恼地道:「好柔柔!听话点可以吗?她姊妹
真的很可怜,受尽赵穆的淫辱,现在才能逃出生天,我一定要保证她们以後都幸福快乐。不
信可问我们的小致致,她会把整件事详细说与你听。」

    善柔有点被感动了,垂下了俏脸,没再作声。

    项少龙把她扳转过来,让她面对著自己,凑下嘴去,就要吻她。

    善柔猛地一挣,脱身出去,满脸通红地跺足道:「你当我是致致,要对你死心塌地吗?
杀了赵穆後我们就各走各路,不要以为我非嫁你不可。」

    明知她是口硬心软,项少龙仍感觉受不了,冷笑道:「各行各路便各行各路,难道我要
跪下来求你施舍点爱情吗?小心我发起狠来一怒把你休了,立即逐出董家,哈!」

    说到最後自己倒忍不住笑了起来。

    善柔本是不住色变,但见他一笑,立即忍不住失笑相应,旋又绷起俏脸,故作冷然道:
「姑娘再没兴趣应酬你,这就回房安眠,若我发觉有贼子私闯禁室,立杀无赦,莫谓我没有
预作警告。」

    言罢挺起酥胸,婀娜多姿地步进了通往後进的长廊去。

    项少龙心叫谢天谢地,若她扯了自己入房才是大事不好,待会怎还有力去服侍尝了禁果
不久,愈来愈渴求雨露恩泽的纪才女?

    就在这一刻,他才发觉由见到善柔那时开始,便在毫不察觉下抛开了因赵雅而来的烦
困。

    善柔的魔力真是厉害极矣,是最辣的那一种。

    项少龙走往田氏姊妹的房间时,乌果和一众亲□正向两女大献殷勤,逗得两女笑靥如
花,见到项少龙至,各人才依依离去。

    乌果经过项少龙旁,低声道:「想不到天下间竟有像复制出来的一对美人儿,确是人间
极品。」还加上一声叹息,才领著这群「搬工」走了。

    两女早跪伏地上,静候项少龙的指示。

    看著她们螓首深垂,连著修长玉项由後领口露出来那雪白娇嫩,我见犹怜的粉背,项少
龙涌起一阵强烈的感触。

    纵使自己助小盘一统天下,建立起强大的中国,可是社会上种种风气和陋习,却绝没有
方法一下子改变过来。

    女性卑微的地位,始终要如此持续下去,直到十九和二十世纪,才逐渐平反过来。

    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好好爱护身边的女性,由此更可看到墨翟确是照耀著这世代
的智慧明灯,他的「兼爱」正是针对长期以来的社会陋习。只可惜日後当权者打起礼义的幌
子,更进一步把女性踩在脚下,使这问题给埋葬在二千多年的漫漫黑暗里,真是想起也为女
性们寒心。

    项少龙走了过去,把两女由地上拉了起来,爱怜地搂著她们蛮腰,坐到榻沿,柔声道:
「我还未有机会和你们说话,我项少龙并非赵穆,你们再不用向我跪拜,在寝室里更不用执
甚麽上下之礼,这是我唯一的命令。」

    其中之一赧然道:「项公子折煞我们了,人家是心甘情愿希望能服侍好公子你,讨你欢
心的!」

    项少龙认得她那对较深的小酒涡,像找到了有奖游戏的答案般,惊善道:「你是田
凤!」

    两女掩嘴「咭咭」娇笑,那模样儿有多娇美就多娇美,尤其她们神态一致,看得项少龙
意乱情迷,目不暇给。

    田贞娇痴地道:「公子!」

    项少龙纠正道:「暂时叫我董爷好了,千万莫要在人前露出马脚!」

    两女吃了一惊,乖乖答应。

    看著她们不堪惊吓,逆来顺受的模样,项少龙知她们一时很难改变过来,更是怜意大
生,对每人来了个长吻。

    两女热烈绵绵地反应著,果然给他发掘出分别。

    田贞温柔、田凤狂野。

    都教他销魂蚀骨,不知身在何方。

    田贞娇喘细细道:「董爷应累了,让我们侍候你沐浴更衣,我们都精擅按摩推拿之术,
噢......」

    原来小嘴又给项少龙封著。

    □皮分开後,项少龙笑道:「我也很想为你们推拿一番,不过今晚我还有要事,你们洗
澡後好好休息,明晚我才和你们同浴共寝,共渡春宵。」

    两女听得喜不自胜,享受著前所未有既安全又幸福的快乐感觉。

    田凤撒娇道:「董爷可不知人家一直多麽羡慕姊姊,竟能得承董爷恩泽,自你走後,我
们都日夕挂念著你,没人时便谈你,只有梦中与你相对时,才可以快乐一些。」项少龙既给
奉承得飘飘欲仙,又感奇怪道:「你们和我只有一面之缘,为何却会对我另眼相看呢?」

    田贞欣然道:「董爷和其他人可不同呢!是真正的爱护人家,而且我们从未见过像董爷
般的英雄人物。侯府的人时常私下谈论你,当我们知道你大展神威,杀出邯郸,真是开心死
了。」

    田凤接入道:「本以为永远都见不著董爷了,谁知老天真的听了我们的祷告,使我们终
可侍候董爷。」

    项少龙差点忍不住想对两女再动手动脚,可是想起纪嫣然,只好把这冲动压下,暗忖再
和两女亲热,可能结果甚麽地方都去不了,趁现在仍有点清醒,都是趁势离开为妙。

    正要安抚两句,好抽身而退时,善柔出现在敝开的门口处,俏脸生寒,冷冷道:「董
匡!你给我滚过来说几句话。」

    田氏姊妹到现在都弄不清楚善柔和项少龙那种暧昧难明的关系,吓得跳下榻来,跪伏地
上,向善柔这不知是真是假的夫人请罪。

    善柔忙道:「不关你们的事,快起来!」

    项少龙无奈下安抚两女几句,嘱她们沐浴安寝後,随著善柔到了她隔邻的香闺去。

    这内进共有四间宽大的寝室,给他和三女占用了三间,还有一间腾空了出来。善柔背著
他双手环抱胸前,看著窗外月照下院落间的小花园,冷冷道:「项少龙,人家睡不著!」

    项少龙失声道:「甚麽?」

    善柔无理取闹的跺足道:「听不到吗?你快想法子让我睡个好觉。」

    项少龙移上虎躯,紧贴著她动人的背臀,两手用力箍著她虽纤幼但却惊人扎实和富有弹
性的腰腹,想起初遇她时曾给误会了是赵穆,杀得手忙脚乱的狼狈情景,心内涌起柔情,吻
著她的玉项道:「让我为你宽衣解带,好哄你这乖宝贝睡个甜觉好吗?」

    善柔任他挤搂轻薄,扭腰嗔道:「谁要你哄,人家只是因你门也不关,亲嘴声连我那里
都听得见,吵得人家心绪不宁,才睡不著觉吧了!」

    项少龙愕然道:「你若有把门关上,怎会连亲嘴的声音都可听到?」

    善柔俏脸微红,蛮不讲理道:「本姑娘关不关门,干你甚麽事?」

    项少龙笑道:「好姊姊在妒忌了,来!让我们也亲个响亮的嘴儿,让她们都给吵得意乱
情迷,睡不著觉好了!」

    善柔一矮身游鱼般从他的掌握下滑溜开去,大嗔道:「人家正在气恼上头,你还要厚著
脸皮来占便宜,快给本夫人滚蛋。」

    项少龙逐渐习惯了她的喜怒难测,伸了个懒腰,记起了纪才女之约,走过她身旁时,伸
手拍拍她脸蛋道:「现在我滚蛋了,还要滚到街上去,柔柔满意了吗?」

    善柔不悦道:「你要到那里去?」

    项少龙苦笑道:「你当我们在这里是游山玩水吗?莫忘了你血仇在身,若要达成心愿,
我这夫君不努力点工作怎成。」

    大义压下,善柔一时无话可说。

    项少龙凑过大嘴,蜻蜓点水般在她□上轻轻一吻,道了晚安,才走出门外。

    岂知善柔紧随身後,他不禁讶然道:u你干吗要追著我?」

    善柔昂然道:「我是你的助手和贴身保镳,自是要追随左右。」

    项少龙大感头痛,怎可带她去见纪嫣然呢?

    倏地转身,正想把她拦腰抱起时,善柔纤手一扬,锋利的匕首已指著项少龙的咽喉,应
变之快,项少龙也为之大吃一惊。

    善柔得意地道:「够资格当你的助手没有?」

    项少龙当那匕首不存在般,探手往她玉乳抓去。

    善柔骇然後退,避开了他的禄山之爪,大嗔道:「你敢!」

    项少龙哂道:「做都做了,还要问老子我敢不敢,你给我乖乖滚回去睡觉,若有违背,
我便立即把你休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要挑战为夫的容忍力。」

    善柔狠狠的瞪著他,研究著他认真的程度,好一会後才可爱的一耸肩胛,低骂道:「睡
便睡吧!有甚麽大不了,为何开口埋口的都要休了人呢?」

    转身回房。

    项少龙感到她善解人意的一面,涌起爱怜,在她跨入门槛前叫道:「柔柔!」

    善柔以为他回心转意,肯带她同去,旋风般转过娇躯,喜孜孜道:「甚麽事?」

    项少龙深情地看著这刚强的美女,张开两手道:「来!给我抱抱方回去睡觉。」

    善柔失望地瞪著他,玉颊同时飞起两朵红云,再狠狠瞅了他一眼,小嘴不屑地冷哼一
声,回房去了,还大力把门关上。

    项少龙看得哈哈大笑,这才离府往窃纪才女的香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