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便宜夫人

    经此一役,项少龙声威倍增,当晚赵王特别设宴安抚他,到会的全是赵国的大臣将领。
赵雅、赵致均有出席,两女现在和他关系大是不同,反不用像以前般借故向他纠缠了。

    赵致初尝禁果,更是明艳照人,风韵楚楚。

    赵穆觑了个空档,向他低声责道:「这麽重要的事,为何不和我先作个商量?」

    项少龙早拟好说词,恳切答道:「一来情势危急,二来我是故意不让侯爷知道此事,那
反应起来就与侯爷完全无涉,不会惹起怀疑。」

    赵穆虽仍有点不舒服,但也不得不赞叹道:「你这一手真是漂亮,有你如此人材助我,
何愁大事不成?」

    项少龙为了增加他对自己的信任,同时迫他叛变,低声道:「我已由赵雅处探出口风,
事情应是与齐人有关,详情却仍未探得清楚,赵雅究竟与那个齐人关系最为密切?」

    赵穆立即为之色变,泠哼道:「定是齐雨,今次他也有随田单来此,哼!枉我还对田单
推心置腹,他竟然敢出卖我!」

    项少龙这才知齐雨来了,乘机问道:u侯爷为何如此不智,竟把秘密□露给田单知
道。」

    赵穆道:「还不是为了鲁公秘录和那项少龙,不过他们并不知我的真正身分,只知我和
爹有密切联系,不过若教孝成王知道此事,我的处境就非常不妙了。」

    项少龙刚想探问秘录的事,赵霸领著赵致走了过来,前者笑道:「董先生何时来敝馆指
点一下儿郎们?」

    项少龙知道欲拒无从,无奈与他定下日子时间,正含情脉看著他的赵致欣然道:「到时
让赵致来接先生的大驾吧!」知道有了痴缠项少龙的借口和机会,这春心大动的美女还不欢
喜若狂吗?

    赵穆和赵霸都奇怪地瞥了赵致两眼。

    这时赵雅盈盈而至,把他扯到一旁,赞叹道:「我愈来愈发觉你这人的厉害了,不用人
家便已化解了问题,不知你的承诺是否仍然有效?」

    项少龙拍胸保证道:「大丈夫一诺千金,怎会欺骗你这麽一位美人儿,放心吧!只要他
真是来邯郸,这几天定有好消息奉上。」

    赵雅疑惑地看著他道:「为何董先生像忽然对赵雅爱护备致呢?」

    项少龙呆了一呆,才搪塞道:「说真的,以前董某因听过项少龙的事,所以不大看得起
夫人,到昨晚才知夫人非是狼心狗肺的狠毒妇人,才对夫人有了新的看法。」

    赵雅凄然道:「先生骂得好,赵雅真的後悔莫及,若不是尚有点心事,早已一死了之,
免受生不如死的活罪。」

    项少龙奇道:「夫人尚有甚麽放不下的心事?」

    赵雅瞪他一眼道:「你好像一点不介意我要寻死的样子。」

    项少龙苦笑道:「最难测是美人心,夫人既觉得生不如死,我若劝你不要去死,岂非等
若教你多受活罪?夫人反为此不满,这算那码子的道理?」

    赵雅妩媚一笑道:「和你相处真是人生快事,夫人府的门现在永远为先生敞开,无论先
生何时大驾光临,赵雅必竭诚以待。」

    项少龙忍不住道:「那你最好先打跛了李园的脚,董某才不愿在夫人的寝室外苦候
呢!」

    赵雅哑口无言,她自己知自家事,确是很难拒绝李园。昨晚为了项少龙方会情急下对这
董匡表示唯命是从,却知很难真的办到。幸好此时赵王驾到,各人纷纷入席,使她避过了这
难答的问题。

    当晚孝成王频频向项少龙劝酒,又告诚各大臣尽量协助项少龙发展牧场,到午夜时才尽
欢散去。

    赵致春情难禁,又随项少龙返回府邸,共效于飞,累得项少龙想夜探纪嫣然香闺一事被
迫腰斩。到了次日清晨,纪嫣然忍不住过来找他。

    两人相见,自有一番欢喜。

    纪嫣然扯著他到了後园,并肩漫步道:「你那一手不但教李园碰了一鼻子灰,连田单都
开始注意你起来,认为你是个非常不简单的人材,看样子颇想笼络你呢。」

    项少龙不悦道:「你给我的感觉似乎是终日和田单李园两人混在一块儿,所以对他们的
反应了若指掌。」

    纪嫣然娇笑道:「夫君息怒,嫣然确是有点不听话,但目的只是为夫君去打探消息,现
在田单和李园正向孝成王齐施压力,迫他由燕国退兵,自然是怕赵国灭燕後版图声势均大幅
增加,不利齐楚霸业。田单更是紧张,因为若让赵人得到燕地,那齐人的西北部都给赵人包
围了。」

    项少龙吃了一惊,忘了怪责纪嫣然,皱眉道:「那就糟了,一日赵兵不由燕国退回来,
合从之议都休想达成,那岂非李园等都不会离开邯郸,那很易揭穿我吹嘘还有大批牲口运来
的假局。」

    纪嫣然道:「放心吧!赵穆这两天频频找田单密议,他比你心急多了。」项少龙瞪著她
道:「这也给你打听到了!」

    纪嫣然笑倒在他怀里,喘著气辛苦地道:「夫君那嫉忌的样儿,看得嫣然心花怒放!
噢!不!应是惶恐万分才对。嫣然这样做,都是为了使夫君不致成为众矢之的。现在嫣然已
成功把李园嫉恨的对象,移到田单身上,所以这两人是貌合神离,争著向嫣然畅谈治国之
道,让人家可轻易探得动静,做夫君的情报小兵,若夫君认为嫣然不对,任凭处置。」

    项少龙明白纪嫣然性格独立,虽然迷恋自己,却不会盲从附和,苦笑道:「你最好小心
一点,无论你如何自信,但周旋於虎狼之间,终是危险的事,谁不想占得花魁,享尽艳
福。」

    纪嫣然娇痴地道:「项郎真懂哄人,竟可想出『花魁』这麽讨人欢喜的词语。好了!人
家又要走了,你今晚会否像昨晚那麽狠心,让嫣然独守空幛呢?」

    项少龙想不到这麽一晚她也会兴问罪之师,既头痛又心甜,再三保证後道:u我现在装
模作样也要到藏军谷走一转,你则会到那里去?」

    纪嫣然道:「晶王后多次约人家入宫,今趟推无可推,怎也要应酬她一次。」依依惜别
後,两人分头去了,赵致则自行回武士行馆。

    那晚天黑时他才和滕翼赶回邯郸,这时守城者谁不识他董马痴,不用看证件便让他们通
过。

    荆俊弄上手那美丽的少女果然百媚千娇,这小子乐不思蜀,项少龙亦放下心事,任他留
在牧场。

    经过乌卓一番经营後,藏军谷牧场已略见规模,更重要是在和战略性地区设下据点,又
辟了几条秘密逃路,随时可翻山越岭,逃进四周的荒山野岭中,只要能用计把赵穆引到那里
去,他们便有把握将他活擒回秦。

    回府路上,滕翼道:「我已使人四处搜罗牲口,当牧场规模大备时,就是我们动手的好
时刻了。」

    项少龙点头同意。

    刚进入府门,乌果神色古怪地迎上来道:「三夫人来了!」

    项少龙和滕翼面面相觑,一齐失声道:「三夫人?」

    乌果苦笑道:「三爷的夫人,不是三夫人是谁,三夫人是够美了,脾气却大得可以。」

    滕翼不悦道:「你在胡说甚麽?」

    项少龙想起善柔的两天之期,心中叫苦,这两天忙个不了。那还记得她似是戏言的警
告。当下拉著滕翼进府,说出此事。

    滕翼一听同感头痛,叹道:「幸好昨天刚有一批战马运来,就当她是随来的一员好了,
这事我自会安排得妥妥贴贴。」

    项少龙失声道:「你不去劝劝这大姨,还要我真当她是夫人吗?」

    滕翼苦笑道:「你先去应付住她,不过我看她对你很有意思,只要软硬兼施,凭你的手
段最後还不是会把她收得贴贴服服吗?」言罢不顾兄弟情义,一溜烟走了。

    项少龙硬著头皮,回到内宅。

    尚未走进内堂,已传来善柔的声音娇骂道:「小婢都没有半个,难道要你们这些粗手粗
脚的男人来服侍我,那成甚麽体统。」

    项少龙跨过门槛,脚皮尚未落地,善柔已嚷道:「相公回来了,没你们的事,快给本夫
人滚!」

    那四名可算是劝务兵的精兵团员,如获皇恩大赧,抱头窜了出去。

    善柔换上了华丽的盛装,头扎燕尾髻,高贵泠艳,明媚照人,看得项少龙睁大了的眼再
□不起来,只是她□腰戟指的模样令人见而心惊。

    善柔「噗哧」一笑道:「嘻!人家扮你夫人扮得像不像。」

    项少龙负手来到她身後,在她皙白的粉项嗅了两记,暗赞香气袭人,才皱眉道:「两天
之期尚未过,你这便急不及待来当我的夫人,姊姊是否春心动了。」

    善柔仰起俏脸,眸子溜上眼顶处瞅了他一记,轻描淡写道:「你怎麽说也好,总之我是
跟定了你,好督促你办事。」

    项少龙来到她旁,故意贴著她的肩□,轻挤了挤她,不怀好意道:「大姊不怕弄假成
真,给我占了便宜吗?」

    善柔故意不望他,威武不能屈的昂然道:「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成大事者岂拘於小节,
就算给那些乘人之危的小人占占便宜,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

    项少龙拿她没法,恨得牙痒痒地道:u谁才是乘人之危,柔小姐自己心中有数吧!」

    善柔甜甜一笑,转身搂上他脖子,坚挺有劲、曲线迷人的酥胸胴体毫无保留地靠贴著
他,以撒嗲的语气道:「好相公!那里找两个小婢来服侍你的夫人好呢?

    堂堂董马痴之妻,总不能有失身分,自己服侍自己吧?」

    项少龙又好气又好笑,也给她亲□的行为迷得方寸大乱,探手箍住她的小蛮腰,苦笑
道:「你这小妮子根本就一心想嫁我,但脸子却放不下来,等多一晚都怕当不成我的夫人,
我也只好认命,谁叫你的妹夫是老子的二哥。」

    善柔含笑不语,也没有分辩,只是得意洋洋地瞧著他,丝毫不惧他的侵犯。

    项少龙探手在她高耸的粉臀拍了两记,欣然道:「好吧!我就由外宅调两个丫头来侍候
你,不过你要谨守妇道,不准随便发脾气,又或像以前般一言不合便亮刀子。唉!有了外
人,我恐怕连睡觉时都不能以真面目示夫人你了。」

    善柔见迫得对方贴贴服服,大喜地由他怀里溜了出来,娇笑道:「谁要陪你睡觉了。我
就住在隔壁的房间,莫怪本夫人不先警告你,若有无知小贼偷进我的闺房,说不定会吃飞刀
呢!」

    看著她消失在通往寝室的走道处,项少龙摇头长叹,多了这像永不肯屈服的美女在身
旁,以後的烦恼会是层出不穷。

    不过看到她现在那欢天喜地的样子,比之以前日夜被仇恨煎熬的阴沉模样,自己总是做
了好事。

    坦白说,她比赵致更吸引著他,或者这就是愈难到手的东西愈珍贵的道理吧。正犹豫好
否跟进去与她戏闹,乌果来报,赵穆派人来找他。

    项少龙心中大奇,赵穆刚和他约好表面上尽量疏远,为何忽然又遣人来找呢?」

    出到外厅,来的赫然是蒲布。

    项少龙奇道:「侯爷找我有何要事?」

    蒲布恭敬地道:「小人今早已来过一次,原来董先生到了藏军谷,幸好董爷回来了,今
晚侯爷宴请田相国,田相国指定求见董爷,请董爷动驾!马车正候在门外。」

    项少龙想到即将见到这名传千古的超卓人物,不由紧张起来,旋又想起英雄惯见亦常
人,有谁比秦始皇更出名,还不是由他一手捧出来的。至此放开怀抱,匆匆更衣後,来到大
门外。

    广场上近五十名亲兵护著一辆华丽的马车,极具排场。

    项少龙向蒲布笑道:「蒲兄!来!陪我坐车,也好有个人聊聊!」

    蒲布推辞不得,只好陪他登车。

    闲淡两句後,蒲布压低声道:「董爷真是好汉子,视生死如等闲,我们整班兄弟都很仰
慕你呢。」

    项少龙想不到如此行险一著,会带来这麽多良好的副作用,包括田单的另眼相看在内,
谦虚道:「算得甚麽,只是迫虎跳墙,孤注一掷吧!」

    蒲布道:「小人一生除董爷外,只遇过一位真英雄,但请恕小人不能说出那人的名
字。」

    项少龙心中恍然,知道这人仍是忠於自己。

    蒲布忽道:「董爷为何会挑了赵国作投身之地呢?」

    项少龙讶道:「蒲兄知否若让这句话传了出去,你立即会人头落地呢?」

    蒲布咬牙道:当然知道,可是小人亦知董爷不会是这种人,故有不吐不快之感。」

    项少龙伸手搂著他肩头,凑到他耳旁道:「好兄弟!你看人真有一套,因为我就是项少
龙!」

    蒲布剧震,呆了半晌,就要俯身叩头。

    项少龙当然不容他如此做,利用这机会,向他道出此行目的,同时共商大计。蒲布欢喜
若狂,最後狠声道:「赵穆这奸贼根本不配做人,暴虐凶残,动辄害得人家破人亡,我们不
知等得项爷多麽痛苦呢!」

    项少龙淡淡道:「他就快要报应临头了。」

    这时马车抵达侯府,两人约定了联络之法,才步下车去。

    设宴的地方是那次初遇赵墨钜子严平的内轩,到邯郸後,再未听过有关此人的消息,心
忖再见到赵致时定要顺口问上一声。

    刚想起赵致,便看到赵致在上次训练歌舞姬的地方,对著一群姿色极佳的歌舞姬说话。

    赵致见到他,打了个眼色,表示有话要跟他说。

    项少龙会意,著领路的蒲布在一旁等他,朝赵致走过去道:「致姑娘你好!」那些歌舞
姬见到项少龙威武的形态,美目都亮了起来,丝毫不掩饰对男性的崇慕。

    赵致舍下歌姬们,迎了过来,和他并肩走往一旁,低声道:「田贞姊妹昨晚给赵穆送了
入宫予那奸相陪夜,田单对她们赞不绝口,说不定会向赵穆要人,田贞求你救她们呢。」

    项少龙点头道:「知道了!告诉她们,我怎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话虽如此,但他却全
不知道如何救她们。

    赵致差点把项少龙当作是神仙,认为只要他答应就可做到,欢喜地道:「我早告诉她你
是情深义重的人,定会帮助她们。」

    项少龙心中苦笑,再迅速说出了善柔的事。

    赵致掩嘴娇笑道:「项郎真厉害,我看姊姊是爱得你发狂呢。」

    项少龙心中一荡道:「那你呢?」

    赵致俏脸一红,故意摆出思索的姿态道:「人家嘛!唔!一刻都不想离开你。」

    项少龙本应心情畅美,但想起那对美丽的孪生姊妹,心情立即大打折扣,勉强收摄心
神,回到长郎,朝内轩走去。
上一页  下一页